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神品
    凌厉刀法落下,看的人头皮发麻,床上的人已经昏厥了不知道多少次,又被疼痛感弄醒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汗水寖湿衣服,瘦弱的脸色惨白如纸,连嘴唇都是白的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床上的人,深吸一口气,看到溃烂伤口被削去的地方,逐渐流出红色的血液,不再是粘稠的血水,这才收起匕首。

    她伸出双手,握住放在床边干枯的手掌,丹田处丝丝暖流从她双手间流动,往风雨潇身体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,眼眸中闪过一丝担忧,低哑的声音变得柔和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子午麒麟子,的确是好东西,能找到不容易,也难怪夜儿会如此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,嘴角勾起淡笑,“国师大人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她到玄凤国都是后面才知道的,他一路上又没跟着自己,怎么就知道自己到了玄凤国,还能这么准确无误的找到她,他到底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低哑轻笑的声音传出,走到离夜身边,蹲下身体,与她平视,白皙修长的手指伸出,目光注视着离夜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有我灵魂印记,夜儿在哪,为夫自然会知道,所以,你是逃不掉的。”手上抚上离夜的额头,拇指摩擦着离夜眉宇中间的位置,举世无双的容颜,极其认真。

    灵魂印记,什么时候有那东西的,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,他到底对自己做了多少,她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管夜儿在什么地方为夫都知道,若是有危险,它也能在关键时候,保护你。”他经常会不在她身边,所以也只有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伸出一只手,撩起纳兰清羽垂落在肩上的发丝,那模样十足的就是调戏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是什么时候印下的。”这个男人啊……总是什么都想的这么周到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,过了一会,他正要回答,床上昏迷的人,慢慢恢复清醒,动了动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等过段时间再告诉你。”说完,纳兰清羽站起身,那如绸滑润的发丝,从离夜指间划过,抓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离开的背影,来去如风,每一个人发现他曾经来过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。”风雨潇虚弱叫道,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,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离夜这才松开手,看了看风雨潇的慢慢好转的脸色,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叫我夜就好了。”外面那么多人,她暂时还不想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,现在就直达,事情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风雨潇点点头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风雨潇,才继续道:“你的伤口暂时不会溃烂,身体里也有了生命之力,不过要好的话……还要两天才行。”

    她用丹田处的暖流,给他涤洗了身体,基本上身体是没什么了,就是接下来炼药的事情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想到炼药,离夜皱了皱眉头,那个药方是丹神诀里的,她倒是不介意让齐暮炼制,可是要是让齐暮炼制,让他知道了药方,绝对是个大麻烦!

    北宫药和温如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这些药痴在丹药这方面,其它什么都是浮云,只有丹药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风雨潇蠕了蠕嘴巴,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,他能感觉身体清新通畅,好像被什么洗礼了,从受伤以后,他从没有感觉到这么舒畅过。

    齐暮大人都没有办法,北宫离夜竟然可以,他难道是炼药师!

    “也不是很麻烦,就是要在这里住几天,最好是那种没人的地方。”离夜淡淡道,本来用不着两天,红线自从“闭关”后,现在好几天都过去了,它也没见醒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红莲帮忙,用普通的柴火炼制,是有点麻烦,时间也会慢很多。

    风雨潇虚弱点点头,慢慢又陷入昏睡,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见风雨潇熟睡过去,离夜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,倒在风雨潇胸前的伤口处,那胸前被刀割伤的地方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结痂,只是到了中间的位置,却始终有一条缝隙,闪烁着血光。

    离夜端详着风雨潇的伤口,无声一叹,果然,被那些厉害的兵器所伤,即便是圣品丹药,也无济于事,只能试试,能不能在这几天里,炼制神品丹药了。

    这伤口,只有神品才能医治!

    风雨潇身体基本上没什么事,他会变成这样,都是胸前的伤口不能愈合。

    谁要是受了伤,十天半个月,甚至是三个月,半年这么长的时间,也会变成风雨潇这样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有些着急了,齐暮脸色一沉,走到门口,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动静,离夜不急不忙收起瓷瓶,转身离开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了吗?”齐暮沉声问道,他不信一个少年能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齐暮走了进来,风封立刻走到床边,担忧看着脸色苍白的风雨潇,一阵着急。

    西陵云,孤鹰站在离夜身边,狐疑打量这她。

    离夜坐在外室的凳子上,指了指床上的风雨潇,“暂时不会死就是了,齐暮大人可以自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现在能做的她都做了,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炼制出神品丹药,才能救风雨潇,不然过一段时间情况还是会恶化,到时候谁也救不了。

    齐暮看了一眼离夜,转身走进内室,看到床上躺着的风雨潇,看到胸前结痂的痕迹,齐暮脸上情绪没有多大变动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他早就用过,却还是不能治本,他还以为这个少年有什么本事!

    “你可以探探他的身体。”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齐暮微微一怔,猛地拉起风雨潇的手,用精神力探进他的身体,感觉到身体中复苏流动,齐暮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,你是怎么做到的!?”齐暮猛地走到离夜面前,他是怎么做到让风雨潇身体里,死去的东西在重新复苏活过来!

    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风封和司南不解了,到底是什么事情,能让愤齐暮大人这么惊讶,他们还没见过齐暮大人如此失态的表情,有什么不对吗?

    孤鹰和西陵云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他,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抿着笑容,拍了拍双手站起身,注视着面前的齐暮,“他身体基本上是没事了,只要愈合伤口能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有齐暮没有的东西,否则要救风雨潇,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,丹田的暖流好像又帮了她挺大的忙的,尽管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齐暮轻哼一声,“老夫自然知道愈合身体都没事,可圣品用在他身上,都不能好,还能有什么办法!”

    圣品丹药都没用,除非是……清冷自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圣品没有,不是还有神品。”

    神品!

    丹药,神品!

    所有人傻眼了,这个世上,真的有神品丹药吗?可风启大陆还没有人炼制出神品,只怕日月殿的药宗也没有炼制出过神品的丹药!

    “这,谁能炼制出神品丹药,不照样还是没救!”风封着急道,他不想看着城主死,可是神品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存在。

    深沉的目光注视着离夜,孤鹰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神品,莫非他可以炼制神品!?

    西陵云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动,他扯出一丝笑容,喃喃道:“难道公子能炼制……神品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两个字微弱到几乎听不见,几乎没人相信,这个世上有人能炼制出神品来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离夜双手摊开,耸耸肩。

    众人松了口气,不能,吓死他们了,他们还以为这个少年能炼制出神品,吓死他们了,这真的是不小的惊吓!

    随即他们又揪心了起来,不能炼制出神品,那风雨潇就没有活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,离夜嘴角勾起笑容,拿起放在桌上的子午麒麟子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小爷要了!”眸中闪烁着自信锋芒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众人呆呆注视着自信满满的离夜,心跳不自觉加快,难道,这个少年真的是炼药师吗?可他才十几岁,哪里有十几岁的炼药师!

    他的话……是想炼制神品丹药!

    齐暮大袖一挥,轻轻哼了一声,走出房间,走到门外,他才开口:“神品,老夫会尝试炼制,子午麒麟子,你若是想要,现在就可以拿去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做了这么多,按照他的年纪来说,这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,再让他炼制神品丹药,太过勉强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齐暮的背影,若有所思点点头,“好啊,那齐暮大人把四百万两黄金一起给我,我现在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她还觉得麻烦,要是齐暮想为她省去这个麻烦,她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齐暮猛的转身看向离夜,给了他子午麒麟子,他还想要四百万两黄金!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想炼制,随便你,风封,给他准备一个房间,就让他炼!”说完,齐暮扬长而去,脸上透着不悦。

    好一个轻狂的少年,倒要看看,他能不能炼制出神品丹药!

    风封迟疑看了一眼离夜,这才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个少年……齐暮大人都炼制不出丹药,他怎么可能炼制出,那可是神品!

    离夜收回目光,看了看子午麒麟子,放回桌上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爷说过,治好了城主才会拿,你们还是先拿着吧。”她还得想想,要不要把红莲叫醒,异火红莲比普通的柴火,要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孤鹰见离夜离开,跟出去,步伐有些匆忙。

    西陵云看着离夜走出去的背影,眼中露出探究,刚才那一刻,就是那么一眨眼,他怎么在宫夜身上看到了很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样的影子,只属于一个人——北宫离夜!

    宫夜,北宫离夜,他们究竟是不是一个人,要是说是一人,身上的气息怎么完全不同?

    风封看了看风雨潇,站起身,走到西陵云面前,抱拳道:“西陵皇子,属下给你安排住的地方,请。”

    西陵云收回心思,点点头,跟着风封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离夜走出风雨潇的房间后,打量着这个院子,她随意走到一间房门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给我再安排房间了,我住在这个这里就行了。”离夜说着推门而入,这么大个院子,空着也是空着,她也不是常住,用不着再去其它地方。

    风封刚走出来,就听到离夜的话,认为这样不妥,转而想了想,还是点点头,领着西陵云他们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,是炼药师?”孤鹰注视着离夜,那如猎鹰一般的双眸紧盯着离夜,像是从脸上,发现点什么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如何端详,离夜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和破绽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种时候了,我说我不是,你信吗?”离夜挑眉反问,认识子午麒麟子,说要炼制神品丹药,就算她说不是,他们也不会相信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还有什么好问的?

    孤鹰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看着离夜,双手负在身后,转身站在门侧,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孤鹰的举动,蹙了蹙眉头,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孤鹰没有再说话,他本就沉默寡言,有些时候,他什么都不说,直接会用行动告诉人家,他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默不作声的孤鹰,他不会是想站在这里不走了吧?

    “耶?离夜,这个什么鹰的怎么在这里?”疑惑的声音响起在脑海,红莲惊奇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慵懒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离夜眼前一亮,嘴角无声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红莲此时要是在外面,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,心里一定会警铃大作,然后遁走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孤鹰,离夜无声一叹,这个人很固执,所以跟他说什么都是没用的,她还是想想怎么炼制神品,前段时间她试过几次,可是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房门缓缓关上,孤鹰无声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一动不动站在门口,宛若一尊活门神。

    这个小院固定有人来打扫整理,离夜走进来,也没有什么灰尘,到处都是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这间房和风雨潇的一样,分内室和外室,离夜走进内室,盘腿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红莲见房间里没有其他人,离夜飞出离开的身体,环视了一眼四周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是哪里?我怎么睡了几天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睡了几天好舒服,其实它还想多睡两天,可是想到离夜,它才又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无声注视着红莲,别告诉她,它所谓的“闭关”,就是睡、大、觉!

    半醒半梦中的红莲终于发现不对劲,看着离夜嘴角含着的笑容,血红花瓣纷纷一抖,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“离,离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赶紧给小爷完全清醒过来,等会炼制的丹药,你要是出半点差错,嗯哼?”轻缓的声音柔和完美,难得的柔情无限,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话,红莲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,它惊呼道,“又炼药!”

    它这才刚醒,现在能不能回去睡个回笼觉什么的,早知道就应该多睡两天……危险的目光射来,红莲顿时收起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嘿嘿,离夜,我已经醒了!我保证!”离夜都这么说了,它要是炼坏了药材,下场肯定很凄惨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火身安全,它一定好好看着,好好看着!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从储物手镯中拿出灵药,并蒂金莲,龙须草……等等十几样灵药摆在地上,每一样都散发着浓郁的灵气,而且极其珍贵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摆着的灵药,离夜满意点点头,幸好东西都有,不然找药材还要浪费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离夜想了想,又从储物手镯拿出三足鼎,端详着没有解开封印的鼎炉,离夜叹了口气,这东西还不能用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是什么药炉也好啊,这样说不定炼制神品丹药,还能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还是用双凤鼎吧。”离夜收起三足鼎,双凤鼎也是难得一见的炼药鼎炉,炼制神品,应该是够用了。

    第一种灵药放进鼎炉中,红莲立刻飞到鼎炉下,火焰缓缓燃烧。

    离夜走进房间里立刻就开始炼药,没理会外面发生的事情,可有孤鹰守在门口,她就算是想听到外面的动静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齐暮听到离夜已经开始炼药,急忙走来想要看看情况,却被孤鹰挡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好样的!”齐暮忿忿一哼,挥袖离开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那样的一个少年,能炼制出神品丹药来,现在他就回去,找到能医好风雨潇伤口的丹药,然后开始炼制!

    他才不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年轻人,神品,他一定要炼制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离夜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管是谁来了,孤鹰一律拦下,不给进入。

    西陵云满头黑线看着站在门口的人,孤鹰不是拿钱才会做事情的吗?宫夜给了他多少钱,才能让他不吃不喝站在门口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“孤鹰大人,我只是想问问宫夜,想看看他有头绪了没。”这样也不给说话,孤鹰这管的也太严了吧!

    孤鹰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,端正站在原地,不管西陵云说什么,他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司南拿着丹药匆匆走过,看到西陵云站在门口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西陵皇子,孤鹰大人把齐暮大人都挡下了。”说完,他又往前走去,得给城主送药过去,大人说了,什么都的试试,说不定哪一种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西陵云狐疑看了一眼孤鹰,勇气可嘉,算了,既然在闭关,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好奇,孤鹰站在这里,究竟有没有收钱,这样一个只为钱做事情的人,哪天做一件事,不收半分钱,就是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谁也不知道离夜在房间里面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齐暮披头散发,坐在一堆书中,如饥似渴翻阅着。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,找不出炼制神品的办法,到现在他还没炼制出神品,圣品也不多,这次他要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堂堂齐暮,要是输给了一个黄毛小子,这传出去,一定会贻笑大方的!

    齐暮疯狂的程度,谁也不敢靠近打扰,笑话,他们还想要小命的!

    这个时候去打扰齐暮大人,就跟找死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最好越远越好,不要靠近,也不用理他。

    也许每个药痴都是这样,遇上丹药上的事情,就变得痴迷疯狂,什么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城主府知道风雨潇手上的人没有几个,对外宣称,都是闭关,风雨潇也是风封一直在照顾,他是风雨潇的手下,最新任的手下!

    离夜闭关以后没多久,风雨潇就醒了,听到离夜要炼制神品,反应最冷静的,就是风雨潇了。

    西陵云见不到离夜,干脆就去找风雨潇了。

    “西陵皇子,有事?”风雨潇的脸色,明显比西陵云最初见到的时候好很多。

    西陵云挑挑眉头,疑惑道:“城主,我还是不明白,你听说宫夜炼制神品丹药的时候,怎么一点都不惊讶。”

    这个反应的确是奇怪了一点,神品,至少目前风启大陆还没出现过,即便曾经出现,那也是很久以前,无迹可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风雨潇轻咳一声,才又开口道:“皇子不也看出来,他不是平常人。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,北宫家族的传人,这比当年……他父亲还要天才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西陵云听到风雨潇的话,就知道问了,他也不会说,干脆转移了话题,不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人都很忙,甚至连某只小白狗也忙,非常忙!

    小白每天忙活着在城主府奔走,哪里有女人,它就出现在哪里,而且它不看脸,只看胸!

    加上它那天生的呆萌样,那些婢女看了,个个心花怒放,恨不得每天抱着它。

    她们也都不知道,这某只狗是玄兽,就算某爪子碰了哪里,摸了哪里,她们也都浑然不觉,某狗就这么尽情的在城主府穿梭,好像比谁都还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齐暮都不知道看了多少的册子,书籍,就是找不出办法,也没有办法可以寻找,只能叹息。

    想到离夜,他又重新振作,试着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两天离夜在做什么,她有没有炼制出神品。

    房间内,离夜盘腿而坐,全神贯注放在炼制丹药上面,不敢松懈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松懈一点,就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她以为炼制神品,很快就可以了,结果药渣是多了不少,但是神品丹药一直没炼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焦味袅袅升起,离夜神情一僵,紧绷的身体立刻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红莲趴在地上,“离夜,神品,你竟然要炼制神品!”

    她现在就要炼制神品了,神品哪里是那么容易炼的,风启大陆都还没有人成功过,它觉得很难!

    离夜眸光深沉看着脚边的一对药渣,再炼制一次,必须成功,一定要成功!

    她伸手又将灵药放进鼎炉中,红莲看到离夜的举动,打起精神,再次开始旋转,炼制着丹药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的顺序,离夜聚精会神,把丹药都放进去,每一下都非常小心。

    必须要成功!必须成功!

    已经两天时间了,再拖下去,风雨潇的身体就会撑不住,到时候一定会前功尽弃!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丝丝灵力注入鼎炉中,控制着火候,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走进房间,看到离夜脚边的药渣,一定会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那么名贵的灵药,药渣都变成一个小山丘了,这是得浪费多少灵药啊!这就是个败家子,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心痛的!

    房间里处于紧绷状态,孤鹰站在门外,闻到阵阵焦味,眉头微微皱起,却依旧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空中闪过,落到院中,身后跟着几个人,身穿白色长袍,身边两侧一月一日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孤鹰脸色一沉,看着走来的人,他们争斗竟然到了这里!

    “小子,把东西交出来!”为首的人呵斥道,他们看中的东西,这个小子还敢和他们抢,简直是活腻歪了!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是日月殿的人,知道了还不赶紧交出来!

    “休想!”黑衣男人冷声回答,刚硬的轮廓露出不认输的倔强,手上冰冷透明的长剑,渗透出冰凉的寒意,丝丝血迹在剑刃上散开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相视一看,三个人一起冲上来,围攻着一个。

    孤鹰看到黑衣男人手上挥动的长剑,眼中露出一抹深沉,“冰绝剑!”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行云流水!”

    空气中出现丝丝波动,冰冷寒意渗透心底,地面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,空气中带着朦胧的水雾。

    冲上来的三人,看到那冰冷寒意,立刻后退。

    冰绝冰冷,岂是他们三个能承受住的,况且他们三个的等级都还只是想初级先天天阶,而他们的对手,冰绝剑的主人——罗刹!

    高级先天天阶的实力显露人前,是人都会惊叹他的天赋!

    孤鹰尽管担心离夜,但是看到这种对战,还是没有出手把他们赶出去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他肯定阻止了,可这个日月殿,就让日月殿的人死在这里,没有阻止的必要!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凝结!”

    罗刹长剑一挥,手上冰绝渗透出冷意,地上凝结出厚厚冰层,一直往前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攻击罗刹的三个人看到行蔓延来的冰层,猛地后退,看着罗刹手上的长剑,眼中露出渴望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真的是冰绝剑!”

    冰绝剑,玄机城剑器榜上排名第二的宝剑,谁不想要!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焚灭!”

    罗刹眸光一阵冰寒,这是主子给他的兵器,他们三个算什么东西,胆敢窥探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地动山摇,冰柱如同擎天巨柱一般,从底下蔓延而出,冰冷寒霜。

    对冰绝剑渴望不已的三个人,眨眼就被困在其中,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予主子给的东西,死!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只见罗刹长剑一挥,凌空一道剑气横飞而过,落在冰柱之上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碎石掉落的声音响起,冰柱裂开变成碎块,困在其中三个人,瞬间就被冰块所淹没。

    罗刹再次挥动长剑,面前的冰块裂开消失,只剩下三个人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孤鹰目光灼热的看着罗刹,不愧是冰绝剑,如此威力,不是平常的剑能够比拟的,不过这个人能拥有冰绝,也的确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玄机城城主,不会轻易送给谁兵器,能把冰绝给他,可见玄机城城主多看重这个人。

    罗刹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三个人,收起冰绝,转身看向孤鹰。

    “打扰。”他只想出来找主子,没想到会走到玄凤国,还会遇到日月殿的人看中他身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不会给,不给,日月殿的人就抢,还真跟土匪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孤鹰摇摇头。

    罗刹看了看四周,再看看地上的死去的三个人,想着要怎么把他们三个带出去。

    日月殿人的尸体出现这里,城主府说不定还会被他连累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惊天一声爆炸,房间内溢出滚滚浓烟,孤鹰神情一僵,立刻转身。

    还在思索的罗刹,听到这一声爆炸,微微一怔,他仿佛听到了曾经在北宫家的那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滚滚浓烟中,满脸灰尘的少年的走出来,不停咳嗽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受不了。”离夜走出房间,直接坐在石阶上,畅快的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炸炉了,她上次炸炉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,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离夜又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孤鹰走到她身边坐下,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水壶,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离夜看了一眼孤鹰,接过水壶,大口大口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罗刹站在不远处,听着熟悉的声音,他全身微微一怔,看到不远处坐在石阶上的少年,他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还在喝水的离夜突然看到熟悉的脸,立刻大喷一口:“噗!”

    罗刹!

    看到离夜的反应,罗刹立刻单膝跪下,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孤鹰狐疑看着离夜,主子,这个手拿冰绝的男人,叫他主子?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离夜发现她今天的好运可能用完了,不然怎么会一路这么呛下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没事吧?”罗刹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离夜摆了摆手,深吸了口气,淡淡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他现在不是应该跟暗卫学习么,居然还跑到玄凤国来了,刚好这么巧,还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罗刹不放心主子,所以跟了出来。”他实在是担心主子有危险,这才出来找主子的,没想到竟然真的遇到了。

    离夜扭头看向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三个人,继续道:“日月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属下会处理好的。”他杀了日月殿的人,总不能连累主子。

    离夜站起身,把水壶还给孤鹰,走到罗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先跟我去办件事。”日月殿什么先不着急,反正也就这么三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罗刹站起身,“是。”

    孤鹰看了看离夜,走到她身边,疑惑问道:“你成功了?”

    他炼制出神品了!?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孤鹰,抬起手,缓缓张开,十几颗圆润的丹药静静躺在离夜手心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是成功了,就是双凤鼎炸了,不过成功炼制神品,炸了就炸了吧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城主吧。”离夜看到孤鹰呆木的样子,握起手,转身往不远处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丹药炼制出来了,基本上子午麒麟子也到手了,还有那齐暮,总不能耍赖不给她那四百两吧!

    走进风雨潇的房间,房间里只有西陵云和风封在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离夜,眼中都露出一抹惊讶,第一反应就是,他成功了!第二反应,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风雨潇坐起身,虚弱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,至少能够自己坐起来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风雨潇,走到床边,张开手,“拿一颗,吃了它。”

    丹神诀上很少有出错的,这药应该可以治好他身上的伤口,至少暂时都不会再恶化了。

    风雨潇点点头,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,毫不迟疑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人救了他,要是还不相信,那这个世上,还有能相信的人吗?他相信,所以毫不迟疑。

    丹药入口即化,浓浓的药香从嘴巴里面散开,沁人心脾,全身都得到了舒展。

    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风雨潇,他胸前的伤口此时被亵衣遮住,也看不见,只能在他脸色上观察,他是不是有好转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紧张,看到离夜手上的丹药,更是紧张到不行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神品吗?

    他们不懂炼药,也不懂丹药,不知道它是不是神品!

    但是,这个少年知道,不是神品,救不了风雨潇,那他炼制出来的,必定是神品!

    神品!

    他炼制出神品了!

    西陵云震撼的看着离夜,他……这可能,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人能够炼制出神品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神品!那可是神品,传说中的存在!

    西陵云张了张嘴,半天无法言语,他不知道说什么,脑中一片空白,唯一不停回响的两个字,那就是“神品”!

    罗刹跟在离夜身后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看到西陵云脸上的表情,几乎可以确定,他主子又做了一件让人惊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然这些人脸上的表情,怎么会这么惊恐,分明是看到极其恐怖的事情,才会有的。

    红莲待在离夜身体里,看到西陵云和风封脸上的表情,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当他们容易吗?两天一夜,这要是再不成功,就丢人丢大了!

    而且离夜的天赋那么好,怎么可能有不成功的时候!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神品!

    风启大陆没有人炼制出神品丹药,但是离夜成功了,她炼制出了神品!

    它都不得不佩服离夜的天赋了,这简直是太可怕了,这样的天赋,简直就不是人啊!

    绝对的禽兽!

    风雨潇吞下丹药,过了一会,脸上闪过一丝惊讶,他急忙抬起手,拉开胸前的衣服,光洁完好的肌肤显露,疤痕消失,连受过重伤的痕迹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好了!真的好了!

    所以,那是神品!

    三人震撼,心里的情绪犹如平地惊雷,他们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神品,他真的炼制出了神品!

    他明明不过十几岁,竟然能炼制出神品,这天赋,太可怕了,真的是很可怕的天赋!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!?

    “谢谢公子。”风雨潇兴奋道,他都快绝望了,现在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让他看到了希望,这真的是莫大的希望!

    狂喜从心底涌出,风雨潇忍住大笑的冲动,一遍又一遍抚着已经愈合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惊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齐暮披头散发走进来,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刚走进来,一眼就看到离夜手上的丹药,二话不说急忙拿起来一颗,双眼睁大,丝毫不敢眨眼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