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午麒麟子
    众人集体抬头看去,当楼上灰色发丝的老人,精神抖擞,双眸有神,映入眼帘之时,众人大惊!

    司南急忙走过去,双手抱拳,恭敬对楼上的人俯身鞠躬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司南看到楼上的人出现,不禁惊讶,大人很少会这么主动出来见人的,难道他真的有什么不同之处?

    离夜抬头,淡淡注视着二楼栏杆处的老人,眼中闪过一丝了然,原来他就是那什么帮这个炼药师出钱的人。

    灰白色发丝的老人看了一眼离夜,转身往楼下走去,在众人注视下,老人双手扶在身后,眉宇间带着傲然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,一看就是常年和丹药打交道。

    司南赶紧走过去,走到老人身后,老人尽管已经发丝灰白,脸上却没有半点皱纹,尽管白须长长,却犹如四十几岁的人。

    “齐暮大人!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,所有人脸上露出惊悚,眼珠子恨不得贴在眼前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齐暮大人,他就是齐暮大人!

    “参见齐暮大人!”所有人猛地跪下,酒楼上上下下,除了离夜,无一不拜。

    齐暮大人,他们玄凤国最有名的炼药师,哪怕皇权要他炼制的丹药,都要看他的脸色和心情,在玄凤国的地位可想而知!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戏谑注视着面前灰白发丝的老人,齐暮大人,他就是玄凤国最有名的炼药师,齐暮。

    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,他还帮这个什么炼药师出两百万两,果然是有钱人,对于齐暮来说,两百万两黄金,就只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西陵云俯身看到酒楼里的一幕,皱了皱眉头,撩起长袍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见老夫?”齐暮捋着长须,眼中露出不悦。

    炼药师从来都是受人尊敬,齐暮更加是人上之人,只有他不想见的人,哪里会有谁不想见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齐暮大人。”离夜呵呵笑道,她只是觉得没必要见,反正他们也不认识,见不见有什么意义,说不定走出这家酒楼,他就认不出自己了。

    司南擦了擦额上冷汗,感情这少年现在才知道楼上坐着的是齐暮大人,难怪他刚才不肯见了,现在知道是齐暮大人了,他总的不会还像刚才那么轻狂嚣张了吧!

    “少年,你为何不想见老夫?”哼,想见他的人,莫说是玄凤国,即便是风启大陆,都能排上一条长队!这个少年居然不想见他!

    离夜眨了眨眼睛,他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才现身的?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见你?”他们又不认识,只是因为他是齐暮,自己就要见?

    齐暮一阵语塞,他咬咬牙,“你问老夫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能有为什么,那么多人想见自己,为什么这个少年不想见?

    离夜淡然点头回答,“凡事都有原因,我总不能无缘无故见你吧,你没什么事,我也没什么事,见了就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都说不要见了,他非得见,还自己主动走出来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人一阵惊悚,这个少年就是个祖宗,齐暮大人面前还敢这么嚣张,他就不怕得罪大人吗?

    得罪谁也别得罪齐暮啊,这样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先不说,他还是个炼药师!非常高级的炼药师!怎么能得罪!

    司南傻眼了,他还以为这个少年知道大人是齐暮以后,性子会收敛几分,结果依旧狂妄!

    “少年……”

    齐暮憋着一口怒气,正想说话,西陵云的身影匆匆穿过人群,走到齐暮面前。

    “西陵云见过齐暮大人。”西陵云抱了抱拳,恭敬叫道。

    齐暮扭头扫视了一眼西陵云,上下打量了一下,过了好久才扯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西陵皇子,怎么有空到玄凤国来?”他居然一直没有发现,这里还有西陵家族的人,西陵家族的人到这里来做什么?难不成也是为了炼药师比试?

    西陵云双手一前一后负立而站,面带微笑,不急不缓开口,“父亲说我实力比不上大哥,要我出来历练一下,刚好就到了玄凤国。”

    齐暮点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历练,西陵云的实力,的确是比不上西陵诺,不然也不会他是皇子,西陵诺是少主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众人听到是西陵皇子,都纷纷忍不住抬头,当那俊朗的容貌映入眼帘,他们都是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不愧是西陵皇子,长相都如此出众,真是不错!

    离夜站在一旁,听到两人客套的一来一往,慵懒打了哈欠,小白走到桌边,她伸手抱起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,又吸引了齐暮的目光,可他正要说话,就楼外匆忙跑进来一人。

    “齐暮大人,城主……”那人气喘吁吁,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齐暮听到“城主”二字,脸色微变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,穿过人群,匆匆离开,刚刚走出没几步,他又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“少年,你应该知道这个人身上没钱,若是想要两百万,跟老夫去一趟城主府,老夫定当双倍奉上!”他不能就这么放这个少年离开,到现在还没猜透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离夜皱了皱眉头,这老头,还用钱来诱惑她,不过……的确有用,去一趟城主府,四百万两黄金,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双倍奉上!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猛地抬头,面带惊悚。

    两百万两,现在变成了四百万两!

    老天,这个少年发了,白白就得了四百万两黄金,天上掉馅饼也没这么好吧!

    “齐暮大人,晚辈也想去,不知道是否可以?”西陵云客套问道,城主府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么匆匆来叫齐暮,难道是城主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齐暮迟疑了一会,然后点点头,“西陵皇子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样他也是西陵家族的皇子,做什么也要看看西陵家族的面子,西陵家族在四国最安静,却是最深沉的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,此种政事,他不宜参与,随便如何吧。

    西陵云微笑走到离夜面前,抱了抱拳,“公子,一起。”

    离夜微微颔首,跟着走出风雨楼,一行人匆匆离开酒楼,形色匆匆,像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。

    齐暮离开,跪在地上的人瘫软坐下,彻底松了口气,同时也一阵惋惜。

    很难才有见到齐暮大人的机会,现在就被这么错过了,甚至他们都还没和齐暮大人说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坐在众人中间的炼药师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离开,不知去了何处,再也看不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忿然,竟然让那个炼药师跑了,这么欺骗他们,把他们当傻子一样玩弄!

    可就算他们再怎么气愤,那个炼药师也走了,而且怕是再也不敢出现在风南城,甚至是玄凤国了,他也得有这个胆子才行。

    一行人穿过街道,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注视,也没谁敢上前搭话,城主的客人,他们看看就好,搭话什么的就算了,他们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离夜不急不慢跟在众人身边,她的动作轻缓不快,但是却能轻易跟上他们匆匆的步伐,丝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看到她如此轻松,西陵云疑惑上下打量,眼中露出一抹不解,宫夜是怎么跟上来的?

    没理会西陵云的疑惑,离夜继续往前走去,保持着她的速度,可不管前面的人怎么走,她都能轻而易举跟上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齐暮和司南都发现了这点不对劲,尽管他们疑惑,想到城主府的事情,他们也没时间想那么多,快速走回城主府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荡走进城主府,城主府的侍卫看到有陌生人,尽管好奇是什么人,但是有齐暮带路,也没人敢问上前查问。

    齐暮大人是贵客,他们怎敢得罪,要是哪天齐暮大人心情好,给他们一两颗丹药就好了。

    护卫们美美的想着,他们怕是忘了,就玄凤国皇族要得到齐暮炼制的丹药,都要看他心情,他们又怎么可能得到齐暮给他们的丹药。

    穿过的楼台水榭,庭院花园,各处都透着高大上,城主府的气势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离夜打量着四周景色,怀中小白看到人来人往的婢女,开始挣扎着身体。

    感觉到手臂上的剧烈挣扎,离夜满头黑线,又来了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急忙叫道,那几个人等会就要不见了,她们的胸看起来不错!

    离夜忍住扶额捂脸的冲动,双手松开,透着冰凉冷意的声音响起:“最近都别让我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要是看到某狗掉节操,她会忍不住杀狗的!

    小白脸上划过欣喜,立马跳出离夜怀里,匆匆往几个婢女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西陵云,见小白匆匆离开,好奇问道:“夜公子,你的宠物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看到它眼中的饥渴,难道是饿了?”

    离夜额角黑线不停滑落,小白表现的得有多明显!

    “说不定。”离夜耸耸肩,囧囧收回目光,她和刚才那只色狗绝对没关系,也不认识,谁要是炖了狗肉也别告诉她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西陵云注意到离夜脸上复杂的表情,眼中露出一丝不解,难道有什么不对?

    走进幽静的院落,司南迟疑看了看身后,然后做到齐暮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,也让他们三个进去吗?”城主的事情,不宜让人知道,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是西陵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齐暮这才停了下来,看了看身后,本来还有几分迟疑,但是看到离夜脸上不在意的表情,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让他们三个进去!”

    司南额角坠落一滴冷汗,他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,白问了。

    离夜和西陵云相视一看,然后离夜耸耸肩,其实她可以不进去的,不过先把四百万两给她再说。

    她是穷人,这四百万两虽然不多,但是至少暂时能帮上她一点忙,最近她还是比较缺钱的。

    在齐暮的带领下,三人走进了一个光线比较昏暗的房间内,房门刚刚一打开,浓浓药香扑鼻而来,要药香中,还参杂着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重重咳嗽的声音响起,在房间里显得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带着他们走进来的人,听到咳嗽的声音,赶紧冲过去,扶起床上面黄肌瘦,一看就是病入膏肓的人。

    “城主!”那人着急叫道。

    齐暮走过去,房间里的烛火立刻点燃,灯火堂皇,宛如白昼,此时才能看清楚房间里的摆设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地方都是瓶瓶罐罐,要不然是灵草灵药,还有浸泡用的药浴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基本上看不到其它东西,只能看到药,药,药,除了药还是药,而床上的人已经没有一点血色,正确的说,是瘦的只剩下皮包骨,眼睛都凹下去了,一看就是没几天好活的那种。

    齐暮从袖子里拿出丹药,带他们进来的人立刻接过,急忙倒出来给病入膏肓的人服下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站在一旁,风南城城主都变成这个样子了,外界还一点消息都不知道,佩服佩服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生命之力了,就算用丹药吊着,用不了多久就会死,还有胸口前斜过的伤口,都开始腐烂了。

    不能愈合的伤口,除非是被超神器所伤,就算不是超神器,也是拥有和超神器差不多力量的兵器,而且还没有立刻得到救治,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炼药师在风南城比试的真相,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,让外人不知道风南城城主受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含笑,也是,齐暮到风南城,必定引起所有人注目,只有这个办法,才能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西陵云看到这一切,也立刻就明白了,毕竟是未来的皇帝,这点都看不明白,还怎么做这个皇帝!

    “齐暮大人,城主的伤口又开始腐烂了,这该怎么办?”本来以为齐暮大人来,会有好转,结果还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齐暮脸色一沉,看了一眼城主身上的伤口,沉声问道:“那个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去把他请过来,快点!”不能再拖了,不然风雨潇真的会死。

    那人赶紧放下风雨潇,点点头:“小的这就去!”

    他急急忙忙走出房间,房门关上,不知道去了何处,离夜他们也没在意,自顾自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,齐暮大人,风封呢?”昏睡中的人隐约醒来,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齐暮看了看风雨潇身上的伤口,“他出去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风雨潇点点头,尽管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奈何,齐暮大人不让他说这样的丧气话,还说一定会医好他,否则就是质疑他这个炼药师。

    离夜手撑着下巴,蠕了蠕嘴,看上去想问什么,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这不关她的事情,她要是说能救,等会这个齐暮大人还指不定会有怎么样,沉默是金,看着就好,她只是来收钱的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,谁来了?”风雨潇闭着眼睛,开口询问道,他还能感觉,感觉到有陌生人来了,真好。

    西陵云看了一眼离夜,笑着站起身,“在下西陵云。”

    “西陵……”风雨潇顿了顿,继续道:“原来是皇子,有失远迎,那另外一个,又是谁?”

    离夜微微一愣,问她么?这人真的是病入膏肓了吗?

    啧,不得不说,这个城主还是有几分本事的,伤的这么重,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,还能感觉到她的存在,她都尽量低调了。

    “呃,城主叫我夜就可以了。”西陵云已经这么精明了,这个城主也差不到哪里去,说宫夜,说必定又一个叫她北宫离夜的。

    风雨潇没有开口,床上的人像是睡着了似的,见他没说话,离夜也没在意,那么重的伤,能说这么多话,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风封走进房间,双手交错叠在腹部,恭敬俯身,“齐暮大人,贵客到了。”

    齐暮赶紧站起来,脸色阴沉,他就不信,还有医不好的伤口!

    “进来!”一定要救活风雨潇!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两道身影走进房间,高大的男人阔步走来,当他看到房间里那瘦小的身影,深沉的眸光微变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孤鹰目光紧紧注视着离夜,他什么时候来的玄凤国?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离夜这才去看来人,当她看到熟悉的轮廓五官,顿时囧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在这里?

    “两位认识?”西陵云好奇问道,这个男人应该是孤鹰,宫夜怎么会认识孤鹰的。

    离夜轻咳一声,收回目光,讪讪笑道:“算是认识。”

    齐暮看了看离夜,再看看孤鹰,沉声道:“好了,把子午麒麟子给我,你就可以去拿报酬了。”

    子午麒麟子!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他们竟然能找到子午麒麟子!

    子午麒麟子,顾名思义,子午麒麟子分别有两颗果子,一颗是正午时才会成熟,而另一颗,要等到半夜正子时,就因为两颗结果的时间相差太大,子夜的果子成熟了,正午的说不定已经掉了,正午的熟了,子夜的说不定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而且要找到一颗子午树,极难,等到它们开花结果,更是难上加难,这可是好东西!

    孤鹰把目光从离夜身上收回,从怀中拿出一颗金色如同太阳的的果子,一颗黑色如同黑珍珠的果子。

    离夜肉疼的看着孤鹰那样处置子午麒麟子,这样药效会流失的很快的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!

    等等,他们不会是用这颗果子来炼药然后救这什么城主吧!

    离夜猛地看向床边的人,这个人这样了,就算是子午麒麟子也没用啊,这样还很浪费,没把子午麒麟子的药效用到最好的地方!

    齐暮满意看着孤鹰手上的子午麒麟子,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,果然天下间,没有孤鹰办不成的事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夜,难道是我太久没出门,不知道风启大陆又出现了一个不凡的年轻人?”风雨潇的声音突然响起,完全没有任何预兆。

    西陵云看着双眼紧闭的人,有些呆木,他刚才是睡着了,还是在这个少年的身份!?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他当然不会知道,这只是她名字中的一个字,要是把所有字都说出来,在场所有人会知道她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城主过奖。”离夜难得谦虚一次。

    风封拿过孤鹰手上的子午麒麟子,急忙走到齐暮身边,小心翼翼,双手捧起,就像是这世间的珍宝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子午麒麟子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可想到她要是一两句话,能让齐暮不浪费子午麒麟子,那是不可能的,她就忍住了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暴殄天物,这么好的东西,就要这么被糟蹋了。

    齐暮看了看手上的子午麒麟子,眼角余光也看到离夜脸上微妙的变化,想到酒楼里发生的事情,他眸光微变。

    “少年,你可知道子午麒麟子的用处?”他那欲言又止的表情,好像就是无声的说他浪费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罢了,他真的懂丹药?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这是要考她还是要试探她?

    “我要是回答了,你会把这果子给我?”反正给这个城主吃了,也不会改变什么,只会浪费东西,真的是浪费东西。

    要救这个什么城主,一颗子午麒麟子根本没用,吃下去只是是虚不受补,浪费!

    齐暮脸上划过一丝愤怒,他竟然还想趁火打劫!

    注意到齐暮脸上的不快,离夜双手摊开,“你不给,那我就不用说了,反正他吃了也没什么用处,劝你们还是尽早安排后事。”

    齐暮也知道子午麒麟子的药效不在是医伤,而是帮助修炼,提升实力,给风雨潇吃子午是麒麟子,也是想他提升实力,能再抗衡一下。

    这只是拖延,还是不能找到最根本的医治方法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他们忿然看着离夜,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齐暮双眼眯起,注视着离夜,这个少年,当真懂的炼药!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没办法救人么?”齐暮朝着风封挥了挥手,从进来以后,他就沉默寡言,这可不像酒楼里的那个少年了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去额没有回答,她没办法救人,不见得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见离夜没回答,风封和司南都露出一丝不满,连齐暮大人都没办法,这个少年难道还能比齐暮大人更厉害!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,终于听到了一句实话。”风雨潇欣慰笑道,他们每个人都不肯说实话,今天在一个陌生少年嘴里,他却听到了实话。

    没错,是该为他准备后事了,他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凹陷的脸颊,笑起格外狰狞,他连笑,看上去都很吃力。

    齐暮注视着离夜,站起身,走到她面前,目光带着探究,“少年,你告诉我,炼药这方面,你究竟懂多少?”

    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个少年懂的炼药,看到子午麒麟子能有那飞扬表情的,除了炼药师,其他人不会有。

    除了炼药师,其他人只知道普通灵药的作用,这些珍贵的灵药,他们是不知道药性的,也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,能医什么病。

    而且知道子午麒麟子的人,少之又少,即便是炼药师,有些人还是不知道子午麒麟子的效果,他,却知道,知道全部。

    他懂炼药!

    所有人惊讶的目光看向离夜,这个少年懂的炼药!?真的假的,没有忽悠他们吧!

    他看起来,看起来那么小,不过十几岁,要懂的也不是很多吧!

    离夜眨了眨眼睛看着齐暮,自己表现的很明显吗?

    某离夜可能不知道,她在知道子午麒麟子的时候,脸上表情的渴望,眼中的情绪,那像极了温如玉和北宫药他们看到珍贵的药材。

    “能知道子午麒麟子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现在说不懂炼药,想瞒过齐暮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能知道子午麒麟子?那是多少?

    风封和司南疑惑看着离夜,他们也不知道那是多少,根本不懂,连子午麒麟子也听齐暮大人说过,他们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西陵云完全是一头雾水,他不是炼药师,对于炼药这方面的事情,知道的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齐暮震撼,一个少年能知道子午麒麟子了,那就说明,他已经知道的很多,多到让人无法预算,那……他是炼药师吗?

    被众人看着,离夜看了一眼着子午麒麟子,笑道:“齐暮大人,我要是把城主医好,你能不能把子午麒麟子给我?”

    王者朽木,子夜麒麟子,这两种一同炼药,效果一定会很明显。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!?

    房间里的所有人傻眼了,他们呆呆看着离夜,不自觉吞了吞口水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    医好城主,这城主要是那么容易医好,哪里还用得着大费周章,去找子午麒麟子吗?

    还有还有,齐暮大人都无能为力,他怎么就说出如此大话!

    司南和风封一脸不相信,他们才不会相信,齐暮大人都没办法,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有办法了?他们才不信。

    西陵云站在离夜身边,完全被她刚才的话吓住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齐暮是有名炼药师,在风启大陆都有名气,连他都没有办法的事情,宫夜可以做到?

    孤鹰注视着离夜,经过异国之界的事情,他就算不想相信,心里也会不自觉相信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当真如此有天分吗?

    灵师,巅峰先天天阶!

    破阵,他几乎有着极强的天分!

    现在炼药,他好像又什么都知道,这个世界上,还有他不知道不会的东西吗?

    齐暮眯起眼睛,紧盯着离夜,像是想要在她身上戳两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齐暮的注视,离夜坦然面对,丝毫不畏惧,也不退缩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出来了,她想要子午麒麟子,子午麒麟子找起来极难,她不知道孤鹰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么一颗,但是现在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,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子午麒麟子开花结果,需要三年的时间,三年太长,她没那么多时间去等一颗果子成熟,所以这一颗,她势在必得!

    “少年,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你要医好风雨潇,知不知道,这……”

    离夜冷冷打断齐暮要说下去的话,自信的目光闪耀着星辰,“齐暮大人,你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的炼药师么?这点想必你自己都不敢肯定吧,所以,你不能的事情,不代表其他人不可以!”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话,司南一阵欲哭无泪,其他人可以,可他怎么可以,他这么小,懂的怎么炼药吗?居然敢和的齐暮大人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齐暮脸色越来越铁青,他何时被人这么羞辱过!

    他不是风启大陆第一的炼药师,但是在玄凤国他是第一,这个少年,这个少年,他懂的如何炼制丹药吗?

    “好啊,你若是医好风雨潇,老夫就把子午麒麟子给你!”风雨潇要是好了,子午麒麟子也没什么用,他到现在还没参透怎么把子午麒麟子和其它的灵药混合炼制,成为顶级的辅助修炼的丹药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要是可以,给他也无妨,可他若是不行……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?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一场口头上的交易,就在众人的呆滞傻眼下完成,房间里的人还没弄清楚怎么了,就听到这光明正大的交易。

    这样真的好吗?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办?

    西陵云一阵汗颜,看着离夜的背影,他现在是越来越发现自己不了解这个少年了,他就像是个谜,看不清,也猜不透,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孤鹰眸光深沉,他发现以为自己了解这个少年很多的时候,转身又发现,以前的那些了解,都是扯淡,其实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离夜指了指门口,“几位能先出去吗?”

    齐暮狐疑看着离夜,不确信道:“你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怎么看上去有点不大可靠,这么年轻的人,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“反正成不成功,你们也不吃亏。”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,什么办法都要试试看,有办法总比没办法要来的好吧。

    齐暮深吸一口气,迈步走出房间,风雨潇的身体,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,他才想着用子午麒麟子维持他的身体状况,现在这个少年既然有办法,那就让他试试,有办法总比没办法来得好。

    齐暮离开,其他人就算想说什么,也只能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齐暮大人都相信的人,他们有什么理由质疑,他们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目送他们离开后,离夜转身看去,慢步走到床边,俯瞰着床上呼吸微弱的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,能告诉我你真正的身份吗?我死了,谁也不知道了,我没死,也不会说出去。”风雨潇扯动嘴皮,虚弱说道,从刚刚一番对话下来。

    那般沉着,稳重,冷静的人,必定不是常人!

    齐暮也对他刮目相看,把他带回城主府,肯定也是看出了他身上的不凡,哪怕他可以收敛自己。

    离夜撇了撇嘴,叹了口气,这么直接,她都没理由搪塞了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。”清冷的四个字传出,房间里的空气都仿佛产生着波动。

    风雨潇僵硬的身体,突然一颤,凹陷的双眼拼命睁开,一丝光亮渗透,他眨了眨眼睛,却还是想努力睁开。

    模糊的轮廓,慢慢变得清晰,风雨潇看清楚了站在床边的少年,那平凡的模样映入眼帘,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笑痕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的北宫离夜?”天龙国曾经传来,北宫离夜是个废物,现在看来,那不过是谣传罢了,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是废物。

    “是!”离夜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在他快没命的份上,就告诉他就告诉他了,反正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一天之中,看到了西陵皇子,北宫少主,圆满了。”北宫家有这么个年轻人,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总有一天,会翱翔于九天之上,叱咤风云的!

    “你是圆满了,小爷还想要子午麒麟子,接下来你就忍忍吧,我要先把你腐烂的地方刮掉,这才是本。”离夜坐到床边,拿出匕首,拉开风雨潇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到那条狰狞的伤口,她不禁轻啧,伤的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就在离夜好好端详着风雨潇胸前的伤口,白色身影一闪而过,清冷不失霸道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离夜猛地扭头,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举世无双的脸,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回去了吗?”他说要回去几天的,这才多长时间,就又找到她了!还能这么准确无误!

    纳兰清羽拿过离夜手上的匕首,看着风雨潇的伤口,“要怎么做,我来。”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纳兰清羽很有耐心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离夜轻咳一声,收回目光,“这个,你还真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要用身体里的那股暖流保住风雨潇的心脉,他来的话,那就不行,所以还得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稍稍一叹,看到离夜脸上的严肃,他就知道这件事,真的是不能代劳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点。”他把匕首交还给离夜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接过匕首,这才去看风雨潇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风雨潇,此时傻眼看着一个方向,那就是纳兰清羽,目光呆滞,神情傻傻的,然而,不见一点血色的脸上,也许是因为激动,终于看到了一点血丝。

    “纳,纳兰……”怎么会是纳兰清羽!

    呃,离夜看了看纳兰清羽,她就知道他出现,都是轰动,现在连这么一个病入膏肓的人,一眼都能认出他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不管他是不是纳兰清羽,治好你再说。”离夜俯身注视着伤口,提起手臂,模样认真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离夜认真的表情,也不忍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一刀挥落,风雨潇脑中一片空白,倒吸了一口凉气,就在他以为自己会随时痛死之时,一丝暖流从胸口划入心里,然后蔓延到四肢百骸,刚刚所承受的痛苦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大汗,手法快准狠,她知道,自己犹豫一分,风雨潇就更痛一分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着急等待着,他们真不知道,能不能成功,也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能行吗?”司南着急问道,他们家大人都不能成功的事情,这个少年可以?

    孤鹰看了看司南,沉声道:“从我认识他那天开始,他想要做的事情,都做到了,全部!”

    全部都做到了,从他们认识的那天开始,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他,到底是谁?”西陵云喃喃问道,现在让他相信这个人,只是普通的宫夜,那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是普通人,说不定连宫夜这个名字都是假的,只是简单的化名而已。

    几人的目光落在孤鹰身上,他们也想知道这个少年是谁,这些人之中,只有孤鹰认识他,孤鹰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孤鹰囧了,看到众人的目光,他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他也没说过,说起来他们一开始就没怎么交谈过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!

    齐暮嘴角阵阵抽搐,不知道,这也算是认识吗?

    其余几个人满头黑线,看着孤鹰,他竟然也不知道,他们不是认识?

    认识的热,会不知道对方是谁!?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