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那就两百万两吧
    离夜眉头微微上扬,面不改色,没有半点戳破的窘迫,脸不红气不喘回答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听姓氏,难道是北宫家族的人?”跟她玩这招,从宫夜两个字想到北宫离夜,西陵云这得有多细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当了皇帝,的确是要小心,不过该小心的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西陵云注视了一眼离夜,唇角勾起弧线,“也是,一个人能改变容貌,气息是不容易改变的,夜公子,站到窗口就能看到下面了。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要是来到玄凤国,岂能会这么安静,那样的一个人,走到哪里,哪里怕都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离夜垂下眼皮,眸光看了看四周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然后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西陵公子了。”跟这种精明的人打交道什么的最麻烦,还是想想要怎么离开,总不能等着被他戳穿身份。

    好好一再二被人戳穿身份,丢脸可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西陵云淡淡应道,看着眼前的人,心里还是很疑惑。

    离夜走到窗边,推开窗户,嘈杂的声音扑面而来,还带着几分燥气。

    在风雨楼中央一张大桌展开,在大桌的尽头,身穿长袍,留着长须,花甲老人带着几分仙风道骨,坐在众人之中,桌上了几个小瓷瓶,四周围观的人,看到桌上的瓷瓶,闻着散发出的药香,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丹药,丹药这东西谁不想要,他们早已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离夜靠在窗边俯瞰着楼下,拍了拍怀中的小白,它不是想看看炼药师,那不就是了,不过她都觉得这个人和炼药师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有哪个炼药师,会随便在一个酒楼现身,还把自己的丹药拿出来显摆,风启大陆那些炼药师多高傲,他们对这些事最不屑,甚至觉得这是降低身价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炼药师冠冕堂皇出现,大大咧咧坐在这里受人敬仰,却不去城主府,还真是让人好奇。

    “公子也对炼药师好奇?”西陵云走到窗边,低头注视着楼下的一切。

    见西陵云走过来,离夜收回眸子,“也不算是好奇,就是想看看,炼药师都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好奇,这个没有,最多是想知道玄凤国炼药师大概的数量。

    也只是能知道一个大概,天下奇人异事不少,有些脾气古怪的炼药师,即便是皇族的炼药比试他们也未必会参加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的炼药师,都是药痴,不像楼下这位。”西陵云淡笑回答,他们只要遇到丹药的事情,就会忙的天昏地暗,不知岁月,就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他见过的炼药师都是药痴……这里面不包括她。

    “药痴,未必是炼药师。”她就见过两个,不是炼药师,可是提起丹药,比她还痴迷。

    温如玉现在还不知道她的身份,她很难想象等温如玉知道她身份那天,他会不会直接把住的地方搬进北宫家,然后就赖着不走了。

    北宫家已经有一个北宫药了,她可不想再来一个温如玉,这两个人凑在一起,无法想象会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……”

    楼下突然传来吵杂,打断了西陵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炼药师,至少也要给我们证明一下,不然让我们怎么相信你的丹药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人家炼药师哪里会像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你要是敢骗老子,老子现在就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“这要是真的,本大爷全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久,楼下的人也开始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骗子,趁着这个时候,来骗他们,有哪个炼药师会像眼前的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哼,东西可以不买,休得侮辱老夫!”花甲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猛地站起来,狠狠拍着桌子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桌上放着的小瓷瓶,探究其中,嘴角弧度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她转身看向西陵云,开口道:“我没什么事情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炼药师,说不定的确是个炼药师,练出来的丹药,等级都不是很高,就算给人吃了也没什么用处,这要是谁买了,就相当于是白花钱了。

    “不看了?”西陵云不解看着离夜,他要看炼药师,现在又不看了?

    “不买丹药,看一眼就足够了,谢谢西陵公子。”说完,离夜走出房间,刚打开门,吵杂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宏亮,几乎每个人都在闹腾,恨不得把酒楼都给掀开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走廊栏杆处围满了人,露出一抹嘲讽,转身往楼下走去,出去的路,比进来的路要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西陵云目送离夜离开,没有阻止,看了看楼下,眼中闪烁出疑惑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看到这样,着急了,他走到西陵云身边,“皇子,你都说了自己的名字了,难道那个少年没猜出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,他们就算不是玄凤国的人,看那个少年也不像是极少出门,不理会世事的样子,怎么听到皇子的名字,还能那么淡然淡定,就像不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知道,只是见我不提,他不说而已。”西陵云看着人群中穿梭而过的身影,走在拥挤的人群里,就跟走大街那样,昂首阔步,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要不是见过北宫离夜,听到宫夜两个字,他真会以为眼前的人就是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中年男人傻眼了,那个少年知道但是不提,这……他不是玄凤国的人吗?

    离夜轻松走下二楼,走到楼梯口,看了一眼拼凑而成的长桌,直接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酒楼里还是有人在逼问,花甲老人满头大汗,力争解释,可每个人都让他证明,证明他的丹药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的丹药当然是真的,只是他炼制的丹药等级都不高,炼药也是需要天分的,他尽管到了花甲之年,可这些年他炼药的品级,就一直没有提升,练出的丹药,资质也是平平,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着急的老人目光扫视着四周,他现在急需脱身,风南城最近炼药师太多,平常还能蒙混过去,这要是动静太大,把那些有威望的炼药师招来,他想要脱身也难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瓷瓶,老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手上灵力浮动,拼凑而成的长桌剧烈晃动,桌上的瓷瓶猛地震倒,然后往地上滚落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滚过的瓷瓶,众人一阵喧哗,老人更是直接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接住,我的丹药,丹药,谁要是接住了,我送一瓶给他!”

    送一瓶!

    众人眼前一亮,急忙去抓滚落的瓷瓶,顿时间,酒楼里一阵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急切的众人,满头黑线,看着他们急忙去抓滚在长桌上的瓷瓶,她面前本来可以顺利离开的路,此时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小白一双耳朵拉拢下来,圆碌碌的眼睛注视着离夜,它也不知道事情会变得这么麻烦,人类会这么迫切想要得到丹药,而且这些丹药都垃圾!

    四五个瓷瓶滚落在地,这本就是狼多肉少,而且老人有心操纵它们往不同地方滚动,众人早已疯狂抢作一团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慌乱的酒楼,脸上闪过一丝笑容,转身想要离开,然而才稍稍转身,就看到站在身后虎背熊腰的男人,怒瞪着双眼,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赶紧找丹药!”老人稳住自己的情绪,呵斥道。

    男人冷冷一哼,“老子只需看着你!”

    老人心里咯吱一响,怒瞪着男人,“看着老夫,老夫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完了,这要是有人守着他,他要怎么走,这一招明明屡试不爽,这次怎么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冷静冷静,反正那也是丹药,送给他们就送给他们吧,这没有什么的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原地,把老人脸上情绪尽收眼底,冷冷轻笑。

    这下这个炼药师是把自己玩进去了,炼药这方面也是需要天赋,没有天赋的人炼药,炼出的丹药,也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眼前的炼药师尽管会炼制丹药,但是天分不高,即便是能炼制出丹药,也不会有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“啊!我捡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欣喜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,看到高高举起瓷瓶的人,没有捡到的人纷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人忍住擦冷汗的冲动,笑呵呵点头,心里已经暗暗叫苦了。

    酒楼里的人一下子又停下了动作,离夜找了一条比较少人的路,往门口走去,然而才刚走一步,碎裂的声音传入耳膜,她立刻停下步伐,皱了皱眉头,挪开脚步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,几乎酒楼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,他们相视一看,脸色紧绷,扭头往一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见离夜低下头,顺着她的目光往地上看去,当地上碎屑映入眼帘,他们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踩碎了一瓶!踩碎了一瓶!

    这个少年踩碎了一瓶!

    离夜看着脚下的碎屑,抬起头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面不改色把眸光收回,继续往前走去,才走一步,身后就传来呵斥阻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他踩碎了丹药,现在想走!

    听到呵斥,离夜不悦皱眉,侧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他们不会是让她赔吧,一瓶没有任何效果的丹药,她没必要赔偿。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,你看,他踩碎了你的丹药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也太暴殄天物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要,也不用踩碎,对炼药师来说,这是侮辱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忿忿不平,还有的点头应和,一下子,全酒楼人的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,脸上还带着愤怒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人群之中,本来低调想要离开的她,一下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二楼窗口,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,扭头看着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皇子,我们不用帮帮他吗?这个炼药师本来就没什么本事,还想要冤枉人!”他最见不得这样了,没本事还敢冤枉别人,算什么好汉!

    西陵云眼中露出一丝精光,稍稍摇头,“他能够解决!”

    他相信这个少年能够解决,要是不能解决,那应该就是个普通的人了,到时候再帮也不迟,好歹他们也有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但是他相信,这个少年,绝不简单,走不寻常路的人,怎么会是寻常之人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中年男人呆呆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人群中央,成为众矢之的,也依旧是镇定自若,好像这件事情与她无关,所有人看着的也不是她,更像是一个围观者。

    老人看到众人指责的对象,立刻看向离夜,脸上的表情好像是看到了希望,他推开面前的人,急忙走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踩坏了我的丹药!”他理直气壮道,好像自己从来没做过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离夜斜视了一眼老人,平凡无奇的脸上,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,宛若一把出鞘耀眼的宝剑。

    “这位炼药师大人,不要欺负我年纪小,不懂世事,你既然是炼药师,应该知道,装丹药的瓷瓶,不是普通的瓷瓶。”他要没有暗中做手脚,这瓷瓶不会这么轻易就留被踩碎。

    老人后背微微一颤,眼中露出惊讶,这个少年不会是炼药师吧!

    笑话,这不可能,这么年轻的小子,看上去不过十几岁,就十几岁的人,怎么可能会是炼药师。

    风启大陆的确是还没出现过十几岁的炼药师,有炼药天分的人,十几岁的时候,都还在学习如何分辨灵药,连学习最基本的炼制方法都还没开始学。

    像离夜这样的,根本就没有,这个老人看到离夜这么年轻,当然不会相信离夜是炼药师,还懂关于炼药方面的事情难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踩,在坚固的东西都会碎,别说只是个小小瓷瓶。”他现在只想快点脱身,只要让酒楼里这些人托住这个少年,他就能脱身了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变,扭头注视着老人,嘴角含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炼药师放丹药的瓷瓶都是经过特殊处理,掉到地上不会摔碎,火里不会发热,水里不会进水,就只是被踩了一脚,不会轻易碎裂,最多只是有裂痕,他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?

    不过……离夜看了看众人忿忿不平的表情,讥讽轻笑,他们也聪明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离夜冷冷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嘎?然后?

    老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什么然后,然后怎么样?

    “你说我踩碎瓷瓶,然后呢?”离夜难得有耐心的重复一次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老人脸上划过欣喜,就说这个少年不会是炼药师,看吧,就这样就被吓住了,完全没有什么本事嘛!

    “然后你当然得赔偿我,这么个瓷瓶,应该有十枚丹药,算你便宜一点,一枚十万两黄金,一共一百万两。”能小赚一笔也是不错的,至少能让他最近都不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含笑,迈动脚步,一枚十万两黄,一共一百万两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她坑别人,今天这个人想要坑她,他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离夜伸出手,造化诀在身体中运转,遮掩住闪烁的灵力,一阵微风掀起,吸力吸过他们手上的瓷瓶,几人手上一松,手里的瓷瓶立刻浮在空中,然后缓缓落在桌上,一一排列。

    老人看到这一幕,全身一怔,惊悚看向离夜,他……想做什么!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这么抬举我,一枚丹药才十万两,那我当然要好好谢谢炼药师大人了。”离夜缓缓开口,把“谢谢”两个字家中语气,空其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,不好的预感用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离夜步步走向长桌,众人自居让开一条路让她走过,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这个少年走来,他们迫不及待想要逃走,这是费了很大力气,才忍住逃走的脚步,只是挪动了一下位置。

    离夜走到桌边,把小白放在桌上,修长手指随意打开一瓶丹药。

    微弱的药香传出,离的近的人,闻到那药香,眼中闪烁出光芒,迫切想要得到,什么疑惑,此时全都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!”老人急忙走到离夜面前,一把夺过她手上的瓷瓶,护在胸前。

    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,但他始终不信眼前的少年,会懂丹药,他十几岁的时候,连药材都分不清楚,眼前的人又怎么可能是炼药师!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着急了?不急,既然你的是丹药,不如咱们来试一下,请教一下,这瓶是什么丹药?”离夜拿起桌上放着一瓶紫元丹,故意询道。

    小白趴在一旁,看着桌上瓷瓶,迅速远离,表情十分嫌弃。

    炼药师吞了吞口水,见离夜连丹药都要询问,冷冷一笑,高傲道:“自然是紫元丹。”

    “品级呢?”话刚落,离夜的声音已然响起。

    炼药师再次吞了口口水,迟疑道:“上品。”

    四周顿时一阵哗然,上品,这竟然是上品,品尝他们到九品之内的丹药,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!

    “上品,重伤的人吃一颗上品紫元丹,就能瞬间止住伤口流血,现在这一瓶上品,应该能立刻肉白骨吧?”离夜含笑道,嘴角无害的笑容,透着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一瓶能肉白骨!”

    “给我,给我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!我刚刚捡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你的,谁买到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听到离夜的话,更加迫不及待,刚才的顾虑几乎是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急迫,老人笑了,这个少年竟然帮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这紫元丹只是一品,被说肉白骨了,就是止住伤口流血都不可能,但是他已经说了上品,这些人也相信了,相信了就好,他就能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笑了老人没有发现,离夜眸光中的危险气息,要是看到了,就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得意,会不会以为离夜是在帮他。

    “大家想不想看看,这丹药的药效?”离夜举起紫元丹。

    “想!”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离夜收起瓷瓶,看向炼药师,步步靠近。

    老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看到离夜走过来的步伐,他神情紧绷,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干嘛?我这个人一向尊老爱幼,不过呢,尊老爱幼为次,睚眦必报为首,你说我要干嘛?”离夜摇晃了一下手上瓷瓶。

    老人一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,看了一眼离夜,转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眸光微变,蓝衣少年眨眼消失,然后出现在逃走老人的面前,嘴角含笑,依旧是那般的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老人满头大汗,看着面前的少年,他……不,不可以!

    短剑从袖中划落,离夜反手抓住想剑柄,身体往前面倾斜,寒光闪过,众人只看到一道寒光闪过,耳边就响起震耳欲聋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!”老人捂着脸颊,失声痛喊,满头大汗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所有人傻眼了,这不是让他们看看紫元丹的药效吗?这个少年怎么出手伤人?他还敢伤炼药师!

    冷汗阵阵冒出来,众人一阵惊悚,这件事情和他们无关,炼药师的大人要怪罪,也别怪罪他们,他们只是想知道药性,不知道这个少年会动手伤人。

    可这少年也太有勇气了,炼药师大人都敢伤,对方可是能炼制出上品丹药的炼药师!

    离夜笑的很完美,看到老人手指缝里渗透出来的鲜血,完美的笑容露出嗜血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老人疼的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离夜举起药瓶,无辜眨了眨眼睛,“不是说要试药吗?我总不能划伤自己吧,所以只能辛苦炼药师大人你了,让你亲自解答,大家应该会出更高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教训只是刚刚开始,等会他就会后悔到这个世上走一趟!

    楼上的西陵云也忍不住笑出声,他就说这个少年不平凡,敢这么试药的人,这个世上怕也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早早离开,是看出这个炼药师没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话,老人一阵冷汗,不,这是他的丹药,他知道药性是什么样子的,医不了他的伤,这要是下去,就全部被拆穿了!

    他……不对,老人看着离夜,双眼睁大,瞳孔缩紧,这个少年,他懂,他懂丹药!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,既然是你自己的丹药,试试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会出更高的价格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应和道,只要这丹药好,价格高一点他们也无所谓,也就只是钱的事情而已,没什么!

    他们的声音一声一声击打在心里,老人本来就惨白的脸色,此时惨白的如同白纸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试,这绝对不能试!

    见老人犹豫不决,离夜眼皮垂下,冷声道:“怎么,难道炼药师大人连自己的丹药也不敢试试么?你自己都这么不自信,其他人哪里还敢买你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老人哑口无言,他就是对自己的丹药太自信,才不敢试的啊!

    这丹药吃了也没什么用处,所以不能吃,坚决不能吃!

    “怎么,炼药师,你自己也不敢吃吗?”

    众人此时的目光全部落在老人身上,他自己不敢吃,还敢卖给他们,骗子,这就是个骗子!

    老人阵阵冷汗,看到众人的注视,手指颤抖的接过离夜手上瓷瓶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离夜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“吃下去!”

    “立刻吃!”

    众人呵斥道,他敢不吃,就完了!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老人全身颤抖,衣服早就被汗水寖湿,丝丝凉意渗透心底,他迟疑打开瓷瓶,将整瓶丹药全部吃下去,希望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所有人睁大双眼,看着老人脸上的变化,然而,二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都过去了,手指缝里溢出的鲜血,依旧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众人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,怒瞪着眼前老人,他竟然敢骗他们!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众人眼中怒意,离夜又拿起一瓶紫元丹,“一瓶不够,那不如再吃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老人指着离夜,一阵欲哭无泪,他为什么要招惹上这个少年,太可怕了,这个少年真的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我?炼药师大人,我可欠你一百万两黄金呢,你不吃下去,证明你丹药的药性,我怎么给你钱?”离夜的话语越来越冰冷,最后连一点温度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老人猛地跪在地上,全身瘫软,刚才的仙风道骨,现在变成了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老人,眼中闪过冷意,她松开手,拿着的瓷瓶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响起,老人全身一颤,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层寒意,他只觉得全身冰冷,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“拿着一品的丹药来坑小爷,让小爷给你一百万两,小爷就不问你要一百万两了。”离夜笑看着地上的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一阵欣喜,不问他要么?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兴奋不已的同时,清冷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就两百万两吧。”离夜双手抱臂,高居临下看着跪在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老人猛地抬头,惊悚看着离夜,两百万两黄金!

    想想那个树木,他就恨不得晕死过去,只可惜,努力了好久,也没能昏死。

    他哪里来的两百万两黄金!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什么!两百万两黄金!

    酒楼众人的目光唰得一下,又落在了离夜身上。

    哎呦喂老天,这个少年……两百万两黄金,直接翻了一倍啊!这个炼药师怕是要很惨。

    刚刚他们看到这个少年的身法,他实力本就不凡,今天这个炼药师,就算他们不跟他算账,这个少年也不会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步伐稍稍后退,不敢靠离夜太近,想到刚才自己曾经那么针对过这个少年,他们就一阵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,希望能够没事!

    “公子饶命,我哪里有两百万两,今天的药都没卖出去,半分钱也没有!”老人瘫软坐在地上,他怎么也想不到,今天会踢中这么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这少年到底是谁啊,他可以肯定少年不会炼制丹药,但是他对丹药那么了解……不会是哪个鉴定师的继承人吧!

    “没有两百万两,那你说要怎么办?小爷这个人最记仇了,不可能这么放过你的。”离夜含笑道,他卖假丹药和她无关,他做手脚想要离开,也和她无关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想要离开,把她牵扯进来就算了,还问她要一百万两,她北宫离夜的钱,是那么好赚的?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听到离夜的话,纷纷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少年,明摆告诉人家,爷是不会放过你的,不给钱,你走不了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,看身上的穿着,就知道出生不凡,也难怪这个炼药师会想着坑他一百万两黄金,可惜,偷鸡不成蚀把米,他没坑到别人,反倒是把自己搭进去了!

    “不然……”老人擦了擦额上冷汗,“我过几天给你?”

    只有他离开酒楼,这个少年想要找到他,门都没有,他会立刻离开玄凤国,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!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件事情,能有商量?”过几天,她可没耐心等下去,还有,走出风雨楼他就会跑,她也没那么多精力去追。

    现在就给,过什么几天!

    老人擦了擦冷汗,汗水渗透进伤口里,刺疼传来,他想晕死过去,疼痛感让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不是说你尊老爱幼吗?我这么老了,你难道不能高抬贵手?”老人不死心继续说道,尊老爱幼的人,应该会放过他的吧,应该会放过。

    听到老人无耻的话语,所有人一阵唏嘘,不约而同扔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还有脸提尊老爱幼这四个字,他老人家爱幼到什么地方去了,他面前的少年不过也就十几岁,也没见他爱幼,现在还让人家尊老,什么东西!

    “公子,干脆把他交给城主!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我们误会公子了,还请公子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把他交给城主,我们都会作证,弄死老不死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忿忿道,他们刚才还以为这公子找茬,帮这个老人说话,结果!

    现在把这件事无声无息解决,公子同意,他们都不会同意,想这么走,没门!

    老人抬头看着众人眼中的愤怒,顾不上脸上的疼痛,阵阵后退,可不管他退到什么地方,到处都有人,每个人都是凶神恶煞的看着他,只有他面前的少年是笑着的,可那笑容,比凶神恶煞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西陵云站在窗口,看到底下的一切,喃喃道:“真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有趣的,皇子,这皇子要是能帮我们西陵家族就好了。”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少年,遇到事情不慌不忙,带最后不但让对方吃苦头,还直接坑他一笔大的!

    两百万两,直接翻倍,就是把这个炼药师卖了,怕都没有两百万两那么多吧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西陵云白了一眼面前的人,这样的人不会被任何事束缚住,他也没想过把这个少年招进西陵家族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到西陵云的目光,立刻缩了缩脖子,“属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自己领罚。”西陵云淡淡道,转而又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男人一阵懊恼,刚刚他就不应该多嘴。

    没有人发现,除了西陵云这边的窗口打开,在不远处也有一个敞开的窗口,看到楼下发生的一切,那人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个少年你看着,是不是很有炼药的天分?”身边的随从笑着问道,给他倒了杯酒。

    那人看了一眼随从,笑而不语,炼药的天分,是吗?

    见那人不说话,随从也不敢多言,一心给他倒酒,继续看着楼下。

    “司南,拿两百万两去,把他们两个一起请上来。”他想认真看看,看了这么长时间,他一直没看透那个少年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看透,是他无论怎么看,少年都是资质平平,没有半点出彩,也就是这点,才勾起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司南放下酒壶,微微俯身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戏谑看着跌坐在地上的老人,半点没放过的意思。

    房间内匆匆走出一道身影,穿过人群,走下一楼,大声叫道:“公子,在下愿帮他出两百万两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傻眼了,居然还有人主动出钱的,这非亲非故,竟然帮忙!?

    傻眼的不只是围观的人,就连老人自己都傻了,两百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谁这么眼睛不眨一下,就说帮他出了,天下有这么掉馅饼的事?

    众人目光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看到高举晶石的人,他们立刻让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这下事情越来越有趣了,竟然还有人主动出钱的,这个人是不是想炼药师想疯了,这个人就算是炼药师,也是个不合格的炼药师,带回家族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离夜眉头轻挑,看向来人,司南直径走过,到了离夜面前,双手抱拳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百万两,我家主人说,这个可以给公子,希望二人能上去见一见他。”大人很少会对人这么有兴趣的,看来这个少年的确是不凡。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这个少年!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点点头,他们就说怎么会为这么一个炼药师出钱。

    见他家主子?离夜嘴角勾起冰冷弧度,“你们要出钱,小爷没意见,不过……见你家主人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拒绝了!

    所有人猛地又看回离夜,他不去看看吗?那么有钱的主!

    “公子,不考虑考虑,你可知我家主人是谁?”司南不死心问道,怎么还有人不愿意见他家主人的,这要是换做在玄凤国的京城,所有人都是排队想要见他。

    大人从不理会他们,今天难得对一个少年有兴趣,这个少年竟然会不愿意见他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家主人是谁,小爷说了,不见就不见,不过你们要带走他,两百万两黄金。”离夜面不改色道,见他们家主人,有必要么,她觉得还是不见的好。

    他们给钱就算了,给钱还让她去见人,大不了这两百万她不要,一剑杀了这个炼药师还快点。

    本来想低调离开这里的,她只想看看炼药师的比试,其它什么都不想做,怎么就这么难?

    众人听到离夜霸道的声音,纷纷被自己口水呛到,这少年也太霸气了,可就是总给他们一种土匪的感觉。

    咳嗽的声音不停响起,众人又拼命忍住,谁知道这个人的主人是谁,眼睛不眨就拿出两百万两的人,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,说不定是什么大人物!

    最近风南城出现什么大人物都不奇怪,连齐暮大人都来了,玄凤国那些高手,还不趁着这个机会,到城主府去拜见齐暮大人,希望齐暮大人能给他们一些丹药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也想去的,只可惜,别说城主府了,就是城主府的大门,他们都靠近不了。

    就在情况僵持不下的时候,楼上传来宏亮的声音,极具威严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见我?”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