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觉才是王道!
    黄金猎豹飞速从林间穿梭而过,速度如风,背上的人却不受半点颠簸。

    小白呜呜趴在黄金猎豹身上,慵懒翻身,四肢朝天,圆碌碌的大眼珠子此时笑成了月牙形,白绒绒的毛发风中凌乱,也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离夜眯起眼睛,眼前一片平原,草嫩肥硕,偶尔几只小兔跑过,空中雄鹰,展翅翱翔,睥睨大地,遥望平原,在远远的尽头,终于看到了砖瓦起伏的小镇!

    距离太远,也只能看见一片黑影,离夜跳下黄金猎豹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走下去,慵懒躺在黄金猎豹身上的小白立刻爬起来,摇着尾巴,讨好的凑近离夜,要不知道它是玄兽,肯定会以为它就是狗!

    离夜忍住扶额的冲动,伸手抱过小白,好好的玄兽,她就不明白了,怎么总喜欢卖萌!?

    黄金猎豹睁大双眼,诧异地看着离夜,现在就是说,它可以离开了?

    离夜从袖子里拿一个拇指大的小瓷瓶,递到黄金猎豹面前,不在意道:“当了三天坐骑,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黄金猎豹怔了怔,这是什么?它扭头凑到瓷瓶面前嗅了嗅,微弱的药香从里面传来,它眸光闪过惊讶。

    丹药!这个人类个它丹药!

    不论是玄兽还是人类,丹药对他们都有同样的作用,能够帮助他们修炼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离夜挑眉道。

    黄金猎豹立刻摇摇头,叼过离夜手上的瓷瓶,差点没热泪盈眶,这真的是个好人啊,前两天它还后悔来着,现在什么后悔,统统见鬼去吧,让它多跑两天,它也没意见!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离夜拍了拍黄金猎豹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只想低调去那个小镇,骑着玄兽去,那还能低调么,尽管这黄金猎豹帆是不错的坐骑,不过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黄金猎豹蹭了蹭离夜,庞大的身体趴在离夜面前,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它这是赖上她了?

    红莲看到黄金猎豹不肯走,立刻从离夜身体里飞出来,扎呼呼飞到黄金猎豹面前。

    “靠,你再不走,信不信我现在把你烧成渣!”离夜给它丹药它就不走了,太可耻!太不要脸!

    黄金猎豹看到突然凑到面前的红莲,猛地站起来,神色大变,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异火!这个少年竟然拥有异火!

    高级玄兽,异火红莲!他到底是什么人!?

    看到黄金猎豹还是不愿离开,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,“你要是不走,红莲可能真的会把你烧成渣。”

    给它的丹药,是看在它为她省了不少时间,但是它要是为了丹药赖着不走……

    危险气息笼罩身上,黄金猎豹全身一颤,看着离夜,咬紧口中的瓷瓶,撒腿就跑,就担心走慢点,会被烧成渣。

    丹药尽管可贵,可这个人类很危险,跟着高级玄兽,拥有异火红莲的人,会简单?

    黄金猎豹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,离夜这才收回目光,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小镇。

    红莲哼哼了两声,转身飞到离夜面前,“离夜,我应该烧了那黄金猎豹的尾巴,给它一个教训!”

    居然敢赖着离夜不肯走了,问过它同意了吗?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看到它忿忿不平的模样,嘴角一抽,决定无视。

    它要是会动手,刚才已经动手了,嗯,只是说说而已,别当真,当真就输了!

    离夜低头看了看身上,决定先找个地方换衣服,然后再出发去小镇。

    宽广无垠的平原,身穿淡蓝色衣袍的少年,五官平常,模样更是认在人群中,就会被人海淹没的那种。

    衣袂简单,领口和袖口上绣着白色的暗纹花样,腰间玉带,垂吊着一枚小小的玉珠,玉珠透明小巧,简单平常,看不出半点不凡,高高马尾束发,青丝如墨,垂直过腰,眉宇间透着自信,璀璨的眸光玩若一把出鞘的宝剑,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,一看就能知道这个长相平凡的少年出生不凡,这也许是他身上,唯一的亮眼之处。

    怀中的白色小狗,仰头时不时看看少年平坦的胸部,然后失望低头,稍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地震震,打破了平原上的平静,蓝衣少年停下步伐,看着远处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们这还没到小镇呢。”怎么这么快就有人来了,而且听动静这么大,应该人数还不少,这一眼看去,刚刚也没看到谁从小镇里出来了啊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她哪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他们刚刚到这里,就算有事,和扯不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白靴挪动,离夜继续往前走去,玄凤国他们刚刚才来,人生地不熟的,这么大动静,总不可能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刚走不出一米,不远处高大身影奔腾而来,全身带刺,尖尖的头颅注视着前方,一路狂奔,速度丝毫没有受笨重的身体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穿山甲兽真是不错!”猖狂的大笑从玄兽背上传来,嚣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穿山甲兽?离夜睨视了一眼狂跑而来的玄兽,淡然收回目光,能契约到穿山甲兽,付出的代价应该也不小,穿山甲兽身上尖尖的外壳,是连山都能撞开的,要抓到它,把它驯服,应该要死不少人,不过,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离夜往前走去,穿山甲兽还在很远的地方,到不了她这里。

    “穿山甲兽有千寂厉害吗?”红莲疑惑问道,千寂属于龙族一脉,穿山甲兽只是普通的玄兽,就把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一点。

    契约空间的千寂听到红莲的话,冷冷一眼扫过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穿山甲兽怎可以和它比拟,它是高傲的龙族!

    见离夜没有回答,红莲又听不到千寂的冷哼,它不甘寂寞在再次问道:“离夜,千寂没有任何表示吗?”

    好歹它也问了,就不能回答它一句?

    “嗤之以鼻。”红唇轻启,吐出简单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笑意,那穿山甲兽等级也不算高,红莲问这个问题,这不是让千寂怼它。

    红莲一阵无语,过了好久才应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它早该想到千寂会是这种态度了,某龙从进入契约空间以后,就没出来过,它有什么好得瑟的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巨大的震动从地下传上来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扭头往穿山甲兽奔跑的方向,刚才还离她远远的穿山甲兽,此时往她这边狂奔而来,高大的身体足足有一丈之高,站在它背上的人影也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楚,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坐在穿山甲兽上,居高临下俯瞰着四周,轻狂至极!

    离夜眯起双眼,注视着跑来的穿山甲兽,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二十米,十九,十八,十七……穿山甲兽的速度丝毫没减弱,直冲离夜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终于看到一个人了,这样的话,就拿你试试我契约兽的厉害!”男人威风凛凛站在穿山甲兽的背上,伸手指着距离不到十米的离夜。

    “穿山甲兽,杀了他!”

    穿山甲兽听到这道命令,速度更快,全身爆发出力量,冲向离夜。

    杀了他!

    简单的三个字传入离夜耳中,黑亮眸光中瞬间闪过杀意,看着直冲而来的玄兽,蓝色身影稍稍侧步,怪异的步伐如同凌波微步,身影快速闪动,只看到几道残影飞闪而过!

    平凡的容貌,此时一片冰霜,瞬间躲过穿山甲兽的攻击。

    穿山甲兽看到近在眼前的人突然消失,急忙停下步伐,扭头往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背上的男人看了看四周,感觉到头上的波动,立刻往头顶看去,凌空站立的少年此时站在他头顶,他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穿山甲兽,他在上面!”男人咬牙切齿道,今天他一定要试试穿山甲兽的威力,他花费那么多心血,死了那么多灵师,他总不能契约到一头没用的玄兽。

    穿山甲兽听到男人的声音,仰天一吼,抬头往空中看去,看到空中的离夜,它扬尾巴,往空中横扫而过!

    离夜眯起双眼,看着穿山甲兽背上的男人,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小爷?”看到飞来的长尾,她稍稍转身,稳稳落在穿山甲兽的头上,双手负在身后,俯瞰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好好的走个路罢了,就要喊打喊杀,能契约穿山甲兽,很了不起?

    穿山甲兽感觉到头上站着人,使劲摇晃着脑袋,想要把头上的人摇晃下去,可不管它怎么动,站在它头上的人,始终分文不动,不受半点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成为我穿山甲兽的食物,你是荣幸!”他的穿山甲兽,从契约到现在,吃的第一个人就是眼前的少年,这不是荣幸是什么!

    男人到现在还不是死活嚣张狂妄,不把离夜放在眼里,殊不知,他的死期将近,他惹的,绝对是一尊死神!

    她的荣幸?唇角冰凉,眸光寒霜,死亡的杀气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蓝色长剑凌空闪过,白皙修长手指紧紧握住剑柄,只见离夜随手挥过,绿褐色灵力飞速闪逝,落在穿山甲兽的尾巴处,它的一分为二!

    “吼!”穿山甲兽一声痛苦嘶吼,声音冲破云霄,四处空气都仿佛被这一声吼叫,引起了微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,潺潺鲜血流出,坚不可摧的甲壳,轻易就被斩断,就跟切豆腐似的。

    站在穿山甲兽背上的男人,兴奋的神情,顿时大变,脸色苍白,双眸睁大注视着离夜,脚步不自觉往后面退去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以为就是个普通的少年而已,怎么会这么厉害!好可怕!

    穿山甲兽断了尾巴,疼痛感让它窒息,想要再动,尾巴处立刻传来痛苦,痛楚牵动全身。

    这小祖宗也太狠了,直接砍了它的尾巴!

    到底跟了个什么样的契约者,居然这么没用,让人轻易就伤了它,早知如此,刚刚便是死,它也不要和这个人类契约!

    “怕了?”离夜露出无害的笑容,慢慢走下穿山甲兽的后背,手中吾邪寒光闪动,杀意浓浓。

    对于想要杀离夜的人,它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把他斩杀剑下!

    男人吞了吞口水,压下心里的畏惧恐慌,强装镇定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怕的,告诉你,我可是风南城陆镇镇长的儿子,等会我护卫就来了,你敢动我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不过就是个无名的少年,他有什么好狂妄的,自己是镇长的儿子,镇长的儿子!

    玫瑰红唇弧度越来越深,邪魅声音透着杀气,“镇长的儿子,小爷还没杀过镇长的儿子,今天把你杀了,小爷倒要看看,你爹怎么不放过小爷。”

    什么!?

    男人脸上顿时血色全无,全身颤抖,不知道哪里来的寒意,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堕入了千年冰川!

    “等等,你要是不杀我,我让我爹给你很多很多的钱!”他刚刚才契约了玄兽,搭上了那么多人的性命,不想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离夜停下步伐,挑挑眉头,“很多很多的钱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很多很多的钱。”见离夜停下动作,男人像是看到了希望,就说没有人能抵挡住诱惑,现在先稳住这个少年,等会把到了陆镇,便是他的死期!

    离夜随手一甩,手上长剑瞬间消失,男人顿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然而当冰冷的声音响起,在男人耳中,就跟死神的召唤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焚灭!”

    焚灭!焚灭!

    消失在离夜手上的吾邪,乍然再次出现,杀气笼罩而下,轰然而下,笼罩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穿山甲兽想逃,但是它知道,这个人类死了,它也活不了,他们之间的是本命契约,生死相同,不可改变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,巨大的震动响起四周,男人转身逃走,却逃不过吾邪的追杀!

    长剑穿透身体,不沾一滴鲜血,蓝色剑气宛若天边最耀眼的流星!

    离夜冷冷睨视了一眼倒下的人和玄兽,举起手,长剑落在她手上,她手腕微微转动,吾邪瞬间消失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蓝衣少年欣然离去,不染一丝尘埃,浓浓杀气久久不能散去,宛若死神走过平原。

    被单手抱在怀中的小白,看到这一幕,只是慵懒打了哈欠,伸了伸四肢,找了个舒适的位置,继续趴在离夜手臂上。

    在离夜面前嚣张猖狂,果然是活腻歪了,比起轻狂的嚣张,谁能嚣张过离夜,这个人敢在离夜面前如此,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,不过有的时候,光有勇气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离夜离开后不久,几道狼狈的身影匆匆闪过,看到血泊中的男人,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色,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镇长的儿子死了!没死在契约穿山甲兽的时候,契约了穿山甲兽以后,还死了!

    这里几乎没有打斗的痕迹,一招致命!如此凌厉的手法,这个人是谁!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街道,平常无奇的少年慢慢走过,小镇不算很繁华,也算不上贫穷,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离夜。”红莲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离夜轻嗯一声,它又要怎么了?

    红莲叹了口气,慢慢说道:“离夜,上次在玄机城吃的火能源太多了,我最近要好好消化消化,可能不能陪你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它也不想这样的,可惜它一直消化不了,只能跟离夜闭关那样,专心融合。

    “大概几天?”离夜蹙了蹙眉头,它也要“闭关”?

    红莲顿时热泪盈眶,它就知道离夜舍不得它的,抹了一把辛酸泪,不舍道:“可能三天,可能五天,最多不超过五天,我会尽量三天的!”

    五天?离夜点点头,不算太长,最近应该不用炼丹药。

    热泪盈眶的红莲,要是知道真相是这样,会不会直接变成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然后就再也没有听到红莲的声音,离夜见没有声音了,也知道红莲是去“闭关”了,这次“闭关”的原因,因为贪吃,吃太多了!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小白抬起头,呜呜叫了两声,仿佛在说,红莲不在,还有它!

    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摸了摸小白的头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要求小白别的,只要他能少摸两个人的胸,就谢谢它了,这才刚刚走到有人的地方,它立刻蠢蠢欲动,圆碌碌的大眼睛,色眯眯的盯着人家的胸看。

    这么掉节操的玄兽除了这只,天下不会再有第二只!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们听说了没有,镇长的儿子被人杀了,也不知道谁做了这么大的好事,我谢谢他!”

    “他儿子死了就死了,倒是你们听说了没有,风南城城里,最近要举行一场比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炼药么?那不是皇家举办的吗?听说得到魁首的人,还有不错的奖励,就不知道是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的,老子不是炼药师,要是炼药师,就算没有奖励,也要去参加!”

    “参加什么参加,结果不早就定了,玄凤国除了齐暮大人,还有谁能得到魁首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凤国有齐暮在,还有谁能得到魁首,他是玄凤国第一的炼药师,甚至已经炼制出圣品丹药!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参加的人还是有很多,不求得到魁首,只希望被贵族看中,未来的日子也是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,殷红嘴角勾起弧线,玄凤国举办的炼药师比试,听起来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离夜低头看了看小白,思索了一会,才轻嗯了一声,“去风南城看看。”

    要不要去参加,她暂时没想过,只是……去看看玄凤国的炼药师也不错,也能大概知道玄机国到底有几个炼药师,毕竟炼药师这行职业的人,真的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问问风南城在哪个方向。”离夜汗颜道,玄凤国不比天龙国,她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,对玄凤国的了解也不是很多,风南城她都没听说过,更何况是风南城的方向了。

    离夜停下脚步,看了看四周,正在想着去哪里打听,身后就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穿着整齐的人马匆匆走来,手拿着兵器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把今天进城的人全部抓起来!”为首的人一声号令,走在他身后的人立刻往四周散开,各处巡查。

    平静的小镇内顿时鸡飞狗跳,人仰马翻,路上的行人匆匆逃窜,就担心自己被牵涉其中。

    离夜眼皮垂下,看了看周围,这么大的动静,看来是某镇长来了,速度还挺快。

    平淡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吵杂,步伐依旧,不曾有半点慌乱,像是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护卫首领站在原地,如猎鹰一样的目光扫视周围,看到慌乱的动静,他冷冷一笑,仿佛很得意自己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,动静越大,他脸上的笑容越深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看到慌乱人群中,蓝衣少年淡然无常,得意兴奋的表情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看到他来了,竟然还敢这么冷静!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出现在陆镇,有什么目的?”首领怒瞪着离夜呵斥道,极其不满他的冷静和淡定。

    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呵斥,离夜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,稍稍抬头,眸光注视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气势慑人心魄,眸光冷漠,怀中小白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护卫首领先是一愣,随即回神,拉起衣袖,不满的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嘿,小子,你知不知道大爷是什么人,信不信现在大爷就把你抓起来,让你变成是杀人凶手!”小样,跟他斗,他是这堂堂陆镇的护卫首领,谁看到他不是礼让三分,这小子敢这么跟他说话!

    离夜脚后跟落地,她看了一眼护卫首领,红唇轻启,“你的身份小爷不想知道,你想说,小爷未必想听!”

    他的身份,皇帝身边的护卫长她都揍了,他……身份再高,也不过是区区陆镇这个小镇子的护卫首领而已,身份能高贵到哪里去?

    小白稍稍叹息,身份,连你们家少主子都被宰了,还敢提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!好小子!来人!”护卫首领大手一挥,脸色阴沉看着离夜,好啊,很好,他倒要看看这小子能倔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不想知道他的身份,黄毛小子当自己是谁,看上去也没什么了不得的!

    “扫荡”四周的护卫,听到护卫首领的命令,急忙停下手中动作,往他那边聚拢而去。

    瞬间,上百个护卫把离夜和护卫首领团团围住,不留半点缝隙。

    街上逃窜的人,看到护卫突然改变了方向,尽管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想想等会他们再次行动,自己就会遭殃,立刻快速逃窜。

    陆镇只要镇长的护卫队一出动,就会是现在这种情况,他们还是赶紧走,要是晚走一步,被抓走了就出不来了!

    离夜拍了拍小白,小白自觉跳下离夜怀中,靠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自觉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现在知不知道老子是什么身份,不过已经晚了,把他抓起来,就说是杀害公子的人。”护卫首领大手一挥,阴冷笑道,没有人可以在他手上逃过!

    不过就是个少年,看自己整不死他,希望他到时候还能如此顽强!

    离夜眼皮垂下,遮住眼中情绪,危险的气息却肆意涌动着。

    小白忍不住捂脸,这个人类,答对了,离夜就是杀他们公子的人,不过……他想抓离夜,只是为了报私仇,没有半点证据,下场会很惨。

    离夜从来就不是那种善茬,杀了谁,她完全会大方承认,可为了一些不知名的原因,找她的茬,那后果就会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貌似还不知道这点,不过等他知道这点,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想抓小爷?”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一道旋风闪过,她箭步走到护卫首领面前。

    护卫首领听到冰冷的一句话,正要回答,明明站在十步之外的少年,眨眼出现在他面前,他目光惊悚呆滞注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过来的,他怎么什么都没看到?!

    离夜双手抓过护卫首领的手臂,一个过肩摔,高大的汉子轻易就被撂倒在地。

    护卫首领看到手臂被抓住,还想着还手,结果眼前一花,闷疼从后背蔓延开来,整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,他急忙想要起身,白色软靴一脚踩在他胸口,只要稍稍用力,现自己随时就会没命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饶命啊!”护卫首领脸色大变,急忙求饶。

    把他们团团围住的护卫,目瞪口呆看着一系列事情的发生,就是连半点反应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太厉害了,他们首领也是初级先天天阶了,一招就被人撂倒了,想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饶命?”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俯身看着地上躺着的人,红唇轻启,“小爷可以不杀你,也可以告诉你,你们家公子,就是小爷杀的,小爷等着你们来报仇!”

    说完,离夜收起脚,昂首挺胸注视着前方,围在四周的人神情已经,立刻散开,阵阵狂汗。

    他们突然有点不相信公子是这个少年杀的了,谁杀了人还会承认,应该逃的远远的,最好不要让他们发现知道他。

    所以,让他们相信那是不可能的,他们就是不相信眼前的人杀人了,谁杀人会有这样的表情,如此的理直气壮,还坦坦荡荡告诉他们!

    小白见离夜要离开,急忙跳到离夜怀中,看到众护卫不相信的表情,圆碌碌的眸子闪过一丝讥笑。

    离夜都已经大方告诉他们了,是他们自己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蓝衣少年越过人群,阔不离开,没有一个护卫敢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笑话,他们首领,先天天阶,就被他一下就放倒了,他们还没有到先天天阶,就连天阶都少的可怜,谁敢去动这么霸道轻狂的少年,绝对活腻歪了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护卫首领,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,咬了咬牙,承认,很好,这是他自己承认的!

    “回府!”一声呵斥,所有人顿时回神。

    “是!”护卫急忙应道,然后小跑往镇长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镇长家,护卫首领就迫不及待去见镇长了,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镇长!

    走进议事厅,两鬓斑白,老泪纵横的中年男人一脸哀伤。

    “镇长,已经找到杀公子的凶手了!”护卫首领迫切道,他一定不会放过那少年!

    镇长猛地站起来,走到护卫首领面前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狰狞问道:“人呢?把他带上来!”

    杀了他唯一的儿子,那可是他的命根子!

    护卫首领顿了顿,嚣张气焰变弱了不少,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!你带去那么多人,让人给跑了!?”镇长怒吼道,杀他儿子的凶手就这么跑了,他找谁报仇去!

    “属下一定会找到他的!”而且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镇长眯起眼睛,看着护卫首领,深吸一口气,“怎么知道他是凶手的?”

    这么快就回来告诉他找到凶手,当他三岁小孩子,三两下就被他们会有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自己亲口说的,说他就是杀公子的凶手!”护卫首领理直气壮道,他自己都承认了,这还能有假,人肯定就是他杀的。

    镇长脸上的怒火蹭蹭蹭燃烧起来,他狠狠一脚踹在护卫首领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是不是笨蛋,他说自己是凶手,他就是凶手吗?你杀了人你自己会大大方方承认!”看他就是公报私仇,也不知道又招惹了谁,当他是死的!

    护卫首领脸色大变,呆呆看着镇长,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,谁杀了人会大方承认!

    “滚!立刻给老子去找!”镇长怒吼道,整个镇长府都要被掀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护卫首领急忙走出去。

    一脸的欲哭无泪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,该死的,谁会那么傻承认自己杀了人,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少年问清楚。

    离夜问到风南城的方向,直接就离开的陆镇,镇长府发生的事情,她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抱着小白,她也不着急,慢慢往前走,目标,风南城!

    走了几天之后,离夜终于看到了风南城三个大字高高挂在城门上,最近出入的人有点多,可能炼药师比试的缘故,很多人都想凑凑热闹。

    陆镇只是风南城管辖内的一个小镇子,可以说是玄凤国最边上的镇子之一,所以天高皇帝远,他们的行为一直是横行霸道,反正也没人知道,没人能管。

    走进城中,就看到所有人立刻放一个方向跑去,嘴里还不停交谈。

    “风雨楼听说来了一个炼药师,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炼药师怎么了,最近玄凤国的炼药师,大部分都到了,听说齐暮大人都住进城主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你知道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才去看看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急忙跑去,炼药师公然出现,还在风雨楼,肯定会引来不少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一来他们说不定可以认识这位炼药师,二来运气不错的,得到一颗丹药什么的,也是好的!

    炼药师一向富有,而且能炼制丹药,丹药什么的,在他们眼里可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,可是这些不会炼制丹药的人眼中,这绝对是最期待的。

    一颗丹药,能改变太多人的命运,若是哪个家族出现一个炼药师,这个家族就能够迅速崛起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众人跑去的方向,怀中的小白不停扒她的手,想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感觉到怀中的震动,离夜低头看着怀中小白,它那饥渴的模样,完全是已经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离夜把小白举到面前,白了它一眼,“你每天都在吃丹药,还想去凑热闹?”

    圆碌碌眼睛闪烁出渴望的光芒,小白立刻点点头,它当然想去,谁会嫌丹药多,而且它只是想看看,离夜以外的人炼制的丹药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想去,那就去看看。”离夜叹了口气,反正也没什么事,就去看看那个炼药师,这本来就是她来风南城的目的。

    天龙国怎么就不办这种炼药师的比试,夙皇难不成还怕人知道天龙国到底有几个炼药师,还是说,天龙国根本没有炼药师?

    其中缘由是什么,离夜也没多想,这种事情,和她也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跟着众人的脚步走去,人山人海,大部分人都聚集在风雨楼,围的是里三层,外三层,水泄不通了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最外面,抬头看了看拥挤的风雨楼,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风雨楼外,离夜抬头看着四周,脚步绕着风雨楼走,终于,她在看到了一扇打开的窗户,脚尖轻点,她直接飞身跳进窗户,稳稳落下。

    拔剑的声音在传来,寒光闪过,离夜眸光一变,迅速转身,袖中短剑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呵斥道声音响起,拿剑攻击离夜的,是一个严肃凌然的中年男人,他也是说话之人。

    离夜淡然扫视了房间一眼,除了中年男人,在房间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她还认识,他就是精卫国的人,当时精卫国的两个人长得很像,她也不知道这个是皇子,还是少主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精卫国来说,皇子和少主,其实没什么差别,精卫国的皇权和家族,其实就是一家人,也就是西陵一姓的人!

    这是四国里,唯一一国,皇权和家族就是一家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路过,想看看到风雨楼的炼药师。”冷静的语气平常淡定,没有半点波动。

    风雨楼的炼药师?他也是来看炼药师的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男人站起来,露出温柔的笑容,“真是有意思,不走寻常路。”

    听说风雨楼有炼药师在,早就已经围得水泄不通,他还能想到这个办法,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离夜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男人神情微变,随即哈哈大笑,真的有意思,还真是半点都不谦虚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收起你们的剑,让我走了吗?”离夜看向拿剑抵在她面前的中年男人,说清楚了,她就会离开,不会对他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向身边的人,脸上露出一抹迟疑。

    “放开这位公子。”如此有趣的人,倒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离夜也收起短剑,看了一眼那个男人,淡淡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转身离开,眉头微微挑动,西陵家族的人也来了,看来他们是出了天龙国,就直接到玄凤国来了。

    四国的人经常行走于四国之间,也没什么可奇怪的,反正四国也没限制什么,说不准别的国家的人到自己国家,就连边界都没有驻守兵马,因为他们不会打起来,至少日月殿没有毁灭之前,他们都能平安相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如就在这房间里面看吧,你也清静。”男人提议道,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抱了抱拳,“西陵家族,西陵云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是西陵云,西陵家的皇子,最近皇子都这么活跃?

    西陵家族有个规定,长子次子,天赋高的就是少主,天赋差的就是未来皇位的继承人,兄弟共同管理精卫国。

    西陵云是皇子,那就是两子中天赋较差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我叫宫夜。”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西陵云温和一笑,眸光闪过精明,“宫夜,北宫离夜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吼吼,上一章文文有大修,不明所以的亲,回到上一章去看看吧!么么哒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