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真的不懂阵!?
    走过刚才的大门,离夜细细打量着周围,将四周的环境印入脑中。|

    这是她的习惯,到了陌生的地方,了解周围的一切,这是必然,万事皆会发生,给自己寻找一条退路,才是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在男人的带领下,他熟练的走着每一个地方,就像是回到自己家那样,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狐疑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他对古氏一族越来越熟悉,每个地方几乎都不用考虑,就能找到正确的方向,要是曾经没有走过,怎么会这么了解古氏一族古宅的布置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声音,男人缓缓转身,深沉眸光紧盯着她,俊朗五官,棱角分明,古铜色的皮肤,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原地,直视着男人的目光,他带她进入古氏一族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进来?”低沉的声音传出,男人目不转睛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她是想进来,眼前的人也的确带她进来了,但是在进来之前,她也问过他有什么目的,这个问题他到现在还没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想进来,也进来了,不然我们现在就分道扬镳,各走各的。”离夜淡然扬起眉头,露出一抹淡笑,唇瓣勾起弧线,眸中闪烁出点点光芒。

    这样她也不用想他有什么目的,也能在古氏一族好好探究一番,反正她也没打算光明正大在古氏一族行走。

    能知道古氏一族有什么,能让日月殿舞宗亲自来就行了,四宗出现在一个地方,目的都不单纯。

    当初药宗出现在断魂山脉,是为了完整的亢龙之骸,剑宗出现在蓝家,是为了去羽化之穴,至于琴宗……当时每个人心里都以为北宫家会输给邵家,琴宗到帝都,只是日月殿殿主派去警示邵延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舞宗,总之都不单纯,既然不单纯,她来看看也不为过,反正这大陆上一丁点事情,就能牵动全身,日月殿都这么重视了,她这个北宫家的家主,凑凑热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男人盯着离夜,听着她的话,并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离夜全身警备,眼前的人是宗师,一旦动手,必定要拼尽全部实力,才有可能脱身。

    “孤鹰。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人终于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嘎?孤鹰?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。”话落,男人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各走各的,不是问他的名字叫什么好不好。

    孤鹰?修长手指摩擦着白皙的下巴,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脑中一个激灵,离夜双眸微变,注视着走在前面的男人,露出完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风启大陆,有钱才办事的那个孤影啊。”人不可貌相,眼前的人就是孤鹰。

    风启大陆相传,要孤鹰做事可以,一个字,钱,你只要付得起他提出的价格,哪怕天大的事情他都可以完成,而且相传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道拿钱办事的人,她想到了前世的一种职业——雇佣兵!

    雇佣兵就像孤鹰一样,拿钱办事,以钱为目的做事情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身份,离夜也不奇怪孤鹰对古氏一族为什么这么了解,但是在门口两关,有那么生疏。

    肯定是雇他来的人,想用前面两关考验他的实力,才会故意不告诉他前面古氏一族门口还有一个阵,还有一群人挡路。

    前进的步伐突然停下来,高大的身影慢慢转身,如深沉的眸光微变,宛若猎鹰一般。

    “走还是不走。”孤鹰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不似看上去那么平凡,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,无害轻笑道:“小爷可没有钱请你。”

    要孤鹰做事,必须要钱,等会别她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以后,他问自己要钱,比起他,自己就是个大穷人!

    她可是听说这孤鹰,接下一个任务,最少都是十万两黄金,多的更别说了,眼前的人绝对是个土豪。

    钱她是真没有,到时候他要问她要钱,她可拿不出来十万两黄金,就算能拿出来,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孤鹰皱了皱眉头,神情稍稍有了一点变化,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收你的钱?”

    难道他一直看错了不成,眼前的少年,只是个普通少年,没有什么奇怪之处,也只是普通的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不收钱,那走吧。”离夜点点头,终于又往前走。

    纨绔不化的神情出现在脸上,带着点点庆幸,此时的离夜,让人看不清楚的真正的她是什么样子的,不知道的,还真会以为,她只是个普通的少年,还是没钱的那种。

    孤鹰看着离夜走在前面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他可不会相信,在他孤鹰面前镇定自若,跟他讨价还价的人会简单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走去,在知道孤鹰的身份,离夜心里的疑惑也就全部解开。

    孤鹰要真的像雇佣兵那样,那他必定会守承诺,她还有什么可顾虑的,只要小心古氏一族的人别突然冲出来对他们出手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一路走来,他们都没遇到什么人,离夜也确定,雇佣孤鹰的人,肯定是古氏一族的人。

    “孤鹰,你做雇佣兵这一行多长时间了?”离夜眼中闪过狡黠,笑盈盈看着孤鹰,脸上的笑容活像是只狐狸。

    待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微微一颤,决定沉默。

    孤鹰不解看着离夜,“何为雇佣兵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离夜眨了眨眼睛,貌似这世界好像是没雇佣兵这一类说法,也没有这行职业,风启大陆做这一行的人,只有孤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这种职业,就叫雇佣兵。”离夜收回目光,他这样拿钱做事,就是雇佣兵。

    孤鹰沉默,没有回答离夜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这个男人……是说他冰冷,还是该说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。

    算了,问了也是白问,这种事情人家未必会说。

    一路上缓缓穿过,四周景色越来越贴近现实,厚重的气氛逐渐消失,四周开始变得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楼台水榭,小桥流水,别致庭院,三步一阁,五步一楼,离夜发现古氏一族和北宫家一比,可以说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景色幽美,别样精致,比北宫家安静,却少了一份朝气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个安静的长廊,两人停了下来,孤鹰转身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我,办了事情,我陪你去。”深沉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情绪,这却像是他说过最长的话。

    离夜笑盈盈道:“不用太麻烦,小爷可以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尽管她像把眼前的人带回北宫家,成为北宫家的一股助力,但是,这种条件让一个只为前做事情的人来说,太难,在还没想好把这件事怎么弄好之前,她不打算让孤鹰知道她太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!”孤鹰冷冷扔出三个字,然后转身右手边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孤鹰的背影,他麻不麻烦,自己就不知道了,不过她北宫离夜,不是别人说一句,她就要听的。

    注视着孤鹰的背影,离夜还在想着怎么脱身,走动的身影突然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。”淡然的声音传出,孤鹰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离夜傻眼了,什么忘了?

    她刚刚没说过什么,他忘了什么?

    红莲轻咳一声,适当地开口道:“离夜,他是不是在回答你刚才问他做雇佣兵多长时间的问题?”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是已经被翻过去了吗?这反射弧会不会太长了一点。

    孤鹰身影已经走远了,摇了摇头,离夜收起心思,目光扫视着周围。

    她刚刚走了大概两刻钟,才走到这个地方,一路上经过了很多个庭院,但四周却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,这会不会太奇怪了一点,古氏一族怎么会没有人。

    离夜陷入沉思,目光深邃看着四周,保持着笑意满目的双眼,此时光芒闪烁,宛若一把出鞘的宝剑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呵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离夜立刻收起眸光,嘴角勾起淡笑,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全身劲装的少女走来,俏皮轻巧,眉宇间带着狡黠深沉的笑意,算不上什么大美人,还算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如亿万星辰凝聚的眸光注视着走来的少女,离夜不动声色打量着,看到她眉宇间的狡黠,璀璨的眸光收起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等人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本来是想走的,结果她出现了。

    少女轻哼一声,不屑道:“等人?本小姐看你不是等人,是不是偷跑进我古氏一族的!”

    他们古氏一族这么大,有一两个人偷跑进来想看看,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这个人就长这样子,还想在他们古氏一族行走,实力肯定也不怎样,不然哪能让她发现。

    离夜摊开双手,她要这么以为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不回答就是默认了!”见离夜不出声,少女立刻肯定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皮笑肉不笑问道:“默认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默认,不回答就是默认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默认了……”少女眼皮垂下,遮掩住眼中的阴霾,嘴角露出狡黠的弧度,“不然你跟着我走,本小姐告诉你,你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正好她找不到理由去见族长,就拿这个人去见族长的理由,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,还敢闯进她古氏一族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转,看着眼前人嘴角的弧度,眼中的阴霾,眸中的冷意更深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,可惜,一眼把她看穿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离夜嘴角弧度越发冷霜,要是眼前的少女抬头看看,她就不会认为眼前的少年简单,更不敢去招惹!

    只可惜,离夜眼中的冰霜她看不到,离夜也不会让她看到,若没事还好,若有事,她便要为此付出代价!

    少女兴奋抬头,伸手想去拉过离夜,却被她不留痕迹绕开了。

    见没拉到离夜的手,少女脸上笑容微微一僵,她轻咳一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私闯古氏一族还敢这么镇定自若,现在是可以,就看他等会见到族长以后,还能不能这么冷静。

    两人走过长廊,缓缓往前走去,离夜缓步而走,还不忘感受着四周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异常的平静,也只是在前面,现在越走,越能感觉到生气,也就说明这里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四周还有暗卫,不只是一个,十个,是有很多。

    能将气息隐藏的如此完美,这些人的确还是不常见,不过……

    殷红唇瓣勾起,这些还不足够能瞒过她。

    隐身身法,他们再完美,她还是能感觉到,甚至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少女一扭头就看到离夜嘴角的笑容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那一缕轻笑,她的心会不自觉紧张,总觉得危险时时刻刻笼罩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是这个少年给她的,真是笑话,肯定是她想多了,他只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看错了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看来跟着这个人走是对的,至少终于能感觉到古氏一族有人存在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,就能打听到她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是吗?看错了?

    少女狐疑看了一眼离夜,见她脸上没有什么变化,她心里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走,现在,你逃不掉!”少女冷声一哼,大步往前走去,现在他就算想走,也走不了,这到处都是古氏一族的暗卫!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只是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少女见离夜没有再说话,尽管觉得奇怪,也不再说什么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哼,他想都别想逃走!

    高高的烽火台上,一簇火焰袅袅燃烧,站在火焰一旁的人,身穿宽大灰色衣袍,脸上带着鬼脸面具,面具狰狞可怕,仿佛地狱恶神鬼刹。

    孤鹰站在灰衣人身边,还是那张不变的表情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台上,俯瞰着下面黄土空地,空地上,明明四周无风,却掀起层层波澜,掀起黄沙。

    刚才挡在门口的黑衣人,站在两人对面,看到灰衣人身边的孤鹰,擦了擦额上冷汗,阵阵惊悚,心里开始直打鼓。

    他阻挡的,可是族长请的客人!完了,族长要是怪罪下来该怎么办!?

    在空地周围,每三米站着一个人,包围在空地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孤鹰询问道,眼中闪过不解。

    “阵!无人可破之阵,是一个杀阵,此阵却只有十分之一的力量,便是这样,它还是轻易能让人死于非命,而且一旦有人进入里面,除非破阵,否则里面的人出不来,外面的人也进不去。”沙哑低沉的声音,从面具下传来,仿佛说话的人喉咙经受过重创,说话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无人可破之阵,杀阵!

    孤鹰眯起眼睛,伸出手指着下面,“你让我破阵?”

    “如此,只要你能破阵,五十万两黄金,我必亲手奉上!”灰衣人大手一挥,气势豪迈。

    孤鹰擅长破阵,否则这件事也不会雇佣他来,这个阵想必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行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震动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灰衣人猛地走到烽火台前,双手紧紧握住烽火台的围墙,便是双手,他都用布包好,不显露于人前。

    “何人闯入阵中!”

    一声呵斥,四周震动,围在空地周围的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茫然,他们都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“有人闯阵?”孤鹰眉头紧蹙道,不满看着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请了他孤鹰,还请了其他人!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人!”灰衣人着急道,看上去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娇小身影走过,俏皮的笑容挂在脸上,“族长,是擅闯进我们古氏一族的人,让他先试试这个凌杀阵好了。”

    走进阵中的离夜,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,眸光越发冰冷。

    好,很好,带她走进阵里!

    该死的,尽管她早有防范,但是这个阵,在开门的那一瞬间,就开启了,她几乎是连抗拒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一股吸力向吸了进来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那个人和她一起走进来,她被吸进了阵中,那个人怎么会一点事没有。

    凌杀阵?这个阵她没听说过,是什么阵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离夜不禁懊恼,对于阵法,她没有多深的研究,甚至可以说只是知道它们的布局,不懂阵法。

    这是致命的弱点!

    离夜脸色阴沉,走进阵中,目光紧盯着周围,眼中一片寒霜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弱点!她必须要克服的弱点!

    幻术她可以不为所动,可阵法不行,所以她必须要克服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灰衣人指着出现在下面的少女,“古环,你胆敢擅作主张!”

    少女淡然站在原地,淡淡笑道,“族长,我是为了古氏一族。”

    她有什么错,她是为了古氏一族,族长可以请人,她就不可以叫人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族长尽管气恼,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和古环多说废话的时候,只见他大袖一挥,“显阵!”

    他必须看清楚是谁进入了阵中,他们古氏一族刚刚请到贵客,要是让贵客进入阵中,那就大大不妙了,而且这个阵一旦进去,除了破阵,他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是!”四周传来回应的声音,然后散布在各处的人,迅速聚拢,手上不知道打着什么手结,若隐若现的阵出现在众人眼前,离夜的身影也出现与阵中,众人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在阵里的离夜,也清楚看到四周情况,当她看到不远处的古环,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古环是吧?”古环,古氏一族的人。

    古环下巴稍稍上扬,双手环胸,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从现在开始,你给小爷记住,等小爷出阵之时,就是你的死期!”霸道的声音冲破云霄,回响四周,震慑无比!

    她是不懂阵,但这么一个阵,想困住她北宫离夜,绝不可能!

    至于这个古环,她等着!

    她离夜睚眦必报,让她进阵可以,但是!古环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!

    古环不屑轻笑,“这个阵从没有人能走出来过,想杀我,等你走出来再说,现在说什么都是大话。”

    红舌舔了舔唇瓣,离夜笑的嗜血,散发着冰冷的寒意,宛若地狱中的罗刹。

    “希望小爷的剑刺入你身体的时候,你还能这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是他!?

    孤鹰和对面的黑衣人双双愣住,看到站在阵中央的离夜,脸上的惊讶明显可见。

    “开阵!”孤鹰转身吼道,他不懂阵!

    灰衣人听到孤鹰的怒吼,转身道:“除非他自己走出来,否则,谁也帮不了他!”

    竟然会被他先走了进去,现在就是想让他出来,他们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孤鹰眼中闪过焦虑,早知道他会落入阵中,就该带着他一起来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阵中央,尽管她能看清楚四周,但是她能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很不寻常,若隐若现的流动,划过她身体。

    造化诀在身体里转动,运行着小周天,为她探寻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古氏一族族长,你所谓的破阵,是把它毁了,还是小爷走出去就行了?”离夜眸光深沉,既然不懂阵是她的弱点,那今天她就要克服这个弱点!

    什么!?他要破阵!?

    几人呆了,他……懂阵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懂阵?”古氏一族族长有些不敢相信,他要是懂阵,会被古环带进阵中。

    离夜环视了一眼四周,耸耸肩,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轰!一声平地惊雷,所有人被雷的里焦外嫩,阵阵呆滞。

    他不懂!他不懂阵要破阵,痴心妄想吧!难道他能在这个阵里一辈子,这是不可能的,不出三天他就会死在这个阵里,不懂阵的人,要做到破阵,这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懂不可以学吗?”她刚决定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孤鹰嘴角阵阵抽动,现在学阵,会不会有点晚了,古氏一族的阵本就高深莫非,这个阵连古氏一族族长都说没有人能走出来,他连最基本的阵都不会破,怎么破这个阵。

    孤鹰不知道的是,简单的阵离夜会破,也懂怎么破,北宫家的书不能白看,而且北宫家书上记有摆阵,列阵的书,她都清楚记得每一道程序是什么样子的,只是没有亲身经历,不懂得运用自如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族长轻咳一声,淡淡道:“现在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都没死,什么都不晚。”离夜冷声回答,人都没死就放弃,算什么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纷纷愣住,人都没死,什么都不晚!

    是啊,都还没到那种绝望的地步,可……真的行吗?

    他们不敢相信,那么多资质高深的前辈都没有破开的阵,眼前的少年,不懂阵还能做到。

    离夜走在阵中,不再理会四周,伐天玉阵出现在她手心,玉珠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凌杀阵?

    离夜端详着周围,这个阵她没见过,北宫家的书籍上也没记载,只能看看伐天玉阵里有没有了,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,也只有伐天玉阵了。

    杀路,死路,无路!

    简单的六个字在脑中浮现,离夜傻眼了,这是什么东西,杀路,死路,无路,这三条和死路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看了看伐天玉阵,离夜将它抛在空中,玉珠在空中放漂浮,像是在吸收着四周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好记着,不能浪费。”清冷四个字传出,离夜手中蓝光一闪,吾邪剑在手上闪过,她伸手拂过吾邪剑身,喃喃道:“既然咱们是杀伐之剑,那就杀路好了。”

    离夜毫不迟疑走到一个方向,浓浓杀气在面前显露,再踏进一步,阵中的人仿佛就会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在做什么?”古氏一族族长疑惑问道,那颗玉珠是什么东西,怎么他觉得是在收集凌杀阵?

    孤鹰摇摇头,他怎么会知道这些,这个少年他也是今天才认识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他的感觉没错,眼前的少年非池中物,可能这都不是少年本身的样子,让他相信一个长相平平的人,会有让人一不开眼的璀璨光芒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,注视着离夜的步伐和背影,他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,而她的举动,在他们眼里,也是前所未有的疯狂。

    凌杀阵,顾名思义,这个阵本身就是个杀阵了,反而却有人选择杀路。

    多少人死在杀路,而他却选择了杀路。

    离夜走进杀路,眼前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,四周杀气涌现,仿佛到处对密布着杀气,随时会有一道暗剑从身后飞来。

    杀气涌现,四周浮动,离夜眼前一花,一道身影从前面走来,脸上露出嗜血狠意。

    “邵延。”离夜嘴角勾起,注视着手拿着血红杀神剑的邵延,步步走来,目光嗜血,就如同当日的蒙亨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尽管能看到离夜,却不能看到离夜在阵里遇到了什么,在看到她嘴角的笑容,眼睛不禁睁大,下巴惊的都快脱臼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她竟然还笑,这是笑的时候了吗?

    孤鹰双手负在身后,双拳握紧,目光紧盯着阵中的离夜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阵也知道,小爷杀了一次邵延还不够,让小爷再动一次手,把他碎尸万段。”邵延,杀神剑,这是想让已经死去的人,和毁掉的东西,再跟她大战一场吗?

    那她倒要看看,死过一次的人,还有被毁掉一次的东西,能如何的大显神威。

    离夜扬起吾邪,吾邪感受到周围的杀气,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它本就是杀伐之剑,在这杀伐阵中,简直可以说是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灭我邵家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毁我剑身!”

    如鬼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阵阵击打进心中,试图扰乱离夜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行云流水!”

    柔软身体在阵中闪过,仿佛像是天上白云,河里流水那般自然,然而剑招却异常凌厉,让人畏惧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阵中震开强大气波,黄沙激起千层高浪,凌厉透骨的杀气却异常寒颤。

    站在阵外的人,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力迎面而来,击打在他们脸上,抽打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古环踉跄后退几步,脸上闪过一丝惊讶,眸中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,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凌杀阵中,还能用剑技招式,况且他选择的是杀路,杀路,杀气攻身,他不该还有还手之力的!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!”古氏一族族长紧盯着离夜,双手紧紧握住围栏,语气中带着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什么人,在凌杀阵还能保持这样!

    孤鹰虽然不知道凌杀阵的厉害,也不曾进去过,但是从古氏一族族长语气中,他可以听出震惊,诧异。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事情,能让古氏一族族长如此震惊?

    “这是不可能的,他选择的杀路,杀路也就是杀气之路,在这里是不可能用剑技的,他却可以!”这是哪里来的变态!这样都可以做到!

    古氏一族族长肩膀一僵,全身一怔,说不定他可以,他可以破阵!

    破阵!他这是在破阵!

    古氏一族族长呆了,他不是说他不懂阵的吗?现在又怎么是在破阵,他真的不懂阵!?

    “也就是,他在破阵?”孤鹰都快找不到自己声音了,他在破阵!

    这真的是刚学的?他不懂阵!?

    要是不懂,现在就开始破阵,会不会太神奇了一点,临时学习阵法,他要是成功了,那就是天才,真的可以说是天才!真正的天才!

    所有人注视着离夜的身影,连呼吸都不敢大点,一阵欲哭无泪,这真的是在破阵啊,他们没看错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嗯哼,不懂阵法,可以说是离夜的一个小弱点,但是离夜发现了,她发现了,弱点就不再是弱点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