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古氏一族
    万里山河,千里平川,青山绿水,连绵不断,江山磅礴,矗立挺拔!放眼望去,尽是浩瀚!

    穿过平川大地,遥望而去,城池房屋接连起伏,一望无际。网

    吵杂的康庄大道,人来人往,无比热闹,只有在这里,他们才不用猜忌对方是哪国的身份,不管是哪国人,到了这里,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十里之外,匆忙浩荡的队伍,突然停了下来,华丽的马车,镶嵌着宝石玉珠,金色流苏折射着光芒。

    三人先后从马车上跳下来,白衣男人如仙如神,绝代风华,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势,让人不甘直视,亦不敢忽视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带着微笑,注视着眼前的锦衣少年,不知为何,明明看似无害的人儿,无形中却透着一股危险气息,而他们两人面前的锦衣少年,却阳光的不像话,笑容仿佛像太阳那样温暖人心。

    一层金色的日光笼罩在他们身上,众人只敢远观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龙子筠俊脸脸拧巴一团,不舍的注视着离夜,“我们都快到异国之地了,离夜,你们干嘛还要单独行动。”

    他也把来异国之地的事情告诉他们了,其实他们可以和他一起的,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去参加。

    “地麟国皇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子筠就好了。”龙子筠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离夜顿了顿,继续道:“现在我们各走各的比较好,我相信东方家族会派人接应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本就是不相干的人,只是遇见过几次,没必要牵扯太深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地麟国皇子你才跟我一起走的吗?”龙子筠叹了口气,这可不是什么好理由,他不信离夜会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“不是,总之,没必要。”说完,离夜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地麟国也好,天龙国也罢,她没把这些放在心上,但龙子筠跟着她和纳兰清羽的确是不方便,纳兰清羽也不会想他跟着,当然,她也不想他跟着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龙子筠,眸光冷清,转身走到离夜身边,两人并肩离开。

    龙子筠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,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容诅迟疑了一会,走到龙子筠身边,沉声道:“皇子,你把异国之界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他说过要告诉他们的,当然要说,不能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容诅那叫一个欲哭无泪,皇子还真把事情都告诉他们了,这……怎么行!

    “皇子,你怎么对那个少年,如此特别?”皇子看到那个少年,都像是换了个人,好像什么都愿意告诉那个少年,从小到大,他一直保护着皇子,可没见过皇子跟谁这么亲近过。

    龙子筠翻了翻白眼,看着容诅,“当然了,离夜本来就不是特别的人,我一直想跟他做朋友来着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只是对离夜好奇,能在玄兽面前面不改色,这种人真的不多,可现在是真的想跟他做朋友,可惜离夜貌似好像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朋友……”容诅迟疑,皇家的人,想要朋友?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逐渐走远,直到消失在众人眼前,龙子筠才收回目光,跳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异国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队伍再次出发,没有像刚才那么急促,平稳慢慢走过。

    走远的离夜和纳兰清羽,停下脚步,看着高低不平的楼房瓦屋,见不到边际,神情露出几分深邃。

    “清羽,你说异国界突然召集风启大陆的人,只为了让人帮他们找东西?”找东西谁不可以,接下他们这个任务的人,多了去了,不一定要昭告风启大陆,连皇家的人都对这件事情格外注重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扭头看了眼离夜,再看向放眼前的异国界,只要他们在走几步,就是异国界。

    “夜儿想去看看?”纳兰清羽笑问道,这种时候夜儿应该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嘿嘿一笑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有热闹不凑白不凑,去看看他们想怎么样也好,毕竟这昭告是异国界那个神秘的一族人发出来的,那么什么的族人,她也想知道是什么人,要做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昭告风启大陆,总归不是小事,不然几国皇家也不会这么重视,皇家都这么重视了,她怎么能不重视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,那便去看看。”纳兰清羽点点头,他们都要去异国界,去看看也是顺便。

    离夜伸出手,两枚雪白小巧的丹药躺在她手心里,“把这个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易颜丹。”纳兰清羽轻笑拿过一颗丹药,这东西她都炼制出来了,夜儿在炼药这方面的天赋,的确是好的吓人。

    易颜丹可以让他们的样子,暂时发生变化,这样行动也会方便很多,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。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自顾自吃下一颗,才又说道:“没办法,咱们只是去看看,去看,总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身份吧,我不会有什么,可是国师大人,风启大陆还有谁不认识你?”

    嫌弃的眼神睨视了一眼纳兰清羽,她要是一个人出来,不吃易颜丹也没关系,反正没几个人认识她,可纳兰清羽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在大陆走了这么多年,多少人认识他,知道他的实力,这样走出去,还有什么可看的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扬眉看着离夜,没忽略她眼中的嫌弃,也没忽略离夜在说“看看”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加重。

    薄唇轻启,他将易颜丹放进嘴中,丹药入口即化,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们就可以去看看了。”纳兰清羽笑道,他们只是去看看罢了。

    离夜听到纳兰清羽同样把“看看”两个字加重语气,嘴角先是一抽,随即扬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走去,不过几步的路程,他们就从天龙国,踏入了异国界!

    繁华街道,甚至比帝都还要发热闹繁荣,在这里什么人都有,不会有人问你从哪里来,又从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酒楼中,两抹白衣想相对而坐,他们的位置靠窗,听着酒楼,街道,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古氏一族,怎么会让风启大陆高手望门到异国界来,他们是不是疯了,这些人聚集,他们一族能镇压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吧,没听说古氏一族的族长,最近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整个酒楼都安静了下来,好奇看着一楼坐在中央的两个人,他们说的天花地坠。

    “族长出关了和召集高手到这里来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古氏一族都待在异国界,从来没有什么大动静,不要告诉老子,这次他们这么大动静,都是他们族长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想弄,古氏一族不是还有长老么,他们也不会同意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句,整个酒楼本来是两个人的谈话,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的,问的两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怕是要问古氏一族的人了。”其中一人讪讪笑道,扯了扯旁边人的袖子,他们两个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嘁~”

    众人白了一眼离开的两个人,不知道古氏一族的事情,还要乱说,什么都不知道就说古氏一族的族长,要知道古氏一族的族长,从不见人,就算是见,也会隔着屏风。

    听过声音的人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说话,有的说是个年轻的小姑娘,有的说是老太太,有的说是粗犷的男人,有的说是温文尔雅的公子,沧桑的老人,几乎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,具体是什么,也没人知道,总之很神秘就是了。

    连这些都不知道,还敢在他们面前,说古氏一族,真是的!

    “不过刚才他们说古氏一族族长出关,倒是真的。”酒楼里有人若有所思点点头,这点很多人都听说了,应该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是族长出关,和这件事情不一定有关系,是什么还真只有古氏一族知道。

    众人应和点点头,古氏一族住在异国界最南边,哪里人烟稀少,也不曾有人轻易会靠近,所以是什么,他们还真不知道,只有看看等各国该来的人,都到齐了,才会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酒楼上,两个长相平常,气势不凡的人,嘴角双双上扬。

    “这个族长你听说过吗?”其中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夜儿,我们知道的应该差不多。”另一个人无奈回答,他不关心这些,知道的也不过是走多了点地方,听别人说起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古氏一族在这里的确是很神秘,不过他要请的是哪些人,相信很快就会知道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吃过易颜丹,两人现在样貌平反无比,只是身上的气质,却无法掩饰,即便现在把他们扔到人群中,还是能一眼就看出他们的不同。

    酒楼里的议论还是接二连三,好像永远都不会断,谁也说不完说不尽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难得能如此面对面坐下吃东西,也不着急离开,在这里还能听到一些东西,即便不是完全可信,听听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白衣长袍,几十个人走进酒楼,压抑的气势笼罩而下,刚才还吵杂热闹的酒楼,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酒楼我们包下了,请各位离开,各位在这里的饭钱,我们会一并结算。”为首的人高傲注视着四周,脸上得意露出得意的笑容,胸前一月一日,显示着他们身份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看走进想酒楼的人,迟疑吞了吞口水,即便是不愿意离开,看到那太阳和月亮的图腾,他们也非让不可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日月殿的,他们招惹不起!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离夜放下手中酒杯,看着人群中为首的男人,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,还是老熟人,算不算是冤家路窄,在这里又遇上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低头睨视了一眼酒楼下的人,淡笑问道:“夜儿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一次,不算是认识。”那一次他们好像还结下了梁子,要不是夙琉展突然出现,他说不定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,也就是当初在帝都遇到的那个日月殿的人——柳扬。

    她记性不差,要记的人,记过一次就不会忘记,日月殿的人她当然印象深刻,就算印象不想深刻,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打个招呼,打扰夜儿吃饭了。”纳兰清羽云清风淡道。

    这要是有人听到他们的话,一定会毛骨悚然,那危险的气息,已经笼罩在心头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离夜指了指纳兰清羽身后,这不用他们打招呼,人家也会上来的。

    柳扬趾高气昂走来,二楼上的人看到他们来了,对纷纷让出位置,不敢有丝毫迟疑,唯独那一桌的两位公子,镇定自若,坐在着一动也不动,众人不禁停下脚步,疑惑注视。

    这两个公子怎么看到日月殿的人还不走,日月殿在风启大陆的威名,他们这么做,会得罪日月殿的,得罪了日月殿,没有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还是实力才是王道,日月殿还是实力中王者,皇权都要忌惮,谁还敢不给他们面子。

    今天别说日月殿不帮他们结账,就算在这里白吃白喝,都没有人会说半句,这就是日月殿在风启大陆的威名!

    不管是实力,还是威名,总之,日月殿在他们眼里,是崇高的。

    “柳统领,他们还没走。”跟在柳扬身后的人,指着离夜和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明明看到他们日月殿的人来了,竟然还不走,等会舞宗大人就要到了,要是看到这里有外人,他们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柳扬皱了皱眉头,迈步走过去,正想直接赶人走,但是看到酒楼中有那么多双眼睛,气势立刻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在下日月殿柳扬,麻烦两位能行个方便,舞宗大人给我们命令,不想她吃饭的地方有任何人在。”柳扬轻哼一声,舞总大人岂是他们能看到的,当然不能和他们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一群凡夫俗子,长的比他还难看,舞宗大人等会来了看到他们,一定会很生气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扬的气势有强了一点,有舞宗大人撑腰,他还怕这两个人不成!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依旧没起身,好像没有听到柳扬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有什么在叫吗?”离夜笑问道。

    舞宗大人,日月殿一向不愿意和外人接触的舞宗,这次也被派出来了,她见过药宗,剑宗,琴宗,这什么舞宗还没见过,这次可要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淡淡回到,清冷语气平常无奇,“吠声罢了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四个字传进众人耳中,众人顿时笑喷,随即阵阵紧张,担忧。

    吠声罢了,狗吠狗吠,这不是绕着弯子说这个人是狗!

    日月殿的大人都把舞宗的名号搬出来了,这两个年轻人怎么还不让座,舞宗大人,听说那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有些迫不及待,天下第一美人要是出现在这里,他们可真是要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古氏一族的面子也太大了,深居简出的舞宗竟然会来异国之界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柳扬眼中怒火蹭蹭蹭冒起,怒火滔滔注视着面前的两个人,他们敢说他是狗!他们敢!

    离夜抬起眼皮,注视着柳扬,“这个位置,爷坐了,爷的饭才吃到一半,让小爷走,就算是你们舞宗大人亲自来,也不可能!”

    霸道轻狂的声音响起,不管什么时候,她依旧轻狂不羁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众人呆呆注视着不远处的少年,心里不禁颤抖,舞宗来了也不可能!这小子是什么人,说话都这么狂妄?

    这明摆了不给日月殿的人面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日月殿有什么纠葛呢!

    这少年太轻狂了,日月殿不能得罪啊,到日月殿哪怕是修炼一年,都好过他们在外面修炼十年,这要是哪天去了日月殿,被选上了,就因为得罪舞宗取消资格,这多不划算啊!

    “你小子!”柳扬横眉一瞪,他敢这么说话,好小子,连他们日月殿的面子都不给!

    舞宗大人,他还想见舞宗大人,舞宗大人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吗?

    离夜眸光一沉,眼皮垂下,绿褐色灵力注入酒杯中,一滴清酒凝结成是细针。

    “滚!”细针瞬间飞出,往柳扬眉心飞去。

    柳扬急忙后退,用手挡住飞来的细针,淡绿色的灵力挡在面前,细针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来人,把他们赶出去!”软的不行,他就来硬的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赶出去,不能让他们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站在柳扬身后的几个人齐声应道,“是!”

    离夜稍稍抬头,扫视了一眼走来的人,眸中闪过一丝冷笑,如鬼魅般的身影瞬间闪过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坐在桌边的少年突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拳落下,落到一人的脸上,然后离夜稍稍转身,身影再次变得迷离鬼魅,眨眼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赶出去?她还就是不想走了!

    好一个日月殿,软的不干,就来硬的,她倒要看看,今天是能硬过她的拳头!

    纳兰清羽饮着杯中酒,连看都没有看,仿佛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拳头砸落的声音还在继续,血肉传出阵阵闷响,让人听了阵阵的寒颤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听到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吟,纷纷打了冷颤,那个少年的身影,他们几乎都看不到,只能看到一抹残影飞速闪过,然后就是一个人倒下!

    这速度也太快,他们还不曾看过谁有这么快的速度!

    不过几个呼吸间,已经有五个护卫趴在地上,痛苦呻吟,手捂着脸,血水从嘴里流出来,可见那拳头的力道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重重一声动静轰然趴在地上,地面阵阵晃动,此时柳扬带上来的六个全部倒在地上,手捂着脸,痛苦的呻吟,再也无力爬起来,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整个人就已经趴下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倒吸一口凉气,看着趴在地上的护卫,脸上的淤青清楚可见,他们心里只有两个字,好疼!

    一拳打在脸上,脸上就是抹不去的淤青,可见下手的力道有多重啊。

    太疼了!

    就说这少年怎么会如此轻狂,原来是高手,看来日月殿这次碰上的人也是不好招惹的,否则他们……也不会这么惨,一个个被打趴在地上,六个人啊,六个日月殿的人,还没动手就被人打趴下了。

    柳扬看到地上趴着的人,警惕看着周围,残影闪过,离夜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滚!”离夜一拳狠狠砸落,柳扬还来不及反应,偌大的拳头已经落到了他鼻梁上,突如其来的重力,痛的他飘逸万分,整个人狠狠倒在地上,地面阵阵晃动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惊的嘴巴张开,下巴都快脱臼了。

    好厉害,那个领队好像是天阶,本来天阶的没什么,但他是日月殿的人,后台还是舞宗,怎么样也得给几分面子,可这个少年,太牛叉了,好像完全不把日月殿的人放在眼里!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个……

    众人目光呆滞移向纳兰清羽,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整个人都栽倒了。

    这么激烈的情况,身为同伴,这个人还这么镇定自若的喝酒,有没有搞错!这这这!太嚣张了吧!

    好歹他们面前的人也是日月殿的啊,这实在是嚣张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扬捂着鼻子,指着离夜,脸上带着痛楚。

    离夜闪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,她更加没动手,淡然自若神情,一点都不像刚刚把七个人揍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爷说过两次的话,再让小爷说第三次,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?”离夜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柳扬,他再不走,要的就是他的命!

    日月殿舞宗,舞宗怎么了,她北宫离夜才不管什么舞宗不舞宗的,她不想离开,就不会离开!

    冰冷寒意笼罩,柳扬打了冷颤,看着那嚣张轻狂的眸光,他不知道为什么,畏惧紧紧笼罩着他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感觉,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柳扬愤怒看着离夜,这个少年,好大胆,他可是日月殿的人!

    “夜儿,这种事何必自己动手。”清冷声音传出,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,长袖随意挥过。

    压抑气势横扫而过,躺在面前的几人,瞳孔缩紧,脸上带着惊悚,整个人腾空飞起,越过栏杆,从二楼之上直接摔下去!

    离夜无声看着纳兰清羽,满头黑线,楼下惨痛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七人直直摔落在地上,骨头断裂声音清晰可见,听到的人都会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众人睁大双眼,屏住呼吸,注视着不远处的两个人,心里那叫一个震撼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要厉害,他……袖子一挥而已!

    老天,果然最近异国之界来了很多高手,这两个人看上去其貌不扬,这实力可是不低,太吓人了!

    现在这么看起来,到底日月殿是硬茬,还是他们两个人是铁板?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,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了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擦了擦冷汗,静静站在原地,反倒是一楼的人听到动静,伸长了脖子往上看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看到七人摔下来,脸上闪过怒意,几十个人立刻往上冲去。

    听到楼下传来的动静,两人依旧是自顾自的,好像外界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站着围观的人,看到冲上来的几十个人,缩了缩脖子,小心翼翼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他们还想多活两天,这件事和他们无关!

    眼看着几十个护卫就要冲上来了,亮丽的声音打破气氛,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胆子,以本宗的名义欺人!”紫色身影,不过眨眼,出现在门口,面无表情看着二楼,眨眼,她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二楼之上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的人,围观众人是阵阵惊讶错愕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,站在门口的人,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她……本宗,难道她就是舞宗!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看到来人,急忙跪下,“参见舞宗大人。”

    紫色广袖长裙,如墨发丝梳着流云髻,长发及腰,步摇金钗尊贵华丽,美艳的容颜让众人眼前一亮,淡淡清香在空气中散开,众人仿佛闻到了兰花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打招呼?”离夜看向来人,舞宗,她听说舞宗是一大美人,不过算不上第一,因为她听说还有个人的容貌在舞宗之上,她却还没见过,不过现在看到这个舞宗,却是够美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无害淡笑,目光注视着离夜,薄唇轻启,“我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不认识她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成功让看呆眼的人回神,看了看其貌不扬的男人,他们一阵血泪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是不是眼睛有问题,这么好看的美人,还是舞宗大人,竟然会说不认识,舞宗大人可以说是他们见过最美的人了,可听说日月殿的月长老比舞宗还要美,可以说是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舞宗已经这么美了,月长老该是如何的惊艳美妙!?

    离夜顿时一阵无语,但是看到纳兰清羽此时的样子,随即想到吃了易颜丹,他们不是以前的样子,也就淡定了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现在不认识他们,纳兰清羽也不是之前的样子,也可以说,没见过日月殿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招呼还是应该打的。

    邪魅的笑容勾起,红莲狠狠打了冷颤,缩了缩身体,这个时候还是安静比较好,安静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两位不必离开,是本宗教导无方,让手下如此大胆,希望两位不会介意。”舞宗落落大方,声音空灵,煞是好听,惹人沉醉。

    众人听的是如痴如迷,看着舞宗,眼睛都不肯眨一下。

    相传日月殿四宗,剑宗,药宗,琴宗,舞宗,剑宗擅长用剑,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的剑术高手,没有谁的剑术能比的过他,药宗是炼药高手,灵药,毒药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他炼制不出来的,琴宗以琴声杀人,一曲琴音,瞬间能杀千人,舞宗一曲长袖舞动,舞姿美妙,让人沉迷,却也是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四宗各有各的厉害,也有各自擅长的绝招,在日月殿除了殿主,和两大长老,便是他们最厉害。

    “小爷没打算离开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要她离开,不可能!

    舞宗神情微变,四周的人却没一个人看出来,依旧沉迷在她的美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两位慢慢享用,告辞。”舞宗神情自然,转身离去,袖子中的手指稍稍握紧,这少年太过轻狂,从没人如此对她说话!

    琴宗和其它三宗一样,他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,突然有人不对他们恭敬,在他们耳里,那是无比刺耳的。

    眸光看着转身的舞宗,离夜无害轻笑,红唇轻启:“小爷说过,舞宗大人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相遇便是爱文/摸摸头

    他们都是在皇城根下一起长大的‘太子党’,她是久居国外的真正的‘公主’。

    他有他心目中的那朵红玫瑰

    她也有回忆里的那一抹暖阳

    她是他的那一抹暖阳

    他想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要放开

    她说“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,是那最好的选择我”

    他说“我的心是旷野的鸟,在你眼里找到蓝天”

    当命中注定应该相遇的人互相交织,爱恨,离别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