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国师,你是仙人吧?
    见纳兰清羽笑而不答,离夜白了他一眼,翻身想要坐起,可放在腰间的大掌动作更快,一阵天翻地转,两人躺在床上的姿势立刻调转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视,纳兰清羽眸光含笑,一切都在不言中,离夜无力呻吟,伸手扶额。

    “夜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叩叩!”敲门的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。

    离夜推开压在身上纳兰清羽,坐起身看向门口,清冷声音传出,“谁?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平静眸光闪过一丝情绪,起身理了理皱起的衣角,走到一旁椅子前坐下,优雅极致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。”低沉的声音轻唤传进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离夜无声起身,走到纳兰清羽身边坐下,嘴角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了门口一眼,清冷淡然的眸光,没有半点情绪,像是这世间的一切,都无法再入他的眼眸。

    冷默然站在门口,突然一阵寒意袭来,身体不由自主打了冷颤,疑惑的看了看周围,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“赤红姑娘不见了。”听到离夜的声音,冷默然立刻回神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都在忙玄机城的事情,结果刚才派人去找她,她就不见了,这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,自从赤红姑娘到了玄机城,再没出去过,所以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赤红不见了?离夜皱了皱眉头,无声轻叹,“左护法,我说过,玄机城的事情你们自己拿主意就行了,不用问我。”

    她才刚到玄机城,什么事情都不了解,就算了解,玄机城没有她在的时候,就已经很好了,没必要因为她出现改变什么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点左右护法,还有玄机城那些高层的人,都会处理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冷默然迟疑了一会,还是应道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不再传来声音,冷默然转身离开,回想起刚才莫名的寒意,他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杀气吧,少城主的?

    门外没有动静后,纳兰清羽倚在桌上,若有所思想注视着离夜,清冷的仙人之姿,此时多了几分撩人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?”离夜坐下,两人直直对视,眼中都带着见底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以为萧水寒自己不想管玄机城,会让你来管。”夜儿绝对有这个能力,在管北宫家的同时,也能把玄机城的管理的井井有条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离夜收回目光,摇了摇头,“管一个北宫家已经够了,玄机城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城有这么多人,她不管也不会有什么意外,北宫家只有爷爷一个人,她总的帮他老人家分担什么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的北宫家已经回到了当初的盛世,让皇权重新重视,但是她在意的不是这些,区区皇权罢了,又有什么可在意的。

    “也是,夜儿若是管太多,哪里还有空陪为夫。”夜儿太忙可不行。

    离夜无语看着纳兰清羽,什么都有他的事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继续道:“夜儿,为夫是玄机城的客人,少城主要给为夫准备住的地方才行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更愿意住在夜儿的房间里,可这里不是北宫家,夜儿不会让他每晚住在这,还是得先找个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住在玄机城,就住这里吧。”离夜指了指这个房间,没必要再让玄机城人更加忙碌,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,够他们忙活的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向离夜,眼中带着探究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被纳兰清羽盯着,离夜阵阵汗颜,轻咳一声,“我打算明天离开玄机城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,她这还没开始说,玄机城的事情解决了,当然不用再继续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为夫陪你。”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,霸道的语气,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红唇勾起淡笑,“好。”

    夜幕降临,玄机城逐渐平静下来,四处都是狼藉,白天几乎每个人都在收拾因为杀神剑制造出来的麻烦后事,到了晚上才算真正平静。

    玄机城百里之外,几人慢慢停了下来,把身上的红衣少女放下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全身被红带绑住,全身僵硬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高傲的眸光注视着眼前几人,眼中带着愤怒,还有不甘,甚至还有几分寂落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等得罪。”几人单膝跪下,恭敬至极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眼中愤怒,死死瞪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迟疑了一下,才伸出手,一丝绿褐色灵力渗入她身体,僵硬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回玄机城!”傲慢的呵斥高高在上,那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畏惧。

    几人目光坚定摇摇头,为首的人低头道:“主子,我等奉命带您回去,您已经出来了这么多年,家里还需要您主持!”

    “奉命,我才是一家之主,你奉谁的命令!”红衣少女怒叱道,奉命,他们这是奉谁的命令,她已经出来了,不想再回去,他们最终还是找到,而且不打算放过她。

    几人低下头,脸上带着畏惧,他们的确是要听命主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主子既然知道自己是一家之主,更应该回去,家里需要您,您应该放下当年的事情,以家里为重!”当年的事情,主子还耿耿于怀,事情已经过去,主子为了家里应该放下,而不是怄气。

    她是一家之主,理应做一家之主该做的事情!

    家里为重!

    “闭嘴!”家里,她早就不是那个家的人了,以什么家里为重!

    几人微微一颤,不敢再多说,他们知道再说下去,定然会激怒主子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看到几人畏惧的模样,深吸一口气,“现在就放开我,我命令你们!”

    他们跪在地上,没有动身,其它什么事他们都可以做,但是要放开主子,他们做不到,家族需要主子!

    “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,很好!”少女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几人身体微颤,不是他们不听,是不能听,哪怕是死也不能放开主子。

    两方僵持着,黑夜中寒风萧瑟,四周寂静下来,谁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最终,跪在地上的几个人,再次抬头,为首的人眸光带着迟疑,还是缓缓开口:“主子,你当年亲手接下家里,当年你立下誓言,现在家里需要你,你不能背弃!”

    为了家里,即便是大不为,他们也要做!

    红衣少女高傲的神情,终于有了一点变化,不甘,愤怒,伤感情绪从眼中不停交替。

    周围再次安静了下来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红色身影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!给我松开!”逃避了几年,总要面对!

    几人迟疑看了看对方,然后慢慢起身,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主子既已答应,便不会反悔,他们相信主子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走到红衣少女身后,解开绑住她的红绳,于此同时,黑夜中一道寒光闪过,站在少女身后的人睁大双眼,眼中带着恐慌,血腥味从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“谁也不能违背我的命令!”更何况是他们!

    那人缓缓闭上眼睛,往后倒去,只要主子肯回去,死也值得!

    其余剩下的人立马跪下,神情惊慌,目光惊悚。

    主子果然生气了!

    “我要的只是他的命,起来吧。”高傲的姿态,自信,锋芒闪烁,宛若高高在上的女神。

    “谢主子!”他们急忙站起来。

    眸光睨视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,她稍稍转身,看向身后早已不见的城池,眼中露出一丝眷恋和柔情,不再像刚才那般高傲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回去的!一定会回去!

    红色身影扬长而去,踏破黑夜,几道身影迅速跟上去,不敢有丝毫迟疑。

    玄机城内,经过一天的寻找,还是没有赤红的消息,众人阵阵疑惑,却还是没有放弃寻找。

    主坐上,离夜靠着椅背,把玩着腰间的龙魂珠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赤红消失一天一夜,不知道去了哪里,整个玄机城差点没翻过来,就是找不到她人,应该已经离开玄机城了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,赤红姑娘要是离开玄机城该怎么办?”右护法迟疑问道,这些年玄机城有很多事情,多亏赤红姑娘,她虽然是客人,但是这几年的时间,玄机城的人,早就把她当成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“先把玄机城的事情处理好吧,赤红要是回来,她会回来的,几年她都没离开过,难道就不能跟师父他老人家一样,出门散散心。”反正师父一走几年,玄机城也好好的,照样没什么事情,少了个赤红,他们总不会就乱了分寸吧。

    倒是这个赤红,去哪里也不说一声,她是不担心,玄机城的人就担心了,他们一担心,就集体来找她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人去什么地方了,会回来的始终会回来。

    老人家……

    几人嘴角一阵抽搐,这么些年,把城主叫成老人家的,少城主绝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城主的容颜举世无双,便是美人见了也会羞愧吧!

    打住!几人微微一怔,急忙收起心思,要是城主知道他们在想这些,后果一定会很严重的,一定会很严重!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打听。”冷默然叹了口气,这么些年,他们竟然都没有问过赤红姑娘的身份,现在她走了,竟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,这点还真是……失职!

    离夜站起身,走向门口,“不知道去哪里打听,就不要打听了,你们现在管好玄机城,至于赤红,我说过,会回来的就一定会回来,你们现在这么漫无目的的找,只会徒劳无功!”

    什么线索都没有,他们要怎么找,就算找到了,她不愿意回来,那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是!”几人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玄机城外,仿佛看到了城门外飘然站立,随时会乘风而去的身影,嘴角勾起淡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理好玄机城,我今天便会离开。”也是时候走了。

    什么!几人急了,迅速走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,你才刚到玄机城,至少也要了解玄机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见见玄机城的人,可不能就这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清冷声音缓缓传出,离夜淡笑道:“我跟人约好今天走的,不能食言,还有,玄机城该了解的我都了解,就不用再了解了,至于见玄机城的人,我都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是师父的徒弟,见到了又有什么意义,所以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离夜迈步往中央殿殿外走去,她都和纳兰清羽约好了,就今天离开,纳兰清羽也在城外等她,再不出去,他等会该进来了。

    几人张了张嘴,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,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少城主和城主一样的不羁,玄机城怎么能留住他,也不可以留住他,他还年轻,还有自己的路要闯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,风度翩翩,俊俏美妙容颜带着自信的笑容,在玄机城走过,众人纷纷停下步伐,看着少年的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吾邪的主人,却没有人敢上去搭话,只是阵阵紧张。

    吾邪剑的主人,这个少年,就是他!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目下,离夜走出玄机城,远远就看到那仙姿飘逸的背影。

    阳光下,衣袂随风摇曳,如瀑墨丝垂直,伴随着衣带飞舞,华光流溢,阳光照射在他身上,宛若一层神秘的金色面纱,又像是五彩的云霞,迎接着神人的回归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变,箭步走到纳兰清羽身边,嘴角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们也该去历练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纳兰清羽点点头,注视着远处清冷的眸光看向离夜,溢出柔情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皱了皱眉头,“那我们可先说好了,我这次去是历练,你不要动不动就出手,既然国师大人是天穹之地的人,你总知道这个世界多么残酷。”

    适者生存,劣者淘汰,肉弱强食,没有什么道理可言,只有强大才能保护好一切自己在乎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不会主动出手的,夜儿的确也需要历练。”对于帝都来说,夜儿可能已经是天才,但是风启大陆那么大,四国之间,还有个日月殿,她需要变得更强!

    便是为了这点,他也会让她好好历练,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现在的庇护,只会害了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拉过纳兰清羽的手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白衣,并肩走在一起,仿佛融成一体,天下间任何事情,再也无法将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穿过断魂山脉,有纳兰清羽在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离夜本来想着,至少穿过断魂山脉也是一种历练,转而想到,她已经走过一次了,再走一次又有什么意义,就任由纳兰清羽抱着她直接穿过。

    不过半天的时间,穿过断魂山脉,离夜看着眼前辽阔浩瀚的土地,无语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半天……他还是……

    红莲淡淡嘀咕道:“人家用半年可能都走不过,他用了半天,过分!”

    但是,那些人和这个人类不同,他的强大,那些人比不了,就是这样,红莲才更郁闷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低头睨视了一眼离夜身体,红莲立刻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笼罩,它抖了抖花瓣,立马收起声音。

    它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,阵阵凌乱,就说红莲胆小,这也太胆小了,纳兰清羽就是看了它一眼,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一点。

    “现在穿过了断魂山脉,再过去千里,就是几国共同的交界处,那个地方,四国的人,日月殿的人,只能在那个地方和平共处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纳兰清羽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风启大陆他都走过,所以去不去都行,现在是他陪夜儿,都听夜儿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一族人,不听四国皇帝的,也不听日月殿的。”几国的交界处,当然要去看看,那么有趣的地方,要是不去,就无趣了。

    整个风启大陆,也就这么一个地方,四国和日月殿能够和平共处,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夜儿有兴趣?”纳兰清羽眉头轻挑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这种地方谁都会有兴趣的,她可是很早就想去看看了,现在有机会干嘛不去。

    离夜上下打量了一下纳兰清羽,“这里,就不用你抱着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断魂山脉已经够了,现在不是断魂山脉,随时会有人,总不能让人看到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尽量。”纳兰清羽迟疑道,他若是什么时候想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必须!”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,往前走去,尽量不行,什么时候他想了,才不会管谁谁谁在场,直接就动手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深邃的笑意,大步跟上去,他可没答应啊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有纳兰清羽在,红莲无比老实,要是它和小白还有千寂一样,拥有契约空家,肯定也会一头栽进契约空间里,纳兰清羽不走,打死也不出来!

    现在红莲是无比纠结,又想纳兰清羽走,又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走过平川大地,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人,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激起高高波澜,平川上滚滚尘土散开打滚,浩荡的队伍形色匆匆,很是急忙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动静,离夜往身后看了一眼,看到浩荡的队伍,她拉了拉纳兰清羽,两人走到一旁,镇定自若走过。

    浩荡的队伍匆匆从他们身边走过,为首的人骑着高头大马,一脸的威严庄重严谨,身后的队伍更是整齐有序,就像是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飞扬的尘土,扑向离夜他们的时候,无形的力量挡住一切,将灰尘阻隔在外,将离夜和纳兰清羽包裹外内,半点都不能渗透进去。

    走过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惊讶不已,没有一定的实力,岂能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精卫国的人?”离夜注视着远去的队伍,中间还有那么大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点点头,在去往四国交界处的路上,看到哪一国的人都不奇怪,然而却还是天龙国地界,精卫国的人出现在这里,却是有点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“你说夙皇要是知道,精卫国的人,在天龙国的地界这样,会是什么表情?”离夜嘴角勾起讥讽的弧度,边界出现这些,应该都是很平常的,但是在夙皇心里可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没有回答,只是拉着离夜继续往前走去,两人走的很近,宽松的袖子下,根本看不出来两只手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刚走不过一里路,浩荡的队伍再次映入眼帘,一队人整装待发,站在原地,像是在等着谁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,淡然走过,然而刚走到马车旁,骑着高头大马的汉子,下马走到两人面前,抱了抱拳头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我家主子有请。”粗犷的声音进退有礼。

    见他们?

    “你们家主子是谁?”她不记得自己认识精卫国的人,要是认识的话,应该也是认识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夜!是我!”瘦小少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,眼睛笑眯成一道缝隙,他迫不及待从马车上跳下来,走到离夜面前,阳光笑容更加美好。

    当两人看到走到面前的少年,集体黑线,是他!地麟国的皇子!

    龙子筠笑看着离夜,阳光的笑容毫无心机,就像是真正的阳光,能让人感觉到温暖。

    将领看到龙子筠,抱了抱拳,立刻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离夜疑惑道,还穿着精卫国的衣服,刚才还以为是精卫国的人,结果是他!

    看到龙子筠,离夜顿时觉得,她刚才应该让纳兰清羽抱着自己快点走,这样至少就不用遇到龙子筠,他就是个甩不掉的大麻烦!

    “我当然在这,我可是刚刚才绕过断魂山脉,准备去异国之界,在路上看到很像是你,所以就在这里等你了。”果然他猜的没错,就是离夜,差点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离夜不是还在帝都,他们离开帝都的时候,他都没出现,绕着断魂山脉,走了这么长时间,好不容易才到这里,还是快马加鞭,结果离夜已经走到了他前面。

    这也太打击人了,他们好歹先走了那么多天,被离夜轻易就超过了。

    “异国之界?”离夜挑眉问道,异国之界,那就是几国的交界处,也就是四国的人,日月殿的人,能够和平共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叫异国之界,那是每个皇帝,都觉得那个地方不是自己的,是别的国家的,久而久之,就被叫成了异国之界,永远不会是他们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上车吧,我跟你们好好说说。”龙子筠指了指自己华丽的大马车,他刚好一个人闷了,现在有离夜在这里就太好了,貌似还有天龙国的国师,不过国师怎么会跟着离夜出来?

    龙子筠疑惑看了看纳兰清羽,只是那么一眼,就被惊艳到了,这个男人也太好看了,和离夜一样好看!

    “这个,就不用了。”离夜摇摇头,跟他一起走,这一路都会被烦死的。

    为首的将领站在一旁,听到龙子筠说要把事情告诉离夜和纳兰清羽,他一颗心都揪起来了。

    皇子啊,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怎么能告诉外人,而且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可是出现在天龙国境内,肯定是天龙国的人。

    夙皇现在还不知道那件事,皇子要是告诉了眼前两个人,不就多了竞争对手!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也是去异国之界吧?”龙子筠阳光依旧,被离夜拒绝了,也没有丝毫气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点点头,说不是到时候他们在异国之界遇到,多尴尬,再说,她也没打算隐瞒去的异国之界,都走到这了,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,他们是去异国之界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异国之界好像出了什么事情,什么是能让他们这么紧张,还有这么匆忙,龙子筠连地麟国都不回去了,直接就去异国之界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也不知道异国之界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刚刚从天穹之地回来,风启大陆发生了什么事,他还没来得及去了解和打听。

    “这样我就告诉你们好了,反正你们也是去,现在不跟我一起去,反正我们在异国之地也会遇上……”

    离夜额角黑线不停抽动,立刻打断龙子筠的话,“好!我们坐车!”

    她现在相信龙子筠是东方白衣教出来的,说起话来没完没了,绝对是学东方白衣的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无声扫视了一眼龙子筠,双手负在身后,眸光淡然,鲜少说话。

    只有在离夜面前,他的情绪才会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龙子筠脸上划过幸喜的笑容,一把拉着离夜,就往马车上走,离夜答应了就好,他就知道太傅这招最管用了,其实太傅教了他很多东西的,这招最有用!

    然而龙子筠的手刚刚碰触到离夜,一道寒意射来,他浑身一颤,猛地收手,急忙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白衣男人站在离夜身边,两人都是白衣,但是穿在身上气质却各不一样,一个风度翩翩,还是那么的桀骜不羁,一个仙姿飘逸,仿若与世隔绝,他们站在一起,却格外和谐,没有半点突兀。

    龙子筠看着纳兰清羽有些呆滞,仙人,这绝对是仙人,总感觉很虚幻,手指抓不住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是仙人吧?”龙子筠不由自主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四周的护卫听到龙子筠的话,忍住捂脸的冲动,心里阵阵叹息,他们绝对不认识这个少年,一定不认识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,皇子看一个男人看傻了眼,不对,是两个男人,不过这两个男人长的是不错,天龙国难道男子比女子还美!?那女子还有活路么!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又是一个被表面骗了的人,他们怎么会看成是仙人,不说现在,从一开始,她就没觉得他是仙人。

    那个日月殿的人,他就是一招,一招就解决了,怎么可能是仙人!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纳兰清羽越过龙子筠,目光注视着离夜,直接走向马车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龙子筠疑惑的表情,淡淡一笑,其实他可以认为纳兰清羽是仙人的,反正他也不是第一个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已经上车了,龙子筠才回过神来,屁颠屁颠急忙跳上马车,钻进马车内。

    为首的将军迟疑看了看马车,他在迟疑自己要不要告诉皇子,不要把异国之界的事情告诉天龙国的人,可是皇子不会听他的!

    “容将军,出发吧!”马车内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容诅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沉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应的那叫一个欲哭无泪,看样子皇子是一定要说的了,阻止不了,完全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浩荡的队伍停了许久,终于又继续往前走,容诅尽管不想让离夜他们知道,想了想到了异国之地也会知道,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前进的队伍飞快,一行人匆匆走过,飞叉走石,灰尘激昂,滚滚而去!

    马车内,离夜和纳兰清羽坐在一旁,龙子筠笑眯眯注视着两人,心里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觉得离夜和国师坐在一起,很般配!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咳咳,龙子筠这孩子说了句大实话啊!吼吼!

    推荐好友文文,重生之商女崛起文/闷神,重生异能,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,么么哒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