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夜儿,为夫好想你
    离夜每靠近杀神剑一步,杀神剑闪烁的红色戾气就加重一分,空旷的四周无人敢靠近,甚至连生物都不曾有,方圆十米,只要有活物靠近,就会立刻血尽而亡。

    双眸子担忧注视着走动的身影,全身戒备,只要杀神剑稍稍有半点异常,他们就会全力以赴,拉回离夜。

    黑衣少年,步步走过,微风吹拂着如墨的衣角,身影与黑夜几乎融成一片,软靴在杀神剑三步外停了下来,璀璨的眸光,仿佛是黑夜天边最耀眼的星辰。

    眸光注视着血红笼罩的长剑,殷红唇瓣勾起笑意,闪烁着湛蓝色寒光的长剑紧紧握在手上,杀气沸腾,杀伐之势尽显无疑!

    几人屏住呼吸,目光紧盯着离夜,生怕看漏一眼。

    杀神剑全身红光闪烁,离夜一步步靠近,它无法理解,为什么眼前的人类,能够抵抗它的魔性。

    是人类都无法抗拒它才对,然而眼前的人类却不为所动,它愤怒,极怒!

    “离夜,它在生气。”红莲警惕道,它都觉得自己快承受不住了,这把剑的确是让人胆颤,可偏偏离夜办点事情没有,也不着急动手。

    离夜不是不知道怎么销毁杀神剑,现在走过来,是找到销毁杀神剑的方法了?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红唇轻启,离夜淡淡道。

    嘎?看出什么了?

    七人站在原地,少城主这话是什么意思?这能看出什么?

    “少城主,你想到办法了?”冷默然不解道,刚才不是说还不知道么,不知道走过去应该也没办法吧。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云清风淡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没有!?

    七人阵阵冷汗,惊悚看着离夜少城主没有办法,可他……

    “剑终归只是剑,把它碎尸万段了,它还能有什么作为?”离夜反问道,杀神剑再怎么厉害,也只是一把剑,活着的人,总能奈何一把剑吧。

    碎尸万段!七人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恍然大悟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对啊,杀神剑要是断了,还能有什么作为,到时候不就是自然而然的毁了,用不着再想其它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少城主,打造杀神剑的矿石是很特殊的,要砍断怕是不容易。”长老之一提醒道,这也是个办法,可是也要知道能不能砍断才行。

    杀神剑像是听懂了他们的话,身上红光不再一闪一闪,而是炫耀万分,仿佛在得意的说,你奈何不了我,砍断,妄想!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睨视了一眼杀神剑,高高举起吾邪剑。

    “小爷今天说毁了你,就毁了你!”霸道轻狂的声音震动在天地之间,传入众人耳膜。

    七人屏住呼吸,看着高高举起的吾邪,他们怎么忘了,少城主拥有吾邪剑,天下排名第一的剑器,杀神剑又如何,照样斩断!

    杀神剑红光大作,感觉到吾邪的压迫,它顿时慌了。

    其它剑它大可不必放在眼里,吾邪不同,它清楚知道吾邪的厉害,最忌惮的也是吾邪剑。

    它不明白,吾邪高傲无比,怎么会认这个少年做主人,天下那么多人它都看不上,竟然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小少年!

    “吾邪——诛!”

    清冷声音传出,看着红光大作,想奋力反击的杀神剑,吾邪剑轰然落下!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,天空染成红色,一切都笼罩在红光之中,触目惊心!

    强大震动,在天地间掀起波涛,罡风呼啸,狂风大作,甚是可怕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抬头,注视着染红的天际,心里阵阵胆颤。

    刹那间,湛蓝色剑气,将天空赤红一分为二,劈成两边,空中赤红色逐渐被湛蓝色代替,冰冷蚀骨的杀意笼罩,就像是掉入了千年冰川中一般!

    寒风呼啸,所有人忍不住抱臂环胸,身体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吾邪剑面前,看着碰撞在一起的剑刃,眉头紧蹙,眸光坚定。

    杀神剑震动不已,抵抗着是吾邪,吾邪一如往常的镇定,仿佛一切尽在它的掌控之中,半点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剑刃碰撞在一起,整个玄机城的人看的清清楚楚,一阵揪心。

    两把剑,现在就像是两个高手在分出胜负,胜者为王,败者碎尸万段!无法逃开!

    他们屏住呼吸,心跳加速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拳头握紧,心里不停嘀咕。

    一定要赢,一定要赢!

    赢啊,赢啊!

    不能输,绝对不能输的!

    离夜目光扫视了一眼吾邪,握住剑柄的手慢慢松开,脚步后退一步,双手交叉在胸前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看了离夜,此时怎么还放开了兵器,这个时候放开兵器,不等同于认输了吗?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一帮子人还在疑惑不解之际,不羁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吾邪,斩断它!”

    吾邪,斩断它!斩断它!

    剑气光芒大作,直压杀神剑,强势压迫,压倒着杀神剑,湛蓝色光芒耀眼在整个玄机城。

    吾邪!他说的是吾邪!

    玄机城众人听到“吾邪”,早已傻眼,目光呆滞,面带惊悚。

    少年手上拿着的真的是吾邪剑,他们玄机城的吾邪剑,从不认主,不被人挥动的吾邪剑,如今,吾邪认主了,还是一个少年!

    所有人呆木了,当年多少人想要得到吾邪,到玄机城来求吾邪,在经过城主的筛选后,剩下争夺吾邪的人,当年每一个人能活着离开玄机城!

    不为别的,便是他们相互争夺赢了,吾邪不愿,当时将所有来求剑的高手,全部斩于剑下,谁也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当时的场景,绝对比现在杀神剑的还要恐怖,一个个高手,在吾邪面前,跟的一根根萝卜似的,三两下就全没了!

    可现在吾邪认主了!真的认主了!

    “他娘的,老子刚才没说错,那就是吾邪,谁跟老子说那不可能是吾邪的!”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怒吼,听到声音,众人纷纷扔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什么叫他们说,他自己最后不也相信了么,吼什么吼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萧瑟不已,寂静的黑夜,尖锐的声音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“嚓~”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!众人纷纷精神大作,这是要分出高低了,谁,吾邪剑还是杀神剑!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四周狂风呼啸,半截光洁的长剑从空中掉下,直直插在地上,闪烁出微弱的红光。

    红色剑气,这是杀神剑!是杀神剑!

    杀神剑折断,也就是说,是吾邪剑赢了!

    欣喜若狂的众人猛地抬头看向空中,然而当空中的一幕映入眼帘,他们再次呆滞,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杀神剑已断,可知掉落了半截剑身,还有半截浮在空中,红光大作,和吾邪剑紧紧镶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正要伸手去抓吾邪,一道红光却挡在了她面前,刺痛刺入指尖,离夜立刻收回手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杀神剑现在已经断了,还是不行吗?

    七人急忙走到离夜身边,也不顾上什么杀神不杀神剑了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,怎么会这样?”杀神剑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“吾邪这是在抗拒你。”吾邪都抗拒,怎么可以这样,吾邪已经认主,按理不会这样才对。

    离夜目光扫视着吾邪剑,没有回答几人的话,眉头紧锁,神情疑惑。

    电波在吾邪剑上一闪而过,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七人睁大双眼,忍住惊呼的冲动,颤抖伸出手指着吾邪剑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什么,就说出来吧。”离夜看到几人惊变的脸色,淡淡询问,她现在也不知道吾邪怎么会变成这样,吾邪连她都抗拒着,不让她碰触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说的时候,走,赶紧走!”一个长老急忙回神,拉着离夜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离夜不解看了一眼吾邪,只是这么一眼,她脸色顿时脸色惊变,反手拉过放在手腕上的大掌,箭步飞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六人急忙跟上去,惊恐看了一眼身后,吾邪身上闪烁,如电流碰撞的光芒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几人迅速远离空中,离空中的两把剑远远的。

    完好的吾邪剑,和只剩下半截的杀神剑浮在空中,两把剑紧紧吸在一起,刺眼闪电在剑身上一闪一闪,光芒越来越多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四周空气变得急促,一切都笼罩在其中,杀意浓浓,寒意压迫。

    离夜回到中央殿,远远看着吾邪剑,眼中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留下杀神剑了。”离夜喃喃道,现在看到这一幕,她是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七人点点头,他们好像也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两把剑吸在一起,现成巨大的光波,刺眼光波将一切排除在外,形成一个光球。

    湛蓝色剑气和红色剑气相辅相成,如同一个太极,在空中不停旋转。

    光波往四周荡开,犹如平静的湖面荡起阵阵涟漪,却格外的急促,迅速,犀利!

    玄机城的人抬头看着空中,大部分人脸上浮现出了然,他们好像知道了空中发生了什么事情,双拳紧握,神情担忧。

    “希望吾邪剑能成功。”风千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成功,它是吾邪!”离夜自信道,她相信吾邪会成功,否则它怎么变得更强!

    冷默然看到的离夜脸上自信的笑容,淡淡轻笑,此时的吾邪剑,犹如在重新淬炼,是用杀神剑的力量在重新淬炼着自己。

    杀神剑的力量本就可观,用力量淬炼自己本身,一旦成功,吾邪剑将变得更强!

    这是属于吾邪剑的契机,能让它变强的契机!

    “看来师父早就有这打算了。”离夜喃喃道,早就打算好,以杀神剑之力,淬炼吾邪剑,让吾邪剑威力变大!

    七人点点头,他们终于知道城主当初为什么没有销毁杀神剑了,在那种情况下,还能想到这种办法,城主果然是城主,而且,能让杀神剑淬炼的必定是吾邪剑,难道城主在那个时候就预料到,吾邪剑一定会认主?

    空中光芒变得越来越炫目,两种光波在空中交错,速度极快,让人眼花缭乱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强力的轰然的震开,空气如同的巨浪,方圆十丈内,汹涌澎湃,震荡连连。

    风云骤变,玄机城笼罩在一片冰冷寒意之中,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敢有半点松懈,淬炼的过程十分危险,要是不成功,吾邪剑很有可能会变成第二把杀神剑,甚至,吾邪剑会比杀神剑还要可怕,引起的动乱还要大!

    成功,失败,各有一半的几率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空中光球炸开,巨大的爆破声响起,四周震动异常,就像是排山倒海那般。

    却没有一个人顾得上这些,他们的目光紧盯着爆炸,连呼吸都不敢大点。

    爆炸光亮,照亮了整个玄机城,玄机城笼罩在一片光亮中,炫彩夺目,强悍的气势笼罩而下,阵阵逼迫!

    四周光芒大作,道道碎屑从空间中飞下,如同闪电流星,坠落在地面,地面顿时出现巨大凹陷,狰狞的坑洼密布,房屋倒塌,小半个玄机城,瞬间成了废墟!

    就在此时,黑衣少年身体稍稍一跃,没入爆炸之中。

    “少城主!”几人急忙叫道,想要抓住离夜,阻止她进去,去已经晚了,离夜身影已经走进了爆炸内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七人想要追上去,可才走出一步,一股力量立刻把他们挡下,不让他们靠近半点!

    穿过爆炸,灼热的温度让离夜皱了皱眉头,呛人的气息扑面而来,她用袖子捂住鼻子,目光迅速扫视着周围。

    炫目的爆炸内,一道蓝色的光束飞闪而过,犹如翱翔在天空的雄鹰!

    看到那一丝蓝色光束,离夜的眼睛再没移开过,她放下捂着鼻子的手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吾邪。”自信轻狂的声音传出,白皙修长的手指摊开,注视着飞翔的蓝色光束。

    蓝色光束听到离夜的叫唤,停顿了一下,有继续着它的飞翔。

    离夜也不着急,保持着动作站在原地,就这么对峙着,谁也不曾先放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蓝色光束的速度越来越慢,像是飞了太长时间,有些劳累那般,慢慢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吾邪!”离夜再次叫道,眼中笑意依旧,却有无法抗拒的威压气势!

    蓝色光束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转向离夜,继续往离夜这边飞来,如同一道闪电,稳稳落在离夜的手心之中。

    光束闪过,青蓝色长剑落在离夜手上,明亮透彻,闪烁出点点寒霜,看上去没什么不同,可总觉得又有什么地方有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离夜握住剑柄,丝丝冰凉滑入身体,除了那熟悉的感觉,此时还多了什么。

    红莲猛地弹出离夜体外,幸好爆炸的光芒还没过,不然它就暴露在玄机城所有人眼前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!吾邪比以前还不近人情了!以前只是杀气,现在还多了邪气!”红莲不禁爆粗口,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吾邪震出离夜身体了,可以前那是吾邪没认主的时候啊!

    不过是提升力量,就不认识它了,直接把它震出离夜身体,有这样的吗?

    可却不得不承认,吾邪力量提升了,连它都能感觉到,离夜肯定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提升了力量,它震你一次,也没什么。”离夜含笑道,吾邪只是把它震出来,已经很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红莲一阵欲哭无泪,哭丧着道:“离夜,不带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直接被它削成两半?”离夜挑眉看向红莲,换做是其他人,吾邪现在早就把他削成两半,不只是被震开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红莲抖动了一下身体,这样就挺好的,不用再继续了,它知道吾邪变强了就行。

    四周爆炸的光亮逐渐透明,眼看着就要消失。

    “离夜,赶紧让我进去!”红莲哭腔道,这要是再不进离夜身体,等会就该曝光了,它可不想让这么多人看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吾邪就不让它靠近离夜,有这么霸道的剑吗!?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四周,握了握手上的吾邪,声音传出,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吾邪身上剑气稍稍收敛,爆炸的耀眼瞬间消失,红莲猛地一头钻进离夜身体。

    完好无损安全回到离夜身体的红莲,这才松了口气,没事!

    爆炸消失,玄机城恢复平静,四周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紧张的心,在看到空中的黑衣少年,也顿时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”

    七人欣喜若狂,不但少城主没事,就连吾邪都没事了,从剑气的波动看来,是变强了不少!

    “危机解除了!”

    “好耶!”

    “公子好样的,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吾邪的认的主人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很少敬佩人的,我们城主一个,公子,你也算一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机城一片沸腾,所有人热烈欢呼着,没事了,有惊无险,吾邪剑也变强了!

    离夜站在屋顶,俯瞰着玄机城的一切,眼中带着淡淡笑痕。

    另外七道身影从远处走来,急急忙忙走到冷默然他们面前,一把拉过他们急忙询问吾邪剑的事,这个少年的事。

    黎明现,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,划破黑暗!

    红衣在空中摇曳,红伞折射着光芒,俊美无双的脸上,有了点点不同,嘴角微微勾起,四周顿时一片黯淡,注视着远处一片欢腾的景象,红色软靴迈步走出。

    强大气势直逼四周,红衣男人高大强悍,宛若神人,只手持红伞,身影逐渐走远,眨眼他已经走出了很远,留下淡淡的梅花清香。

    离夜猛地扭头看过来,看着远处,那个方向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师父来过!

    离夜几乎可以肯定!玄机城城主,她那个师父肯定来过,那种感觉不会错,昨晚一心放在杀神剑上面,倒是没有注意到一直有人在偷看!

    想到萧水寒来过,可是不进城就离开了,离夜就阵阵汗颜。

    师父好歹也是玄机城城主,他都到了玄机城了,竟然还不现身,看到没什么事情又走了,玄机城这些人,有师父这么一个城主,该说是幸还是不幸?

    离夜叹了口气,飞身回到中央殿,十大长老都已经聚集,左右护法,风千赤红都站在那里等着她。

    刚刚落在地上稳住身体,十长老立刻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“参见少城主!”

    这个少年就是他们的少城主啊,是少城主!

    风千也跟着跪了下来,“参见少城主!”

    赤红咬了咬嘴唇,看到十长老都跪下了了,听着少城主三个字,脸色一阵苍白。

    “参见少城主。”赤红单膝跪下,语气依旧傲然,仿佛这才是她,要是哪天她不傲慢了,那她就不是赤红了。

    右护法镇定自若,走到离夜面前,双手抱拳,微微俯身,“参见少城主。”

    离夜目光落在右护法身上,嘴角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冷默然看了看右护法,一阵惊讶,右护法会在人面前俯身,除了城主,他还没对谁如此过,看样子是真正的叹服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参见少城主。”冷默然俯身道。

    玄机城的左右护法,萧水寒面前都不用跪,能让他们俯身,那就代表了他们信服这个人。

    离夜扫视了一眼面前的十四人,缓缓开口,“我的身份你们几个知道就行了,不用再让玄机城的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知道,已经可以了,再让玄机城的人知道,她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不用说出去?

    众人抬头迟疑了看着离夜,这样好吗?他是少城主,怎么可以让人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先起来吧,我说了,不能让玄机城的人知道,就不准说出去,这是命令!”离夜扫视了一眼几人,要是想让玄机城所有人都知道,她早在进城的时候,就亮出身份了,不用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众人迟疑看着离夜,命令两个字落在心上,他们沉声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他们慢慢站起来,脸上露出笑容,看着离夜,他是城主的弟子,吾邪剑的主人,很神奇的少年!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我先回去休息了,玄机城以前你们怎么弄,现在还怎么弄,不用来问我。”离夜摆了摆手,往住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打了一晚上,她的确也累了,还是先回去休息,然后再考虑离开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几人异口同声应道。

    离夜离去,众人才收回目光,看向赤红。

    蒙亨喜欢赤红,玄机城人尽皆知,只是他的方法太极端,还有就是,太过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拿着杀神剑,就以为能控制杀神剑,他最终还是被杀神剑控制了,成为杀神剑的傀儡,少城主不杀他,杀神剑碎了,他照样会死!

    “赤红姑娘,你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我说过,我从来没喜欢过他,他的生死,与我无关。”赤红转身离开,她不在乎被人怎么看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蒙亨再怎么强求没用。

    喜欢这种事情,强求不来,要是会喜欢上蒙亨,她早就喜欢了,不用等到现在,今天他就算控制了杀神剑,变强大了,她还是不会喜欢他。

    她说过,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转身离去,神情高傲,气势傲然,宛若高高在上,无人可攀那般。

    离夜回到房间内,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,就回到床上躺下了,闭上双眸,调息着身体。

    造化诀放在身体内旋转着小周天,乳白色的暖流流遍全身。

    离夜睁开双眼,看了看床的另外一边空荡荡的,没有那熟悉的身影,才又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一夜交锋,严重的疲惫,离夜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莲飞出离夜身体,看到熟睡的人儿,它悄然飞出去,不去打扰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过,离夜躺在床上沉睡着,房门被轻轻推开,白靴走进,慢慢走向床边,清冷的双眸看到床上熟睡的人,薄凉的嘴唇,勾起淡淡弧度。

    离夜感觉到气息靠近,猛地睁开眼睛,身影直接坐起,重似千斤的拳头迅速砸出!

    眼看着拳头就要砸过来,骨节分明,白皙修长的大掌缓缓深处,将那带着全部重力的拳头包容在掌中,没有半点吃力,容颜上绽放的笑容,四周顿然失色无光!

    “清羽。”离夜看清楚来人,他居然这个时候来了,还出现在玄机城,玄机城的人还没谁发现,出入玄机城跟走自己家似的,难怪能那么轻松从日月殿拿走龙魂珠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拉过离夜,身体顺势坐到床上,将离夜拉近怀中,精致绝伦的容颜,带着淡淡笑意和眷恋。

    “夜儿,为夫好想你。”双手收紧,他恨不得将两人揉成一体那般。

    离夜也不挣扎,靠在纳兰清羽胸前,慵懒打了哈欠,“几天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会晚点才到,比她预期的已经早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很累?”纳兰清羽听到语气中淡淡倦意,蹙了蹙眉头,松开紧紧抱住的双手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好像还没睡醒那样,看来昨晚灵力的确是用的太多了,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闪过笑意,顺势拉过离夜,两人相拥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那先睡吧,有什么事情,等你醒来再说。”纳兰清羽柔声道,将离夜拦在怀里。

    离夜本来还想问他这几天去哪里了,想了想还是先睡醒再说,反正问了纳兰清羽一时半会也说不完,既然他找来了,就不会那么早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相拥,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,离夜靠在纳兰清羽怀中,闭上双眼,没过一会,她无奈叹了口气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了。”离夜翻身坐起来,盘腿坐在床上,注视着面带慵懒,嘴角含笑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仙姿,啧!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回去了一趟,没想到晚来几天,玄机城已经变成这副样子了。”小半个玄机城都快毁了,不用夜儿说,他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嘿嘿笑道:“没办法,玄机城出了点小意外,把意外解决了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小半个已经算很好了,真的!

    “有没有受伤?”纳兰清羽淡淡问道,单手撑着后脑勺,静静注视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离夜摇摇头,回想起刚才纳兰清羽的话,整个人直接倒下去,趴在纳兰清羽身上,“你刚才说回去?”

    他好像是还有很多事情没交代,现在要不要交代交代?

    美人入怀,纳兰清羽嘴角含笑,低哑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在离夜耳边:“听说过天穹之地吗?”

    天穹之地!?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目光紧盯着纳兰清羽,天穹之地,他回去的地方是天穹之地!

    “天穹之地存在是真的?”离夜挑眉问道,她记得书上有过记载,天下之大,何其神秘,在风启大陆之外,必定还有是神秘的地方,而天穹之地就是那些地方的一处。

    天穹之地,纳兰清羽,他要真是天穹之地的人,天赋会那么吓人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听说那些什么地方和风启大陆不同,那里山河比风启大陆壮阔,景色秀丽,灵气……总之书上说的,那就是比风启大陆好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她最有兴趣的,还是那个地方的高手如云,神化级别,在那里多如牛毛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可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,上面也没仔细说,对天穹之地也就只有那么几句记载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撩起离夜胸前一缕发丝,放在指尖缠绕,看到离夜没有半点惊讶,无声低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国师大银来鸟…哈哈,天穹之地呢!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