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魔!
    湛蓝色长剑横削而过,直劈而下,汹汹气势,宛若山岳压顶,空气顿时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黑亮双眸闪烁出冰冷寒意,离夜身影转眼已经到了蒙亨面前,他还没看清楚离夜是怎么过来的,散发这冰冷寒意的长剑已然快落到他的面门。

    蒙亨脸色惊变,急忙用双手举起巨斧,挡在身前,冰冷恐惧渗透心底,整个人宛若掉入冰窖。

    “锵”的一声,长剑落在巨斧之上,离夜扫视了一眼蒙亨,手腕说稍稍用力一压,只见蒙亨脸色苍白,身体不受任何控制,整个人被压在地上,单膝跪地,他咬牙硬撑着,地面裂开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蒙亨满心的震撼,看着头顶长剑压下,他知道自己不坚持下去,今天就一定会死于非命!

    地面裂痕越来越多,甚至蒙亨跪着的地方,早已变成碎屑,离夜依然没有收回攻势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刚才还在为离夜担忧的众人,看到眼前的一幕,错愕非常。

    蒙亨竟然挡不住这少年一招,少年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灵力,怎么会有如此强劲的力道,把蒙亨镇压在地上,连站起来都是困难!

    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,玄机城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少年,还住在中央殿,他们怎么都没见过?

    他们没见过离夜,也不是奇怪的事情,中央殿有这么大,离夜一般也很少出门,平常走动的地方,也不过就那么几个,这些在外殿的人,自然是不认识离夜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蒙亨手上的巨斧在强劲的攻势下,一分为二,蒙亨睁大双眼,瞳孔缩紧,冰冷气息从头顶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离夜双眼冷寒,长剑落下,没有丝毫迟疑停顿,直劈而落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!”匆忙而来的声音惊呼道。

    离夜手上的长剑,落在蒙亨脑门上,发丝碰触到剑气,纷纷坠落地上,然而却不再落下一分。

    蒙亨睁大双眼,吞了吞口水,惊悚看着脑门上的长剑,全身颤抖,整个人看起来都傻了。

    冷默然急忙走过来,看到离夜差点就杀了蒙亨,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不管蒙亨做了什么事情,玄机城都愿意一力承担,还希望公子手下留情。”冷默然急忙道,目光落在离夜手上的吾邪上,后背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连吾邪都用了,这蒙亨在到底在做什么,平常闯进中央殿也就算了,今天不但闯进来,还来招惹离夜公子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天相处下来,他多少也知道眼前少年的性格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有仇必报,蒙亨去找赤红就找赤红,你找离夜公子做什么,能走进中央殿的人,不用想也知道身份不简单啊!

    看着呆滞脸色苍白,满头大汗的蒙亨,冷默然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一力承担。”离夜睨视了一眼蒙亨,身影战正,收起吾邪,冷冷睨视了一眼冷默然,“不可让任何人动自己人一分,这是没错,而他,不值得!”

    这个人*太重,给她的感觉,就和那把杀神剑一样,而他一心为的也不是玄机城,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拉扯上整个玄机城!

    冷默然脸色一僵,目光看向蒙亨,离夜公子说没错,蒙亨现在心里想的,只有赤红,有个时候甚至都怀疑,蒙亨为了赤红即便搭上整个玄机城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离夜冷冷扫视一眼蒙亨,剑气在她手上挥动,从蒙亨双脚处划过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身大吼冲破云霄,震耳欲聋,却带着无尽的痛楚。

    蒙亨冷汗直流,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,甚至更为虚弱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是玄机城的人,小爷不杀你,但是小爷说过,再挡着小爷的路,就砍了你的双脚!你为了一个人,灭尽天下,小爷都不会管,但是……不要招惹上小爷!”凌厉呵斥响起,离夜收起吾邪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为赤红,哪怕是一怒天下,她没什么意见,不触犯她的底线,她的逆鳞,她什么都不会做,就是别来招惹她!

    冷默然看着蒙亨,稍稍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摆了摆手,“抬他下去疗伤。”

    离夜没有砍他的双腿,现在也被挑断了脚筋,如同废人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招惹上离夜的,离夜在中央殿好好的几天都没什么事情,怎么今天就出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兢兢战战站在原地,心有余悸目送离夜离开,一颗心在剧烈跳动,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不要招惹上这个少年,没有,招惹谁都不要招惹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他如同地狱修罗,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,而且他们总觉得,只要不招惹这个少年,他就不会做什么,也不会变成现在的地狱修罗。

    赤红从人群中走出来,愣愣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,吞了吞口水,便是到了此时,她还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她看的真真切切,蒙亨要是不招惹他,他什么都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“赤红。”蒙亨看到赤红出现,眼中染上赤红,他低声嘶吼道:“我便是双腿断了,也一定要得到你,一定!”

    赤红收起心里的颤抖,下巴上扬,保持着她高傲的姿态,“我早就和你说清楚了,我有喜欢的人,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你便是灭尽天下,我也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蒙亨还想做什么,三天两头带着人到中央殿烦她。

    蒙亨阴冷笑道,“我要得到的,一定会得到!”

    冷默然脸色一沉,注视着他瘫软在地上的蒙亨,“把他抬下去!”

    得到的,一定会得到,蒙亨真的喜欢赤红,还是他只为了自己的高傲,不愿承认自己被人拒绝的失败!

    “是!”几个人急忙走向前,把蒙亨抬下去。

    跟着蒙亨前来的随从,早就吓傻了眼,看到蒙亨被抬下去,连滚带爬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赤红看向冷默然,抿了抿嘴,“左护法,我会和离夜公子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她躲着蒙亨,才会有这件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冷默然看了一眼赤红,点点头,然而看向四周围观的人,“你们跟我来,一五一十把所有事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齐声应道,跟着冷默然离开。

    离夜刚回到风千给她安排的院子,就看到他老早就在等着了,不解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风千前辈,找我有事?”离夜淡淡问道,唇瓣勾起淡淡笑痕。

    风千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双肩微微一僵,急忙转身,“离夜公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他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,连气息都没有,这……

    “有事?”离夜笑问道,没有回答风千的问题。

    风千见离夜不说,也不再询问,抱拳笑道:“离夜公子还记得我跟你提过,玄机城那些铸造师都想见见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听到离夜公子到了玄机城,这次杀神剑的事情,都是他的功劳,他们都迫不及待想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很快就会离开玄机城。”见那些人,还是算了,他们要是知道她是他们城主的徒弟,想走怕是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师父这些年一直没回玄机城,要是见他们,也等师父回来再说,要是他们病急乱投医,见师父他老人家不在,直接把她留在玄机城,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他不是才来没几天吗?

    “不快。”玄机城基本没事了,至于杀神剑……她还是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走出火底熔浆后,莫名的寒意,她到现在都记得,那就像是一种挑战,*裸的挑战。

    能有那种寒意的,除了杀神剑,她想不出还有谁。

    *,想饮血……离夜蹙了蹙眉头,脑中突然闪过蒙亨的眸子,那也是一双充满*的眼睛,可蒙亨有多大的*,离夜心里顿时一紧,有什么东西早脑中一闪而过,来不及抓住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离夜公子。”风千叫了好几声,见离夜没反应,伸手推了推。

    离夜猛地回神,感觉到身体的碰触,她眸光一冷,杀意浓浓,反手擒住风千的手,化指为爪,伸手掐去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……”被掐住脖子飞风千,涨红了脸,杀意紧紧笼罩这他。

    离夜这才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,她顿时囧了,轻咳一声,慢慢松开抓住风千的手。

    风千捂住脖子,猛地低头咳嗽,就差一点,离夜公子再用一点点力气,他就要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“呃,风千前辈,不好意思,这是我身体的本能。”离夜囧囧看着风千,身为杀手,不可能让人碰触自己,这种攻击已经融入骨血,成为一种本能,所以风千碰到她,她几乎是反射性就掐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当然,很熟悉的人不会,毕竟她早就熟悉了他们的气息,至于风千……她还没有熟悉的他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风千摆摆手,深吸一口气,站直身体,“没事没事,咳咳!”

    本能,这种本能也太可怕了,要是不小心碰触到离夜公子的,是不是就会立刻没命?

    风千哪里知道,离夜过了这么长时间,已经很好了,换做以前,他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,哪里还有力气在这里咳嗽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如此入神,是在想什么?”早知道就不该碰。

    离夜嘿嘿一笑,摸了摸鼻子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不见他们,我就去跟他们说说,相信他们会理解的。”风千脸色僵硬道,心里阵阵懊恼,早知道离夜公子不去,他就不该在那些人面前提起离夜公子!

    等会说离夜公子不去,他一定会被那些人烦死!

    风千想了想,最后决定还是派人去说,要是自己亲自去,后果必定是相当严重!

    “风千前辈,你不会是……”离夜看到风千的脸色,一阵无奈,她可以肯定,风千在那些人面前打了包票,说她一定会去。

    可去见铸造师这件事情,她还真没想过!

    玄机城有师父一个城主就够了,她当师父的徒弟就好了!这样就行了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风千脸色一僵,他是对他们肯定过!不过离夜公子不去,他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这件事情在下会摆平,倒是公子什么时候离开,一定要派人通知我一声。”离夜公子才来几天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夜微微颔首,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当初光明正大走进来,离开当然也是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风千抱了抱拳,转身离开,眉头紧皱匆匆离去,他得好好想想该摆平那群“臭石头”!

    红莲飞出来,看到风千匆匆离开的步伐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个人类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笑死它了,以为离夜会去,结果离夜不去,他就得回去好好处理。

    离夜这不是坑人吗?不对,离夜坑人也不是第一次了,多坑一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淡淡道:“我从没想过要去见铸造师。”

    好几次师父说道玄机城铸造师,就会皱眉头,她觉得,还是不见的好,这才是明智之举!

    “我们是真的要离开了?”红莲叹了口气,它觉得玄机城不错,他们完全可以多待两天,好好看看玄机城也不错嘛。

    离夜呵呵一笑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红莲无力应道,离开就离开吧,它最近吸收的火能量也差不多了,够它消化一段时间,它的火焰一定会更加厉害的!到时候就能帮离夜烧光所有人!

    红莲现在正朝着这个“伟大”的目标前进,可惜,它现在火焰,距离那个目标,还很远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白这几天去哪了?”红莲猛地惊醒,它这几天都没见过小白,小白去什么地方了,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看到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阵抽搐,决定不再和红莲说下去。

    小白被她扔进契约空间已经好几天了,它居然现在才问,应该是现在才想起来,小白不见了。

    黑夜悄然降临,玄机城陷入一片寂静,然而在这寂静之中,一道红光从空中闪过。

    平静的街道,原本脚筋被挑,该躺在床上养伤的蒙亨,此时竟然双脚站立走过,走进火底熔浆洞内,像是某种力量在牵引着他。

    火底熔浆下面,早已平静的杀神剑,此时红光大作,四周剑气浓浓,守着它的几个人,倒在地上,全身干枯,被吸血而亡。

    蒙亨走到杀神剑面前,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,眼中满是*。

    “杀神剑,你才最适合我。”蒙亨面目狰狞,渴望的看着选在空中的杀神剑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看中杀神剑很久了,只是城主有令,不准任何人接近,他才一直没有来,今天,他终于听到了杀神剑召唤了。

    杀神剑全身嗡嗡作响,全身震动,像是在附和蒙亨的话。

    蒙亨大手举起,杀神剑缓缓落下,稳稳落在他手上,红光闪射,杀神剑迫切渴望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杀神剑,我将自己的血分你一半,只要你为我所用,我便让你喝尽天下人的鲜血。”蒙亨疯狂道,他现在什么都不管,什么都不顾,他只要杀神剑,毁掉玄机城。

    什么吾邪剑,什么兵器大城,只要毁掉,杀神剑就是天下第一,这是他家的剑!

    杀神剑在蒙亨手上剧烈的晃动,像是不愿意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当年如不是我蒙亨的先祖,岂会有你今天!你能有现在,谢的是我蒙家人,现在为我所用,又能如何!”只要他得到杀神剑,什么赤红,天下,都是他的!

    杀神剑的波动慢慢变小了下来,安静躺在蒙亨手上,一丝丝红光在剑身上闪动,蒙亨脸色越来越白,然而腿上的伤口,却在急速愈合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原来是这样啊,这杀神剑是你先祖打造的,喝的第一个人的血,是你先祖的。”

    清冷声音传来,带着调侃戏谑,少年一身黑衣劲装,双手交叉在胸前,眼中露出淡淡笑意,注视着蒙亨疯狂的模样。

    离夜也没想到能听到这些,她只想再来看看杀神剑,要是再没什么事情,明天早上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蒙亨的先祖打造了杀神剑,杀神剑喝的第一个人的血,就是它的打造者,所以蒙亨能听到杀神剑的召唤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没想到,蒙亨的*这么大,啧啧啧!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蒙亨看到离夜,眼中露出杀意。

    他等了这么久,杀神剑终于再次重启,他不会再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。”离夜淡然点点头,好像没看到蒙亨眼中的杀意那样,轻松淡然,一派自在。

    果然,他对赤红没什么喜不喜欢,只想得到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你打伤了我?”蒙亨歪了歪头,整个人眼中充斥着血红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离夜狐疑看着蒙亨,注视着他眼中的血红,嘴角微微上扬,这么容易就入魔了,用不了多久,他大概就会被杀神剑完全控制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把剑,师父一直没有销毁,留着干嘛?

    她一开始还以为,不管什么兵器,都有自己的骄傲,师父是城主看到了它的骄傲才没毁掉它,现在看起来,好像不是这个原因,那是为什么没有毁掉,留着给玄机城增加麻烦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蒙亨怒吼道,整个人就想是一头野兽,完全丧失了理智,又或者,他的理智已经被杀神剑全部吞噬,人已经成了杀神剑的傀儡,无法挣开的傀儡。

    离夜不在意点点头,“是我,你要是忘记我怎么打伤你的,小爷可以让你再重新记起来。”

    吾邪出现在离夜手上,湛蓝色暗纹闪烁着光芒,杀气浓浓,剑气逼人。

    蒙亨扭了扭头,盯着离夜手上的吾邪,“三天前的人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离夜这次没有回答,注视着蒙亨,嘴角微微上扬,缓缓道:“你是杀神剑,不是蒙亨。”

    三天前的事情还记得,不错不错,身为剑,有这样的记性,是不错。

    红莲要是有手,此时一定是捂脸状,为什么这么紧张的时刻,离夜居然还能如此淡定,淡定也就算了,怎么还一脸赞许的表情!

    她这是在欣赏杀神剑,杀神剑有什么好欣赏的,赶紧动手啊!

    “你倒是清楚,不过,三天前要不是你,我可以提前让这个人类来,现在的玄机城已经是一座死城!”都是他,要不是他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,都是他,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离夜歪着头想了想,三天前,那她来的正是时候,要不然她现在看到的玄机城就是一座死城?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我虽然和玄机城没什么关系,但是玄机城城主是我师父,我师父的地盘,做徒弟的说什么也要保护好啊,再说了,你也就是一把剑,没有蒙亨,成不了什么事情,只会和三天前一样的下场。”看到蒙亨现在的这个样子,离夜也算是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杀神剑三天前那么的不堪一击,绝不是它畏惧,不敢应战,说直接一点。

    杀神剑不像吾邪那样,即便没有她的操控,它也可以自行出招,但是杀神剑不行,它必须要依靠这人类,没有人类,它跟普通的剑就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是玄机城城主的弟子!?”蒙亨惊讶看着离夜,仿佛也不敢相信,萧水寒有一天会收徒弟。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冷冷笑道:“就算你不信,那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师父的徒弟,不管怎么样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,所以,现在他老人家不在,这个做徒弟的怎么会让人欺负到玄机城头上,更何况眼前的,还不是人,只是一把剑,加一个入魔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他的弟子,更该死!”蒙亨冷声哼道,脸上露出带着淡淡愤怒。

    当年要不是那个男人,它也不会被压在下面这么多年,现在他的弟子来了,就是它报仇的时候!

    “原来,你是被握在人类手上,才能发挥全部的力量。”离夜轻啧道,看来这把剑再怎么厉害,还是没有她家吾邪厉害。

    蒙亨神情微微一僵,随即露出狰狞扭曲的笑容,“现在你知道这些,也已经晚了!”

    凌厉的招式直逼离夜,招招夺命,不留半点情面。

    离夜扬手一挡,处于下风,杀神剑用力直逼而下,仿佛想要将今天白天离夜和蒙亨之间的事情,重新演示一遍,而这次受压力的去屎离夜。

    “想要报仇啊?你觉得小爷会给你这个机会吗?”离夜双手握住刀柄,绿褐色灵力充斥全身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绿褐色灵力炸开,蒙亨整个人被震退好几步,好不容易才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离夜跃起身体,身体反侧,长腿旋力踢过,落在蒙亨胸前。

    飞沙走石,滚滚落下,地面震动连连,头顶巨石仿佛随时都会掉落,然后上面的熔浆,尽流而下,将他们淹没其中。

    蒙亨刚稳住身体,双手握住刀柄,手中杀神剑红光闪烁,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喝血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四周,蹙了蹙眉头,转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爷不陪你玩了!”离夜大声笑道,然后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蒙亨双眼眯起,眸中尽是冷意和杀意,赤红充斥着双眼,已经完全变成血红,他整个人,早已入魔,被杀神剑控制,成为杀神剑的傀儡,不是他得到天下,而是杀神剑先将他的一切毁灭!

    “想走,哼!你便是我重生后的第一个祭品!”蒙亨冷冷一笑,迅速迈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离夜跑在前面,看到身后跟上来的蒙亨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我靠!离夜,赶紧跑,他追上来了,眼睛比刚才还要红,这个人是不是疯了,不对,应该说入魔了!”红莲急忙叫道,这可是大事,这个人入魔了!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离夜来看看,说不定玄机城现在已经一片血染了,哪里还能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血染的话,他们还是会在其中,离夜也会在,这可不行,离夜不能有事,反正,总之,离夜来了!一定会没事的!

    “入魔,入魔才好,吾邪早就想和杀神剑一较高下,现在不是正好有机会。”离夜冷笑道,三天前吾邪那么不满,今天总得好好让它战一场。

    红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它就知道它白说了,离夜哪里是正常人能比拟的,那就不是正常人,就是个变态,没错,禽兽!

    红莲阵阵汗颜,这些话它是不敢当着离夜的面说的,除非它是找虐。

    离夜低头看了一眼身体,异常灼热,她嘴角一抽,看了一眼身后,蒙亨就距离她三步之遥,眼看就要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红莲,等会我没被这个人杀了,先被你烧死。”它这温度,也太吓人了,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红莲急忙回神,感觉到红莲中央燃起的火焰,急忙收起心思。

    它什么都没想,真的,什么都没想!

    身体温度恢复正常,离夜松了口气,转眼又将她和蒙亨的距离拉开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们这么跑,要跑的什么时候?”红莲狐疑问道,现在已经到熔浆地带了,还要跑到什么地方去?

    “当然是出去。”在这里打,火底熔浆要是全部爆发,他们全都得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红莲立刻收起声音,不再说话,这种关键时候,还是别让离夜分心的好。

    四周安静了下来,离夜淡淡一笑,脚步极快,飞速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先后走出石洞,空中红色的剑气和湛蓝色剑气充斥四方,一个冰冷杀气浓浓,满是战意,一个魔性袅袅,满是*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么穷追不舍,是不是该谢谢小爷,小爷可是把你带出了火底熔浆。”离夜握着吾邪,拍打着手上,调侃看着蒙亨,即便这种紧张的时候,她也依旧淡然,丝毫没有惊慌惊恐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在这里,听到离夜的话,一定会气的吐血晕厥。

    他居然还让人家道谢,对方好像是追杀出来的,不是来跟他说谢谢的。

    还有,这种情况下,能严肃一点吗?这是红果果挑衅啊,就是在激怒杀神剑!

    “找死!”蒙亨动了,红光从空中闪过,宛如一道火红流星,从天边坠落而下,轰然坠落,砸向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握紧吾邪,娇小身影在空中翻滚,清冷声音呵斥而出。

    “诛神剑式——焚灭!”

    吾邪浮在空中,瞬间一列而成,形成二十几把,如同二十几道闪电,从空中劈下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黑夜中,剑气逼人,两道光芒闪烁,罡风汹涌掀起,形成龙卷飓风,横扫而过,气波阵阵,扫荡四周!

    空中巨大的动静,惊醒了玄机城所有人,看到空中闪烁的剑气,每个人夺门而出,当他们看到那道红光,每个人脸上都是一阵惨白。

    杀神剑再次出世!

    这该怎么办,不是说已经重新封印,它是什么时候出来的,怎么没有一点异象!

    冷默然听到声音立刻夺门而出,身上就穿了亵衣,外套什么的根本就来不及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空中闪烁的光芒,脸上血色全无,整个人宛若掉进冰窖了一般。

    杀神剑,那是杀神剑的剑气!

    是谁拿着杀神剑,是谁去碰触了杀神剑!

    风千边走边穿衣服,当他看到先走出来的冷默然,赶紧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左护法,杀神剑出世了,这该怎么办,好像离夜公子比我们早发现。”风千提起头若有所思道,另外一道是吾邪剑的剑气,也就是说离夜公子正在和杀神剑交手。

    冷默然脸色一沉,咬紧牙关,一脸愤然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放过拿出杀神剑的人!”现如今玄机城内都是自己人,要是让他知道,明明知道杀神剑的可怕,还拿出杀神剑的人,一定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这是拿玄机城开玩笑,杀神剑出世,玄机城就是第一个被屠杀的对象!

    右护法匆匆走来,沧桑的脸上皱起,眼中慢慢的都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该怎么办?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吗?”右护法叹息道,那个叫离夜的少年,再次出手了!

    看着此时的离夜,右护法不禁羞愧,前几天他竟然还想着让这个少年立刻离开,没想到现在唯一能帮忙的人,却是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召集十大长老赶紧商量一下!”左护法大袖一挥,急忙往议事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能连累离夜公子,他手上尽管有吾邪,杀神剑威力太大,他年纪轻轻,实力上也比较吃亏,要尽快派人把神离夜公子换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风千应道,立刻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玄机城内,一片哗然紧张,每个人都看着空中对战,但是他们能看到的,只有两道剑气闪光。

    看着能与杀神剑抗衡的剑气,众人唏嘘不已,那叫一个震撼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什么剑,竟然能和杀神剑抗衡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知道吾邪不会认主,看到这剑气,还真的会以为是吾邪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吾邪现在在城主手上,当年城主也试过,不能用吾邪,肯定不会是吾邪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吾邪不可能认主,它那么高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机城的人都太过了解吾邪,正是因为了解,他们才不会相信,吾邪真的会认主。

    这世间,他们也想知道,还有哪个人能挥动吾邪剑,别说他们不信,就算信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城里的动静,蒙亨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容,他放弃和离夜交锋,直接往下面走去,挥着他手上嗜血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离夜狠狠一啐,迅速跟上去。

    蒙亨看到离夜追上来,还没落到地上,长剑迅速挥动,一道想长长的弧度,从空中落下,如同闪电,直逼众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“赶紧跑,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约而同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不过是瞬间,立刻变得井然有序,疏离众人离开的人,从什么地方离开,都安排的妥妥帖帖,好像已经演练了不下千百次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们跑的速度还是太慢,大部分是逃走了,还有小部分人,将要死在杀神剑下,无处可逃!

    看着分散的众人,离夜咬了咬牙,双证翻滚,将掌力凝聚到剑上,清冷声音冷喝而出,惊天震地!

    “震天诀!”

    震天诀以兵器为媒的形式,震然而出,又还是吾邪剑,威力比双掌凝聚的力量更为强大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罡风呼啸,在黑夜中嫌弃千丈高浪,飞沙走石,强势之力逼迫,街道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,四周一切变得粉碎!

    强势之力,汹涌而至,犹如江河的滚滚波涛,狂躁无比!

    蒙亨整个人也被席卷在这片狂躁之中,落入地上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满地废墟的街道,离夜稳稳落下,警惕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从从而过,急忙往这边走来,冷默然走在最前面,面带着急,行色紧张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离夜公子!”

    听到叫唤,离夜皱了皱眉头稍稍转身,就看到冷默然,右护法,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大同小异的男人,他们年龄大不相同,有些中年,有些两鬓斑白,有些白发苍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离夜将吾邪收起,插入剑鞘,冷冷走过去。

    事情是突然发生,才没有告诉他们,他们现在不应该出来,应该在中央殿等着。

    杀神剑现在的威力只有吾邪才能对抗,他们现在出来无非就是送死,他们在玄机城地位应该都不低,总不能让他们的都来送死吧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赶紧离开玄机城,我们会想办法的,玄机城不能连累你。”冷默然着急道,杀神剑已经出来了,现在能走多少人是多少人,不能让玄机城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离夜翻了翻白眼,疏散玄机城的人,做的是没错,能活多少就活多少,但是他们要是有办法,早就想出来了,也不会等到现在,再者,杀神剑杀完玄机城的人,就会出去,到时候还不是一样会出手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有什么必要离开,不如先打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的。”离夜最终只说了五个字,她来了玄机城,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,再说了,这是她师父的城,让一把剑在这么闹出这么大动静,也要问问她北宫离夜同不同意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吾邪剑!”冷默然刚说出两个字,身后就传来惊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冷默然和右护法顿时僵住,他们忘记把这件事情告诉长老了,现在看到吾邪剑被人握在手上,还是个少年,长老们一定会不淡定的!

    站在冷默然身后的五个人急忙走上来,把冷默然和右护法一把推开,围着离夜,脸上满是和蔼慈祥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孩子,能把这东西给老人家我看看吗?”白发苍苍的老人笑呵呵道,满脸慈祥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它是叫吾邪吧?我们没看错吧?”另外一个男人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吾邪!”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,太阳穴暴动,看着将她围住的五个人。

    是不是吾邪家,他们不是最清楚了吗?这么明显的,这么独特,还用的着问吗?

    冷默然和右护法一阵狂汗,不禁抓狂,现在是研究是不是吾邪剑的时候吗?杀神剑不知道去了哪里,不是该想想怎么把杀神剑找回来!?

    看到五个人和蔼慈祥的笑容,冷默然和右护法顿时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该叫他们几个出来!

    是让他们来帮忙的,不是让他们来研究这是不是吾邪剑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昂,一万奉上!哈哈,那几个老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,不敢相信,离夜手上拿着的就吾邪,可它就是吾邪啊!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