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就这么握住的
    湛蓝色寒光绽放四射,感受到杀神剑的气息,杀气涌现,战意浓浓!

    吾邪在离夜手上震动着,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展露锋芒,让世人看看它的威力和可怕!

    四人呆呆盯着吾邪,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。

    吾邪剑,多少高手强将想要将吾邪握在手上,最后都被吾邪反噬而亡,更多的则是,连靠近都不能靠近,就已命丧当场!

    而如今这少年,他手持吾邪剑,与吾邪之间是那样的契合,仿佛他们天生就该如此,汹汹气势无法忽略,渗人气息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看到吾邪剑,四个人第一时间想到的,是眼前少年真的见过他们城主。

    城主常年将吾邪剑放在身边,尽管无法掌握,也想着帮吾邪找到适合的主人,看看它的风采,它的力量!它的震慑!

    他要是没见过城主,就不会拥有吾邪剑!

    老天爷,他们竟能在有生之年,见到吾邪认主,看到能有人持有吾邪剑,这可以说是他们此生最大的幸事!

    “想去玩玩?”离夜抬起手,注视着吾邪,露出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吾邪像是听懂了离夜的话,震动地更加猛烈,迫不及待想要挣脱离夜的手,和杀神剑一分高下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离夜松开手掌,吾邪的剑柄在她面前点动了两下,湛蓝色长剑往空中飞去,凌厉的气势,直逼杀神剑!

    离夜稍稍抬头,注视着吾邪飞过的轨道。

    杀神剑悬在空中,身上迫切绽放的红光,在吾邪飞去以后,明显有所收敛,也没有立刻迎战。

    吾邪围着杀神剑环绕,凌厉气势直逼,杀气比刚才更甚。

    “离夜,那把剑不肯迎战。”红莲不满道,吾邪都发出挑战了,叫什么杀神的剑,到现在还不敢迎战,甚至收敛气势,好像是在对吾邪有所畏惧,可它感觉那不是畏惧。

    “看着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杀神剑只是暂避锋芒罢了,不是不敢迎战。

    红莲没有再开口,吾邪和杀神的对决,还是看着就好,就不知道杀神敢不敢迎战,会不会迎战。

    四人看到杀神剑剑身的锋芒消散不少,这才慢慢靠近离夜,神情满满震惊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杀神剑是不是怕了?”风千疑惑问道,杀神剑要是不怕,肯定不会收敛锋芒,甚至还会迎战,现在这样,是不是说它已经怕了。

    离夜收回目光,扭头扫视了一眼风千,红唇轻启,“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看敌人,杀神剑好歹也是名剑之一,它可以不应战,但是,它一定不会怕。”

    怕了,她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杀神剑畏惧过,说怕了吾邪,太牵强。

    “可那是吾邪啊!”右护法再也不淡定了,这个少年竟然会是吾邪的持有者,这简直可以说不可思议,吾邪终于认主!

    能让吾邪认主,这个少年必定非池中物,而且他没有骗他这个老人家,是真的见过城主。

    “吾邪怎么了,你们谁见过吾邪真正出手?”离夜淡淡问道,没有人能挥动吾邪,她虽然能掌控吾邪,但是吾邪剑本身的力量,却依旧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吾邪剑非常强大,它就像是拥有生命,也可以跟人一样,一日比一日强大,所以,要掌控吾邪,就要比它更强大,掌控着它,将它全部的力量挥落与这个世间,让世人见识到它的强大!

    冷默然,风千,右护法三人集体摇头,他们都没见过吾邪剑真正的威力,只是听说而已。

    赤红咬了咬唇瓣,站在一旁目光灼热,这把剑,吾邪剑!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是怎么握住吾邪的?”风千敬佩问道,他活了半辈子,第一次见有人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云清风淡道:“就这么握住的。”

    她握住吾邪的时候,没感觉到什么不适,也没有外界传的那样,会有什么反噬。

    风千眼角一抽,好吧,他知道自己是白问了,离夜公子什么时候做过正常的事情,能握住吾邪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,离夜公子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右护法差点喷血,天下无人能握吾邪,他居然这么简单轻松就说一句,就这么握住了!

    这是哪来的变态!?还是人吗?

    冷默然汗颜看了一眼离夜,从离夜公子无事穿过断魂山脉,做出的事情,一件比一件震撼,还是先冷静点,说不定等会还会做出什么其它更吓人的,不然心脏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稍稍吐纳,把浊气呼出,目光看向吾邪。

    吾邪绕着杀神剑已经很长时间了,但是杀神剑始终不愿意应战,悬在空中,收敛着锋芒。

    “削它!”离夜不耐烦呵斥道,这不是杀神剑愿不愿意应战就能算了!

    冰冷两个字传出,几人纷纷一怔,目光紧盯着吾邪,就怕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吾邪听到离夜的声音,平和缓慢速度,立刻变得猛烈,直削杀神剑而去!

    “锵!锵!”

    湛蓝长剑和血红长剑碰撞在一起,发出刺耳的声音,红蓝两道剑气横空扫开,杀气,嗜血,冰冷,让人胆颤。

    杀神剑上,锋芒瞬间消失掉了大半,只是一剑,它只有防守,不曾进攻,看上去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三人不解看了杀神剑,在他们面前,杀神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老实过,难道吾邪的气势,就连杀神剑看到也要有所畏惧?这是不是就说明,杀神剑有望再次封印在这里,不会再出去了。

    赤红嘴巴微张,目瞪口呆看着杀神剑气势节节败退,在吾邪的攻击下,它是那么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杀神剑不是天下名剑之一,怎么会这样!”赤红惊呼道,现在这还算什么天下名剑之一,简直是不堪一击!

    比起他们四个的惊讶,离夜更多的是疑惑,看着吾邪一点点削掉杀神剑的锋芒,眸光中的不解也越来越重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蓝色剑气盛世凌人,整个地下都是湛蓝色的锋芒,红色剑气顿时消失,显得是那般无力。

    四人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,杀神剑黯淡无光,红色剑气再没了生机,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简单。

    “吾邪,吾邪真不愧是排名第一的剑器!”右护法兴奋道,只有天下第一的兵器,才能有如此威力,把杀神剑逼的节节败退,无法还手,也无力还手!

    “杀神剑怎么会毫无招架之力,这不应该。”冷默然疑惑道,当年城主都费了好大力气,才把杀神剑放在里,现在杀神剑如此不堪一击,他反而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赤红眯起双眼,注视着杀神剑,语气的凝重道:“的确有几分奇怪。”

    杀神剑太容易就被震下来,如今已经和被当初放在地下没两样了,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吾邪。”离夜轻唤一声,手掌伸出。

    湛蓝色长剑在空中停留了一会,才又飞回到离夜手上,剑身不停震动着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!离夜,它这是在生气!”红莲惊呼道,吾邪剑生气可是少有的事情,今天竟然能看到,奇迹,奇迹!

    不过,杀神剑的确是有点太奇怪了,能让吾邪这么主动,却不应战,表现的还很怕吾邪,换做是谁得到这样的对手,也会郁闷的。

    看着吾邪如此听话,回到离夜手上,几人心里又是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这样操控吾邪的人,天下间只有他一人,一声命令,能让吾邪回来,一声呵斥,能让吾邪攻击,天下间,谁还能做到如此!

    吾邪的主人!吾邪之主!

    离夜眉头微蹙,看着吾邪的不满,吾邪很少会激起斗志,用自身和其它的兵器一战,它从来都是不屑,今天杀神剑如此,它会表现的这么不开心,还是杀神剑隐藏了什么,吾邪才会这么不开心?

    “如此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啊!”右护法兴奋道,现在杀神剑恢复如初,他们也能暂时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玄机城终于能恢复正常,否则这些天,未免太过冷清。

    离夜反手把吾邪插入剑鞘中,眸光冷淡,看不出有半点兴奋和开心。

    风千看到离夜微蹙的眉头,讪讪问道,“离夜公子,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可能只是想多了。”离夜收回目光,看了看手上的吾邪,把它放入储物手镯内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冷默然看了看杀神剑,眼中露出一丝担忧,他也觉得事情太过简单,但愿是他们想多了,杀神剑又一次安静了下来,不会有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赤红冷傲看了一眼杀神剑,转身离开,没有什么事情,还留在这里做什么。

    右护法迫不及待走出去,想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玄机城所有人。

    杀神剑的危机解了,吾邪剑有了主人,这对玄机城来说,都是好事!

    打造出来的剑遇不到主人,吾邪剑已经成了玄机城每个人心里的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无法看到吾邪的光彩,绝好的兵器没有主人,吾邪就犹如废剑!

    悬在空中的杀神剑,在几人离开以后,剑刃中间闪过一条细细的血丝光芒,寒意四射,危险蚀骨!

    走出火底熔浆,右护法急忙离开,把这个好消息通知到玄机城,至于吾邪剑的事情,事关重大,他知道不可轻易说,这种事情他还是有分寸的,不会轻易透露。

    赤红看了一眼离夜,傲慢走去,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。

    冷默然和风千站在石门前,纠结的看着离夜,想问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问起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神情,离夜含笑无奈道:“左护法,风千前辈,我刚刚说过,等过几天,就会告诉你们一切,也包括吾邪剑的事情,行吗?”

    杀神剑她还是有点不放心,在玄机城多看看几天再说,要是真的没什么事情,她再离开也不迟。

    反正出来也没几天,在玄机城住几天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好!”两人不约而同点头,关于这件事情,他们不会再问,离夜公子说过两次过几天会告诉他们,那就不会失信。

    即便离夜公子不说什么,他们也不好再问,拥有吾邪剑,又不能说就被他们玄机城限制,说不说是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色也不早了,左护法,你还是回去好好清理清理吧。”离夜忍俊不禁看了一眼冷默然,他这一身狼狈的,从回来以后就没清理过,现在要是走出去,玄机城怕是没几个人能认出他。

    冷默然茫然看了一眼离夜,愣愣低头看去,当他看到自己身上那一身狼狈,才想起来回来之后,还没来得及清理自己这一身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在下先行一步。”冷默然抱了抱拳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风千笑眯眯看着冷默然的背影,若有所思道:“我想当年城主早早把左护法提升到现在的位置,肯定是看中他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做起事来,连自己都忘记的人,城主只怕是一眼就看中,才会让他当左护法。

    幸好右护法对城主的命令,从不质疑,城主说什么他就做什么,便是让他做右护法,让冷默然做左护法,他也没有半点意见和不满,否则玄机城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,你们右护法比较有趣,一生只听令一人,这样的人不多得。”能得到这样的人才,师父还是挺有手段的。

    “啊?”风千愣住了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右护法比较有趣。

    玄机城的人看到右护法,巴不得离的远远的,因为他只听城主的,其他人说什么,他都当做放屁。

    至于左护法,他们还能事事商量,那都是城主的命令,不然早就吵起来了,不对,已经吵起来了,只差没打一架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通了。”离夜收回目光,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刚才她想的是驯服右护法,让他听话,现在她想的是,就这样也不错,一个人要是认定此生只听一个人的命令,就不会再更改,就像罗刹,罗刹认定追随她,若突然有个人出来,让他再听从那个人的命令,罗刹也会不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又何必请求,强扭的瓜不甜。

    风千看到离夜脸上高深莫测的微笑,摇了摇头,他是猜不透离夜公子心里在想什么的,还是不想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我带你去住的地方吧,天色也不早了。”这么一天忙活下来,又过去一天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轻嗯一声,脚步正要迈出,后背一阵冰凉寒意袭来。

    脚步立刻停住,她迅速转身,身后却没有半个人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?”见离夜不走,风千转身不解叫道,还有什么事吗?

    离夜缓缓转身,看到风千眼中的疑惑,扯出一抹笑容,“没事,继续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种寒意,是谁的?杀神剑?

    风千这才又继续往前走,知道杀神剑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动静,也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玄机城中,再次恢复热闹繁荣,各家各户,紧闭的房门全部打开,一望无际的城池,一片升平,众人继续着自己手中的事情,打造着兵器。

    玄机城的中央殿中,谁都知道里面住了一位贵客,再次镇压杀神剑,都是这位贵客的功劳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贵客是什么人,什么身份,什么名字,没有人知道,就连是男是女,也只有中央殿寥寥几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身穿冰蓝色长袍的少年,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显露无疑,站在中央殿楼层上,离夜俯瞰着玄机城,把偌大的玄机城尽收眼底,玄机城渲染的颜色比较厚重,大多数都是乌黑色,这为玄机城添加了几分庄重严肃。

    城内炉火升起,开始打造兵器,灼热的铁屑味道,弥漫在空中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座城池,磅礴大气,暗藏着种种玄机,玄机城以兵器闻名,它是机械大城,却鲜少有人知道,它还是机关大城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原因之一,玄机城才一直无人能攻克,连偌大的日月殿,都奈何不了玄机城,只能任由它壮大!

    “离夜,这玄机城真大气。”红莲用那种望洋兴的语气感叹道,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看玄机城,感觉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离夜笑而不语,玄机城当然大气,内含玄机,深藏不漏,这要是玄机城名字的由来。

    “三天了。”离夜突然天外飞仙来一句,红莲差点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还想了一下,才记起来,他们到玄机城的时间已经三天了,三天时间,玄机城没有发生任何动静,杀神剑也没有什么多大声响,左右护法商议,又派好几个人去守护杀神剑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走?”红莲关心问道,它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,什么时候走,它还能吸收多少的火能量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看着远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红莲见离夜不说话,也不再问,还是安静一点的好,别打扰离夜想问题。

    在楼城上站久了,离夜迈步走下城楼,这些天在中央殿她去哪里都通行无阻,也没谁敢阻止。

    就连右护法都巴不得离夜多在中央殿,甚至是玄机城走动,他不能说离夜是吾邪的主人,可以让玄机城的人都看看,等到哪天吾邪剑认主的天下人皆知的时候,他只要稍稍一提,玄机城的人就会知道,是谁拥有了吾邪剑!

    暴戾之气在中央殿横行,高大的男人气势汹汹,中央殿没一个人敢阻止他的步伐,甚至见到他就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男人身后跟着三四个耀武扬威的随从,看着想中央殿众人的逃窜,他们不停嘲讽讥笑。

    离夜走下楼层,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动静,她走到高台栏杆旁,低头一看,几人的匆匆而来的身影映入眼帘,为首的男人身上散发着种种的暴戾气息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还不赶紧滚去告诉赤红,就说老子来看她了,她以为住在这中央殿里,就以为老子不敢来找她了吗?”男人大声笑道,说道赤红,眼中露出迫切得到的爱恋神情。

    男人说完轻哼一声,这件天要不是杀神剑的事情,把玄机城闹的沸沸扬扬,他也不会现在才来找赤红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赶紧把赤红姑娘叫出来,就说我们少爷想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随从赶紧附和,发出阵阵大笑,粗狂至极。

    红莲看到底下的人,一阵轻啧,“离夜,那个傲慢的不得了的女人,居然还有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喜欢?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那种眼神明明就是想要迫切得到,不管用什么办法,都想得到的眼神,不过,这和她有什么关系,这是人家是私事。

    离夜淡然收回目光,转身离开,这种事他们管不了,也无需多管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走几步,红色身影映入眼帘,赤红匆忙走过,傲慢的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慌和不满,那匆匆离去的背影,可以说是在逃。

    这几天离夜也听风千说过赤红在玄机城的地位,她的地位很微妙,可以说玄机城很多事情,她不是完全熟练,可她却总能懂一点,甚至很多时候,铸造兵器到了关键时候,遇到了问题,也是请教她才能解决。

    所以她可以傲慢,也的确有这样的资本,二十几岁的先天天阶,在天龙国本就难见,她又是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件事可能是她最失败的,在玄机城五六年,她从没见过萧水寒,甚至连背影都没看过,所以离夜那天说她见萧水寒,她才会有那种表情。

    离夜收起心绪,转身离开,刚才还在高台下的几个人,已经爬上了层层阶梯,走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有没有见过赤红?”男人不满问道,他找了大半天了,也没人看到赤红在什么地方,赤红就如此迫切躲他吗?

    离夜双手摊开,耸耸肩,淡然看着不远处的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确是高大,并不只是说说,离夜对于男人来说,显得瘦小了一点,但是对于女人来说,她绝对已经算高的了,可便是这样,她也才到这个男人的肩膀处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还是没有?”耸肩算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离夜冷淡回答了一句,从男人身边绕过去,直径离开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要离开玄机城,不想再离开之前,还要遇到这些麻烦事,况且这还不是她的麻烦事。

    男人身后的随从看了看离夜,疑惑打量着,“不对啊,我怎么从来没有在中央殿见过这个人,中央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小少年了?”

    离夜听到那随从的话,嘴角一抽,小少年……

    “混账,你不早说!”男人粗吼一声,转眼已经走到了离夜面前,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离夜微微抬头,眸光冷酷,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敢出现在中央殿,中央殿连老子都没资格住,你凭什么站在这里!”男人粗吼道,不是中央殿的人,凭什么住在中央殿,他都没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若是能住在中央殿,他倒要看看赤红还能跑到什么地方去!

    “让开!”离夜冷声呵斥道,她住什么地方,为什么要告诉他,还是一个挡住她路的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说,你休想离开!否则老子让你躺着出去!”男人吼道,惊雷般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不少人前来。

    他在中央殿本来就名声远扬,可是很少有这样怒吼的时候,中央殿的人金光疑惑,也免不了好奇心作祟,跑来查看。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那人,眼中没有丁点情绪,嘴角勾起邪魅笑意,“你知不知道,曾经那些让我躺着出去的人,最后连渣都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清冷声音传出,轻狂不羁,那叫一个嚣张。

    跑来查看的中央殿的人,还没靠近,听到这强势霸道的声音,差点摔跟头。

    这说话的人是谁啊,不知道在他面前的人是他们中央殿煞星吗?看到了不走远点,居竟然说,那些让他躺着出去的人,最后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如此嚣张,太霸气了!

    红莲听到离夜的话,火焰一抖动,随即想到以前那些想杀离夜的人,大部分的确是连渣都没剩。

    这个人还是赶紧离开的好,趁着离夜什么都不做的时候,不然他等会下场肯定凄惨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知不知道老子是谁,敢这么跟老子说话!”男人怒吼道,向来大家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,现在突然有个嚣张少年如此,他都快气炸了。

    眸光微转,离夜冷视了一眼男人,“你先去查查小爷是谁,再跟小爷这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靠!他娘的嚣张了!

    赶来围观的人差点尖叫,碍于那个男人在场,这才忍住了。

    这小祖宗是谁啊,连他们玄机城的煞星都不放在眼里,这涌起,这胆识,绝无仅有啊!

    他们绝对是第一次看到,还有人不买蒙亨的帐,当然,蒙亨肯定是不敢到城主面前这样,所以才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!”蒙亨粗犷的大手指着离夜,怒火滔滔。

    “小爷最后说一次,让开!”他要去找谁,大可以去找,用不着在这里挡着她的路!

    红莲看着蒙亨不知死活的样子,有些不忍直视,离夜都说了三次让开了,这个人类要是再不让开,绝对是……找打!

    “让开,你敢命令我,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纤细的身影箭步闪过,瞬间出现在男人身后,带着淡淡绿褐色灵力的脚,直接踢向蒙亨膝盖后,纤细修长的双手抓住蒙亨,身体稍稍跃起,重重的一脚,重重砸在蒙亨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高大的男人双膝重重跌落在地上,砸落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,地面隐约有几分晃动,甚至还出现了几道裂痕。

    蒙亨整个人不受控制倒下,整个身体往前倾倒,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,离夜一脚踩在蒙亨背上。

    红莲一声轻叹,看吧,它就说下场会很惨的,干嘛还去招惹离夜,乖乖让离夜走不就行了,不挨打,没有痛过,就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下次,小爷会直接把挡路的双脚直接砍掉!”说完,离夜霍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蒙亨跟来的随从,目瞪口呆看着离夜,急忙让开一条通道,就怕晚了一点,就会像蒙亨一样,惨惨的摔了个狗吃屎不说,还一脚踩在地上。

    中央殿啊,这么多人面前啊,摔成这样,这要是传出去,在玄机城他们还怎么混!

    围观的一帮子人看到三两下,蒙亨就狗吃屎趴在地上,站都站不起来,还有刚才膝盖传来的声音,也太惊悚了。

    这少年……貌似是他们护法请来的客人!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,这少年就是客人啊!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看离夜身份的人,急忙往回跑,这可是要出大事了啊喂!

    护法们请回来的客人,听说这次镇压杀神剑,客人出了不少的力气,功劳很大!这要死被蒙亨得罪了,那该怎么办!

    离夜刚走几步,粗重的吼声在身后传来,紧接着凌厉的招式横空劈下,大斧直接往离夜后脑勺劈去!

    感觉到空气的波动,离夜稍稍侧目,余光看到身后的身影,她立刻迈步,身影迷离,闪躲而过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斧落在地上,泥石地面,出现一道狰狞的裂痕,地面严重晃动。

    离夜抬头看向蒙亨,眼中闪过杀意,已经放了他一次,这次还从后面偷袭!

    强劲罡风狂啸而出,尘土飞扬,蓝衣少年气息冰冷,可怕至极。

    完了!这次真的是坏了!

    围观的人看到两人针锋相对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想要走出去阻止,没走几步,威压笼罩,他们只觉得四周空气稀薄,让人透不过气来,又赶紧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下该怎么办,那公子是客人啊!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,我们加起来都不是他们一个的对手,现在也跑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左护法他们应该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看的那叫一个担忧,他们担心的不是蒙亨,而是离夜,身为客人,不能让客人有闪失,最重要的!

    这个客人身上好像没有半点灵力,没有灵力,这要怎么和先天天阶的蒙亨打!

    刚才就算偷袭那么一下,把蒙亨打趴下,那无非是惹恼蒙亨,这下要真打起来,说不定只有赤红姑娘才能阻止蒙亨了。

    护法,你们赶紧来吧,这里出大事了!这真的是大事啊!

    蒙亨巨斧一挥,直接冲向离夜,目光凶狠!

    “找死!”玫瑰红唇吐出两个字,黑亮璀璨的双眸,闪烁出一丝杀意,造化诀转动,将灵力隐藏,刹那间,离夜,也动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昂…杀神剑没那么简单哒,嘿嘿嘿!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