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它这是来吃东西的?
    赤红注视着离夜,本来还没什么,但时间一长,明亮的眸光,邪魅的笑容,接二连三击打进心里,她双颊一红,急忙收回目光,气势立刻便败了几分。

    离夜则是不惊不喜,看到赤红那超凡的容貌,神情淡然依旧,没有半点惊讶。

    毕竟她见过的美人多了去了,赤红又怎么能让她看呆眼。

    “见没见过你们城主,和我到玄机城有关系?”清冷声音传出,离夜漠然收回目光,仿佛站在面前的只是萝卜白菜,没有什么值得再看下去的。

    右护法听到离夜的话,神情大变,恼羞成怒怒瞪着离夜。

    黄口小儿,竟敢骗他,说什么见过城主!实际上根本没见过城主,还敢说不止见过一次,他是什么身份,城主凭什么见他!

    赤红高傲站直身体,傲然走进殿内,斜视了一眼离夜,神情高傲,轻哼一声,“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没见过就没见过,何必说见过,他们城主岂会见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冷默然单手负在身后,来不及清洗的他,尽管带着几分狼狈,身上的气势却不容人忽略。

    “赤红姑娘,离夜公子见没见过城主,也是玄机城的客人,不可无礼。”冷默然语气上尽管客气,却也带着淡淡警告。

    赤红目光斜视了一眼冷默然,听到他语气中的警告,高傲的神情明显收敛了很多。

    尽管她在玄机城地位特殊,但是冷默然毕竟是左护法,这个少年没什么,可她总得给左护法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,眸光淡然,神情冷清,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她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红莲倒是忿忿了,不满面向赤红,“离夜,这个女人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红莲。”离夜冷冷打断,玄机城高手如云,这中央殿四周,各处散布着先天天阶的高手,就不下二十个,还仅仅是藏在暗处的,四周守卫更是不计其数,难保不会有人发现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玄机城处于天龙国边界,其实可以说,这不是天龙国的边界,玄机城一直是**的存在,只不过夙皇想要用玄机城壮大自己的威信,才对外宣称,玄机城属于天龙国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就是夙皇不要脸,强词夺理!

    萧水寒独来独往惯了,便是夙皇这么说,玄机城依旧**,只是名义上属于天龙国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红莲叹了口气,郁闷至极,它可是堂堂异火红莲,在人类世界居然变得束手束脚!

    不过人类不得不防,又不是每个人都像离夜这样的,要是被谁发现它的存在,还指不定要怎么为难离夜,它总不能给离夜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公子,等会玄机城十位主持长老,十八位高级设计者,二十四位鉴定师,三十六位构建者,四十九位……”

    赤红才说道一半,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出,将她继续说下去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“正好,小爷就想见见他们,玄机城这么大,打造的兵器更是天下之首,见见他们不为过吧。”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,嘴角含着笑容,眼中冰寒冷漠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十长老,十八设计,二十四鉴定,三十六构建,四十九监造,八十一掌执,一百零一主铸造师,几百辅铸造师,几千子弟铸造,这些她都知道,还知道这些不过是主要的打造兵器的人,玄机城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打造兵器,在平凡的一户人家打出来的兵器,卖出去都比其它地方的要强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那些主要打造兵器的人,她甚至连他们在玄机城的什么方位,掌管什么事情,有什么作用,也都是知道的,用不着再听一次。

    这些事就不用他们多说了,怕是她不想知道,师父也不同意,不然也不会给她在帝都留下那本书,上面除了有兵器的介绍和铸造的过程,玄机城的事也介绍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冷默然和风千站在一旁,听着赤红一个一个说着,脸色慢慢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是想给谁下马威,杀神剑这种事情,用得上十大主持长老,十八设计者,二十四鉴定,三十六构建,这些人出来!

    右护法皱了皱眉头,不满看向赤红,她跟一个外人说那么多玄机城的事情做什么!?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若是想见,我可以带你去见见。”风千看向离夜,能让他们这些人齐聚,只有城主,一般有什么事情,都是他们去找这些人。

    他们那些人看到离夜,必定也会很欣赏,再说,上次在带回亢龙之骸的时候,他就跟他们提过离夜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听到有这样的一位少年,都想见见是如何的风姿风采,现在离夜来了玄机城,他们肯定也会出来见上一见。

    风千话落,赤红和右护法脸色纷纷闪过诧异,无法相信风千居然会主动带一个外人去见这些人。

    冷默然也是一脸疑惑,他不明白,这个少年在特殊,风千居然能如此对待,为什么?

    还有他手里明明就有城主令牌,在赤红和右护法质疑的时候,干嘛又不拿出来。

    冷默然不知道的是,他不在城里的这段时间,当初萧水寒在把令牌交给离夜,就通知过玄机城,他收了个入室弟子,并且把令牌传给了收的弟子,玄机城子弟,看到手那令牌的少年,那就是他所收的徒弟!

    现在偌大的玄机城,不知道萧水寒收徒弟的,不知道令牌这件事情的,也只有冷默然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离夜到玄机城,暂时不想让人知道的她的身份,在冷默然面前拿出令牌,已经是不得已,现在又怎么会轻易拿出令牌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离夜嘴角上扬,这件事情急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等你想去的时候,来叫我就可以了,他们都想见见你。”风千笑道,他们能拿到完整的亢龙之骸,都是离夜的功劳啊!

    毕竟完整的一副亢龙之骸不容易得到,偌大的玄机城,曾经也就得到过那么一次,也都用完了,能得到第二副,他们是想也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微微颔首,她就是说说,要真见那么多人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想要见他?”右护法不淡定了,这个少年都没来过玄机城,怎么就知道这个少年,还想见他!

    风千这次想起来自己还没介绍,赶紧走到离夜面前,将她拉起身,“左护法,右护法,赤红姑娘,当初玄机城能得到完整的亢龙之骸,多亏了离夜公子!”

    什么!?

    三人睁大双眼,看向离夜,他就是风千当时提过的少年!

    这……这少年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,他竟然敢把日月殿的药宗都不放在眼里!

    离夜无声看了一眼风千,算了,风千说都说了,不过这样也好,总不能名不正言不顺留在玄机城,便是留下,这些人也有话说,不过,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右护法蠕了蠕嘴唇,眼中露出一抹坚定,“就算他有恩情于玄机城,也不能参加玄机城内部的事!”

    玄机城的事,外人管不着!

    赤红冷冷轻哼,嘴角上扬,讥笑看了一眼离夜,眼中透着高傲。

    右护法不管什么时候,这点分的最清楚,外人,决不能参加玄机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露出不耐烦,扫视了一眼右护法,轻狂霸道的声音传出,“小爷就在这里告诉你了,这件事,参不参与,你是小爷的事,小爷想要参与,你有长老阻止不了,小爷不想参与,你右护法也请不到!”

    跟他们绕了这么长时间,离夜早就不耐烦了,右护法又一口一个内部的事内部的事,圣人都会发火,更何况是离夜。

    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呆呆注视着离夜,就连右护法自己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就连隐藏在四处的暗卫,听到离夜强而有力霸道的话语,差点都没能把忍住,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这少年实在是太霸气了,玄机城这么多人,只有城主一个人敢对右护法这么说话,现在这个少年如此!

    右护法怕是气炸了,他一向受人敬重,除了城主,怕是还没被人这么呵斥过。

    风千吞了吞口水,果然,北宫少主性格还是这么轻狂不羁,右护法这不是自己找怼么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北宫家的少主,偌大的北宫家都能震住,更何况是右护法。

    外人,自己人,干嘛这么斤斤计较,离夜公子是来帮他们的,又不会害玄机城,他真不知道右护法在坚持什么。

    冷默然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尽管他地职位在右护法之上,还从没敢和右护法这么说话,这个叫离夜的少年,还真是……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赤红眸光微变,露出一抹看好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放肆!敢如此对老夫说话!”右护法气炸了,整个人都散发出浓浓怒火。

    离夜讥讽一笑,唇瓣轻启,“小爷今天还就放肆了!”

    红莲捂着一脸血泪,北宫离夜还有什么不敢放肆的,夙皇面前她都照样放肆,更何况他还只是玄机城右护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右护法阿只觉得阵阵晕眩,头重脚轻,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如此轻狂不羁的少年,怎么能把他留在玄机城,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在玄机城!

    “左护法,必须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地面阵阵摇晃,灼热气息瞬间冲击而来,带着重重的尘沙。

    山崩地裂的声音传来,大地都在颤抖摇晃,坚硬的建筑房屋,发出“吱嘎”的声音,让人听着想只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几人脚下一阵剧烈摇晃,右护法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风千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,神情紧绷。

    离夜平稳站在地面,眯起眼睛注视着外面,眼中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杀神剑!”冷默然顾不得地动山摇,冲出殿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杀神剑制造出来的动静,这么大的动静,可见火底熔浆也关不住杀神剑了。

    杀神!

    右护法和赤红神情大变,也赶紧跟上去,他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杀神剑出事情,城主有令,不可以随意销毁杀神剑,他们只能把它镇压,镇压时间一长,也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风千着急看了一眼离夜,眼中神情紧张,“离夜公子,你是在这里休息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一起去,顺便看看这杀神剑是什么样的。”能引导人入魔的想兵器,她还想看看是吾邪厉害,还是它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走吧。”风千说着跑出殿外。

    离夜是迈步走过去,迎面而来的灼热温度扑打在脸上,她皱了皱眉头,脚下步伐却没停下。

    杀神剑,从名字上就能看出,打造它的人给予它多大的肯定,连神都能杀,更何况是人,在它面前,就如同蝼蚁。

    玄机城家家户户门口紧闭,即便是听到在的动静,也没有谁踏出半步。

    城里早已下达了命令,不关键有多大的事情,都不可以踏出家门半步,否则就会引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命令下达,谁敢不从!

    家家户户必定是房门紧闭,不敢现身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匆忙走过,直奔热风扑打来的方向,每个人脸上都还一片紧张。

    离夜跟在风千身边,还不忘打量玄机城,将所到之地的四周一切,尽收眼底,牢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几人走到一扇石门前,热气更为沸腾,石门建立在一座高峰之下,四周设下阵法布置,只是没有开启,离夜一眼就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进去,离夜公子,你要小心点,这里面很热。”风千走进石门之际,不忘转身提醒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这么大的热气,不用风千说,她也能想想到里面是什么样的景象。

    火底熔浆之下,能是什么不热的地方?

    风千这才走进去,离夜毫不迟疑跟着走进石门,一片赤红的火海顿时映入眼帘,眸光微变,走到一旁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流动的熔浆,宛若一条小河,熔浆中时不时鼓起气泡,就像是沸腾的开水那般。

    四周地面干燥,连密布在这里的石头都是红色,灼热的温度,刚刚走进,汗水立刻寖湿了衣服,而不过瞬间,寖湿的衣服,立刻被温度蒸感。

    异常灼热,几人迅速以灵力将全身包裹,抗拒着热气,不敢有分毫迟疑。

    在火底熔浆,他们丝毫不敢迟疑,稍有不慎,就会想被熔浆吞噬,他们哪里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离夜神情自若走在熔浆边,她刚刚走进,丹田处的乳白色暖流,立刻变得冰凉,蔓延到四肢百骸,让离夜感觉不到半点灼热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没有半点事,甚至连灵力都没有用,几人脸上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不热吗?这么高的温度,你还是用灵力保护一下自己,不然会受伤的。”风千急忙劝道,这么高的温度,用灵力防护都受不了,离夜公子这样,没走几步就会晕过去的。

    离夜扫视了一眼面前四人,看到他们身上闪烁的灵力,眼中闪过了然。

    四个都是先天天阶,就连那个赤红也是,实力不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先走吧。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暖流突然变凉了,她不但不觉得热,还觉得挺舒服。

    赤红扫视了一眼离夜,傲慢白了离夜一眼,转身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右护法想看到离夜走进来,想说什么,冷默然的声音已经响起。

    “右护法,现在离夜公子已经进来,要是他一个人出去,发生了点什么事情,谁来承担这个自认,你吗?”冷默然大袖一挥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该想的是杀神剑,不是外人不该参与玄机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他也许还有自信让人离开,但是离夜公子,他真的没有把握,特别是他和右护法对峙的时候,那种气势,他只在城主身上见到过。

    在那么瞬间,他都觉得自己看错了,可那的确是从离夜公子身上的气势!

    右护法脸色顿时僵住,看了看离夜,也只能忍住,顺着熔浆流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右护法走远,风千走到离夜身边,讪讪笑道:“离夜公子,你别见怪,右护法他脾气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右护法只认准城主,偌大的玄机城内,只听城主一个人的命令,这点他们也都知道,那是他的真正的信服城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要让一个人不听话的人听话,过程不容易,但是他一旦听话,就再也不会违背。”离夜喃喃道,若有所思看着右护法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驯服不了的人,这个右护法只听想师父的,她倒要试试看!

    浓浓的战意挑起,这次却不是为了对战,而是要驯服一个人。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风千愣愣站在原地,看着离夜往前走去的背影,一阵呆木。

    离夜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几人顺着熔浆走下去,越走越深,温度也越来越高,几人的步伐变得沉重,离夜却依旧是轻松淡然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轻松的脚步,四人越来越郁闷,明明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,怎么看起来比他们还要轻松!

    天理何在,他们都已经变成这样了!

    在这里在行走,最开心的莫过于红莲,它不停吸着四周的热度,表情那叫一个满足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火真好吃。”红莲满足惊呼道,它都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火焰了。

    红莲不能吃其它,却能吸食火焰,将吸进身体的火焰,转变成自己的力量,可它们要是么找到符合它们要求的火焰,它们宁可不增强力量,也不会吸那些火焰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抽搐,无语听着红莲的声音,这么热的地方,最开心的就是红莲了。

    早就被离夜扔进契约空间的小白,听到红莲的惊呼,毛发一抖,神情实在是不敢恭维红莲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如此轻松,赤红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还能这么轻松?”她不服看着离夜,每次他们走到火底熔浆一次,比大战一场还要吃力,他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?

    娇嫩的额上密布着汗珠,不过一下子就被温度蒸干。

    三人立刻附和点头,他们也想知道,为什么会这样,他们一个个都这么吃力了,他怎么还能没事?这火底熔浆能如此平静走过的,只有他们城主啊!

    “小爷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离夜扫视了一眼赤红,看向风千和冷默然。

    一丝乳白色力量从指尖划过,流进两人身体,清凉感瞬间袭来。

    风千和冷默然脸上闪过一丝惊奇,诧异停下步伐,低头看着身体,燥热不见了!

    “小爷想快点看到杀神剑。”离夜的声音响起在耳边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看,猛地看向离夜,因为这凉意,所以离夜公子才没有什么事情,如此轻松走过火底熔浆!

    “好。”两人不约而同点头,急忙走去,清凉感觉让他们整个人都变得轻松,他们疾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速度加快,很快就把赤红和右护法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右护法深吸一口热气,脸色微变,热气直逼脑门,让他阵阵晕眩。

    他赶紧让自己心情平和下来,这才没有昏过去,在这种地方昏过去,哪里还有生路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。”赤红看了右护法一眼,咬紧牙关,快速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平常用一个时辰才能走完的火底熔浆,这次他们只用了半个时辰,风千和冷默然又惊喜又诧异,他们也知道为什么每次,城主都能早他们那么多时间的到火底熔浆下面。

    到了火地熔浆的下面,温度反而恢复了正常,不似刚才的燥热,反而这里的温度柔和暖意,宛若春风吹拂。

    巨石布满四周,重岩叠嶂,四周平摊,像是被人故意为之,而在中央之地,一把赤红的长剑悬空直立,闪烁着红色寒光,不停发出震动。

    震动的频率,仿佛在说,它想饮血,想杀尽天下所有人!

    红色长剑,如同身处在滚烫熔浆里的玄铁,闪烁着慑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杀神!”离夜双手负在身后,走近悬在空中的长剑,杀神剑给她的感觉,和吾邪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杀神剑好像感受到离夜的轻唤,剑身剧烈抖动,红光比刚才更甚!

    风千急忙拉过离夜,远离杀神剑,擦了擦额上冷汗,“离夜公子,不能靠太近,不然会被杀神剑吞噬神智,被它掌控的。”

    震到了那个时候,谁也帮不了忙,只能看着他陷入疯狂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她北宫离夜还不至于被一把剑控制!

    两道身影狼狈跟上来,他们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,还是没有追上!

    右护法看到悬空的杀神剑越变越红,顾不得身体的不适,急忙走向前,脸色惊变,“怎么会这样,不过一天的功夫,颜色怎么会加重这么多!”

    剑身已经红了大半,只要完全变成血红色,这火底熔浆下也关不住杀神剑。

    不过一天的时间,才只是一天的时间!

    “右护法,你冷静点。”风千眉头紧皱道,还没有完全变红,就一定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当初城主的办法没有什么用处,只能重新想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把杀神剑拿出去,玄机城那么多人,总有一个人适合它。”玄机城不成,天下还有那么多人,她就不信没有一个人奈何不了杀神剑。

    剑终究只是剑,有什么好畏惧的,是剑就能降服!

    “闭嘴!”右护法冷冷呵斥道,这种是什么想法,杀神剑当初铸造出来,就该毁灭,能到现在还留着,只不过是城主放了它一马。

    当年玄机城因为杀神剑,已经经过了一场血洗,这次怎么还能任由它出去。

    赤红被右护法那么一呵斥,双颊变得绯红,轻哼一声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离夜若有所思看着杀神,这把剑只想喝血,没有半点战意,它只有*,就算力量不弱,却不是一把好剑。

    师父应该也能看出来,不过为什么要留下杀神剑,这不是想给玄机城添麻烦不是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吃的好饱。”红莲满足打了个饱嗝,以后这玄机城可以多来,这些熔浆中的能量,够它消化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离夜耳边传来红莲的声音,眼角微微一抽,它这是来吃东西的?

    “杀神剑是谁打造出来的,难道打造他的人不知道这是把只想喝血的剑吗?”离夜指了指杀神,只想喝血的剑,它比不上吾邪。

    杀神剑要是把好剑,说不定还能和吾邪剑争上一争,看看谁能成为第一的剑器。

    四人眼中闪过一丝错愕,齐齐看向离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它只想喝血?”右护法惊呼道,这把剑的确只会喝血,除了喝血,它没有其它的*,可以说它战,只为喝血而战!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虽然她还没开始炼制兵器,但是好歹师父那本书,都记在她心里,看一看,感受一下它的气息,就差不多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打造它的人已经死了,他用自己的血祭剑,就是为了成就杀神剑。”风千严肃道,可以说这把剑喝的第一个人的血,那就是打造它的铸造师。

    离夜了然点点头,向前走了一步,脚步还没走出去一股力量立刻把她拉住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就在这里看吧,靠太近,会被反噬的。”冷默然担忧道,如此捉摸不透的少年,要是入魔,他想不到天下间还有谁能阻止他。

    谁能穿过断魂山脉,还能完好无损,连灰尘都不曾染上!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是想试试。”她想用吾邪试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试!”右护法紧张问道,难道他已经想到好办法了?

    赤红双手交叉在胸前,看着离夜的目光,露出一丝不屑,玄机城那么多人都没有办法,她就不信,这个人能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行吗?”风千担忧道,这要是不成功,那他就危险了!

    “试试呗。”离夜耸耸肩,没有试过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风千迟疑点头,离夜公子做事,一向有分寸,他说试试,肯定有全身而退的办法。

    四人慢慢往后退,目光紧盯着离夜,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就怕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离夜走向杀神,杀神剑闪耀更鲜艳的光芒,红如血滴!

    四人心里变得紧张起来,紧紧注视着离夜。

    不会有事的,不会!

    湛蓝色的光束出现在离夜手上,吾邪散发这浓浓杀气,冰冷的杀气寒冷无比,让人无法靠近,然而握在离夜手上,却是那般的契合。

    然而,离夜刚拿出吾邪,后退的四个人呆住了,傻眼了,石化了。

    震撼在心里荡起千层高浪,惊讶掀起阵阵波涛,一颗心如翻江倒海那般。

    瞳孔中的情绪,是那样的无法相信!

    他们没有看错,那是吾邪,是吾邪剑!

    无人能握在手上的吾邪剑,被眼前的少年握着,那样的自然,那样的契合,仿佛本就该如此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汗哒哒,最近有点卡文,么么哒…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