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玄机城
    走近城池,城门紧闭,城墙上无一人站岗,天空乌云蔽日,寒风萧瑟,堂堂玄机城此时竟显得有几分寂落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城门前,抬头仰看,双手负在身后,城门依旧不曾打开,像是没有谁知道有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里真的是玄机城吗?”红莲在离夜身体内,听着城门外一阵阵萧瑟蚀骨的寒风,满头黑线,离夜不是说玄机城怎么样怎么样有名吗?这……

    这也太寒酸了,一点都不气派,灵师四家的湖城和蓬城都比这蓬城气派!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城门上如刀削般凌厉的三个大字,苍劲有力,气势雄厚,眼角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这里是玄机城,她的确有点不敢相信,玄机城在风启大陆,兵器是出了名的,天下万人,不惜以万两黄金求一件玄机城的兵器,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寒酸,只是这气氛,的确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小白仰头呼呼叫道,圆碌碌的大眼睛,一闪一闪,注视着高高耸立的城墙,眼中一阵迷茫,显然也不相信,这里会是玄机城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注视着城门,眉头微微蹙起,手指碰触到袖子内冰凉的坚硬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们难道今天要一直等在这里,要是没人来,今晚又在外面过夜吗?”红莲满头黑线问道,它是没什么,可这玄机城到底什么意思,撇开离夜的身份不说,好歹来者是客,他们的待客之道怎么这么差!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离夜翻了翻白眼,凉凉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玄机城怎么会简单,好歹也是兵器大城,这么寒酸的城墙,有那么苍劲有力的字,谁看了都会奇怪。

    红莲立刻收起声音,待在离夜身体里面老老实实的,不敢再乱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开城门!开城门!”

    大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侧步往身后看去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,匆匆走来,身后跟着闪电紫豹,速度极快追着他。

    是他?离夜放下负在身后的双手,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痕,明亮双眼注视着跑来的身影,眼皮垂下,看着怀中的白色物体。

    小白好好的躺在离夜怀里,感觉后背发凉,寒风阵阵,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突然,它只感觉身体一轻,眼前一片眼花缭乱,等看清自己在的位置,它的身体瞬间完全僵住。

    离夜将小白抛向空中,扔到男人身后,小白身体又急速下降,僵硬的身体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踩住地面,小白脖子僵硬低头看了看身体,见自己完好无损落在地上,神情才慢慢恢复僵硬,吓飞的魂才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呵斥的声音传来,刚松了一口气的小白,感觉到头顶燥热的气息,身体再次僵住,身体紧绷抬头。

    狰狞粗犷的兽脸映入眼帘,小白吓的毛都炸起来了,一连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急忙往前跑去的男人,看到小白惊悚的模样,立刻停下步伐,转身往回走,然而没走两步,一股力道把他拉住,阻止他走回。

    男人急忙扭头,指着不远处的小白,“你快放开我,我……是你!”

    看清楚拉住自己的人,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也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离夜松开手,往前走了一步,注视着小白,嘴角含着笑容,“你把它赶走,小爷就信上次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不这样,怎么知道小白是不是能让玄兽畏惧,当然,她不会让小白有事。

    淡淡绿褐色的灵力环绕着白色身体,只要玄兽没有被吓退,反而攻击小白,那道灵力就会立刻抽到在它身上,小白也不会有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小白委屈注视着离夜,泪眼蔢娑,楚楚可怜,好像就是被吓坏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小白这种表情,男人急了,“公子,在下怎么能连累公子的玄兽,这玄兽是我带回来的,自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为了你。”离夜淡淡打断。

    红莲不禁捂脸,这个人类也太容易被骗了,小白那种表情,是常有的事情,被骗的人多了去了,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不是为了他?男人不解看了离夜,不是把这玄兽扔出去,追着他的闪电紫豹才停下来的吗?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离夜扫视了一眼小白,直接把它可怜的表情无视掉。

    小白低下头,稍稍叹了口气,看向站在面前,一脸警惕的闪电紫豹,全身毛发炸开,龇牙咧嘴嘶吼,模样异常狰狞,然,并没有什么作用,小白全身毛发炸开的模样,更为呆萌。

    离夜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忍住伸手拍过去的冲动,注视着小白。

    男人汗颜看着离夜,他不明白,这么可爱的玄兽应该不具备攻击能力,这个少年怎么还把它扔出去,让它独自面对玄兽。

    闪电紫豹看到龇牙咧嘴的小白,差点栽跟头,它以为是什么厉害的玄兽,结果……就是小白狗!

    耍它的吧!闪电紫豹怒瞪着离夜,用这么只小白狗忽悠它!可恶的人类!

    “吼!”玄兽一声大吼,空气震开涟漪。

    男人阵阵着急看着小白,几度想出手去救,然而看到离夜面不改色,镇定自若的模样,这才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有发现,小白等级比闪电紫豹低,站在闪电紫豹面前却没有丁点恐慌畏惧,甚至还能对离夜撒娇卖萌。

    小白睨视了一眼玄兽,那眼神,仿若是王者睥睨,只是一眼,天色都会剧变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三足站立,举起一只爪子,指着闪电紫豹。

    闪电紫豹微微一怔,看着被自己弱小的玄兽如此指着,一脸愤怒。

    “吼!”又一声怒吼,闪电紫豹举起大大的巨爪,现往小白站着的地方踩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看到小白的动作,惊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,随即又看到闪电紫豹举起爪子,他立刻屏住呼吸,着急看着离夜,甚至在想,等会离夜不出手,他自己就要出手救这头玄兽。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小白,将它的一切尽收眼底,镇定自若,强者之势,还有那与生俱来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呜!”小白指着闪电紫豹,白色身影瞬间震开,恍若一道巨大的幻影,又似幻觉,强势之力四散,闪电紫豹巨大的身体猛地被震出去,巨大兽身震出三米之外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男人紧张的心情凝结成冰,后背凉风阵阵,目瞪口呆,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这这,这玄兽这么厉害!

    闪电紫豹从地上爬起来,看了一眼小白,脑中回想起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巨大身影,全身一抖,撒腿往回跑去。

    看到闪电紫豹已走,小白这才放下爪子,眼中极具威严的表情瞬间消散,圆碌碌大眼珠子笑眯成一道缝隙,屁颠屁颠转身跑向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蹲下身体,嘴角含笑注视着跑来的小白,手掌翻转,圆润的丹药躺在离夜手心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小白舌头一伸,离夜手心几颗丹药一扫而光,它满足的吧唧着嘴巴。

    离夜一把捞起小白,抱在怀里,毛茸茸的头蹭了蹭离夜的手掌,一脸讨好。

    男人看的整个人都石化了,嘴巴微张,目光呆滞,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,鼻间渗透进淡淡的药香,他全身一僵。

    丹药!这个少年喂玄兽的是丹药!

    用丹药喂玄兽,这么小的玄兽赶走那么大的闪电紫豹,这……简直可以说不可思议!

    离夜侧步,面看向男人,手掌抚着小白的背,清冷的声音传出,“你是玄机城的人?”

    他匆匆回来,是为了玄机城的事情,所以才会穿过断魂山脉,而不是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僵硬回神,看到离夜淡然自处的目光,轻咳一声,抱了抱拳,“在下玄机城左护法冷默然,再次谢过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这个少年已经救过他两次了,说来还真是惭愧,想着能早点回来,却弄了一身的伤,断魂山脉果然不好走。

    冷默然,左护法?

    离夜眉头轻佻,打量面前男人,他就是玄机城的左护法,冷漠然。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?救命之恩就不用你报了,我只想进城。”她只是觉得这城有点怪,暂时没找到进去的办法。

    进城!

    冷默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最近城里有点事情,不准外人进入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道公子进城有何事?是想选一件中意的兵器吗?”冷默然迟疑问道,到玄机城来的,除了是来选自己喜欢的兵器,他想不出第二种可能。

    离夜扭头看了一眼寒酸的城墙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玫瑰红唇轻启,“说不定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?冷默然更加疑惑了,是和不是难道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,既然是救命之恩,那你总得报才可以,我不要你一命换一命,只想你带我进城。”离夜理直气壮道,没有城里的人带路,说不定还真是进不去。

    红莲阵阵鄙夷,无声叹气,果然无耻啊!

    “公子,假若任何时候,在下都可以带你进城,但是今天不行,救命之恩有很多种报法,如今我玄机城有事,外人不可以进入,在下不可以带你进城。”冷默然眼中闪过一丝着急,他也比的得快点赶回去才行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不留痕迹闪过一抹笑意,玄机城的人做事情倒是很有原则,不过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没有受人点滴,就轻易相信一个人,将玄机城置于险地。

    “看来玄机城是真的出事了。”离夜转身看向身后城门,从袖子里拿出的令牌,高高举起,对准玄机城三个字。

    男人看到离夜的举动,再看到她手上的令牌,惊的下巴都快脱臼了,整个人再次石化呆木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那个是……城主令牌!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清冷一声呵斥震开,令牌和城墙上“玄机城”三个字相照应,简陋的城池慢慢扭曲,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!

    城墙高耸,坚硬巍峨,磅礴大气,精妙绝伦!

    城门大开,城墙之上依旧没有任何守卫,但是有刚才的那一幕,有没有护卫,关不关城门,都是无关紧要的,没有人会想到,刚才那寒酸简陋的城墙之后,是如此的大气磅礴,宏伟壮阔!

    那苍劲有力的三个字,映在如此城墙之上,才相辅相成,完全与之融合。

    红莲呆呆问道:“离夜,你是怎么知道这样可以打开城门的?”

    刚才离夜不是还看着城门,不知道该怎么打开,怎么这才一下子的功夫,她不但会了,还成功打开城门,这也太神奇了!

    “猜的!”离夜理直气壮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红莲阵阵凌乱,猜的,居然是猜的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整齐的脚步声从城内传来,从脚步声来看,有二十个人左右,步伐急促,显然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来迎接我们的人?”红莲愣愣道,它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来玄机城,谁会知道他们,又怎么会特意出城欢迎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。”这么急促的脚步,哪里会是欢迎。

    冷默然听到脚步声,终于回过神来,他急忙走到离夜面前,着急问道:“公子,你怎么会有我们玄机城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护法!”惊呼的声音响起,整齐的脚步声立刻停下,来人大概二十个左右,为首的人看到冷默然脸上露出惊喜。

    冷默然话才问到一半,就被打断,听到熟悉的声音,他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询问令牌的事情,迟疑了一会,才转身面向玄机城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风千,我回来了!”早就该回来了,不然也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,玄机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他都没能及时赶紧回来。

    风千大笑走过来,拍了拍冷默然的肩膀,眼角余光突然注意到熟悉的身影,眸中闪过惊讶,他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北……”

    “风千前辈,好久不见。”离夜含笑走到风千面前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风千立刻会意,冲着离夜抱了抱拳,“离夜公子。”

    北宫少主怎么到玄机城来了,难道上次的蚀骨针出现了什么问题,也不可能啊,那是他盯着铸造师打造的,不可能会出差错。

    “这次来玄机城是特地来谢谢你的,再来听说你上次的走的急忙,想来看看是不是玄机城出了什么事情,我能不能帮上忙。”离夜没有立刻表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还不知道玄机城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了解玄机城,现在就暴露自己的身份,太早了,会不利于接下来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风千顿时松了口气,他还以为是蚀骨针发生了什么问题,蚀骨针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公子客气了,玄机城是出了点事,不过公子若是愿意,玄机城还是能保证公子平安。”风千做出请的姿势,尽管和北宫离夜只见过两次,但他就是打心里相信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冷默然看到风千的举动,疑惑开口,“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没听说风千还认识这么一个少年,他们同样是从断魂山脉穿过的,结果他一身的伤,狼狈不堪,这个少年一点事情没有,几乎可以说是完好无损!

    不是同样走过断魂山脉,这区别也太大了一点,关键是风千还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左护法,我们先进城吧,离夜公子是来帮我们的。”风千抱了抱拳,微笑道。

    冷默然想到离夜手里的令牌,顿时恍然大悟,令牌肯定是风千给的,可是令牌是城主之令,风千应该不会有,又怎么落在这个少年手里,莫非……是城主给他的!

    脑中一个激灵,冷默然错愕看着离夜,城主竟然会把城主之令交给这个少年,只能说明这个少年身份不简单。

    身份不简单,那他是谁?

    “你若想知道,过几天我会告诉你。”离夜看到冷默然眼中的疑惑,淡淡开口,迈步往城里走去。

    红莲兴叹看着玄机城城池,它刚才居然会认为这么巍峨的城池简陋寒酸,这放眼过去,精致的房屋建筑,高低起伏,看不到尽头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铁矿的味道。

    冷默然听到离夜的话,点点头,跟着走进城里。

    风千疑惑看了看四周,刚才明明是城主令牌强行打开玄机城,怎么没有看到城主,反倒是冷默然和离夜公子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城主令牌的的动静,难道是他们看错了,应该不会看错才对啊!

    “风千。”冷默然停下脚步叫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风千立刻收起心思,转身走回,浩荡的队伍跟在他身后,走进城中。

    磅礴浩荡的城池,在一行人进入城后,再次恢复刚才的平常和简陋。

    以虚幻为城门,以令牌为锁,这种打开城门的方法,换做其他人,想破脑袋怕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走进城内,各家各户家门紧闭,街上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用那么急的方法找我回来?”冷默然着急问道,他接到通知就立刻赶回来了,玄机城怎么变得这么安静。

    风千看了一眼冷默然,淡淡问道:“你打听到城主在哪了吗?”

    左护法经常出去寻找城主,可是城主一直不见踪影,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了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听说他在帝都,我正赶往帝都,又传出当天城主就离开的消息,我都不知道城主那么讨厌皇权,怎么回去帝都。”冷默然淡淡轻笑,城主的想法,他们大概永远都猜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城主已经好几年没有回玄机城,更是找不到他在什么地方,找起来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风千耸耸肩,城主的想法,他们永远想不透。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这件事她知道,毕竟她还见过师父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风千突然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一旁的离夜,眼中露出欣喜,“离夜公子,你在帝都,有没有见我们城主,打着红伞,穿着红衣服,一身红的男人?”

    听着风千的描述,离夜不禁狂汗,一身红的男人……这怎么听起来有点怪?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风千,离夜公子在帝都,说不过没见过城主,你就……”冷默然话说到一半,脑中闪过离夜手中的令牌,不对啊,这个少年要是没见过城主,手上的令牌哪里来的,还是城主去帝都,说不定就是为了他啊!

    看到冷默然眼中的惊讶,离夜镇定自若轻笑,能成为左护法,还真是心细如尘,这么快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左护法!”风千推了推冷默然,他想说什么,怎么话才说道一半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冷默然愣愣回神,他今天都不知道被这个少年吓到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突然出在断魂山脉,吓走玄兽,接着城门口的举动,还有他手上的令牌,简直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“没什么,先回中央殿,你把玄机城发生的事告诉我。”冷默然收回目光,轻咳一声,既然他说过几天会说,那就在等几天。

    风千点点头,现在玄机城事才是最重要的,其它的事都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离夜静静走在两人一旁,听着风千说着玄机城的事。

    “左护法,可还记得放在火底熔浆下的东西吗?最近它又有异动,守着它的几个护卫,全部入魔,痴癫疯狂到处杀人,最后力竭而亡。”这么大的事情,城主不在,他也不能看着右护法一个人决定,就把左护法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冷默然脸色惊变,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风千,然后大步匆匆走向中央殿的方向。

    风千正要跟上去,还想到离夜在这,才又停了下来,配合着离夜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风千前辈,能让入魔疯癫的兵器,比吾邪还厉害吗?”离夜见风千没有立刻跟上去,笑问道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出了事,放在火底熔浆的下的东西,还能让人入魔癫狂,这里还是玄机城,除了兵器,她想不到第二样东西。

    风千惊讶看着离夜,他这只是说了一句话,北宫少主怎么就猜出这么多了!

    “难道连我都不能说?”离夜皱了皱眉头,要真的拿出城主令牌,他们才会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她么?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只是在下不想因为玄机城的事情,连累公子。”北宫离夜的手段,在帝都时候就听说了,知道北宫少主非池中物,可这玄机城的事,怎么能连累到他,刚才自己还说保证他平安无事的。

    离夜停下步伐,目光坚定的注视着风千,“不要怕连累到我,我既然来了,这玄机城的事,就一定会管!”

    她不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,玄机城的事情不解决怎么能行。

    “好!我告诉你!”风千点点头,离夜公子都这么说了,他怎么还能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这才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风千跟在离夜身边,娓娓道来,“公子刚才问,那兵器是不是比先吾邪还要厉害,这个我是不知道的,因为世界上没有人能握住吾邪,也不知道它到底多厉害,不过那件兵器就不同了,它吸引着每个人握住它,成为它操纵的傀儡,杀伐天下!”

    当年还是城主好不容易才把它放进火底熔浆下的,没想到还没几年,它又开始作怪,这次城主又不在,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把杀伐的兵器,玄机城怎么老出这些兵器。”红莲郁闷道,离夜已经有一把杀伐之剑,现在有来了一把想其它的,这些人类想做什么?

    离夜淡淡在心里笑道:“它和吾邪不同,吾邪喜欢战斗,它只是喜欢战,但是那把兵器是喜欢饮血杀人,吾邪有它的骄傲,至于那把兵器,也有自己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骄傲?红莲不懂了,一把喜欢杀人的兵器,它的骄傲是什么?

    “也许它是迫切想要一个主人,一个能带着它杀伐天下的主人,这个人能控制它,能掌握它,不被它的魔性干扰。”这次来玄机城,也不是完全无趣,至少找到了一件事情可以做。

    红莲不解摇晃身体,它不知道离夜说的是什么,算了,它不懂,离夜懂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它叫什么?”离夜问着风千。

    “杀神剑!”风千停下步伐,目光沉重道。

    杀神剑,离夜蹙了蹙眉头,又是剑,这名字,谁取的?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想过让它重新安静下来了吧?”遇上这种事,第一件会做的就是制止它的行动。

    没想到玄机城这次出的事情,居然是因为一件兵器,果然是兵器大城,出的事情和别的地方的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右护法不准我们这么做。”风千摇摇头,城主不在,左护法不在,他们能听的就是右护法的命令,右护法不准,他们当然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右护法?左右护法在师父不在城里的时候,主持着玄机城的大小事情。

    师父还挺会安排的,这么两个护法在,他想去哪就去哪,完全都不用担心玄机城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右护法也在中央殿?”离夜双手抱臂,若有所思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还是别去了,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好了。”风千呵呵笑道,右护法那脾气,他真担心两人碰上,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风千,继续往前走去,刚才她还说要管玄机城的事,风千怎么又忘了。

    风千看着离夜走去的背影,叹了口气,算了,北宫少主要去就去吧,说不定多一个人,还能多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几人的匆忙赶去中央殿,等到了中央殿,冷默然早就到了。

    华丽壮阔的宫殿,精妙绝伦,每个地方都是经过无数的推敲,建筑而成,中央殿,是整个玄机城的中心坐在,城主的宫殿,议事的宫殿,甚至是祭祀的宫殿。

    中央殿是玄机城每个人心里最崇敬的地方,在这里举行过他们最觉得骄傲的事情,还住着他们最崇敬的人。

    刚走进中央殿,争执的声音传来,有冷默然的,还有另外一个人的,听起来比较老重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过,要立刻毁灭!”

    “右护法,当年城主说过,玄机城不能毁灭任何一把自己打造出来的兵器,不管是什么武器,在茫茫天地间,会有它想要找到的主人!”冷默然沉声道,他们没办法掌控,是他们无能,不代表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刚回来,就跟老夫争,老夫已经决定了,必须毁灭!”右护法坚持着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当年他就让城主毁灭这把剑,城主不但不同意,还说吾邪剑无人掌握,那是它有自己的骄傲,这把剑必定也有它的骄傲。

    兵器能有什么骄傲,是他们打造出来的,那他们就是剑的主人!

    离夜靠在门口,看着争执的两个人,也不出声,就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风千轻咳一声走进殿内,把两个人吵的面红耳赤的人分开,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们两个怎么还能吵,兵器城主说不能毁,左护法是不会同意毁的,至于玄机城的人,他们都听城主的,当然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可要是兵器不毁,又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到底该怎么做才好?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们会继续吵下去。”离夜走进殿内,扫视了一眼冷默然和右护法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冷默然看到离夜只是露出一抹惊讶,最后什么都没说,倒是右护法看到离夜,箭步走到她面前,指着离夜扭头看向风千。

    “风千,这种时候,你怎么还能带外人进城!”还让外人走进中央殿,他又不是不知道中央殿是什么地方,岂是一个外人随便进出的!

    风千脸色一僵,走到右护法面前,稍稍抱拳,不卑不吭道:“右护法,离夜公子是来帮忙的,不算外人。”

    怎么能算是外人,离夜公子来帮忙,他们就是朋友,而且他们早就是朋友了,分什么外人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帮忙,就凭他!”右护法不屑轻哼。

    一个黄毛小子能帮上什么忙,不连累他们就算是好的,还想帮忙。

    离夜扫视着周围,仿佛没听到右护法的话,四处打量,看着偌大的宫殿,白玉石柱,大理石地,大气,磅礴!

    最后离夜的目光落在右护法身上,看到比风千年纪还大,年过半百的老人,离夜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看到冷默然那么年轻,她还以为右护法也会很年轻。

    对于离夜的打量,右护法的脸色越来越黑,最后整张脸都黑透了。

    风千低头摸了摸鼻子,忍住笑意,日月殿的药宗,在离夜公子面前,都气的不轻,右护法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比起风千的了然于胸,冷默然就紧张多了,就担心右护法一生气,直接对离夜出手。

    这种事,右护法又不是干不出来,也已经做过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看够了没有!”右护法满头黑线呵斥道,他还要看到时候!

    离夜收回目光,无害微笑,耸了耸肩,“早就看够了,像前辈这么大年纪,又不是美人,一眼看完,还能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风千顿时被离夜的话呛到,脸红耳赤不同咳嗽,阵阵无奈。

    他就说吧,北宫离夜就不是吃亏的主!

    冷默然阵阵汗颜,离夜在想什么,这个时候激怒右护法,右护法真的生气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右护法本来已经幽黑的脸色,听到离夜的话以后,黑的都能滴出墨水了。

    太阳穴不停暴走,可以看出,右护法已经隐忍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右护法,他只是个小少年,你可是堂堂玄机城右护法,离夜还是客人。”冷默然着急说道,连忙制止右护法。

    右护法和冷默然本来就在气头上,而且他不喜欢外人搀和玄机城的事,就更生气了,再来被里也一阵无视,这口气哪里还能咽下去。

    离夜目光无声移向冷默然,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,小少年,这意思是说她还是小孩子……

    冷默然见离夜目光看向他,不解想了想,他没说错什么吧?

    很快,冷默然就会知道,离夜这目光代表什么意思,也会知道,眼前的少年,绝对不是想小少年。

    风千沉默站在一旁,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说话,安静的当一个围观者就好了。

    红莲阵阵叹息,这个人类居然小看离夜,他接下来会很惨。

    “总之,老夫是不会同意,一个外人干预玄机城的事情,不然也不会紧闭城门,谢绝见客!”玄机城都出了这么大的事,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见客人。

    弄不好那把剑,随时就会要了他们的命,现在在城里时时刻刻都有危险,下一刻怎么死的,可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若他是城主请来的客人,你也不同意吗?”冷默然沉声问道,拿着城主令牌,肯定是城主请来的客人,他不信,右护法连城主的命令都敢违背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她什么时候变成师父请来的客人了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右护法立刻否认,这么多年,他没见过城主请过什么人到玄机城。

    “这公子有城主令牌,你说可不可能!”冷默然深吸口气,直接说道,本来他是不想提城主令牌的,现在也不得不提了。

    城主令牌!

    惊到的不只是一个人,右护法,风千都呆滞了,傻眼看向离夜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城主令牌!?

    离夜靠在椅背上,阵阵无奈,她就说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客人,原来是冷默然听到令牌,又知道师父去过帝都,以为她是师父请来的。

    不对,貌似的确是师父让她来的,那也算是“客人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客人?”右护法沉声道,“你最近见过城主?”

    他们都好几年没见过城主了,这个人竟然见过城主,城主这到底去哪了?

    离夜微微颔首,红唇轻启,“最近是见过他,还不止一次。”

    也就见过那么几次,最后一次是师父特地赶来的,现就是看他们北宫家如何打胜。

    还不止一次!

    右护法睁大双眼,着急询问道:“那城主可好,有没有让你带什么话,有没有告诉你,怎么处理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对于右护法的转变,离夜一下子愣住,然而他们三个人的表情都一样,离夜就有点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师父几年都没回玄机城了,怎么会知道玄机城发生了这件事情,他们三个这也太心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没说,可能也不知道玄机城发生了这件事。”也许他知道,才让她到玄机城来,离夜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什么原因,她已经来了,拿着城主令牌,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。

    冷默然还想再问什么,轻灵的从殿外传来,“那你有什么证据说你见过我们城主!”

    红衣红带,美艳高傲,容颜绝色,妙龄少女从殿外走进来,下巴抬起,高傲的扫视看向离夜,神情不屑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三人微微一愣,纷纷抱拳,“赤红姑娘。”

    赤红?

    她是什么人?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眼前的少女,少女也打量着她,两人谁也没有先出声,就这么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《校园重生之敛财商女》公子有毒

    这一世有系统的共享能力傍身,有强悍师傅为后盾,她苏卉注定不再平凡:

    商界因为她的到来格局重新洗牌;

    医界因为她的强势入侵有人欢喜有人忧;

    平静已久的华夏修真界因为她的重生,掀起一个又一个的浪潮;

    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顷刻间取人性命的阎王,因为她的闯入而乱了一滩春水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