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居然跑了?
    众人双拳紧握,看着高架跃跃欲试,他们都不是懦夫,是尊敬的灵师,这种时候怎能畏惧!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先试试想上去的项目,明天,明天所有人开始训练,谁也不可以掉队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,击打进众人心中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灵师阵阵高呼,中气十足,震魄心神,震慑天地!

    离夜挥了挥手,众人散开,完成还为搭建的项目,已经完成的,迫不及待已经站在各个训练的道具面前。

    北宫奇汗颜走到离夜身边,淡淡笑道,“小少爷,这样便好了么?这些道具,他们能完成吗?”

    尽管他知道这些是帮助北宫家子弟,增强他们的体力、灵活、耐力、无所畏惧、随机应变等等,可北宫家子弟能全部完成吗?

    “奇叔,要对他们有信心。”离夜淡淡笑道,她都设计出这蓝图,就是相信他们每个人都能做到,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,只有这样的训练,才能让他们更快,更强大!

    北宫奇神情一僵,自嘲一笑,对北宫家子弟怎么能这么没信心,他们必定能够做到!

    “是北宫奇多虑了。”北宫奇微微俯身,平凡的脸上,唯一亮眼的就是他无时无刻都挂在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离夜摇摇头,注视着校场开始行动的北宫子弟,“你的担忧,我曾经也想过,但是我和奇叔一样,相信他们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北宫奇低笑应道。

    相信他们,他们都是北宫家的子弟,当然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“奇叔,你也不用时时刻刻看着他们,宗师之上还有神化,你可以修炼自己的。”离夜皱眉道,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奇叔不愿意再晋升。

    没有谁不想变得更强,奇叔在先天天阶的时候,她感受到了奇叔想要的变得更强渴望,但是晋升到宗师以后,就变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北宫奇迟疑了一会,没有回答,静静站在一旁,微微俯身。

    离夜见北宫奇不说话,扭头看向他,红唇轻启,“奇叔,有个时候逃避不一定是懦弱,但是不争取就放弃,这必定是弱者!你也知道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没有什么道理可言,强者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“强者才是王道。”北宫奇喃喃重复着离夜的话,目光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北宫奇,她能说的已经说了,奇叔可以说是北宫家最神秘的一个人,没有人知道他是那一脉的子弟,只知道他是爷爷从旁系带回来的,当时他差点废了,灵力都不能凝聚,是爷爷让人医好他,从此,北宫家就多了一个北宫奇的管家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过去的人多了去了,放下过去容易,接受过去才难,总这样,怎么能达成心中所想!

    北宫奇一个人站在原地,离夜早已离去,目光注视着一个方向,平和的眸光慢慢呈现出笑意,心中某种坚持早已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离夜回到院中,红莲早早就在院子里等着她,这几天罗刹早出晚归,它根本不担心有人会突然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干嘛?”离夜问道,它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情,在院子里面等她。

    “矮油,离夜,别这样嘛,我偶尔也是想等你的。”谁让小白不搭理它!

    “有什么要问的,问吧。”走进院中凉亭,离夜坐在石凳上,挑眉看着红莲,皮笑肉不笑问道。

    红莲想什么,了解它的,一眼就能看出来,尽管它没五官,还是不会隐藏心思。

    红莲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快就猜出来,它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?

    见红莲不说话,离夜缓缓起身,“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,我们什么时候去那个玄机城,要不要告诉纳兰清羽。”红莲见离夜要走,急忙问道,反正他们也是要去玄机城的,到底是什么时候去啊?

    离夜无声看着红莲,它就是为了这么点事?

    “等他们熟悉以后,想走随时都可以走。”什么时候出发,她没想过这些,想走,什么时候不能走,反正她要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告诉纳兰清羽吗?”那个男人最好不要跟上来,最好留在帝都!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坐回石凳上,眼中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要不要告诉她,她现在也得考虑一下,她可不想前脚刚走到玄机城,他后脚就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以纳兰清羽在风启大陆的地位,玄机城的人看到他去,不会拒之门外,只会热烈迎接,热情程度肯定不会比灵师四家低!

    红莲看到离夜不答反笑,抖动了一下身体,它还是觉得不要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离夜在北宫家又多留了几天,看着校场上慢慢进入正轨的训练,她也稍稍松了口气,可这口气才松,北宫弑那张阴沉的脸就立马凑了过来,活像一个怨妇。

    离夜一阵狂汗的看着北宫弑的模样,她这还没说离开的事情,爷爷怎么就这种表情了,她这要是真的走了,爷爷该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离夜稍稍后挪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今天走还是明天走,要是像上次,半夜走,老子保证你走不出帝都城!”北宫弑阴森森笑道,眼中尽是不舍。

    “今天!”离夜果断回答!

    本来她还想明天的,现在可以确定了,就今天,再家里多待一段时间,爷爷就更不想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北宫弑脸色顿时变得阴沉,今天,今天就走!

    “夜儿,你这是要抛弃爷爷吗?”北宫弑西施捧心状,可这原本柔美的动作,在一个粗犷,高大,还已经是半百老人脸上出现,怎么看怎么怪。

    离夜一阵无语,她这又不是不回来,等过段时间她就回来了,不过也没那么快,想到这里,离夜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爷爷,等我去了玄机城,可能还要出去历练一段时间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还有,和日月殿十二年一次的比试,还有好几年,你也别太操心了。”原本这些事情不该是爷爷操心的了,但是父亲不在,只能落在爷爷肩上。

    “老子知道。”北宫弑霸气应道,北宫家决定不为皇权,他就不想这档子事了。

    日月殿和皇权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现在他们尽管还不能摆脱不了皇权,不能随心所欲,总有一天是可以的!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红莲和小白,一火一兽,一上一下,站在门前,遥望着外面,好像随时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离夜刚回到院中,就看到它们两个如此表情,眼角一阵抽动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?”离夜双手抱臂,看着门口的一火一兽。

    两种完全不同的物体,同时点头,默契十足!

    “知道今天要走?”离夜笑眯眯继续问道,这么快就想出去,还这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一火一兽再次点头,它们猜到就是这几天了,所以早早就收拾好了,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直接走就可以了,现在立刻马上就能走!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!”离夜放下双臂,转身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它们没准备好,想着可能要等等,没想到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,那就可以走了,也不用等了。

    小白黑亮的眼中溢出笑容,四腿立马站起来,精神抖擞看着离夜,立刻跟上离夜。

    红莲乐呵呵飞到离夜身体里,能出去,是它们早就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北宫家待着,还不如离夜带着它们出去历练,至少它们两个不用在房间里面相互瞪眼。

    走在帝都城内,每个人看到离夜的目光早已不同,嘲讽讥笑,早已消失不见,只有敬畏,崇拜,甚至是畏惧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告诉那个男人了吧?”红莲还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,离夜走在大街上,它还是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这不是它该操心的啊,可是那个男人,那个男人每次都只震晕它!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火身安全着想,它觉得有必要防备,知道那个男人不来,它才能放心!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,红莲居然比她还急,这得是多怕纳兰清羽,不过也是,红莲遇到丁点事,第一个逃走,看到纳兰清羽,还能继续呆在她身边,已经是不容易了,嗯,知足吧!

    “他暂时没那么快追上来。”纳兰清羽还有自己的事情,总不能时时刻刻守着她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回答,红莲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下,没那么快就好,它就不用老是担惊受怕了,果然待在离夜身边是最危险的,每天都接触那么危险的人物。

    穿过帝都,离夜从帝都东城门走出,从北宫家到东城门,也有一段距离,等出城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离夜走进树林,随处找了个地方,烧起火堆,在火堆前坐下。

    在火焰的照射下,红莲飞出离夜身体,小白也靠着离夜,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个方向是去玄机城的吗?”怎么它总觉得还是断魂山脉,就一直没有离开过!

    “嗯,走两天大概就到了,帝都城被断魂山脉环绕着,要去玄机城,要么绕过断魂山脉,这一绕就是十天,直接穿过只要两天。”绕路太慢,她已经决定直接穿过。

    “还是穿过吧。”红莲讪讪道,十天,两天,这差别也太大了!

    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这还用得着它说,就不知道纳兰清羽看到桌上的信了没有,这个时候也应该看到了。

    黑夜中,白色身影大步从空中跨过,落入寂静的院中。

    离夜的院中即便她不在,北宫弑也习惯让人点灯,刚走到院中的纳兰清羽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,然而走进房间之后,他环视着寂静的四周,第一眼落入眼帘的就是桌上的信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过,骨节分明,白皙修长的手指拿过桌上的信,当字落入眼帘,清冷眸中无奈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又是让她先走了一步,不过这次,他还真不能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强大威压从空中笼罩而下,纳兰清羽皱了皱眉头,瞬间走出离夜房间,几道白色身影几乎是在他走出房间的同时,落在他面前,单膝跪下,俯身低头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上!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淡淡扫过一眼,不急不缓叠着手上离夜留下的信,放入袖中,任由几人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几人相互看了一眼,额角滑下冷汗,主上这是在生气吗?

    他们只是来迎接主上回去的,不是主上说这个时候来吗?

    四周静的连呼吸的声音都能清楚听到,几人心里暗暗反思,他们最近没做过什么让主上生气的事情,应该是没做过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清冷的声音不如以往的清冷漠然,仿若一把出鞘的宝剑,凌厉霸道,如山岳压顶,浩海巨浪,让人透不过气,与生俱来的气势,更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是!”几人缓缓起身,心里尽管疑惑,却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若是询问,无非就是找死,而且主上的事情,他们哪里有资格过问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纳兰清羽看了看四周,夜儿竟是今天走,早知道如此,昨晚就应该告诉她一切,他的事情,也包括他的身份!

    既然不在,只能等下次,他会很快回来,不能让夜儿离他太远啊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首先往空中走去,紧接着几人迅速跟上去,就怕慢一刻,小命就立刻不保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刚走,北宫弑提着大刀急冲冲走进院子,神情严肃紧张。

    北宫奇跟在北宫弑身后,也是一脸严肃,然而走进院中什么都没有,眸光中又才露出不解。

    “家主,难道刚才的是错觉吗?那威压好像在我之上。”北宫奇紧张问道,威压在他之上,那就是神化级别,神化之人出现在这里,出现在小少爷的院子里面!

    北宫奇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,一个心凉了半截,神情也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紧张,说不定是其他人,不一定就是他们,别我们自己先乱了阵脚。”北宫弑沉声道,对,不一定是他们,不然他们不会什么都不做就离开。

    北宫奇深吸一口气,僵硬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,他迫使心情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家主说的对,这个时候不能自乱阵脚,那些人要真的是为了小少爷而来,不会这么轻易离开的。

    “幸好夜儿离开了。”北宫弑放下手中的大刀,丝毫不顾形象一屁股坐下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神化级别,神人之力,便是巅峰级别的宗师也承受不住他们的威压。

    北宫奇跟着坐下来,点点头,是啊,幸好小少爷离开了,而且暂时不会回来,就算那些人找来,没找到小少爷,也不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北宫家深处的院中,两人坐在地上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天色转亮,阳光升起,露珠点缀,花草芬芳,断魂山脉哪怕是一个小树林,都有这它独特的风景。

    离夜睁开眼睛,看着出升的朝阳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应该知道了,她这算是告诉他了,也告诉他自己去的是玄机城,他要是跟来,早就跟来了,看来是有事情走不开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总不能让纳兰清羽总是跟着她,这样哪里还能找时间历练。

    “呼!”红莲吐出一口火焰,它面前一片绿茵瞬间变得焦黑,阵阵焦味传出。

    离夜无语看着红莲,这里不是药谷,随便它怎么吐火,里面的东西,不用半天就能长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小白趴在地上,看着眼前的焦黑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片草地,就被红莲烧成了渣,这要如何直视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离夜淡淡收回目光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红莲急忙跟上去,小白抖了抖身体,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一火,三道身影从断魂山脉穿过,期间也没遇到什么事情,便是有事,离夜在断魂山脉早就走过一次,对于突发的事情,早就能够应对自如。

    红莲当时就郁闷了,这一路上怎么就没发生点什么事情,发生点什么事,也不会这么无聊了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红莲还没来得及多感叹脸上,粗暴的声音立刻传来,山林阵阵摇晃,玄兽粗糙的喘息声带着声声痛楚。

    离夜停下步伐,看着不远处,这种闲事她本来不该管,可是他们偏偏站在她要走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离夜,是看着还是上去帮忙?”红莲兴奋道,终于遇上事了!

    不遇上事不然就太不像是断魂山脉了,这样子才像是断魂山脉,要知道,断魂山脉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的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向身边漂浮的红莲,红莲就是个乌鸦嘴,这不是没事找事做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离夜淡淡看了一眼红莲。

    红莲立刻会意,飞进离夜身体,期待着离夜接下来的举动,它可是很久没看到离夜揍兽了。

    小白跟在离夜身边,没有立刻跳上去,一人一兽在林间走过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的一人一兽则是在生死纠缠,玄兽身上的伤尽管不多,但看起来要比人身上的深,至于那人身上的伤口密集,也影响了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不过,这和她有什么关系,天下间那么多闲事,事事都管,能管得过来么,没必要。

    黑色劲装的少年慢步走过,哪怕眼前有一场激烈的战斗,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那般,镇定自若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“喂,别过来!”和玄兽纠缠的男人眼角余光看到走来的身影,急忙大叫道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理会,直接走过,她要是害怕这玄兽,就不会现在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男人见离夜不停还走,顿时急了,他见过不怕死的,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,他都已经和玄兽打成这样了,这个人还走过来,就不怕这玄兽反咬一口,直接把这人吞入腹中!

    然而男人刚刚说完,对面却只传来轻轻的叫声,稚嫩却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小白站在离夜身边,不满叫道,目光注视着玄兽。

    和男人争斗的玄兽,听到这低低的一身声,顿时身体一僵,全身一抖,扭头看过来,当它看到离夜身边的白色物体,也顾不得面前的人类,转身撒腿就跑,速度快到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男人都懵了,这不是还正和他打着,怎么突然就跑了,他们都是伤痕累累,这玄兽应该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嘎?离夜看到逃走的玄兽,神情僵住,嘴角抽动。

    干嘛就跑了?她又不会做点什么,只是路过而已,他们想打,完全可以继续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男人走到离夜面前,细细打量,想从离夜身上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刚才那可是玄兽啊,谁见过玄兽看到人类,转身撒腿就跑的?

    离夜没有停下,直径往前面走去,“用不着道谢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连她都不知道那玄兽为什么跑掉,所以,他没有必要道谢。

    男人不死心跟上离夜,走在她身旁,无比诚心感谢道:“可要不是公子,那玄兽应该不会轻易离开,所以还是要谢谢公子。”他急着赶回去,不然也不会抄近路,果然断魂山脉还是危险的,这一路上他就遇到了不少玄兽。

    还有这位公子,他肯定是什么高人!不然怎么穿过断魂山脉,身上连半点伤都没有!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男人,当俊朗的容颜映入眼帘,离夜有几分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刚才都没看过这个男人,现在这么一看,倒也不错,除了身上有几分狼狈,五官俊朗,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。

    “公子,在下还有事情,就先告辞了,来日必当重谢!”男人眼中露出一抹着急,转身匆匆离去,好像是遇到了无比紧张的事情那般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那人一溜烟不见了踪影,没有多加理会,红莲立刻飞出来,更为郁闷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了?”还没开始打,玄兽倒是先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还让她和玄兽打一架,然后他们再赶路?

    他们现在这是急着去玄机城,不是出来历练,不对,就算出来历练,红莲也是第一个吵着回去的!

    “至少,你和它打一架,让那个男人看看你的实力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离夜决定无视红莲继续说下去,它再说,天都黑了,还怎么赶去玄机城!

    看到离夜没理会自己,红莲立刻收起声音,也变得老实起来,不敢再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它要是再说下去,离夜一定会拍它的!

    一人一兽一火,站在距离玄机城十里外地方,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“走了两天,没什么事情。”红莲一阵叹息,什么断魂山脉危险重重,除了第一次他们进来的时候发生了点事,其它根本没什么事情嘛。

    等会又要到人类的界地了,它只能呆在离夜身体里,这会很无聊的。

    离夜无声看向红莲,它这是想发生什么事?想遇上什么事?

    面对离夜的注视,红莲讪讪一笑,立刻飞进离夜身体,躲了起来,无声一叹,其实它也是不想让离夜那么担心嘛。

    看到红莲急急忙忙飞进身体,离夜嘴角无声勾起笑容,红莲这一路叽叽喳喳,说个没完没了,是想着分散她的注意力,不那么担心玄机城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没多大担心,毕竟是玄机城,便宜师父的地方,应该没几个人敢到玄机城造次。

    “这一路倒是没遇到玄兽。”离夜转身看了看身后,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小白眼前一亮,立刻跳到离夜怀里,仰头挺胸“呜呜”大叫,好像在无声的说,这都是它的功劳,它是功不可没的!

    离夜听到小白的叫声,低头看去,眼中露出一抹不解,貌似穿过断魂山脉,是没遇到玄兽,以前怎么样也会遇到几只,这次小白走在一边,一只玄兽都不曾出现过,还有就是那个男人遇到玄兽的时候,玄兽是听到小白的叫声,然后逃走的。

    戳了戳小白的肚皮,离夜一阵疑惑,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玄兽?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忿忿扭动身体,稚嫩的声音不满叫道。

    但是它在说什么,离夜无从得知,黑亮眸光闪过无奈,算了,问了也没用,和小白契约之间的联系也只是偶尔,能听懂它在说什么,想也只是偶尔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离夜看了看五百米开外,高耸巍峨的城池,昂首挺胸而去。

    终于是到玄机城了,就不知道玄机城是不是出事,风千在不在玄机城内,还有她那便宜师父,玄机城要真的出了事,总得回来不是。

    玄机城要是没事,风千当初走的那么急干嘛?

    想不明白,最后离夜也就不想了,她答应了萧水寒会来玄机城,总得来一趟才行,有事顺便解决,没事继续历练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嘿嘿嘿…国师大银的身份是很牛叉滴,爷爷和奇叔担心的又是啥呢?哈哈……表急表急,某甜会一一揭晓哒!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