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有什么好畏惧害怕的!
    看着精妙绝伦的设计,离夜眼中溢出笑意,她急忙拿起桌上蓝图,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“基本上完善了。”离夜满意点点头,北宫家按照这样训练,一定会有很大进步,所谓的比试也不用一个月一次这么举办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靠在椅背上,双手环住离夜的腰,将两人的身体没有间隙贴在一起,唇瓣摩擦着她耳垂。

    “夜儿,既然如此,为夫是不是可以索取奖励?”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邪魅,嘶哑迷人,凑在离夜耳边低喃。

    耳垂阵阵酥麻,离夜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把手上蓝图放在桌上,转身面向纳兰清羽,双手放在他的肩上,完美的笑容让人沉迷。

    四目相视,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指,离夜又那么坐在纳兰清羽身上,两人的动作,看起来异常暧昧。

    “奖励?”离夜挑挑眉头,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一阵轻笑,沙哑道:“夜儿要主动?”

    主动?离夜眼中闪过狡黠,绿褐色灵力将腰间双手震开,迅速起身,然而,她刚后退一步,被震开的大掌,又纠缠到了她手臂上,稍稍用力,她整个人又回到了纳兰清羽怀中坐下。

    这次两人的姿势更为暧昧,离夜上半个身体,几乎被纳兰清羽压在身下,圈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夜儿,你是逃不掉的。”低哑邪魅的声音传出,极具诱惑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纳兰清羽脸上那一抹邪魅的笑容,有那么瞬间的失神,不禁叹息,这哪里是仙人,明明就有是个妖孽。

    感觉到唇瓣上湿热温度,离夜猛地回神,两人唇瓣依然牢牢贴在了一起,身体紧紧被拥住。

    顿时间,四周一片黯然,娇小的身体躺在纳兰清羽怀中,两人紧紧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灯火通亮的房间内,身体紧紧纠缠,唇舌争斗不休。

    被压在身下的离夜,突然睁开双眼,绿褐色灵力翻滚而出,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,离夜双脚用上全力,双手紧握纳兰清羽的肩膀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闪过笑意,不急不缓伸手将离夜环住,两人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离夜眯起眼睛,反手一用力,纳兰清羽身体往后仰去,倒在书案之上,离夜顺势压在他身上,身体是那样完美的贴合在一起,明亮的双眸溢出笑容,离夜低头用嘴唇在纳兰清羽嘴唇上摩擦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老是把小爷压在身下!”她才是主导者!

    纳兰清羽动不动把她压住,这算什么!?

    清冷双眸,露出滚烫的光芒,纳兰清羽低沉沙哑一笑,稍稍一用力,身体一翻,瞬间将两人的位置调换过来。

    男上,女下,四目相视,离夜那叫一个郁闷。

    她才说阻止不了纳兰清羽,可没说这件事情上任由他啊,可是两个人的实力摆在这里,她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!

    “夜儿,要将为夫压倒,现在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离夜咬咬牙,灼热的温度在手掌中翻滚,直拍纳兰清羽而去。

    滚烫的火焰迎面袭来,纳兰清羽身体稍稍往上仰,离夜另一只手往书案上轻轻一拍,书案立刻被一股力量推开,她稍稍翻身,溜出纳兰清羽双臂之间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着挡在面前的火焰,嘴角一抽,随手一挥,灼热温度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火是那朵红莲给你的精火。”又是那朵异火么?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和纳兰清羽保持着三步距离,点头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纳兰清羽应道,眸光淡然,神情没有半点异常,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青光闪烁,掉落在地上的蓝图飞回到他手上,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出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实施?”

    “今天。”这当然是越快越好,北宫家已经得罪了皇权,就要有所警觉,夙皇表面看起来平静,也把邵家事情压了下来,但实际上,他心里早就恨不得立刻灭了北宫家。

    既然她来领北宫家走上了这条路,就要对他们负责,保证他们不会有任何闪失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纳兰清羽扭头看向窗外,喃喃道:“天已经亮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也该走了。”离夜走到纳兰清羽面前,拿过蓝图,纳兰清羽现在不管什么时候跑进她房间,她都淡定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,认真道:“夜儿不要太想念为夫,要是想念为夫,国师府随时可以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还是觉得北宫府比较好。

    某个人面兽心的国师,她还是觉得保持点距离的好,她现在好歹是男装,男装,哪天被人看到,她最多是在废物的头上,加一个断袖,他可是国师大人,那完美的形象,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纳兰清羽若是不想让人知道,谁能知道!

    离夜猛然醒觉,又是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“夜儿和为夫不用客气,为夫的,就是夜儿的。”纳兰清羽认真道,缓缓起身,不急不缓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转身目送着纳兰清羽离开,嘴角含着笑容,然而白衣身影一步步走向空中,她又是一阵狠啐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恍若是在走阶梯一样,一步步迈向空中,不急不躁,就像是空中漫步,好像半点都不在意让人知道,他昨晚是在北宫离夜的房间里面过夜的。

    衣袂随风摇曳,墨丝飞舞,仙姿飘逸,谪仙临世怕也比不上他的半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太弱了!”离夜一声叹息,注视着纳兰清羽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要是再强点,肯定一巴掌直接把纳兰清羽从空中拍下去,这会知道仙姿飘飘,刚才干嘛去!?

    白色身影从空中横空划过,直扑离夜,双爪的笔直往前伸直,直扑离夜胸前而去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,随手抬起,一巴掌拍下去,某小白四肢伸直趴在地上,可怜楚楚抬起头,注视着离夜。

    红莲娓娓而来,看到趴在地上的小白一阵叹息,它现在都有点佩服小白的毅力了,为了能摸到离夜的胸,它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放过,一有机会,就往离夜胸前噌去,虽然每次都是一样的下场,它还是没放弃过。

    “离夜,那个男人离开了?”红莲左右摇晃,它昨晚可是跑的远远的,知道那个男人要来,它现在晚上的都不敢在离夜身边呆着。

    被震晕了那么多次,它已经自觉了,斗不过那个男人,它躲总可以了吧!

    “嗯,你想见他?”离夜挑眉问道,从刚才的事情看来,纳兰清羽也是很想看到它的,就不知道红莲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那滴精火,纳兰清羽怕是不会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红莲立刻摇头,它才不要看到那个男人,恨不得躲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你没什么事情,就待在房间里面,今天没空陪你玩。”说着,离夜走出院中,今天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北宫家的事情越快解决越好。

    风千这次匆匆忙忙来,连蚀骨针这么重要的东西,都没亲自交给她,她有点担心玄机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要去玄机城,她也不放心就让北宫家这样,还是要先安排好北宫家,她才能去玄机城。

    “又没空!离夜,你到底什么时候有时间!?”红莲的急忙问道,它跟在离夜身边后,就没见她什么时候有时间,即便是有时间,她也会让自己忙起来。

    哼哼!这样都没时间陪它玩了,不对,离夜就算有时间,都被那个男人霸占了!

    红莲又是一阵忿忿不平,那个男人总来北宫家霸占离夜,都不分一点时间给它,太可耻了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慵懒站起身,垂头丧气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红莲低头“看着”小白,突然飞到它面前,“小白,你继续努力,我可以赌,你永远摸不到离夜的胸!”

    它刚出生那天,离夜也没让它完全得逞,以后就更不可能了,再说,它总觉得离夜身边的男人太危险,要是小白摸了离夜的胸,说不定两只爪子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抗议道,不满看着红莲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?不信你可以想想看那个男人,纳兰清羽,他会允许你碰离夜?”红莲笑呵呵问道,它觉得不太可能,这个世界上终于有兽兽跟它一样苦逼。

    小白听到“纳兰清羽”四个字,立马打了个冷颤,缩了缩脖子,转身走会房间。

    它当然知道那个男人不能得罪,至少现在打不过他,可总有一天,它会打过他的!一定!

    红莲见小白不愿意搭理它,立刻跟上去,离夜不陪它,总不能太无聊,拉着小白聊聊天也是好的,尽管它从来没有听懂小白说的话。

    离夜大早起来,早早起来打扫忙活的仆人阵阵惊奇。

    小少爷居然起的这么早,这是多久没有发生的事情了,好像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今天这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?

    众人不禁抬头看天,看到逐渐升起的阳光,一阵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太阳是东边升起来的,但今天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,不然小少爷不会这起这么早!

    离夜看到仆人惊奇的目光,一阵汗颜,她出现有这么奇怪吗?

    可看到每个仆人都是一样的表情,离夜决定无视,还是先去找爷爷,把事情商量好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爷爷!爷爷!”离夜走进院子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时候北宫弑都在修炼,要不这么大声叫,冒然靠近,就会被伤到,这在北宫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。

    黑影从空中划过,北宫弑一阵劲装,落在离夜面前,精神抖擞,双眸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夜儿,你这么早来干嘛,干嘛不多睡点。”北宫弑皱眉道,看到离夜早起,他第一件想的事情,就是让她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平常北宫弑巴不得离夜早起,但是最近事情太多,离夜一直没有停过,他就想让离夜能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要说的这件事必须要早点来,大不了我等会回去睡回笼觉就行了。”离夜笑嘿嘿道,把蓝图递到北宫弑面前,眼中闪过出光芒。

    她相信爷爷看到,也会惊奇的,她拟定好了初步,其它后面的是她和纳兰清羽商量一晚上最后敲定的,爷爷要是有什么意见,现在还可以修改。

    北宫弑狐疑拿起蓝图,在看到蓝图上的构思设定,他阵阵惊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弄出来的?”这么巧妙,如此精致。

    “不算全是。”离夜如实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帮忙?”就算不是全是,那他们家夜儿也厉害,从上面的布置来看,把北宫家所有的人都用上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灵师军团,要真的能成功,北宫家就不用再愁了。

    “呃,纳兰清羽。”离夜如实相告,这种事想瞒也瞒不住,看到这张图,爷爷怕是已经猜到了几分,她还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北宫弑了然看了离夜一眼,他就知道这里面有纳兰清羽的份,但是的确够巧妙,就他老人家来说,就弄不出这么完美布置,真的算得上是完美。

    “我制定前面部分,后面部分是我们商量以后才制定的。”离夜指着蓝图,把昨晚的事情自行忽略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能想象,爷爷要是知道纳兰清羽每天过夜的地方,是北宫家,是她的房间,他老人家会不会直接把她住的地方搬到这个院子来,所以还是沉默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商量?”北宫弑眼中闪过惊讶,看着蓝图,心里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这是商量而成制作的,他还以为是一个人制作,另外一个人提出观点,加以改进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纳兰清羽和夜儿之间的默契……可以说是完美到无可挑剔!

    “爷爷,你看能不能今天就开始,我想尽快让北宫家早点开始实施。”离夜皱眉道,去玄机城已经刻不容缓。

    帝都没有传来玄机城任何事,她也得去看看,就算是没事,看到没事,也能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立刻就让人去布置。”北宫弑点点头,拿着图纸迫不及待走出去,他也想快点看到这上面的的东西都弄好以后,北宫家子弟达到了双面的要求,北宫家是什么样子的!

    北宫弑刚走两步,想起离夜的话,觉得不太对,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夜儿,你刚才是说,早点实施,你是不是又想出去了?”她这才回来几天,就不能多陪陪老人家,这么快就要出去!

    离夜低头摸了摸鼻子,讪讪笑着点头,玄机城的事她总不能不管,谁让她答应了师父,不能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,你就不能陪陪老子,老子每天都想你,你就忍心让老子一个人待在这北宫家?”北宫弑炸了,中气十足的声音震动着北宫家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听到那暴躁如雷的声音,低头打扫的仆人抬头看了一眼,一阵叹息,然后又继续低头做事。

    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家主这暴躁的吼声了,家主如此暴躁,一向只为一件事,那就是他们家小少爷!

    不过,家主这一局怕是又不能赢了。

    正确的说,当家主遇上小少爷,他什么时候赢过?

    嗯……不能再想,不能在想,再想下去就更接近真相了。

    离夜身体稍稍往后仰,斜视着北宫弑,她就知道爷爷会是这种反应,这不是还没走,爷爷这么大反应干嘛,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答应了师父说要去一趟玄机城。”离夜嘿嘿笑道,环住北宫弑的手臂,脸上展露出完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要是红莲在这里,一定会捂脸,不敢直视,心里暗暗大叫,离夜又要坑人了!

    “玄机城怎么了,萧水寒怎么了,跟老子抢孙子,你叫他来,老子保证不打死他!”北宫弑扎呼呼道,对了,他还把这事给忘了,那天萧水寒在那么多人面前,让夜儿去玄机城。

    夜儿开始说不去,后面还是答应了,还不是拗不过萧水寒!

    某爷爷为了维护自己的孙女,大脑已经自动把离夜要去玄机城的责任,全部归咎到萧水寒身上。

    千错万错,他家孙女一定没错!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北宫弑,她也想叫师父来,可也得知道他在哪里才行,要是知道,她哪里还用去玄机城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想想,上次我不是问了师父要了那么都圣品兵器,帝都他就藏了那么多,玄机城就更多了,北宫家不是还缺一批上好兵器。”还有灵师四家,她答应给他们兵器的,这次去玄机城可以一起办。

    北宫弑扎呼呼的表情,慢慢变得柔和,眼中闪过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好像是这么回事,是可以这么做,反正玄机城兵器多到随地扔,简直就是浪费!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可是萧水寒的徒弟,我这个玄机城城主的徒弟,怎么可以不去玄机城转转,这样以后谁认识我?”她还有城主之令,不过她是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北宫弑神情又柔和了几分,脸上的慢慢有了点点笑痕。

    貌似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所以,咱必须得去!”离夜肯定道,她是一定要去的!

    北宫弑眯起眼睛,眼睛都笑的只剩一条缝隙了,还是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一旁,看着北宫弑慢慢柔和的表情,稍稍松了口气,她知道自己不用再多说了,这件事,成了!

    “那你得在家多留一段时间。”北宫弑一把抓过离夜,她可不能现在立刻马上就走!

    离夜含笑点点头,他们家老头就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等北宫家子弟,全部习惯这些再说,等有了这些,那一个月的比试也可以省去了,可以三个月一次,半年一次,也可以随时抽查,爷爷想怎么样,就可以怎么样。”离夜笑呵呵道,她现在就想走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北宫家还没稳定,她总不能顾了一个,不顾一个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让人去弄,你先回去好好休息。”北宫弑心疼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北宫弑这才走出院子,立刻让人着手去办。

    自北宫家开始忙碌,离夜倒是闲了,把蓝图上面的东西全部弄好,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前两天,离夜都是在休息,白天关在房间里面修炼,晚上某国师就会来了,每一晚上都不曾落下。

    红莲和小白知道纳兰清羽来,当然是有多远走多远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后面慢慢的,离夜觉得坐着也是无聊,就开始炼丹药,上次夙皇因为朱储的事,送来了不少的灵药,离夜拿出一些炼制,一些给了北宫药。

    看着离夜一拿拿走大半,最心疼的就是北宫药,但是看着离夜,他也只能忍痛让离夜拿。

    谁让他还想要离夜炼制的丹药,这没有灵药,怎么炼制丹药,所以,他只能一咬牙,一跺脚,让离夜想拿什么就拿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一瓶瓶丹药摆在面前,什么不舍,什么心痛,统统见鬼去了。

    北宫药宝贝的拿着丹药,放进藏药楼中,用心摆好,记录,乐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看着北宫药那样,离夜一阵叹息,有北宫药在,北宫家绝对不会有丹药不够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十天过去,北宫家校场,终于差不多都弄好,离夜看着按照蓝图布置的校场,满意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工程,十天时间弄好,算是不容易的了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?”北宫奇走在离夜身边,这些都是他亲自监督,看到那张蓝图,他都惊呆了,再听家主说,那是小少爷和国师两个人一起完成的,他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送上面看来,完全不像是两个人的一起完成。

    “让所有人都集合吧,可以开始试试效果了。”离夜看了看四周,是已经算不错的了后面慢慢完善就应该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红莲今天乖乖呆在离夜身体,看到校场上的布置,阵阵好奇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些东西是干嘛用的,怎么我从来没见过?”又是高,又是矮,看上去都像是锻炼用的。

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离夜神秘一笑,这些东西当然有用!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红莲点点头,离夜这么说了,它等会肯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希望别有太大惊喜才好,不然它会被吓到了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北宫奇微微俯身,迈步往校场中央走去,温和的声音不急不缓响起,却传进每个人耳中,“集合!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北宫家子弟,听到这一声呵斥,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,井然有序排列。

    离夜含笑看着众人的动作,这第一步他们已经做的很好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少主!”北宫子弟看到离夜,不等她走过去,齐呼道,眼中带着深深的崇敬。

    从那天后,他们就没见过少主,邵家的事情他们知道,连日来他们一直忙碌,也没时间去找少主,现在终于见到少主了!

    离夜微微一怔,迈步走过去,双手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搭建这些,你们清楚知道它们的构造,还有用处了吗?”离夜指着不远处的布置,这些都是最严格的训练,他们坚持下去,就能变得更强!

    众人迟疑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还是不知道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,震慑进所有人心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振奋,第一排走出一个人,回到道:“知道它的构造,不知道它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他们也还在奇怪校场搭建了这些东西,以后要去哪里训练,北宫家这么多人,总不能不训练。

    “我若说,这是给你们训练用的呢?”离夜不急不缓道,知道构建就足够了,这样训练起来也容易一点,这也是为什么让他们亲自搭建的缘故。

    啥!?

    众人猛地看向身后搭建好的布置,后背寒风阵阵,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尽管之间他们已经有了猜测,可是……这真的是用来训练他们的!?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这是怕了?”离夜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怕?北宫家众弟子顿时一个个像打了鸡血,斗志高昂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他们才不怕!有什么可怕的!

    “那不怕,谁愿意去试试?”离夜把玩着手指,漫不经心道,仿佛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北宫家子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阵阵迟疑,他们亲手搭建,当然知道这里的难度,要让他们去试试,现在还真没这个把握。

    气氛僵持不下,离夜也不再询问,等着他们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这种事,自愿尝试就好,反正他们后面还是要用这些训练,现在她不会强迫,以后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校场上终于响起了声音,走出几个人,站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北宫家的子弟,不能让少主认为他们是胆小鬼,不过就是一项训练,有什么,他们照样能征服它!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离夜扬眉轻佻,继续道:“不用全部完成,只要完成你们觉得最容易的三项。”

    这里大大小小的训练,有上百项,他们要全部完成,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只要三项?!

    六个人惊奇看着离夜,三项还不容易,他们认为的那就更容易了,其实少主也没想过为难他们嘛。

    众人也觉得一阵惋惜,早知道是这样,他们还犹豫什么,自己认为的三项还不容易。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六人往自己觉得容易的训练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离夜轻笑道,这些看起来容易的,未必容易,看起来简单的,也未必简单,要是小看,吃亏的可是他们。

    众人赶紧跟上去,就怕错过什么,六人兴致勃勃走到搭建的训练项目面前,拉起一手,二话不说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哇!”看着他们腾空跃起,跳上栏架的动作,众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离夜不动声色站在一旁,双手抱臂,若有所思看着六人的动作,他们选择的是一个高木行走,高木上有各种的障碍,看着容易走过,但是没有技巧,无论如何也过不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六个人快速走过,前面三分之一他们还行走如同流水,等到后面,动作越来越迟缓,越来越不顺,不自然,到了最后,他们开始变得紧张,干脆停下脚步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六人哆嗦站在高木上,密集的障碍,一道比一道危险,正因为他们搭建过,所有他们清楚知道,下面有什么,接下来就会遇到什么危险,就更不敢再行走半步。

    “走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不走了?前面还有一半路呢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连一半你们都走不过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道,这东西这么容易,他们六个怎么还不走,都已经走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六人一起摇摇头,满头大汗道:“不能走,再继续走下去,就是火焰地带,不仅是障碍带着火焰,等我们走过去,下面也会燃烧起熊熊大火。”

    走过去就会被烤到不行,更何况还是很走过去,还要避免掉下去,掉进火焰里面,那便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信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来,让我们上去!”

    还就是有人不信,想上去试试,这东西哪里有这么难。

    六人满头大汗看向离夜,他们当初信誓旦旦说能走过,现在少主会让他们下去吗?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要上去,你们就下来吧,我只是让你们试试,没让你们真的走过去。”他们战胜不了心里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是!”六人仿佛得到了特赦,立刻想往回走,跳下高木。

    上面再次走上去六个人,众人长大嘴巴,目不转睛看着,就怕一眨眼就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六个人一开始也和前面六个人一样,然而扥他们走到三分之二的地方时,又已经是满头大汗,不敢再往前半步,恐惧吞噬着他们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少,少主,我们走不下去了。”走在最前面的人颤抖摇头,是真的走不下去,这,这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四周的温度就上升一分,在上面待的时间越长,他们就越感觉到危险,不敢再走下去,再走下去,一定会烧死的。

    不行了!

    众人一阵唏嘘,这到底是什么,怎么刚刚上去的时候没事,等到了越后面,就越不敢走了?

    “下来吧。”离夜淡淡道。

    北宫奇可能是众人众最淡然的,他看过蓝图,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六人急忙跳下来,半刻也不愿意多待,仿佛再多待一刻,他们就会被烤熟。

    等他们六个人走下来,众人就疑惑了,不解的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少主,这是为什么?他们后面怎么就不敢走过去了,不是什么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们看着都没什么,他们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经历过的十二个人,鄙夷看着疑惑的众人,他们知道什么,没有上去过,不知道上面的危险,他们真以为上面的风景很不好吗?保证他们上去过一次,就不想再上去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这个高木看上去是没什么,但是搭建它的材料,是烈焰晶石,你们看着像木头,只是处理过了而已,你们应该也知道,走在烈焰晶石上面,会有什么后果,还有就是,摆在上面的障碍,那是万年沼泽的淤泥,你们也应该知道这淤泥有什么作用。”离夜仔细解释道,这些东西找来是不容易,不过有纳兰清羽在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搭建这里的大部分,都是从他那里搬过来的,反正他也多得是,还说这些他留着没用!

    离夜当时就郁闷了,这东西他是一拿一堆,他才觉得没用,她这种穷人,再有用不过了!

    烈焰晶石!万年沼泽的淤泥!

    众人微微一怔,脸色刷白看向搭建的高木,身体不自觉往后仰去。

    烈焰晶石,在上面每走一步,就会灼热几分,等到了温度无法抗拒的时候,就会被烧死,还来就是万年沼泽的淤泥,那是带着慢慢瘴气的东西,最容易干扰灵力,和消弱灵力,这两样放在一起……走在上面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敢想象有什么后果,那简直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众人一起摇摇头,现在他们不觉得简单了,简直可以说是可怕!

    然而当所有人想到校场上几百项训练,每样不同,困难的,不困难的,他们脸色就阵阵苍白。

    不会是所有的都是用放哪烈焰晶石,还有万年沼泽淤泥弄成的吧!

    “放心,这里每个项目,搭建的材料都不同,上去的感受也不一样。”离夜好像看穿了他们的心思,不急不缓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就怕了,那以后还怎么训练,要是以为只有这样,那可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打了冷颤,顿时觉得这十天他们是在给自己挖坑!

    这不就是给自己挖坑让自己跳,太危险了,太危险了!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,你们就怕吗?”离夜目光锐利看向众人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这么点小小的训练他们就怕了,这要是出去历练,遇到突发的事情,又该怎么处理,这些训练就是让他们变得更强,让他们能够随机应变!不是让他们胆怯恐惧!

    众人脸色一白,尽管他们很想说不怕,但是可就是怕啊,这种事,他们怎么可能不怕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一沉,走到高架面前,“几百个项目,是让你们一样一样完成,一样一样训练,而且每个项目,它都会定时有所改变,要是你们都怕,在历练或者是遇到的事情的时候,怎么处理好问题!”

    话落,离夜腾空跃起,不过眨眼已经走到了高架之上,衣袂摇曳,与生俱来的气势往四周震散,英姿飒爽!

    “少主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主,你赶紧下来,这样会很危险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过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么危险的地方,怎么可能过去!

    北宫奇扫视着众人,一阵叹息,他们自己都没试过,怎么知道过不去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理会,在众目睽睽下,她迈动步伐,飞速往前面走去,速度极快,宛若闪电,躲过飞来的障碍,脚下温度越来越高,她也没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北宫家子弟惊讶错愕看着离夜,身姿矫健,宛若翱翔天际的雄鹰那般,飞速穿越而过,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。

    少主怎么走的这么轻松?

    一滴汗水都不曾流下,这不是火焰晶石搭建而成的吗?还有万年沼泽淤泥!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,少主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刚才的的阻止劝告,不过一会,全部变成一声声叹息,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这就是事实,他们的少主,面不改色,行走而过,现在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了,很快就要走完!

    离夜走在高架上,看了看脚下,温度越来越高,她身体往前跃去,踏在火焰晶石形成的高架之上,飞速走过,眼看着已经把剩下的三分之一走完。

    淡蓝色身影从天飘然而落,面不改色,神情依旧,连半点伤痕都没有,稳稳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北宫家子弟都看呆了,久久无法回神,目瞪口呆注视着高高搭建而成架子,这个是可以通过的,是可以的!

    少主都走过去了!所以说是可以通过的!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还说,这是不可能的吗?这高架我也是第一次走!”离夜冷喝问道,有什么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少主也是第一次,少主是第一次!

    众人眼中燃烧起斗志和激情,一个个像打鸡血似的注视着离夜,少主是第一次,他做到了!

    少主能做到,他们竟然还畏惧恐慌!太他妈没用了!不就是一个高架子,有什么好畏惧害怕的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嘿嘿,这样是为了让北宫家更强大!北宫家一定会更强大更强大,更强大的在后面噢!么么哒,求票票啊,票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