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零七章 于理不合!
    寂静的邵家,依旧富丽堂皇,却早已大不如前,秋叶飘落,便是枯叶满地,也没有人出来打扫。

    不过一夜的光景,昨天还人人羡慕的邵家,今天已然成了这副模样,邵家一败,几乎所有在邵家的外戚,纷纷远离,就连邵家请来的客卿,一个个头纷纷逃离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的话谁都听到了,他们不想成为邵家的陪葬品,本来就和邵家没什么关系,邵家没了就没了,只要他们还活着,他们就能找到生路。

    现在邵家剩下的只有旁系子弟,那些拥有着邵家姓氏的宗亲,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百人。

    邵延垂头丧气坐在书房里,发丝凌乱也没有梳理,锐利的目光,依旧冷冽如冰,闪烁着阴霾的腾腾杀气。

    “北宫弑,北宫离夜!我还没有输,没有输!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输,邵家还没有完全倒下!怎么能算输,他还是丞相,天龙国的丞相!

    到现在邵延还坚信着,邵家没有输,没有倒下,就不算输。

    “没有输?邵延,你是不是太过自信。”凌厉的声音传来,淡黄色衣角迈进书房,语气中有着隐藏不住的阴狠冷漠。

    邵延微微一怔,猛地抬头看向门口,当他看到来人,脸上露出一抹欣喜。

    “展儿,展儿,帮帮舅舅,帮帮舅舅。”邵延迫切道,现在他能依赖的人,只有这么一个没有血亲的“侄子”,夙皇已经对邵家失望,不会再帮邵家了。

    夙琉展冷冷一笑,眼中闪过阴霾,舅舅,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舅舅。

    长靴走进书房,夙琉展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,门口再次出现一道阴影。

    邵延往门口看去,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,脸上露出惊讶。

    “李珏!”他怎么会和夙琉展一起出现!

    “邵延,在想比试之前,雅王就问过我,赢的会是谁,我当时几乎没有迟疑就回答是你们邵家,结果,你太让雅王失望了。”李珏说着摇摇头,邵家这一战输的太惨,几乎是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输了一个十年之约没什么,可偏偏在输的时候,北宫离夜说过,要灭了邵家。

    现在的邵家,还真是应了那句话,从什么地方爬起来的,就从什么地方摔了下去,不对,应该是摔的更惨,更干脆,邵家的根本都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输!没有输!”邵家还没有倒下,就不算输!

    “不!你已经输了!”夙琉展凌厉看向邵延,和平常那个温文如玉的的雅王,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邵延踉跄后退,还是不能接受他已经输的这个事实,他怎么会输,怎么可能输!

    “邵家主,本王还是劝你好好收拾一下心情,邵连昭死了,你都能接受,何况是输了一场小比试,只要你赢回一局,邵家要回到昨天的繁华也不是没可能。”夙琉展缓缓站起身,眼中露出阴霾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看到北宫家独大,未来的皇位他势在必得,但他不想让一个家族骑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邵延全身微微一怔,激动抬头,连忙走到夙琉展面前,“雅王殿下请指示,只要能让邵家打倒北宫家,臣什么都愿意做!”

    他什么都愿意,只要能打赢北宫家,能把北宫家踩在脚下!

    “这几天几国皇子皇女,会纷纷觐见父皇,大概会在帝都逗留半个月。”夙琉展低头看着腰间的小巧吊坠,手指轻抚,像是随口这么一提,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皇子皇女!?

    “本来那是父皇请来,给你们邵家庆功的,现在已经是北宫家的了。”夙琉展离开笑容冷冷一笑,扭头看了一眼邵延,漠然收回目光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这个天下,只能是他的,谁也不能夺走!

    李珏站在一旁,看到邵延脸上的表情,嘴角微微上扬,跟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邵延双手紧握站在原地,原本是给他们是邵家庆功的盛宴,现在变成北宫家的了,变成北宫家的了!

    北宫家,又是北宫,又是北宫弑,北宫离夜!

    他不甘心,不甘心!

    一定要亲手毁了北宫家,他一定会亲手毁了北宫家!

    邵延的情绪几近疯狂,现在的他想不到其它,听到夙琉展说道盛宴,理智弦彻底崩溃,换做以前,他只要好好想想,就能听出夙琉展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,一心想的只有灭掉北宫家。

    走出邵延的书房,夙琉展双手一前一后搭着,昂首阔步走出邵家,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雅王,如此,计划还是不会变。”李珏恭敬道,北宫家还是会毁在邵家手上。

    “一切说的还太早,北宫离夜那般轻狂,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,还是小心点。”他一定会灭掉北宫家!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珏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不论是夙皇还是夙琉展,他们都想让北宫家消失,让北宫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或者是掌握在他们手里,这样他们就不用依赖任何人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从没想过,以前的北宫家,世世代代强大盛世,哪怕在最盛世的时候,在皇权面前,依旧称臣,皇权却是一代又一代想灭掉北宫家。

    忠心的北宫家换来的不过是皇权的无情,夙皇十年的做法,让北宫家子弟寒心,他们早已放弃了皇权,不再事事为皇权。

    当年在忠心的时候,皇权没能达成心愿,把北宫家掌握手中,现在的北宫家,他们又岂能做到!

    北宫府门外就格外热闹,路上行人纷纷走过来围观,看到站在北宫府门口的美男子,都是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怪事年年有,今年好像特别多,而且还能看到天龙国二皇子凌王,二度等在北宫家门口等待,这肯定是怪事中的怪事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这是不是想不开啊,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又是给北宫离夜送什么来了,你没看到他身后这一车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金银财宝!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摆在北宫家门外那一车车,双眼闪烁着光芒,嘴角差点没流出口水。

    皇家送出来的东西怎么会差,就算不是金银珠宝,肯定也是难得一见的东西,不是他们普通人家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夙凌云满头黑线站在北宫家门口,负在身后的双手紧握,忍住挥袖转身离开的冲动。

    昨天父皇叫他进宫,就是为了这么点事,让他到北宫家赔罪!

    一个太监惹出来的事,让他堂堂皇子来赔礼道歉,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!

    换做以前,夙凌云肯定会觉得这是北宫离夜的主意,但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,他几乎可以确定,北宫离夜要是做什么,肯定不会绕这么大个弯子。

    即便夙凌云不想来,不想帮一个太监赔礼道歉,夙皇还是给他下了圣旨,这让他心里更是不满。

    北宫奇早早打开北宫府的门,就看到夙凌云在门外,赶紧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凌王殿下,你什么时候到的,怎么不敲门?”北宫奇微笑问道,客套周到,不失半点礼数。

    “父皇让本王来赔礼道歉,本王自然不敢怠慢。”夙凌云冷声到,优雅清高,仿佛不与之众,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北宫奇脸上划过一丝疑惑,最近小少爷和凌王没发生什么吧,凌王居然说他是来赔礼道歉的,赔什么礼,到什么歉?

    “请。”北宫奇稍稍侧身,做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夙凌云撩起衣袍,走进北宫家,他身后的车马立刻围上来。

    北宫奇指了指门口七八辆马车,疑惑问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夙凌云头也不回道,人已经走进了北宫家。

    北宫奇看了看马车,这才跟着夙凌云走进去。

    离夜走出房间,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,忍俊不禁,她还以为纳兰清羽真想让人知道他在北宫家过夜,没想到这么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罗刹大步从院外走来,看到离夜已经起床,走到她跟前说道:“主子,凌王殿下来了,说是来跟你赔礼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赔礼道歉?”离夜头上冒出个偌大问号,她最近没见过夙凌云,他干嘛来赔礼道歉?

    罗刹惊奇看着离夜脸上的疑惑,主子也不知道凌王为什么来?那凌王到北宫家来干嘛?跟他来的阵仗,到真的像是来赔礼道歉的。

    “看看去。”离夜走出院子,直接往客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夙凌云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摆设依旧,半点都没变化北宫家客厅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当天他也是站在这个地方,等着北宫离夜,也是在这个地方接过北宫离夜的一沓药单,让他忙了好几天,才凑齐北宫离夜要的东西,当时他还以为不会来了,没想到现在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凌王殿下赔礼道歉,最近凌王做过什么吗?”调侃的声音传来,夙凌云立即回神,转身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离夜靠在门口,手指摩擦着下巴,夙凌云不愧是天龙国的第一美男子,这模样的确是不错,还有这一身清高孤傲的皇家气势,他这个人都变得高大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有令,本王不敢不从。”夙凌云心不甘情不愿道,注视着离夜,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难道北宫离夜没有问过父皇要过什么赔偿吗?如此,父皇送那么多多东西到北宫家来做什么?

    夙皇的命令?夙皇吃饱了撑的,让夙凌云带东西来赔礼道歉,既然东西送来了,她没有不收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凌王殿下了。”离夜嘴上说着谢谢,可是那神情,半点感谢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夙凌云蹙了蹙眉头,走到离夜面前,“凌王?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从不叫他凌王,也不会叫大哥雅王,今天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小爷可不敢再叫什么大皇子二皇子,不然就是抗旨不遵。”离夜眼中含着讽刺,夙琉展身边的那个侍卫,她一定会弄清楚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夙凌云沉默的看着离夜,就这么看着,也不说话,嘴唇抿紧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。

    离夜见夙凌云不说话,这才挑眉去看,才发现他一个人站在原地,傻傻看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凌王还有什么指示?”他这是第二次来,两次都是赔礼道歉,不得不说这夙皇用心良苦,为了让她北宫离夜看到美人,煞费苦心!

    昨天的事朱储应该告诉夙皇了,不过从夙皇让夙凌云来北宫家看来,朱储怕是没占到什么便宜,倒是夙凌云,难怪从走进门就感觉到他身上的怒火。

    堂堂王子,一朝王爷,为一个太监做错的事情,上门赔礼道歉,换成谁不是一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大哥,用不着叫我凌王。”夙凌云突然开口,说完挥袖离开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北宫离夜叫凌王,他应该欣然接受,哪怕北宫离夜的语气是讥讽,但是每次听到“凌王”,总觉得和北宫离夜的距离又远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离夜诧异看着夙凌云离开的背影,不用叫他凌王,这夙凌云今天是不是出门忘记吃药了,他不是巴不得这样的吗?

    夙凌云离开,北宫奇才从门外走进来,走到离夜身边,顺着她的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今天凌王很奇怪。”简直就是反常!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淡淡开口,“也许今天出门忘记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北宫奇嘴角微抽,轻咳一声,才又一本正经道,“小少爷,凌王送过来的,有绝世灵药,极品兵器,还有一些古玩矿石,要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这么点小事,就不用告诉家主了,听小少爷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珍贵吗?”离夜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珍贵。”皇宫出来的东西,能不珍贵么!

    “兵器清点一下,全部发给北宫家的子弟,灵药放进藏药楼,至于那些矿石,放进藏武楼吧。”说完,离夜走出客厅,珍贵就好,不过极品兵器什么的就算了,玄机城多的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北宫奇俯身应道,目送离夜走远。

    小少爷都这么说了,理当这么做,可是……他还是不知道凌王为了什么来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夙凌云到北宫家赔礼道歉的事情,一时间,帝都又是一阵风风雨雨,传的人尽皆知,大街小巷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离夜走在街上,听到四周的议论,阵阵汗颜。

    步伐微转,看到帝都也没什么事情,离夜干脆打算回去,听着他们这些议论也是听着,还不如回去炼药,还能看看木盒子里现在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正要往回走,激动的声音传来,高大少年速度极快,瞬间走到离夜面前,然后兴奋大叫。

    “东方,东方,就是他,本皇子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他!”可算是找到了,他在街上都晃悠一整天了,人没找到,倒是听到天龙国二皇子的一堆窝囊事。

    北宫家真的有那么强吗?让皇权那么忌惮,可他明明听说北宫家不如以前了。

    冰蓝色长袍男人大步走来,稳重沉静,目光凌厉却又没有半点杀意,醇厚的气势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丹凤眼含着淡淡笑容,稳健的步伐走来,身上的衣服整洁平整,不曾有半点皱起,发髻高高束起,一眼就是循规蹈矩,方方正正,一丝不苟的人。

    “皇子,这里是天龙国,不可造次,我国怎能失礼于人,你这样,臣会回去告诉皇上,让皇上处置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两声异口同声响起。

    少年惊奇看向离夜,差点热泪盈眶,他终于找到同类中人了!

    东方白衣转而看向离夜,双手抱拳,恭恭敬敬行李,礼节没有半点差误,可见是个怎样方正不阿的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还望见谅,地麟国失礼了。”这都是他之过,没教好皇子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规规矩矩,做事方方正正的人,摆了摆手,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离夜继续往前走去,地麟国竟然有这么方正的人,还是算了,赶紧回北宫家。

    “别,别走……”少年一把拉住离夜,死活都不肯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东反白衣皱了皱眉头,立刻又走到两人面前,双手抱拳,微微俯身,“皇子,你身为皇子,怎可拉拉扯扯,成何体统,这样于理不合,而且有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傅啊,本皇子知道,可是本皇子要是放手,他就走了!”这个时候怎么能放手,不能放手,不能放。

    他最怕的就是太傅唠叨,太可怕了,明明太傅才二十几岁,怎么唠叨起来,比五十岁的人还可怕!?

    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,他就算不想让她走,也不用这么拉着她,她可不想听一个太傅,比谁还啰嗦,说起话来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离夜看了一眼挂在手臂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少年摇摇头,放了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子,既然公子让你放开,你就要放开,这里不是地麟国,我们要有做客之道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放开!”少年猛地松开离夜,摇晃了一下头,脑中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离夜叹了口气,看了一眼身边长袍男人,抽腿就走,这魔音太烦躁,她还是赶紧回北宫家。

    少年看到离夜走开,正想要追上去,却被东方白衣拉住。

    “皇子,臣今天要请假半日,望皇子恩准。”

    少年听到东方白衣的话,活像是看到天下间最奇特的大事,请假,他的太傅自从五年前成了他的太傅,五年来从未间断过到皇宫来上课,还死活不肯住在皇宫,哪怕风雨再大,都不请假,今天居然请假!

    “准了准了,可是太傅,你能不能告诉本皇子,你这是要去哪?”请假,他的太傅居然请假了,奇事,奇事。

    东方白衣为难看了看少年,看到他脸上的好奇,无奈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臣是东方家的人,风启大陆四国,分别有北宫,东方,南门,西陵四个家族,北宫是四国四家之首,臣理当去拜见北宫家老家主,这才符合礼数。”东方白衣一口一个礼数挂在嘴边,好像永远都脱离不了礼数二字。

    又是礼数……

    少年一阵汗颜,他的太傅什么时候能除去礼数两个字,太傅明明是地麟国的天才,文武双全,灵师的修炼,更是无人能比,还是东方家族未来的传人,怎么就这么迂腐呢?

    他开始有点为以后的东方家担心,要是东方家都成这个样子,那该怎么办?!

    “本皇子准了,不过本皇子有个条件。”少年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东方白衣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看着少年脸上的笑容,他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。

    离夜走回北宫家,还不忘看了看身后,没看到那两个人,这才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那个什么太傅,她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你去哪了?家主到处找你。”北宫奇突然出现在离夜身前,恭敬道。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北宫奇,叹息道:“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是一离开北宫府,爷爷就到处找她,这次他要是没事就找她,看她怎么拔他的胡子!

    议事大厅,离夜刚走进去,映入眼帘就是三楼长老齐聚,坐在主坐上的除了她家老头,还有个眼熟到不能在眼熟的少年,少年下面,坐着一个熟悉到非常熟悉的男人!

    他们齐坐一堂,有说有笑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少年看到离夜,瞬间站起来,立马窜到离夜面前,扬起明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离夜轻咳一声,绕过少年走到北宫弑面前,皮笑肉不笑问道:“爷爷,能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夜儿,你不是看过四家的历史吗?这位是地麟国皇子,龙子筠,这位是东方家族的少主,东方白衣。”北宫弑笑呵呵道,脸上的笑容没有达到眼底。

    虾米!?

    离夜狐疑看向坐在众长老之前的男人,东方家族的少主,东方白衣。

    她好像记得,殿权崛起,在风启大陆很多年了,殿权的势力逐渐超越了皇权,四国岌岌可危,殿权也妄想取代皇权,不记得是多少年前,他们开战,谁知道四国联手,当时皇权和殿权都损失惨重,然后就立下一个规定。

    每十二年,殿权和皇权进行一次比试,殿权赢了,未来十二年,风启大陆就是殿权说了算,皇权赢了,就是皇权说了算,四国没有办法,所以才选出四家,也就是现在的北宫,东方,南门,西陵作为皇权依赖的家族,对抗日月殿。

    在四家之中,北宫家实力最强,是四家之首,可是这四家,除了十二年去日月殿见一面,不会相见。

    啧啧,这次夙皇叫其它三国的皇子皇女到帝都,还把其它三国的家族给叫来了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他是……北宫离夜!”龙子筠惊讶看着离夜,这……不太像吧,他们走进天龙国到处都是被北宫离夜的传闻,不过好像每个地方的都不同。

    东方白衣看到离夜,满脸周到表情,也露出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这个和他们已经见过两次的少年,就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她不像吗?

    “怎么,不行?”北宫弑的脸色顿时沉下来,扫视了一眼龙子筠和东方白衣。

    三楼长老看到北宫弑的表情,立刻缩了缩脖子,不敢出声,他们现在不得不佩服这个皇子,明明知道他们家主疼孙如命,还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家主莫生气,是我等失礼了。”东方白衣立刻回神。

    北宫弑轻哼一声,算他们有眼力劲,知道道歉,这不就是他孙女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过你也用不着来见我。”北宫弑摆了摆手,四家没有什么往来,其它三家也没见谁来,就看到东方家的人来了,所以没这个必要,他们见过夙皇就行了。

    东方白衣神情一怔,立刻起身,几乎在他起身之时,离夜翻了翻白眼,好像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于理不合!”

    四个字传出,离夜顿时一阵无语,看吧,她就知道是这样,反正就四个字,于理不合。

    龙子筠站在原地,看着离夜,心里好像被什么挠了似的,要不是碍于在北宫弑面前,他肯定一把拉过离夜,好好询问,为什么他会是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“咳咳,既然见也见过了,本家主还有点事。”北宫弑皱眉直接下逐客令,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怎么比他还古板,没错,就是古板,东方家那群老头,怎么教出来这么个古板的少主,那以后几家去日月殿参加比试,夜儿还不得闷死!

    东方白衣点点头,抱拳道:“家主既然还有事,那晚辈就先告辞了,五天后便是盛宴,到时候再见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北宫弑笑呵呵挥挥手,脸上笑容有点僵硬,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衣这才转身离开,步伐方正,不容有半点差池,就这么一步一个脚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龙子筠本来还想留一会,见东方白衣走了,也只能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家主,那我们也先走了。”几位长老立刻起身,然后迫不及待走出去,他们还是不要打扰这祖孙两。

    离夜抿着笑容,看着几位长老离开,一阵汗颜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找我来,就是为了看东方白衣?”她就在外面绕了一圈,回来,东方白衣居然已经来大半天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那个东方白衣的实力她到刚才才算看清楚,中级先天天阶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刚忙完,想找你聊天,结果他就来了。”北宫弑皱眉不满道,好不容易把手上的事情忙完,想找孙女聊会天都不行,这些人来干嘛。

    “聊天……”离夜额上黑线不停坠落,他找她来,就是为了聊天!

    “最近北宫家也没什么事,咱们祖孙两好好聊聊。”北宫弑笑呵呵道,谈谈心多好,反正也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离夜走到一旁坐下,呵呵一笑,“爷爷,我最近突然发现,北宫家有些事还不是完全清楚,所以想趁这几天时间,好好了解一下,没空。”

    她要带领这个家族走向强大盛世,可连这个家族究竟有多少势力都不知道,这样怎么可以,半年不在家,北宫家已经有很大变化了,和半年前的北宫家不同,所以要趁着这几天好好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“爷爷告诉你。”北宫弑迫切说道,北宫家有什么事他不了解!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自己看到的,比听到的有用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北宫弑咬咬牙应道。

    算了,就这样吧!

    离夜露出淡淡微笑,看着被北宫弑,慢慢起身,“爷爷,还有一件事,我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蓬城,我已经把颜姿杀了。”离夜冷冷道,眼中情绪波澜不惊,情绪不会再因为一个死去的人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北宫弑怔了怔,看着离夜,叹了口气,“杀了就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离夜转身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北宫弑又叹了口气,北宫家对颜姿不薄啊,当年差点就把她领进祠堂,幸好当时看到她和夜儿发生争执,那副嘴脸他到现在还记得。

    外人面前乖巧可人,楚楚可怜,对待夜儿,她手段太多,没有进入北宫家的祠堂,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,这些年不是夜儿求情,颜姿早死了,哪里能活到现在,现在被夜儿杀了也好,这件事该夜儿想出手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五天便过去了,天色逐渐暗淡下来,黑夜慢慢降临。

    歌舞升平,袅袅不绝,可谓绕梁三日,舞姿美妙,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夙皇坐在龙椅上,身边坐着皇后,两人面带微笑,看向众臣。

    地麟国,精卫国皇子和两个家族的人都已经到齐,北宫弑也早早就到了,看他身边的位置却空空如也,迟迟不见离夜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玄凤国皇子和南门少主怎么到现在还没来?”夙皇笑盈盈问道,眼中已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找皇子和南门少主了。”朱储兢兢战战站在一旁,恭敬说道,额上密布着冷汗,屁股上的伤还没好。

    夙皇点点头,放下琉璃玉杯,端正坐在龙椅上,目光扫视了一眼身边两排的位置,看到北宫弑身边的位置依旧是空,夙皇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少主去哪了?”北宫离夜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皇帝,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姗姗来迟!

    北宫弑皮笑肉不笑看向夙皇,呵呵道:“夜儿贪玩。”

    听到夙皇的询问,北宫弑也郁闷,你问老子,老子也不知道去哪了,老子还想抓北宫奇来问问,可北宫奇这次没来,他哪里知道那小兔崽子去什么地方了!

    邵延坐在丞相的位置上,听到北宫弑的回答,冷声一哼,露出不满,贪玩就能敷衍了事!

    文武大臣看了看北宫弑身边的位置,擦了擦额上冷汗,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这小祖宗,真的是个小祖宗,他也不怕惹皇上生气,虽说盛宴还没开始,但是他不应该早点来吗?

    贪玩。

    两个字顺利塞住夙皇,都说贪玩了,还有什么好追究的,夙皇要是追究,在三国皇子皇女面前,还显得他小气,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龙子筠伸长脖子,也没看到离夜,又不想在这样盛宴上,还被东方白衣唠叨,干脆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,着急等待着离夜的出现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离夜的身份,他们就再也没见过,都没好好聊聊,不对,他们一直都没好好聊过。

    盛宴上人人着急等待着,而当事人不急不躁缓缓走来,离夜抱着小白,慢步穿过一座又一座宫门,九曲十八弯以后,她还在绕,幸好前面有人带路,不然这么大个皇宫,要找到盛宴在哪里举办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离夜抚了抚小白的后背,小白睡了一段时间,比前段时间感觉上又打了一点,可抱起来又没觉得大了,今天要不是它突然苏醒,她应该是可以和爷爷一起进宫的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前面就是了。”小侍卫带着离夜走过,紧张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自己去就好了。”前面就是,那应该不远了。

    侍卫恭敬抱拳,俯身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侍卫走远后,离夜又才继续往前走,然而刚走两步,一道灵力从空中直劈而下,往离夜头顶落去。

    离夜猛地停住脚步,眼角是微微上扬,感觉到空气中剧烈的晃动的气波,湛蓝色的剑瞬间出现在手上,挡住来人的攻势。

    见离夜挡了下来,灵力瞬间改变了攻势,一道道淡绿色痕迹如长鞭一样,迅速抽过,离夜脸色一沉,脚尖一轻点,迅速跃起身体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道道灵力落在地上,地面出现道道狰狞的痕迹,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看着有一道灵力抽打而过,她立刻运出造化诀,隐藏住灵力的光芒,以灵力控制着吾邪。

    吾邪横空从空中划过,缠住那道飞来的鞭痕,离夜掠身飞过,单手抓住剑柄,用力往身后一拉,黑夜中,一道身影快速从暗处掉出来,狠狠甩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离夜用剑指着躺在地上的人,她满脸灰尘,狼狈不已,只能从衣服上看出来,她是女的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少女吐着嘴里土尘,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年,破口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卑鄙,用那么好的剑,我刚刚只是用了灵力,我不服!”少女说着就要爬起来,准备再和离夜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离夜指着少女,难得有耐心的在问了一次,“你是哪国的皇子皇女,赶紧回答小爷,否则怕你是皇子皇女,今天也要死在小爷的剑下。”

    简直莫名其妙,她刚走到这里就对她下杀手,招招狠毒。

    “什么皇子皇女,我不是。”少女轻哼一声,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是皇子皇女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皇子皇女,那就是刺客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黑夜中凌空一声响起,黑夜中,黑色身影宛若鬼魅,往离夜这边快步走来,招式古怪,同样凌厉狠毒。

    离夜目光一沉,单手拍了拍小白,小白立刻会意,爬到她肩上坐下,那一举一动,完全跟狗没什么关系,就跟猫是似的,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一脸的呆萌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流光剑影!”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浮屠灭!”

    两声同时响起,离夜四周只有气波震动,没有显露丝毫灵力,然而对手那边沸腾而来的灵力,却是绿褐色,也就是先天天阶!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变,牙龈紧咬,妈的,到底是什么人,二话不说就对她出手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身影纠缠在一起,刀光剑影间,道道灵力闪烁而出,都是绿褐色,也不知道是离夜的灵力,还是对手的灵力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离夜狠狠一咒,招式瞬间改变,收起长剑,双掌凝聚着灵力,往对手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攻击,用剑就行不通,只能用这种办法,可这个男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黑衣男人,暗纹简单,却不失华丽,衣服上的暗纹更是用金丝银线绣成,从着装看来,对方身份就不简单,不是皇子就是家族少主。

    不过,离夜也没打算收招,惹上了她,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!要打就打下去!管他什么皇子还是少主的,她倒要看看这个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!

    离夜没有打算收手,男人更是招招用上全力,两人对战,四周震动连连!

    看着两人过招,躺在地上的少女站起来,没有丝毫阻拦或者出手帮忙的意思,双眼闪烁出光芒,紧盯着两人全力的交锋!

    几人殊不知,巨大的动静,已经惊动了盛宴上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嘤嘤,亲们都冒冒泡,让某甜知道乃们还在,嘤嘤,最近评论区太安静,某甜好寂寞啊好寂寞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