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零六章 注定成魔
    朱储看到来人,就像是看到了救星,伸长手往来人抓去。[燃^文^书库][www.yuehuatai.com]

    “小王爷,救救老奴,北宫家要造反了,造反了!”尖锐的声音带着丝丝痛苦,还不忘呐喊。

    北宫家这就是要造反,他拿着圣旨北宫离夜就敢这么对他,这就是在打皇上!

    小王爷!?

    皇家的人,那他们打了这个太监……打都打了!能怎么样?

    夙南轩走进客厅,不解走到离夜面前,粗犷的声音传出,“他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离夜指了指几人手上的圣旨,这次夙皇不敢随便找个侍卫来,就找了这个朱储,换个人又能改变什么?

    夙南轩伸头看了一眼圣旨,收回目光走到朱储身边蹲下,扶起满脸淤青的朱储,扬起微笑。

    “朱总管,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?”夙南轩拍了拍朱储身上的灰尘,笑呵呵问道。

    朱储脸上阵阵抽痛,听到夙南轩的话,还是扬起得意笑容,恭敬抱拳,“小王爷有事情尽管吩咐,老奴能办到的一定义不容辞,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听到朱储的话,几人不禁狠啐,同样是和这个太监打商量,现在这么谄媚,刚才干嘛去了!?

    可这个王爷想说什么?小王爷,天龙国有这么一个王爷吗?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走到一旁坐下,南轩要打商量就打好了,总之朱储今天是不能轻易走出北宫家就是了,她不急。

    “这圣旨,北宫家就算接下了,不过今天能不能当做什么都不曾听到,什么都不曾看到?”夙南轩维持着笑容,离夜打人总有理由,这个朱储要是到离夜面前耀武扬威,肯定是讨打的样。

    朱储听到夙南轩的话,顿时站正身体,一脸的大义凛然,不愿屈服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你这是什么话,老奴是皇上的奴才,你也是皇上的侄子,怎能帮着北宫家说话,你别……”

    夙南轩不耐烦听着朱储的话,放在身侧的拳头一下子没忍住,狠狠挥出,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唔!”朱储的话说到一半,重重拳头砸过来,他双眼睁大,满脸痛楚,死死瞪着前方,久久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夙南轩的这一拳,不只是把朱储打傻了,就连站在一旁的几个人,都是震撼非常,看到他的举动,活像是看到鬼了一样,无法置信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皇家的人吗?怎么还会出手打这个太监?

    “小,小王爷……”朱储痛苦叫道,为什么,他说的本就是实话,小王爷为什么会打他?

    “他娘的,你不知道离夜是小王爷我的兄弟吗?让你忘你就忘,废话那么快多干嘛?”夙南轩瞬间暴走,什么笑容,什么轻声商量,统统见鬼去吧!

    难得他这么轻声和别人打商量,对方还是个太监,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,不就是找打。

    几人看的是目瞪口呆,下巴惊的都快掉下来了,他们没看错吧,这翻脸,也太快了一点,刚才还好言相劝来着。

    “老奴,老奴……”朱储欲哭无泪看着夙南轩,小王爷是北宫离夜的兄弟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他怎么没听谁说过,小王爷和北宫离夜有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“奴什么奴,信不信本王能让你死在这!”夙南轩暴喝道,他刚才都那么好言相劝了,还不肯答应!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轻咳一声叫道:“南轩,你要是想杀人,记得叫人把他扔出去以后,你再杀。”

    她最近还想灭邵家,死一个朱储不是什么大事,死了一个朱储影响到她的事情,这就是得不偿失,朱储虽然只是个太监,但好歹皇帝新任他,他死在北宫家,爷爷还得给夙皇一个交代,灭邵家的事情就要推迟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让他死在北宫家的。”夙南轩哈哈大笑走到离夜身边坐下,吊儿郎当的坐姿,和“王爷”两个字,半点也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几人下巴僵硬吞了吞口水,把目光移到朱储身上,心里最后的一点紧张,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打着夙皇身边的奴才,俗话说,打狗还的看主人,皇家的人突然来了,他们第一次做这种事,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,可没想到,这个皇家的人,是离夜的兄弟,那不就是他们的朋友!

    既然是朋友,还有什么好紧张的,反正他也动手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朱储捂着脸颊,脸上的抽痛阵阵传来,他疼的一张脸直抽搐。

    “朱储大人,怎么样,还记得小爷说过,来北宫家一次,就揍一次吗?以后你要是再来北宫家,小爷还打你。”邪魅的声音传出,带着调侃的笑意,轻狂不羁。

    几人差点被口水呛到,感情离夜已经揍过人家一次了,可是有这样的吗?

    明摆告诉人家,你来,你再敢来,小爷一定揍你!

    霸气,可偏偏他们做不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杂家一定会把你们说的话告诉皇上,还会告诉皇上,你们的恶行,杂家可是皇上的人,你们打杂家,就是在打皇上!”朱储手指着天上,声声嘶吼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朱储的话一出,几人脸上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,北宫家听到声音跑来围观的下人,也是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打朱储就是打皇上?

    这朱储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?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,这话怎么没被夙皇听到,要是夙皇听到,就真的是精彩了。

    一个奴才,一个太监,打了他,他居然这么趾高气昂的说,打他就是在打皇上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大逆不道啊!

    “噢?原来是这样,朱储大人要回去告诉皇上,就去吧。”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,就不知道最后夙皇杀的人会是谁,打他就是打皇上,她怎么不知道,天龙国什么时候改姓了,不姓夙,姓朱。

    朱储看到众人脸上的笑容,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说过什么,得瑟的气势顿时熄灭,全身颤抖,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。

    他刚刚说了什么,皇上要是听到这些话,死的就不是北宫离夜,是他!

    朱储狠狠一颤,拼命扯出笑容,走到离夜面前,“北宫少主,老奴错了,是老奴失言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不能让皇上听到这些话,否则,他不敢想否则会怎样!

    灵师四家几人翻了翻白眼,刚才他还揪着他们说的话不放,现在一句失言就想把他刚才说过的话遮掩过去,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北宫家的下人更是无语,他们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这比那什么常胜还不要脸。

    刚才还那么得意,那么猖狂,手指着天,一口一个皇上,好像皇上就是他爹,结果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,瞬间就变成孙子,一脸的讨好,有本事他再狂啊。

    “朱储大人,你不想挨打,最好快点给小爷滚!”离夜皮笑肉不笑指着门口,说过的话,还有收回去的道理吗?

    失言,她会好好记住他的“失言”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别忘了,刚才你们说过的话,杂家随时可以告诉皇上。”朱储见讨好不成,立刻换了种态度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上,他总不想自己刚才说过的话让皇上知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扔出去!”离夜看向门口,下人们成堆成堆趴在门口偷听,她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北宫家的家规什么时候这么松散,他们一个两个趴在这里偷听。

    下人们听到一声呵斥,顿时一愣,然后迅速爬起身,三两下抬起朱储就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下次谁再敢偷听,朱储便是你们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下人撒腿就跑,就怕慢走一步,最后会变成第二个朱储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杂家不会放放过你的!”朱储被人抬着还不忘的大喊,一路就这么喊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人们抬着朱储,看到他嘶吼的模样,翻了翻白眼,不会放过他们家小少爷,现在是他们小少爷想不放过他!

    门口护卫看着被抬出来的朱储,本来还有疑惑,但是看到他脸上的伤,瞬间就明白了,立刻把猛打开。

    下人立刻把朱储扔出去,重重一声摔落在地,北宫家沉重的大门立刻合上。

    听不到声音了,夙南轩才拿过圣旨,仔细端详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离夜,夙皇什么时候邀请了三国的皇子皇女,我怎么没听我老爹说过?”这圣旨上写着,这段时间皇子皇女们纷纷到齐,等到齐之日,就会举办盛宴,到时候北宫家的庆功宴也就一起办了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敷衍嘛!三国来人的盛宴,怎么能和北宫家的庆功宴相比,皇帝这样和敷衍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“你爹自从交出兵权,什么时候还管过这些事?”离夜白了一眼夙南轩,冷冷讥笑。

    自古帝王皆无情,当年南轩的爹,也就是现在的闲王,是一代战神,十几岁就上了战场,那个时候四国也不安宁,三国都想咬下天龙国这一块肥肉,闲王带着天龙国的将士平定战乱,最后战乱是平了,也也封了王。

    封为闲王,夙皇缴了闲王的兵权,卸了他的职务,给了他一座宅子,就再也没有然后,闲王从哪个时候开始,就再也没有理过朝政,更加不关心皇家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所以对夙南轩的管教,他也从来不是往皇族的方向管,应该是他对皇族早已经心灰意冷,才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夙南轩点点头,这些事情,他爹怎么会知道,知道才是怪事情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上面说是五天后,三国皇子皇女会到,晚上就会举办盛宴。”蓝墨白皱眉道,这个皇帝也太不厚道了,怎么样十年之约也是他自己定下的。

    北宫家现在打赢了十年之约的比试,甚至可以说是完胜,夙皇就是这么敷衍了事,也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嗯,所以你们也别想耽搁了,今天就离开帝都,不然到时候封城,你们就出去不了了。”离夜若有所思道,目光看向夙南轩,脸上露出担忧。

    继续道:“南轩,不然你跟着他们去灵师四家看看,你不是一直想去灵师四家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五天后举行盛宴,十天后,她就会去邵家,灵师四家的人在帝都,不太安全,还有南轩,他也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有事情可别瞒着我,想让我去灵师四家,我们就一起去,反正这种盛宴,有北宫家主,你在不在都没什么关系。”夙南轩听到离夜让他去灵师四家,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这明摆了就是在支开他,灵师四家什么时候不能去,非得是现在这个非常时期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四个今天就离开帝都。”离夜看向面前六人,到时候城门一关,他们想走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帝都这次城门关闭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开,她不能因为邵家的事情,让灵师四家受到牵连,夙皇可能不会对北宫家怎么样,灵师四家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有什么事情,你可一定要告诉我们。”傲刑担忧道,他这又是要做什么了吗?

    离夜靠在椅背上,指了指桌上的宣纸,“只是想让你们尽快开始行动,到时候我去灵师四家,可要见到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不告诉我们就算了,不过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我们,灵师四家必定义不容辞!”洛亦尘,目光坚定的看着离夜,他们都已经联盟了,哪怕没联盟,北宫家的事,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离夜轻轻点头,嗯了一声,再次说道:“你们现在就走吧,墨白,上次我们采集的那些暖泉灵玉我留了大半在蓬城,到时候你们会用得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几人异口同声应道。

    既然离夜不想他们搀和进这件事,他们就不搀和,把离夜交代的事做好再说。

    “奇叔。”离夜轻声叫道,额角滑下几条黑线,他听的够久了。

    灰衣白发的北宫奇瞬间出现在门口,双手交错在腹部前,面带微笑,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。

    吓!

    几人看到突然出现的人,猛地一惊,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。

    这个人什么时候在这里的,他们怎么没发现?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北宫奇微微俯身,招牌微笑挂在脸上,整个人看上去很是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几个送出帝都。”离夜郁闷的看着北宫奇,现在她越看越觉得奇叔就是只老狐狸,还是隐藏很深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北宫奇恭敬应道。

    六人齐齐抱拳,拿过桌上宣纸,跟着北宫奇走出客厅。

    他们隐约感觉到,帝都最近肯定会发生什么事,不然离夜不会这么快让他们离开,让他们离开,肯定是不想连累他们。

    可究竟是什么事情,会让离夜这么迫不及待让他们走,他们留下来也可以帮忙的啊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,他们也干脆放弃了,总之离夜一定是为了他们好,他们还是离开好了。

    夙南轩笑看着走出去的北宫奇,拍了拍离夜的肩膀,笑道:“奇叔最近越来越神出鬼没了,什么时候我都担心自己会被吓到。”

    “南轩,兰御风这几天没空出门,你也在家里好好呆着。”说着离夜从衣袖里拿出两瓶丹药,摆在桌上,继续道:“你一瓶,给洛九城送一瓶过去,要是无聊就修炼,天大的事情,也不要出门。”

    这次夙皇宴请三国使者不知道是什么事,就算有事,他们两个不去也没什么关系,那就在家好好呆着。

    夙南轩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睨视了一眼桌上的丹药,没有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告诉我,是不是最近要做什么?不想连累我们?”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可他们是兄弟,要做什么,必须算上他的一份,不然怎么能成!

    离夜勾起笑容,淡淡说道:“事情没多大,就是要履行先承诺而已。”

    天地为证,当时她用天地作证,要灭了邵家,总得履行这个承诺才行啊,怎么能放过邵家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只是这么简单,他们干嘛不能出门。

    “南轩,只是这件事情,以后有什么事,我都瞒着你,也不阻止你帮我。”离夜郑重道,唯独这件事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坚定的目光,夙南轩只能叹一口气,他都想好了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夙南轩点点头,拿起桌上的瓷瓶。

    “你和洛九城也该提升一下实力了,你能看着兰御风得意吗?”离夜调侃道,兰御风离开帝都几年,是去了一趟日月殿,他的想法可能和日月殿那些人不同,但是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夙南轩微微一怔,脸上露出一抹不满,说到实力这块,他当然不甘心!

    兰御风不就是去了一趟日月殿,实力在他们之上,关键时刻他总能说事,肯定是要超过他!&lt;ahref="/114/114305/"&gt;武途之极道巅峰&lt;/a&gt;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就先回去了,记住,这次就依你,下次你一定要叫上我,咱们是兄弟!”夙南轩拍了拍胸口,大笑道,他们是兄弟!

    “好!”离夜点点头。

    夙南轩这才一步三回头离开,尽管帮忙,已经答应了,他也不能反悔,这几天就在家呆着吧。

    离夜目送夙南轩离开,这才起身走出客厅,看了一眼手上圣旨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今天在街上遇到那个,是哪国的皇子,还契约了玄兽。

    朱储回到皇宫,满脸淤青的他跪在地上,那嚎哭的模样,差点没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皇上啊,北宫离夜胆子也太大了,奴才去宣圣旨,你看他把老奴打的。”北宫离夜一定会后悔的,后悔打了他!

    夙皇不耐烦地看着地上趴着的朱储,已经有这么多事了,现在又来一件,又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皇上,老奴是你的奴才,北宫离夜如此对待老奴,还把皇上你放在眼里吗?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威严的呵斥传来,夙皇一掌重重拍在书案上。

    低头趴在地上的朱储暗暗一笑,继续大哭道:“对对对,他们放肆,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说你放肆!”夙皇怒斥道,一个狗奴才,敢和他这个皇帝相提并论!

    朱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不敢置信的抬头,映入眼帘就是夙皇的怒不可遏的表情,他身体一颤,立马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饶命,皇上饶命,老奴知错。”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。

    “朕要不是看在你侍奉多年,一定要了你的脑袋,来人,把他拉出去,重打五十大板!”夙皇不耐烦叫道,这个时候朱储还和北宫家叫一出这种事!

    混账!统统混账!

    朱储满是淤青的脸上,顿时一片刷白,呆呆坐在地上,看着夙皇,心里凉了半截!

    门外很快走进来两个侍卫,把呆滞中的朱储拖出了出去。

    夙皇重重一掌拍在桌上,脸上燃烧着熊熊怒火,北宫家,北宫离夜,放肆,嚣张,连他这个皇帝都没放在眼里!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一声呵斥,门外立刻跑进来两个侍卫,跪在地上,兢兢战战。

    “把凌王给朕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人撒腿跑出去,走出殿外,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皇上现在在气头上,连朱储总管都打了,他们再不小心一点,是下一个挨打的就是他们,还是小心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离夜拿着圣旨走进北宫弑的书房,随手放到他桌上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圣旨就来了?”北宫弑乐呵呵拿过圣旨,打开一看,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说夙皇这是想做什么?”离夜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北宫弑随手把圣旨一扔,碍于离夜在,才没有当场爆发,轻咳一声缓缓说道:“老子现在知道这夙皇心里怎么想的了。”

    邀请三国皇子皇女,还在十年之约以后,没告诉任何人知道,意思不是很明显摆着了。

    夙皇认为北宫家一定会输,赢的只会是皇权,他紧紧把帝都三家握在了手上,邀请三家来,是为了彰显国威,告诉其它三国,天龙国的皇权,不用依赖任何人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是北宫家赢了,夙皇脱不开面子,只能用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管他是怎么想的,总之现在的北宫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了。”离夜靠在椅背上,闭上双眼慵懒说道。

    夙皇那点心思,她早就知道了,这次三家不管是哪家赢,他都不会开心,最好是三家都输了,他顺利把三家握在手上,他才会开心。

    “夜儿,这次盛宴,跟爷爷一起去怎样?”北宫弑扬起笑容,有他们家夜儿多好,这么多年,夜儿还没陪他一起去参加过皇家盛宴,这次她总得陪他这个老头子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,反正这几天我也没什么事情,就一起去吧。”离夜睁开眼睛,双眸中的光芒,宛若一道凌厉的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北宫弑笑眯眯点点头,同意去就好,他老头子就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已经让灵师四家先回去了,你应该没什么事了吧?”离夜挑眉问道,该说的他们应该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了也好,不然过几天就走不了了。”北宫弑点点头,过几天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夜儿是他的孙女,她想做什么,他大概也能猜到一点,日月殿的蚀骨针她不会无缘无故要,邵家,他们也该好好算算账才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着,离夜站起身,基本上事情全搞定了,现在回去看看罗刹身体怎么样,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北宫弑摆了摆手,“去吧去吧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她每天炼药,今天不只是打赢了比试,还发生那么多事,也该累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离夜伸了个懒腰,笑眯眯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穿过楼台水榭,北宫家灯火通明,仿若白昼,夜间巡逻的护卫也比白天多了一倍,自从发生有人闯入的事情后,晚上巡逻人一直就增加了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四周巡逻,想到颜姿,才想起来,她回来之后,都没把这件事情告诉过北宫弑。

    “明天说好了。”离夜喃喃说道,大步往自己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巡逻护卫看到离夜,纷纷停息步伐,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离夜微微颔首,继续往前走去,护卫的叫声中,再没有刚开始的不屑和嘲讽。

    回到院中,离夜直径走到罗刹的侧院,四周一片寂静,灯火早已经点燃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罗刹。”离夜站在院中,双手负在身后,冷声叫道。

    黑色身影在黑暗中瞬间闪过,出现在离夜面前,手持寒冰长剑,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他没事了!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吗?”离夜看着罗刹,脸色已经红润,气息稳定下来,看起来是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罗刹双手抱拳,铿锵有力道:“属下没什么事了,反而觉得身体比以前更轻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滴清泉的作用,没事了就好,好好休息吧。”离夜打了哈欠,她今天也有点累了,今天发生的事还真多。

    冰川中的一滴清泉,极为难得,灵气也很浓郁,当然会有这作用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是逼出来的针。”罗刹拿出三根纤细,丝线一样的针,递到离夜面前,眼中露出愤怒。

    邵家如此偷袭他,他一定要全部讨回来!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蚀骨针,没有接过,转身走去,“这东西你拿着就好,到时候想用到谁身上,就用到谁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们总会跟邵家讨回来了,除了他这三根,她还定做了一批,到时候都会用上的,就不知道到时候邵延看到蚀骨针,脸上会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离夜回到自己的房间,还没坐下,红莲立刻凑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出去大半天了!”去什么地方了,去了这么长时间,它待在房间里都无聊死了,以前好歹还和小白瞪眼,现在小白在契约空间里,想瞪眼都没有的瞪了。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它以为她跟它一样,控制一下火候就行了,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什么都不问好了吧,不过小白,你什么时候把它放出来?不然你放千寂出来陪我玩也好。”总比自己呆在房间里面来的好,刚才它差点去找罗刹聊天。

    不过它觉得自己要是真的去了,离夜一定不会放过它的,尽管罗刹知道它的存在,可他们还没面对面聊过天。

    契约空间阵阵波动,离夜嘴角含着笑容,走到床边坐下,“千寂说,它宁愿呆在闷人的契约空间里,也不想出来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千寂在契约空间里轻哼一声,它可是堂堂巨龙,陪一朵异火玩什么玩,有什么可玩的。

    红莲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鄙视,红果果的鄙视!

    “那小白呢?”红莲不死心问道,总要有个出来能陪它的,哪怕是大眼瞪小眼也好,在药谷的时候,它至少还有藤蔓陪着,虽然藤蔓对它爱理不理,它也不会无聊。

    “小白最近睡眠有点多,应该也出不来。”现在还在睡,想让小白陪,怕是没可能了。

    红莲一声长叹,不是吧,那它真的要去找千寂好好聊天!?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个澡,你别来烦我,最好自己现在就去睡觉,不然……”离夜瞪了一眼红莲,转身往房间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湿润的空气带着阵阵暖意,扑面而来,离夜房间后面就是个温泉,这是北宫弑特意为她搭建的浴室。

    红莲叹了口气,自行飘在房间里,它都无聊一天了,还能怎么睡?

    白衣男人踏月而来,华光流溢,长发如瀑,随意披散,随着衣袂摇曳,五官宛若神人,那一身的仙姿飘逸,好似真的谪仙迈步踏入凡尘,与身俱来的气势,又让人畏惧震撼,此时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下跪膜拜,迎接神人!

    水池中的离夜猛地睁开眼睛,瞬间跳出水面,眨眼已穿戴整齐,湿漉漉长发披散想在吼,她赤脚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推开门走进房间,刚好就看到离夜走出来的身影,惋惜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若早来一点,为夫也能看到夜儿沐浴的样子。”刚说完,纳兰清羽就看到离夜湿漉漉的头发,还赤脚走在地上,皱了皱眉头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离夜顿时满头黑线,嘴角抽搐,他来的已经够早了,她才刚下水,要不是感觉到想空气中不寻常的波动,也不会这么快洗完。

    “怎么赤脚走在地上。”纳兰清羽二话不说横抱起离夜,不容她反抗,直接往床上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也没反抗,她深深知道,现在的实力比不上纳兰清羽,不管怎么反抗,最后输的还是自己,干嘛白费那力气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刚把离夜抱回到床上,离夜盘腿坐到一旁,白了一眼床边的男人,“是你来的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不是还没来得及穿鞋,头发都没弄干,他就闯进来了,要不是早已熟悉了他的气息,她早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不早。”纳兰清羽果断回答,再早一点,他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又是一抽,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纳兰清羽手掌轻抚着离夜的发丝,丝丝暖意渗透,离夜斜视了一眼发丝,看到逐渐干燥的头发,露出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,你不在你的国师府,到我这里来做什么?”离夜不解问道,他就算是神人,这么光明正大走来,总会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专心轻抚着离夜的发丝,平常用来杀人夺命的天青之力,此时,只为离夜吹干发丝。

    见纳兰清羽认真的模样,离夜也没有再问,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红莲从外面晃悠了一圈回来,刚走进房间,就看到纳兰清羽大大咧咧坐在离夜床上,手指落在离夜头发上,它急忙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你什么时候来的!?”它刚才一直在外面,怎么没看到这个男人?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这是什么火,一直字外面还不知道纳兰清羽是什么时候来的,果然,让它看家,还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离夜,他这是在干嘛?”红莲见纳兰清羽不说话,飘到离夜面前,疑惑问道,这男人干嘛一直看着离夜头发,还难么认真,这是在干嘛呢?

    “你不想被他震晕吧?”离夜提醒道,这两次把它震晕了,它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红莲全身一抖,红红的血莲花瓣抖动了一下,花瓣中间火焰也明显出现一丝抖动。

    “可这是我的房间,他,他在这里,今晚我睡哪?”红莲为难问道,这些日子它一直睡在离夜身体里,现在这个男人想出现在这,这让它谁哪,离夜身体,它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耸耸肩,她也不知道纳兰清羽什么时候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今晚就住这吧!”红莲差点没尖叫,离夜是女的,女的!他怎么能住这,不对,就算离夜是男的,他也不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要是想到北宫家做客,客房挺多的,要是不想去其它地方住,离夜院子的房间也挺多的……

    柔顺发丝从纳兰清羽指尖划过,柔顺丝滑,直到发丝全干了,纳兰清羽才坐正身体,看向一直想叫唤的红莲。

    “是我送你出去,还是你自己出去?”气势雄厚的声音传来,红莲猛地震退一步。

    刚才还诧异的模样,一下子就恹了,看了看离夜,血莲花瓣全部搭拢下来,它轻叹一声,“我现在就出去随便找个房间,将就一晚。”

    它就不信,明天晚上这个男人还来!

    “你不会真的想住这吧?”离夜狐疑看着身边的男人,他自己好好的国师府不住,跟她挤在一个房间!?

    薄唇微扬,低沉的笑声传来,他认真十足道:“夜儿说的没错,国师府太冷清了,所以,为夫决定,以后就来夜儿这里凑凑热闹,才不会显得太冷清。”

    回到国师府,他就觉得的确太过冷清,本来想直接来北宫府,也想到刚刚比试完,她应该还有事情忙,这才忍住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仙人需要热闹?”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,阵阵叹气,她当初就不该说国师府冷清。

    现在能不能后悔,他能不能回去北宫府?

    “为夫不是仙人,夜儿不是最清楚了吗?”若是仙人,遇上她也注定成魔,成不了仙。

    离夜仰天一叹,没错,纳兰清羽不是仙人,她比谁都清楚,可不是仙人就能随随便便半夜跑到她房间,光明正大爬到她床上!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离夜猛地惊醒,一把揪住纳兰清羽,眯起眼睛,“为夫?”

    他们八字还没一撇,为什么夫!

    纳兰清羽握住离夜的手,轻轻一带,两人顺势躺下,他立刻拥住离夜,全身防备,这个时候必须防备,谁也不会知道知道夜儿什么时候出招。

    “夜儿是为夫未过门的娘子,好了,睡觉了。”纳兰清羽霸道搂住离夜,紧抱住的双手不肯松开,将她紧紧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,未过门的娘子,她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件事,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