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零三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!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离夜突然收起招式,上下打量了着邵武,灵力涌现,凝聚在吾邪之上,嘴角弧度,明显就是发现了什么。乐-文-(全文字)

    红莲老老实实待在离夜体内,感觉到离夜情绪的波动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看吧,还是他们离夜厉害,不过三招,已经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,现在,就是离夜进攻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小爷就陪你好好玩玩,不过,到时候你怕是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离夜邪魅笑道,凌厉长剑飞速划过,步伐迈出,怪异无比,身影变得虚幻迷离,看不到她是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惊叹,他们还以为只有北宫奇和邵武能做到瞬间移位,先来看来,北宫离夜也可以,这速度,他们都看不清楚那个是真正的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招式?

    贵宾席上的人疑惑相视一看,他们还没见过这种身法,好像幻化出无数幻影,无法找到哪个是真正的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琴宗注视着离夜的鬼魅身影,眼中情绪深邃沉重,无法探知,两簇火焰却异常明显。

    巅峰天阶,几天前在断魂山脉看到北宫离夜,只是初级天际,不过几天时间,他不信北宫离夜能成长的如此之快,当天没有看出北宫离夜的实力,定是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能隐藏十几年,让自己当了十几年废物,把巅峰天阶,隐藏到初级天阶,又有什么难度!

    混账!从来没有人能如此欺瞒他!

    木长老欲言又止,小心翼翼看向琴宗,那阴沉的表情,他看的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琴宗大人也没想到前几天遇到的少年是北宫离夜,不但如此,北宫离夜还不只是初级天阶,是巅峰级别,琴宗大人都没看出来,他气愤也正常。

    可这样,北宫离夜的天赋就太可怕了,小小年纪,巅峰天阶,如此天赋,比当年的纳兰清羽更胜一筹!

    夙皇双拳紧握,半年前,北宫离夜不过是先天地阶,半年时间,他消失在帝都半年,就晋升到了巅峰天阶,区区半年时间,北宫离夜晋升竟然如此之快!

    当真无法阻止北宫家壮大的步伐,皇权永远要依靠北宫家吗?

    “二弟,当年测试的时候,北宫离夜的确是经脉堵塞,无法修炼,被认定为百年一见的天生废材,你说,他是有了什么样的机遇,才能有现在这样的天赋?”夙琉展温文如玉笑问道,儒雅公子形象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当年测试,北宫离夜还是废物,然而现在却以如此快的速度,晋升到巅峰天阶!

    “皇兄说笑了,北宫家的事情,我怎会知情。”夙凌云应对着夙琉展的问话,迎刃有余接招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不知道,北宫离夜突然不是废物,他自己都想知道原因,如何能回答这个问题,可他便是知道,也不会轻易说。

    父皇疑心太重,他要是知道点什么,一定会以为他勾结北宫家,谋取皇位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对话,专注着擂台的纳兰清羽冷冷扫视一眼,眼皮垂下,遮住眼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那个傀儡有点不对劲,傀儡听到别人的赞美,会笑吗?

    刚才擂台下的人不过说了一句天才,他就露出笑容,傀儡不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难道是!

    纳兰清羽抬头,看着高大魁梧的身影,目光微转,看向离夜,然而当他看到离夜眼中的笑意,也彻底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夜儿比他先发现,这样也好,这场比试,就看她怎么让邵延从云端上摔下来!

    离夜紧握吾邪,如鬼魅的身影在擂台上穿梭,剑刃时不时挥动,邵武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,甚至连衣角都没割破,众人看的是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这是在干吗?围着邵武转,又没伤到他,好像邵武突然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就是说北宫离夜找到对付邵武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你没看到邵武身上灵力浮动,说明他已经找到了北宫离夜的弱点,准备随时出击,致命的一击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倒是快点打啊,心急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夜的举动,让众人匪夷所思,更是一脸茫然,不知道离夜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飞跃而过的离夜,听到众人的议论,玫瑰红唇勾起冰冷弧度,她在做什么,他们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北宫弑笑眯眯捋着胡须,脸上的担忧逐渐消失,这小子看来是找到弱点了,不过邵家找这么个东西跟他们打擂台,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夜儿找到了他的弱点,对付他只是时间问题,到时候,他怕是求饶,夜儿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邵延双手紧握,担忧看着离夜的举动,心里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种种事情,邵延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总觉得,不管事情再完美,总有几双眼睛能看穿,尽管第一时间不行,时间一长,他们就会看穿一切。

    这怎么会,刚才的暗器,现在邵武,都不应该找到破绽的才是,半点都找不出证据,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?

    邵延摇摇头,一定是他想多了,北宫离夜那么说,也没有证据,没有证据就不能拿邵家如何。

    李珏紧张看着比试双方,邵家一定不能输,不能输!

    北宫离夜那么狂妄,他就不信,邵家赢了这场比试之后,北宫离夜还能拿邵家怎么样,到时候他们北宫家在夙皇心里早就没有半点地位,邵家会取代北宫家的一切。

    北宫奇这个宗师是意料之外,可这不能代表什么,宗师,日月殿多的是!

    北宫离夜这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阵叹息,却无迹可寻,他们想不透北宫离夜围着邵武转,能有什么胜算,毕竟他半点都没有伤到邵武,这如何能胜?

    离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,看着邵武那双空洞的眸子,慢慢有了色彩,她的身影飞跃的更快。

    邵武额上大汗淋漓,眼中呈现出痛楚,高大的身影尽管一直屹立不倒,明显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邵武嘴中单调吐出一个字,然而就是这个一个字,让邵延和李珏脸色大变,两个镇定自若的人,脸上露出担忧。

    夙皇不明所以,看向邵延,“丞相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邵延愣愣回神,硬生生扯出一抹笑容,“没,没有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有,也不能和皇上说!

    “没想到邵家人才辈出,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,已经是先天天阶。”夙皇赞许道,满意捋着胡须。

    听到夙皇话的人,顿时一阵鄙夷,这就是不受重和受重的差别吗?

    人家北宫离夜,不过十五岁,巅峰天阶,夙皇屁都不放一个,邵家那个,现在才先天天阶,应该有二十来岁了吧,他说邵家人才不出。

    夙皇是不是瞎了?是不是脑袋有病?

    北宫离夜五年后,二十岁的时候,要是机遇好,说不定都可以直接突破宗师,人家北宫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宗师,这样的事有第二次,就一定会有第三次,都这个时候了,夙皇还在帮着邵家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知道兰临为什么主动让贤了,就算他们争,那也要争的过才行,也要能争才行。

    邵延尴尬点头轻笑,看向擂台,忧心忡忡,心里的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,一颗心也越来越冰寒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好点。”李珏努力保持着镇定,故作不在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邵延立即回神,看向邵武,唇瓣轻启,却没有发出声音,擂台上邵武的动作,瞬间有了变化,像是得到某种指示。

    邵武不动还好,他刚一动,不只是离夜脸上露出笑容,北宫弑,纳兰清羽,就连千年冰山一样面无表情的萧水寒,脸上都蠕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灵力直升空中,如瀑布般飞流直下,灵力之中包裹着吾邪剑,罡风狂舞,飞沙走石,擂台阵阵摇晃,仿佛随时就会塌陷。

    威压逼迫,四周空气变得稀薄,实力较弱的人,顿时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翻滚,灵力肆意,控制着吾邪,掀起狂啸的罡风!

    清冷的声音惊天动地,在空中炸开,击打进每个人心里,众人只觉得心跳有那么一刹那的停顿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破!破!破!”

    破!破!破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尘土四起,激起百丈之高,强势之力,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炸开,空中吾邪,笔直坠落,如闪电一般,飞速往地上站着的邵武先刺去!

    强势之力,轰然降落!

    围观众人,一阵胆颤,脚步连连后退,面带惊恐,不能自已!

    脑中不停回荡着三个字,“破!破!破!”

    邵延李珏注视着飞扬而起的尘土,同时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震撼。

    不,北宫离夜怎么会,他怎么就轻易破了,他是怎么看出来的,应该最多以为邵武是个死人傀儡,不会发现那点才是。

    尘土缓缓落下,少年站在擂台中间,四周地面,坑坑洼洼,出现数到壕沟,仿佛被刀刃寸寸削割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,站在尘土中,却不沾半点尘土,他握着湛蓝色的长剑,单手负在身后,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,注视着不远处的对手,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了,只觉得不寒而栗,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。

    高大男人站在尘土中央,双眼露出惊恐,呆呆看着离夜,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怎么会,他的力量,他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怎么会消失,怎么会消失了!

    离夜反手将吾邪插在地上,半尺入地,吾邪阵阵波动,仿佛在抗议离夜的这种对待。

    “我的力量,我要力量!”邵武仰天怒吼,发出沙哑的声音,他迫不及待从衣袖里拿出瓷瓶,想要把里面的所有东西全部吞下去。

    他要力量,很多很多的力量,天才,他是天才!

    然而在瓶内东西落入嘴中以前,白色身影箭步已然走到他面前,玫瑰红唇扬起笑容,离夜扬起拳头,狠狠一拳砸出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邵武来不及得到更多力量,一拳就被离夜打到在地,手中瓷瓶滚落在地,瞬间变成米分碎。

    “我要力量,力量!我要杀了你!”邵武渴望从地上爬起来,疯狂寻找着力量,双眼充满血丝,理智全然不见,他唯一知道的,就是找寻更多,更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夜儿!”北宫弑着急站起身,脸上露出担忧。

    “家主,小少爷不会想让你上去帮忙的。”北宫奇淡淡说道,一个傀儡少爷还能对付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北宫弑缓缓坐下,目光阴沉看邵延,为了赢,他不惜以活人做傀儡,给他无尽的力量,时间一长,他就会对这种力量上瘾,再也摆脱不了。

    最后没有东西再给他力量,他就会开始杀人,夺取对方身上的力量,来填补身体里的空虚!

    夜儿早就发现了这点,活人做傀儡和死人做傀儡,完全不同,死人傀儡没有任何知觉,疼痛,赞美,外界的一切都不知道,活人傀儡开始是不知道,但是随着力量的消耗,他就能慢慢感应到外界一切,等到力量完全消失,他就会迫不及待想要更强的力量填补自己!

    邵延是不是猪脑袋,用自家人做这种傀儡,他为了赢,还真下得了手!

    琴宗看到抓狂的邵武,眼中露出一抹了然,活人傀儡,邵家为了赢,还真是不惜一切手段,只可惜,被北宫离夜看穿了。

    “老天,这就是刚才的天才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鬼东西,太恶心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邵家这是派了什么人来,刚才实力还那么强,怎么瞬间就弱爆了!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看气愤不已,这种比试,哪里还算的上什么公平,难道夙皇不管管吗?

    面对众人目光,夙皇轻咳一声,看向邵延,“丞相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还请皇上下旨让北宫离夜住手,邵家宁可认输!”这件事不能让天下人知道,他必须要尽快带着邵武回去!

    认输!?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,争了这么长时间,邵延这个时候,在这个最后,最关键的时候说要认输!?

    脑袋被驴踢了吧,他怎么想的,知道这个时候要认输,当初他还争什么争!

    “丞相!”夙皇呵斥道,眼中扬起怒火。

    夙皇再怎么偏袒邵家,哪里能容忍邵家出尔反尔,这件事情,他想认输,怕是不行,没有打到最后,这场比试停止不了,哪怕是这个人死了,都不行!

    邵延心里涌出阵阵寒意,脸色苍白看着陷入疯狂的邵武,踉跄后退,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昂!”倒在地上的人立刻跳起来,往离夜那边直扑而去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抬起,做出攻击的姿势,这样的近身搏击,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,这种免费的人肉沙包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“现在认输,已经不可能了,哪怕你陷入癫狂,小爷也要打到你清醒,不然就不好玩了。”冰冷的声音如冰山寒风,阵阵吹拂进众人心里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不禁打了冷颤,目光惊悚的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这个时候会感觉到,北宫离夜很可怕,而且招惹上他,会是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拳落在邵武脸上,几颗血牙从嘴中掉落。

    擂台四周,贵宾席上,众人不自觉伸出手,抚上自己的脸颊,表情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“啪!”又一拳落下。

    “噼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,一拳又一拳,砸落而下,每一拳重似千斤,邵武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是阵阵生疼,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,听到那一声又一声,他们仿佛都能感觉到那种疼痛。

    太痛了,太狠了!

    邵武一次又一次迅速从地上爬起来,速度一次比一次慢,眼中赤红也稍稍减退,神情比刚才清醒太多。

    邵延看到邵武眼中赤红减退,露出一抹欣喜,这样就好,继续这样,邵武就会恢复清醒,到时候他就会认输,北宫离夜想做什么,也补能在动手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邵延高兴的太早,他想到的,离夜怎么没想到,她砸落的每一拳,都带着从丹田涌出的暖流,那暖流仿若生命之源,让一个癫狂中的人清醒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,离夜这么做,绝对不会是帮邵家!

    “砰!”又一拳落下,邵武眼中的赤红瞬间消散,眼中露出无尽的痛楚,人也开始呻吟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完整的一句话没说完,离夜又是一拳砸下,红唇轻启,“小爷怎么了,小爷就是打你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离夜扬起拳头,再一次砸落,邵武才说出一个字,就再也不能说第二个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!打的就是你!”离夜呵斥道,张狂霸道的声音在空中肆意炸开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的举动,纳兰清羽忍俊不禁,他就说夜儿不是吃亏的主,她这是连本带利要讨回来。

    “输……输……”邵武语无伦次道,他认输,他认输。

    揪起邵武,离夜又是一拳砸下,“书,这时候,你还想看书吗?”

    输?他不会有机会说完那句话,至少在她没打算放过他以前,不会让他说出那句话!

    “我认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又是一拳砸下。

    邵武痛的龇牙咧嘴,躺在地上,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,这让他还怎么认输?

    围观的人不禁拍手叫好,哈哈大笑了气来。

    报应,绝对是报应啊!

    北宫离夜这小祖宗,真够霸气的,刚才罗刹是不愿意说认输,现在这个是想认输,北宫离夜就是不许,你怎么着,就是不给你说出认输,没被打下擂台,没有说出认输,你就没输!

    痛快,真他妈痛快!让邵家的人横,现在北宫离夜比你更横,你能应付得了吗?

    打的你连认输两个字都说不出来,你能怎么着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他已经认输了!”邵延急忙呵斥道,刚才的欣喜,现在完全变成冰窖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的目的在这里,他是想把邵武打清醒,让邵武知道,让邵家人知道,罗刹经历的痛苦,他会千百倍奉还,这是在报复,赤果果的报复!

    “认输了?邵家主,你今天没带耳朵吗?你听到他认输这三个字?”离夜挑眉看向邵延,认输,他倒是想认输,可问过她同意了吗?她没同意,邵家的人想认输,做梦!

    “他娘的邵延,你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想耍无赖!”北宫弑横眉一瞪,“怒叱”着邵延,眼里的笑意,隐藏不去,仿佛还在狂呼呐喊着。

    打!狠狠的打!揍,使劲揍!

    耍无赖!邵延差点没喷血,现在这是谁在耍无赖,邵武被打的已经说不出话了,这让他怎么认输!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邵延刚想求助夙皇,夙皇的声音已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丞相,这是规定,刚才北宫家不是也没违反规定。”夙皇阴沉着脸,北宫家是说了认输,可北宫离夜做了什么!

    邵延一阵语塞,这是规定,十年前就拟好的规定,三家家主同意的规定!

    邵延脸上的一片死气沉沉,擂台周围的人一阵轻哼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刚才你们邵家人是怎么对人家北宫家的,现在想要让夙皇帮忙,夙皇再怎么维护邵家,也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打自己脸。

    邵家对付北宫家的时候,夙皇说这是规定,没有帮忙,邵延还想皇帝能帮邵家,做梦吧!

    刚才你们邵家不是还挺得意的,现在怎么样,挨打了吧!

    邵家怎么就不知道那句话呢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!

    邵武满身是伤,刚开始他说不出话,还想着往擂台外爬去,慢慢的,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,疼痛感刺激着他,他想这么死过去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想死吗?活人傀儡哪里是那么容易死的。”离夜俯身低声道,常人在这么重的殴打下,早就死了,可傀儡不会,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,邵武只会感觉疼痛,总会有一口气吊着他,不会让他轻易死去,太容易死的傀儡,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痛的浑身抽搐的邵武,身体顿时僵住,臃肿的眼皮抬起,诧异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知道,北宫离夜知道他是傀儡!

    萧水寒眼中不留痕迹露出笑意,这个徒弟他是越看越满意,这种性格,太讨人喜欢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,离夜狠狠一脚踢出去,被打成里外到处都是重伤的邵武,飞出三丈之外,狠狠掉落地上,众人让开一个位置,地面出现巨大坑洼。

    离夜没多看一眼飞出去的邵武,拔出吾邪,走到早已呆木,站在擂台下的夙老面前,蹲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老头,可以宣布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夙老吞了吞口水,震撼回神,呆呆注视着离夜,像是看到这世上最神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爬上擂台,丝毫不顾形象,拉着离夜走到擂台中央。

    “十年之约,北宫家胜!”

    最终,皇权所能依靠的家族,还是北宫家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胜利!”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赢了!”

    夙老刚宣布,几乎是万人狂欢,那比他们自己打赢一场比试,还要欢腾,开心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看的他们最纠结,但是北宫离夜的作风,也让他们最痛快!

    邵家,只能呵呵了,这样的家主成了皇权依靠的家族,天龙国只怕都会被灭,还是北宫家好,要不是十年前夙皇想出这么一出,哪里会有今天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夙皇挺直的后背,稍稍弯曲,十年心血,彻底破碎,一切,再次回到原点,无法突破的原点!

    琴宗漠然站起身离开,看向邵家的目光,露出杀意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早早离开了,却没一个人发现,众人都陷入在无尽喜悦当中,哪里能看到日月殿的人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琴宗大人,邵家……”木长老赶紧追上去,听着身后喧哗,迟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失败的家族罢了。”琴宗带领着日月殿的人,大步走出帝都,半刻都没停留。

    木长老看了看身后一片死寂的邵延,轻哼一声,邵延当初信誓旦旦说邵家会赢,琴宗大人和他这才到了帝都,结果现在是这么个情况,邵家,就这样吧,和日月殿再无半点关系!

    李珏漠然看了一眼邵延,看到日月殿的人离开,他也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从此,邵家,李家,再无任何关系!

    兰临心有余悸愣愣回神,看着万人欢腾的场面,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邵延看到这万人欢腾的场景,是不是会明白,不管兰邵两家如何努力,都不能取代北宫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实力上可以比拟,在皇帝心里的地位可以提升,但是,天龙国几亿人,他们心里认同的,只有北宫家,也只会是北宫家,其实他们心里,何尝不是认定了北宫家。

    “结果,我还是没和离夜打上。”兰御风惋惜一叹,随即扬起笑容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和离夜打实在是太可怕了,他这么好看的脸,要是被离夜打成那样,他还怎么出去见人,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“御风,我辞官可好?”他已经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兰御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擂台上,环视着四周,最后眸光停留在那一抹白衣身上,笑容在她脸上绽放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缓缓起身,注视着离夜,四目相视,暖暖的笑容,绽放在绝美的轮廓上,顿时,万物失色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“家主,赢了呢。”北宫奇笑呵呵点点头,赢了,赢了!

    “北宫奇,你是不是也该好好修炼了。”这些年让他修炼,他就是不肯,现在他该好好修炼了吧。

    “等小少爷的目标达到了,也不迟,反正时间还有很多。”他不修炼还能帮上家主和少主的忙,现在北宫家才是关键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人接受你的事情,你也不用太操劳了。”这样也有时间修炼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北宫奇点点头,小少爷都这么强大了,他的确不能再颓废,如今,他能够修炼,怎能不修炼。

    萧水寒缓缓起身,看了一眼擂台中央的人,冰冷的声音如万年冰川。

    “何时,去玄机城走走?”玄机城太乱了,需要一个人好好管管他们,他是没有精力去管理玄机城,只能把这个重任交给离夜,北宫家离夜管的如此之好,玄机城也可以。

    萧水寒的声音,顿时让四周寂静下来,众人目瞪口呆,活像看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玄机城城主,这是在邀请北宫离夜去玄机城!

    夙皇也愣住了,从来没有人能得到萧水寒的邀请,去玄机城做客!

    离夜皱了皱眉头,走到擂台边缘离萧水寒最近的地方,摇头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北宫家的情况还是这样,去什么玄机城,不去!

    不要!他说不要!

    刚才还在为离夜欢腾的万人,现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,直接掐死他她。

    萧水寒难得主动,难得请一个人去玄机城,难得……唉!北宫离夜怎么就能不去呢!

    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两把好兵器……等等,冰绝都给北宫离夜,还能有什么好的兵器送给他?

    四周寂静的可怕,离夜拒绝,萧水寒也不说话,局面就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擂台四周的人,呼吸都不敢太大声,就怕萧水寒一个发怒,殃及池鱼,最后受伤的还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离夜拒绝,松了一口气的人是夙皇,北宫家已经难以掌控,再和玄机城扯上关系,怕是再也无法掌控。

    萧水寒摇头一叹,缓缓道:“你什么时候想去,就自己去吧,顺便也帮我管管那些人,最好让我少操点心,至于你去的时候,我大概不会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就不知道到时候他会如何让那些人乖乖听话,早就习惯高高在上的铸剑师,会被这个徒弟整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不去?”离夜皱眉问道,她就知道接下城主令牌,是好事,同时也是麻烦事。

    还拒绝!

    众人缩了缩脖子,这话不是他们说的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没听到,就当他们隐形好了,别殃及池鱼啊!他们是无辜的!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萧水寒反问道。

    咦?所有人眨了眨眼睛,伸出缩起的脖子,惊奇看向萧水寒,没生气!?

    竟然没生气,今天太阳是西边出来的吗?北宫离夜这样,萧水寒竟然不生气,不生气也就算了,还回答他!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赶紧走吧。”离夜摆了摆手,不就是玄机城,她去还不行吗?

    众人心脏立刻缩紧,一阵欲哭无泪,他们能不能先走?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,北宫离夜再继续说,这实在是太惊悚了,他们受不住,受不住!

    萧水寒点点头,迈步往空中走去,红衣红伞,随风而去,宛若神人!

    寂静,寂静,还是寂静!

    走了,没生气,没杀人,没……就这么走了!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回想起离夜和萧水寒之间的举动,众人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,不敢奢想!

    北宫离夜一而再的拒绝去玄机城,萧水寒没生气!

    最后那一下,北宫离夜明摆了就是在赶人,还是没生气!

    北宫离夜究竟有什么本事,竟然能得到玄机城城主,萧水寒如此特殊的对待?

    北宫离夜把冰绝送人,萧水寒提都没提,好像没看到似的,后面这……太不可思议了,现在他们有点怀疑,那个人是不是真的萧水寒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”天籁之声传来,离夜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夙皇立即回神,走到纳兰清羽身边,“国师回去了吗?那朕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着离夜,听到夙皇的声音,无情淡漠的眸子冷冷扫过,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不是跟夙皇说!

    夙皇睨视了一眼呆若木鸡的邵延,重重哼了一声,挥袖离去。

    长长的队伍跟着夙皇离开,夙凌云看了一眼擂台上锋芒展露的少年,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夙琉展见夙凌云看向擂台上的离夜,他也扭头看去,一向温和的双眸,露出一抹冷冽,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夙南轩看到夙皇离开,迫不及待冲上擂台,紧接着兰御风也疾步冲上去,洛九城迈着沉重步伐,速度不是很快,身影也不是很敏捷,还是迫不及待冲上去,就怕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北宫家所有子弟,蜂拥而上,欢呼的声音冲破云霄,历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少主,咱们赢了!”

    “少主,你是没看到夙皇的脸色,哈哈,真是痛快,我们北宫家何必受制于人!”

    “离夜,你什么时候晋升天阶的,还巅峰,这都快赶上我了!”兰御风急忙道,要知道他才初级先天天阶,就差一步,离夜就快追上他了。

    不行,他得好好修炼,不能让离夜追上。

    “你修炼,再怎么样修炼,离夜也会超过你!”夙南轩哈哈大笑道,他对离夜绝对有信心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能再颓废了,他和离夜可是兄弟,兄弟已经那么厉害了,他怎么能落后,离夜变态的速度他是超不过了,能跟上就行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让我往东,我绝不往西!”洛九城崇敬道,现在他对老大是心服口服!

    “洛九城,不是早就这么做了。”兰御风大笑道。

    洛九城摸了摸后脑勺,憨憨笑道:“好像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众人爆笑成一团,本来就是这样,不是好像!

    离夜微笑看着每一个人,心里暖暖的,眼中总附着一层冰霜的双眸,此时没有一点冷意,全是十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就这么开心,要是知道这才是北宫家刚刚开始的第一步,后面会比现在还要强大,该是什么样子的?

    北宫家只会更强大,不会再让人随意摆来摆去!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!

    北宫弑看着聚集在擂台上众人,一阵气恼,手指着他们,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!”

    “家主消消气,他们太开心了。”北宫奇忍住笑意,看着气炸的老人家,不敢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臭小子!”北宫弑深吸一口气,暗暗骂道。

    这群混账东西,你们开心,老子就不开心吗?这么多人围在一起,你们想过老子吗?别的不说,好歹给老子留个位置,这就慢了一步,你们这混账,就全部冲上去了!

    让老子就在这里站着,好好好,等回北宫家,你们就知道错了!

    北宫奇双肩颤抖,拼命忍住爆发的笑意,家主啊,反正回到家里,你就能一个人霸占小少爷,别那么小气,先让他们开心开心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时候不多,他们开心也是应该的,以后这种事经常会有,就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邵延呆呆坐在在椅子上,贵宾席上只坐着他一个人,比起十年前,他的地位已经低到不能再低。

    从云空跌入深渊,比十年前摔的更惨,跌的更低!

    邵娇娇走到邵延面前,慢慢蹲下,仰起头认真道:“爹爹,我们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!”还有希望,有吗?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一定可以扭转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滚!”邵延指着邵娇娇怒叱道,国师大人,国师大人,她想的永远就只是纳兰清羽,什么时候想过邵家!

    邵娇娇猛地后退,看到邵延怒火滔滔的表情,心底涌出恐惧。

    邵延无法遏制心里的怒火,心里的凄凉,脑中一个激灵,回响着离夜那霸气十足的话,他心里顿时冰冷无比。

    天地为证,我定然灭了邵家!

    北宫离夜这么说过,他这么说过,邵家!他……不,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绝不!

    邵延迅速站起来,双眼闪过狠毒,他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不会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没错没错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邵家慢慢还吧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