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零一章 天地为证!
    “列阵!”

    两声呵斥同时响起,四十人立刻展开不同阵型,分为两队,战意浓浓,注视着对方,斗志高昂!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“攻!”

    两边不约而同,强势而上,灵力飞溅,宛若浪花朵朵绽放,铺天盖地,排山倒海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强悍之力撞击到一起,罡风席卷,两个大阵骤然震开,四十人猛然震散!

    看到两边的对阵,众人不禁唏嘘,兰家的实力竟然和邵家的不相上下,两边对阵,同时形成,同时破解,难道这一战两家要打成平手了不成?

    要是平手,这该怎么算?北宫家是赢了,他们两家是平手,那不就没有谁赢谁输,要怎么算?

    其实,为什么邵家和兰家还要比这一场,北宫家已经赢了,他们完全可以直接进行下一场对决,不过要是这样,就有失公平了,北宫家打两场,他们两家打一场,是有点不公平。》し

    这场比试一开始,比的就是谁输的最多谁就不能参加最后一轮的对决,像现在这样,北宫家赢了两场,邵家就算赢了,那也只是一场,兰家输了两场,就是输了两次,这一轮比试,他们也就是输了,第二场也是如此,稍微有点不同的就是第三场。

    第三场抢擂台,九个人,三个家族依次而上,只要一个家族稳坐擂台,其它两家就算数,然后就是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决战。

    邵延眼中闪过惊讶,甚至是不敢相信,兰家列阵,和他们邵家可以做到不相上下,这些年他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北宫家身上,倒是忽略了兰家的崛起和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也只能的到这里,不能再放纵兰家强大,这次的十年之约就让他们彻底认输,退出家族之间的竞争!

    离夜靠在大椅上,慵懒眯起眼睛斜视着擂台,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容,眼中情绪隐藏在眼皮之下。

    第二场比剑术,是一对一的搏斗,不可以使用灵力,她已经有人选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离夜推了推北宫弑,继续问道:“下一场你选的人还是先天天阶吧?”

    北宫弑点点头,这是当然,现在的北宫家也就只有他和北宫奇是宗师,让北宫奇这战就出手,可不行,也只能是先天天阶了。

    每每到了这个时候,北宫弑就会郁闷,北宫家为什么不多几个宗师,这样哪里还用得着一点一点仔细考虑,打量,不只是伤神,越想头还越大。

    “下一局的人选,交给我怎么样?”她也想看看罗刹的实力,罗刹在到北宫家以前,那种实打实的和魔兽对战,是北宫家任何人都比不上的,这一战,罗刹最合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北宫弑想都不想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众人满头黑线,阵阵叹息,果然北宫弑疼孙如命,现在这种重要的事情,都交给北宫离夜,几乎想都没想。

    还有北宫离夜到底在想什么,北宫弑既然有了人选,干嘛临时换人,他要换谁打第二场?

    所有人那叫一个好奇,有点期待第二轮比试快点到来,他们也想看看,北宫离夜临时的决定,是要谁上去,实力如何?

    琴宗思索看向离夜,眼中露出疑惑,这个少年,始终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若他不是北宫离夜只是个普通具有天赋的少年,这样的人去了日月殿,也是一桩美事,只可惜,永远没有这个可能,他的身份不可能改变,北宫离夜就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木长老专心看着擂台比试,紧张的看着邵家,这一场可一定要是邵家赢,琴宗大人和他大老远从日月殿赶过来,可不是想看邵家认输的样子。

    夙皇不知道日月殿的人为什么到这里,那是他不知道邵家一直和日月殿有联系,他要是知道邵家和日月殿有联系,不知道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重用邵家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手撑着下巴,歪头注视着离夜,眼中含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比试有什么好看的,这场比试邵家肯定不会认输,不管是用什么手段,他们都会让自己赢,再看下去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攻!”邵家人奋力强攻,看着锲而不舍的兰家人,眼中闪过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几道银光从邵家人袖中飞出,往前直逼而去,在太阳折射下,银光几乎看不见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离夜注意到闪烁的银光,但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,想看清楚也无处可循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纳兰清羽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,他有没有看清楚是什么?

    纳兰清羽不留痕迹摇摇头,刚才那么瞬间,银光一闪而过,他也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总之,这场比试,邵家做了手脚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离夜叹了口气,眼中闪过一丝嗜血,看来邵家是不打算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了!

    “战!”灵力伴随着银光飞出,这样更让人看不见使出的暗器。

    兰家人奋力而上,才迈出一步,为首的几人突然倒地,口吐鲜血,看上去像是受了极重的内伤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太快,围观的人还没反应过来,兰家人已经倒下,二十个人的阵,再也无法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规则必须是二十个人的阵,一旦一人受伤,就算是败,兰家,败!

    邵延严重时韩国一丝阴毒笑意,看向兰临,抱了抱拳头,“兰家主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兰临,是你要跟我争的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,不管是谁挡在邵家前进的面前,他都会不择手段铲除掉,先是兰家,再来……就该是北宫家了。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兰临忧心忡忡看着擂台上,他担心的不是这场比试的输赢,而是受伤的人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爹,没事的,你先别担心。”兰御风从袖子里面拿出小瓷瓶,脸上划过一抹不舍,这可是离夜给他丹药剩下的最后一瓶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他们服下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灵元丹啊,不过还是他们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站在兰御风身边的人立刻接过瓷瓶,急忙走进人群,所有人已经走下擂台,只能去人群里寻找。

    夙皇看到兰御风的举动,皱了皱眉头,眼角余光看向朱储。

    朱储会意,立刻走向前一步,“兰家主放心,皇上已经为各位准备好疗伤的地方,请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兰临起身抱拳,微微俯身。

    第一轮比试结束,老者手持拐杖,慢步走上擂台,露出乐呵呵的笑容,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隙,仿佛很满意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第一轮输的就是兰家,胜者是北宫家,那便开始第二轮吧,比剑,切记,不可使用灵力,谁要是使用了灵力,便是弃权!还有,对手主动认输,也不可以再攻击,否则这场比试将会无效!”剑术的较量,用了灵力,那便不是剑术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满意点点头,这样才公平,可以说现在不管是什么等级都没关系了,不可以使用灵力,等级再高也没关系了,剑术好,赢了这场比试,那就是赢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比试倒是有趣,夙皇不介意日月殿什么时候也借用这样比试吧?”琴宗淡淡一笑,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办法,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比试,只说赢和输,中间的什么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夙皇微笑着点头,威严沉重的声音传出,“只要下次四国和日月殿的比试不是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夙皇说笑了,四国和日月殿的比试,还和以前一样,不会变动。”他想变殿主也不准啊,尽管每次都是那样,好歹也算是有看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轮比试,开始!”

    一声高呼,在万人的场面,也能轻易传进每个人耳中,让他们清楚听到。

    邵家,兰家,派出的人已经上场,众人不由自主看向北宫离夜,刚刚他们还听到这一轮是北宫离夜选人,不知道他会选谁,还真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夜儿。”北宫弑低头叫了叫,两家的人已经上去了,现在该他们了。

    离夜缓缓坐正身体,对于众人的直视,她当做没看见,玫瑰红唇缓缓轻启,“罗刹,你去。”

    站在离夜身后的罗刹身体微微一怔,他?他去!

    “去吧,发挥出自己的实力,不用那么在意输赢。”太过在意输赢,反而是一种牵绊,倒不如放手一搏,好好用自己的实力行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罗刹双手抱拳,握了握手上的冰绝,他一定会赢!

    一个护卫!不是北宫家子弟,这,这算什么?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他不过是北宫少主的护卫,并非北宫家的人。”邵延脸色一沉,连本家的人都不用上,北宫离夜这算什么意思!

    北宫弑差点炸起来,正要说话,清冷的声音已经传来。

    “邵家主,你是不是气糊涂了,罗刹都是我的护卫了,怎么不是北宫家的人,非得姓北宫才是北宫家的人,那我们倒要算算,刚才比阵的时候,有几个人姓邵?”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相邵延,不急不缓,一字一顿,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有几个人姓邵,众人忍俊不禁,就是啊,你邵延是不是管的也太宽了一点,人家只要是北宫家的人就行了,你管人家姓什么,你们邵家的人还未必都姓邵呢!

    天下还有谁不知道,夙皇扶持的邵家和兰家,本家的人极少,大部分都是用金钱召集而成的高手,外家人占了本家的三分之一,邵延还有连说人家不行北宫,就不是北宫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邵延咬咬牙,他只想着找北宫家的麻烦,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当小爷理解错了邵家主的意思,不知道邵家主还有没有其它意见,要是没有,比试可以开始了。”离夜冷淡说道,脸上划过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红莲不屑轻哼瞪了一眼邵延,这个人类怎么就那么多话说,北宫家都遵从十年之约,给他们机会争了,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,要比就比,不比就算了,说那么多七七八八做什么!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它终于也能出来了,憋屈了一天啊,美中不足的就是离夜不准它说话,有琴宗在,它一说话,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邵延脸色微变,憋着一肚子的怒火,目光移向擂台。

    “用冰绝剑上场,北宫家想不赢都难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的,这又不是比灵力,比的是剑术,剑术不行,什么都白搭,还是会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为北宫离夜的护卫也是一种福气,冰绝说不要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那也是玄机城剑器排名第二的冰绝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机城的兵器,人尽皆知,那都是上品中的上品,极品中的极品,得到一把就该谢天谢地谢祖宗,可北宫离夜居然直接把它给了自己的护卫,他就不心疼吗?他不心疼,他们看着都心疼啊!

    看到罗刹手里的冰绝,邵家比试者,和兰家比试者,露出的是不同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邵家罗及,还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兰家兰沐。”

    “罗刹。”

    罗刹?罗及脸上露出笑意,开口道:“看来我们是本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主子赐名罗刹,意为鬼刹修罗!”罗刹漠然和套近乎的罗及拉开距离,本家,他只是叫罗刹,不是姓罗。

    罗及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讪讪轻笑,转身挪动步伐,眼中闪过阴毒的狠意。

    兰沐离他们最近,看到罗及脸上的尴尬,愣是忍了半天才忍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套近乎,罗刹根本就不领情,能拥有这么冰冷的冰绝,还有那么诡异嗜血的名字,怎么会被邵家的人三言两语套到近乎。

    擂台周围的人表情几近扭曲,憋的脸都红了,有些干脆大笑起来,不理会罗及脸上的尴尬,也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近乎没套着,反倒是碰了一鼻子灰,人家叫罗刹,就非得姓罗么!

    离夜无声叹息,他们家罗刹还是这么一板一眼,既然人家套近乎,怎么只能让人家碰一鼻子灰就算了,好歹也算算套近乎的利息,这近乎可不能白套。

    第二轮比试的第一场,邵家和兰家,兰沐早早站在擂台上,手中宝剑虽不如冰绝,但也是极品。

    罗及慢步走到擂台之上,目光盯着了兰沐,闪烁出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离夜若有所思注视着罗及,尽管他隐藏的极好,她还是能看出眼中暗藏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请赐教!”罗及拔出手中长剑,杀气浓浓,剑刃仿佛已经饮了上万人的鲜血,闪烁出冰冷的嗜血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靠擂台比较近的人,直接打了冷颤,身影稍稍后退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剑,这个人竟然还能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也是把杀伐之剑,但是和吾邪不同,吾邪那种杀气,是与生俱来的,这个是杀了很多人凝聚而成的。”红莲小声说道,这个人能把杀气这么重的剑握在手上,肯定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不过,和吾邪一比,就逊毙了,说不定到了吾邪面前,它就变成废铁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这么重的杀气,她坐在这里都能感觉到,当然也知道天下不会有第二把吾邪。

    兰沐狠狠打了冷颤,看着罗及手上的剑,一丝无形的杀意环绕着脖子,仿佛随时就会把他脖子扭断。

    萧水寒看到罗及手上的长剑,脸上划出一抹不屑,随即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剑,城主可知?”夙皇皱了皱眉头,天下兵器,认识最全的就是玄机城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罗及手上是什么剑,只能问萧水寒,尽管不知道他会不会回答,可他总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,拂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萧水寒睨视了一眼夙皇,面无表情收回目光,完全不打算回答。

    夙皇脸上阵阵尴尬,正要再次开口,琴宗的声音已经传来了,“它是一把凶剑,叫血葬。”

    血葬,听名字就知道它是由成千上万的血成就的凶剑,这把剑,哪怕是冰绝也要畏惧三分,除非有人握着吾邪出现,否则邵家这一轮比试,已经注定是赢的了。

    血葬剑!它就是血葬剑!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点点头,他们就说这剑不寻常,原来是凶剑中的圣品,血葬!

    “废铁罢了。”萧水寒冷冷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废铁!众人顿时被自己口水呛到,废铁,好吧,这剑比不上吾邪,吾邪才是天下第一的名剑。

    夙皇这才没有接话,他算是知道了,不管自己说什么,日月殿的人好歹还会回答两句,萧水寒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!

    两人剑术的交锋已然开始,短短几招,罗及就占了上风,兰沐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兰临忧心忡忡叹了口气,难道真的不用开始比第三场就已经确定了吗?兰家连败两场,这第三场,也是岌岌可危,他们的实力就真比不上北宫家和邵家吗?

    “爹,才开始,有什么好叹的。”兰御风镇定自若,心里就是直打鼓。

    邵家有血葬,北宫家有冰绝,就他们家是一把极品的普通剑,在兵器上他们已经输了,气势上可不能输!

    “嗯。”兰临点点头,没错,才刚刚开始,有什么可叹的!

    “破!”罗及以内力逼入血葬中,兰沐踉跄后退,好不容易站稳身体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兰沐叹了口气,沉声说道,终究还是输在了血葬的手上。

    比剑术,他不会承认罗及比他厉害,他只是输在剑上而已!

    还是败了!

    兰临眼中露出一抹着急,接下来是北宫家和邵家,北宫家有冰绝在,应该不会输给邵家。

    离夜眯起双眼,回想着想刚才罗及手上的招式,眼中的冰冷越来越冷却。

    杀手,这个叫罗及的,是个杀手。

    那一招一式,和她的虽然有点出入,但是招式的凌厉,招招夺命,一身的刺客身法,可以肯定他就是杀手!

    “离夜,前段时间你不是教过罗刹剑术,和一些身法吗?别担心。”红莲冒着挨骂的危险,小心翼翼说道,那个人的确是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我没担心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顿了顿继续道:“你不想被日月殿的人发现,最好什么都别说。”

    日月殿发现异火红莲,那她炼药师的身份,那就不只是灵师四家知道,整个风启大陆的人都会知道她是炼药师了,就算想不到炼药师那方面,天下谁不想得到异火,更何况这朵异火还是红莲。

    红莲讪讪点头,越发的厌恶琴宗,他要不是在这里,离夜就会准它说话了,这个人真讨厌。

    罗刹慢慢走上擂台,众人目光一眨不眨,紧紧注视着擂台,屏住呼吸,就怕错过什么,冰绝和血葬的对决,千载难逢,今天遇上当然要好好看看!

    透明的剑身在阳光折射下,耀眼无比,握在罗刹手上仿佛他们就是一体。

    银色剑身,时而的闪过锋芒寒光,淡淡杀意袅袅而起,让人忍不住毛骨悚然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罗刹,罗及,各占居一半的擂台,手上的兵器没动,他们已经先开战!

    两人瞬间纠缠在一起,紧握着兵器,兵器发出“锵锵”击打的声音,剑气以两人为中心,往四周散开,散发着两道不同的光束。

    银光杀气浓浓,白光冷气颤颤,都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罗刹咬紧牙关,他知道自己这一战不能输,主子尽管告诉他不要在意输赢,但是他做不到,他必须要赢!也一定要赢!

    求胜心切的罗刹,找找凌厉,进攻的猛而迅速,冰绝在他手上,简单的动作,都变得莫名的复杂起来,那诡异的身法,更是让人咂舌,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招式,难怪北宫离夜会选他,这才几招,已经占上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成为北宫离夜的护卫,肯定不是简单人物。”谁不知道北宫离夜以前闯祸的程度,没有一个实力突出的护卫,还真收拾不了他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“看着看着,他娘的可不能眨眼,老子刚才就闪神了一下,剑锋立刻转变,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剑术实在是让人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轻叹,都在为罗刹叫好,好几次都差点直接拍手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罗刹的这一身剑术,都是离夜手把手教的,在离夜去历练之前,她每天都花时间教罗刹,罗刹再去历练,用了半年的时间,把招式融会贯通。

    “夜儿,这套剑术,你一定要让罗刹教会那些兔崽子!”北宫弑急忙说道,这一套剑术,要是北宫家的人学会,也是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想学这套剑术,直接找她不就行了,不过她应该没什么空,让罗刹教也好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剑气划过,罗及狼狈躲开,凌厉的剑气几大在地上,擂台上立刻出现一道狰狞的痕迹,让人看了都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这一剑要是刺在人的身上,那个人不死也重伤,幸好是躲开了。

    罗及愤怒瞪着招招凌厉的罗刹,心里暗暗惊讶,这个人也是个刺客,还是刺客高手,这一身的身法,这么熟练,竟然有刺客甘愿成为北宫离夜的护卫。

    可不论怎么样,他都要打赢这场,哪怕是杀了这个人!

    专心对战的罗刹,完全不知道罗及的想法,也不知道自己的一身完美的剑术,已经引来了罗及杀意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剑刃相撞,刺耳的声音传遍四方,剑气不受控制往四周窜开,擂台上早已是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罗刹看着罗及的身影,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,他迅速反抓住冰绝,整个人往前冲去,罗及迅速躲开,手中的血葬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交错而过,一道刀刃划破衣料声音响起,淡淡血腥从擂台上往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谁受伤了?

    众人伸长了脖子往擂台上看去,那点点的血腥已经很好说明有人手上了,还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罗刹单膝半蹲着身体,握着冰绝,一滴鲜血顺着冰绝上的暗纹,往剑尖划落而去,滴到擂台上。

    罗及额上直冒冷汗,捂着肩上的伤口,脸色阵阵苍白,刚才要不是罗刹手下留情,把往他脖子上抹去的剑,改变了方向,现在他已经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罗刹站直身体,走到罗及面前,冰绝反手放在背后。

    罗及咬咬牙,抬起头,眼中闪烁出浓浓杀意,他紧紧握住手上血葬,重重一掌拍在地上,整个人腾空跃起,几道细小的银光从空中飞过,他迅速挥出血葬,银光伴随这那几条细小的银丝飞去,分不清楚哪个才是银丝。

    离夜坐在椅子上,看着罗及手上的动作,眼中的冷笑,双手紧握,正要起身,一只大掌把她按住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不可以。”北宫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离夜身边,见她要起身,立刻阻止她。

    小少爷现在要是出手,罗刹一定会不甘心,也会落邵延的话柄。

    “奇叔,他们……”离夜说道一半的话突然顿住,目光冷冷看向邵延,他们又是来这招,好,很好!

    面对离夜的目光,邵延微微一怔,北宫离夜看出来了什么?这不可能,那种暗器使出来,根本无法看清楚,他要不是看到罗及的手法,也不知道已经使用出了暗器。

    对于离夜的反常,众人一阵疑惑,罗刹现在不是占着上风,他急什么?

    几近透明的银光横空飞过,笔直朝着罗刹而去,剑气直逼,罗刹没料到罗及会用这招,匆忙转身,却没发现他转身的地方,飞闪而过的几道银丝。

    银丝没入,宛若一道沉重的打击,罗刹猛地后退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呀!”罗及趁着机会,跃起身体,反手一剑划过。

    刀刃割破衣布的声音响起,一道血痕从罗刹胸前划过,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喝!”罗及得意露出笑容,看着罗刹几近不能还手,又划出一剑!

    罗刹脸色惊变,他身上的力量怎么都消失了,连剑都拿不起来,那他还怎么赢,不,绝不!

    “认不认输!”罗及拿着血葬,目光阴冷走到罗刹面前,剑刃上的鲜血,迅速被吸收,血葬迫不及待想要喝血。

    罗刹咬咬牙,踉跄从地上站起来,眼中露出坚定的情绪,让他认输,不可能!

    罗及反手一挥,刚站起来的罗刹,身上又多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噗!”罗刹吐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认不认输!”罗及重复着同样的四个字,然而换来的,不过是罗刹的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离夜噌的一下站起来,双拳紧握,才忍住跳上擂台的冲动,“邵家主,他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他让邵家的人出手暗算,在这么多高手面前,就有一定把握不会让人知道,该死,早知道这样,这一轮,她就应该亲自上去!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急什么,他认输了吗?没有,没有认输,比试就没有结束。”邵延呵呵笑道,脸上尽显得意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这才是开始,是他自己不认输的,既然这个护卫这么忠心,也是时候换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罗刹,我命令你!认输!”离夜冷冷呵斥道,看到罗刹身上的鲜红,顿时红了眼,嗜血目光,仿佛要屠尽天下!

    纳兰清羽冷清淡然的表情逐渐消失,看着离夜,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不,主子,罗刹能有今天,都是主子给的,不能输!”他输了北宫家就危险了一分,怎能让主子和北宫家有半点机会承受危险,所以,他不能输!

    “还不认输!”罗及又是一剑挥落,这一剑刺入罗刹肩头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顿时怒了,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吃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夙皇迟疑看了看北宫弑,再看看北宫离夜,轻咳一声,“夙老,是否能结束了?”

    总不能让好好的比试死一个人,而且北宫离夜的神情好像在说,这个叫罗刹的要是死了,她就杀光邵家所有人!

    手拿拐杖的老者脸上也是怒火滔滔,却还是咬咬牙,“皇上,十年前就约定好了,第二场比试,必须要对手认输,才能结束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能更改,北宫弑当年也是同意了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!罗刹站起来,虐死他,用灵力!虐他!”

    “老子都看不下去了,人家不认输,你就给人家一剑,胜之不武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你算什么东西,赶紧滚下去,不然老子宰了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万人怒吼的声音直接把夙皇的声音盖了过去,强者为尊,肉弱强食,可也不是这么强食的!

    这明摆了就是报复,什么认不认输,明知道他不会认输,竟然还动手!

    罗及脸色难堪环视了四周一眼,他有什么不对,罗刹没有认输,就能任他宰割,哪怕是死了,他没说出一个输字,那便是不是输!

    “这一剑,就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地方了。”罗及冷冷一笑,让这么多人嘲讽他,不杀了罗刹,他怎么能忍受!

    罗刹咬咬牙,无力躺在地上,看着罗及长剑落下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哼!”罗及冷冷一笑,长剑挥落,直接砍向罗刹。

    湛蓝色光束横空划过,冰冷的杀气,只是掠过,众人就已经颤抖不已,畏惧恐慌在心里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血葬眼看着就要刺进罗刹胸前,众人只看到一道湛蓝色光束划过,只听到“锵”的一声,排名前茅的凶剑,就这么拦腰折断,瞬间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北宫弑咬咬牙,脸红耳赤忍着怒火,要不是离夜出手,又碍于身份,他早就一巴掌把那什么罗及拍死!

    你他妈也太过分了,赢了就赢了,有什么可得意!赢了还要出手伤人,当老子死的!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到光束,嘴角扯出淡淡笑意,身体慢慢放松下来,他就知道,夜儿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萧水寒看到折断的血葬,冷冷一哼,眼中再次闪过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什么!血葬断了!怎么会断了!

    “是谁!”罗及握着半截血葬,脸上的情绪,都快要喷火了。

    北宫奇握了握双拳,也不再阻止离夜,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,仿佛随时会爆发。

    白色身影如闪电一般走过,瞬间出现在擂台上,白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,盘旋在空中的湛蓝色光束,立刻飞到她面前,化作剑形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你这是违反规则的!”罗及脸上表情僵了僵,随即强势呵斥道。

    离夜伸手抓过浮在空中吾邪,鬼魅身影眨眼出现在了想罗及面前,吾邪指着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小爷已经违反了一条规则,不介意再违反一条,你要试试吗?”罗及,很好,邵延如此,他们之间又多了一笔账,她一定会好好跟他们算清楚!

    罗刹只是想让是北宫家多一分胜算而已,只是这么简单,他不肯认输,也已经输了,邵家这么做,无非就是想公报私仇!

    罗及脸色惊变,只是被离夜手上的剑指着,他竟然觉得恐惧不已,整个人像是掉进冰窖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哈哈!北宫离夜霸气!”

    “就该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老子支持北宫少主!”

    “太他娘的解气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夜的举动,引起了无数人的应和,比试场地,瞬间变成了一个吵杂的菜市场,而每一个声音,都是支持北宫离夜的!

    贵宾席上,每个人脸色都有变化,看着邵延,多数人都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场比试,赢了一场而已,邵延这么猖狂做什么,现在好了,众怒难平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他没有认输。”邵延握了握拳头,扯出一抹笑容,血葬被一分为二,这怎么会,离夜手上的兵器,是什么,怎么砍血葬,就跟砍萝卜一样!

    “罗刹,当小爷是主子,就给我认输!”离夜扭头看着虚软无力的罗刹,她一定会弄清楚那几根银丝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罗刹张了张嘴,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离夜认真的表情,他咬牙吐出三个字,“我认输!”

    可是他不甘心!

    离夜收起吾邪,转身走到罗刹身边,拿出一枚灵元丹塞入他嘴中,药香沁人心脾,暖意从心里蔓延,丹田处灵力蔓延至四肢百骸,鲜血停止溢出,而伤口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离夜沉声问道,他脸上看起来还是很差,那几道银光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“没力。”这就跟回到了手脚筋被挑断的时候,他竟然再一次承受了这样的侮辱,邵家,他一定要找邵家算账!

    感受到罗刹的愤怒,离夜淡淡说道:“小爷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罗刹微微一怔,不管什么时候主子都没放弃他,他怎么能放弃自己!

    “把他送回北宫家。”离夜起身叫道,迅速好几个人跑上来,抬起罗刹就往北宫家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来不及跑上去的人,惋惜叹了口气,他们也想帮忙,铁铮铮的汉子啊!

    离夜慢步走到擂台前,握紧手中吾邪,指着坐在贵宾席上的邵延,“邵家主,别以为小爷不知道你做了什么,你最好别让小爷查出点什么,不然,天地为证!我定会灭了你邵家!”

    灭了你的邵家!灭了你的邵家!灭了你的邵家!

    偌大比试场地,顿时一片寂静,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说,天地为证,定会灭了你的邵家!

    天地为证,邵家是做了什么,能让北宫离夜,说这种话,要邵家真的做了什么,邵家真的会被北宫离夜灭了吗?

    邵延双手握紧,注视着离夜,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此刻,他整颗心都紧张了起来,他竟然担心北宫离夜会查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天地为证,灭了他邵家!?

    北宫离夜也太嚣张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惹怒离夜的后果,那可不是闹着完的,邵家岌岌可危,就祈祷着离夜别查出点什么,否则,天地为证,定会灭了邵家!

    嘿嘿嘿,么么么哒!

    本书由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