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百章 极品?圣品!
    邵家二十人依次走上来头,每个人反手把长剑竖在身后,目光炯炯有神,这二十个人先不说,让众人目瞪口呆的,是他们手里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!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兵器品级有极品吧!”

    “居然用剑阵,还用这么厉害的兵器,北宫家这次那不是岌岌可危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邵家用剑阵,北宫家还可以用其它阵破解,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,看着看着。”

    极品!在兵器品级中,绝对也是稀有的,兵器等级和丹药差不多,下品,中品,上品,极品,圣品,神品,超神品,越是往上,品级越高,兵器的力量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灵师能拥有一件好的兵器至关重要,也许那就是取胜的关键!以二十把极品长剑列阵,是大手笔中的大手笔!邵家这次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了。

    “邵家主,这是势在必得吗?”离夜靠着大椅,语气淡漠,眼中的情绪深不可测,让人无法猜透她此时的情绪。

    邵延轻声一哼,看向离夜的目光带着杀意,却还是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,回答道:“和北宫家一战,自然不敢轻视,想必北宫家主也早已准备了神兵利器。”

    哼,最好就是两战直接把北宫家踢出去,这样他们北宫家就彻底失去资格!不过兰家要是有能力把北宫家打败,自然也不能小瞧。

    “神兵利器不敢说。”北宫弑笑眯眯回答,还是他们家夜儿有先见之明,极品,极品算得了什么,等会吓死他们。

    夙皇看向北宫弑,脸上露出谦和笑容,满是威严的问道:“北宫家主是否请出北宫家出战的人了?”

    短短十年,邵家的成长如此之快,这倒是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随便上来二十个人。”北宫弑朝着人群中挥了挥手,一脸的随意。

    顿时邵延脸色比吃了臭虫还要难看,随便就上来二十个人,北宫弑这是小瞧他!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……”夙皇迟疑道,尽管北宫家不擅长阵法什么的,也别随便上来二十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够了。”北宫弑哈哈大笑道,中气十足的声音,来围观的所有人都能清楚听到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夙皇一下子也语塞了,北宫弑都这么说了,他还能说什么,只是到时候输了,他别大发脾气就行了,邵家尽管在某些意义上比不上北宫家,可他们二十个人手上,都是极品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如此自信,我等拭目以待。”琴宗眯起双眼,目光落在离夜身上。

    他不会相信就这么简单,除非北宫家真的不在乎这场比试,否则不会随随便便找二十个人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围在擂台附近的北宫家子弟,纷纷跳上擂台,不像邵家的那么整齐,仿佛就是临世组建而成,二十个人很快就到齐,其他人还想跳上去,却已经慢了。

    北宫家二十个人站在邵家人的一旁,他们赤手空拳,双手负在身后,双脚迈开八字形,面向北宫弑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就你们了。”北宫弑随意挥挥手,毫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二十个邵家的人眼中闪烁出怒火,他们其中不缺先天天阶,至少有一半的人是高级天阶,实力最弱的也都是初级先天天阶,北宫弑这算什么意思,放竟然如此羞辱他们!

    站在擂台周围的人,看到北宫弑的随意,惊的差点下巴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!随随便便上来二十个人,他确定这是要比试,不是主动认输!?

    拜托,咱们能不能认真一点,北宫家就算阵法不行,好歹这也是一场比试,就这么主动认输,真的好吗?

    难道北宫家真的是虚有其表了,已经没落到连最基本对战的二十个人都找不出来了吗?

    众人纷纷惋惜,这场比试,不用看,北宫家就已经输了,人家邵家这边二十个先天天阶,一人手上一把极品兵器,至于北宫家,不用看也知道是输定了。

    兰御风慵懒靠在椅背上,手掌撑着下巴,不明所以道:“认输,这也太不是离夜的风格了。”

    离夜要是这么就认输了,哪里值得他这些天劝老爹,现在他想通了,是朋友就该奋力一战,这一场比试他一定会全力以赴!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兰临斜视了一眼兰御风,现在什么都清楚,看着就好,等会就是他们和北宫家打,知己知彼方为上策。

    兰御风撇了撇嘴,收起声音,他说的是实话,本来就很奇怪,他不相信离夜会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疑惑,只有离夜和纳兰清羽脸上,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开始吧。”夙皇轻叹一声,这样就能分出胜负也好。

    这一场比完,北宫家也不是完全没机会,阵法他们不擅长,就不勉强了,反正他们后面还有其它擅长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邵家人一个个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刻冲上去,狠狠教训这些赤手空拳上来的北宫家子弟。

    赤手空拳就敢上来,这是在轻视他们,可恶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“是!”北宫家的人不急不缓应道,抱了抱拳,面向眼前站着的邵家人,露出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先让你们三招。”北宫家的方向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让!

    “太他娘嚣张了!他们已经处于下风,居然他妈的还说让邵家三招!”

    “老子真他妈想上去敲醒他们,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幻听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宫家就这样了,还说让邵家人三招,这是不知死活,还是太过自信,他们真以为这样就能赢邵家吗?

    邵延脸色一片铁青,怒瞪向北宫弑,低声吼道:“北宫家主,你这算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这样就是邵家赢了,传出去也是胜之不武,最后还是北宫家把这一战的胜利让给他们!

    北宫家完全可以拿出自己的实力,他们邵家肯定会赢!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邵延,你要比就比,老子都让你三招了,怎么,没种接招?”北宫弑强势反问,脸上自信的笑容,哪里是主动认输的人该有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种接招!

    邵延噌的一下站起来,大袖一挥,一声怒吼:“战!战!战!”

    战!

    反手拿剑的人,迅速迈动步伐,身影诡异在擂台上穿梭,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北宫家二十个人,看到邵家人主动出击,负在身后双手慢慢垂在身侧,慢慢在擂台上行走,与其说是摆阵,更像是在擂台上散步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气恼,这北宫家是想比试,还是想弃权,想弃权的话,说一声不就行了,干嘛还要上去!

    夙凌云目光注视着擂台上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迟疑看向镇定自若,自信满满的离夜。

    他也不相信北宫离夜会这么算了,问他要赔偿,北宫离夜没有算了,杀邵连昭北宫离夜也没算了,这次,肯定也不会,可北宫离夜到底想做什么,这么下去和认输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兰临深深呼出口浊气,眉头紧锁,北宫家这到底想做什么,到底是打还是不打,激怒邵家的人,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,散步?夙南轩挠挠头,他真看不出来离夜想做什么,还是看着吧。

    邵延双拳握紧,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明显,恨不得把眼前一切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北宫弑,北宫离夜,这是让他们邵家赢也赢的不顺心吗!?

    在场不管是何人,都没有看出北宫家二十个人他们的步伐,看似轻柔,看似在散步,实际上每一步,都有着一定规律,而且不留痕迹留下一丝灵力。

    没有章法的步伐,那便已经开始布阵,只是没有一个人看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攻!”邵家二十个人腾空跃起,形成一个锥形,所有的灵力灌注到最前面那个人的剑上,绿褐色灵力形成一把巨型长剑,往北宫家众人的方向砍来。

    绿褐色灵力宛若一股纳入大海的潮水,形成一个巨大漩涡,吸纳着四周每一股力量,成为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罡风呼啸,灵力盎然,擂台四周旗帜承受着剧烈摆动,呼啸的罡风犹如龙卷,越来越肆意,仿佛要将一切吸入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不是以人形列阵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邵家加以改动,配合着二十把极品兵器,威力比这个阵应有的力量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邵家人真是大胆,这个阵敢如此使用,不过险中求胜,邵家想输都难啊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满意点点头,脸上的表情都是赞许,看着邵家人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,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的胜利。

    看到邵家的攻击,再看看北宫家,众人一阵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北宫家还说什么让邵家三招,这第一招他们怕是承受不住了,必输无疑!

    北宫家的人如此轻狂,一点也不想想自己的实力,处于下风还让邵家人三招,胆大妄为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叹息无奈之时,北宫家二十个相视一看,突然停下步伐,抬头看向落下来的长剑,无形的一股力量,从他们中间散开,迎向劈砍而来的长剑。

    横空凌厉扫过的巨大长剑,眼看就要落下,众人已经做好了准备,突然,迅速猛然砸落的巨剑,停在半空,无法落下!

    停住了!

    叹息的声音顿时消失全无,所有人长大嘴巴,目瞪口呆看着停在半空的巨剑。

    这怎么会,怎么做到的,停下了!

    北宫家的人不是什么都没做,邵家没理由会突然停止攻击,这是怎么回事!?谁能告诉他们?

    邵家的人脸色惊变,看到僵在空中不能落下的巨剑,他们咬紧牙关,家中灵力。

    “攻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灵力齐攻,摆阵,本是要最大的团结,还有十足的默契,邵家二十个人是训练多年,才有现在这样,这让他们如何相信,北宫家随便挑的二十个人,他们都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不信,会对付不了这几个人!不信!

    擂台上北宫家的人脸色一沉,看了一眼空中巨剑,放在两侧的双臂稍稍抬起。

    “破!”二十个人一声齐呼,空中绿褐色长剑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一股余力往四周震开,擂台狠狠摇晃了两下,一切都烟消云散,巨剑仿佛从来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老子是不是看错了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不可能,太诡异了,那么强势霸道的一招,北宫家的人不但轻易接下来了,而且还轻易就破解了!

    他们是什么时候摆阵了吗?怎么没有一个人发现,明明他们只是在散步而已,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破解威力那么大的阵!?

    他们可以肯定,那不是幻觉,灵力散开之时,强大余力冲击在他们脸上,现在还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邵延呆滞看着擂台,这怎么会。

    “邵家主大可放心,他们承诺会让三招,就一定会让三招,这才是第一招而已。”北宫弑笑眯眯说道,丝毫没有半点担心,仿佛这种效果,他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离夜把玩着手指,漫不经心看着擂台,眼中带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这样就被吓到,不过才刚刚开始,他们急什么,答应了让他们三招就会让三招,总不能让邵家输的太难看。

    萧水寒把目光从擂台上移开,看向离夜,心里的最后一丝疑虑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他就说这个徒弟从不会主动找他,前几天突然派信要找他,说是有事,现在他是知道离夜用那些东西用来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,区区极品兵器罢了,不过一堆废铁,值得这些人大惊小怪,诧异连连么?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知道萧水寒心里的嘀咕,一定会吐血三升,无奈叹息。

    他“老人家”是玄机城城主,风启大陆排名一百位的兵器,有五分之四是出自玄机城,在他看来是废铁的东西,都是他们这些人梦寐以求的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打击人,废铁,有人能送他们这么一堆废铁就好了!

    知道萧水寒在想什么,邵延也不会淡定,他找这些东西,花了多少心血,结果到了萧水寒这里,就直接变成废铁。

    “换阵!”

    一声高呼,邵家的人转换阵型,六人站在地面,其余的人一个牵着一个,宛若两条蝎尾,下面的人微微一甩,灵力肆意,最前面的人就会被他们托起,如展翅高飞的雄鹰,直逼而去。

    “蝎尾阵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,平常一条就已经很艰难了,没想到邵家能一次摆出两条蝎尾!”

    “北宫家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到现在还没动静,刚才的阵他们能对付,这个蝎尾阵他们能对付吗?”

    “看着看着,反正是越来越精彩了,现在让我说,北宫家还不一定会输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万人群议论连连,这边刚落,那边又起,此时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期待,刚才的阵北宫家是挡下来了,现在的他们还能挡下来吗?

    邵家这也是豁出去了,连蝎尾阵都用上,一条蝎尾能让对手无处可逃,两条,北宫家只有挨打的份了。

    北宫家这边的人依旧镇定自若,看着长长两条摆出的蝎尾,没有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步伐迈出,灵力在脚下浮动,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,北宫家这边所有人凝结成的灵力,宛若一面坚硬的盾牌,将他们完好护在其中,任何人,任何事都无法攻破!

    “蝎尾阵?”离夜看向北宫弑,眼中划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就是两条毒蝎子,没什么可看的。”北宫弑不在意回答,这样的阵北宫家当然没有,北宫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阵都学不完,哪里有时间学别人的阵。

    最多也只是看看,了解了解阵法是怎么摆出,这样才能用最快的时间攻破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的确是没什么可看的,今晚完好摆出两条蝎尾,但是漏洞百出,不足畏惧。

    听到北宫弑话的人,想笑又不能笑出来,毕竟邵延还在这里,他们这么笑出来,不就是在打邵延的脸。

    擂台上二十个人,脚步旋转,脚下形成一股凝重的力量,攻不可破!

    一条蝎尾从空中飞落,仿佛是死神的镰刀那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重重的攻击落下,二十几个人放在腹部前的手双双抬起,一股力量从地面延伸而上,四周气息变得沉重,浓烈的压迫感袭来。

    “护!”

    二十人齐呼,无形之力笼罩在他们头上,挥落的长剑,传来重重的“锵”声!

    无形之力坚不可摧,仿佛这世间在没东西能将它打碎打破。

    “守住了!”万人齐呼。

    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,北宫家还是守住了,难道……他们也摆阵了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他们怎么半点不知情,连什么时候摆阵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阵?”邵延立刻转身看向北宫弑,北宫家已经摆好阵了,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,把阵摆好,把所有人都欺骗了过去!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阵,完全看不出来,只守不攻,北宫家当真是要让他们三招么?

    “邵家主见多识广,自己看吧。”北宫弑皮笑容不笑回答,现在才看出来他们北宫家摆阵了,这些人都是真么眼力劲。

    老子带的北宫家,是随随便便会人输的那种吗?这二十个人是随便上来的,可便是再随便上来二十个人,效果也是一样,不会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十年前北宫家最弱的是阵,这十年他们又不是傻子,不会加强自己进步。

    北宫家不像别的家族,他们只是选一批人去练阵,而北宫家,是所有人都要练习阵法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随便拉北宫家哪二十个人上来,都会是这种情况,他们当他没事挥挥手,随便找几个人上来和他们打?

    离夜笑看着擂台,十年之约她是最近才知道的,这些训练她也不知道,但她知道,爷爷可不是认输的主,哪怕是输,也要输的有气魄,又怎么会垂头丧气,随便找几个人上来打一场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发现擂台上二十个人的不同,她都看在眼里,自然也知道他们为什么可以挡住邵家的攻击。

    还真是摆阵了!

    众人一阵困惑,那叫一个郁闷。

    还以为北宫家就这么认输了,现在看来,他们不但没有认输,而且斗志浓浓,明显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是谁说北宫家处于下风来着,这样是处于下风的样子吗?他们见过什么是处于下风吗?

    琴宗目光阴沉看着擂台,别说其他人,就连他都是刚刚才发现,北宫家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摆阵,好像无声无息就把阵摆好了,他们连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破!”一声暴喝,惊醒了所有困惑中的人。

    邵家二十个灵师,想瞬间被震散,一个个口吐鲜血,躺在地上,手里的兵器散落一地,重重威压击打在身上,他们连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是一口鲜血喷洒而出,众人一阵晕眩,想站起来,却没有任何力气。

    不是吧!

    不会吧!

    不可能吧!

    上万人睁大双眼,死命盯着怕在地上的邵家人,人家都还没开始打,只是在破解他们的阵,让他们三招,这三招都还没打完,他们就已经趴下了!

    这,这还打吗?打下去也没意思了啊!

    现在只要这么一看,就知道谁赢谁输的事,打起来还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收拾收拾,赶紧回家吧。

    邵延气的耳根子也变成了猪肝色,全身气的打颤,死死瞪着擂台。

    二十个先天天阶,二十把极品兵器,他们不过两招,对方还只是破阵,没有攻击,他们就趴在地上起不来,这让他脸面何存!

    “巅峰先天天阶,北宫家主,你藏的太深了。”琴宗是稍稍收回目光,扭头看向北宫弑。

    二十个人,全部是巅峰先天天阶,实力不相上下,不像邵家这边,还有个高低起伏,这一场,北宫弑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?

    “见笑见笑,他们二十个人,都是刚刚突破不久,比不上日月殿的宗师。”北宫弑眼睛都笑眯了,这还真不是老子隐藏深,能有这么多巅峰的先天天阶,都是他们家夜儿的功劳。

    她那些丹药,派上的大用场,北宫家几千人,门外子弟,旁系子弟,主家子弟,每个人都有不小的进步。

    赢者就能得到提升实力的丹药,谁不想让自己实力快点提升,为了丹药,北宫家所有人可是牟足了劲,配合上丹药,能有现在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巅峰……先天天阶!”兰御风擦了擦额上冷汗,没看出来这些人是先天天阶,不对,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邵家人手里的兵器上面,完全没有谁去注意在擂台上“散步”,北宫家二十个人。

    他就说,他就说离夜怎么会这么容易认输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邵家,不得不说,太让人震撼了,巅峰的先天天阶,一来就二十个,这都赶得上日月殿随手一挥,出现的一堆宗师了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神,二十个全部都是!”洛九城一张猩猩脸都是震撼,那一颗热血的心不停沸腾。

    跟着老大果然是对的选择!老大就是有这么神奇!

    把邵连昭杀了不说,现在邵家的人立刻就打趴下了,半招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随手一招,二十个巅峰先天天阶,北宫家毕竟还是北宫家,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。”在这点上,兰临不得不服气,这点兰家做不到,邵家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夙皇让他们和北宫家争,这确定不是让他们两败俱伤,他也能控制北宫家?

    兰临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夙皇,眼中露出一抹不满,这样把他们往架子上推,完全没问过他们通没同意,不顾他们的生死,夙皇这么做,只是为了自己的皇权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!”邵延咬咬牙,忿忿说道,尽管不服,擂台上的人的确是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攻击,只是破阵,他就败给了北宫弑!

    “邵爱卿,后面还有两场。”夙皇扯出一抹微笑,后面还有两场,但是北宫家接下来的两场,总有一场能赢。

    邵延点点头,后面还有两场,还有最后的决斗,他不担心的邵家会输,也一定不会就这么输了,这十年他等了多久,怎么能输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况且,他还有最后的底牌,只要邵家能参加最后的决斗,就一定会赢!

    “下一场还是北宫家吧,北宫家和兰家。”这一场北宫家要赢了,第一轮的比试,他们就胜出了一局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你们要不要换人?”夙皇和善问道,目光看向北宫家子弟站着的方向,他倒要看看北宫家还有多少实力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一个北宫离夜,瞒了整整十五年,若不是邵家挑衅,到现在可能都蒙在鼓里,不知道北宫离夜的真正实力!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北宫弑摇摇头,刚才那么一点灵力消耗,哪里能难倒他们。

    离夜无声讥笑,看了一眼夙皇,这么迫不及待想知道北宫家的底线,是北宫家突破了他所认知的底线,着急了吗?

    这才是开始,北宫家的实力,怎么能让他探究到,除了他们自家人,谁也不会知道,又或许说,他们自家人都有可能不知道北宫家每天都在进步,又怎么能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兰临派人上场,那叫一个忧心忡忡,在这时候,他突然有点明白,兰御风为什么一而再的让他弃权。

    现在他妈的真想甩手不干了,这种气氛实在受不了,北宫家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种气势。

    那是每个人心中神明般的存在,所有人相信,只要北宫家在,天龙国就不会被灭,更不会有半分差池,那种对北宫家的信仰,远远超过了皇权。

    “唉!”兰临重重叹了口气,现在就算不想参加也不行了,必须要参加,哪怕是输!

    四十人上阵,北宫家的人正要开口,兰家这边的人已经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让我们,我们兰家输也要输的有尊严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邵延的脸色更黑了,兰家要输的有尊严,他们邵家算是什么,直接被人打趴下,然后扔回去了!

    不对,人家连攻击都没有,只是防御,他们就输了!

    没用的废物,这么输给人家,太丢人了!

    现在邵延想想都后悔,早知道是这么回事,他宁可想北宫家不让那三招,说不定他还不会这么气愤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北宫家二十人纷纷抱拳,往后退去,脚步散开。

    兰家众人吞了吞口水,有规律的开始摆阵,两边都站在自己位置上,随时就会进攻。

    “攻!”

    “攻!”

    两声齐呼,两家人几乎是同时出手,两股力量相撞,兰家这边的瞬间就被撞散。

    擂台发出震震的声音,让人听了毛骨悚然,可见力量有多强悍!

    看着两两边交锋,一一列阵,离夜不禁感叹,胜败的关键,还是看众人的齐心,这段时间,北宫家已经做的很好,他们齐心协力,这也是巩固阵法关键之一。

    没想到爷爷早有打算,这场比试,十年之约,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都不会输!现在有她北宫离夜在,更没这个可能!

    “攻!”北宫家二十个人先跃起,手上灵力飞旋,形成一道道弧度从空中划过。

    绿褐色力量让人咂舌,巅峰先天天阶的威压散开,众人只觉得呼吸困难,双耳嗡鸣。

    萧水寒注视着离夜,红唇轻启,却没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萧水寒张合的嘴唇,顿时满头黑线,那叫一个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她应该早点问问爷爷的,在师父那借来的兵器都没用上,奇了怪了,每次都是爷爷问她这问她那,他都没跟她说!

    不行,这样绝对不行!回去再跟他算账!

    “砰!”兰家的人坠落在擂台外,北宫家二十个人缓缓落下,昂首挺胸站在擂台上,看向离夜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二十个人赶紧走到离夜面前,顾不得夙皇还在这,反正他们现在也不在意夙皇。

    “嗯?”离夜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二十个人伸手一抓,空中横空划过二十道弧度,单膝跪在离夜面前,高高举起手中长剑,“我们本来想用的,可是邵家人太不禁打,我们就没用上,现在请少主收回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他们就不让三招,这样少主给他们的兵器,他们就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这都是圣品,圣品啊!拿在手上居然都没怎么用,如何不肉疼!

    擂台下的北宫子弟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纷纷单膝跪下,“请少主收回!”

    他们都有啊,可惜,每一个人用上!

    少主给他们的兵器,不只是剑,还有其它的,不过品级那么高,他们实在是不敢乱用。

    萧水寒嘴角抽搐看着跪下的人,无声看向离夜,这是拿了他玄机城多少圣品的兵器,算了,反正他也就这么一个徒弟,不给徒弟用给谁用。

    “圣品!”木长老忍不住惊呼,这,北宫家的都是圣品!

    他们拿着的都是圣品,那邵家的还算个屁啊!

    “你们先起来吧,给你们了就是你们的,拿着吧,反正你们的兵器也该换换了。”离夜微笑道,这些拿回来,给他们每个人都换兵器,不是为了参加比试十年之约。

    北宫家藏武楼的兵器,那几个老头是不肯放行的,要换新的,只有去师父那里拿,给他们换新的也好。

    给他们了!

    北宫家众人脸上划过欣喜,圣品兵器就是他们的了!

    “谢谢少主!”所有人猛地站起来,脸上带着无尽的喜悦。

    少主不只是给他们丹药,还给他们兵器,他们一定会让北宫家更强大,走向真正的盛世!

    “我看到的不是幻觉吧?”

    “圣品,都是圣品么?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随口一句给你们换换兵器,那就拥有圣品了!”

    “圈圈你个叉叉,老子也想去北宫家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品啊,谁不想要,能拥有圣品兵器的人,少之又少,北宫家居然每个人都有了,这一排站出去,多拉风!

    还以为邵家的极品已经是罕见,而是把极品长剑,现在北宫家一起出现二十把圣品。

    瞬间,北宫家的什么都不算了什么了,什么极品,都变成了浮云,圣品才是王道啊,谁能都拥有一把圣品,那便是一件的天大的事了。

    能成为北宫家的人,是多幸福的事情,圣品兵器在手,多让人羡慕!

    北宫家已经赢了第一轮,现在谁会输掉第一轮,邵家,兰家,总会有一个,就不知道是谁,就不知道邵家还有没有脸拿出那二十把极品的兵器出来。

    夙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黑,放在龙椅上的手,慢慢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圣品,全部都是圣品,北宫家怎么会有这么多圣品出现,还是有人给他们圣品的!

    “城主,这些兵器……”夙皇看向萧水寒,整个风启大陆,只有萧水寒才有这样的实力,让一个家族都换上圣品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夙皇,本尊的事,你最好别管。”萧水寒冷声回答,他把兵器给徒弟,怎么了,不给徒弟,难道给他夙皇,想都别想,除了每年该给的,他便是扔,也不会给夙皇一件!

    夙皇脸色一僵,变得越发的深沉,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夙皇的脸色,一笑了之,她不奇怪夙皇的反应,夙皇没反应才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北宫家既然决定不为皇权,有些事,她也没打算瞒着夙皇,而且,她可以说,现在的北宫家不是北宫家,以前的他撼动不了,现在的更加不可能!

    北宫弑面带微笑,也不说话,离夜拿着那么多兵器回家,他大概也能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只有一个地方能一次拿到那么多兵器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完全是圣品,还有极品,也不是每个人能拥有,比试的胜者才有。

    这样他们会更加积极,看到北宫家子弟那么热情,他会考虑考虑,把藏武楼那些东西拿出来,这样他们会更努力!

    琴宗扫视了一眼是萧水寒,淡淡收回目光,这种事情明摆着在这里,还有什么可问,夙皇真是大惊小怪,不过几件兵器,谁都可以买到。

    “第三场还开始么?”天籁之声袅袅升起,纳兰清羽不耐烦看夙皇。

    “自然,自然。”夙皇急忙应道,然后看向邵延和兰临,“两位爱卿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比试,就是决定谁会输掉这一轮比试,是邵家,还是兰家,很快就会知道。

    邵延和兰临纷纷起身,恭敬对夙皇弯腰抱拳鞠躬,然后才想看向自己家族的灵师,大手一挥,四十个人走向擂台。

    这一战就是决定他们谁能胜这一轮,两边都是斗志昂昂,谁也不想输掉这第一轮,北宫家人比完,坐在一旁乐得自在。

    对阵,一触即发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