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九十九章 十年之约!
    走出药谷,离夜以极快的速度往帝都方向返回,然而刚出不过四五百米,一行人挡在她面前,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冷淡扫视着面前的十几个人,为首的是一个神情柔和,看上去温柔如水的男人,他单肩挎着白色布袋,宽松长袍,印着熟悉的日月图腾,衣角各处暗纹墨竹栩栩如生,宛若一副绝美的墨竹画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随从,眉头紧皱,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,白须老人气呼呼走到离夜面前,一脸的高傲,和刚才的欧阳仙儿脸上那种高傲表情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我们是日月殿的人,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红衣姑娘,她拿着银色链鞭,身边还跟着个侍卫。”老人脸上划过担忧和着急,又是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他都说了在断魂山脉不要乱跑,哪怕是先天天阶,也一定要小心,谁知道在断魂山脉,会有什么事,遇上什么人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转,神情不变,轻描淡写吐出两个字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红莲差点听到这个回答,本来还挺紧张的心情,瞬间消散,差点就这么跌出离夜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到断魂山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木长老。”男人睨视了一眼白须老人,声音透着浓浓的警告,仿佛老人再多问一句,他便会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木长老立刻收住声音,不敢再多说半句,眼中闪过惊慌恐惧。

    离夜在男人和木长老之间扫视了一眼,老人眼中的惊慌恐惧她尽收眼底,玫瑰红唇稍稍勾起淡淡轻笑,交叉在胸前双手垂在两侧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离夜淡然问道,不惊不慌,镇定自若,欧阳仙儿应该是日月殿的,欧阳,她记得日月殿殿主叫欧阳圣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男人侧步挪开身体,他身边的人立刻退到他身后,不敢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离夜垂下眼皮,继续往前走去,造化诀收敛着气息,将先天天阶的实力隐藏,只表露中级天阶的实力。

    男人注视着离夜的身影,不留痕迹蹙了蹙眉头,中级天阶。

    红莲待在离夜身体,屏住呼吸,连大气都不敢喘,又不禁暗暗咒骂道:这个该死的人类,说是让离夜过去,明摆就是在试探离夜,那什么日月殿就没什么好人,什么时候它去日月殿,一定一把火把它烧了!

    幸好幸好,离夜用上它那两滴精火,那两个人早就连渣都不剩,他们就是想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离夜侧目看着男人垂在身侧的手上,青光之力闪烁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都喜欢这招,表面做的那么好,可是对谁也不相信,只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们难道不知道,有个时候,眼睛也会骗人的么?

    简单的几步,可比走几十米还漫长,日月殿十几个人的目光,都放在离夜身上,几乎每个人都在探究,各种探究。

    顺利走过男人身边,见他没有吭声,红莲这才松了口气,没有发现它就好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刚松了口气的红莲听到这一声,差点直接掉出离夜身体,离夜迅速提起精神力,把它拉回去。

    离夜停下步伐,慢慢转身,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拥有天阶的实力,为何不去日月殿?”这个少年看上去不会超过十八,十八不到天阶级别,在日月殿不稀奇,而眼前的人若不是天赋了得,怎么会如此年轻到达天阶级别。

    木长老听到男人的话,瞬间睁大双眼,不敢置信注视着离夜。

    天阶实力!他看上去还很年轻啊!

    离夜注视着温柔如水的男人,眼中无声划过一抹讥笑,去日月殿,每个有天赋,有实力的人就一定要去日月殿么?在她眼里,日月殿什么都不是!

    “人各有志。”他们现在一个两个这么问她,为何不去日月殿,等哪天,她真的去日月殿走走,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日月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男人点点头,打断木长老的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还有什么事情,阁下不如一次问清楚,我可不想走两步又被你叫住。”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,她倒是没什么,红莲坚持不了多久,再不走一定露馅。

    男人怔了怔,温柔如水的表情僵了一下,又才笑道:“不会,请。”

    离夜扬长而去,留下一行人杵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琴宗大人,这个少年太无礼,为何不让属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到欧阳仙儿,绑也要把她送回日月殿!本宗不想再看到她。”琴宗长袖一挥,眼中闪过一丝戾气,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木长老微微俯身,双手抱拳,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跟着琴宗大人出来,他早晚会没命,日月殿谁都知道,琴宗大人表面看起来温和,实际上他很可怕,稍有不慎,就会死于非命!

    琴宗?

    往前走去的离夜听到两人的对话,眼睛闪过一丝了然,日月殿琴宗,四大宗师之一的琴宗,也是四大宗师里天赋最高的,晋升宗师的时候,他也不过二十五六,现在也不过二十七八。

    琴宗当然也不叫琴宗,只是有了地位,成了宗师,琴宗是别人对他的尊称。

    他所拥有的兵器,就是肩上背着的长琴了,走在断魂山脉,琴宗的琴都不敢的放进储物袋里,可想而知断魂山脉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如此天赋在风启大陆,已经是少有,却还是差纳兰清羽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离夜,吓死我了。”直到离开,红莲才彻底松了口气,刚才要不是离夜接的快,它都怀疑自己直接掉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离夜轻描淡写道,有惊无险总好过让剑宗知道红莲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可是离夜,那个人为什么会说你是天阶?”红莲不明所以,离夜早就是先天天阶,那个人也应该是宗师了,怎么连这点都看不出来,怎么做宗师的!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他知道。”让日月殿的人知道那么多干嘛,自己知道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赶紧回去吧,再留在这里,我总觉得那个人会随时出现。”这种感觉太不好了,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比较好。

    离夜迈开步伐,闪身离去,速度快到让人咋舌,琴宗此时要在这里,看到离夜的速度,绝不会认为她只是天阶。

    飞速闪进帝都城内,离夜迅速回到北宫家,把灵泉交给北宫药,她继续回到炼药阁。

    北宫药呆呆看着手上的瓶子,瓶口散发出浓郁的灵气,他瞬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把灵泉取来了!一天的时间都没有,确定这不是在北宫家随便那个池塘装满的一壶!?

    可偏偏北宫家没有这样的地方,离夜就是用了这么短的时间,北宫药就算不想相信,事实摆在眼前,他也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得知离夜取回灵泉,又继续闭关,最郁闷的就是北宫弑,抬头望了一下天空,深深叹了口气,他转身往走回书房。

    夜儿用不着这么着急的,她又不用着急出去,够用不就行了,陪他老人家说说话也好啊。

    时间在北宫弑的叹息中飞速流逝,这几天时间里,兰御风要准备比试的事情,抽不出身来北宫家,夙南轩担心打扰到离夜,也让洛九城别来打扰她,让她好好准备。

    这一战毕竟关系重大,当然要好好准备准备,不然怎么把邵家打趴下!

    纳兰清羽也异常平静下来,不去找离夜,静静待在国师府,自从夙琉展被赶出国师府的事情传开,就没有人再敢来国师府打扰他。

    没有离夜的翻墙而入,没有其他人的拜会,国师府虽然处在喧哗热闹的帝都中,却宛若一座与世隔绝,不染凡尘的仙殿。

    夙皇站在宫殿门口,忧心忡忡抬头看着天空,双手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皇上,明天就是十年之约,三家想必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皇上就别担心了,等着明天比试就好。”朱储尖锐的声音响起,他弯着腰,端着茶水送到夙皇面前。

    十年之约,十年前他看着皇上下了这一道圣旨,当时北宫弑差点把皇宫掀了,最后也是平静了下来,现在十年过去,北宫家的废物,不但不是废物,而且还把邵家的大公子邵连昭杀了。

    十年之约还没到,邵家就损失了一名大将,邵家能不能赢,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“朱储,你看着朕当年立下十年之约,你觉得这次谁会赢?”夙皇收回目光,接过朱储手上的茶杯,沉声应道。

    北宫家,邵家,兰家,兰家从一开始就没有争的意思,是他一心想扶持,兰临没办法才接下了这个担子,邵家,只有邵家有这个野心想取代北宫家,成为皇权依赖的家族。

    他的江山,早已不想再依赖任何人,否则他为什么会扶持两个家主和北宫家抗衡。

    “奴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朕恕你无罪。”夙皇拿起杯盖,轻轻波动水面茶叶。

    朱储擦了擦额上冷汗,面带微笑,轻笑着说道:“奴才觉得北宫家尽管是大家族,可毕竟不如以前,北宫离夜不是废物,也太过稚嫩,至于邵家和兰家,他们家族虽小,大多数是外戚,不是本家人,可是也不缺高手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局面还是会僵持下来?可朕若是不想僵持呢?”这种局面僵持了十年,他觉得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呃,奴才的意思,不管最后如何,最后的胜利者都会是皇上。”朱储笑呵呵道,他当然是希望邵家能赢,但是在皇上面前,怎么能说实话。

    北宫家,北宫离夜,当初那般羞辱他,他不会放过北宫离夜,这场比试,哪怕他死了也是活该!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夙皇放下杯盖,目光再次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他已经计划了十年,成败此一举,皇权不用再依赖任何人,任何家族,北宫家,邵家,兰家,这些他统统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储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夙凌云远远走来,听到夙皇和朱储的谈话,皱了皱眉头,心里划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父皇的意思,是默认了朱储的话吗?难道他三家谁都不想要了?

    可是皇权能做到,谁都不要,就能抵抗日月殿么?

    邵家之中,邵延坐在房间内,目光阴沉看着一个地方,眼中闪烁着杀意。

    “邵家主,明天就是比试,你这次想放过北宫离夜吗?”李珏坐在一旁,淡淡笑道,邵连昭的仇,邵延怕是永远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下,天赋极佳的儿子,被人打败也就算了,最后还杀了,谁都会咽不下这口气,更何况是邵延。

    “放过,李珏,你这次回到帝都,不就是想知道我会不会放过他吗?”邵延冷冷轻哼,他怎么会放过北宫离夜,他的两个儿子,都是北宫离夜一手造成!

    李珏靠在椅背上,露出商人那种狡诈的笑容,“我让欢儿和洁儿两个人跟着剑宗去了羽化之穴,等他们出来,想必会有一番收获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他不是白养的,每年给他们那么多钱,在这关键的时候,总要帮忙。

    “你的钱倒是没白花。”邵延讥讽道,每年给日月殿砸那么多钱,现在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用处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你不是也和日月殿有来往,怎么,这次你请了日月殿的谁来帮你?”有日月殿在,北宫家再怎么强盛也会被击垮。

    风启大陆,必须要四国联手,用皇权依靠的四家,才能抵抗日月殿,现在不过北宫家一家,还有什么可畏惧的,不过是日月殿弹指一挥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你最好只是在这里说说。”邵延警告看着李珏,这件事被夙皇知道,非同小可,说不定邵家连明天的比试都不用,直接就会被夙皇给灭族了。

    李珏点点头,了然道:“这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之间,一损俱损,和日月殿有来往,在他们之间不是什么秘密,现在看来,北宫家这一战,一定会输!

    兰府之中,兰御风不厌其烦劝着兰临,兰临轻哼一声,瞪了一眼兰御风,这小子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

    不管输赢如何,兰家既然有份,当然要全力一搏,这样才不会遗憾。

    “御风,你要明白,即便是你爹我同意,兰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,也不会同意,就算是输了,他们没拼过,始终会留下遗憾,难道我不知道自己家的实力,比不上是北宫家和邵家?”兰临被兰御风吵的烦了,这才坐下来,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没有告诉他,就是太了解御风这种性格,他这样,以后自己怎么放心把兰家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兰御风点点头,坐到兰临身边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他倒是没想到,一直去关注不能和离夜争了,他不想,不代表家里的人不想,这是一个家,不是他一个人,要所有人都认识到这个问题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一战,哪怕是真的真的一点赢的几率都没有,他们还是会战,只会战!”兰临铿锵有力道,他们在意的不是输赢,只为了能够奋力一搏!

    兰御风神情变得严肃,思索着兰临的话,仿佛有什么沉睡的东西被唤醒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这些年你在日月殿学了什么。”兰临气愤道,他现在都后悔让御风去日月殿了。

    兰御风嘿嘿一笑,迅速提起头,郑重道:“爹,我跟你保证,真正的我不是这样的,我这么劝你,是不想和离夜成为敌人,不过我想,要是不好好跟他打一场,那才不是真正的朋友!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逃避和离夜面对面交手的事,现在想想,完全没这个必要,他可以放手一搏,和离夜争一争这个第一!

    “这样就对了!”兰临笑颜逐开,这才是他的儿子!

    可是,北宫离夜究竟有什么魔力,能让御风不想和他为敌,他的儿子,从不会示弱,这次却一反常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兰御风点点头,他决定了!要和离夜争上一争!

    不管输赢,全力就好,说不定他还能帮离夜把邵家那兔崽子揍趴下!

    不同他们的紧张,北宫家那是平静如初,离夜继续在炼药阁炼药,北宫弑忙活着自己的事,比试降临,事情也变得多起来,他都恨不得能够分身,这样就能轻松处理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炼药阁灯火通亮,北宫药站在对面的房间里,看到紧闭的门窗,明亮的灯火,眼中闪过一丝着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难道不知道明天要比试了吗?有什么丹药,完全可以等比试完再炼制,有什么可急的!”北宫药嘀咕道,他又不是比试完立刻就要走,这么着急干嘛?

    比试这是北宫家的关键,让天下人都知道,北宫家没有没落,还和以前一样!

    炼药阁内,离夜炼制完最后一炉丹药,把它们装好,分好类,这才是站起身,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红莲软趴趴掉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样子,一脸的茫然,“离夜,短短半个月,你炼了十万颗丹药,用得着这么急吗?”

    它都快累死了,怎么离夜看上去一点事没有,不带这么不公平的!

    离夜把所有丹药分箱装好,拍了拍手,找个地方躺下,露出一个极为舒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多炼制一点,这是以备不时之需。”总之丹药这些她不会嫌多,也没有人会嫌多。

    红莲动了动身体,翻了个身,躺到离夜身边,“是啊是啊,你还有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药谷,有时间当然要多多炼药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什么时候离夜出去历练,几年都不回来,北宫家得去外面买丹药,那丹药多贵,而且还没离夜炼制出来的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休息吧,明天还要去参加比试,不能太累。”红莲自觉飞到离夜身体,连续炼制了半个月的丹药,离夜已经很累了,今晚就好好休息吧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放在脑后,没有再出声,躺在地上,双眸合上,炼药阁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同样格外平静,晚上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清晨,离夜早早走出炼药阁,白衣似雪,马尾高高帮起,长发过腰,柔顺笔直。

    校场上,北宫弑激励着眼前的一百多个人,这些都是挑选出来参加比试的人,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斗志高昂,激情澎湃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信心!”中气十足的声音震动连连!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上百人齐呼道,为了北宫家,他们必须要赢,一定要赢!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齐呼,离夜笑盈盈走过来,清冷的声音传出,“大家还记不记得,我们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“少主来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我们为的是北宫家,为我们自己!”皇权什么的,早已经不在他们心里,在少主说只为北宫家那一刻,他们全心全意想的就是让北宫家强大!

    “为了北宫家,为了自己!”

    “为北宫家,为自己!”

    他们只为北宫家,为自己,其它的什么都不管!

    “我会和你们一起而战,这战,我们必须要赢,谁也阻止不了我们赢的步伐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震慑天地,敲打进每个人心里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“少主能和我们一起,那就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总之我们一定会赢,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北宫家的厉害!”

    离夜的出现,仿佛给了他们无尽的动力,让他们激动澎湃,无法压抑心里的热血,激情!

    北宫弑无奈笑道,目光看向离夜,眼中的情绪只有宠溺和疼爱。

    这小子,倒是把所有人激烈了,她也不问问自己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比试,比试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人,一半就够了,另外的一半是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放心吧,我们现在去比试的地方就行了,不管夙皇出什么问题,我们都会面对。”离夜双手负在身后,瘦小身影变得高大起来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,完全不像已经炼药将近半个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离夜坚定的目光,让北宫弑犹豫不决的心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北宫弑点点头,拍了拍离夜的肩膀,她都已经说要出战,现在想反悔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帝都盛事!三家比拼!天下枭雄,相聚一堂,所有的街道,都不准进行买卖,热闹的帝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北边皇家校场,夙皇龙袍加身,面带威严,坐在最高的地方,看着密密麻麻,黑压压的人山人海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来了这么多人就好,到时候就算谁想反悔怕也是不成!

    他的两侧一次而下,右边是北宫弑,邵延,兰临三个人,左边是夙琉展,夙凌云,还有其它几个皇子。

    北宫家,邵家,兰家,分别有各自的贵宾席,他们坐在各自位置上,静静看着擂台四周围满的人。

    贵宾席上,三家家主早已经坐上去,纳兰清羽一身雪白,难得出现在这里,这在夙皇看来,是惊奇的,是最好不过的,只是为了什么而来,夙皇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皇家子弟,李珏,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,官员,都坐在了贵宾席上,却还空出了一排位置。

    “那一排位置还有谁,还有谁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来的都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茫然,他们还真猜不出来,还有谁会来参加比试,日月殿,玄机城,这两个地方想想都觉得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道夙皇有没有给本尊准备位置。”

    无情的声音,寒霜冷漠,仿佛早已断绝七情六欲,任何事都不能引起声音中波动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离夜脸上划过一丝无奈,她那个便宜师父居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红衣红伞,迈步从空中走过,俊美容颜带着没有一丝情绪,三千墨丝插着一直简单梅花红玉簪,点点梅花点缀在衣领袖口上,华丽的衣着,高调的出现,让四周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玄机城城主!”

    “老天,连玄机城城主都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场比试,玄机城城主看来都很重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城主能来,朕十分欢喜!”夙皇哈哈大笑道,尽管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平常难以驾驭的人,今天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如此,萧水寒还是如此!

    萧水寒冷冷睨视了一眼夙皇,找了个离擂台最远的位置坐下,手持红伞,不论何时不曾放下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萧水寒,再看看离夜,无声勾起弧度。

    夜儿这师父拜的倒是不错,为了这件事,特意到帝都走一趟,对于萧水寒来说,已属不易。

    “主子,主子。”人群中着急的身影快速穿过,走上贵宾席,气喘吁吁走到离夜身边,沉声叫道:“主子!”

    终于是赶上了,他差点以为赶不上,他可是答应过主子要参加比试的。

    众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身穿褐色劲装的男人手持寒冰冷剑,从人群中走来,不少人承受不住那股寒意,纷纷让开步伐,让他走过。

    这也引来贵宾席上不少人的注视,然而在看到来人,他们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不是北宫离夜冰绝剑,怎么会在这个男人手上,玄机城排名第二宝剑,北宫离夜不会就这么送人了吧!

    他即便是不要,也可以送给其他人,居然就送给这么一个小小的护卫!

    众人稍稍往萧水寒坐着的方向看去,本来北宫离夜为什么会拥有冰绝,就是个谜,现在他还把冰绝送人了,玄机城城主看了会有什么表情?

    萧水寒看到罗刹手上的剑,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,仿佛看到的只是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有人失望收回目光,玄机城城主并没有生气,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

    “罗刹。”离夜淡淡笑道,她就知道罗刹一定会回来了,半年的历练,他如今是先天天阶了,进步不小。

    贵宾席上还是有空位,众人更疑惑了,刚才说玄机城城主不可能来了,他就是来了,现在来的,不会就是日月殿的人了吧!?

    众人心里的疑惑才刚刚冒出来,温和的声音传来,带着点点威严。

    “倒是我们日月殿晚了。”

    琴宗一身墨竹,不是上次离夜看到的那件,却也相差无几,肩上的长琴却已不在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坐在北宫家的贵宾席上,冷冷看了一眼琴宗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为了帝都比试来的,没想到帝都比试的面子会这么大,能让日月殿的人都亲自来。

    “琴宗阁下。”夙皇坐在龙椅上,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琴宗淡然收回目光,转身正要往余下位置走去,然而熟悉的轮廓却落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木长老惊讶道,他,他怎么会在这!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离夜耸耸肩,撇了撇嘴,还真不想在这里见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是,北宫离夜?”琴宗眯起眼睛,能坐在北宫弑旁边的,只有北宫离夜,日月殿传来北宫离夜不是废物的消息,他开始还不相信,想现在是不相信也得相信了,北宫离夜的确不是废物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我。”不然他以为是谁。

    “两位认识?”夙皇疑惑的目光在琴宗和离夜之间来回扫视,北宫离夜什么时候认识日月殿的人,日月殿的人好像还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北宫弑也是一脸疑惑,这件事,他怎么没听这小兔崽子提过?

    “一面之缘。”琴宗缓缓坐下,轻描淡写道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中级天阶,他才十五岁!

    木长老摸了摸鼻子,也只能跟着坐下,心里暗暗惊叹。

    他就说这个少年不简单,北宫离夜,他就是北宫离夜,这样的北宫离夜,怎么还会传出是废物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纳兰公子也在。”琴宗看向不远处白衣男人,坐在众人之中,一眼就能看见,出尘的气质,往往会让人错觉他是个仙人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没有回答,淡漠收回目光,仿佛在说谁的面子,他都不会给。

    木长老咬咬牙,纳兰清羽还敢出现在他日月殿众人面前,要不是现在在帝都,不能让人知道日月殿发生的事情,他一定要让纳兰清羽交出龙魂珠!

    龙魂珠那么珍贵的东西,日月殿也就殿主见过,他们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被纳兰清羽拿走了,还每天辛辛苦苦寻找,说什么一定要找到龙魂珠,见到纳兰清羽,就杀无赦!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他们根本不能动手,在上万人面前,这种事还是先冷静好了。

    夙皇见纳兰清羽连日月殿的人都不理会,心里好歹平衡了一点,这些天觉得让他脸上无关的事,现在也变得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就这样,谁的面子也不给,他还有什么可气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既然人已经到齐了,是不是可以开始了?”邵延抱拳笑呵呵道,皇上亲自主持,这场比试一定会很公正公平,北宫家的气数尽了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夙皇沉声应道,王者之威尽显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锣鼓喧天,旗帜飞扬,宣示着比试正式开始,谁也无法再阻止!

    “第一场的比试,比的是阵,三局两败者,也就输了第一场。”花甲老人手持拐杖,从贵宾席上走出来,严肃道。

    比阵?

    离夜手指敲打在膝盖上,嘴角微微上扬,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邵延得意看向北宫弑,阵,是北宫家最不擅长的,这一战,他们必输!

    “怎么是比阵啊,北宫家不是最不擅长阵法,这不是明摆着第一句北宫家就会输了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是赢是输,有北宫离夜那小祖宗在,我觉得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看着,很快就知道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阵法,众人多多少少对北宫家有些担心,可以说北宫家最不擅长的一局就被抽中了,还是在第一局。

    琴宗淡笑收回目光,扭头看向夙皇,“夙皇,不知这比局是如何的?可否说明一下?”

    “云儿,你来说。”夙皇看向一旁的夙凌云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从不管四国内部的事情,就不知道这次三家比试,他们主动提出要来,会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夙凌云迟疑站起身,一手负在身后,贵族的皇家气势尽显,“琴宗阁下可能不知道,这是十年前抽签决定的,在众多比试中,选出三样,第一场比阵,第二场比剑,第三场,是各家选出三人,争夺擂主,最后留在上面的,便是赢,若前面两场,已有家族全败,后面一场便可以取消,那便是最后一场单人决斗!”夙凌云不急不缓,把比试说的非常详细。

    围在擂台四周的众人,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,十年前就决定好的,那肯定不能更改,十年前决定好的,北宫家不一定会输啊,这三项肯定会注重练习!

    “咦?北宫家居然第一战就北宫家对邵家!”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谁赢谁输。”

    “天,老天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的打算看好戏的众人,突然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完整,只能呆呆注视着擂台上,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十年之约正式开始了,三战,你们猜猜北宫家会胜几战呢?嘿嘿,么么哒!

    今天有点卡文,只能更九千了,么么哒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