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九十八章 而是要杀了你!
    夙琉展表情变得僵硬,看着离夜脸上的笑容,就像是掉进一个大冰窖,全身冰寒。=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这是本王管教不严,少主若是怪罪,夙琉展愿一力承担。”夙琉展双手抱拳,迟疑侧脸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武蝉,心里暗暗着急,只希望离夜能够不在追究。

    离夜翘起二郎腿,目光在武蝉和夙琉展之间来回看了一眼,心里泛起疑惑。

    一个大皇子,天龙国堂堂雅王,再怎样也不至于对自己的是手下如此,看来这“手下”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雅王愿一力承担。”离夜笑着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男人,扔过去一个白眼,他打算沉默到什么时候,说好了试探试探夙琉展。

    “你,滚!”纳兰清羽伸手指了指武蝉,简单明了的两个字已代表了他所有的意思。

    武蝉看向纳兰清羽,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,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紧,已经隐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夙琉展仿佛得到了某种特赦,立刻转身看向武蝉,温和笑道:“武蝉,你先回去吧,王府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看到武蝉如此特殊对待,离夜嘴角弯起弧度,目光不留痕迹看了一眼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这个武蝉的人,不知道是什么来头,即便夙琉展在他面前,也得顺眉三分,谁会对自己的属下解释这么多,最多是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武蝉咬咬牙,杀伐的目光瞪向离夜,重重伸出双手抱拳,“告辞!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,他绝不会放过北宫离夜,还有纳兰清羽,这两个人,他谁也不会弄放过,今日指辱,来日他必当全数奉还!

    夙琉展见武蝉离开,彻底松了口气,幸好没有什么大事,不然就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雅王殿下,国师府太小,你身份尊贵,以后就不用来了。”纳兰清羽摆了摆袖子,直接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离夜听到纳兰清羽的话,嘴角一抽,凑到嘴边的杯子立刻停下动作,差一点她又要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说国师府小,你还能找个更牵强的理由吗?连夙皇都不能说国师府小,而且每次派人来请他,都是八抬大轿,她怀疑要不是碍于身份,夙皇一定会亲自来请,他居然还说这里小。

    夙琉展脸色微僵,看了一眼离夜,什么都没说,撩起衣袍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夙琉展走出国师府,离夜才转身看向纳兰清羽,整个趴在木桌上,笑眯眯问道:“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很会装,把自己隐藏的很好。”纳兰清羽漫不经心道,夙凌云他见过,高傲一点,还算稳重,却没有夙琉展这般深沉。

    夙皇百年以后,皇位要是到夙琉展手里,天龙国会变成什么样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对他身边的那个武蝉比较好奇。”离夜手指摩擦之着下巴,若有所思道,看到那个武蝉,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他身上有着只有杀手才能拥有的气息,死人的气息,而且他杀过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夜儿,不可单独行动。”纳兰清羽脸色一沉,那个人他也要查查。

    离夜翻了翻白眼,起身拍了拍皱起的衣服,摆了摆手,“安啦安啦,我不会做什么的,帝都三家的比试就要到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场比试十年前就注定了,所以这次风启大陆很多人都会到天龙国帝都,也就是这半个月的事情,他们已经开始往帝都方向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时间,去查武蝉是什么人,就算好奇也不是现在动手。

    让夙琉展这么容易就离开,也是为了不想再十年之约到来之前,就动皇家人,夙皇要是知道,有些事情反悔了在那么办。

    十年前有什么承诺她不知道,但是爷爷说过,夙皇不只是对邵家和兰家有过承诺,北宫家也有,只要北宫家能赢,夙皇就不得不履行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承诺她不在意,反正他们北宫家现在也不是为了夙皇,有什么可在意的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夙皇就拟定了比试规则,有把握吗?”纳兰清羽微微皱眉,三家比试,高手云集,小心点的好。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。”她不做没有把握的事,更何况这件事对北宫家来说,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纳兰清羽尽管不想离夜这么快走,也知道她最近有事,便不再多留她。

    离夜走出客厅,眼中闪烁着自信光芒,少年自信满满,走出国师府,引来众多人的注目,她也顾不上他们的目光,直径往北宫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北宫家,离夜刻不容缓,往藏药楼方向走去,才走到藏药楼门口,门口的两个护卫脸色顿时惊变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两人擦了擦额上冷汗,小祖宗又来了,他们还是不要拦着比较好,要不然得罪这小祖宗,他们吃不了兜着走,反正离夜少爷来,药长老一般也没什么意见,他们放行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。”离夜指了指里面。

    偌大的北宫家,她看到藏药楼门口的药童就这么两个人,守着藏药楼的只有药长老,这里的确是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“请!”两人急忙做出请的姿势,让他们拦?借十个胆子,他们也不会这么做,除非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离夜打趣看着满头大汗的两个人,有些忍俊不禁,现在知道不拦路了,早点知道,不就不用挨那么多打了,何必呢?

    少年阔步走进藏药楼,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,重重合上,将一切杜绝在外。

    离夜走到炼药阁,把红莲逼出体外,看着软绵绵从身体里掉出来的红色莲花,额角滑下几条黑线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不是说它回来就会醒了,现在都回来了两天了,它现在还在睡。

    “红莲,红莲!”离夜伸手想去戳戳,手指还没碰到红莲的身体,一阵滚烫的灼热立刻袭来,她立刻收回手,侧身躲开攻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炼药阁墙上出现一个乌黑的坑洼。

    离夜那叫一个无语,平常没看到它警觉这么高,睡个觉还不让人碰了!

    “红莲!”一声怒吼惊天动地,炼药阁都震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,着火了,着火了!”软软趴在地上的火焰猛地跳起来,一阵乱窜,还不忘大叫着火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乱窜的红莲,它身为红莲火,醒来的第一件事,为什么会大叫着火,貌似它才是放火的那个吧?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乱窜,那就是真的要着火了。”离夜满头黑线道,到时候整个藏药楼只怕都会败在它手上。

    还在飞窜的红莲猛地停下来,身体僵住,身体僵硬扭动,“看了看”四周。

    熟悉的布置映入眼帘,红莲顿时一阵惊呼,“不是吧!”

    炼药阁!它什么时候回到北宫家的,为什么会没有人告诉它,它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?为什么它又睡着了!?

    “既然醒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离夜指了指面前的炼药炉,它没看错,这里就是北宫家藏药楼内的炼药阁,它接下来的任务,就是炼药。

    红莲瞬间凑到离夜眼前,迟疑道:“我可以选择再多睡两天吗?”

    离夜呵呵一笑,脸上露出完美的笑容,缓缓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别,别笑,我立刻就干!”红莲狠狠打了冷颤,离夜这种笑虽美,但它总觉得的毛骨悚然,太可怕,太可怕。

    离夜盘腿坐下,把所有的灵药拿出储物手镯,按照种类摆好,井然有序排列。

    拿起灵药,放进药炉中,红莲速度极慢飞身到药炉下,红莲火托起药炉,在空中不停旋转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什么时候睡觉的,为什么又睡着了?我明明记得我刚醒啊?”红莲郁闷问道,它现在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记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离夜顿了顿,清冷的声音传出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红莲歪着头想了想,最后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,干脆专心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无声勾起笑意,继续把药材放进药炉中。

    要是让红莲知道是纳兰清羽震晕它,说不定藏药楼真的保不住,它会直接杀到国师府,找纳兰清羽算账,最后还是会败下阵来,再次被纳兰清羽震晕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可以预想到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红莲不知道比知道好处多得多,也就没必要说了。

    红莲要是知道真相,一定会大叫无耻,阴险,只可惜,这件事,它是不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帝都所有人可谓是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北宫离夜出去半年,回到帝都会有什么动作,结果等了一天又一天,他们也只知道一件事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从国师府走出来,至于什么时候走进去的,没谁知道,之后北宫离夜进了北宫家,就再也没出来过。

    北宫弑忧心忡忡看着炼药楼的方向,北宫奇站在他身后,顺着他到的目光看去,脸上带着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“北宫奇,十天了吧?这十天她都在炼药阁?”炼药是多消耗精神力的事,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,北宫家再缺丹药,她也得照顾好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家主,你别担心,小少爷她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北宫奇都淡淡笑道,现在他完全相信小少爷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北宫家这么大,非得要老子孙子炼药,就不能多出来两个炼药师,帮她分担分担!”北宫弑一阵怒骂,那叫一个心疼。

    炼药消耗量极大,离夜炼制出的都是极品圣品,自然是更加,北宫弑怎能不心疼。

    北宫奇汗颜看了北宫弑一眼,暗暗嘀咕道:家主啊,你以为炼药师是大白菜吗?帝都那么大,除了皇宫有炼药师,你见过的哪家有炼药师,你还想多出来两个。

    “真是。”北宫弑收回目光,一阵愤然。

    该死的北宫药,看他怎么找那老东西算账,让他家离夜老是闭关炼药。

    “家主。”白衣白发,白须白眉的老人微微俯身,站在门口叫道。

    北宫弑猛地一怔,差点以为自己幻听,但是看到门口的老人,火气蹭蹭的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北宫药,老子让你管藏药楼,不是让你整天把夜儿关在藏药楼炼药的!”不知道他老人家会心疼吗?

    “家主。”北宫药那叫一个委屈,这件事还真不是他做的,他没这么做过!

    “家什么主,赶紧让她出来,十天了,十天了!”北宫弑怒叱道,这十天离夜是没出门,可他还是不能每天见到。

    北宫药一脸狂汗,这出不出来,还真不是他说了算,他这要是一敲门,刚好炼药到了关键时候,一炉子丹药全浪费了,那多可惜!

    “家主,冷静,你想想,小少爷要是想出来,谁能拦住?”北宫奇急忙拉住,叫药长老做这件事,还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北宫药急忙点点头,就是这么样没错,就是这样!

    看到说公道话的北宫奇,北宫药差点热泪盈眶,终于是有个人体谅他的,这样真好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主放心,我每天都有备补药送到炼药阁,少主是不会有事的!”北宫药郑重说道,差点就竖起三根手指头,指天立誓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北宫弑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北宫药肯定地点点头,他是有准备,不过貌似好像离夜都没吃,可他是绝对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离夜在炼药,要什么补药没有,家主这明明就是想见孙子,找不到更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北宫药一阵鄙夷,想见孙子直接说不就行了,绕这么大弯子干嘛!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干嘛?”北宫弑终于想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这次比试准备的丹药,都已经差不多备齐,还差一种灵泉。”北宫药认真说道,十年之约,是大事中的大事,半点都不得马虎,该准备的都要准备齐,把伤亡减到最低!

    “灵泉?”北宫弑不解问道,丹药的事情,他安排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,所以才来问家主。”北宫药暗暗叹息,要不是离夜闭关,完全不用惊动家主的。

    北宫弑脸色一沉,这些都是给比试的人保留最重要的退路,丹药,灵泉,都是给他们治疗用的,比试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,能救下一人,就是一人,这些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灵泉,浇灌千里王藤的行不行?”带着几分笑意的清冷之声传来,白衣少年站在门口,盈盈轻笑。

    “夜儿!”北宫弑眼前一亮,她出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走进书房,走到北宫弑身边,嘿嘿笑道:“爷爷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在家里炼药爷爷都在担心她,这半年他还不知道怎么担心,心里暖暖的,这种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说的是千里王藤!”北宫药瞪大双眼,这小祖宗哪里来的千里王藤,别骗他老人家,他老人家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行不行吧。”准备这些,是为了北宫家子弟,不论成败,顺利脱身,她这个做少主的,能出一份力,当然要出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可以,可千里王藤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就行了,放心,我一定会带回千里王藤的灵泉。”浇灌千里王藤的灵泉,药谷多的是,想要多少她都可以拿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你不休息一下,又要出门吗?”北宫奇担忧问道,她应该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说在什么地方,我让人去取。”北宫弑急忙说道,她这才刚刚出关,不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吗?

    “放心,我很快就回来了,用不着担心。”刚好她炼药炼完四分之三,有一味灵药快没了,可以去药谷拿点,再说,就算有人找到药谷,想要进去也不可能,鳞甲虎鳄是不会让他们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早去早回。”北宫弑最终叹了口气,他知道离夜决定了,就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笑眯眯点点头,正要转身离开,突然想到什么,转身看向一旁的北宫药,“药长老,我的丹药还没炼完,你最近不要进炼药阁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北宫药脸上表情僵了僵,轻咳一声,“一定不会!”

    他表现的没那么明显吧?离夜是怎么看出来的,不能进炼药阁,不就意味着暂时还不能知道离夜炼制了什么丹药。

    得到北宫药的保证,离夜这才走出书房,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信吗?”红莲狐疑问道,它怎么听起来那么不可信,那老头一定会忍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离夜摇摇头,她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这么放心就走了?”红莲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小白守在里面,小白不敢动。”它要是动了一颗丹药,未来一年,就没丹药可吃,孰轻孰重,小白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红莲松了口气,它还以为这些天的心血就白费了呢!

    白色身影飞速在断魂山脉闪过,对于去药谷的路,离夜早已经熟门熟路,很快就到了药谷外,然而刚走到药谷外面,一阵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。

    “畜生,你敢杀了我的护卫!”高傲的声音传来,一身火红的少女手狠毒抽着手中银链。

    “吼!”鳞甲虎鳄一声怒吼,锋利的獠牙流淌着鲜血,在它身边,躺了一具尸体,血肉模糊,面目全非,早已看不清楚样貌。

    “今天本小姐拔了你的皮,用你的鳞甲做新的兵器!”绿褐色灵力展开,高级先天天阶,整条银链充满了灵力,一鞭子下去,哪怕是坚硬无比的鳞甲虎鳄也承受不住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银链闪烁着绿褐色灵力,少女高高扬起手,奋力甩出手上银链。

    白色身影如闪电一般,瞬间出现在鳞甲虎鳄面前,绿褐色灵力凝聚在手上,宛若一条灵蛇,横扫而出!

    “啪!”银色锁链反震回去,少女踉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好不容易站稳身体,少女低头怒斥道,愤怒扭头往前面看去,然而当白衣少年映入眼帘,她整个人都戴了。

    好美的男人!

    离夜垂眸把玩着手指,步步走近,脸上露出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“在小爷的地方,打小爷的玄兽,还问小爷是什么人?”冰冷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,离夜浑身散发着冷意。

    刚才她要是晚来一点,鳞甲虎鳄会有什么样的下场,高级先天天阶,难怪这么高傲,这个人的确有高傲的资本,但是,那又如何!

    “你的地方?你是这里的主人?哼,你胡说,这里明明没人,我刚刚已经找过好几次,只有这一头玄兽!”少女高傲睨视着离夜,仿佛天下人都应该墨白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鳞甲虎鳄气喘吁吁叫了一声,眼中划过痛楚。

    离夜听到鳞甲虎鳄的声音,微微皱眉,立刻蹲下身体,一丝毒气从它嘴中溢出。

    中毒了!

    “你给它吃了毒药!”难怪契约阵没有波动,中毒是慢性的,等到契约阵有波动,鳞甲虎鳄也已经毒发,到时候谁也救不了它!

    离夜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少女,眼中闪过无尽的杀意,她,该死!

    “是我喂的,它敢阻止本小姐,也不想想本小姐是什么身份,岂是它想阻止就能阻止的!”不就是毒药,死了也不过一头玄兽罢了。

    离夜瞬间起身,上一秒她还蹲在鳞甲虎鳄身边,下一秒她已经出现在少女面前。

    少女惊讶离夜的速度,身体本能做出反应,迅速往后面退去。

    离夜手中拿出一把匕首,横空划过,少女立刻往后倒去,刀刃从她脖子上擦过,离夜手掌稍稍一反,匕首瞬间改变攻击方向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少女猛地转身,狼狈躲过离夜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先天天阶就是先天天阶。”离夜冷冷一笑,迅速紧追而上,宗师她都没放在眼里,更何况是先天天阶,她,必须死!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欧阳仙儿是什么人,敢对本小姐出手,你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欧阳仙儿高傲呵斥,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不忘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杀意,冷声道:“小爷管你是什么人,伤我的玄兽,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“它必定会死,本小姐是先天天阶,你打不过我的。”欧阳仙儿抬了抬下巴,眼睛都快放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不说她的身份,就说她的身份,就能吓死他!他敢这么对她出手,真是胆大妄为!

    “记住了,小爷不是要打过你,而是要杀了你!”离夜飞身而过,这一刻她怒了!

    她说过保护好自己身边的朋友和亲人,鳞甲虎鳄是她的朋友,现在却差点丧命在这个女人手上,身份,她北宫离夜别的没有,胆子最大,一个身份能吓到她,做梦!

    近身攻击,离夜的每一刀都非常果断凌厉,动作不浪费一丝一毫,动作也不拖泥带水,每一刀都是致命的所在。

    欧阳仙儿狼狈躲过,她想用出灵力,可每每灵力才凝聚在手上,凌厉的攻击就已经到了她面前,她只有后退的份,完全做不出任何其它反应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不过是简单的近身攻击,连灵力都没有半点,她怎么会被这个人逼的只能退不能攻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不如我们好好坐下来聊聊,相信你知道我的身份以后,一定会改变心意,对本小姐道歉!”她的身份可是至高无上的,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比得上的!

    道歉!

    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,知道她的身份自己就会道歉,是吗?她这个本人怎么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情!

    红莲要是有手,这个时候一定捂脸,它已经不忍继续看下去了,这是哪里来的脑残,在离夜面前摆弄身份,你确定不是让自己死的更快?

    离夜杀人,那是看身份的吗?对了,也许那些什么身份比较高端是人,可能会死的更快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每次看到离夜的近身攻击杀人,它是觉得最好了,这样它完全可以就近看到离夜攻击,每一刀,每一拳,几乎都是擦肩而过,这女人根本就不是离夜对手。

    “先天天阶,天赋不错,就是没脑子。”红莲一阵叹息,何止是没脑子,简直就是吃错药了,好好的,你找到离夜的药谷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找到药谷,还要上鳞甲虎鳄,鳞甲虎鳄早已和离夜契约,离夜把它当成朋友,伙伴,不会有谁看到自己朋友伙伴受到伤害,还能冷静的和对方聊天。

    “杀!”离夜冷冷吐出一个字,一道寒光从欧阳仙儿肩上擦过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疼痛,欧阳仙儿痛的眼泪直流,从小到大,碰到一下都没有,更别说是受伤,这个人,这个人真不知好歹!

    “不打了不打了。”欧阳仙儿跺了跺脚,立刻挥挥手,她不打了!

    离夜停步走到欧阳仙儿面前,露出嗜血的笑容,这是她说不打就能不打的吗?

    “喂,反正你玄兽中毒了,肯定活不了了,你的玄兽也伤了我随从,我们一笔勾销,而且你要是跟着本小姐,一定飞鸿腾达,这个护卫死了,本小姐还缺个护卫呢!”一头小小的鳞甲虎鳄都对付不了,没用的东西,眼前这个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飞鸿腾达?做你的护卫?”离夜冷冷笑道,危险的气息往四周弥漫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寒意,让欧阳仙儿打了冷颤,却依旧高傲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本小姐能看上你,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,你还跪下,谢谢本小姐。”要不是看在他长得还不错的份上,她才不会让他当护卫,谁让他刚才对她不敬!

    离夜转动着匕首,奋力划过,不带半点迟疑,刀刃上鲜红血迹划过,坠落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嘶吼,惊天动地!

    欧阳仙儿整个人往前面倒去,膝盖上一道明显血痕,整个人直直往地上倒去,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”绝美的容貌上,瞬间苍白,豆大的汗珠滚滚坠落。

    离夜蹲下身体,拿出一枚圆润的丹药,抓过欧阳仙儿,握住她的下巴,她的嘴巴立刻只张开,丹药直接扔进她嘴里,入口即化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欧阳仙儿把东西吐出来,药却早已落入肚中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欧阳仙儿嘶吼道,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给她吃了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理会,又拿出一枚丹药,放进鳞甲虎鳄的嘴巴里,“吃下去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鳞甲虎鳄疲惫点点头,已经完全无力,眼看着就要毒发。

    “快点说啊,你给我吃的是什么!”欧阳仙儿嘶吼道,他,他是炼药师,这,这怎么可能,那她吃的是什么,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欧阳仙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整个人都慌了,不是灵丹妙药,只会是——毒药!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你知道,鳞甲虎鳄承受的痛苦,放心这丹药不会让你现在立刻就死,它会慢慢的折磨你!”离夜拍了拍鳞甲虎鳄,吃了丹药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毒药,真的是毒药!

    “你快点把解药给我,我爹要是知道你敢喂我毒药,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,一定不会!”欧阳仙儿再也无法冷静,是毒药,她不想死,她不想死。

    离夜冷冷一笑,她爹,这个还真不知道他爹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的毒药,没有解药!”毒药是来杀人的,杀人的东西,干嘛还要制作解药,尽管她炼制出了解百毒的丹药,那,也不会给她!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曾经有个人吃过和你一样的丹药,第一天,她全身的修为全废,第二天,她的身体开始腐烂,第三天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死,没有半点挽留的办法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等三天,半个时辰,你就会知道这药的疗效了。”清冷的声音不带变淡情绪,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欧阳仙儿狠狠打了冷颤,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遇到的,是多么可怕的人,那就是地狱的修罗,修罗!

    “它只是畜生,畜生!”这个人怎么会为了一只畜生杀她!

    “它是我的伙伴!朋友!”离夜冷声回答,手指放在鳞甲虎鳄的额上,阵阵暖意从指间流入额中,宛若一股连绵不绝的生命之源。

    朋友,伙伴!

    鳞甲虎鳄身体僵了僵,它不敢置信抬头看着离夜,主人说它是朋友,是伙伴!

    “你惊讶什么,在契约那刻,你就是我的朋友,伙伴。”离夜微笑着说道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,今天她要不是刚好碰上,一切都晚了!

    药谷之前的禁忌被打破了,这个地方还是有可能被人找到,要想个办法,把这里封闭起来,任何人都找不到,这样鳞甲虎鳄也不用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!”鳞甲虎鳄的声音从心间划过,早已没了刚才的虚弱无力。

    欧阳仙儿惊慌看着自己的双手,整个人趴在地上,狼狈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的灵力,我的灵力!”她的灵力正在消散,是真的在消散,不,她不想死,不想变成废物,不想变丑!

    这个人说的一切她都不想,真的不想,她的父亲是最至高无上的,不,她要回去,她要回去找父亲救她,找父亲告诉他,对自己下手的人究竟是谁!

    “现在才想着逃走,已经来不及了,很快你就会死在这里。”离夜漠然起身,低头睨视了一眼地上的欧阳仙儿,转身看向鳞甲虎鳄。

    “看着她,哪怕她死了,也不能离开药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鳞甲虎鳄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离夜迈步往前走去,大声叫道:“藤蔓!”

    红色触角迅速从远处飞来,缠绕住离夜的身体,将她托起往前面拉去。

    鳞甲虎鳄看的是既羡慕又郁闷,它在药谷带了这么长时间,平常和藤蔓说两句话它都不屑,还是主人厉害,叫一声,藤蔓就自己飞过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稳稳落在湖的中央,飞舞的藤蔓看到她来,纷纷往她脸上噌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来这里是有正事的,我要最纯的灵泉,哪里有?”离夜轻抚着藤蔓,千里王藤这么讨人喜欢,怎么就搬不走,要是把它搬进木盒多好。

    藤蔓仿佛听懂了离夜在说什么,一条藤蔓迅速往前飞去,等再次回来之时,柔软的藤蔓卷成一个小凹形,里面满满的都是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灵泉,乳白色气息袅袅升起。

    离夜立刻拿出一个大壶出来,灵泉满满倒进里面,直到装满满满一壶,藤蔓才把触角挪开。

    “真棒!”离夜摸了摸藤蔓,真是个宝贝啊。

    藤蔓又蹭了蹭离夜,仿佛是在回应着离夜的称赞。

    “我去,当年我在这的时候,都没看到你这么听话!”红莲飞出离夜身体,不禁吐槽。

    它们好歹一起住了那么多年,平常无聊和它说两句话都是爱理不理,现在居然这么听离夜的话!

    “所以和时间无关。”离夜耸耸肩。

    红莲差点吐血三升,他们这是成心气它,不过算了,离夜刚刚那么动怒。

    “离夜,那个女人就那么死了吗?”也太容易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那种死法很容易吗?”离夜挑眉问道,夙琉展是什么下场她不知道,但是这个叫欧阳仙儿的,只会比她更惨!

    红莲立刻摇摇头,离夜既然动手,怎么会让她那么痛快,它相信离夜!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回去,等她死了吗?”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“等会就走,剩下的事,鳞甲虎鳄会处理。”她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逗留,要是有时间,她也不会让欧阳仙儿那么快死。

    十年之约的比试就要开始,夙皇十年前就拟定了比试的规则和项目,只为了让邵家和兰家相信,他的话一诺千金,说了什么就是什么,不会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现在十年之期到了,这个计划自然也要开启,她倒要看看,十年前夙皇能有什么花样!

    “也对,半年前你就说有什么十年之约,现在都回来了,也该完成十年之约了。”红莲叹了口气,其实时间还早,她干嘛那么急着炼药,不能放放假吗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离夜拍了拍藤蔓,继续说道:“我会再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藤蔓蹭了蹭离夜,环住她的腰,把她往湖边送去,红莲立刻跟上去,钻进离夜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让我死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么活着。”

    欧阳仙儿不同地上打滚,什么高傲,高高在上,至高无上,此时只有狼狈不堪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不停翻滚,全身痛苦不已,只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承受最大的痛苦,可是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是开始,接下来你会享受到更大的痛苦。”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欧阳仙儿,眸光带着冰寒,走到一旁的尸体前。

    一滴滚烫的火焰从指尖掉落,落在尸体上,尸体瞬间化为灰烬,连碎屑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。”离夜拿出一个瓷瓶,瓷瓶闪烁着红光,温度滚烫。

    鳞甲虎鳄点点头,主人都做过一次了,它知道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红莲低声抗议道:“离夜,人家送你的东西,一次就用了两滴。”

    那是为她逃命用的,一滴火焰,能将一个人变成灰烬,离夜还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留着也是留着,反正你还在。”离夜笑道,走到一旁摘下她需要的灵药,转身离开药谷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,礼物是礼物。”红莲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送给我,那就是我的。”霸道轻狂的话语,顿时让人语塞。

    红莲仰天长叹,无耻啊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哇咔咔,离夜肿么可能放过呢,肿么会放过呢!求票票,么么哒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