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九十七章 该当何罪?
    昏暗房间内,两道身影相对而站,阴冷的声音宛若幽冥寒冰,让人毛骨悚然。:3wし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回来了?”他还是赶上了三家的比试,这些日子他去了哪里,怎么会找不到,连半点消息都没有,无法得知他去了何处,否则,怎么会让他顺利回到帝都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有如何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,我是不会让邵家输的。”邵家少了一个邵连昭,不见得会输。

    “邵延知道北宫离夜回来了吗?”不能让北宫家再次崛起!

    “自然是知道,北宫离夜刚回到帝都,整个帝都几乎都传遍了,不想知道都难,北宫家方圆百米,都能听到北宫弑的笑声。”北宫弑还是和以前一样,疼孙如命。

    以前北宫离夜是废物,他那么疼爱,现在知道不但不是废物,还是少见的天才,只怕捧在手心里疼爱。

    “哼!我不管北宫离夜回不回来,帝都三家的十年之约,必须要赢,邵家才能提出当年的那个要求!”兰家不足畏惧,现在重要的是北宫家,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放心,赢的一定是邵家。”他微微俯身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另一个满意点头应道,外面渗透进来的一缕光亮,照在那黄色衣角上。

    离夜的回归,有人欢喜有人愁,更是有人不忘设计,比起这个昏暗房间,北宫家就热闹多了。

    清晨刚至,离夜才走出房间门,如风般的身影已经凑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那双薄怒双眸,离夜一阵汗颜,他老人家要不要这么早,这才刚刚应付完爷爷,陪他说了一晚上自己去了哪里,当然,死亡深林那段她自动忽略了,告诉爷爷北宫家的放在只怕都会被他掀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爷爷前脚刚走,他老人家后脚就来了,还用这么气愤和幽怨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回来了,你还敢回来!”北宫药从院子外面冲进来,一脸怒火,想到那些丹药,他就一阵肉疼。

    一个月发一次,离夜出门之前给他那些,他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!

    “药长老,这是我家,我干嘛不敢回来?”离夜翻了翻白眼,他难得出一次藏药楼,就不能去其它地方溜溜弯,总往她这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的!你知道我多心疼吗?”北宫药捧着心,一脸肉疼的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他出去多长时间,自己就在北宫家肉疼多长时间,还不能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,她就说这么早老找她,原来是为了这件事,她低头从袖子里拿出三五个瓶子,递到北宫药面前。

    北宫药看到离夜手里的小瓷瓶,眼睛刷刷的闪出光芒,活像是沙漠中饥渴已久的人看到绿洲。

    “破厄丹,天玄丹,聚灵丹。”离夜不急不缓道,这是她剩下所有的丹药了,没有多余的了,她可是把全部身家全给他了。

    “聚灵丹!你连聚灵丹都炼出来了!”北宫药如痴如迷拿过离夜手上的瓷瓶,奇才,奇才也!

    小小年纪居然连聚灵丹这么难的丹药都练出来了,北宫家那些修炼停滞不前的先天天阶,还有其他人,不就是看到希望了吗?

    离夜看着北宫药欣喜的模样,无声露出笑容,这个老头,不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,找了个这种理由,还真是,太符合他的作风了。

    “药长老,我想这几天我可能会用到藏药楼。”离夜乘热打铁道,她走过断魂山脉的时候,去过一趟药谷,很多丹药她这里缺,藏药楼应该也没多少了,趁着比试还没到,可以多炼制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北宫药笑眯眯点头应道,有了丹药,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老人家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离夜笑嘿嘿指了指门口,他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听到要走,北宫药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了起来,正儿八经的看着离夜,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知不知道你那些丹药,促成北宫家多少人晋升,短短半年,天阶多了三分二,先天天阶多了三分之一,其它就更不用多说,直接是翻倍啊,哈哈。”说道最后,北宫药脸上的严肃彻底破功。

    现在北宫家和以前大不一样了,什么没落,什么衰败,统统见鬼去吧!

    “是吗?”离夜脸上露出轻笑,半年时间,已经有这么大的进步了,先天天阶这些是多了,只是宗师还太少,连掌管三楼的长老们都才只是巅峰的先天天阶,无法突破宗师。

    北宫药看到离夜脸上的淡笑,轻咳一声,收起笑意,语重心长道:“离夜,北宫家比起半年前已经好很多了,半年时间有这样的进步,已经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三分之一先天天阶,三分之二的天阶,其它的直接翻倍,换做是别的家族,怕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进步的确是不小,宗师这方面,还是要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藏药楼说不定谁就来找我。”北宫药拍了拍离夜的手臂,转身走出院中。

    离夜一手摩擦着下巴,一手托着手肘,整个人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灰衣男人双手交叉在腹部前,面带微笑,注视着院中沉思的少年,稍稍俯身,恭敬叫道:“小少爷,家主请你去书房一趟。”

    半年的时间,小少爷终于是回来了,看起来有点瘦了。

    “奇叔!”离夜怔怔回神,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轻笑叫道,目光在他身上打量,黑亮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奇,她急忙走到北宫奇面前。

    “奇叔,你晋升了!”宗师!这是宗师的气息,尽管奇叔隐藏的很好,她还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北宫奇脸上的笑意加深,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他柔声道:“这要多谢小少爷,否则我怕是这辈子都到不了宗师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件事后,他只能在先天天阶徘徊,多亏了小少爷,他才晋升了。

    “奇叔这么说就见外了,你既然已经晋升宗师,这是我刚炼制出来的丹药,叫天机丹。”离夜拿出两颗圆润的丹药,递到北宫奇面前。

    她只炼出来两颗,爷爷是巅峰宗师,用不到天机丹,北宫家也没有宗师,刚才才没给药长老,现在奇叔晋升宗师,他刚好能用上。

    “天机丹,能助宗师晋升的天机丹!”北宫奇惊呼道,小心翼翼接过离夜手上的丹药。

    宗师级别,一颗天机丹,能提升一个等级,可是天机丹极难炼制,小少爷竟然连天机丹都炼制出来了!

    北宫药要是知道离夜炼出天机丹,就不会对聚灵丹的事情大惊小怪,聚灵丹尽管稀有,但在天机丹面前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离夜连如此珍贵的天机丹都炼出来了,更何况聚灵丹,炼出来,那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奇叔,等你初级宗师再稳定一点,再服用,不用着急。”宗师,这半年也不是没收获,至少奇叔晋升宗师了,北宫家已经有了两个宗师,其它的还远吗?

    “好,谢谢小少爷。”北宫奇抱拳道,她已经真正成长,家主以后应该也不用多担心了,小少爷完全有能力应付一切。

    “奇叔客气,咱们是一家人,应该的,那我先去见爷爷了。”说着,离夜直径往门口走去,脸上刚才的那一丝忧虑,顿时消失无踪,又变得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北宫奇晋升除了北宫弑知道,并没有惊到其它任何人,就连晋升,他都是选择在断魂山脉去晋升。

    帝都三家的比试迫在眉睫,身为家主自然是不能参加比试,北宫弑即便是宗师也只能看着,现在多一个宗师,北宫奇绝对算是一张底牌,越少人知道越好,不会有人防备,也不会有人警觉。

    偌大的北宫家,就像阵阵的世外桃源,绝世美景,小桥水榭,活灵活现,不像手工打造,更似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离夜跳进书房内,北宫弑早已经在里面坐着等她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找我有事?”离夜走到北宫弑对面坐下,祖孙两隔着一张书案,面对面相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说服了灵师四家和我们联盟?”北宫弑不确定再次问道,这件事情他怎么听着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,虽然不是什么大的势力,但是在天龙国还是有几分名气,他们怎么会答应联盟?

    离夜立马翻了翻白眼,白了北宫弑一眼,“爷爷,昨晚不是跟你说了,花城叶家的事情,他们会联盟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花城叶家的事,她当然也把叶家老祖那一段忽略掉了,爷爷要是知道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,她倒是没什么,为不吓到北宫家的人,还是沉默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”北宫弑目光犀利看着离夜,那个理由很充足,但是总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离夜嘿嘿一笑,慵懒靠在大椅上,“没事没事,就这么点事。”

    她家老头还是很精明的,果然家主不是白当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北宫弑横眉一瞪,越来越感觉不对劲,她一定有什么事没说。

    离夜嘿嘿的笑意慢慢变成无奈,撇了撇嘴,“我把叶家老祖杀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这么点事,小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北宫弑猛地站起来,一声大吼,房间内都发生剧烈的摇晃,声音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四周,看吧,她就说别知道的好,现在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“叶家老祖也快宗师了吧?”北宫弑心惊肉跳问道,想想那个场景,他都觉得气血往脑门上冲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暗暗道:不是快到宗师,根本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杀了!?”北宫弑觉得自己心脏快承受不住了,快到先宗师的人,她说啥就杀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什么的。

    一个区区叶家老祖,干嘛自己动手,你就不能回来叫叫老子,老子一巴掌拍死他!

    “我用了那招。”离夜轻咳一声道,全身已经做到充分的准备!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一声大吼,如平地惊雷。

    离夜额上不停冒出黑线,她就知道会是这种反应,所以她不说的决定是对的,可这老头太精明了,不说根本忽悠不过去。

    北宫弑赶紧走到离夜面前,一把拉起她,手指放在她手腕上,一丝精神力迅速探入她的丹田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北宫弑的紧张,也任由他探究,没有阻挠。

    北宫弑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,万剑朝宗这招威力太大,他都没用过,北宫家历代天才想用,也不敢用,现在离夜说她用了那招,他心脏没跳出来,算是万幸。

    丹田绿褐色的灵力一闪一闪,宛若黑夜星儿在空中眨眼,一脸紧张的北宫弑嘴巴直接成了“o”型,目瞪口呆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先天天阶!绿褐色,先天天阶!

    “这是,这是!”北宫弑欣喜的语无伦次,先天天阶,她又晋升了,短短半年时间,中级先天天阶!

    “爷爷,你放心吧,那招我用了两次,虽然不知道第三次什么时候用,但是我答应你,一定不会再轻易用。”离夜严肃保证道,她最近不会再用,说到一定做到!

    北宫弑心里咯吱一响,还没从离夜晋升到先天天阶的喜悦中走出,就听到一个更震撼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两次?”她用了两次!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离夜不解问道,两次她都只感觉到灵力和精神力的枯竭,但是有造化诀和丹田暖流在,她没多久就恢复了。

    北宫弑握住离夜的手,叹了口气,目光变得深邃,“你知道为什么创造这一招的人,也只用过一次吗?”

    离夜摇摇头,这个他倒是没说,她也挺好奇的,既然能用第一次,干嘛不用第二次?

    “威力太大是一个原因,没有人敢用,还有一个原因,是那个创造者,他用了一次,也只能驾驭百剑,所谓万剑朝宗,必定是驾驭万剑齐舞,他当时成功驾驭百剑,却也就此灵力尽失!精神力枯竭,无法恢复。”灵力失去,便是废物,精神力枯竭,他连修炼都不再可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她就说怎么没有人敢用,也没有人敢学。

    只要是学了,到生死攸关之际,必定会使用,人可以活下来,却就此变成废了,是灵师都会选择死,那样活着比死还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小心。”北宫弑一张菊花脸皱起,深深担忧。

    “安啦安啦,我保证这次帝都比试,一定不用。”用这招吓坏她家老头可不行,再说,她刚刚才用过一次,近段时间,她也不敢再尝试第二次。

    这么霸道的招式,用的时候都感觉随时会被万剑吞没,更何况是承受这招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。”北宫弑脸上重展笑容,想到离夜已经是先天天阶,就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让你们说老子孙女是废物,十五岁先天天阶,你们比得上吗!?

    “好!”离夜笑着环住北宫弑的手臂。

    不用万剑朝宗,北宫家还有别的招式,还有纳兰清羽的九天穹诀,这次的三家比试够用了,把邵家灭了都够用。

    “灵师四家的人什么时候到北宫家,正式和我们结成盟约?”能和灵师四家结盟,北宫家会更强大。

    皇权,他也是不再想守护皇权的事了,这么多年,北宫家对得起皇权,对得起天龙国所有人,就是没有想过他们自己,现在他们想的只有自己,皇权,天龙国,他早已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快了吧,洛家才刚刚成为灵师四家,灵师四家还需要整顿,而且他们下次来,我还有一点事情想他们做,暂时我还没计划好,所以晚点来也没事。”离夜若有所思道,灵师四家还是像现在这样还不行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你。”北宫弑脸上的菊花朵朵绽放,夜儿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果断应道,顿了顿,她又才继续道:“爷爷,我等会能不能出一趟门,保证很快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北宫弑一阵叹息,他也知道北宫家关不住她,要去哪里就去吧,反正不管走多远,她始终是要回家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很快回来。”离夜说着立刻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就去?

    北宫弑一个激灵,立刻问道:“是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国师府!”三个字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明显离夜已经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国师府?北宫弑垂眸想了想,猛地睁大眼睛,“她怎么知道纳兰清羽回来了!?”

    离夜走出北宫府,直接往国师府的方向走去,两家本来就离的不远,只不过进国师府,离夜还是不走正门就是了。

    顺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,离夜看了看四周,国师府还和上次她来一样,冷冷清清,跟没人住似的,给人的感觉更像仙境,可想而知夙皇在纳兰清羽身上花了多少心思。

    离夜走了几个院子,都没看到纳兰清羽的身影,疑惑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去哪了?不会大白天的又在洗澡吧?”离夜看了看不远处的院落,迟疑着要不要走进去,要是真在洗澡,她又进去了,上次的事情只怕会重现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绝对有能力让它重现,不对,可能比上次还那什么。

    “夜儿,不是你每次来,我都在洗澡的,若夜儿想看我洗澡,我倒也没什么意见。”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,带着点点笑意,宛若深不可测的大海。

    离夜猛地转身,看到白衣男人笑盈盈站在她身后,双手交叉在胸前,调侃地看着她,顿时一阵狂汗。

    “谁要看你洗澡,要不是上次答应过你,我才不来找你。”离开北宫家半个月,她事情多了去了,哪里有那么时间找他。

    “木盒?”纳兰清羽放下双臂,拉近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,这样便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然以为她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想了想,俯身拉过离夜的手,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被握住的手,离夜最终什么也没说,任由他拉着,两人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内,简单而不失华丽,布置更是精心的不能再精心,说买拍会的布置低调,这里除了低调还很好看,甚至随便一样东西,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离夜一阵轻啧,夙皇把这里布置的,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,只可惜,用这些也挽留不了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夜儿对我的房间可还满意?”纳兰清羽靠着的白玉石柱,任由离夜打量房间。

    离夜随手拿了一件东西,尽管是绝世珍宝,她却没多看一眼,直接扔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可惜你应该不会喜欢。”离夜随便找个地方坐下,顺手给自己倒了杯茶,眼中闪过一抹讥讽,夙皇如此,只会让纳兰清羽这个“仙人”更为反感罢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眉头轻扬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他走到离夜对面坐下,“夜儿知道我喜欢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离夜一口茶水刚入口,听到纳兰清羽的话,就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蹙了蹙眉头,立刻走到离夜身边,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,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进木盒吧。”离夜决定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不然她一定会被呛死,那就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纳兰清羽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离夜从储物手镯里拿出木盒,透明的小盒子如今看起来华丽唯美,上面的图腾又让人感觉很是神秘。

    顺手拉过放在一旁的手掌,动作是那般自然,她认真注视着想盒子,注入精神力,盒子迅速打开,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半空中龙头栩栩如生,嘴里飞流直下的泉水打湿着四周,溪水潺潺,往四个方向流去,花草茂盛,灵力纯净,这里宛若一个新世界,虽然简单,却能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额并肩站在瀑布旁,看着飞流直落的泉水,晶莹剔透,反射着粼粼波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木盒内?”纳兰清羽看了看四周,这不是一个小型空间吗?

    “这里又变宽了,上次我来,还没有这条河流,只有瀑布坠落,渗透地下。”离夜指了指飞落直落的瀑布,这才几天没来,就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但有花有草,还分布出四条河流,宛若一股天上坠落的灵泉。

    “那这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”龙头就宛若和天连成一线,找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总归来说,没有坏处。”这里灵气浓郁,如同一个大型储物袋,还会变大,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有东西,不用麻烦你拿了。”这么大个地方,什么东西放不下,把整个北宫家搬进来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。”纳兰清羽轻笑道,怎么会麻烦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过有多宽?”纳兰清羽伸了伸脖子,看向远处,感觉这里已经很大很宽了,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离夜转身看了看四周,蹙了蹙眉头,“上次还可以看到,现在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木盒变得那么华丽,一看就知道不简单,以后还是不要轻易拿出来,被人看到只会引来没必要的麻烦,逃命的时候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出去吧,你可以试着把药谷的东西搬进来,反正有千里王藤在那,那个地方也不会枯竭。”千里王藤根部太深,不然可以直接拔出来,种到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离夜拉着纳兰清羽,稍稍侧身,两人走出空间,回到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这个提议不错,要是有办法把药谷搬进来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如天籁般柔和的声音响起,带着清冷疏离,却更像仙人,不染凡尘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得知想国师回来了,在外求见。”门口的下人兢兢战战回答,紧张,崇敬的情绪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大皇子?离夜狐疑看向纳兰清羽,纳兰清羽回来应该没几个人知道,夙琉展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尽管纳兰清羽没说他告诉了多少个人,帝都能这么安静,不是张口国师闭口国师,就能知道,纳兰清羽没有过告诉任何人他回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谁走漏我已回府的消息!”天籁的声音依旧清冷,却透着无法抗拒的压迫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知!”门外的人砰的一声跪在地上,擦了擦额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知道大皇子是怎么知道的,可但皇子求见,他又不能不通报,两头为难的事情,他也是提心吊胆来告诉国师的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,我想看看这个夙琉展城府有多深。”离夜嘴角含着笑容,一直以来,夙琉展的一切表现就太过完美,只有善于伪装的人,才能让自己最完美的一切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那张脸是比不上夙凌云,可其他地方毫不逊色,甚至口碑比夙凌云好了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问题,才是最大的问题!

    “让他去客厅等着。”纳兰清羽清冷道,脸上划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难得夜儿来一次,夙琉展偏偏这个时候来打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门口的人急忙爬起来,连滚带爬离去,汗水早已寖湿了衣服。

    “夜儿是要出去了?”纳兰清羽一怔,立刻看向离夜。

    她说想看看夙琉展的城府,那必定是要出去的,她这是不打算再隐瞒认识他的事情了?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离夜挑眉反问。

    不出去怎么看人,不出去怎么知道夙琉展的底细,纳兰清羽要是见过夙琉展,会比她还想知道他有多深的城府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去?”他是不着急,不见也成。

    “让他等着,我才是先来的客人。”离夜理直气壮看着纳兰清羽,做客也有先来后到,夙琉展后面来,那就让他等着呗,反正他有的是耐心。

    “夜儿也可以不把自己当成客人。”纳兰清羽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,庆幸自己这次没有喝水,不然是肯定会被呛到。

    她还是把自己当成客人好点,偶尔翻翻墙进来,尽管今天以后说不定大家都知道她出入国师府,她还是比较喜欢翻墙进来。

    夙琉展坐在客厅里,不骄不躁等待着纳兰清羽,一脸悠然自得,完全没有等人的急躁和不耐,反倒是站在他身边的护卫急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王爷,国师大人既然答应见你,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?”护卫不满道,纳兰清羽再怎么样也只是国师,怎么能让尊贵的雅王等这么长时间,这也只是他们王爷,换成是凌王,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武蝉。”夙琉展沉声叫道,不悦武蝉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。”武蝉迅速低头,不敢再多说板角。

    院子外打扫的下人时不时看一眼客厅内,一个时辰过去了,夙琉展神情依旧,他们看着都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好有耐心,国师大人是让他等着,还没说见不见他呢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国师大人要大皇子进来,怎么会不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定,皇上都给国师大人面子,国师大人不想见就不去,大皇子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夙皇有几次让人来请纳兰清羽,纳兰清羽一句“不见”,了却所有事情,夙皇也没降罪,这在国师府下人眼里,是最让他们崇敬的事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远处走来,听到他们的议论,青衣少年嘴角无声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种事,国师大人,佩服佩服!”离夜笑着抱拳调侃,当今能这么做,夙皇又气不起来的,除了他们家老头,现在又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,毕竟纳兰清羽是连日月殿殿主都请不到的人,夙皇把他请来当国师,指不定怎么偷笑,又怎么会生他的气。

    “夜儿,还有很多事是你不知道的,要不然你住进国师府,我让你全部都知道好了。”夙皇要见他,他见不见都是看心情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客气,谢谢。”住进来,免了吧,她的北宫府挺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介意。”离夜瞪了纳兰清羽一眼,她住进来,住进来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!

    她家老头要知道,别说未来半个月不准她出门,未来一年,她都别想踏出院门口半步,当然,她想出去,没谁能拦的住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低声轻笑,声音传出,刚才还在议论不休的吓人,立刻秀气声音,不敢再多说半句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在看到离夜的身影之时,脸上纷纷露出惊讶,然后就是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北宫少主什么时候来的?他们怎么不知道,也没有通传啊。

    北宫少主竟然能和国师大人并肩走!

    国师大人是笑了吗?刚才的笑声是国师大人的!

    众人纷纷正大双眼,看着走过的两个人,脸上充满了好奇,又不敢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离夜靠在门口,打趣看着一脸耐心等待的夙琉展,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,优雅,不愧是雅王。

    夙琉展看到离夜,眼中没有任何波涛,起身看向离夜,“北宫少主也是来见国师的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离夜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是我的客人。”纳兰清羽跟着离夜走进去,他又是那天籁之声,除了离夜,仿佛不想再让任何人家知道他真正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“国师。”夙琉展微微俯身,温文如玉,完美到了极致,当然,如果换张脸,那就是十全十美。

    国师这么长时间没出来,都是在见北宫离夜,他没听说今天北宫离夜来了国师府,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国师还说是他的客人,是客人,只是这样?

    离夜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架着二郎腿,纨绔不羁。

    “雅王找我何事?”纳兰清羽挪动脚步,走到离夜身边的空椅前坐下。

    夙琉展看到纳兰清羽的举动,微微一惊,随即扬起笑容,“也没有什么事情,只是国师离开帝都已久,过来探望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国师怎么会坐在北宫离夜身边,而且还那么的自然,好像已经这样千百次了。

    “探望的话,雅王还是请回,完全,没必要。”他喜欢“清静”,所有人都知道,探望什么的就免了。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,大皇子难得来一趟。”离夜笑盈盈看向纳兰清羽,眼中带着警告,这么快就把人赶走可不行,最起码在看看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北宫少主。”夙琉展进退有礼,说话间,根本不让人抓住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客气客气,大皇子不愧是雅王,如此温文儒雅。”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温文儒雅了,能不能担得起雅王的之称。

    武蝉脸色铁青看着离夜,迈步走到离夜面前,抱了抱拳,“北宫少主,我家王爷早已经封王。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出现在这里就算了,国师竟然为了一个北宫离夜让大皇子等了这么长时间,北宫离夜还一口一个大皇子,他们王爷早就不是皇子,已经被封王了!

    “小爷怎么叫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?”离夜冷冷看向走到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雅王是皇上亲封,北宫少主如此,难道是想违抗皇上的圣旨吗?”武蝉振振有词,一脸正气凌然,看着离夜,眼中多少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帝都离夜和邵连昭一战,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是废物,还是少见的天才,可越这样,所有人心里的疑惑,探究也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用圣旨来压小爷?”离夜眼中温度越来越冰冷,目光早已从武蝉移动夙琉展身上。

    好一个温文儒雅的雅王,看来他就是这么一直保持形象,小小的护卫敢走到她面前这么说话,没有夙琉展的同意,他真的敢吗?

    夙琉展皱眉站在一旁,目光尽管不满看着武蝉,可是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压公子,而是实事求是。”武蝉抱拳继续道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!

    离夜噌的一下站起来,火光电石间,一声重击传出,夙琉展等再次看清楚之时,离夜的拳头已经贴在了武蝉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打你的实事求是!小爷叫大皇子,你家主子还没说什么,你又能有什么意见!”离夜嚣张不羁道,冷冷收回拳头,那一拳刚好落在武蝉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两道腥红从鼻间划落,武蝉整个人都懵了,久久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竟然当着王爷的面打他!他是王爷的侍卫,人前人后大家都会给他几分面子,北宫离夜,被北宫离夜竟然敢!

    “雅王,王府就是这么教下人的吗?”离夜皮笑肉不笑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夙琉展,他这是想当个局外人吗?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莫生气,如此护卫,本王回去一定狠狠教训。”夙琉展依旧风雨不动,仿佛任何事情,已经不能引起他的反应,哪怕是自己的护卫站在他面前指责贵客,又或者护卫被打,依旧不能。

    离夜冷冷一笑,坐回到位置上,漫不经心指了指一脸呆滞的武蝉,“雅王,现在就教训吧,我北宫离夜不敢违背圣旨,就不知道雅王敢不敢了,小爷是北宫少主,你王府的下人对小爷无礼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夙琉展可不是啥好银啊,亲们别被表面蒙蔽鸟!月底啦,亲们表忘记乃们的票票噢,洒出来吧洒出来吧,么么哒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