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九十六章 为自己而强大!
    傲邢,蓝家三兄弟,慕秋相视一笑,脸上划过一丝犹豫,他们该不该说?吓到他们两个怎么办?

    “叶家老祖的反对,没什么用。;”离夜轻咳一声,轻描淡写道,现在叶家老祖反对,也不能开口,他已经到地底下去了,想蹦跶也蹦跶不起来。

    傲一胤和慕秋更是一头雾水,什么叫想反对也没用,貌似叶家老祖是四家老祖中最有期望晋升宗师的,叶家要是被灭,他还坐的住?

    “咳咳,爹,所谓的叶家被灭,当然也包括了……叶家老祖。”傲邢小心翼翼道,这件事反正爹早晚会知道,现在告诉他,说轻一点,他们受的惊吓应该也会少点,反正他们都知道叶家被灭了,在多一个叶家老祖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也包括叶家老祖?

    傲一胤,慕秋双眼睁大,所以,灭了叶家,里面也包括叶家老祖!?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巨响在脑中划过,思维弦崩断,傲一胤,慕秋石化当场,萧瑟寒风从身后拂过,他们也浑然不觉,脑中无法转过弯,不停回响着一句话“也包括叶家老祖,也包括叶家老祖,叶家老祖死了”!

    两人的呆木,众人目光纷纷挪到离夜身上,阵阵无奈,看吧,他们惊吓还是小的,至少没被吓成这个样子,现在看来当时他们有多淡定。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他们这么看着她干嘛,她杀了叶家老祖也不容易,纳兰清羽教的九天穹诀她都用上了不说,就连万剑朝宗都使出来了,差点力竭而亡,这一招果然还是不能随便用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事情都清楚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清冷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震慑,纳兰清羽冷冷扫视了一眼呆滞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傲一胤,慕秋狠狠打了冷颤,立马回神,擦了擦额上冷汗。

    连叶家老祖都被北宫离夜灭了,看来要说服他们家那位老人家,应该会很容易,不然只怕后果只怕难以估计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离夜无奈看向纳兰清羽,其实她真没事了,这个男人太固执,愣是要拉着她回去休息,回去就回去吧,灵师四家的事情,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客厅,直到看不见他们,傲一胤和慕秋才收回目光,嘴角勾起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“慕家主,不知道我们想的一不一样。”傲家要是在这个少年的带领下,还有什么可愁,若是能跟着这个少年,便是听命于北宫家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不同意,蓝湘应该也没什么意见,现在要说服的,只有家里的老人了。”慕秋喃喃说道,想到家里的老人,他就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傲一胤太阳穴阵阵抽动,说服家里的老人,能把他们直接忽略掉吗?

    站在他们两个对面的六个男子相互看了一眼,脸上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用他们着急了,他们的父亲,比他们还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和离夜回到院中,他几乎是立刻抱起离夜,眨眼,就从院门口走到房间里面,速度快到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我真没事。”离夜被纳兰清羽抱在怀里,额上黑线不停划落,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,她整天被纳兰清羽抱来抱去,这个男人也跟抱上瘾了一样,动不动就抱她,有时候还不分场合。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纳兰清羽直接把怀中的人儿放到床上,脸上温柔的笑容是那么的不容反抗。

    离夜张了张嘴,看到那双不容反对的眼睛,点点头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绝对相信,今天她要是不躺下,下次遇到事情,她就别想出手,她更相信,哪怕是宗师级别,那也是他挥挥手的事。

    “安心睡,我一直都在的。”温柔的声音,低喃在耳旁,如春风拂绕,轻柔迷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轻声应道,挪动了身体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突然,身体一紧,离夜还没睁开眼怎么回事,整个人就被带入怀中,热乎乎的温度将她包围。

    离夜立马睁眼,看到紧紧将她圈住的男人,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“你会为什么会上来!?”该休息的是她,他这么抱着她,她还怎么休息!

    “这样你才不会乱跑,睡觉。”纳兰清羽理直气壮道,紧紧圈住怀中的人儿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离夜咬咬牙,抬头看了一眼那完美的轮廓,她真的想一拳砸下去,她说了会休息就会休息,什么不会乱跑,她能跑到哪去!?反正他都会追来!还有,她又不是小孩子!

    “你这么抱着,让我怎么睡?”离夜咬牙切齿道,他让她睡觉,可是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了!

    “你要早点习惯这么睡。”薄唇双双上扬,不早点习惯怎么成。

    离夜仰天一声叹息,脑中一个激灵,她猛地抬头,“红莲呢?”

    不能让红莲知道!它现在是越来越像看戏的了,要是知道今天这件事,以后还不每天盼着纳兰清羽能来!

    “放心,在回到北宫家之前,我是不会让它醒来的。”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他和夜儿难得独处,那只白狗也不在,怎么能让一朵异火破坏。

    离夜松了口气,暖洋洋的温度包围着她,眼皮逐渐变得沉重,甚至忘记自己还在纳兰清羽怀里,便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怀中人放松下来,纳兰清羽眼中无情的冰冷慢慢浮现出温暖的笑意,柔和似水。

    房间逐渐安静,只能听到规律的呼吸,相拥而眠的两人,看起来是那般的和谐唯美,让人无法做到去打破这种气氛。

    一丝寒意吹拂而过,熟睡的人猛地睁开眼睛,起身坐起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昏暗的天色,看上去已经很晚了,躺在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躺的位置还有温度,可见是刚离开不久。

    现在尽管是黑夜,离夜还是能清楚看到房间内的情况,她掀开被子正要起床,昏暗的房间瞬间点亮,白色身影走进来,看到她醒了,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多睡一会,时间还很早。”纳兰清羽走到床边坐下,他不过刚离开一小会她立刻醒来,早知道就不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夜摇摇头,她已经睡的够久了,而且很少睡的这么沉,连他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这么晚还出去。

    “去看了看你要招待的人,不得不说,她手段的确不少。”这个时候还想逃走,她觉得这还可能吗?

    “我也去看看。”说着,离夜直接下床,总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起身走在她身边,两人并肩离开房间,走出院子,穿过楼台水榭,小桥假山,来到那个无人的院落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内,浑身是血的人儿,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满目,她躺在血泊中,空中浮着的宝剑充满燥气,不过一天的时间,它已经刺了不下千道痕迹,发泄心里的不满。

    吾邪剑从不认主,第一次被人握在手上,居然要来做这种事情,它不气愤才怪,还不能把人直接杀死,它更是满腔的怒火,怒火又不能往主人身上撒,只能撒在颜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她做了什么。”离夜站在门口,看到昏迷过去的颜姿,嘴角嗜血的弧度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这才是开始,颜姿想这么快就死了,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,北宫离夜曾经的屈辱,今天就要加倍奉还在她身上,让她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也没做什么,但是后果倒是挺严重的。”纳兰清羽低声笑道,吾邪正在气头上,不管这个人做什么,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……”血泊中的慢慢苏醒,阴狠叫道,满腔的恨意无法遏止。

    她听到他的声音了,北宫离夜,那个让她恨之入骨,恨不得他立刻,随时,马上就死的人。

    北宫家要没有了北宫离夜,她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养女,会继承北宫家,成为人上人!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离夜走进屋内,冷眼看着地上的颜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要存在这个世界上,为什么你不是废物,为什么你突然变得这么天才,为什么纳兰清羽都那么帮你!你凭什么,有什么资格,你就是个废物!”颜姿奋力嘶吼,她才是人人眼中的天才,是北宫家的天才,北宫离夜不过一个废物,凭什么继承北宫家。

    她只要继承北宫家,嫁给二皇子,夙皇的位置,必定是二皇子的,只要她嫁给二皇子,就能万人之上!

    可这一切都被北宫离夜破坏,都是他,都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,漫不经心道:“这些,等你到了地狱,不如去问问阎王。”

    地狱!

    躺在血泊中娇小的身体打了个冷颤,颜姿睁开眼睛,疯狂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哥哥,你是我哥哥,离夜哥哥,你不能这么对我,我是北宫家的养女,是北宫家的骄傲,家主爷爷不会让你这么对我的。”北宫弑尽管没有让她成为真正的养女,可一向对她很好,他是不会准北宫离夜啥杀他的。

    哥哥,离夜听到这两个字,感觉深深的讽刺,刚才她还在叫自己废物,不过一眨眼,“废物”就变成了哥哥。

    颜姿还想装到什么时候,她还想怎么装?

    “吾邪,等她死了,你再回来。”离夜睨视了一眼盘旋在空中的吾邪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吾邪只会让颜姿更痛苦,她不会就这么死去,吾邪会让她好好享受这个世界最痛苦的事情,每天承受千刀不能死,却什么事都不能做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    回到房间,离夜立刻为自己调息,经过一番探究,精神力和灵力都完好的恢复,甚至比以前更饱满,她脸上划过一道喜悦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见离夜没事,也只能回到自己房间,再用她没休息好作借口,肯定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这两天蓝家异常忙碌,三家灵师全部回去了,这次的比试就此取消,灵师们恋恋不舍离开蓝家,还不忘回头想看看离夜有没有出来,他们在听到离夜闭关后,这才收起期盼,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临别前,他们不再是以前冷漠的回归,个个灵师都邀请对方到城里去做客,气氛融合的就想一家人。

    傲一胤,蓝湘,慕秋若有所思点头,仰天一声长天,他们从没见过灵师四家的灵师如此,不过是短短几天时间,离夜公子就让他们做到如此。

    灵师回去,四家的四位老家主全部留在蓝家,慕函,傲邢,傲悦,全部都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离夜知道这件事情,都已经三天以后,几家家主同时找上她,脸上带着深深的忧愁,还有着急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我们三家老祖请你过去,有要事商量。”傲一胤双手抱拳,脸上明显还带着几丝怒意,看上去是刚刚到愤三家老祖那里,就直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三家老祖都到了?

    离夜眼前闪过一丝惊讶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,看上去他们已经把所有事都办妥了,只等她去见三家老祖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除了不团结这点,其它倒没啥很么大毛病,也可以说,他们不是不团结,只是团结自家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的样子,三家老祖很难搞定?”离夜坐在凳子上,看着站在面前的四位家主。

    四人微微一怔,脸上都露出不快,明显就是碰了满鼻子灰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何止是难搞定,那就是死板,固执,连我洛亦尘成为灵师四家之一,他们都同意了,就是不同意的事情。”洛亦尘难得气愤一次,理智,稳重,在见过三家老祖后,统统就见鬼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三家老祖,洛亦尘太庆幸洛家没有一个什么老祖,否则非得疯了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了什么?怎么说的?”离夜听的是一头雾水,她今天看到他们四个同时来,刚想提让灵师四家成为北宫家的助力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成为北宫家的助力,和北宫家联盟,不是当北宫家的下属,是共同患难的朋友,盟友!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决定,追随北宫家。”蓝湘抱了抱拳,灵师四家没人反对,大家几乎一致同意,可大家都同意了,老祖们就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追随……离夜眨了眨眼睛,看到他们三个认真的模样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这样三家老祖会同意就怪了,换成是她,她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坐在不远处,也是一阵无奈,从头到尾,他们都不了解夜儿的想法,就先去三家老祖面前说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你笑什么,有什么不对吗?”慕秋不解道,还是离夜公子不想让他们追随!

    “四位家主,我看你们是误会了什么,我北宫离夜的确是想和你们说北宫家和灵师四家的事情,可我想说的是,让你们和北宫家联盟,我们成为盟友,不是追随,而是朋友!不是属下,而是伙伴!”离夜收起笑容,站起身,注视着灵师四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,四人顿时愣住,脸上的表情错愕惊讶,他们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不是追随,是朋友,不是属下,是伙伴!离夜公子是想和他们联盟!

    “可是,老祖那里……”慕秋迟疑道,他们都先说了,三个老祖气愤不已,结果他们从理解到离夜公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要见我,那就去见见。”离夜淡笑道,她有把握让那三个老人家同意,毕竟她提出的条件,是他们想抗拒也抗拒不了的。

    四人迟疑了一会,不约而同点点头,他们是已经没办法劝三位老祖了,现在也只能看看离夜公子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让三位老祖同意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穿梭而过,俊美少年身边,难得一次,那个男人不在,灵师四家的四位家主这才能稍稍靠近。

    以前纳兰清羽在的时候,别说是靠近,他们多看一眼,都不敢,那种压迫,骇人的气势,实在是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等会老祖说话有什么地方不对,还请见谅。”傲一胤笑呵呵道,他现在是深深担心,三位老祖要是把离夜公子惹怒了,会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又不会是人就杀。”离夜翻了翻白眼,当她是杀人狂魔,半点不对劲,就会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三家老祖一直被人崇敬习惯了,她知道怎么做,而且她来又不是来打架杀人的,只是想和他们好好谈谈,不会随便动手,哪怕他们不同意。

    三人顿时松了口气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寂静的院落,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压迫,离夜刚踏进院门口,就明显感觉到了,四位家主早已是气喘吁吁,没走一步,脸色就苍白一分。

    “三位老祖,离夜公子来了。”傲一胤双手抱拳,恭敬道。

    其中毕竟有他们傲家老祖,他不想恭敬都不行,就算这几个老祖再怎么固执,他还是得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,你们四个在门口等着。”洪亮的声音传出,带着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四人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他们四个一眼,脸上的担忧她也看到了,却只是淡淡一笑,稳健的步伐往前走去,没有丝毫的吃力和减弱速度。

    四个人站在原地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公子竟然没事,他们站在这里已经是难以忍受,恨不得立刻逃走,他居然能如此稳健,和平时没什么两样!

    离夜走近门口,双手负在身后,注视着紧闭的房门,嘴角划过一丝笑意,这几个老人家,这么快就给她下马威,让她知道灵师四家不是随随便便让人轻视的。

    “前辈要见在下,可又闭门不开,是何道理?”红唇轻启,清冷声音响起,铿锵有力,满满自信。

    房内没有立刻传出动静,过了一会,紧闭的房门这才打开,离夜阔步走进,才进去,门立刻关上,重重威压笼罩在身上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映入眼帘的就是三位两鬓斑白,年过半百的老人,和叶家老祖看起来年纪相差不远,他们气势雄厚盘腿坐在榻上,目光犀利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三位老人腰间挂着一块令牌,令牌上有着不同的字,中间的是傲字,右手边的是慕字,左手边是蓝字,三块令牌也显示了他们各自的身份。

    三位老人看清楚来人后,眼中闪过惊讶,他们万万没想到,让灵师四家老老少少折服的,会是个这么年轻的后生!

    可是,尽管他年轻,眉宇间的磅礴大气,轻狂不羁,嘴角带着几丝玩味的笑意,还有那与生俱来的气势,他们三个很难想象是这么年轻晚辈能拥有的,也难想象,拥有如此气魄的人,会提出那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双方都在相互打量,三位老祖在看到离夜后,心里的不满减弱不少,也了然为什么四家的人会愿意跟随他,他仿佛是与生俱来的王者。

    “为何让四家追随你,没有十足的理由,我们三个是不会同意的。”傲家老祖最先回神,他想让四家追随,单单有气魄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离夜微微一笑,玫瑰红唇缓缓张开,“我想几位是误会了,晚辈不是想让灵师四家臣服追随,他们愿意我也是不肯。”

    三位老人沉默不语,他们知道,这个少年要真心想这么做,完全不用来见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见他们三个没有说话,离夜继续道:“我想三位也知道,灵师四家对外说团结,其实想的永远是自己家族,晚辈不敢担保他们立刻不会如此,但是不久的将来,一定可以做到像一家人一样,当然,和我北宫家也可以像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肯定也和眼前的三位老人提过她的身份,所以没必要隐瞒,再说她的身份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四个小子怎么跑来跟我们几个说,他们要追随北宫家!”慕家老祖咬牙切齿道,他们灵师四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势力,也不会屈服于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也是晚辈的疏忽,还没来得及和四位家主提,结果他们已经先行动了。”不卑不吭的声音对答如流,回答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他们不止是先行动,还把远在湖城,寒城的傲家老祖,慕家老祖全部请来了,换成谁到了这里,听到这个消息,都会火大。

    “你的打算是如何?”蓝家老祖继续问道,越发不相信刚才那四个小子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三位也听说过,北宫家没落,但是我北宫离夜可以担保,没有北宫家不会没落,不但不会,还想和灵师四家结盟,这个结盟不是为了挽救北宫家,而是为了让北宫家更为强大,同时,也让灵师四家真正开始强大!”离夜目光坚定看着三家老祖,不掩饰自己的想法,坦然面对他们的质疑。

    铿锵有力的声音,敲打进三人心里,三位老人看着目光坚定,气势磅礴的少年,胸口的跳动,竟在他说完的那些话后,有了剧烈起伏!

    更加的强大!北宫家已经如此强大,眼前的少年,究竟有何种气魄,才想着让它更强大,更盛世!

    他没必要骗他们,北宫家没不没落,是隐藏不住的,而且有这么一个少年,北宫家只怕想没落都难,非常难!

    “北宫家已经够强大了,更强大为何强大?”慕家老祖不解问道,他想要站在何种高度?

    “为自己而强大!”简单的六个字,如一道惊雷击打进三人心里。

    为自己而强大!这句话包含了太多,为了自己不受欺负,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,为自己所要保护的人,为自己认定的信仰……

    只为自己!

    看到如此气魄的少年,三人不禁叹气,如此儿郎,为何不生在他们灵师四家,灵师四家若有此子,何愁不兴!

    “你是想联盟,而非让灵师四家臣服。”傲家老祖沉声问道,寥寥几句话,他们已经彻底对这个少年改观,那些偏激的想法,几乎是第一眼看到他,就烟消雾散。

    “是!”简单的一个字,已经包含了全部!

    三人满意点点头,脸上浮现出笑意,如此便好,如此便好,心里又不禁怒叱。

    该死的四个臭小子,差点就让他们误会这个少年了,如此稳重,不失大气的少年,怎么可能会提出那种条件,等会看怎么教训他们!

    看到他们三人点头露笑,离夜眼中也浮现出笑容,其实这三个老祖很好说话,傲一胤他们四个见过三位老祖后,怎么个个都气的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和他们四个去谈吧,我们三个老头没有什么意见了。”傲家老祖神色柔和,尽管严肃也不似刚才那般。

    其他两位老祖不约而同点头,他们都没意见了,这个少年说了这么多,说他们三个完全没有动容,那是不可能的,甚至也完全明白,灵师四家的所有灵师,为何纷纷对一个少年折服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晚辈在这里就一次说清楚,每年北宫家为灵师四家提供两万枚,晚辈也会为四家制定新的竞争方法,绝不是之前的自相残杀,还有兵器,等过段时间,晚辈会为灵师四家添置新的兵器。”离夜笑盈盈道,玄机城那么大,提供够灵师四家用的兵器,还是够的吧。

    什么!?镇定自若的四个人,再也不能淡定了。

    每年两万枚!过段时间添置新的兵器!

    老天,北宫家如此霸气,居然还有人说它没落,见鬼的没落,没落了能一年给他们两万枚丹药,两万,不是两千,更不是两百!

    “三位老祖是否难以突破,无法晋升宗师?”离夜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三人呆滞点头,是这样,他们已经停留在原地很长时间,不论怎么修炼,就是无法晋升,达到宗师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颗聚灵丹。”离夜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瓷瓶,聚灵丹能帮助修炼停止不前的人,使得修炼无法前进的他们,再得以修炼。

    她只炼出这几颗,现在给了三家老祖,他们三个的修炼很快会继续,宗师级别也就不远了,灵师四家的地位就会更巩固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的四城这么大,若是把四城合并不会比帝都的小,而且这里她另有用途,有他们三个坐镇,她也可以安心。

    三人再也无法淡定,猛地从榻上站起来,小心翼翼接过离夜手上的瓷瓶,仿佛得到世间珍宝。

    “聚灵丹!”蓝家老祖咧嘴大笑,这香味,和书上写的一模一样,的确是聚灵丹。

    有了聚灵丹,他们很快就能再次修炼,能够修炼他们离宗师还远么?

    三位老祖欢乐的跟小孩似的,离夜一阵轻笑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的家主伸长脖子,听到房间里传出欢喜的笑声,头上冒出偌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听三位老祖这么笑过,这是遇上什么高兴事了,连威压好像都减弱不少,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离夜走房间,四人立刻迎上去,看了看紧闭的房门,一把拉过离夜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这笑声也太夸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从来没听过他们这么笑。”

    傲一胤,蓝湘,慕秋夸张的表情,让离夜和洛亦尘忍俊不禁,他们三个没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个混账东西,离夜说的那件事,我们三个就不插手了,你们也别来烦我们三个。”洪亮的声音从门后传来,有着无法忽略的笑意。

    四人眼前一亮,纷纷看向离夜,离夜进去都说了什么,三位老祖居然这么快就同意了,他们刚才进去说了半天,他们眼皮都不抬一下,这差别也太大了!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北宫家和灵师四家联盟,我们是朋友是伙伴。”只是这样。

    虾米!?是联盟!

    三人呆了,木了,傻了,是朋友,是伙伴!

    “多谢离夜公子。”洛亦尘难得露出笑容,抱拳微微俯身。

    “颜姿怎么样了?”离夜双手抱臂,吾邪还没回来,她应该还没死,不过就算没死,也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离夜公子,我们没有让人靠近那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,要不然我现在就派人去看看?”蓝湘急忙说道,不说颜姿,他都不记得还有这回事了。

    奇怪了,他也就听离夜公子去过一次,然后就没去了,难道他打算放过颜姿,所以才没理她?

    离夜蠕了蠕嘴,一道湛蓝色光芒在空中一闪而过,飞到离夜面前,散发着浓浓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死了就算了。”离夜抓过吾邪,转身走出院子,刚走两步,她停下步伐,“她既然死了,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蓝湘沉声应道,目光落在离夜手上长剑上,他怎么看着那么眼熟?

    “灵师四家的事情也差不多了,过几天我会离开这里,你让蓝墨白来找我一趟,我会给他一些调养的丹药,他的毒就会全部清干净。”离夜稍稍抬头看了看天空,她离开家已经很久了,突然又点想念家里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离夜公子!”蓝湘激动道,墨白的毒终于解了,终于!

    离夜又才继续往前走去,手上吾邪闪烁着嗜血的光芒,杀气肆意。

    蓬城城门外,所有人聚集,纳兰清羽依然是那一身雪白,流苏坠地,仿佛永远不会变。

    离夜身着天蓝色劲装,宽松的衣袍想穿在外面,亮眼的暗纹简单而不是华丽,腰间佩戴着墨绿色玉佩,高高的马尾辫绑在脑后,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有精神。

    “离夜公子,过段时间,刑儿和非曰,还有慕函,当然洛家主也会一起,他们会去北宫家拜见北宫家主。”傲一胤郑重严肃道,总要去北宫家一趟。

    “先把灵师四家的事情处理完,也不迟。”十年之约就要到了,她也要把北宫家的事情处理了才行。

    一个邵家,一个兰家还在等着她,兰家她倒不担心,兰御风怎么样她很清楚,倒是邵家,她半年不在帝都,也不知道他们又会弄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应该会再来灵师四家吧?”蓝非曰笑呵呵问道,他要是不来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来。”怎么可能会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夜儿,该走了。”纳兰清羽轻轻皱眉,清冷的声音犹如天籁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怔,全身立刻紧绷,脸上的笑容慢慢转化为畏惧,步伐稍稍后退,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是在极力让自己忽略,站在离夜身边是纳兰清羽,尽管压迫气势,让他们无法忽略,他们还想能幻想一下不是,结果他这一说话,打心里涌出的畏惧和恐慌蔓延开来,想要说的话都忘了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,离夜嘴角不禁抽搐,额角几条黑线浮现划落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纳兰清羽就是出来吓人的。

    他不说身份还好,可能人家把他当仙人崇拜,纳兰清羽四个字甩出来,那就是绝对的震撼,远的不说,灵师四家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蓬城外,众人伸长脖子看着离开的两人,直到他们身影走远,再也看不见,才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吓死了。”慕秋擦了擦额上冷汗,这汗完全是被纳兰公子吓出来的,他们可做不到离夜公子那样,站在纳兰公子身边,半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稍稍靠近,那种压迫就笼罩着他们,即便纳兰清羽不刻意,他们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好。”蓝湘汗颜道,颜姿的下场那才是可怕,那姑娘那般歹毒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怜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知道,得罪离夜公子,下场必定很惨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穿过断魂山脉,高耸巍峨,气势宏伟的城池伫立在眼前,房屋高低起伏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帝都,拉住离夜,认真而又严肃道:“夜儿,不然我们再重走一次断魂山脉,离十年之约还有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认真的模样,她还以为帝都发生什么大事了,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,不用太客气,去了断魂山脉,死亡深林,羽化之穴,小爷现在最想见的就是我家老头,你想重走,请便。”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纳兰清羽,说完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重走一次断魂山脉,刚走了一次遇到了死亡深林,再走一次谁知道会有什么,她现在只想回家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眉头轻轻蹙了蹙,脸上划过一丝无奈,夜儿从来没出过这么久的远门,也应该是想家里人了,北宫弑,他怕是急疯了,想疯了。

    “等回帝都你最好别老往北宫家跑,否则我会关门放小白!”离夜大步往帝都城门口走去,已经出来很久了。

    帝都外面纳兰清羽做什么她也就算了,到了帝都,她只想静静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嘴角一抽,关门放小白,她确定那小家伙能拦住他,再说,去北宫家不定要从正门进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,我不等你了。”离夜说完,疾步走进帝都城门口,很快没入人群中。

    熟悉的喧哗吵闹,离夜满意笑着点点头,帝都,回家了,是回家,家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行人看到那熟悉的身影,众人纷纷一愣。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!”粗犷深沉的声音响起,高大身影迈出沉重步伐走来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洛九城笑嘿嘿走到离夜面前,他最近每天都在城门口等,十年之约就要到了,他想着老大要回来也就这么几天的事,然后就一直等一直等,真的等到了。

    “洛九城。”离夜伸手拍了拍洛九城的手臂,经过相处才会知道,洛九城本性不坏,就是有点暴力,不过认定的事情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每次让他跟南轩他们一样,叫她离夜,他立刻就不干了,久而久之,也就随他去了,反正他怕是这辈子都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南轩王爷和御风公子他们每天往北宫家跑,我就在这里等着。”他们都知道老大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赶紧回去看看。”离夜没有离夜众人呆滞的目光,直径往北宫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洛九城笑眯眯跟在离夜身后,高大身影此时看来格外狗腿,路上行人看的下巴都脱臼了,直到离夜他们走远,都没回神。

    洛九城是来真的,他们还以为他叫不了一个月的老大,半年前见人就抓着,让他们下注在北宫离夜身上,现在他还是一口一个老大,这个洛九城还是有点可取的地方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闪身从走过,速度快到让人看不到他的身影,他像是不想惊动任何人回帝都,看着离夜走进北宫家,他迈步直接往国师府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刚走进北宫府,门口护卫,院中的下人,脸上几乎是同一种表情——惊讶!

    不远处两道身影慢步走来,自顾自叹息,没发现众人的呆木。

    “这离夜是去哪了,都快半年了,我还想着这次十年之约好好出出风头,让所有人看到我的英俊潇洒。”兰御风自恋捋了捋额前碎发,他明明是这么的风姿潇洒,离夜怎么就看不上呢,明明离夜爱美人,他也是美男子一个,离夜不夸他怎么行。

    夙南轩无声拉开自己和兰御风的距离,不禁摇头,这家伙又来了,三天两头就说自己英俊潇洒,他也没见潇洒在哪里,不然怎么会每天都问,难道我不美吗?

    他啐!一个大男人每天追问另一个大男人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龙阳之好!

    “你哪里潇洒了?”离夜双手抱臂,忍俊不禁看着自恋得意的兰御风,她是真没看出来兰御风潇洒过,自恋倒是有不少。

    “离夜!”两人猛地怔住,同时往前面看去,熟悉的人儿落入眼帘,他们急忙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离夜你终于回来了,我还以为你不参加十年之约的比试。”帝都三家的十年之约,说的好听是十年之约,说的不好听,就是夙皇为了满足自己弄出来的一场争斗。

    真是太无趣了,知道离夜会参加,其实他压根就不想参加了,他怎么着也对离夜下不了手,可他那个老爹非得要他参加,还以死相逼。

    “小爷当然要参加,不然怎么能让邵家怎么爬起来的,摔的更惨的掉下去。”离夜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,哪怕只为了这点,她都要赶回来。

    兰御风看到离夜脸上笑容,一个激灵,无声凑到离夜面前,小心翼翼问道:“离夜,你不会让我也摔吧?”

    他们是什么关系,好兄弟,铁哥们,不会这么残忍吧!

    “看表现。”离夜冲着兰御风笑了笑,然后收起笑容,扔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,我一定表现好!”说什么也不会跟离夜争啊,他又不是邵连昭那个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和离夜动手,不死就是残,他只想做一个美男子,其它的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兰御风!我还没跟离夜说两句呢!”夙南轩怒了,他还什么都没说,就听到兰御风在这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“我说夙南轩,小王爷,我又没拦着你,你要说就说啊,来,你说,我让你说。”兰御风挪动脚步走到夙南轩身边,笑呵呵说道。

    夙南轩深吸口气,蠕了蠕嘴,半天没说出一句话,他脸红耳赤冲着兰御风吼道:“都是你的错,我忘记要说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下人听到夙南轩的话,表情那叫一个滑稽,忘了还能这么理直气壮,小王爷不愧是小王爷!

    兰御风站在一旁,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,忘了,哈哈,他说忘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本来我以后好多话对你说的,结果看到你回来,一时太高兴,忘了。”夙南轩憨笑摸了摸后脑勺,他真的有很多话说的,这半年他好几次他都想去找离夜,可北宫家主就是不肯告诉他离夜去哪了。

    离夜笑着摆摆手,深吸了口气才忍住笑意,“没事没事,反正这次我会留在帝都一段时间,到时候我们去凤栖楼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南轩快生日了,上次说好再去吃一顿,现在她有钱了,当然要去。

    “凤栖楼,我要去!”兰御风迫不及待道,他已经很久没去过凤栖楼,没吃过里面的珍馐了!

    “到时候大家一起去,九城也去。”离夜看了看沉默站在身后的洛九城,他们都是朋友,朋友一起去,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洛九城脸上咧开笑容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去,要不要约个时间,反正离比试还有半个月,比试一开始,三五天结束不了,那该得多闷,不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,这半个月给老子在家里呆着,就算闲到绣花,也给老子待着!”一声怒吼,惊天动地,北宫家显得摇摇欲坠,好像随时就要倒塌。

    下人们瞬间精神大作,双眼睁大,注视着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家里绣花!?

    “爷爷,不用这么残忍吧!”绣花,他老人家确定有请人教过她?

    如风的声音飞速闪过,瞬间走到离夜面前,半年不见,两鬓的白发又多了几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说残忍?”北宫弑横眉一瞪,周围的人愣是后退一步,心里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离夜不但没有被吓住,反而一把圈住北宫弑的手臂,“爷爷,我跟你说说几天发生的事,咱们不绣花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绣花,算了吧,她宁可杀几个人!

    “你说的。”北宫弑睨视了一眼离夜,眼中明显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。”离夜点点头,一老一少慢慢往院子里面走去,老人脸上的表情极为别扭,少年则是一脸得逞。

    下人们叹了口气,低头继续自己的事,这一回合,小少爷又赢了,家主根本招架不住,还没开始就败下阵来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来了来了,一万二奉上!么么哒,离夜回到帝都了,接下来就是十年之约,哈哈,灵师四家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噢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