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八十九章 一直吐血!
    流水潺潺,粼粼波光,花草繁茂,泉水清澈见底,鱼儿在水底嬉戏玩乐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深潭清澈,四周布满绿茵草嫩,足有半尺之高,月牙长袍少年躺在其中,手中紧握一块白色晶石,双眉轻蹙,昏睡中的,明显极为不安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一道蓝光从潭底冲出,如蓝宝石的双眸好奇注视着躺在草丛中的少年,它慢慢走过,认真注视着沉睡中的少年。

    寒意渗透心底,迷茫间蓝墨白双手环住自己的手臂,但是寒意依旧驱散不开,从头顶蔓延至全身,透彻刺骨,冰冷寒霜,再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紧闭双眸迅速睁开,紧接着起身坐起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好冷。”蓝墨白狠狠打了个冷颤,抬起眼眸,然而当眼前的一幕映入眼帘,他痴了。

    眼前一切,宛若仙境,与世隔绝,超然出尘,精致优美醉人,若是多几分白雾袅绕,为四周之景披上一层白纱,如梦如幻,真的会让人再也舍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甜美的叫唤在身后响起,熟悉的冰凉从身后渗透心底,蓝墨白立刻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蓝色翎羽流光溢彩,小巧头颅抬起,如同蓝宝石闪耀着光芒的眼睛露出好奇,娇小的身体,两只手就能轻易捧起来,长长想尾羽拖在地上,白蓝交错,可爱又迷人。

    “啾啾?”

    “好可爱!”蓝墨白凑到它面前,惊喜道。

    小巧身体立刻惊起,蓝色的翎羽展翅,它飞旋在空中,宛若高高在上的王者,俯瞰大地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没有恶意!”蓝墨白立刻站起来,急忙解释道,他只是看它可爱,想看看的它是什么品种的玄兽,没想过会惊扰到它。

    头颅低下,头顶的绒毛闪烁光芒,看着就异常柔顺,让人忍不住伸手抚摸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飞鸟盘旋在空中,蓝宝石的双眼露出不满,显然是不相信蓝墨白说的话。

    蓝墨白轻咳一声,正要说话,脸色突然僵住,他立刻从衣袖里拿出瓷瓶,圆润丹药落入手掌心,他立马吞下去。

    飞鸟不解慢慢落下身体,飞到蓝墨白面前,看着他手上的药瓶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?”蓝墨白试探问道,这头玄兽就是“啾啾”,他也只能用猜的,它这么小,不是幼兽级别,就应该是玄兽级别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地方还是死亡深林吗?死亡深林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,和刚才看到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“啾啾?”飞鸟歪着头注视着蓝墨白,仿佛在问,这东西可以吃?

    蓝墨白把瓷瓶放进衣袖里,又另外拿出一瓶,倒出一颗丹药放在手心,然后伸到飞鸟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赤灵丹,离夜说过,赤灵丹没病没痛吃了也不会有事,别嫌弃,我能拿出来的只有赤灵丹了。”刚才那丹药是解毒的,他也不知道吃了有没有妨害,它还是别吃的好。

    飞鸟像是没有听到蓝墨白的话,蓝宝石双眸注视着他手里的丹药,一点点慢慢靠近,扭头来回在细看,对于蓝墨白手里的东西,既新奇又好奇。

    尖锐的嘴巴微微张开,啄了啄蓝墨白手心里的丹药,迟疑后退两步,抬头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蓝墨白,看到他脸上的微笑,它又慢慢靠近,再啄了啄,然后缓慢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蓝墨白看着飞鸟的动作,有些忍俊不禁,又怕吓到它,只能忍住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蓝墨白伸出手,缓缓移向飞鸟的头部,温柔的轻抚,柔顺的手感的让他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蓝宝石双眸溢出笑意,飞鸟慢慢靠近想蓝墨白,任由他的手掌在它头上轻抚,还不忘享受的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蓝墨白见飞鸟不再小心翼翼,也慢慢放下心,这只玄兽应该没有什么攻击性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如画的风景,蓝墨白最终落败,这个地方根本看不出任何和死亡深林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死亡深林有死亡之气,有死了好多年还能攻击人玄兽,有动不动就变黑没光的地方,这个地方要是死亡深林,那死亡深林就是美好的,绝对的让人向往!

    “啾啾?”

    飞鸟落在蓝墨白肩上,啾啾叫道,像是再问,他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蓝墨白扭头看了看肩上的飞鸟,立刻把它抓下肩膀,捧在手心放到面前,笑嘿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追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啾啾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不是死亡深林,我怎么看起来不像?”

    “啾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啾啾啾啾~”

    一场无厘头的对话就这么展开,蓝墨白不管问什么,飞鸟回答他的只有“啾啾”!

    蓝墨白满头黑线看着目光认真,很有诚心回答他问题的飞鸟,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他是问了,它也很认真的在回答,可是!他听不懂啊!

    这才是最大的问题,最大的硬伤!

    “啾啾!啾啾!”飞鸟见蓝墨白不说话了,急忙在他手掌心跳动两下,目光带着好奇,它就像是与世隔绝的小精灵,对世间的一切都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蓝墨白清明的双眸,清澈如水,不带半点杂质,一人一兽面对面谈话,一个问一个答,尽管压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却格外和谐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我听不懂你说话怎么办?”蓝墨白都觉得自己要抓狂了,听了半天,他也没听明白它在说什么,怎么猜也猜不对。

    这里是不是死亡深林,要不是死亡深林,那是什么地方,刚才被吸进黑洞的时候,他都以为自己死定了,没想到现在不但没死,还掉到了这么一个地方,实在是太令人费解了,这到底哪!?

    蓝宝石双眼也流露出为难,它这还不到能够说人类语言的时期,虽然能听懂人类在说什么,但是它说的话,人类根本不懂。

    飞鸟恹恹低下头,躺在蓝墨白大掌手里,一脸的郁闷。

    蓝墨白看到飞鸟的模样,顿时急了,“我没有怪你,是我自己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听不明白?

    飞鸟猛地从蓝墨白手掌上跳起来,蓝宝石的眼睛露出兴奋,只见它站在蓝墨白手上,蓝色光亮的翎羽扬起,然后在蓝墨白手上划过,蓝墨白想光洁的手指立刻裂开一道血痕,鲜血从想伤痕处溢出。

    飞鸟疑惑看了一眼蓝墨白手指尖流出的鲜血,先是一阵疑惑,但它看到那滴鲜血划落指尖,它迅速跳到地面,仰起头,展开双翅,长长拖在地上的尾羽稍稍抬起,蓝白交错,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鲜血没入,一道银光从飞鸟额上闪烁,蓝色柔顺羽毛上,闪过一道银光,银色图腾出现在它额上。

    “以血为媒,契约形成,本命之契,同生共死,永不背叛!”

    蓝墨白怔怔看着手指,和飞鸟的举动,还没回神,脑中就响起了那甜美灵巧的声音,如同眼前的玄兽灵巧迷人。

    契约!本命契约!

    蓝墨白呆呆看着愈合的手指,契约形成,滴下为媒的伤口,也会自动愈合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里是羽化之穴,不是你说的什么死亡深林,我已经和你形成契约,你能不能一直陪我玩,从小到大都没有人陪过我。”灵巧声音带着几分撒娇,在蓝墨白心间划过。

    蓝墨白微微一愣,看着跳回到手掌的玄兽,额上流下滚滚汗珠,眼中的情绪也变得痛苦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黑血从蓝墨白口中喷出,洒落在草地上,沾上黑血草地,迅速枯萎,发黑。

    “主人!主人!”

    蓝墨白看到地上枯萎的草地,胸口钻心的疼痛让他额上直冒冷汗,他立刻放下手中的飞鸟,踉跄起身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飞鸟正想跟过去,蓝墨白砰一下,跌倒在地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好痛,比吃了离夜给的丹药还要痛,难道是因为他没有契约玄兽的资格吗?所以才会这样……可他们之间的是本命契约,他死了没什么,可是它……

    小巧身体微微抖动,小心翼翼走到蓝墨白面前,双眸染上自责,它不知道会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甜甜带着几分委屈的声音从心间划过,如一股暖意,瞬间减轻了不少疼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蓝墨白刚张嘴,胸口又是一阵绞痛,甜腥涌上嘴里,他立刻转身,一口黑血喷出,草地瞬间枯萎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蓝墨白双手紧握趴在地上,难道他就要命丧于此了吗?

    “快点离我远点。”蓝墨白趴在地上,有些语无伦次,猛烈的疼痛,月牙长跑寖湿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飞鸟眼中闪过一丝惊慌,猛地跳开,委屈看着趴在地上痛苦至极的蓝墨白。

    它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故意的,它只是想让主人知道它在说什么,它知道只有契约才能让主人听到它在说什么,又不想他离开,所以它才会自作主张,和他形成本命契约。

    蓝墨白看着飞鸟跳开,趴在地上的他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猛烈而来的,又是无尽的疼痛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真的要搭在这里了,可是,离夜现在一定还在到处找他。

    死亡深林,四人不急不缓慢步走过,四周的死亡之气越来越稀薄,周围环境也逐渐变得正常,不再到处黑气弥漫,处处骸骨遍地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并肩走在剑宗和火宗中间,疑惑看着周围,那股气息越来越明显,脑中银线部分也越来越多,越来越明显,仿佛是某种指引,指引着他们前进的方向。

    岔路!岔路!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脑海中闪过的银线,也是一条岔路,只是一边看不到头,另外一边延伸到一半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走在离夜身旁,明显能感觉到她的怪异,但是在剑宗和火宗面前,他什么都不能问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他太了解,不管他们听到什么,最后一定会变成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“走这边。”剑宗指了指右手边的路。

    左边的路是羊肠小径,右边则是宽敞大道,剑宗几乎想都没想,就指着右边的路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步伐停下,黑亮双眸看了看剑宗,皮笑肉不笑开口道:“我的选择是这边。”

    银线看不到头的那一端是左边,就算是条错路,她也要试试,看看这条路是不是正确的,看看是不是出现在脑海的银线,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剑宗愤然转身,看到离夜脸上笑意,火气蹭蹭蹭往上冒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非得跟我作对是不是!”他说走这边,就要走这边,他剑宗什么时候要听一个后辈的!

    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,不在意道:“我们也可以分开走,这一路上都没再遇到什么,大可以不用同行,面的咱们大眼瞪小眼,互看不惯。”

    她要证实看到的是不是自己想的,日月殿的人要怎么样,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也没说过,这一路上他们不分开走。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纳兰清羽淡漠吐出四个字,然后收起声音,几乎没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火宗兢兢战战站在一旁,他这一路上已经被吓的不轻了,不是被死亡深林吓到,完全是被纳兰清羽吓到的。

    从纳兰清羽对北宫离夜那么特殊,然后后面在北宫离夜答应和他们一起走,纳兰清羽想都不想就同意的时候,他就一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这和传闻中的纳兰清羽哪里像,当然除了这一身谪仙气质外,还有举世无双容貌,可北宫离夜的模样,尽管稍微稚嫩了一点,精致的五官也不差,若是几年后他长大了,想必会和纳兰清羽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他就是担心会有这种意见分歧,现在好了,担心的事情全部到了。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,冷静!”火宗急忙说道,有纳兰清羽在,他们好歹能放心不少,剑宗大人可不能真的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剑宗咬咬牙,看了看离夜,再看看左手边的羊肠小道,“若是这路不是反其道行之,哪又如何?”

    反其道行之?

    离夜的炸了眨眼,顿时明白了剑宗的话,眼中闪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,小爷什么时候说过,这是逆向思维,我可没想过。”她只是想证实一下银线的位置,没别的意思,就算到时候走错了,她和纳兰清羽还能走回来。

    剑宗是不是真的想多了,两条路,一条宽的,一条窄的,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别有用心的布置,以为设计路的人,有这反其道行之举动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一条宽的路,一条窄的路,只要仔细考虑,一般的人应该会选择窄的那条,因为有些考验,就是这样,宽的未必是真的,窄的才是真的,可设计路的人也不是傻子,他也知道别人会这么想,就没有这么调转,所以宽的那条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哎呦喂!这么纠结的事情,也亏得日月殿的人才能想出来,他剑宗怎么就知道,这路有人设计了,他不也是第一次来死亡深林。

    剑宗脸色一僵,神情闪过一丝尴尬,看着离夜不冷不热的神情,他愤怒拂袖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纳兰清羽迈步往左边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耸耸肩,跟着走向左边,分开走正好,她也没拦着他剑宗,他爱咋地咋地。

    火宗小心翼翼走到剑宗面前,狠狠扯出一抹微笑,轻声问道:“大人,那我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见过剑宗在谁面前这样过,剑宗本就高高在上,早已经习惯了众人的奉承听令,突然有一天,不只是一个人对他不在意,甚至半点面子不给,最关键,他们还都是晚辈!

    剑宗只怕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气,只可惜,他遇到的是北宫离夜和纳兰清羽,别人会给他面子,他们肯定不会!

    “走!”剑宗深吸一口气,他就姑且相信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火宗乐意点点头,这死亡深林的确是太危险了,四个人一起,总比两个人安全,要是走错了,他们最多只是绕点路,命没了,就算想找羽化之穴,怕也是不能再找。

    剑宗也很清楚这点,死亡深林,什么事情都会发生,他尽管是宗师级别,在这里也要处处小心,否则只会落得一个悲惨收场。

    他能一而再容忍,没有动手,刚进入死亡深林的那一幕,他到现在还有余悸,掉到另外一个地方,比慢慢寻找,自己摸索,更让人无奈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纳兰清羽看向离夜,她是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离夜无声摇头,她也只是试试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,还有蓝墨白,也不知道他掉到了什么地方,在寻找羽化之穴的同时,也只能慢慢找他了,这种事急也急不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会意收回目光,继续往前走去,他们之间越来越有默契。

    如画的风景中,黑枯的花草,没有半点生命的迹象,地面的黑色,仿佛无法剔除。

    蓝色飞鸟拍盘旋在空中,着急看着趴在地上的少年,又不能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蓝墨白又喷出一口鲜血,他都觉得自己的血都快吐完了,还是没能停下,让他更为在意的是,吐出的鲜血,黑色越来越淡,后面这几口,只有一点点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蓝墨白擦了擦嘴角血迹,翻身躺在地上,鲜血过多流失,他脸色,唇瓣,惨白的跟一张白纸似的,而那月牙长袍,各处都染上了乌黑血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蓝墨白吃力抬手摆了摆,慢慢起身,从怀里拿出灵元丹,倒出两颗,他全部吃下去,紧接着胸口又是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“喷!”

    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,带着淡淡鲜血腥香,蓝墨白惊奇看着最后吐出的鲜血,立刻抓起地上赶紧的衣角往嘴上一擦,鲜红的血液,没有半点黑色,一切都是那么正常。

    这是!这是!

    红色的,他的血,终于是红色的了!

    自从中了毒,蓝墨白的血,一天比一天黑,这些天流出的也是黑血,黑色血液带着一股怪味,没有半点鲜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现在,现在他的血不但是红色的,就连乌黑都不见了,也有了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迟疑的声音弱弱叫道。

    蓝墨白深吸一口气,身体一阵畅快,全身也不再虚弱无力,不再一阵强风就能让他倒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真的没事了。”蓝墨白仰头大笑,整个人平躺在草地上,爽朗的大笑是他此时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疼痛,锥心刺骨,全都过去,现在他能感觉到的只有舒适。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飞鸟不解看着蓝墨白,什么没事了?主人一开始有什么事情吗?

    “主人?”蓝色飞鸟飞到蓝墨白面前,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蓝墨白缓缓坐起身,伸出双手,飞鸟落在他手掌心,因为他的开心,所以蓝宝石的双眸,闪烁出璀璨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名字?”

    小巧的头颅摇了摇,它一出生就在这里,没有见过任何人,不知道自己叫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起一个好不好?”蓝墨白笑呵呵问道,丝毫不在意染满血迹的长袍,更是不顾形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蓝宝石眸子露出光亮,它立刻点点头,期待地注视着蓝墨白。

    蓝墨白上下打量,蓝色的羽毛下面有着白色,尾巴也是白蓝交错,灵巧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姓蓝,你也有蓝色的羽毛,你也姓蓝好了,嗯,你这么灵巧动人,叫你蓝灵如何!”蓝墨白若有所思道,蓝灵,多好听的名字。

    蓝灵?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!”蓝灵笑眯眯看着蓝墨白,嘴里依然是啾啾的叫,响起在蓝墨白心里的声音,却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蓝墨白深吸一口气,发现自己还是浑身无力,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他又迟疑拿过掉在地上的瓷瓶,倒出一颗灵元丹,放入嘴中。

    丹药入口即化,一股暖意顺流之下,丹田染上一层淡淡暖意,历久不散。

    蓝墨白脸上露出兴奋,他终于没事了,毒全都解了!

    暖意顺着丹田旋转,一向冰冷的丹田,逐渐有了温度,散发出微弱的光芒,蓝墨白立刻盘腿而坐,调息着丹田。

    蓝灵站在他肩上,蓝宝石双眸缓缓合上,阵阵灵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,没入蓝墨白身体。

    冰冷丹田,如同蒙上一层灰尘的宝石,只需要擦拭赶紧,宝石就会闪耀出该有的光芒,感觉到丹田跳动的蓝墨白兴奋不已,就地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丹田处灵力闪烁着耀眼光芒,红色闪烁,橙色闪烁,黄色!

    晋升!

    蓝墨白猛地睁开眼睛,迅速抬起手,凝聚出一股灵力,黄色灵力在手中跳跃闪烁,露出湿润的笑容。

    先天地阶!晋升了,他不但恢复了以前的实力,还晋升了!

    在种沉没以前,蓝墨白已经是地阶级别,如今沉没的已解,还契约了玄兽,恢复了以往的实力不说,同时也晋升到了先天地阶。

    “啾啾!”蓝灵也睁开眼睛,听到蓝墨白向晋升,兴奋在他肩上跳跃。

    蓝墨白站起身,哈哈大笑起来,脸色尽管还很苍白,吃下赤灵丹,再以灵力维持,这点力气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蓝灵,我们应该去告诉离夜这个好消息。”蓝墨白笑着说道,他能解毒,真的要谢谢离夜。

    不是离夜,自己可能已经放弃,要不是他,自己更不会有这样的机遇,能拥有现在一切的一切,都要好好谢谢离夜。

    “离夜是谁?”蓝墨白心里又响起蓝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,是一个很厉害的人,可以说是天才!”离夜就是天才,不管是实力,还是炼药,他在离夜这个年纪的时候,想都不敢想这些。

    天才?是什么样的天才?

    蓝灵疑惑看着蓝墨白,什么样的天才,能让主人这么敬佩。

    “走,离夜肯定会来羽化之穴,我们去门口等他们。”纳兰公子肯定也和离夜一起,等他们到了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蓝墨白刚走出几步,看了看四周,猛地停下,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这里,貌似他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是出口,太兴奋了,连这点都差点忘了。

    蓝灵感觉到蓝墨白的开心和窘迫,展翅飞到空中,往前面飞去。

    蓝墨白见蓝灵飞走,立刻跟上去,脸上的笑意,久久不能散去,那份喜悦,是由心底而出。

    羊肠小道,四个身影缓缓走过,每走一步,死亡之气就减弱一分,走到最后,死亡之气全都消失了,偌大地方,和普通树林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百花齐放,树木茂盛,野草繁茂,空气清新,唯一少的,那便是树林里都有飞禽走兽。

    离夜环视着周围,看着与外面无异的树林,轻啧道:“纳兰清羽,这个地方和外面最大的区别就是,这里还是没有活物。”

    便是这里没有死亡之气,环境优美的像仙境,却独独少了活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便是羽化之穴了。”火宗惊叹看着两旁的参天大树,这里才是殿主所说的地方,刚才他们遇到的,和殿主所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太不像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离夜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羽化之穴,不见得是羽化之穴,她记得刚刚银线闪过的地方,应该不是这里。

    顺着银线找到了正确的方向,离夜也开始相信,那些银线,真的是死亡深林的地图,至于地图为什么会出现在她脑海里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剑宗扭头紧盯着离夜,试图在他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若是不知道,怎么能准确的无误找到羽化之穴的方向,让他们少走弯路,刚才若是走了那条大路,说不定不只是走出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死亡深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也能遇到各种想不到的事,走错一步,步步为错,便再也无法回头,北宫离夜却能准确指出方向,说他什么都不知道,这要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离夜被剑宗看着,一脸淡然,神情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谁会告诉他,就算他们知道了什么又能怎样,要他们相信,脑中会闪过死亡深林的地图,想想都没太可能,再说,她也没想过让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目光冷冷扫视了一眼剑宗,剑宗惊然把目光从离夜身上移开,转而看向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不走别挡道。”纳兰清羽面带微笑,声音如同天籁,翩翩仙姿,挪不开眼,他眼中的疏离冷淡,却让人不敢靠近,甚至不敢抬头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剑宗轻哼一声,长袖一挥,转身继续往前面走去,又是纳兰清羽!

    离夜看到纳兰清羽的举止,无声轻笑,这些事情她还是可以应付,他每次都帮她挡剑宗的招,可剑宗最想动手对付的人,还是她。

    面前的路越来越宽阔,景色也越来越美,仿佛走进的不是死亡深林,而是一处仙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死亡深林中央的羽化之穴这么好看。”火宗惊呼道,羽化之穴就像是被死亡深林保护在其中,让人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北宫离夜,他们或许找不到羽化之穴,可他用的是什么办法,殿主都说不知道具体的位置,北宫离夜是怎么知道的,还带着他们走了正确的路。

    “你说,是不是仙境也不过如此?”离夜拉了拉身边的纳兰清羽,仙境,仙人,当然把这里当成是仙境,要先把没有活物的那一块给忽视,不然真的很难让人觉得是仙境,仙人嘛,看看就行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淡淡扫视着四周,轻轻点头,“的确不错,却还是没有生物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里还是死亡深林,危险随时存在,越美不是越危险么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羽化之穴了吗?”剑宗迫切看着周围环境,寻找着他们这次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有生物。”离夜指了指空中蓝色点点,那不是生物,看上去还是一只玄兽,嗯,有点小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顺着离夜指着的方向看去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“玄兽!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竟然会有玄兽,羽化之穴不是说和死亡深林一样,没有半点活物存在,可这个东西不就是活物,它不是死的!

    “离夜!纳兰公子!”

    兴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淡淡血腥味伴随着声音而来,离夜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墨白身上怎么会有那么重的味道?”那是他血的味道,中了沉没,鲜血是黑色的,血的味道也不同,他现在身上有那么重的味道,这么远都飘过来了,他该流了多少血?

    蓝墨白?

    纳兰清羽遥望看着远去,月牙修长身影果然远远兴奋走来,身上各处沾染着黑色物体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他没死!”火宗惊讶看着走来的蓝墨白,这个人居然会没死,而且不但没死,还找到比他们先找到羽化之穴,这,这是怎么回事!?

    蓝家的人,剑宗看到蓝墨白走来,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目光看向他头顶飞在空中的玄兽。

    蓝墨白大笑着跑过来,看着纳兰清羽和离夜,一阵气喘吁吁,苍白如纸的脸色,比刚才还要惨白。

    “你的……”他的毒,解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都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吐血,一直吐血,最后就这样了。”蓝墨白轻描淡写道,没把痛的死去活来那段告诉离夜。

    一直吐血,一直吐血……

    听到蓝墨白的话,离夜和纳兰清羽双双一阵汗颜,这个血能够一直吐一直吐吗?

    剑宗眯起双眼,一把揪住蓝墨白的衣领,“先天地阶!”

    他进死亡深林不过才九阶入门的实力,现在怎么回事先天地阶,这才多长时间罢了,他竟然能够一脸晋升三阶!

    被剑宗这么一说,离夜这才去注意蓝墨白实力这方面,不但毒解了,实力也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看到来一次死亡深林,会有人死于非命,也有人能够得到很好的契机。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,不过小小的先天地阶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”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剑宗,在剑宗看来,蓝墨白一定是在羽化之穴得到了什么,才会有现在的实力。

    她到不这么认为,至少在看到天上飞旋的鸟,大概能猜出点什么,还有,蓝墨白只是中毒,被沉没拖垮了他的身体,实力才会一天比一天弱,现在毒解了,实力回来,也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小小先天地阶,北宫离夜,先天地阶在你面前,可不是小小的。”剑宗一把推开蓝墨白,也不再隐忍怒火。

    这一路找寻羽化之穴,他已经忍让太多,现在已经找到羽化之穴,没什么好说的!

    听到剑宗的话,火宗张了张嘴,差点哭了,心里一阵狂呼。

    剑宗大人,北宫离夜肯定不是先天地阶,他是先天天阶啊,要命的,北宫离夜才十五岁,就已经是先天天阶了,他当年五十岁都还在先天天阶努力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差距吗?这简直就是打击死人!

    北宫离夜都这么天才了,帝都居然还传出消息,说北宫离夜是废物,北宫弑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这么一路走过来,北宫离夜哪里是废物了,这样的废物是不会太夸张了一点,他这要是废物,那这个世上还有天才吗?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还是想想你们要找的东西,小爷不想跟你再废话。”剑宗找,他们也可以找,最后会被谁找到,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。

    剑宗咬咬牙,看了一眼四周,脑中回响着日月殿殿主临行前的交代,他霍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暂时就放过他北宫离夜一马,等找到东西,走出死亡深林,就是他的死期!

    火宗立马跟上去,看到近在眼前的羽化之穴,顿时觉得这些天怎么辛苦都是值得的,如此仙境,如此美妙,和刚才看到死亡深林,完全就是天与地的差距。

    蓝墨白虚软倒在地上,忍住晕眩,慢慢爬起来,脸色阵阵苍白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里是羽化之穴,可日月殿到底是来找什么的?”蓝墨白摇晃着身体问道,他突然有点晕。

    离夜无语看着蓝墨白,让他这么兴奋,刚才只怕都没有记起自己失血过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吃下去,这是补血的丹药,你失血过多才会晕眩。”离夜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锦盒,递到蓝墨白面前。

    缠身多年的毒突然解了,那种兴奋她能理解,不过蓝墨白这也太兴奋了,连自己身体是什么状况都忘了,毒,应该是解了没错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调理,彻底清除暗藏的身体的余毒,避免毒再次生长,大概半年,他就可以说是完全好了。

    蓝墨白点点头,接过锦盒,拿起摆在锦盒中央,唯一一颗丹药吞下去,吃了太多离夜炼制的丹药,很多他都不知道药名,但是离夜给他的,一定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日月殿到底是在找什么,能让剑宗这么迫不及待。”离夜双手抱臂挑眉问道,她和纳兰清羽丝毫没有急切。

    死亡深林毕竟是死亡深林,羽化之穴葬送了那么多强者,要是被眼前的景色蒙蔽,只怕就真的是掉进了这个地方的陷阱,也就和一脚踏进鬼门关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纳兰清羽轻笑问道,夜儿是不会错过这种热闹的。

    不过,剑宗和火宗不知道,羽化之穴是整个死亡深林最危险的地方,尽管目前这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急,就算是要去看,也要等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等,宛若潮水一般,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在空中盘旋高飞的蓝灵身体一僵,眨眼在空中消失,躲进了契约空间内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,嘴角一阵抽搐,剑宗这么迫不及待找死?他到底触碰了什么!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某甜以后看来是十二点党了,嘤嘤,伦家会努力恢复七点更新的,么么哒!

    哈哈,究竟是什么呢?什么呢?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