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八十八章 龙族噬血洞窟!
    纳兰清羽含笑注视,脸上轻轻扬起弧度,笑的淡然而又无害。``し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嘿嘿一笑,感情日月殿送上门的,用龙魂珠为理由请纳兰清羽去日月殿,为了加深信用度,还把东西拿出来放在他面前看,送上门的东西,不要白不要!

    不过,那东西真的是放在他面前?她很想相信真相是纳兰清羽说的那样,但是,他那腹黑的程度,让人很难相信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日月殿殿主拿着龙魂珠给他看了,然后就被他给盯上了,最后就龙魂珠就这么“送”到他面前了,这种说法,她比较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,这东西有第一只,肯定有第二只。”离夜说着转身跳进身后坑洼,捡起地上的魂珠,扔进储物手镯。

    总之这魂珠是好东西,可能没有龙魂珠那么厉害,也是比较珍贵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”蓝墨白刚踏出一步,身体突然猛地僵住,脸色阵阵苍白,身体仿佛被一股强大吸力吸住,无法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神情微微一变,迅速迈步,刚走到蓝墨白面前,正要伸手去拉他,然而他身后立刻出现一个人形高的黑洞,将他吸了进去,纳兰清羽伸出的手抓住一块衣角,天青之力砸入黑洞中,如同泥牛入海,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怎么会!

    纳兰清羽微微一愣,紧紧抓住蓝墨白的衣角,强大的冲击排斥着他靠近,却在奋力吸这蓝墨白。

    “纳兰公子,你快放手,不然它也会把你也吸走的。”蓝墨白着急道,这个黑洞很明显就只是吸他一个人,他怎么还能连累刚赶到这里的纳兰公子和离夜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纳兰清羽冷声呵斥,强大的气势,汹涌翻滚。

    蓝墨白立刻收住声音,看到那双淡然无情的双眸,他已经被吓的不敢再出声了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事情,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发生了,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坑洼内,刚捡起地上的魂珠,就看到蓝墨白掉进黑洞的一幕,她急忙走上坑洼,来不及咒骂,一道强力迎面扑来,不准她再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离夜试着挪动步伐,身体就像僵住了一样,不论她怎么想去救蓝墨白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冷冷注视着无尽黑洞,只感觉到蓝墨白身后的吸力越来越重,再这么下去,蓝墨白就真的要掉进黑洞了。

    蓝墨白浮在黑洞中,看了看纳兰清羽,再看看离夜,咬咬牙,从衣袖中拿住他拿来防身的短剑,拔出,将衣角奋力割开,不敢抬头去看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衣角割裂,强大的吸力奋力一吸,蓝墨白急速往后坠落,无尽黑洞抖动了一下,眨眼间消失在了眼前,排斥的力道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踉跄震退几步,看着蓝墨白消失的地方,淡然的神情露出一丝寒光,僵在空中手掌握了握,缓缓收回。

    没了阻力的阻挡,的离夜急忙走到他面前紧张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该死的!是她放心太早,才会连一点防备都没有!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纳兰清羽抬头注视着离夜,眼中笑意浮现,低哑的笑声响起,那比他那天籁之声更为好听,让人沉迷。

    听到纳兰清羽的回答,离夜脸上的紧张才放松了不少,想到眼睁睁消失的蓝墨白,

    “走吧,去找蓝墨白。”离夜目光阴沉转身,蓝墨白跟她一起来,她便要把他完好的带回去,这和对蓝湘成的承诺无关,只是她觉得该如此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迈步跟上去,握住离夜垂在身侧的手,手心灼热的温度带着紧张,离夜脚步立刻停下,侧身看着纳兰清羽,紧张的目光映入眼帘,离夜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不管掉到哪,都在一起。”纳兰清羽认真道,举世无双的容颜地似笑非笑,却不带半点玩笑。

    想到蓝墨白消失的情景,纳兰清羽一阵后怕,手上的力道又稍稍加重,生怕离夜身后也突然出现黑洞,将她吸进去,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消失,只会和她一起面对,哪怕她身后的是喋血地狱,他也会与她一起。

    离夜感觉到手上握紧的力道,暖意从心里划过,半开玩笑道:“若是走散了呢?”

    “无论什么地方,我一定找到你,即便毁天灭地,也在所不惜!”低沉沙哑的声音染着难得的温柔,坚定的目光,无声说着,这不是玩笑。

    四目相视,离夜眼中笑意逐渐加深,手指稍稍挪动,与握住她的大手十指相扣,紧握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她信他!

    纳兰清羽唇瓣双双上扬,笑容绽放,刹那间,天地失色,日月无光!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惊艳,随即稍稍低头,黑线不停划落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先走吧。”轻咳一声,离夜稍稍抬头,炫目的笑容耀眼万分,纳兰清羽常笑,可总是疏离的笑容,那种没有温度的笑,像现在这种笑容,可以说极少,这样的男人,只怕圣人也会心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纳兰清羽点头道,单手负在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前走去,看着昏暗的树林,脸上闪过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找到蓝墨白,离开死亡深林,才是目前最关键的事情,她不相信蓝墨白会这么死了,只是被黑洞吸进去,没有看到尸体,证明不了什么!

    某朵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,再一次被震晕过去,却没有掉出离夜身体,或许它连自己什么时候被震晕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粼粼光芒,五光十色,璀璨夺目,黑雾袅绕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小山丘前,看着山丘一角堆积如山的五光彩石,发出阵阵惊叹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这是不是能源结晶!”离夜双眼放光,走到面前堆积在地上已久,却丝毫光亮无比的才石头,目瞪口呆,阵阵感叹。

    能源结晶,那是自然形成的力量,天地吸收灵力,孕育而出的力量,能帮助修炼者提升实力,甚至是快速提升等级。

    这可是好东西,绝对的好东西,比起刚才那颗玄兽的魂珠,好不止百倍,这堆东西要是放在北宫家,那肯定有不小的作用,不说宗师一堆一堆,先天天阶肯定是可以有一堆一堆的!

    这么一大堆的能源石,离夜以前想都不敢想,毕竟这东西可遇不可求,现在居然让她遇到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眉头轻挑,不以为然,薄唇轻启,“一堆碎屑罢了。”

    碎屑!

    离夜无语看向纳兰清羽,这么一堆的能源结晶,他有这么巴掌那么大一块的碎屑!?

    “我是穷人!”离夜深吸一口气,冷静道,她当然不能和纳兰清羽比,这家伙在风启大陆横行那么多年,什么没见过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忍俊不禁,大手一挥,面前一堆的能源石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的储物手镯应该放不下,放我这吧。”他笑道,这一堆能源结晶,放在北宫家,的确会有不小的用处,也难怪她会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笑眯眯点点头,看了看四周,死亡深林看来不完全是要命的地方,还是有好东西的,死亡之气虽然有点……等等!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为什么会没事?”他身上没有日月殿的黑晶石,好像就是这么走进死亡深林的,怎么会没事!

    “扭转乾坤”里有说过,死亡深林的死亡之气,不管任何人都能腐蚀,实力多强都不行!

    “别担心,这点死亡之气伤不到我。”纳兰清羽含笑道,区区死亡之气,他还不放在眼里,看到她没有被死亡之气伤到,这才是幸事。

    离夜迟疑点点头,现在她在他身边,也一定会没事,那股暖流能让蓝墨白完好无损,肯定也能让纳兰清羽没事。

    想到蓝墨白,离夜又不禁庆幸,对付玄兽的时候,她有把灌满暖流的晶石给他,否则她和纳兰清羽不去找他,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纳兰清羽拉着离夜,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刚踏出一步,脑海中银线再次闪烁,这次闪烁的银线更为清晰,熟悉的气息随着银线的浮现跟着出现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离夜扭头环视着四周,这里就是普通的小山丘,昏暗袅绕,历久不散,为什么又出现那些银线,还有从他们靠近死亡深林,她一直就感觉到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对?”纳兰清羽见离夜不走,疑惑转身问道,见她看向四周,他也往周围环视而去。

    离夜目光凝重,红唇轻启,缓缓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从走进这里开始,就莫名会有熟悉的气息,脑中时不时会浮现出银线,那些银线弯弯绕绕,就跟地图一样,可我看不明白,明明这死亡深林我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,可就是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,那气息还若有若无,根本弄不清楚是什么气息。

    “去羽化之穴,或许能找到答案。”纳兰清羽认真道,已经到了死亡深林,不去羽化之穴,太不合算,毕竟不管是死亡深林,还是羽化之穴,想要遇到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羽化之穴应该就在这死亡深林之内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还在说着话,气势雄厚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们也要去羽化之穴。”

    高大身影大步走来,如猎鹰锐利的双眸紧盯着不远处离夜和纳兰清羽,双双露出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!他也来了死亡深林,也是为了羽化之穴!

    几道身影大步走来,其中一个正是不久前逃走的火宗,他双手叫错在腹部前,恭敬跟在剑宗身边,等待剑宗的随时叫唤。

    剑宗一身狼狈,身上的衣服早已不是进入断魂山脉那一件,可即便如此,身上的狼狈一点都没有减少,甚至发尖明显有被火烧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再和日月殿的人同行。”离夜讥笑看着走来的人,那么大的威力,居然还没有被炸死。

    剑宗就是剑宗,身上只是一点狼狈,连一点伤痕都找不到,看样子这次出来,在药宗那里拿了不少的丹药,否则爆炸引起的重伤,他怎么会这么快好。

    日月殿可不是吹嘘出来的,能让那么多人向往,殿主坐下四大宗师之一的剑宗要是那么容易死了,日月殿就不是日月殿了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本宗还没跟你算账!”剑宗怒叱道,日月殿仅剩的九个人,最后只剩下这么少只剩下他和火宗,其余的都死在那阵巨大的力量里,六个先天天阶,就那么死了,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!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嚣张的少年,竟是北宫家的北宫离夜!

    日月殿曾经收到消息,北宫离夜,天生废材,纨绔不化,现在怕是不见得。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看向战战兢兢躲在剑宗身后的李玉洁,嘴角稍稍上扬,“剑宗大人,我北宫离夜从来不会坐着挨打,而且还让人一连打两次,你给我一剑,我还你一招,礼尚往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在那片黑暗,他们找到了出口,但是日月殿的人是打算走出那里,就将她和蓝墨白死在那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也太不要脸了,愣是把事实扭曲,佩服佩服,还有李玉洁,那么大的爆炸,她居然也一点事情都没有,也不知道时用了什么了办法。

    李玉洁看到离夜的目光,身体微微一颤,想到剑宗还站在面前,神情才又放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!”剑宗脸不红气不喘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剑宗,拉着离夜继续走去,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剑宗最好别和我们同行,否则我担心四大宗师,很快就会少一个。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!

    火宗目瞪口呆看着离开的白衣男人,纳兰清羽这话也太不把日月殿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四大宗师少一个,剑宗是四大宗师之首,是他纳兰清羽随随便便能打败的吗?他以为自己是谁!

    剑宗双手负在身后,目光阴沉,双手紧握成拳,注视着两人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,北宫离夜!这两个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离夜含笑走在纳兰清羽身边,想都刚才对剑宗的话,嘴角的弧度上扬一分。

    其实,她还挺想看看日月殿四大宗师少了一个,日月殿的人会有什么表情,这件事情就算纳兰清羽不做,她也会做的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走远,留下剑宗三人站在原地,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三人眼眸。

    沙石滚滚,到处布满了骸骨,走着走着,离夜也不知道他们走到了什么地方,正确的说,从走进死亡深林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一直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尸横遍野,而那些尸体早已变成了白色的骸骨,躺在沙石之上,无人理会,更没有谁敢接近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有没有发现,死气变弱了。”真的是变弱了,这里是什么地方,死气变弱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眸光凝重,紧握着离夜的手,沉声道:“这里应该是死亡深林的中部,刚才我们所在的是最外面,死亡之气不是死亡深林最危险的,是最不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衣袂飞舞,雪白长袍,即便走在这样的地方,依旧一尘不染,仙姿飘逸。

    死亡之气还不是最危险的!?

    离夜差点被口水呛住,刚才的那个破地方,她都用了全身的解数才打败了死去不知道多久的玄兽,他现在跟她说,那还不是最危险的!

    “我也不曾来过死亡深林,古籍这么记载。”纳兰清羽无害笑道,他照古籍说罢了,死亡深林他要是来过,指不定还不知道有没有命走出这里。

    “羽化之穴你难道也是从古籍上面看到的?什么古籍,等回去我得找找看。”北宫家那么多古籍,没有关于任何死亡深林的事,羽化之穴也没有,她知道死亡深林还是从“扭转乾坤”里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拿给你便是。”上面记载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这样她也省了麻烦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过,交缠着十指,即便不说话,气氛也食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地上的白骨越来越多,刚才还是随处散落,最后的直接是以白骨铺地,他们每走一步,都是踩在白骨之上。

    一排排隆起山脉仿若苍龙静躺,山脉之间,壕沟深不见底,四面八方,全都是想一条接着一条隆起的山脉,仿佛一条条巨龙静卧,却又气势磅礴,就像是真正的龙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脚下白骨发出吱嘎吱嘎,而面前的景象却格外宏伟壮阔!
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沉重的两声,安静的四周,顿时连风声都消失了,剧烈的鼓声敲响,沙石在地面不停跳动,铺天盖地的压迫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,脚下步伐逐渐停下,警惕环视着周围,紧接着一声暴喝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胆人类,擅闯龙族噬血洞窟,赶紧离开!”

    龙族噬血洞窟?

    离夜微微一怔,一眼望去,无边无际如同龙脊的山脉,是龙的洞窟!?

    “噬血洞窟是龙族强者埋葬的地方,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纳兰清羽轻声在离夜耳边解释,双眸冷淡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埋葬龙族的地方,那不就龙族的坟墓,龙族的坟墓怎么会在死亡深林里,这一条条过去,难道都是龙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一声响起,天地都在阵阵颤动,地面不停摇晃,沙石滚动,地面凄白的骸骨,一下子竟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离夜稳住身体,契约空间又开始出现阵阵波动,重物从契约空间重重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千寂来不及叫疼,迅速趴在地上,恭敬至极。

    “见过先辈!”

    龙族噬血洞窟!这东西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只听到千寂两声吼叫,离夜却清清楚楚听见千寂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先辈!感情还真是龙族的坟墓。

    “龙族噬血洞窟。”离夜扫视了一眼四周,这些骸骨,难道都是龙的骨骸,看起来也不像,这应该是普通玄兽的骨骸。

    龙族的洞窟居然会在死亡深林,看来在死亡深林里,真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说话的是谁?”离夜继续问道,好像没有听到那说话的声音,龙族的坟墓,总不会还有活的龙在这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众龙用最后的力量,凝结出的一股力量,守护着这最后的安身之所。”谁也不会想自己最后的安宁,还总被人打扰,不过这个地方似乎没有平静过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打量着四周遍地骸骨,这些应该是是前来寻找洞窟的人和玄兽,最后都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凝重的压迫,让人喘不过起来,纳兰清羽扬袖一挥,磅礴气势宛若了汹潮,往四周滚滚而去,笼罩在他们身上的威压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大胆人类,快点离开,否则让你们知道噬血洞窟的厉害!”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又像是在耳边大声的呵斥。

    千寂趴在地上,扭头看向一旁的离夜,目光凝重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主人,龙族噬血洞窟,曾经葬送了千百万的玄兽和拥有神人之力的神化级别人类,是龙族最恐怖的存在,还是离开这里再说。”千寂的声音响起在离夜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离夜沉声应道,手掌放在千寂身上,将它拉回契约空间。

    这里的骸骨已经很好说明,到过这里的人和玄兽有多少,最后全部葬送在了这里,成为龙族噬血洞窟的陪葬品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我们换个方向。”离夜拉了拉纳兰清羽,蓝墨白应该不会在这里,龙族噬血洞窟,连身为泰坦巨龙的千寂都不敢靠近,他们不但是外族,还是人类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了一眼离夜,最后才点头答应,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匆匆走来,剑宗看到眼前起伏,看不到边际的宛若龙脊隆起的山脉,眼中露出兴奋。

    龙族坟墓,这里就是龙族坟墓,真的是太好了!

    纳兰清羽和北宫离夜不敢走这里,不代表他们不走,龙族,是玄兽中最高傲的种族,它们的陪葬品,必定是这世间至宝,龙死,龙骨还在,以龙骨炼制兵器,日月殿的兵器,何愁不能压制玄机城!

    “他们想干嘛?”离夜看着兴奋无比的一行人,他们不会是打龙骨的注意吧!

    “走!”纳兰清羽迅速抱起离夜,眨眼走出百米。

    “尔等人类,触犯龙族洞窟,杀无赦!噬血封杀!”

    地上白骨迅速染成红色,宛若是浸在鲜血当中一般,寂静的一条条山脉,开始剧烈动荡,被围在众山之中的一个小山顶,宛若龙头一般,缓缓抬起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嘶吼,天地顿时失色,天上,地下,骨骸,全部变成红色,就连空气中弥漫的空气,都变成了赤红。

    众山之中的龙头缓缓抬起,滚滚红色液体从顶端流下,鲜血染红的骨骸,冒出一层又一层的气泡,宛若沸腾的开水。

    液体所到之处,就像是被硫酸侵蚀了一般,化成血水,融入滚烫之中。

    刚走出没几步的人,远远看到山顶的一切,顿时脸色苍白,脚步不敢往挪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,我们还是先走吧。”李玉洁嘴唇都在的颤抖,全身冰凉,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可怕了,她要回家,她要回家!

    火宗擦了擦额上滚滚掉下汗珠,不自觉吞了吞口水,紧张说道:“大人,我们还是先走吧,要是被那些液体碰到,行走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不想死在这里,到这里来是寻找羽化之穴的,找到羽化之穴,拿到该拿的东西,他们就能回去复命,干嘛还要把自己的性命留在这里,他不想这样,一点也不想这样。

    剑宗看着那一排排山脉,眼看着已经走到了龙族坟墓面前,却不能在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看着如海浪翻滚而来,潮水般汹涌的红色浪花,他沉声下令,“走!”

    听到剑宗的话,火宗和李玉洁像是得到了某种特赦,迅速往回走去,那速度从来都没这么快过,看到身后回来的滚滚波涛,他们真的是恨不得再回到娘胎里,多生两只脚出来。

    远离噬血洞窟离夜和纳兰清羽,是看的最清楚的,滚滚血浆的流下,飞流直下的速度,所到之处,全部淹没在一片血红之中,被硫酸腐蚀过一样。

    眼看着飞流直下血浆已经到了三人身后,将他们腐蚀殆尽!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!剑宗大人救我。”李玉洁实力最弱,跑在最后面,血液就要追到她了。

    剑宗和火宗听到呼救的声音,扭头一看,看到沸腾而来的鲜红液体,他们往前面奔走的速度更快,完全无视李玉洁的呼救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,不——”

    一滴液体飞溅道李玉洁身上,不等后面的熔浆飞上来,她的身体如同被烈火焚烧,顷刻间,灰飞烟灭!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一路前往走,这一幕还是看的真真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滴,就能让一个人完全融化,化为发灰烬!

    这就是噬血洞窟的可怕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骨骸在地上,这样的恐怖让之地,红色液体所到之处,全部烟消云散,只怕,不管多强的高手,在这种情况下,也只能是逃了。

    “幸好我们没有硬闯。”离夜拍了拍胸口,完全没有察觉,她被纳兰清羽搂在怀里,两人的身体,几乎没有任何缝隙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,注视着离夜,淡淡开口道:“离开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啧,那个李玉洁用不着我动手,倒是省事了。”离夜嘴角闪过嗜血的笑意,他们三个人,知道她是北宫离夜的只有是李玉洁。

    她不在意李玉洁告诉剑宗自己的是纳兰清羽,只是,她不乐意看到,李玉洁用她的身份,治好被爆炸引起的伤!

    那么大的爆炸,李玉洁不可能没事,就是火宗,也受了伤,他暗暗吃了丹药,以为没有人看见,李玉洁能完好无损,只能说,她告诉剑宗自己是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没什么,可这样,她总觉得是自己只好了李玉洁,感觉很不爽!

    “用你的身份换来自身平安,李珏倒是教了个好女儿。”纳兰清羽冷冷讥讽道,那么明摆的事情,不用想都知道那个女人这段时间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不错,是可惜,小爷不喜欢被人利用,还是被自己想杀的人利用。”离夜理直气壮道,两人稳稳落在地上,纳兰清羽却没有放手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安全了,他就不能先松开!?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!”离夜怒了!

    什么仙人,什么神人,就是一个大神棍!

    纳兰清羽淡淡一笑,慢慢松开离夜,眼中闪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沉闷的一声在两人身后响起,火宗重重摔在地上,四肢趴着,又是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离夜转身看去,就看到火宗姿势*趴在地上,不停喘息,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啧啧,火宗大人,小爷发现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姿势,要不要给你画下来,然后送给你们殿主看看?”离夜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看着趴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纳兰清羽自然是要松手,不想让别人看出他们之间有什么。

    火宗趴在地上,抬起头,指着离夜,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东西会那么恐怖,简直是太恐怖了,下次不管是多丰厚的赏赐,他也不愿意到死亡深林来了,这个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!

    “噬血封杀,收!”声音从远处传来,紧接着又是一阵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熟悉的吼声响起,剑宗和火宗才彻底松了口气,高耸扬起的龙头慢慢低下,噬血封杀,也在收起!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知道噬血洞窟不可以靠近?”剑宗阴沉着脸,他从来没这么狼狈过,从走进死亡深林的那一刻,一直就这么狼狈!

    离夜翻了翻白眼,皮笑肉不笑看了一眼剑宗,“人家不要你靠近,你非得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纳兰清羽轻声道,日月殿的人要是没有靠近,怎么会有这么一场风波,差点就搭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两人转身继续往前走去,没走两步,听到身后的动静,顿了顿脚步。

    “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本宗没有跟着你们。”剑宗轻哼一声,想到近四十个的人,如今只剩下他和火宗,就一阵气恼。

    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,他这是不打自招吗?他们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没见我们少一个人,我们是去找他,不是去找羽化之穴。”被日月殿的人这么跟着,心里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要是还有雷石,她肯定再送他们一颗!

    剑宗不屑轻哼一声,醇厚的声音响起,“掉入这死亡深林,还有活人吗?你们不如和我们一起去找羽化之穴,到了羽化之穴,里面的东西,谁找到就归谁。”

    暂时不杀他们,他们现在只有两个人,两人之力想离开这个地方,怕是有点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有纳兰清羽,北宫离夜,纳兰清羽的实力,所有人都清楚,而外界传闻北宫离夜是废物,但他用出的那股力量,走进死亡深林到大现在活着,怎么会是弱者。

    有他们两个在,他们就多了一分把握,寻找羽化之穴,也就快很多,同样的也安全很多。

    听到剑宗语重心长,离夜冷冷轻笑,剑宗真当他们是三岁小孩,随便就被他的两句话给糊弄了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!”纳兰清羽冷淡扫视了一眼剑宗,锐利透骨!

    “有必要有必要!”火宗立刻爬起来,紧张说道,北宫离夜那么变态的力量,怎么会没有必要,有他们在,这一路也就安全不少,至少能够安全回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求其它的,只想着能快点回去,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离夜的实力,火宗并没有告诉剑宗,他怎么敢毛线,去触犯剑宗的怒火。

    剑宗要是知道火宗遇到玄兽,不但没有半点办法,最后还让一个先天天阶救了,火宗的命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在剑宗眼里,这是绝对的耻辱,也是绝不容许发生的!

    “你们要想寻人,我们也可以先帮你们找到人,然后再去寻找羽化之穴。”剑宗咬咬牙,退让一步,寻找羽化之穴,必须要有他们两个的帮忙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,总比让纳兰清羽和想北宫离夜两个人先找到,那个时候他们把里面的东西拿完,他们去还有什么用,来这一趟死亡深林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不能白死,已经死了那么多,就找到该找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听起来不错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条件大可提出来。”剑宗脸色逐渐阴沉,他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!

    离夜嘴角勾起狡黠笑意,眸光微转,如同璀璨的星光闪耀。

    “给我两块你们手上黑晶石,然后告诉我它是用什么做成的。”她只想知道的这么多,日月殿可以选择不说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露出一抹不解,黑色的晶石?日月殿还有这种东西?

    剑宗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直接回绝,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剑宗大人。”火宗拉了拉剑宗的衣袖,北宫离夜好不容易松口,他就不能答应了吗?

    大家都是来找东西的,黑色晶石给北宫离夜,难不成他还能知道是什么做成的,还能做出其它的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剑宗咬牙应道,愤怒的目光已经恨不得把离夜扒皮拆骨。

    火宗立刻从怀里拿出两块黑晶石,迫不及待放在离夜手上,谁让他们现在有求于人,要纳兰清羽同意,想想都不太可能,只能让北宫离夜先同意,才能劝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离夜接过黑晶石,转而递给纳兰清羽,她轻笑道:“帮我拿着。”

    帮他拿着!

    火宗看着离夜的举动,顿时被吓的不轻,北宫离夜这是找死吗?就算认识纳兰清羽,竟然让纳兰清羽帮他做事!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一幕,不只是火宗惊的失神,就连剑宗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接过离夜手里的黑晶石,看也没看,直接放进袖子,举止优雅,神情依旧冷淡,仿佛与世隔绝,不属于尘世的仙人,还有着淡淡浅笑,就是没有愤怒,没有不耐烦,没有杀气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纳兰清羽怎么会不生气,他怎么可能不生气,甚至还就那么做了,他们记得风启大陆传闻,当时纳兰清羽名声还不是那么响亮,有人对他恶言了几句,那个人从此就不见了踪影,甚至连尸骨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都这样了,怎么还半点事情没有!?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,好像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一样。

    做了很多次,帮北宫离夜?

    火宗讪讪轻咳一声,立刻否定刚才想的事情,那不可能,绝不可能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昂,大抱抱,这么晚才来,某甜实在是卡文,么么哒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