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八十章 聚首盛宴
    偌大的“蓝府”两个字映入眼帘,有蓝家三兄弟带路,一路通行无阻,蓝非曰带着离夜走进早就准备好的院子。超快稳定更新小说,本文由。。首发

    较大的枫树屹立各处,枝叶散开形成圆形,掌状翠绿生机勃勃,形成一片小巧的枫林,除了行走的路上铺上光滑的石头,其余的地方都是草坪和枫树,一两处地方,开着稀疏的小黄花。

    偶有几棵枫树下放着桌椅,还有的桌椅上放着棋盘,茶点,布置无一不是经过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院子尽管看起来简单,走到里面就会发现布置精细,让简单的院子有着独特的风景,若是到了秋天,枫叶变红,那便更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里如何?”蓝非曰笑嘿嘿问道,这从几天前开始,他就每天让人按时摆放茶点,就是想着离夜可能随时会来,到时候再准备就晚了。

    离夜倒是了一眼四周,四处一片葱郁,眸光收回,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对于住的地方,她没有太多讲究,能住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今天你先休息,我父亲最近在忙灵师四家的事情,可能没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不是见你父亲的,明天你让蓝墨白过来就行了,我会尽快解他的毒。”离夜淡淡打断蓝非曰的话,尽快解毒,尽快回帝都,和家里老人家约定的时间,只剩下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蓝墨白的毒,还不知道能不能在两个月之内解完,毕竟那已经埋藏了很多年,甚至没让任何人发现,他中的是毒,还以为他生病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蓝非曰爽朗应道,这件事情他还是可以做主的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会经常找你玩的。”傲悦笑呵呵道,可惜他们还要去见蓝家家主,不然就可以直接在这里和离夜聊天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很喜欢找离夜聊天,觉得他很像大哥哥。

    “有空的话,可以。”离夜淡笑着回答,要治蓝墨白的话,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傲悦笑眯眯点头,反正离夜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傲邢脸上划过一丝担忧,想到叶世钊,他就不放心,迟迟开口道:“离夜,叶世钊若是不肯罢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他来,杀了就行了。”离夜轻描淡写道,仿佛谈论的只是天气。

    话她已经说过了,就像傲一伦和傲汀,她当时也说过,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珍惜,有什么样的后果,那便是他们该付出的代价!

    叶家要是想有傲一伦他们一样的下场,她也不会客气,更不会手软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杀了就行了!

    他当是剁白菜,随便砍都没事,那是叶家长老叶世钊,在叶家好歹也是有点地位的,怎么可能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离夜不愧是离夜,什么时候都这么出人意料,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不在意的神情,傲邢心里的担忧一扫而光,这些事情离夜必定能处理,她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!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,那你先休息,我明天带墨白来找你。”蓝非白拍了拍蓝墨白的肩膀,笑哈哈说道,真的是太好了,墨白有救了。

    大哥肯定没空,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,明天带着墨白来就可以了,家里的事情他帮不上忙,这点事情还是可以做的。

    “非白,我用你带吗?”蓝墨白瞪了一眼蓝非白,他只是病了,又不是失忆了,炼药师大人就在蓝家,自己会找不到吗?

    蓝非白嘿嘿一笑,搂过蓝墨白的肩膀,粗枝大条道:“那你陪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谁陪谁,总之,到时候他一定要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叫我炼药师大人。”离夜嘴角一抽,今天被蓝非白这么一叫,明天整个蓬城就会知道,灵师四家聚首,还请来了一个炼药师,这个炼药师还是傲家的客卿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没必要的麻烦,可现在偏偏就成了麻烦,还是甩不掉的那种。

    蓝家这三兄弟,蓝非曰看上去整个人很粗犷,却有着不同寻人的细心和稳重,蓝非白看上去秀气一点,可偏偏像少了根筋一样,神经大条什么都说出来,蓝墨白给人的感觉,纯净的跟明镜似得。

    不过,三个人倒是各有各的优点,要是好好利用这些有点,蓝家也不是没有希望成为灵师四家之首。

    “那叫什么?”蓝非白疑惑问道,他就是炼药师,干嘛不叫炼药师大人,真奇怪。

    “离夜。”离夜满头黑线回答,这个还用得着问?

    “好。”蓝非白点点头,完全还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无心一叫,掀起了蓬城一股浪潮。

    离夜扫视了一眼面前几人,转身往枫林深处走去,葱绿之后,便是房屋,两层小型楼房,静雅别致。

    住在这样的地方,枫林层层,看不到围墙,遍地嫩草野花,若是不知道的,仿佛是住在某处山林中,而不是蓝府之内。

    “悦儿,我们走吧。”傲刑拉过傲悦,看了一眼走进枫林深处的离夜,迈步离开,他们还要去见蓝家家主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只有傲家没到了,其余的人都来了,距离聚首的日子也不远了,傲家这次却没有先天天阶参加,就连父亲也不曾来,傲家,还能保住现有的地位吗?

    蓝非曰张了张嘴,还想说什么,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,只能化作无奈一笑,转身离开,带着傲刑和傲悦去见他的父亲,蓝家的家主——蓝湘。

    红莲飞出离夜身体,看着四周的景色,那叫一个沉迷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灵师四家了,傲家的莲花,就像是生活在莲花池中,现在蓝家的枫叶林,有没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?”这就像是回到了断魂山脉,所以它才会这么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景是不错,灵师四家相隔的也不远,四家距离加上四家城池,加起来也只有帝都那么大,不过要算上断魂山脉,就不一样了。”离夜淡淡笑道,不过断魂山脉,不会有人算进自己的地域中,那么危险的地方,所有人避恐不及,怎么还会主动去招惹。

    断魂山脉其实也没那么可怕,她不就在里面生活了一段时间,断魂山脉庞大宏伟,占据了大半个天龙国,要走完是没那么容易的,她那三个月走的,也不过是山脉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不是说灵师四家不可能合并吗?”红莲浮在离夜身边,时不时绕着旁边的枫树飞一圈,又回到离夜身边。

    这里的景色真的是不错,怎么看怎么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离夜淡笑反问。

    “算了,人类世界的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,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红莲摇晃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一个离夜已经够它懂的了,而且每每它发现自己很懂离夜的时候,离夜下一刻就会转变,一下子又感觉完全不了解她,它觉得,这样的离夜,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懂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在离夜怀里动了动。

    离夜低头看了看怀中白物,双手举起,双眸注视着小白黑亮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力量。”离夜喃喃说道,脑中闪过刚才在街上的那幕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想动小白的时候,她几乎立刻把它抱起,可是,也在她抱起它的时候,它身上闪过两道白光,笔直飞过,白光直接从那两个人脖子上擦过。

    “呜呜~”小白笑眯眯叫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但是变大了,连能力也提升了,这样也好,以后我就不用担心,你会成为别人锅里的炖狗肉。”离夜脸上划过笑意,有自保能力就好。

    小白拉拢着毛茸茸的双耳,听到“炖狗肉”三个字,眸中闪过不满,仿佛在无声抗议,它不是狗!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就好好休息吧,今晚至少不会有人打扰。”离夜放下手臂,迈步走上二楼。

    今晚没有人打扰,以后就不知道了,叶家知道她是炼药师,就会这么算了?听着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离夜,什么意思?”红莲急忙飞到二楼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你要是太闲,我们可以试着炼药。”离夜走进二楼房间,才发现,这么一座小楼中,还有两三间房间,而且都很宽敞。

    走到走廊,院中景色尽收眼底,不同方向看出去,有着不同的景色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,小白立刻跳出离夜怀里,毛绒绒的身体,往各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离夜,二楼景色更好!看来那个蓝非曰选房间,也花了很多心思。”红莲试着转移话题,它刚刚炼药没多久,还是先休息休息,在这里住再久,住到回帝都,它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北宫家的景色也不错,就是太大了,感觉起来更像个迷宫。

    “嗯?”离夜双手抱臂,若有所思看着红莲。

    红莲微微一颤,立刻陪笑道:“我现在就走,你好好休息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话落,红色火莲一溜烟走出了房间,不敢多留下去,它不想这么快就被离夜抓着炼药。

    看到红莲走出去,离夜这才放下双手,走到床边盘腿坐下,闭上双眼,丹神诀在脑海中一页一页的浮现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红莲知道离夜在忙着,没有进房间去打扰,和小白在枫叶林逛着。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,炼药师大人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炼药师大人你还没起床吗?炼药师大人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被人重重敲打着,急切的叫唤,仿佛天就要塌下来似的,院中的树叶都因为这急切的叫声,又掉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傲悦刚走进院中,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,一个清澈如水,一个暴躁如雷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这是干嘛,干嘛打扰离夜休息!”傲悦双手叉腰,从院外走进来,她就是过来看看,然后就看到他们在这里猛的敲猛的敲,他们这样离夜还怎么休息!

    蓝非白吊儿郎当斜视了一眼傲悦,随手指了指天上,“拜托这个时间,都快中午了,谁都起床了好不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还会睡觉,太阳都晒屁股了!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休息,不是睡觉,哼!不跟你说了,离夜还没出来,我先走了。”傲悦轻哼一声,瞪了蓝非白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离夜在湖城住了一段时间,她知道离夜要是没什么事,一定会开门的,关着门,就证明他现在在忙,就算不是在休息,也是在忙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非白,你也别敲了,我们再等等吧。”蓝墨白拉了拉蓝非白,离夜既然说他今天会看,是不会食言的,就像这四个月之期,他就没有食言。

    蓝非白皱眉点点头,算了,离夜本来就和别人不同,也许这个时候真的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红莲看了看门口,扭动身体看着离夜,喃喃说道:“离夜,你这又是修炼了吗?”

    不太可能吧,昨天离夜还说帮蓝墨白看看,一般离夜修炼一次最少的没有七八天,也有五六天,离夜已经答应了,就绝对不会失信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离夜缓缓睁开眼睛,她只是看了一晚上的丹神诀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在两个月之内,把蓝墨白的病治好。

    最多的时间也就只有两个月,两个月以后北宫家的事情她还要解决,她等着看邵家是怎么从现在的地位,摔倒无底的深渊!这一次,她不会让任何人有半点机会打压北宫家族!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在门外等你很久了。”红莲慵懒说道,他们那么着急来干嘛,离夜答应了他们,又不会跑,有什么好着急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在他们走进院子的时候,她就知道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站起身,看了看皱起的衣服,转而走到屏风后面,从储物手镯里面拿出一套干净的换上。

    蓝衣锦袍,暗纹简单,流光溢彩,三千墨丝半束,腰间白蓝交错的流苏垂地,翩翩少年从屏风后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红莲浮在原地一声轻叹,离夜身穿男装已经这么好看了,要是换回女装,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貌似离夜从来都没换过女装,也没穿过女装,真想看看她穿女装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房门推开,离夜迈步走出去,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离夜在里面干嘛?不会又睡着了吧?”细细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非白,你别着急,离夜会出来的。”蓝墨白淡淡笑道,这个病已经纠缠了他这么多年,突然有人说可以医治,他尽管开心,也有一些不安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病,怎么可能说能治好就治好,离夜还说,这不是病,是毒,为什么是毒,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中毒的都不知道,又要怎么解毒,这些他真的想不明白,也不想去想明白,只要这个身体能好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着急吗?”蓝非白叹了口气,这么多年,墨白一直没说,所有人都知道墨白的心情,更何况他们还是双胞胎,更能感觉到墨白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着急有什么没用的,他的病,怎么着急也没用。”离夜穿过枫林,走到两人面前,在他们对面的空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这个病要好好调理,治好了以后还是要长期服药调理身体,才能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!”蓝非白高兴道,他刚刚还在想要不要去敲门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把匕首,转而对蓝非白说道:“你去帮我拿个杯子。”

    “杯子?”蓝非白点点头,转身跑进枫林。

    要杯子做什么?

    “离夜,我真的还可以治好吗?”蓝非白不在,蓝墨白也问出了自己的心声,这个问题缠了他很多年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知道,却又不敢知道,也不会有人对他说真话,最后他干脆不问,现在离夜在这里,他相信离夜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天下间没有白吃的午餐,我也不会白白救一个人,更不会动手救一个死人。”她救一个死人有什么用,反正都要死了,救也是白救。

    蓝墨白要是没救,她怎么会答应蓝非曰,她又不是圣人,不会做博爱天下的事情。

    蓝墨白眼中的阴郁一扫而光,清明的笑容浮现,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轻松过,离夜的话,无非就是一个最大的定心石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还记得,自己是怎么中毒的吗?”离夜挑眉问道,中这种毒的人,应该没几个人会记得自己是怎么中毒的,连下毒的人都不会记得。

    蓝墨白摇摇头,要不是离夜说,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再问问题,低头把玩着手里的匕首,果然是这样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毒叫‘沉没’,和它的名字一样,人中了这种毒的当时不会有什么事情,甚至没有什么察觉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毒慢慢渗透,中毒的人就像得了重病,身体一天天虚弱,等到死的那天,剩下的可能只有皮包骨。”离夜一字一顿解释,话语清晰无比传出。

    她会知道“沉没”,也是在丹神诀上面看到的,当时看到蓝墨白的症状,就和丹神诀上面一模一样,不过最后确定,还需要一步。

    “杯子。”蓝非白气喘吁吁跑到过来,手里拿着白瓷杯子,急忙放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把手伸出来。”离夜拔出匕首,冷声道。

    蓝墨白没有疑问,把手伸到离夜面前,虚弱的模样,仿佛随时都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蓝非白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血。”离夜抓过蓝墨白,匕首刀刃从手腕上划过,她立刻把放在一旁的杯子,放到蓝墨白的手腕下,接住一滴滴划落的献血。

    滴落的血液速度极其缓慢,伤口明明很深,血就像凝固在了身体里了一样,很艰难才落下一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蓝非白惊讶道,这血根本就不流动,就想冰凝固了一样。

    离夜收起匕首,从衣袖里拿出一颗圆润的丹药,“这是紫元丹,效果在赤灵丹之上,但是赤灵丹有伤没伤都可以吃,紫元丹只能治好你手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赤灵丹有伤可以愈合伤口,没有伤能调理身体,但是紫元丹只有医治伤口的作用,药效比灵元丹稍微差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蓝墨白接过丹药,直接吞了下去,暖流落入肚中,滴血的手腕,鲜血立刻停止了滴落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蓝非白蓝墨白睁大双眼,看着手上愈合的伤口,他们也知道紫元丹的药效,也吃过紫元丹,可从来没有哪颗紫元丹能有这样的效果,这不是灵元丹才有的效果吗?

    “离夜,你给的是什么品级的紫元丹?”蓝非白虽然知道问了离夜也不会说,但他真的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紫元丹能有灵元丹的效果,这也太神奇了吧!

    离夜陆续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瓶又一瓶丹药,还有一些灵药摆在桌上,红唇轻启,“这些可以同时吃,不过能不能承受,就要看你自己的,这里也有紫元丹,从今天开始,每天放血十滴,十天后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告诉他们品级,只会吓坏他们,在湖城已经把傲刑和傲悦吓到了,她没必要再多吓两个人,她要是说这是圣品,蓝非白这个大嘴巴,能让整个蓬城都知道,所以,不管是为了别吓到他们,还是为了她,最好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每天放十滴血,后面要是有好转还要慢慢放多,再加上这些丹药可不好吃,每天都要承受烈火焚身的痛楚,等毒解了,能留下半条命就不错了,所以后期还要调养,就是这样,她才说这种毒麻烦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蓝墨白双眼绽放着光芒,他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离夜缓缓起身,淡笑道:“谢谢就不用了,医好你我也是有条件的,不是白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两回事。”蓝非白立刻回答,离夜居然不告诉他是什么品级的,不说就不说,知不知道也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离夜起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蓝非白若有所思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,双手环胸,轻啧道:“都说炼药师不喜欢和人相处,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离夜这性格可不好,太冷了,这么冷,一般人还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非白。”蓝墨白摇摇头,离夜不喜欢和人相处,应该也不是那么回事吧,他身边那么多朋友,湖城傲家的灵师对他心服口服,这像是不喜欢和人相处的人?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。”蓝非白点点头,大声继续道:“炼药师大人,刚才忘记说了,灵师四家已经到齐,明天晚上会举行相聚的盛宴,我爹说让我来邀请你。”

    蓬城谁都知道蓝家来了一个炼药师,炼药师要是不去,太不像话了,不过即便没有这件事情,父亲也会请离夜。

    “聚首盛宴。”离夜喃喃道,嘴角不禁一抽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第一,对外说是灵师四家的盛宴也就算了,可为了避人耳目,还真的举办盛宴,直接开打不行行了。

    见离夜没有停下脚步,蓝非白摸了摸头,疑惑看向蓝墨白,“墨白,离夜这是答应了还是没有答应?”

    老爹说一定要请炼药师大人来,他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,炼药师大人哪里是那么好请的,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离夜,那就更不好请了,而且常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猜也猜不到,现在该怎么回去告诉老爹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蓝墨白摇摇头。

    蓝非白满头问号看着离夜离开的方向,纠结着自己要不要追上去继续问清楚,薄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纠结中的蓝非白眼前顿时一亮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,手掌拍了拍蓝墨白的肩膀,脸上溢出笑容。

    其实,离夜也不是那么冷淡的人。

    离夜走进房间,红莲立刻从里面窜出来,凑到她面前疑惑问道:“离夜,咱们干嘛要去?”

    那些人的盛宴和离夜有什么关系,再说了,叶家的人还在,那就更不用去了,反正也没有他们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留在这里的。”离夜含笑道,去,当然要去,灵师四家的事情和她没关系,可是待在这里这么时间,没什么事情可做,会很无聊的。

    红莲狐疑漂浮在空中,看到离夜嘴角的笑容,身影一溜烟瞬间消失在房间里,残留的余音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“记得等我,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离夜去它当然也要去了,看到离夜嘴角的笑容,它就知道这顿饭肯定不会那么好吃,其实离夜的笑容很美,可每次它总觉得很凉风阵阵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看到红莲一溜烟消失,离夜耸耸肩淡淡道:“这次我没想过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离开的红莲要是听到离夜后面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吐血,离夜根本不想做什么,只是单纯想去看看,它想多了。

    红莲不在,小白不知道去了哪里,离夜盘腿坐在床上,双眸紧闭,丝丝乳白是气息,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如同一个小漩涡融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好奇的身影踮起脚尖往楼上望去,却只能看到紧闭的房门,不禁叹了口气,眸光暗淡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刚才蓝墨白和蓝非白还见过离夜,为什么现在又闭关了?”傲悦叹息道,从离夜到了蓬城,她还没好好找过离夜说话,正好她也可以问问,离夜怎么可以这么厉害,灵师,炼药师,还契约了玄兽。

    玄兽多难契约到,离夜竟然还契约没有的驯服的那种,太厉害了!

    “悦儿,你拉我来,就是为了找离夜?”傲刑皱了皱眉头,眸中闪过一丝黯然,叫他来,只是为了找离夜吗?

    傲悦嘿嘿一笑,抱住傲刑的手臂,“大哥,你老是对着那些老家伙,我可是知道你早就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才会拉着大哥一起来找离夜,不过可惜,离夜还没有出房间,也不知道他在房间里面做什么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傲刑没有回答,反倒是轻皱的眉头皱的更紧,负在身后的双掌稍稍握紧,他深吸一口气,仿佛是做了某种决定,僵硬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悦儿很喜欢离夜吗?”傲刑张了张嘴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问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傲悦紧紧抱住傲刑的手臂,哈哈大笑道:“大哥别担心哈,我就算喜欢离夜,也不会把你抛弃的,唔……”傲悦顿了顿,眼中闪过一丝黯然,随即立刻消失,继续道:“你是我大哥嘛。”

    只是大哥吗?

    傲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重,却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静静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站,一个娇小俏皮,一个高大稳重,仔细看,就会发现兄妹相称的两人,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,站在一起是那么的般配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回去吧,明天离夜会去参加盛宴,到时候再说。”傲刑扯出一抹笑容柔声道,这不经意间的温柔,只属于她。

    傲悦皱皱眉头,无奈点头应道,“那好吧,明天好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来过和离去,房间里面的离夜仿佛并不知情,她只是静静坐在房间里,运行着进入身体的灵力,将它流到身体各处,运行无数个周天。

    夜幕流逝,黎明降临!

    回到木屋的红莲从窗户外看到修炼的离夜,悄然离开,不去打扰,消失多时的小白,就像真的消失了一样,不见它出现在房间里,也不知道是不愿意打扰离夜,还是躲到什么地方去玩了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阳光高照,房间内终于传出了动静,离夜呼出一口浊气,双眸缓缓睁开,起身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醒了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离夜刚走到窗口,红莲几乎是同一时间从暗处窜出来,飞到离夜面前,殷勤开口。

    离夜睨视了一眼红莲,看着它头上蹭蹭冒起的火焰,顿时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红莲还是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,好像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情绪不同,红莲火焰中央的火蕊就会有不同弧度的跳动,它不开口,都能知道它在想什么,都不用再听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知道什么?”它还能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红莲郁闷地看着离夜,它这还什么都没说,离夜怎么就知道它想说什么了?盟约又不是契约,离夜不应该知道它心里在想什么吧!

    “嗯?”离夜双手抱臂,注视着红莲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也没什么事情,我就是突然想到,那个男人好几天不见了,而且一直没消息,你会不会担心。”它突然就想到那个男人了,真的只是这样,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!

    那个男人对离夜还不错,所以它才会关心的,嗯,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“该担心的应该是别人。”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不留痕迹收回目光,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一个神棍有什么可担心的,日月殿的那些宗师他都不放在眼里,五个宗师都打不过他一个,这风启大陆还有谁是他的对手!?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红莲愣在原地,幡然醒悟过来,貌似是这样,担心的应该是别人,那个男人那么可怕,有什么好担心的!难怪离夜一点都不担心!

    离夜看到红莲懊恼的模样,嘴角无声勾起轻笑,白皙光滑手指不自觉抚上腰间的透明玻璃石,眸中闪过一抹深邃,那张仙气飘飘的脸慢慢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听说这里住着的是炼药师。”

    “蓝家居然还能请到炼药师,就不知道这个炼药师长什么样子,是不是有那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再厉害的炼药师,能比得上我们家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那是爹花了高价请来的,蓝家请来的炼药师怎么比得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黄莺轻啼的声音传入耳膜,红莲立刻躲进离夜身体,离夜扭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摩擦着玻璃珠的手垂下,放在身侧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里好美,蓝家居然把那个炼药师住的地方,放在这么美的地方。”任性的声音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离夜迈步走去,远远就看到走来的两道身影,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

    李玉欢厌恶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,想要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,可才拉开一点点,那个少女又扑倒她手臂上,就是不肯松开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洁儿,不如我们分开找炼药师吧,要是找到炼药师,把他请回李家,爹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李玉欢皮笑肉不笑道,她真不明白为什么爹让会她照顾李玉洁,李玉洁在蓬城比她还要熟悉,就跟回家似的,爹干嘛还要她跟着。

    李玉洁扭头看李玉欢,俏皮眨了眨眼睛,脸上的笑容慢慢转化成委屈,她低声抽咽,泪眼婆娑注视着李玉欢问道:“姐姐是不喜欢洁儿跟着吗?可是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李玉欢立马回答,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离夜眼中闪过嘲讽,她淡然收回目光,就在她转身之际,耳边传来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李玉欢惊讶看着二楼傲立的身影,满脸错愕诧异。

    北宫家不是说不知道北宫离夜去哪里了吗?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是站在炼药师的阁楼上,他就算再怎么纨绔霸道,也不该来打扰炼药师大人。

    离夜顿了顿,最终还是转身看向楼下,嘴角含着淡笑,神情更是桀骜不羁,“小爷现在没时间,还有,你们最好出去。”

    找到她,请她去李家,李家的人果然是喜欢白日做梦,只不过是天龙国第一富豪就如此了,要是真有点什么实力,他们是不是就该认为,是人都要往他们李家走?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李玉洁看清楚楼上的离夜,不禁惊呼,脸上立刻露出愤怒。

    上次就是他差点杀了自己,把她摔在地上,害她痛了那么久,还有一向照顾她的李绣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说不定就是被他杀的!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双手摊开耸肩,“不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都还没说,又是她们,灵师四家和李家到底有什么关系,李珏的女儿跟蓝家走的那么近,四家盛宴又邀请了李家,看来灵师四家和李家的关系匪浅,这样的话,今晚的盛宴,不会太无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!”李玉洁气的浑身发抖,她咬了咬牙看了看四周,忿忿道:“你好大胆子,这里是炼药师住的地方,你敢冒犯炼药师,等会本小姐就让炼药师大人把你赶出去!”

    哼!他有什么了不起的,敢站在炼药师的地方,等会炼药师回来了,看他怎么办,炼药师大人一定会帮她好好教训这个人!

    把她赶出去?

    离夜讥讽一笑,她倒要看看李家的人怎么把她赶出去,又是怎么把她赶出去的!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!?”李玉洁愤怒道,他还笑,他还敢笑!

    离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如亿万星辰聚集而成的璀璨双眸闪过讥讽,纤细身影站在栏杆旁,俯瞰着站在地面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很想死了。”离夜淡漠道,目光落在李玉洁脖子处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脸上的冰寒,李玉洁微微一颤,那天笼罩着她的寒意仿佛又回来了,紧紧笼罩着她,小巧的脸上瞬间惨白。

    “你,这里是蓝家,我姐姐也在这里!”李玉洁吞了吞口水,紧张抓过身边的李玉欢,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恐慌,明明怕到全身发抖,还要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眼前的人在灵师四家的盛宴上能做什么,她这次可不会怕他了!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目光淡淡扫视了一眼李玉欢,看到李玉欢目不转睛看着自己,眉头稍稍皱起。

    拉过李玉欢的李玉洁也发现了李玉欢的不对劲,她拉了拉李玉欢,大声叫道:“姐姐!”

    李玉欢立刻回神,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随即便是那蛮横任性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这里不是帝都,更不是北宫家!”在帝都,在北宫家他可以嚣张狂妄,在蓬城他凭什么这样,杀了连昭表哥,邵李两家是不会放过北宫家的,更不会放过他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,她要做什么,跟帝都,跟北宫家没有任何关系,她们两个……她若是想杀,随时可以动手,也可以现在就把她们变成尸体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!

    北宫离夜说那又如何!

    没有北宫家做他的后盾,他怎么还可以这么嚣张,平静,而且还是在炼药师住的地方!

    李玉欢愣在当场,看着离夜,久久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李玉洁伸了伸头想说什么,但是看到离夜那冰冷的目光,整个人恍若掉入冰窖一般,想说的话都忘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灵师四家的聚首,有很多人来了,李家,灵师四家,等等好多人啊…嘿嘿,亲们猜猜还有谁呢?

    本书由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