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七十八章 灵师四家相聚?
    傲刑扯出一抹笑容,走到离夜面前,笑道:“悦儿,离夜是北宫家的少主,北宫家肯定还有事情在等她。》し”

    “北宫家,那以后能不能去北宫家找你玩?”傲悦笑眯眯说道,上次去帝都,她都没怎么玩,现在有离夜在,就有人带她去玩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可以,不过我最近不回帝都,还有点事。”回帝都那也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,傲悦就算去了帝都,她也应该不在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去!”傲悦点点头,能去帝都玩就好了,拉着大哥一起去。

    傲刑蹙了蹙眉头,顿了顿,迟疑开口,“离夜,有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傲刑,你可以做傲家家主,你有这个实力,有什么可不自信的。”离夜笑着说道,这么多天过去,早就过了当初的十天之期。

    傲刑一定向傲一胤给回过家主令牌,傲一胤肯定也没接受,反而让他继续接管傲家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!”离夜怎么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,傲家家主你还是做着吧,你做总比你父亲做强。”傲一胤那个性格,真不适合管理一个大家族。

    说完,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三个瓷瓶,不急不缓道:“这里是灵元丹,破厄丹,还有玄元丹,每瓶大概有二十颗。”

    离夜每说出一个名字,傲刑和傲悦脸上的表情就震撼一分,离夜把三瓶丹药递到他们两个人面前,他们彻底傻眼了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三瓶丹药,这是给他们的!?

    灵元丹,破厄丹,玄元丹!老天,他们没听错吧,每样二十颗!

    “傲家给我那么大的承诺,我总不能白拿,你们的实力若不强点,以后我要是有什么事情,你们怎么完成?”离夜淡淡笑道,如今的傲家没了傲一伦,实力的确是弱了一点,不多几个强者,傲家怎么能坚持现在的地位。

    傲刑怔怔回神,呆木接过丹药,脑中还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三瓶丹药,不管哪一瓶,对不是傲家能够轻易买的起的,一两颗还可以,但是二十颗,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丹药本就稀少,灵药灵草也异常的贵,而且不是炼药师,遇到珍贵的灵药灵草,他们即便知道名称,也不了解药性,有毒没毒也不知道,一般不敢轻易摘采,灵药已经如此珍贵,更何况是炼制而成的丹药!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傲刑认真道,北宫离夜对傲家的恩情,他这一辈子都怕是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就不用了,记住你们的承诺就行了。”离夜目光在傲刑傲悦之间扫视了一眼,嘴角勾起无声的弧度,然后她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也许,他们之间真有什么事情,不过这么点事情,傲刑应该自己能够处理,不然还当什么傲家家主。

    离夜穿过傲家庭院,一路上只要有人看到她,就会停下步伐,恭敬叫一声“离夜公子”。

    小白屁颠屁颠跟在离夜身边,萌萌抬头看着走过的人,毛茸茸柔软的身体,还有它呆萌的模样,是人看到都会想把它抱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街上,街上行人看到离夜出现,那反应比傲家的人还热情。

    最后离夜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热情,找了条小路,耳根这才清静了下来,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,缓缓走出湖城。

    刚走出湖城,离夜直径往断魂山脉的方向走去,看到不远处的山脉,她停下脚步,红莲几乎是同时飞出她体外。

    “呼~”红莲呼出一口灼热气息,它刚才都快被闷坏了,湖城这些人也太热情了,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泰坦巨龙。”离夜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不远处的断魂山脉,银光从她身旁闪过,巨大身影直直站在离夜身边,蓝色眸光炯炯有神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泰坦巨龙看到不远处的断魂山脉,眸光已经热切到不行了,那饥渴的表情,恨不得立刻冲进断魂山脉,然后大吃特吃一顿吗,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离夜睨视里一眼泰坦巨龙,看到它热切的表情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当玄兽当成它这样,是不是应该说很失败?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在去蓬城的方向等你。”离夜汗颜指了指断魂山脉,她已经不忍直视泰坦巨龙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泰坦巨龙兴奋点点头,急忙往断魂山脉里跑去,速度快到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红莲飘在身边,看着走远的泰坦巨龙,喃喃说道:“离夜,看来它是真的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去蓬城。”离夜收回目光,转身往蓬城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蓬城和湖城相隔的距离,说远不远,说近也不近,比起帝都和湖城的距离,可以说是近多了。

    红莲飞在离夜身边,在这没人的地方,它终于可以出来透口气了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一火,往蓬城的方向进发,一路上他们停停顿顿,看着沿路的美妙的风景,享受着难得的宁静。

    红莲时不时看看身后,没看一次,它就会嘀咕一声:“离夜,泰坦巨龙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离夜一般都不回答,最后红莲问的也没意思了,这才收起声音,静静跟在离夜身边,往前面飞去。

    小白吃力跟在离夜身边,最后它终于走不动了,四只爪子立刻抱住离夜大腿,死活不肯下来,整个身体就这么挂在离夜腿上。

    离夜眼角一阵抽动,然后才俯身抱起地上的小白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,俊朗无双,眉宇含笑,邪魅蛊惑,万物失色,日月无光,如画景色,整个人宛若从画中走出一般,当然,前提是要忽略怀里毛茸茸的白狗,以及身边上蹿下跳的红莲火焰。

    走了三天,离夜终于停下了步伐,看了看不远处的蓬城,再看看身后的断魂山脉,眉宇的笑意染上一层惊讶。

    断魂山脉和蓬城的距离很近,相隔的距离只有几百米,站在断魂山脉前,几乎不用仔细看,就能看到不远处矗立宏伟的蓬城,站在蓬城城墙上,也可以清楚看到断魂山脉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想断魂山脉前,目光来回在断魂山脉和蓬城之间扫视,最后她干脆走到一棵大树旁,跳到树枝上靠着树干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见过城池离山脉这么近。”红莲惊呼道,蓬城的人已经离断魂山脉这么近,怎么还大老远的跑去里面,完全没必要啊。

    宏伟的蓬城,规模比湖城小点,参差不齐的房屋起起落落,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蓬城,离夜发现,她都没有好好看过湖城,听说湖城比蓬城大,但是走进蓬城,她看到最多的不是房屋,而是满池的莲花盛开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莲花盛开的季节,湖城的夏,蓬城的秋,湖城有莲花,蓬城是什么?

    “为什么今年灵师四相聚的地方,会选在蓬城,蓬城离断魂山脉这么近,要是突然有玄兽攻击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是废话,这每年相聚都是轮着来的,前面三年都已经到了其它城,今年肯定是蓬城。”

    “要来也应该过段时间再来,这个时候湖城的莲花开的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看景色的,还是参加四家相聚的?”

    “唉,走吧走吧,反正今年也就这样了,蓬城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树下走过,他们走的方向正是湖城,但语气中却透出浓浓的不满,显然是不想来蓬城。

    灵师四家相聚?

    离夜从树上跳下来,飞身走到两人面前,稳稳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我们是叶家的人,你也敢挡路!”两个男人中的一个见有人挡住他们,气愤走出一步,指着离夜不满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灵师四家相聚?”离夜反问道,她在湖城没听傲刑说过灵师四家都会聚集到蓬城,为什么会聚集到蓬城?

    另外一个走出来,不屑轻哼,下巴上扬看着离夜,“这关你什么事,你又不是灵师四家的人,我们灵师四家的事情,外人管不着!”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道寒意,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同样的话,小爷不想重复第二次,说!”

    叶家,排在灵师四家第二的叶家?

    骇人的气息让得意嚣张的两人微微一愣,莫名的寒意笼罩心头,他们只觉得毛骨悚然,心生恐慌。

    不,不对,眼前人就是一个小少年而已,有什么可怕的,别自己吓自己,两人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里的恐慌,再次露出那种不屑猖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,告诉你,我们可是灵师四家叶家的人,你最好让开!不然小心我们揍你!”叶家排在灵师四家的第二位,在天龙国还是有点地位的,这小子敢挡他们的路,找打!

    听到他们猖狂不屑的语气,红莲不禁一阵抖动,这是哪里跑出来的两个白痴。

    离夜问什么,你们回答不就行了,而且半路走出来有人问路,问事,在人类世界不是正常的吗?难道身为叶家的人,就要高人一等,对于其他人的询问,可以不屑一顾?

    在其他人面前这样它没话说,可你们怎么就不能好好回答离夜的问题。

    眸光微转,骇人气息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叶家的人!

    “叶家,好大口气!小爷倒要看看,你们怎么揍小爷?”离夜走近一步,锐利透骨的目光注视着面前两个人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两人急忙后退一步,恐慌看着离夜,全身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被眼前的少年一瞪,他们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,一阵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你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敢啊,太可怕了,直觉告诉他,眼前的人他们招惹不起,可偏偏已经招惹上了,早知道这样,刚才就应该好好回答,说不定还不会有这飞来的横祸。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相互推着对方,都想让对方先出手试探离夜的实力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两人的举动,脸上划过一丝冷笑,令人胆颤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你们不动手,那小爷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不客气,他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看,顿时感觉到后背发凉,然后眼前一花,两个人都蒙了。

    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,整个人腾空跃起,只见她旋腿一踢,还在争议谁先出手的两个人,立刻倒在地上,脸上多了两块淤青。

    “好痛!”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捂着脸颊,痛的在地上翻滚,笼罩在身上的寒意,不但没有减弱,反而比刚才还冷!

    “不要让小爷重复第三次!下次,小爷不知道,会踢在什么地方。”邪魅的笑容颠倒众生,眸光在两人身上上下扫视,最后停留在中间部位。

    呻吟着的两个人猛地收起声音,迅速爬起来,跪在离夜面前,大声求饶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我们知道错了。”其中一人急忙说道,刚才怎么没想到,到湖城的人,除了灵师四家,还有天龙国一些高手,说不定眼前的人就是一个,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傻事?

    等等,不对啊,他要来参加灵师四家相聚的,怎么还问他们?可现在也顾不上他是什么人了,保住小命要紧。

    离夜额上的太阳穴明显在暴动,他们两个要是再不回答,也许另外一脚,很快就会落下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是这样的,灵师四家每年都会相聚一次,这次聚首,说是为了巩固感情,其实就是为了争夺第一,我们是叶家的人,叶家其他人早在几天前就到了,我们两个懒,所以才会这么晚。”另外一个看到离夜逐渐变黑的脸色,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懒了一点,平时没犯什么大错,早知道这次会遇到这位大人,他们一定不会偷懒。

    争夺第一?

    离夜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身后的蓬城,脸上露出一抹讥笑。

    外人眼里团结的灵师四家,其实也在无时无刻争夺着第一,还是每一年比一次,这不就和北宫家每一辈人,每年都会有一次排名一样。

    “傲家的人呢?他们来了吗?”她特地绕了远路,傲家的人要是在她离开湖城就出发的话,应该也已经到蓬城了。

    傲家?

    两人顿时一个激灵,立刻摇头,“我们也不知道,还没进去过呢。”

    这才刚走到蓬城外面,不就被你拦下了,哪里知道傲家的人有没有来,不过这么少年这么关心傲家,难道是傲家请来的!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人,等会必须要告诉家主!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离夜走到一旁,看了看密林深处,又看看蓬城,她又跳回到树枝上,慵懒靠在树干上面。

    见离夜让开,两人迅速起身,几乎是撒腿就跑,仿佛后面有猛兽在追赶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红莲看到那两人走远,又飞出来,迟疑说道:“离夜,傲家今年少了傲一伦,要真的比起来,说不定第一的位置会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类,一早好好说不就行了,好好说离夜是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,可偏偏他们非得挨打了才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红莲,你什么时候也管人类世界的事情了?”离夜白了红莲一眼,灵师四家她都不怎么了解,红莲在这里说的句句在理,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多了解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灵师四家中,晋升到巅峰先天天阶的人不多,所以真的要比起来,傲家还是有机会的,不过,要是突然杀出来一匹黑马,那结果会怎么样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奇怪傲刑怎么不告诉你。”红莲嘿嘿笑道,离夜这么聪明,一定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我来蓬城,说了有什么用?”离夜笑着反问,傲刑只是不想让她再为湖城的事情担心,所以才没有告诉她。

    其实湖城的事,和灵师四家的事情,她真不想多管,可貌似从傲刑塞给她家族信物的时候开始,就已经有撇不开的关系了,从历练出来以后,就一直和灵师四家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她也想看看,四家真正合并,能有什么样的实力,若灵师四家的势力能成为北宫家的助力之一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北宫家要走向强大的盛世,单单有现在的实力和势力,的确是还不够,灵师四家合并成为北宫家助力之一,北宫家会被现在强很多。

    只是这都是灵师四家的事情,不在她管的范围之内了,他们合不合并,她不是四家的人,说什么都是扯淡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红莲恍然大悟应道,傲刑是不知道他们要到蓬城来。

    以那个人类的性格,要是知道离夜要到蓬城,一定不会让她先走,那人就那样。

    离夜缓缓闭上双眼,耳边时不时传来蓬城门外的声响,灵师三家已到,唯独傲家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,四家聚首,来的人,却不只是四家的人,还有天龙国一些小势力家族,也都纷纷到齐。

    像灵师四家只有在天龙国有地位的家族,能邀请到的人,也只有天龙国的一些势力,有些家族,他们是想请也请不到的。

    日光落下,黑夜降临,契约空间出现轻微的波动,离夜缓缓睁开合上的双眼,脑海中响起泰坦巨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淡淡应了一声,继续闭上眼睛,靠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红莲悄悄钻出头,小声问道:“是大龙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龙?”离夜睁眼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离夜我起的名字好听吧,小白这么小叫小白,那头龙那么大不就是大龙。”大龙大龙,多好听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她无法理解红莲的思维,而且她相信,泰坦巨龙也不会喜欢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千寂!”离夜突然响起隐含着怒火的声音。

    离夜忍住笑意轻咳一声,伸手戳了戳红莲,灼热的温度流过她指尖,却不曾有半点灼伤,“它说它叫千寂。”

    泰坦巨龙要是每天被人叫大龙大龙,一定会抓狂,红莲不过是叫了一声,它已经开始抓狂了。

    红莲失望叹了口气,摇晃着身体失落道:“原来有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大龙多好听,跟小白一样,小白就很喜欢这个名字啊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小白无声抗议,它什么时候喜欢了,是它说的话他们都听不懂,最后只能让他们小白小白的叫!

    “好了,先休息吧,等天亮了再进城。”离夜挪了挪身体,双手抱臂,双腿交叉放在树干上,后背靠在树干上,双眼再次合上。

    红莲遛回离夜身体,寂静的夜晚再次恢复它该有的平静,夜,还很长。

    黎明耀眼,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,蒸发了遍布各处的晶莹露珠。

    离夜缓缓眼睛,眉头皱了皱,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蓬城门口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也接待客人,这一晚上,蓬城门口就没停过,居然有这么多人喜欢晚上来访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。”红莲恹恹飞到外面,这大晚上的还有人来,它一晚上都没睡好,不过离夜应该都没睡。

    那么大动静,换谁谁都睡不了,只有小白依旧睡的香甜,可为什么去摸胸的时候,它精神总那么好!?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去蓬城看看,灵师四家的相聚。”玫瑰红唇无声勾起弧度,灵师四家,相信到蓬城一行,也会有一定收获。

    红莲顿时睡意全无,头顶火焰蹭蹭蹭冒出来,激动地在离夜身边上下蹦跶,大声狂呼:“好耶!好耶!”

    它也想看看什么是灵师四家的相聚,听起来还挺有趣的,就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子的,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也不错,和离夜在一起,人类世界都变得有趣了。

    红莲此时不禁庆幸当时自己的决定,去北宫家,和离夜形成盟约,不然这些事情,是它永远都体会不到的。

    巍峨耸立城门彰显着城池的磅礴,砖瓦整齐排列,古老的痕迹,屹立不倒的坚韧,无一不显示着这座城池的经历过的岁月洗礼。

    通往蓬城的大道上,时不时走过几个人,站在街道两侧的人立刻走出来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离夜手抚着怀中熟睡的小白,步伐不急不躁,优雅至极,贵族气势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位公子,请问你是来参加四家聚首的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公子真俊朗,宛若神人,他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第二个如此俊朗的人,没想到这就见到第二个了。

    离夜刚走到城门口,站在两旁的人立刻迎上来,面带微笑,恭敬有礼,却也不是阿谀奉承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找蓝非曰。”离夜淡然道,参加灵师四家聚首,没那么严重,灵师的四家聚首,她最多只想围观的那个,帮蓝墨白治好他的身体,其余的她不想做。

    只见迎向离夜的人脸色讲了僵,又立刻露出笑容,缓缓说道:“那你请,不过大少爷最近可能比较忙。”

    这小祖宗是谁啊?一来就指名道姓找大少爷,不会是来找茬的吧?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四月之期已到,他若不来,便是他的事情。”说完,离夜直径走进城内,刚迈进城内,映入眼帘就是两排的翠绿。

    掌状五裂的翠绿随风摇曳,街道两旁,树荫茂密,井然有序,笔直高耸,一望无际,仿佛整条街的两侧,都是这翠绿之景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景色,离夜顿时明白昨天那两个人为什么会说,到蓬城为什么不过段时间,再过一段时间,眼前的翠绿,就会转为火红,火红如团,美不胜收,没想到,蓬城的秋竟然是——枫树。

    街道分散,往四面八方延伸,人群热闹喧哗,街道行人满满,和别的城池,街道没什么不同,唯一不同的,就是每条街道旁笔直屹立的枫树。

    跟在离夜身边走进城内的人擦了擦额上冷汗,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来者不善,可大少爷虽然豪爽,但是也很少与人为敌,这个小祖宗说来找非白少爷,他不奇怪,可怎么是来找大少爷的。

    “小的一定转告。”他真担心转告的时候,大少爷拗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我已经说了,你去找蓝非曰,我在蓬城四处走走。”离夜环视着四周,湖城一片片的莲花已经够惊悚了,这里不会是满山的枫树吧?

    湖城的夏,蓬城的秋,花城的春,寒城的冬,她突然想知道,其它两座城有没有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“那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,就是他,我们两个脸上的伤就是他踢的!”惊呼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。

    离夜顺着声音来源看去,就看到昨天出现在蓬城外的两个人狗腿跟在一个男子身边,脸上的淤青比昨天消散不少,却还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男子身穿华服,双眸含怒,容貌扔在人群中,一抓一大把,即便是那一身华服,也没有突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男子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,伸手指着不远处的离夜,脚步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就是他!他说不把叶家放在眼里。”另外一个急忙说道,这小子昨天敢对他们动手,今天进了蓬城,看他还怎么嚣张!

    “我靠,怎么还有这种人!”红莲在离夜身体里破口大骂,若是离夜允许它出现在人前,它肯定会冲出去,把眼前的几个人烧成灰烬,看他们还怎么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有他们这样的吗?昨天才放过他们,今天就找人上来找茬,还一顿胡说八道,太可耻了!

    精致轮廓逐渐转冷,周围温度慢慢下降,站在她身边的人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感情这人真的是个小祖宗,他怎么连叶家的人也说不放在眼里,还有那两人脸上的淤青,不会也是他的杰作吧?

    “文庭公子,这位公子是我们大少爷的贵客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那人话还没说完,叶文庭大步走到离夜面前,厉声呵斥,凌厉的双眸注视离夜,紧握的双拳,仿佛随时就会爆发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站在离夜身边的人迟疑道,眼角余光看向离夜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他也想走,可是不敢走啊,两边都是来找茬的,两边都不好惹!

    “就是你小子出口侮辱我叶家!”叶文庭怒声道,横眉怒瞪,听了下人的一面之词,就直接喷火。

    有人出口侮辱叶家!谁这么大胆!?

    行人纷纷停下,目光落在白衣少年身上,然而当他们看到离夜之时,所有人都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好俊美!

    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好看的男人!?

    这是哪家的公子?

    离夜一身白衣,精致五官,绝世无双的容貌,高高马尾绑在脑后,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,清冷的气息若有若无,无论怎么看,都是一个绝美的偏偏美男子。

    离夜勾起冰冷弧度,出口侮辱叶家,她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?

    “你们叶家值得侮辱吗?”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缓缓响起,一字一顿,清楚传入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不过,他再不让开,她不介意花点时间,好好侮辱侮辱叶家,顺便也让他们知道,什么才是侮辱,侮辱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靠!这小祖宗是谁啊?这语气,这嚣张!”

    “叶家都不值得他侮辱,到底是什么来头,不会是日月殿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日月殿,怎么可能,人家日月殿出行,都有日月外袍加身,那可是身为日月殿人的最好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什么人,居然这么轻狂嚣张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观的一帮子人忍不住开口,叶家啊,这里是灵师四家的地盘之一,这少年就是个小祖宗,站在灵师四家的地盘上,还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叶家值得侮辱吗?难道侮辱谁还要看对方有没有资格!?太霸气了吧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文庭气的身体直发抖,手指指着离夜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在为自己家族出气前,别忘了带上脑子。”离夜看没多看一眼叶文庭,迈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为家族出头不是不可以,可要是乱出头,那就是没脑子。

    没脑子!

    一帮子人忍俊不禁,这不是就在说叶文庭傻吗?

    众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叶文庭,是有点没带脑子,听自己下人说两句,就相信了,也不去了解事情的原委,随便发火,叶家的少爷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跟在离夜身边的蓝家人擦了擦额上冷汗,有种想直接晕过去的冲动,这汹涌暗潮,实在是太可怕了,他要不要先去叫大少爷。

    看着离夜走来,众人自觉让出一条通道来,让离夜顺利通行,然而离夜才刚走没两步,暴喝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叶文庭气冲冲走到离夜面前,连耳后根都变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话,我不想说第二次!”离夜冷冷注视着挡在面前的男子,目光轻扫过他身边狗腿的两个下人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后悔让这两个人走了,早知道这么麻烦,在断魂山脉的时候,让千寂直接吃了就行了,不然现在也不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。

    站在叶文庭身边的两个下人,看到离夜冷冽的目光,身体微微一颤,脸色顿时惨白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说夸张了一点点,就一点点而已,也就是想让大少爷帮他们报仇,好好教训教训他,可为什么,只是被这个少年看一眼,他们就害怕到不行,无比后悔刚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文庭少爷,他们没有说人家侮辱了叶家,只是说这个人不把叶家放在眼里,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味了!?

    “道歉!”叶文庭坚持着,侮辱了叶家,就想离开,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!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眸光微转,离夜打趣仰头直视眼前的男子,讥讽的笑意一闪而过,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压抑,越来越渗人。

    小白扭头看了一眼站在离夜面前的人,双爪忍不住捂住双眼,它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,这个人肯定会很惨,还是特别惨那种。

    看到小白的举动,红莲在离夜身体里面叹息摇头,这个世界,怎么就有那么多喜欢作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道歉没有,但是……拳头可以给你一个!”

    冷清的声音在空中炸开,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,紧接着又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离夜的话和拳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话还没说完,拳头已经招呼到了叶文庭的鼻子上,只见叶文庭整个人往后倒去,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,地面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,他们竟然感觉到一瞬间的抖动。

    好疼!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不自觉伸手捂住鼻子,叶文庭鼻子上的紫青惨不忍睹,两道腥红从鼻孔中滑落,脑中一片空白,最后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莲摇晃着身体,无声叹息,看吧,这就是没脑子的下场。

    竟然冤枉离夜,离夜什么时候侮辱过叶家,他们也太自恋了吧!

    站在离夜身边的蓝家人,目瞪口呆站在原地,看着地上不停抽搐的叶文庭,后背直冒冷汗,不详的预感纷纷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把叶文庭揍了,他揍了叶文庭!

    叶文庭身边狗腿的两个下人,看到叶文庭倒在地上,捂着鼻子久久不能起身,身体的颤抖比刚才更严重,双腿更是阵阵发软,忍不住往地上跪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我们错了,是我们的错,您没侮辱过叶家,是我们两个胡说八道,求你绕过我们。”两人赶紧趴下,不停给离夜磕头。

    早知道文庭少爷也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,他们就不应该告诉文庭少爷这件事情,这个人连文庭少爷都打,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,他们再也不敢了,不敢告状了,不敢多嘴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想让文庭少爷帮我们报仇,公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过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刚才就不应该多嘴!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,原来是想公报私仇,结果仇没报,还搭上了自家少爷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的目光集体看向叶文庭,露出阵阵鄙夷,看着叶文庭的目光,就像是真的在看一个——傻子!

    可不就是傻子,下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还死活说人家侮辱了你们叶家,让人家道歉,人家没做过的事情,干嘛要道歉,你这不是找打吗?

    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两个人,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,玫瑰红唇缓缓轻启,透着蚀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“断魂山脉的玄兽,应该很喜欢吃人肉,看来你们很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。”她本来不想动手,可惜,他们就是这么想找打,既然如此,干嘛不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吃人肉,玄兽!

    磕头的两人身体僵住,冷汗直流,看着面前举世无双的美男子,比看到地狱死神,还来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们错了,我们真的错了,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离夜露出慵懒的笑容,斜视地上求饶的人,眸中露出嗜血的目光。

    现在求饶,他们不觉得有点晚吗?现在,她不打算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地上躺着的是不是文庭少爷?”不解的声音传来,跪在地上的两个人,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了里三层外三层,再加上突如其来,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,他们真的恨不得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老天爷,你要不要这么无情,在这个时候,大长老竟然来了!

    “庭儿!”沉着沙哑的声音传来,人群中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疾步走到昏过去的叶文庭面前蹲下。

    离夜冷眼站在原地,没有离开的打算,目光注视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,脸上冰冷的弧度,越来越深,也越来越渗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过不去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东西,庭儿是被谁打伤的!”叶世钊看了看四周,就看到跪在地上的两个下人,头也不抬,直接对着两个下人吼道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人,在这个时候,真想直接昏死过去,这要让他们怎么回答?

    难道说是因为他们两个,少爷去找人家麻烦,然后被人家揍了?

    不不不,肯定不能这么说,要是这么说的话,家主会把他们扒皮抽筋不可,可要不这么说,眼前的人,眼前的小祖宗,就要把他们扔进断魂山脉,成为玄兽的食物,他们也不要这样啊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说!”叶世钊见两人颤抖,不敢说话,又是一声怒吼,震的周围的人,耳中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颤,赶紧摇头,他们不敢说,绝对不敢说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打的。”冷淡的声音缓缓响起,周围压抑的气氛,顿时,变得更为压抑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没错,就是我……咳咳,我们离夜打的!哼哼!你能怎样!?

    本书由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