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七十六章 泰坦巨龙!
    可不是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事,和他打,有事的肯定是别人。

    红莲看着众人惊恐的脸色,轻声一阵叹息,它就知道会是这样,看吧,现在吓到多少人了,吓到人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震天诀!

    三个字再次传入傲一伦耳中,他咬咬牙,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,也不顾上什么形象不形象,转身撒腿就跑,速度快到让人咂舌。

    那股掌力,他不知道是什么,可傲一伦清楚知道,要再不走,即便他有步入宗师级别的实力,也会震死!

    不会有人在知道会死的情况下,还能忍住脚不逃走,傲一伦转身撒腿就跑,那几乎是身体的本能,让人头皮发麻的危险压迫而至,此时不走更待何时!

    留在这里送死啊,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!

    “他妈的他敢跑!”红莲看到逃走的傲一伦,都忍不住爆粗口。

    离夜瞪了一眼红莲,冷声说道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。”红莲立刻收起声音,这个时候还是让离夜安静点好,她才能专心杀人。

    离夜提起步伐,正要追出去,一道身影却比她更快,只见他瞬间走到傲一伦面前,手上的长枪透着寒光,他横空划过,长枪直直刺进傲一伦身体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飞身逃走的傲一伦,喷出一口鲜血,双眸睁大,瞳孔缩紧,注视着出现在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是他……

    “背叛者,杀!”傲一胤稳稳落在地面,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出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杀一伦,只是他不该对傲家出手,即便他再迂腐,再相信自家人,也不会在自家人说出那样话的时候,还能相信,对家族有二心的人,不论是谁,他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傲一伦躺在地上,浑身直抽搐,鲜血从伤口,从嘴中喷出,脸上带着诧异。

    离夜身影稳稳停了下来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无声划过笑意,白色身影从空中划过弧度,窜进离夜怀里,一向不安分的双爪,在离夜面前,也变得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!居然是他下的手,我还以为他是个迂腐的老头!”红莲惊讶看着傲一胤,这简直就是奇迹,不对,比奇迹还神奇!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在心里说道,“再迂腐的老头,做了这么多年家主,也是有点手段的,不然怎么能让傲家众人服从,不过没想到他已经是巅峰天阶了。”

    傲一胤半点实力没有,怎么可能稳住傲家灵师四家为首的地位,人是有很多面的,不能只看对方的一面,就认定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巅峰天阶,只怕傲一伦都不知道,不然在看到傲一胤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攻其不备,他也不会有那样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傲江悠悠从院子外面走进来,看到院中的废墟,还来不及想发生了什么事,就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傲一伦,脸色大变,立刻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江儿。”傲一伦抓住傲江的手臂,脸上划过一阵担忧,他死了,傲江怎么办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傲一伦发出冰冷的沉笑,拍了拍傲江的手臂,“江儿,扶为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傲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放心,我不会动江儿。”傲一胤看了一眼傲江,错只是在傲一伦身上,怪不到傲江,所以,他不会对傲江怎么样。

    傲一伦阴森一笑,紧紧抓住傲江的手臂,疯狂大笑,“傲一胤,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?我死了没事,江儿我也不会担心,因为,我会让整个湖城,随我陪葬!你们,还有你,北宫离夜,你们都逃不掉!”

    他会让整个湖城陪葬,为他陪葬,这里的所有人,都逃不掉!

    湖城哪怕是死,最后也会死他的,这个结局不会改变,谁也改变不了!

    “爹,你……”

    傲一伦手上绿褐色灵力闪过,他手掌往傲江脖子上划过,一道血痕立刻出现傲江光洁的颈上,扶着傲一伦的双手稍稍松开,傲江踉跄后退两步,颈部鲜血疯狂涌出,整个人就这么瘫软在地,双眼来不及闭上,便再也无法多看这个世界一眼了。

    “二弟!”傲一胤诧异看着傲一伦疯狂的举动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儿子都杀,二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难道这些年,他都看错人了吗?

    傲悦看到傲一伦的举动,脸色阵阵苍白,全身发颤,对待自己的亲儿子,二叔怎么能下得了手!

    傲刑双拳握紧,怒瞪着傲一伦,傲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,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类,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傲一胤,你很快就会知道,我为什么这么做,与其让江儿后面受折磨,还不如跟我一起死了,他便是死,也只能是我傲一伦的儿子!”傲一伦跌坐在地上,趴在地上,他疯狂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傲家的人个个怒瞪着傲一伦,对于他做的事情,没有人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哇,离夜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爹?”红莲打了个冷颤,人类果然还是很可怕的,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,哪有这样做爹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。”离夜耸耸肩,傲一伦都说了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,他让傲江死,只是为了让傲江有一个痛快的解脱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啊?”红莲傻眼了,离夜干嘛这么说?她明明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他这种做法,小爷不认同,傲一伦想让整个湖城随他陪葬,小爷还在湖城,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”离夜冷笑道,傲一伦要是真爱这个儿子,就会在昨天,送傲江离开,毕竟再完美的计划,也会有漏洞。

    他杀了傲江,这种疼爱,不过也只是自私罢了。

    红莲顿时松了口气,它就说离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她不是这样的人,更不会做这样的事,她在意的人和事,有个时候,她会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!

    在离夜身边这么长时间,它也不是白呆的,早就知道离夜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喂,傲一伦,你想让我们死,反正我们也逃不掉了,不如说说,让我们怎么和你陪葬?”离夜双手环胸,微笑问道,轻描淡写的语气,对于整个湖城的陪葬,就跟在说天气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让整个湖城陪葬,没有一定把握,傲一伦不会说出这种话,看来在这以前,他就打算,没有得到湖城,就打算和湖城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啧啧,这样的人要成了傲家家主,绝对是个悲剧。

    红莲一阵汗颜,傲一伦倒最后一刻,都还在被离夜黑,该说他可悲,还是活该!

    傲一伦虚弱趴在地上,血液的流失,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,却还是喃喃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陪葬,饕餮听说过吗?饕餮,饕餮……饕餮……”傲一伦的声音慢慢变弱,直到最后其他人都的听不到他那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直到最后,他嘴巴的蠕动,还是在说饕餮两个字。

    饕餮!

    小白猛地睁开双眼,在离夜怀里找地方睡的它,一下子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呜呜!呜呜!”

    离夜叹了口气,抓过小白,无奈摇摇头,“我知道他说的是饕餮,可让我听懂你的意思,你心里不要那么乱行不行?”

    怎么小白听到“饕餮”两个字,变得这么激动,激动也就算了,它猛地在心里嘀咕,却杂乱不已,就算他们之间是有联系的,可他们又没有心意相通,它这么杂乱的心思,哪里能听到它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饕餮,那是什么?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饕餮!”

    “傲一伦怎么会有饕餮!”

    “湖城,湖城真的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往傲刑那边走去,淡淡问道:“饕餮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这么害怕饕餮,饕餮有这么可怕?

    傲刑诧异地看向离夜,愣愣说道:“你不知道饕餮?”

    “饕餮是一种很爱吃的玄兽,这个世界上,只要是能吃的东西,它们都喜欢吃,而且怎么也吃不饱,湖城要是出现一头饕餮,到时候别说整个湖城,就是整个风启大陆,迟早也会被它吃光,不过,那个人类怎么会抓住饕餮,还能控制它的食欲?”红莲懊恼问道,以饕餮的性格,应该不会听从人类,也不会为人类控制自己的食欲。

    “是挺能吃的。”离夜眼中闪过一道光亮,说的那么可怕,不过就是喜欢吃东西。

    红莲要是听到离夜后面没说出来的话,一定会炸开,饕餮何止是喜欢吃东西,是东西它都吃,不是喜欢吃,是疯狂的吃!

    这个时候,离夜怎么可以还这么冷静!?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恐慌,离夜显得淡然多了,眸光微转,黑亮双眸闪过一道光芒。

    傲一伦能控制那头玄兽,就说明玄兽有弱点,找到它的弱点应该是可以的,找弱点是一回事,但是那玄兽是不是真正的饕餮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整个湖城一阵地动山摇,沉闷的吼声冲破云霄,紧接着城内四面八方惊慌的叫声传来,傲家众人脸色惊变,心里一阵拔凉拔凉。

    “饕餮,一定是饕餮!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要是饕餮,我们就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家主,不如我们先跑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顿时间,连傲家都变得一团糟,众人听到那一声巨吼都已经吓破胆了,双腿不停打颤,一个个提出的意见,只有一个字,逃!

    “离夜,你知道了?”傲刑疑惑问道,他看到离夜脸上刚才的不解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是知道了。”离夜点点头,听起来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傲刑,我们走吧。”站在傲刑身后的人着急拍了拍他的肩膀,神色紧张,四周尖锐的叫声,整个人都变得惶恐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,赶紧走!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声音又开始劝说傲刑,偌大的傲家,一下子就和喧哗吵杂的菜市场一样,乱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听着傲家众人意见的傲刑,脸色铁青,牙口紧咬,眼中怒火滔滔,如同一座随时就会爆发炸开的火山。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走到一旁,他们要走她是没意见,最多她只是损失一个人情,只是,遇到事情只会逃,这样的家族真的会强盛?

    傲一胤眉头紧皱,站在傲一伦尸体旁边默不作声,双眸只是静静看着傲刑,不说话,也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刑儿,这才是第一步,你要是没有处理好,那傲家就不能交到你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傲刑提气一声暴喝,震耳欲聋!

    吵杂的“菜市场”顿时安静下来,还在议论着怎么离开的众人,全部收住了声音,目光全落在傲刑身上,看到傲刑的怒火,众人缩了缩头,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傲邢发怒是很少见的事情,他们现在还是少说一句算一句,不然被怒火砸中,最后只会成为炮灰。

    “二叔不过是说了一句饕餮,你们看都不看,就在这里惊慌失措,要是我二叔说的是假话,你们现在就是自取灭亡!”傲刑转身面向族人,中气十足呵斥着众人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没脑子,要真是饕餮,二叔早就被吃了,怎么还会等到现在!

    虾米!

    所有人一下子全都愣住,傲邢的话恍若一道明镜,穿透重重迷雾,直射进所有人心里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们都没见过饕餮,饕餮一直是只在书上出现过,饕餮要真的像是和书上所言,那二爷早就死了,不是饕餮,他们却自乱阵脚,被一句话影响了,最后死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见众人脸上都是一脸醒悟,傲邢脸色才有稍稍缓和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,赶紧让人去看看,到底是什么玄兽,玄兽是一定会有,但不可能是饕餮。”傲刑冷静下令道,他不相信,饕餮会出现在这里,那只是书上记载的玄兽!

    “让湖城所有灵师随时准备好战斗,湖城是我们的家,能逃到什么地方去?”傲刑的怒火逐渐消散,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真是饕餮,吃了整个风启大陆都是早晚的事情,他们现在能逃开湖城,以后能逃开风启大陆吗?

    逃,不会是解决的事情的办法!

    “是!”傲家的人很快冷静了下来,对于傲刑的命令,所有人立刻执行。

    没错,湖城是他们的家,他们能逃到什么地方去!

    “呜呜!呜!”小白激动的情绪一下子冷静下来,它抬头看向离夜,眸中露出一抹懊恼。

    离夜伸出手,戳了戳小白的额头,脸上笑意加深,喃喃道:“你还知道饕餮,看来等你会说话了,说不定能从你嘴巴里面知道不少东西,但是下次,多动动脑。”

    傲一伦说到饕餮它就那么激动,也不想想饕餮要是出现在这里,湖城只怕早就被吃光了。

    小白扭动了一下身体,嘟了嘟嘴巴,委屈地在离夜怀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地方,继续趴下,刚才的精神抖擞一下子又变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那模样十足的呆萌,是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抢过去,直接抱起来,但也要有人敢从离夜手里抢才行。

    “离夜,人都已经稳下来了,现在我们是不是去看看玄兽?”傲刑扭头看着逗弄着小白的离夜,严肃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,当然要看。”离夜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,转身迈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傲刑怔了怔看着离夜的背影,为什么他会觉得离夜很期待看到出现湖城的玄兽,而且他可以肯定,那不是幻觉,他是真的期待。

    傲一胤走到傲刑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脸上咧开笑容,“刑儿,做的好!”

    “爹,其实那都是离夜说的,他昨天已经说过了,二叔要是出手,一定会有后招,到时候傲家必定会大乱,让我稳住傲家的人就可以了,其它的事情交给他。”傲刑把离夜的话原原本本告诉傲一胤,脸上还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离夜真的是神了,她是怎么知道二叔会准备这些的!

    傲一胤惊讶扭头看向离夜,张了张嘴,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才十几岁吧,他怎么会有如此缜密的心思,可为什么帝都会传出他是废物的消息?

    这样的人,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废物,有这样废物的吗?

    实力,甚至猜到傲一伦的后招,他怎么会是废物!北宫家有这样的人才,只怕离再次崛起的日子不愿了,而且他有预感,这次北宫家若是崛起,那便是无法撼动的存在。

    傲家……

    傲一胤脸上闪过思虑,一抹笑容缓缓咧开,沉稳的眸光,在这时,竟然格外的分明。

    “爹,悦儿,我们赶紧去看看,离夜一定有对付玄兽的办法。”说着傲刑立刻提步跟上离夜,脸上兴奋的模样,只怕他自己对付玄兽,他都没有这么兴奋过。

    “爹,走啦!”傲悦拉着傲一胤追去,她虽然被二叔吓到了,但是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,她要看看离夜怎么对付那头玄兽。

    断魂山脉的金毛烈虎都被他打走了,这头玄兽,离夜肯定也可以!

    瘦小身影慢慢从街上走过,湖城众人,在傲家的疏散下,灵师都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,不是灵师的普通人,也已经躲到了安全的地方,此时的街上,连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玄兽在什么地方?”离夜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白,刚才的一声巨吼以后,就不见了,去了什么地方?

    小白伸出一只爪子,指了指不远处,无力的叹了口气,那表情,明明就是在遗憾,出现的玄兽,不适饕餮,而是其它的玄兽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惋惜的表情,要是被其他人看到,一定会喷你。”红莲轻咳一声,它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玄兽,听到饕餮两个字,会那么激动,这小白到底是什么品种?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反驳轻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离夜朝着小白指着的方向走去,远处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,动静也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站在莲花池中,下半身没入水池中,莲花池中的水往不停溢出,狰狞的头颅较长,头部的两边耳侧有着窄小的两翼,蓝色的鳞甲在水中闪烁着粼粼光波,只见它长尾扫过,池中所有的莲花,尽落入那血盆大嘴之中。

    偌大的湖城一角,已然成了废墟,清澈的湖水,浑浊不堪,亭亭玉立的莲花散落在水面,大部分落入巨兽的肚子里,房屋,街道,全都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平整的街道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,那偌大的痕迹,不难看出,就是眼前那庞然大物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靠!离夜它在吃莲花!教训它,教训……还是算了。”红莲看到庞然大物的举动,气愤大叫了起来,可一看到那大大的身体,红莲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大!让离夜去动它,那也太可怕了,不能让离夜有危险。

    离夜没有回答,抱着小白,若有所思看着吞噬着莲花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泰坦巨龙……”离夜喃喃说道,眼中闪过一道光亮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那邪魅的声音,红莲顿时打了冷颤,顿时觉得,它乖乖待在离夜身体里比较好,离夜有自己的决定,它说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而且,只怕离夜都已经盯上了这头什么泰坦巨龙,那种带着蛊惑的声音,它太了解了,肯定是有谁要倒霉的节奏啊!

    “吼!”也许是听到旁边传来的细小声音,泰坦巨龙伸长脖子,抬头一吼,环视着周围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风姿翩翩,是人看了都会沉迷,然而泰坦巨龙在看到离夜那一刻,嘴角溢出一滴口水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迈出沉重的步伐,慢慢走向离夜,眼中的情绪急切,迫切,它很想吃掉眼前的人类,非常想吃!

    站在高处时刻关注着巨龙的灵师,看到巨龙突然改变了方向,目光随着巨龙身体移动,当白衣少年映入眼帘之时,所有灵师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客卿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在哪里,玄兽已经往他的方向走去了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去几个人把客卿大人叫上来,不能让他被玄兽攻击,那么大的玄兽,一脚就能踩死人的!”

    “好,赶紧去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软手软脚走下高楼,在看到不远处吃着一切的庞然大物,他们身体都软了,要不是靠着灵师的尊严支持着他们,他们只怕也跟湖城那些普通人一样,转身就跑,绝不多留!

    泰坦巨龙步步逼近,它每走一步,地面就会出现一个偌大坑洼,高大身体从水里走出来,身上湛蓝的鳞甲,在阳光的照耀下,有些炫目。

    在水里只能看到它的头,走出来才知道,它究竟有多庞大,随爪一挥,哪就是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红莲看到靠近的泰坦巨龙,心里警铃大作,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,那玄兽眼神,太惊悚了,就像看到了猎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离夜,它不会是想吃你吧?”红莲紧张叫道,这头魔兽不是饕餮,可那眼中的目光,明摆了就是在说,它很饿,它想吃东西,而且就是想吃人!

    “天玄级别。”离夜蹙了蹙眉头,脸上的笑意慢慢转淡。

    什么!天玄!

    追来的三人猛地停下脚步,看着走来的高大身影,他们不禁吞了吞口水,仰视着一步步走出莲花池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离夜!”傲邢说着就要走向离夜。

    “这头玄兽是泰坦巨龙,你最好别过来。”离夜稍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跟来的三人,在面对这庞然大物的时候,她不想到时候还要去救人。

    傲一胤实力是到了先天天阶巅峰,还在她之上,但是看到这么大的玄兽,只怕早已经方寸大乱,走过来不但不会帮忙,说不定还是帮倒忙,至于傲邢傲悦,他们两个实力不够,所以不管他们三个谁走过来,玄兽一旦开始攻击,到时候分心的还是她,那样就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泰坦巨龙!

    不是饕餮,可这么庞大的巨龙,要毁湖城,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啊!

    傲一胤父子三人瞬间傻眼了,那高大的身体,需要他们仰视才能看到,前后长短有数丈,就那身高,至少得有五六米,还是一头巨龙!

    五六米高的庞然大物一直在湖城,他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离夜站在泰坦巨龙面前,面对眼前的庞然大物,换做其他人,早就吓到不知所措,离夜却依旧冷静,淡然,连丝丝惊慌都没有。

    傲一胤看到离夜的举动,惊的下巴脱臼了,他颤抖伸手指着离夜,扭头看向傲刑。

    “都知道是泰坦巨龙了,他怎么还不走?”那泰坦巨龙看样子已经饿到极点,看到东西就吃,北宫离夜这么走过去,他就不怕自己被吃掉吗?

    傲刑目光紧盯着离夜,喃喃说道:“不会有事的,不会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,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自己,还是让傲一胤放心离夜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傲家主,傲邢公子,傲悦小姐,你们赶紧离开啊。”从高楼上匆忙走下来的四五个人,脸色苍白,在巨龙的压迫下,他们只觉得呼吸都困难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叫客卿大人的,没想到傲家三父子也在这里,完了完了,这要出点什么事情,绝对是完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看什么,赶紧帮忙啊!”傲邢抓住来人的肩膀,急忙吼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泰坦巨龙一声大吼,前面两只爪子往地上扫去。

    站在傲邢面前的灵师,脸色一阵苍白,身体发软,怔怔看着巨龙砸下的巨爪。

    这下彻底完了,客卿大人只怕逃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!”傲邢急忙冲上去,刚走两步,迎面而来一股力量,阻止他前进的脚步,他又被推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傲悦赶紧扶住踉跄后退的傲邢,不解看着淡然站在泰坦巨龙面前的离夜,他怎么到现在还没举动,那巨爪就要落下来了!

    八人站在原地,身体软到不行,傲邢想去帮忙,却总有一股力量阻止他,不给他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眼看着巨龙的爪子就要落到离夜头顶,众人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,然而,就是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白衣少年身影挪动,脚尖轻点地面,整个人腾空跃起,在泰坦巨龙爪子落下之前,跳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巨响响起,一阵地动山摇,地面阵阵晃动,巨龙爪子拍在地面,尘土飞扬,有十几米之高。

    尘土散开后,巨大坑洼出现在几人眼前,他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手掌不自觉抚上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被那么大的爪子打中,只怕谁也逃不过,可貌似,他们刚刚好像看见,客卿大人,在巨爪落下之前,就跳开了!

    白衣少年稳稳出现在另外一个方向,众人这才松了口气,擦了擦额上冷汗,他们只觉得,泰坦巨龙到时候伤不到客卿大人,会把他们几个吓死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情况,简直是太可怕了,可客卿大人竟然还能那么冷静!

    傲一胤都觉得自己的心脏提到嗓子眼了,看到离夜完好无损,又才松了口气,心里把死去的傲一伦骂了百八十遍。

    好好的弄什么玄兽出来,还是泰坦巨龙,北宫离夜是谁,那是北宫弑的宝贝孙子,要是在湖城出了事情,即便泰坦巨龙没有吃了湖城,北宫弑也会灭了湖城!

    这大家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了,怎么这么多年,湖城都没出现过它的踪影,根本没什么动静,它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泰坦巨龙见自己没抓到离夜,淡蓝色的眼中露出一抹愤怒,它挪动庞大而又灵敏的身体,迅速又攻向离夜,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横扫过来的巨爪,离夜皱了皱眉头,她匆忙闪身躲开,眼中多了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这头巨龙,虽然大,但是动作同样灵敏,还是天玄级别,要对付的确是要花点时间。

    “傲悦,照顾好小白,你们离开这!小爷要把它打趴下!”离夜眼中露出明亮的笑容,把怀里的白色物体扔出,小白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傲悦看着飞来的白色物体,立刻伸出双手,稳稳抱住小白。

    离开!他说的是让他们离开!他要一个人把玄兽打趴下!

    老天爷,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霸道的人?

    一人之力,怎么可能把天玄级别的泰坦巨龙打趴下,可他那眼中自信的锋芒,却有种让人不得不信的魔力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们竟然相信,眼前的少年,能把玄兽打趴下,也许,现在只要是人看到他,都会相信,不会对他有任何质疑。

    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可就是相信!

    五个灵师呆滞看着自信十足,光芒万丈的少年,一下子,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在看到他的举动,甚至连害怕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到此刻,他竟然还能如此冷静!还是个晚辈!

    晚辈都能如此冷静,他们却被吓的腿软,只想逃走,不羞愧吗?

    羞愧,当然羞愧,他们现在怎么可能逃走,不管是为了什么,他们都不可能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,我们几个来帮你!”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,请让我们几个帮忙,我们绝不会拖累你的!”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!”

    五人着急叫道,现在的当务之急,不是他们逃走,而是帮助客卿大人,解决这头玄兽,让它不能再兴风作浪,危害湖城!

    把这头玄兽,打趴下!

    在泰坦巨龙攻击下,上下跳动的离夜,听到身后的叫唤,微微一怔,她扭头扫视了一眼不远处几人眼中的热切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,小爷没那么多时间照顾你们,实在坚持不下去,还是想着怎么保命。”离夜微笑道,多几个帮手何乐而不为,他们好歹是灵师,自保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一定!”五人说着,便冲上去,热血激昂,汹涌澎湃,他们已经有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而眼前的少年,让他们再次找回了当年,他们还是少年的时候那种汹涌澎湃,桀骜不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爹,我也要去,身为傲家家主,不可以退缩,你带着其他灵师做准备,等我们招架不住,再以玄阵困住它。”说完,傲邢大步往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离夜能做到的事情,他也一定可以做到,不就是一头泰坦巨龙,说到底也只是一头比较高大的玄兽!

    傲一胤看着傲邢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越发满意,又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你究竟有多大的魔力,让这些早已经习惯安乐的灵师,唤醒了他们内心的血性,让他们有了战斗的激昂,这是这么多年,他想做,却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必定是天生的王者,站在巅峰之顶,让人甘愿臣服,也能激励着人心!

    那与生俱来的气势,已经说明了一切!

    “爹,我们走吧。”傲悦转身离开,他们要做的是准备好,等离夜他们打败泰坦巨龙!

    傲一胤再次看了看离夜,眼中的情绪,仿佛有了某种决定,然后才转身走向高楼,那双暗淡的双眸,此时也是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离夜激励的不止是那五个灵师,就连傲一胤,此时此刻,都是热血澎湃,恨不得好好干一场!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,需要我们几个做什么?”为首的人热血沸腾问道,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手,知觉手心都痒痒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牵制它,但是,不能杀它。”离夜跳开巨龙的又一道攻击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,顿时,四周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不可以杀?

    “做不到吗?”离夜跳到几人面前,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五人眼前一花,刚才还站在巨龙肩上的身影,瞬间出现在他们眼前,不禁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!

    “可以!我们能做到。”傲邢大步走到离夜身边,目光坚定说道。

    离夜怎么说,他们怎么做!

    “对,我们可以做到!”五人异口同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离夜满意点点头,看向虎视眈眈,垂涎三尺同样看着他们几个人的泰坦巨龙人,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红莲怔怔看着离夜,心里涌出某种预感,它愣愣开口,“离夜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,只是把它打趴下!”离夜嗜血舔了舔嘴唇,诡异的身影如闪电一般,飞速闪过,眨眼之间,她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泰坦巨龙身上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“砰!”重重一拳砸在泰坦巨龙背上,湛蓝的鳞甲传来一声闷响,泰坦巨龙蓝色的双眸露出一抹痛楚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泰坦巨龙摇晃着身体,试图把离夜从背上甩下去。

    剧烈的摇晃,离夜迅速抓住泰坦巨龙背上小巧的薄翼,稳住摇晃的身体。

    傲邢仰天一声大笑,放声喊道:“还看什么看,它不就是一头大点的玄兽,有什么好怕的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六人提步猛地冲上去,苏醒的热血,他们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劲!

    站在高楼上的灵师一个个傻眼了,是让他们五个人去叫客卿大人,怎么他们下去了以后,就变成帮客卿大人打玄兽了!他们不会忘记了自己下去的目的了吧?

    可为什么,在看到他们和玄兽的对战,自己心里也想下去,仿佛有什么沉寂的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,消失多年的感觉,再次苏醒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这里看什么?”傲一胤走到高楼上,就看到湖城所有灵师,一个个傻乎乎站在原地,眼睛看着对面的对战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,众人猛地回神,在看清楚来人之后,他们立刻收回心思。

    “现在离夜公子带着人在牵制玄兽,你们赶紧准备一下,不能让玄兽把湖城毁掉!”傲一胤铿锵有力道,每句话都是命令。

    不论害怕与否,傲家家主一旦下令,湖城的每一个人都要服从!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立刻走下高楼,匆忙准备。

    原来客卿大人是带着灵师在牵制玄兽,这样最好不过了,他们也不想逃,毕竟湖城是他们的家,现在就是他们万众一心,对付玄兽的时候!谁也不能退缩!

    傲悦抱着小白走到傲一胤面前,怀里的小白眼睛嘴巴纷纷上扬,两只不安分的爪子,即便是在这个时候,都不忘偷袭。

    “爹,湖城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。”众人齐心,井然有序,这都是离夜的功劳!

    “湖城,的确不能像再回到以前。”傲一胤注视着远方,目光紧锁着在泰坦巨龙身上砸落的身影,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太彪悍了,完全没有灵力,但是每一拳落下,泰坦巨龙都明显抽疼!

    他的决定是对的,只有这样,傲家才不会回到以前,北宫离夜,霸气如同王者的少年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一头大玄兽,泰坦巨龙!嘿嘿,咱们的离夜会对这玄兽做啥呢?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