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七十五章 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!
    天色灰暗,傲家傲一胤的书房立里传来无奈叹息,和真诚的劝告。=

    “爹啊,你就信悦儿一次,这次二叔是来真的!”

    傲悦面色凝重地看着傲一胤,她说了这么多,老爹就是不相信,死活不信二叔会做出那种事情,现在二叔还有什么事情不会做。

    “悦儿,我相信你二叔的为人,也相信我们傲家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”傲一胤斩钉截铁坚信着自己的信念,相信着自家人不会对自家人出手,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们都是一家人,怎么可以对自己家人出手。

    傲悦无力坐在一旁椅子上面,手撑着额头,她已经没有力气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其它事情她一直很佩服爹,唯独爹的性格,太容易轻信别人,傲悦突然有点庆幸,她在性格这方面,是遗传母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信,傲家主,防人之心不可无,哪怕是一家人,你怎么确定,人家和你就是一条心。”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,瘦小身影从外面走进来,明亮的双眸如黑夜璀璨的星辰。

    傲一胤到现在还不相信傲一伦会背叛傲家,但是她相信,傲一伦现在没有行动,只是还没有准备好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?”傲一胤看着走进来的离夜,微微一惊,刚才他们说的话,北宫离夜都听到了?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我是听到了。”离夜直径走进房间,走到最边上的椅子前坐下,她慵懒靠在椅背上,双眼稍稍眯起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傲家比不上北宫家那么大,好歹也是一方势力,傲一伦的势力在傲一胤之上,却没有坐上家主的位置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没有人能忍受这种事情,哪怕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北宫家若不是有爷爷这个宗师镇压,会比傲家更乱,她庆幸,北宫家有爷爷在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你虽然是傲家的客卿,但是我们自家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傲一胤,你们自家的事情小爷管不了,但是,傲一伦今天派人杀我,你觉得这笔账该怎么算!”邪魅的声音缓缓响起,离夜眼皮垂下,掩盖住眸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口一个自家人,她从不想管别人家的事情,可傲一伦最不该做的事情,就是招惹上她,既然招惹上了她,不论是谁,她也不管是谁家的事情,这件事情,她都管定了!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傲一胤脸色一阵惨白,二弟派人杀北宫离夜,他怎么那么糊涂,北宫离夜是北宫少主,北宫弑最疼爱的孙子,他在湖城要是有什么事情,湖城一定会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放在两边的扶手上,嘴角弧度逐渐加深,她现在有点知道傲一伦为什么能让傲一胤当那么久的家主,也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傲一胤这样的性格,的确不适合做一家之主,对傲一伦来说,傲一胤没有半点威胁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这件事情,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下。”傲一胤擦了擦额上汗珠,北宫弑要是知道这件事情,也一定不会放过傲家,不会放过湖城。

    “爹啊,你担心什么,离夜要是和你计较,哪里还会坐在这里跟你说话。”傲悦无奈走到傲一胤面前,家里的宗亲说的对,让爹做家主,还不如趁早让大哥做,这么畏首畏尾,哪里有家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离夜不是去找大哥了吗?她在这里,那大哥呢?

    “真的?”傲一胤不确定问道,真的是这样吗?

    “爹,你就相信离夜吧,二叔是真的想对付我们。”傲刑从门外走进来,眉头紧皱看着傲一胤。

    “刑儿?”傲一胤呆呆看向傲刑,连刑儿都这么说,难道二弟……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傲一胤,豁然站起来,原路返回,走出门口,“傲家的事情,小爷不管,也管不着,但是,傲一伦小爷不会放过,至于傲家管事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身为领导者没有领导的能力,不如换一个更好,傲刑就不错。

    不耐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傲刑叹了口气,走到傲一胤面前,认真地说道:“父亲,十天,把属于家主才能行使的权利,给我十天。”

    离夜说十天够了,他只要把傲家整顿一下,就会把家主的权利还给父亲。

    傲一胤怔怔看着傲刑,父亲,刑儿从来没有这么叫过他,事情果真有那么严重吗?

    “爹,你就给大哥吧,这十天悦儿陪你到处走走,做家主这么多年,你不是说你自从从接受傲家,就再没有好好看过湖城吗?”傲悦立刻走到傲刑身边,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让爹下定决心,是最好不过的时候,反正大哥也只要十天。

    傲一胤叹了口气,垂下的头颅缓缓抬起,从怀里拿出属于傲家的家主之令,递到傲刑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父亲。”傲刑激动接过令牌,他一定会让傲家焕然一新!

    “好好管。”傲一胤拍了拍傲刑的肩膀,眼中深处溢出一抹笑容,眼睛弯弯,嘴巴弯弯,一看就是特别开心那种。

    终于,他可以卸下这个位置了,十天的时间,他也可以看看刑儿适不适合做傲家家主。

    他做事情是优柔寡断,也畏首畏尾,可这几十年的家主,他没有白当,刑儿已经这么大了,他也是时候把担子交给他。

    还在兴奋的傲刑,完全不知道自己父亲心里的想法,还想着十天以后把令牌还给傲一胤,只可惜,他接过了令牌,想要再给出去,就难了。

    毕竟,姜还是老的辣!

    离夜慢步走在莲花池边,闻着清新的香味,始终挂在脸上的笑容,慢慢加深。

    “离夜,刚才那个什么家主太迂腐了,什么相信一家人,那傲一伦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跟他说了,他居然还不相信!”红莲气愤飞出离夜身体,“花瓣”中间的火焰蹭蹭蹭冒出来。

    什么一家人,离夜多好,又不会骗他,干嘛不相信离夜!

    “他是迂腐,可是不傻。”说不定这么多年,傲一胤就是等着傲刑说出接管傲家的话。

    她倒是成全了傲一胤,这笔买卖也不知道合不合算,不过算了,傲刑当了傲家家主,给她的人情就变得更值钱,更有用了。

    红莲微微一怔,头顶的火焰立刻降下来,它凑到离夜面前,狐疑问道:“离夜,难道你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肯定是知道什么了,而且它总觉得有人被离夜算计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就是傲刑!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傲刑给我的人情,增加了价值而已。”离夜邪魅笑道,大步往自己房间走去,其实她什么都没做,而且她也没说假话,只要傲刑做了傲家家主,要揪出傲一伦,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增加了价值!

    红莲心里咯吱一响,一滴冷汗悬在头上,阴险啊!无耻啊!

    它就知道,就知道是这样,傲刑都被离夜黑了,被黑了还不知道,傲家看来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傲家西侧偌大院中,傲一伦双手负在身后,头看着空中明月,身后手掌紧握成拳,兴奋充斥着他的双眸,仿佛随时会冲破而出。

    “孙浩。”

    暗处一道身影走过,恭敬走到傲一伦身后,沉声应道:“二爷。”

    “傲家的客卿,都是我请来的,现在你们是听傲一胤的,还是听二爷的?”傲一伦扭头看向孙浩,不急不缓的语气,透着某种压迫,说是询问,更不如是威胁。

    就是威胁,孙浩此时敢说一个不字,傲一伦想都不会想,直接就会杀了他,绊脚石太多,总有磕到脚的时候,他怎么会容许一个所有客卿中,实力顶尖的孙浩留在傲一胤身边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听二爷的,当年是二爷,我们才能进傲家,过上安稳的日子。”孙浩额上密布着冷汗,他完全知道,这个时候一句话不对,就会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他到傲家的第一天,就知道了,这个傲二爷,表面上看起来仁慈,对晚辈好到不能再好,实际上,他只是想收买人心,等到他想做家主那一天的时候,傲家,甚至是整个湖城,都不会有人反驳半句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让傲家所有客卿准备准备,当然,把我关了几年的小家伙放出来吧,它应该的很饿了。”傲一伦冷笑着说道,慈祥仁爱的面具撕裂,是一张狰狞扭曲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孙浩恭敬应道,擦了擦额上冷汗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孙浩离开后,傲一伦的目光重新回到头顶半圆的明月之上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“傲一胤,这是你逼我的,北宫离夜都站在你这边,你要是攀上北宫家的势力,我做的一切都会白费,你要怪,只能怪北宫离夜,不,北宫离夜最后也会来陪你们,你就到阴曹地府去攀附北宫家的实力吧!哈哈……”傲一伦仰天大笑,为自己的计谋而感到无比的开心。

    平静的夜晚,暗涌的潮流,已经缓缓掀起了波涛。

    阳光穿透云层,洒落大地,黑夜褪去!

    然而在平静傲家中,一个震撼的消息,让所有人都傻眼了,就连早已经算计好一切的傲一伦,都傻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怎么会,怎么可能!

    傲一胤什么时候做的决定,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,傲一胤什么都依赖他,这件事情,不可能不会和他上商量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!

    北宫离夜,一定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傲二爷,你怎么了?”离夜微笑问道,看着傲一伦脸上多彩缤纷的表情,嘴角的弧度无声上扬。

    傲一伦脸色一僵,大步走到傲刑身边,大声吼道:“这件事情,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怎么能让傲刑当傲家家主,他要是做了傲家家主,那自己的计划,不就全部完了,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,不可以发生!

    傲二爷不同意!

    满心欢喜的傲家人齐看向傲一伦,几百双眼睛全部落在傲一伦身上,眼中目光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“二爷为什么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是他和家主一起决定的吗?他们有什么事情,都会商量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觉得傲刑当家主挺好的,最起码比现在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错,二爷,你还是答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傲家的人你一句我一句,几乎没有人反对傲刑做这个傲家家主,在他们眼里傲刑做这个家主,那就是名正言顺,就算不是现在,将来傲家家主,也会是傲刑,只是时间提前了一点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议论,傲一伦脸色骤变,他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!

    “二弟,你也看到了,没有人反对,大哥以后也落得一身轻松。”傲一胤走到傲一伦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笑道,这样就好了,以后他就卸下重任了!

    离夜靠在一旁石柱上,讥笑看了一眼傲一伦,他一个人的反对,比不过傲家众人,傲一伦再怎么反对,那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反对!”一行七八个人匆匆走出来,穿过傲家众人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还在大笑的傲一胤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看着站在面前的所有傲家客卿,脸色慢慢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虽然是我们傲家的客卿,但是傲家自己的事情,你们反对,有用吗?”傲一胤轻轻一哼,这是傲家自己的事情,和客卿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反对不会影响到这个决定,所以,反对也没用!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能在这里?”孙浩转而指向离夜,他们说话没用,北宫离夜凭什么站在这里,他说的话就有用吗?

    他?

    众人把目光移到离夜身上,看到她怀里的小白,众人了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傲家新来的年轻客卿,就是他,听说在第一天到傲家,就把其它客卿打败了,真是厉害!

    “我只是站在这里,难道有谁规定,这里不可以站人?”离夜双手摊开,耸肩问道,她站在这里又招谁惹谁了,他们不服,也可以站在这里,她没意见。

    只怕,他们不是不服,是故意找麻烦找到她这里来了,貌似他们还不知道,她这个人,最不怕的就是麻烦!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点头,对啊,没有谁规定,不可以站在这里,而且他只是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举动,孙浩一下子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身为客卿,傲家自家的事情,他们出面反对,已经是牵强,他们理亏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他们是外人,那老夫不是外人,大哥,你问都不问我一句,为什么就把家主之位让给傲刑!”傲一伦大步走出来,脸色阴沉问道。

    从傲一胤当家主那天开始,他什么事情都会和自己商量,偏偏这件事情什么都没说,必定是和北宫离夜有关系!

    “我累了。”傲一胤叹了口气,这是大实话啊,做了这么多年,他是累了。

    红莲今天特地没出去,待在离夜身体里面看热闹,在傲一伦那么强势的问了以后,它以为傲一胤会说,我是家主,我的决定,用得着你跟说?

    可是,没想到,他居然会来一句,我累了!

    这气势简直弱爆了,这样的人也能做堂堂的一家之主,太搞了吧!

    “二叔,刑儿做家主有什么不对吗?”傲刑迈步走到傲一伦面前,挂在腰间的家主之令随着步伐,左右晃动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二叔,我爹不想做家主了,肯定是传给我大哥,二叔你这么反对,不会是想让我爹把位置传给你吧?”傲悦嘟了嘟嘴巴,俏皮眨着眼睛,笑看着傲一伦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可当年决定傲刑为下任家主的时候,他不是没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想做,当年就反对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点点头,就是这样没错,傲家很公平,选定下任家主的时候,全家人都会在场,等决定好没有人再反对的时候,那个人就是下任家主。

    当年傲刑和傲一伦都有机会,但是傲一伦却没有反对傲刑为下任家主的决定,他就算现在反对,也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傲一伦咬咬牙,他怎么知道傲一胤在他行动之前,就把位置传给了傲刑!

    当年要是知道现在这么回事,他一定会不答应!

    “既然家主已经选好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离夜摆了摆手,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傲一伦咬牙切齿怒瞪着离开的离夜,一定是北宫离夜从中作梗,他怎么会没有死,傲汀那个笨蛋,给他派了那么多高手,连一个北宫离夜都杀不了!

    离夜低头抚着怀中的小白,嘴角勾起一丝冷意,脚步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傲一伦见离夜没有理会他的话,顿时怒了,一声怒吼传出,他箭步走到离夜面前,把她拦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,北宫离夜,是不是你从中捣鬼!”一定是他,北宫离夜!

    离夜抬起头,无害地露出一个笑容,平静问道:“傲二爷说的是什么事情?我又做什么了?什么就是我从中捣鬼?”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做,做了什么的人是他,要不是他让傲汀带那么多人想杀她,他傲一伦是还会有几天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你,一定是你!不是你,傲一胤怎么会这么快把家主位置给傲刑,不是你,我的计划怎么会被打乱,不是你,怎么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!”傲一伦大喊道,激动的他,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也没察觉该说的,不该说的,他全都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二爷说笑了,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计划,又有什么本事,能影响到傲家家主做出决定,我只是个凡人。”还是很记仇的凡人,却也是你自己要招惹上的。

    黑亮双眸深处闪过一丝冷意,离夜面带微笑看着傲一伦,笑容没有半点温度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傲一胤传位给傲刑,把我计划了几十年,眼看就要到手的家主之位,彻底打碎!”他能有多少个几十年,哪里能比得过年轻的傲刑。

    若是要指望儿子,傲江根本就不是这块料!

    傲一胤脸上最后一点笑容消失,听到傲一伦的厉声指责,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相信一家人,相信一家人不会有二心,相信一家人一条心!

    相信他妈的蛋!老子是相信,可傲一伦这混账东西,和他根本就不是一条心,说什么一家人,这是一家人做的事情吗?

    孙浩听到傲一伦的话,不禁捂脸,脚步稍稍往后挪。

    他已经听不下去了,被北宫离夜一刺激,傲二爷什么都说出来了,平时的冷静都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是人这个时候,只怕都不会冷静下来,一个自己精心策划了几十年的计谋,眼看就要成功,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,而且他自认为天衣无缝,结果突然半途杀出个人来,打破了计划,还一脸无辜说什么都没做,神都会疯狂!

    傲刑拿着腰间令牌,在他听到傲汀说那些话,早就知道二叔有什么计划,但是在真正听到的这一刻,他心里还是忍不住抽疼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家人啊!

    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,“哦~原来是这样!我现在算是知道了,傲二爷还有这样的心思,几十年的计划,晚辈真的是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小白身体一阵抖动,萌呆的表情阵阵抽搐,见鬼的佩服,人家把事实真相说出来,不都是被你诱导的。

    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,阴险,腹黑的人!

    不对,应该还有一个,他们两个谁也不输给谁,只是那个人暂时不在而已,要是他在,这个傲一伦,三两下早就被搞定了,哪里还要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把话全说出口的傲一伦,脸色顿时僵住,直到这一刻,他才意识到刚才说了什么,他把所有的事情,全都说出来了,全部都说了!

    不,不该是这样的!

    他的计划,他完美的计划,不该有意外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这样,二爷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!?”

    “原来二爷一直想做家主,那当年他大可以推举自己,干嘛推傲刑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可能抢过来的东西,比较有成就感,可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傲家。”

    “叶家虎视眈眈看着我们傲家的动静,二爷的计划要是成功,我们傲家怕是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灵师四家在所有人眼里,最为团结,四个家族合成一股势力,形成灵师四家,也没有完全融合在一起,拥有着各自的领袖,可他们不知道,这样才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四家实力相差本来就不是很远,哪家不想随时吞并三家,合成一家,不只是在天龙国站住脚,还能在风启大陆也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,连他们自家人都这样,更别说别人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“二爷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孙浩急急忙忙走到傲一伦身边,再说下去,他们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,傲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,现在只有离开傲家才是最关键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傲一伦完全是在自爆,自爆那就是跟找死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滚,我干嘛要走,你们全都滚!”傲一伦推开走到身边的孙浩,神情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的傲一伦,离夜不禁轻啧,想一个位置想了几十年,现在没有得到这个位置,居然这么疯狂,其实,傲一伦只要冷静一下,就会明白,傲刑和傲一胤其实都一样。

    傲一胤畏手畏脚,做不了大事,傲刑刚刚坐上家主,实力也不过天阶,他要取代也是可以的,只不过,他太过心急。

    “他就不该招惹上你。”红莲轻声嘀咕,把人逼疯,也只有离夜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把对方的美梦狠狠打碎,让对方从云端跌入万丈深渊,谁遇到这种事情,只怕都会像傲一伦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。”傲一伦不对她出手,她出动出手的。

    还真是不谦虚!

    红莲身体一阵抖动,不过,这才是北宫离夜,你玩阴,她能玩死你!

    “咳咳,傲家主,那我们先走了,不用送,不用送!”孙浩嘿嘿一笑,撒腿就往傲家大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都这种情况了,他们还留下来干嘛,找死啊!

    离夜睨视了一眼陷入疯狂的傲一伦,侧步离开,现在就是傲家自己的事情,要怎么解决,那也是傲家的事情,和她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休想走!”见离夜要走,疯狂中的傲一伦也不知道是清醒了还是怎么样,猛地对离夜发动进攻,绿褐色的灵力势如破竹,横扫而去,直逼离夜。

    “离夜!”傲刑猛地冲下去,想要阻止傲一伦,却发现自己距离太远,连傲一伦的衣角都碰不到。

    绿褐之力,犹如狂风,空气掀起阵阵波动,罡风肆意狂舞,如滔滔巨浪,掀起百丈波涛。

    强势的威压,离傲一伦近的人,立刻感觉气血翻腾,脑中一片空白,双耳嗡嗡作响,实力较弱的人,震的直接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周空气的波动,离夜在傲一伦靠近她的那一瞬间,提起脚步,躲开傲一伦劈下的第一掌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傲一伦阴狠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离夜狠狠一啐,立刻把手里的小白甩出去,也来不及看它是摔了,还是被人接住了,只见她脚步微转,又是一个侧身,傲一伦的手掌从她面前横擦而过,只差一点点,就要打到她了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屏住呼吸,看着离夜怪异的身法和超然的速度,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步入宗师的傲一伦竟然两次都没碰到,这个少年看上去还很年轻吧!不大吧!他怎么这么厉害!

    急忙想上前拉住傲一伦的傲刑,看到离夜匆匆闪躲,嘴里还不停咒骂,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紧张看着闪躲的离夜,他根本不敢出手,就怕哪里有一点闪失,就会连累到离夜。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狂龙啸!”

    强悍力量在离夜双手中爆开,她转动造化诀,将灵力隐藏,谁也看不出她究竟是什么等级。

    一声龙吟冲破天地,直冲云霄,罡风呼啸,如同刀刃,一阵气波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震开,气波如同仿若一条巨龙扫过。

    围观在四周的人,立刻被震退好几步,攻击离夜的傲一伦,在冲向离夜那一刻,一股强力震开,他整个人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在罡风之下,面前房屋经不起强力震动,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是什么鬼招式,怎么有这么强的破坏力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身上不是没有灵力吗?他是怎么用出这么强悍的招式的!太他妈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傲家的人仓皇逃窜,眼看着面前的房屋就要倒塌,他们想都来不及多想,撒腿往身后跑去。

    “刑儿,走。”傲一胤拉着傲刑赶紧离开,再不走,他们身后的房屋就要砸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离夜不会有事的。”傲悦抓过傲刑另外一只手,父女两稍稍一用力,拉着呆木的傲刑,立刻逃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房屋倒下,四周一阵地动山摇,离夜腾空跃起,看着倒塌的房屋,迅速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休走!”傲一伦提步追上去,掉落的碎瓦从他后脑勺擦过。

    “走?小爷没想过走,傲一伦,不如让小爷送你去见,你那二十几个杀手?”离夜稳稳落在地面,嗜血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傲一伦扰乱的心绪稍稍调整,他身后已然是一堆废墟,“他们真的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他怎么做到的,帝都传来消息,北宫离夜不过才先天地阶,她怎么有能力杀二十几个天阶的人,即便是几个月时间,他晋升到了天阶,也不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还是说,北宫离夜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真正的实力,他的实力或许已经超过了天阶!

    超越天阶!先天天阶!

    不可能,北宫离夜不过十五岁,她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实力!绝不可能!

    “是我杀的,小爷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!”离夜坦然回答,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着周围每一个角落,面对强者高手,她依旧面不改色,甚至是异常的冷静。

    离夜的话刚说完,逃开的众人差点摔跟头,他们抬头面带诧异,看着不远处霸气十足,嚣张到了极点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也太霸气了!”

    “他小子知不知道傲二爷的实力,居然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知道什么,这叫霸气,什么傲二爷,那是傲一伦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魄力,这少年肯定不是池中物,不容小窥,不容小窥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傲家在场的人,他们自认早已识人万千,可看到离夜如此这一刻,他们顿时觉得以前那都是狗屁。

    比嚣张,谁能嚣张过眼前的少年,在人家面前,直接承认,是他杀的人?说霸气,他们从未见过谁身上有这么强势的气息,说狂,哪个敢指着步入宗师实力的人说,送你去死?

    真的是太他妈嚣张了!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傲刑听到离夜的话,不禁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顿时觉得,离夜根本不用任何人担心,他那么冷静,那么自信,在气势上,隐约间已经赢了二叔。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爆破!”

    傲一伦直接发动进攻,他的进攻就是最好的回答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空中爆炸之声如同惊天响雷,震耳欲聋,大地隐隐颤动,绿褐色之力,如同火山爆发,惊天动地!地面在强势的力量下,裂开无数龟裂,痕迹狰狞可怕!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焚灭!”

    离夜面色冰冷,强势的力量让她周围的空气波动异常,那与身俱来的骇人气势,眨眼之间,她便化成为修罗!

    罡风肆虐,形成破竹之势!疯狂席卷,地面泥石,犹如刀削!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强势压迫,离夜迅速转动造化诀,调整身体的不适,但脸色任然有点失色发白。

    离夜咬咬牙,嘴角勾起弧度,不愧是步入宗师的高手,威压之力,比普通的巅峰天阶要强很多,宗师的力量,早在师父攻击她的时候,她就见识过,步入宗师的力量,还是比不上真正的宗师。

    面对傲一伦的攻击,离夜顿时一个激灵,想到萧水寒当时的力量,压迫,还有他那骇人的杀气,她突然有点明白,为什么萧水寒的杀气,气势,压迫都那么重,可就是不曾对她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看来第一次见,就被师父盯上了。”离夜喃喃道,脸上的笑意加深。

    萧水寒一直对她用最强的压迫,气势,就是让她知道宗师真正的力量,在风启大陆行走那么多年,萧水寒当然也知道步入宗师这一回事。

    见面的第一次,第二次,他都主动攻击,就是让她明白什么是宗师的实力,什么才是步入宗师,这样即便她在不知道有步入宗师的情况下,也能冷静面对比天阶实力高一点的对手。

    其实,在那个时候,萧水寒已经在开始教离夜,在看到离夜的第一眼,只怕已经有了收徒弟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可恶!武式——排山倒海!”

    傲一伦咬咬牙,他从来不知道,一个先天地阶也这么难对付,也许北宫离夜已经到了天阶,可那也不过是天阶罢了!

    四周废墟,被罡风卷起,仿佛像是浪花掀起的万丈海浪,强势的压迫,以压倒性的力量铺天盖地压制而去,笼罩往离夜而去!

    围观在周围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看到铺天盖地而来的飞石走沙,脸色惊变,瞳孔缩紧。

    “离夜……”傲刑喃喃叫道,双拳握紧,这个时候,他竟然帮不上半点忙!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那个人肯定被飞沙走石砸死了!”

    “二爷都已经是步入宗师,他连是什么实力都不知道,怎么会是二爷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能在步入宗师的人手上过这么多招,这人肯定是天才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啊?怎么能让天才陨落?”

    “对,帮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迈开步伐想去帮忙,可惜话还没说完,清冷霸道的声音在空中炸开,所有人不禁一颤。

    “震、天、诀!”

    骇人的力量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震开,被摧残成一堆废墟的庭院,在这股恐怖力量之下,全部变得粉碎,甚至是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空中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飞沙走石,在瞬间,变成粉末,大地震动连连,仿佛随时都会塌陷!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围观的人,只感觉头皮发麻,后背阵阵寒意,只是一缕气势扫荡在他们身上,他们的身体就已经忍不住打颤,实力较弱的,气血翻滚,口中甜腥散开。

    看到不远处的少年,所有人都呆住了,就连呼吸都忘记,一切仿佛像是静止了一样。

    瘦小的少年周围气势翻滚,他所站的地方,就连方圆两三米,地面如同被刀刃削开,泥土显露在外,露出一道道狰狞可怕的痕迹,而扑向他的飞沙走石,只要靠近他,立刻就变成碎渣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——”

    一股强势的气波以离夜为中心,往四周震开,偌大的庭院中,没有一丝完好之处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?什么力量?”傲一伦站在离夜对面,他完全承受住所有的掌力,即便有灵力护身,他还是被震的口吐鲜血,脸上惊悚一片!

    全身的汗毛,因为这股力量,全部竖起,毛骨悚然的可怕,整颗心都在颤抖!

    这是什么力量,什么招式,怎么会这么可怕!?

    风启大陆,什么时候出现过这么可怕的招式,他从为听闻!

    “干你何事!震天诀!”

    离夜提起全身的力量,再次一阵强攻,掌力如巨网一般,聚拢而下,大地强烈的举动,四周的龟裂,早就跟蜘蛛网一样了。

    被震撼到忘记呼吸的人,脸上的惊悚又多了一分,就连傲一胤的脸色都变得刷白。

    “老天,这样的变态,哪里还用我们帮忙,刚才要是多走一步,说不定连我们都搭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吓死老子了,吓得老子衣服都湿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身上一点灵力没有,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,就不是什么正常人!”

    “傲刑,你在什么地方找到这么厉害的客卿,这实力也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止是吓人,那三个字在空中炸开的时候,他们差点以为自己都完了,死定了,那股力量,实在可怕到不行,这样的人还要帮忙!

    刚才谁说他死定了!确定死的人真的会是他!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大家还记得么,这招是清羽国师教的,嗯,离夜终于是用上了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