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七十三章 不卖,只换!
    什么情况!?

    众人看着如闪电一样,狂奔离开花园的白狗,偌大的问号挂在他们头上,一头雾水看着消失在墙角的小白。し

    有什么不对吗?到目前为止,好像一切都还正常,它跑那么快做啥?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解小白为什么跑那么快之时,清冷的声音从空中炸开,一阵莫名的寒意笼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凌空诀!”

    凌空诀!

    所有人身形纷纷一怔,诧异看着灵力在周身翻滚的少年,淡绿色的灵力接天连地,而孙浩的攻击,就如同落入了无底黑洞,泥牛入海,再也不见半点踪影。

    这是,这是……帝都邵家的绝学!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帝都邵家的绝学?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邵家的人,又或者是和邵家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离夜……离夜!不,他是北宫离夜!北宫离夜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

    他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听闻,北宫离夜和邵连昭帝都一战,邵连昭大败,连邵家的绝学,凌空诀都被北宫离夜光明正大的学走,而邵延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绝学被学走,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听闻,那一战,邵连昭偷袭北宫离夜,被天龙国作为证人的国师怒杀。

    听闻,北宫离夜在那一战以后,从此就消失在了帝都,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好奇的路人问北宫弑,最终都被北宫弑吓走,后面大家连在北宫弑面前提起北宫离夜的名字,都不敢了。

    难道眼前的人,就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肯定是,这么年轻,实力已经达到天阶,还叫离夜,他一定就是北宫离夜不会有错!

    老天,他们究竟在做什么蠢事,竟然敢这么联手对付北宫离夜,要是北宫弑知道了这件事情,他们就不用在天龙国混下去了。

    惊悚的人没有一个知道,眼前的离夜,可比他们担心的事情,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北宫弑做的最多只是让他们在帝都混不下去,而离夜会让他们生不如死,后悔,却无法挽救这件事情,那远远比北宫弑可怕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北宫离夜!”孙浩惊悚看着面前的少年,如此绝色,天阶级别,除了北宫离夜,还有谁能如此。

    离夜露出完美的弧度,沸腾的灵力在她周围形成一个巨大漩涡,孙浩所有的攻击,都吞没在漩涡之中,再没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答对了,不过,没有任何奖励!”百丈尘土,肆意飞扬,所有灵力形成一道道刀刃,往孙浩那边聚拢而去,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万影刃!”

    武式和剑技,随着使用者的心可以随意变换,能随意变化招式的人,对招式必定已经非常了解,非常人所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咻咻——”

    上百道灵力凝聚而成的刀刃,势如破竹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强势攻击,力量霸道嚣张,就如同灵力的主人,狂妄不羁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两声巨响震天动地,大地发出阵阵颤动,四周一片寂静,连风都忘记了吹拂。

    孙浩整个人重重砸在地上,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楚传来,一口鲜血喷出,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一个人,眨眼之间奄奄一息躺在地上,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众人面前,特别是北宫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四周一阵鸡飞蛋打,飓风肆意狂舞,掀起一阵巨浪,吹打在每个人身上,一阵阵菜味散发出微弱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种奇怪的声音响起,院中顿时连呼吸的声音都消失了,怔怔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看着不远处站着的少年,双眸中闪烁着淡淡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哇!”一声惊呼,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。

    傲悦睁大双眼,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,忍不住大笑起来,指着身边的一群人,笑的一点形象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太厉害了,她就知道这些人完蛋了,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,北宫离夜有多可怕,可偏偏这些人还去招惹,还死活不信邪,现在知道错的吧。

    傲一伦抽动了一下嘴角,牙龈紧咬,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,“北——宫——离——夜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傲刑扭头一看,眼前的一幕幕,他顿时就喷了,他忍耐在怎么强,但是看到这些,谁也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除了傲一胤,傲刑,傲悦外,在场的每个人身上,都是一片油光淋淋,鸡鸭鱼肉,青菜,全都挂在他们身上,还有的连嘴里,耳朵上,头上满满的都是菜和菜叶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凌乱,湿滑从手上,衣角滑落,滴答滴答掉落在地面,黑夜下,地上的油渍折射着四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离夜看向众人,收起眼角的一丝笑意,故作惊讶道。

    这效果,比她想象中好点,现在看看,每个人身上挂着这满桌的珍馐,活生生的菜桌就出来了,他们还省了麻烦,不用再伸手去夹菜了,她对他们真的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她还敢问是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,她不是最清楚了吗!?

    用灵力掀起那么大一阵罡风,砸了五桌宴席不说,还把菜全部都扫到他们身上,这么满身油渍,还有人嘴角挂着鸡屁股!你还好意思问怎么回事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傲一伦指了指身上的满身菜汤,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,可现在竟然被淋成了落汤鸡,还是被菜汤淋的!

    离夜无辜眨了眨眼睛,双手摊开,笑眯眯说道:“真不好意思,你们也知道这是邵家的绝学,我也不过是用第二次,力道还掌控不住,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邵家的绝学,偶尔还是有点用处的,招式花哨,整人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!这招式才用第二次,第二次就敢这么用,第二次就能这么熟练!

    说出来鬼都不信,可偏偏他们就是无力反驳,北宫离夜说的没错,这就是第二次,第一次是他在帝都的时候,对付邵连昭用过,邵家的绝学他不可能老是挂在手上,第二次!第二次!

    你他妈还敢再故意一点吗?谁都能看出来,这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傲一胤,傲刑,傲悦就是最好的证据,他要不是故意的,为什么这一桌桌东西,全部砸在他们身上,而傲一胤父子三个人,半点事情都没有,连菜叶渣子都没碰到他们衣角!

    “难道各位前辈,还要跟小爷讨教吗?你们要是觉得无聊,小爷可以奉陪,只不过呢,下次用凌空诀,小爷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离夜嘴角稍稍上扬,她是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这几桌菜会这么精彩的砸在他们身上,她也没料到。

    只不过下次,说不定她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,只要他们敢有下次。

    除了傲一伦其他人猛地后退一步,然后使劲摇头,他们不想再来一次,这次是菜,下次谁知道是什么东西,说不定是沸腾的开水砸在他们身上!

    邵家已经是最好的例子,他们刚才竟然还在担心北宫弑做什么,其实他们担心的应该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孙浩躺在地上,即便满身的伤,他突然发现,躺在这里真好,至少不用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想这场比试,不用再继续下去了。”傲一胤轻咳一声,压住爆发的笑意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再不走就要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众人立刻点点头,是不用再继续下去了,再继续下去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小爷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离夜头也不回往自己的住处走去,饭菜都招待了他们,不用再吃了。

    傲悦脸上堆满笑容,忍不住发笑,“我突然知道小白为什么跑的那么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是谁?”傲刑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离夜那只狗啊,它叫小白,它肯定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”傲悦笑哈哈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傲家有那么多晚宴,就今晚的最痛快,连二叔都被砸了。

    那只狗!

    对啊,那只狗在听到一声轻笑,立刻就跑了,那速度就跟闪电一样,难道,它早就知道北宫离夜会这么做,所以才抱着一只鸡跑了!

    那……那只真的是普通的狗吗?

    “咳咳,各位收拾收拾回去休息吧,本家主也该回去了。”傲一胤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,肩膀的抖动,脸上的抽搐,无一没有不是在说,他快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再大的怒火,众人咬咬牙还是忍住了,他们再怎么样,不能对着家主发火。

    “傲刑告退。”傲刑匆匆迈步离开,抖动的肩膀,不用看,都知道他此时有什么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傲一伦握紧油滋滋的双拳,一只鸡腿还被他握在手上,他拳头握紧,鸡腿在他手上,立刻变得粉碎,连骨头都变成了渣子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!

    “二爷,北宫离夜可是北宫弑最疼爱的孙子,他……”站在傲一伦身后的人急忙说道,北宫弑的怒火,他们可不敢轻易去砰。

    “你们怕什么,这里是湖城,不是帝都,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,况且北宫离夜也就是个废物!”傲一伦轻哼一声,他绝对要北宫离夜付出代价,人生最狼狈的两次,都是因为北宫离夜!都是他!

    众人迟疑点头,这句话倒是,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可是说到废物……北宫离夜哪里废物了?

    离夜回到房间红莲还没有回来,她看了看周围,关上房门打开窗户,便躺上床休息了,白色的身影从暗处慢慢爬出来,爪子,嘴巴上的油渍,就是偷吃留下的最好证据。

    “不把那一身洗干净,今晚别进房间。”带着几分凉意的声音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小白顿时停下了脚步,抖了抖身体,转身跳出房间。

    黑夜中,精致倾城的轮廓上,在听到小白离开后,稍稍露出一抹淡笑,那仿佛是黑夜中最璀璨的明星。

    深夜,白色身影悄悄溜进房间,全身的油渍早就被洗干净,身上的毛发又软又柔,看上去手感都极好,只见它小心翼翼绕开离夜,蹑手蹑脚爬到床上,选择了一个和离夜最近,却不会碰触到她的地方躺下,四肢慵懒一伸,咕噜了两声,便沉沉睡了过去,殊不知,它在进来房间那一刻,离夜就醒了,对于它的举动,更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早早的离夜就被人吵醒来了,傲悦一脚踹开离夜的门,大大咧咧就走了进去,完全不顾男女有别。

    离夜翻身坐在床边,理了理亵衣,抓过床边白色的外袍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下次进房间,敲门!”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出现在她房间的傲悦,现在她好歹也是一男的,傲悦这么大大咧咧走进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习惯了。”傲悦嘿嘿一笑,放下手里茶杯,“从小我爹把我当男孩子养大,别见怪哈。”

    她刚想到敲门这回事,人已经在房间里面坐下来了,还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接着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见怪不会,这是你家,但这是小爷的房间,下次,小爷会把你打成重伤,然后扔出去。”一大清早扰人清梦,这次不动手,就是看在她性格直爽的份上。

    下次,没有下次!

    傲悦脑中浮现出昨晚一群人被淋落汤鸡的一幕,又想到被吓走的金毛烈虎,急忙收起脸上笑容,认真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被离夜揍,那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!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”见傲悦答应,离夜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差点忘了,我大哥说,你要是去黑市,吃了早饭我们就可以去了。”看到离夜她真的差点忘了,不过离夜长得真好看,要是女孩子,肯定是一大美女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离夜脸上淡漠稍稍化开,一丝淡笑出现在玫瑰红唇边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你快点,要是不想和家里的人吃早饭,我们可以出去吃!”说完傲悦就迫不及待往外面走,这气氛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离夜笑的那么好看,但是看到那笑容,她竟然害怕,离夜还是不笑的好,不对,不笑更可怕!还是离远点好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傲悦机械般转身,脸上的笑容有几分僵硬。

    离夜迟疑了一会,然后缓缓开口道:“我想知道帝都最近怎么样了,北宫家怎么样了,还有……国师在不在帝都。”

    她出来三个月的时间,一直在断魂山脉里面,对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,让傲悦打听一下,她心里也有个底。

    “国师?你说的是纳兰清羽?”傲悦眨了眨眼睛,离夜要打听国师干嘛?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离夜轻轻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傲悦摇摇头,慢步走到离夜面前,“你不知道国师在你离开帝都没几天,就跟皇帝说出去办点事,然后就消失在天龙国了吗?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应该天龙国的人都知道的差不多了,离夜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“消失?”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纳兰清羽是真的追来了吧!?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傲悦点点头,然后贼兮兮凑到离夜面前,小声问道:“离夜,你见过国师吗?我听说他算的上风启大陆第一美男子,还是风启大陆的第一天才,就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还是风启大陆第一神棍。

    离夜暗暗在心里加了一句,可惜,所有人知道纳兰清羽狠,纳兰清羽仙,没几个人知道,他黑!

    “等会我们去外面吃早饭的时候,我要知道帝都的事。”离夜把话题转移,她看到纳兰清羽和别人的不同,就算是说了,也没有几个人相信纳兰清羽是那样的。

    傲悦脸色微微一变,立刻往外面跑去,哪里还记得刚才问过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啧啧,离夜,你这么对待人家小女孩,真的好么?”红莲从窗外飞进来,看着打开的窗户一阵感动,离夜昨晚特地为它留门,离夜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“我比她小。”离夜露出一抹笑意,傲悦的确是挺招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对啊!你还比她小!”红莲恍然大悟道,傲悦已经十六了,离夜才十五!

    离夜脸上笑意加深,起身穿好一件件衣服,这才转身出门,白衣少年风度翩翩,倾城绝艳!

    早上的湖城,空气清新,阵阵花香弥漫,娇嫩的花瓣在风中亭亭摇曳,花蕊饱满的如同金色的皇冠,点缀在花瓣上露珠,晶莹剔透,带着淡淡荷香。

    “离夜,前面就是黑市了,不过湖城的黑市比不上帝都。”傲刑指了指不远处,看着身边的少年,他怎么也想不到,离夜真的就是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帝都发生的事情还对是真的,邵连昭已经死了,还是死在离夜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去过帝都的黑市。”她想去,爷爷也不会让她去,一定会说黑市那地方太危险,什么人都有,你要是去一定得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去黑市,那就不只是她一个人去,而是一大群人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傲悦好奇凑到离夜面前,居然还有地方是离夜都没有去过的,太好奇了!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走吧。”离夜抱着小白,远远就看到吵杂纷乱的闹市,那个地方也就是湖城的黑市。

    黑市几乎每个地方都有,即便帝都也不例外,只是帝都的黑市,比较隐蔽,毕竟皇城所在,皇帝做做样子也会管管。

    傲悦嘟了嘟嘴巴,她就知道离夜一定不会告诉她的,算了,不知道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刚走进黑市,离夜顿时就傻眼了,有些东西不论是市场上,还是拍卖会,店铺里都很贵的东西,这里便宜到不行,而且随处都能看到好几个同样的。

    “太震撼了。”离夜呆呆看着四周,何止是震撼,早知道黑市这么好,帝都的黑市,她早该去了,就算有人跟着也要去,刚好有人帮她拿东西,有什么不好!

    四周的人看到离夜脸上惊叹的表情,纷纷露出一抹嘲讽,仿佛在看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。

    傲悦愣愣看着离夜,她张了张嘴,又不知道该怎么提醒,这样的离夜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两极朽木!”离夜眼前闪过一道光亮,大步走到一个摊位前,拿起放在上面的一块木头。

    傲悦额角划下一滴冷汗,离夜怎么突然像换了个人,这个真是她认识的离夜吗?

    “婆娑琥珀石!”

    “连金桂王草都有!太好了!”

    离夜说出的三样,任何一样灵药,都是极难得到的珍贵药材,在炼丹方面更是有想不到的作用,也难怪她会这么激动,任何一个炼药师看到这些,都不能淡定。

    看到满目琳琅的灵药,离夜哪里还能想到其它,这里有些东西连药谷都没有,北宫家唯一一些,还是从夙凌云那拿过来的,早就用完了,她一直还在想什么地方可以找到,现在看到这么多,不开心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傲刑吞了吞口水,这些东西有好些他都不认识,离夜竟然能一一叫出名字,还那么准确,这些都是灵草,用来炼制丹药的,离夜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离夜还没走到黑市最里面就买了一大堆东西,在这么多人面前,她又不能放进储物手镯里面,只能让傲刑抱着。

    “离夜,形象呢?”红莲一脸血泪,这里的东西,它觉得大部分都是被离夜买走的。

    “一直都有。”离夜目光扫视着周围,看到好的东西,就立刻买下来。

    黑市的东西是没有门路买进拍卖会和药铺,最后大家才会选择在黑市交易,黑市的价格也比店铺和拍卖会便宜,有钱人在拍卖会,没钱人就会到黑市,在黑市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奇怪,进入到黑市,黑市里的人也不会管你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有什么东西,交给我大哥处理就行了,他对黑市比较熟,你要买什么,我陪你去。”傲悦走到离夜身边,小心翼翼说道。

    能看到这样的离夜,什么都值了,不然在以前,她总觉得离夜身上有种压迫,还有和他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差距,他是那么的高不可攀,明明同样站在一起,他仿佛要仰视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对啊,有些地方太过黑暗,你还是不去的好。”傲刑点点头,黑市什么地方没有,那些地方不适合离夜去。

    离夜拿出一个大布袋,递到傲刑面前,“谢谢”

    黑暗,对她来说什么地方都不黑暗,但的确还有东西要买,而且黑市的也不贵,可以多买点,最近她不回去北宫家,也不能去药谷,只能在这里买了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在黑市门口碰头。”傲刑把怀里的东西递给傲悦,拿过离夜手上的大布袋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傲刑的身影很快没入人群,离夜收回目光,见傲悦拿的吃力,伸手拿过她手上一大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,只差几样就买齐了,再到处看看。”离夜看了看四周,像黑市这么好的地方,以后看样子可以多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傲悦点点头,急忙跟上离夜步伐,走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离夜那风华绝代的容颜,在黑市无非就是一场轰动,每走到一个地方,是人看了都是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男人,真的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男人,跟在他身边的女的真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怎么长得跟娘们似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四周的叹息,傲悦稍稍垂头,她突然发现,跟离夜一起出来,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,一个大男人长的也太好看了,完全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貌似听说北宫离夜才十五岁,十五岁的他已经这么好看了,几年后该是何等模样?

    离夜额角一条条黑线落下,说的什么话,她本来就是女的,什么叫长得跟娘们似的,而且她还戴了纳兰清羽给她的珠子,那颗玻璃珠,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戴在身上,能隐去不少地方,让她看起来更像男人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的议论,慢慢的离夜也就麻木了,转而开始看四周摊位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炉子,炉子。”懒散的声音传入耳中,离夜转身环视了一眼周围,在不远处一个穿着华丽的人,正在卖一个锈掉的小鼎炉。

    离夜的脚步不自觉走过去,走到那人面前蹲下身体,指了指随意放在地上的小鼎炉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男人摇摇头,慵懒看了一眼离夜。

    “你不卖在这里叫什么炉子?”傲悦白了男人一眼,黑市的怪人就是多,穿的这么好,炉子这么旧。

    叫炉子,又不卖……

    离夜静静蹲在原地,不急不躁,等待着男人再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比耐心,她不会输给任何人,他要等,那他们就等下去,最后先开口那个,肯定不会是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两个人一个蹲着,一个站着,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,傲悦站在一旁都着急了,离夜依旧淡然冷静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可见底的笑意,站直的身体终于蹲了下去,深邃的双眸注视着离夜,缓缓吐出两个字,“只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不卖只换?

    离夜脸上划过一道笑意,能把炉子放到生锈都没卖出去,可见有多少人被中间停顿的时间给吓走了。

    “两极朽木。”男人顿了顿,才又继续道:“炼制而成的破厄丹,我要的不多,一颗就好,不过要圣品。”

    丹药是按照炼药者的心炼制而成,药材可能有所不同,但很多药草的药性相差不多,也能炼制出效果相同的丹药,甚至,效果更好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离夜又不是炼药师,怎么把两极朽木炼成的破厄丹!”离夜还没说话,傲悦已经先不满了。

    还是圣品!

    圣品丹药是说要就有吗?他睡醒没!

    这个人也太奇怪了,说话总喜欢停停顿顿,还说不卖只换,他用两极朽木换,他们是有,可是两极朽木炼成的破厄丹,离夜怎么会有,他又不是炼药师,就算是炼药师,他们也有两极朽木,这丹药不是说炼好就能炼好的。

    破厄丹没有谁不知道它的作用,在晋升的时候,不管有多大的危机,只要一颗破厄丹,就能帮助晋升者顺利晋升,这么珍贵的丹药,还是圣品,离夜怎么可能会有。

    离夜依旧带着淡笑,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男人,心里微微一惊,不巧,在离开北宫家的时候,她刚用家里唯一的两极朽木炼出破厄丹,炼出来的数量不多,所以她只留了三颗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说两极朽木炼成的破厄丹,巧合吗?

    中年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傲悦,高深莫测道:“不是炼药师,要这炼药鼎炉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药炉,没生锈的时候,很多人都想买,却没有一个人有耐心,在生锈以后他们就连看都不看一眼,难得有一个有耐心,又想买的人,若没有圣品的破厄丹,这炼药鼎炉,也跟他没有缘分。

    炼药鼎炉!

    这炉子是用来炼药的,那离夜……是炼药师了!

    “这是你要的东西。”离夜摸了摸鼻子,拿出一枚破厄丹,薄弱的药香散开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离夜拿出破厄丹,一脸笑意的男人呆滞了,那张笑盈盈的脸上也换成了错愕。

    他,他他……他真的有破厄丹!

    这色泽,圆润,药香,不用再多看,就知道一定是圣品!这是他炼出来的丹药!?

    “丹药!那个少年用丹药换一个破炉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傲家的客卿吗?在黑市什么没有,竟然用丹药换生锈的炉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疯了,一颗丹药百八十个药炉都可以换,他竟然要一个生锈的,这炉子在这里摆好几年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药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行人纷纷停下脚步,当他们看到离夜用手上的丹药,换男人的炉子时,都是一脸血泪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来的败家子,丹药这么好的东西,自己吃了都强,干嘛换一个破炉子!

    傲悦扭头看了看周围越来越多的人,轻咳一声,静静站在离夜身边,虽然她认同大家的话,但是离夜这么选择,那就这么选吧,丹药不是她的,她也决定不了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男人大手一挥,把炼药鼎炉推到离夜面前,伸手去拿她手上的破厄丹。

    指尖才刚碰到离夜手里的破厄丹,一阵骚动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住手住手!”呵斥的声音从两人头顶响起,高大的黑影笼罩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堂哥,你来做什么?”傲悦惊讶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,那么霸道的声音,她还以为是谁来了,原来是那个不成器的堂哥。

    堂哥?离夜听到傲悦的叫喊,把丹药递给那人,拿过地上的鼎炉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傲悦的堂哥,应该傲一伦的儿子,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傲悦迟疑点头,脚步刚迈出,傲江立刻拦住离夜和傲悦,双掌不停摩擦,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,我们家也有这些炉子,不然你跟我也换换呗?”一个炉子一颗丹药,不换白不换,天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傻子,用丹药换这些没用的炉子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离夜睨视了一眼挡在面前的人,脚步绕开,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傲江脸上的笑容眨眼间消失全无,见离夜要离开,大手一挥,“把他们两个给本大爷围起来!”

    他傲江想要的东西,就没有得不到的,今天他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,身为傲家的客卿,就更应该听他的话!

    “傲江又在欺负人,这个人不是傲家的客卿吗?”

    “傲江要是敢这么对老子,老子揍死他妈的这个混账小子,看他还怎么得意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敢动傲江,傲一伦不杀了你全家,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平时捧在手心怕掉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少年毕竟是傲家客卿,是傲家请来的,傲江怎么还敢这么嚣张,他难道不知道强者要杀一个人,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傲一伦生出个这么纨绔的儿子,也不知道是他的不幸,还是傲家的不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观的一帮子人看到傲江带来的十几个傲家下人,把离夜和傲悦围住,忍不住开口叹息。

    傲江啊,傲家出了名的纨绔子弟,湖城对于傲江的霸道嚣张纨绔,还有谁不知道,走到哪里他都带着一群人,看到顺眼的就直接抢走,被抢的人连话都不敢说,谁让人家是傲一伦的儿子,他们敢怒也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你们再敢多说一句,大爷我宰了你们!”傲江嚣张指着围观议论的人。

    傲江的话一出,换来的只是更多的白眼,在黑市,管你是什么人,傲一伦的儿子也不买你的帐,他们干嘛听他的!

    “你们放肆。”傲悦怒看着围着他们的十几个傲家的下人。

    平常就知道他们在外面作威作福,现在连她的路也敢拦了,他们眼里还有没有傲家的规矩!

    傲家的下人迟疑看了一眼傲江,动作变得缓慢起来,看了看傲江,再看看傲悦,两边都是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大小姐,你就体谅体谅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了。

    傲江看到傲悦脸都气红了,淫意一笑,慢慢走到她面前,笑呵呵道:“悦儿,这件事情,你最好还是别插手,堂哥怕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让开,不然……”不然她也不知道离夜要是生气,会做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然?哼!”傲江猖狂一哼,转而往离夜那边走去,在看到那绝世无双的轮廓时,眼中闪过一丝惊艳。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,怎么样,现在肯和我交换了吗?”傲江淫笑着问道,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客卿会这么好看,也不知道昨晚爹干嘛发那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的弧度缓缓上扬,一丝寒意从眼中闪过,怀里的小白身体微微一颤,往离夜怀里缩了缩,前面的两只爪子捂住眼睛,不忍再继续看下去呀,因为某人的下场会很惨。

    傲江脸上的淫笑,让傲悦的脸色刷的一线变得惨白,她双手不自觉环住离夜的手臂,把离夜往身后拉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堂哥这个人,除了女色,还好男色!

    “在我不想动手之前,滚!”离夜脸上的弧度逐渐冷却,骇人的气势让人打颤。

    傲江眼中的淫意没有任何遮掩,那双眼睛在离夜身上打量,猥琐淫笑的表情,只需要看就能知道他此时脑子里面想的,不会有什么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最多只是喜欢美人,喜欢看美人,但是她只是单纯的欣赏,赞美,绝不会去亵渎美人,傲江不同,他那淫意的表情已经很好说明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欣赏,赞美,不会出现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客卿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淡绿色灵力一飞而出,速度快如闪电,力道重如泰山,淡绿色灵力鞭打在傲江身上,站在离夜面前带着猥琐笑容人,瞬间被抽出了五丈之外,狠狠砸在地上,碎裂的声音传来,地面龟裂如同蜘蛛网一样。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看到重重砸在地上的傲江,围观的一帮子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惊悚地看着瘦小纤细,却又非常可怕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个傲江,人家刚才都让他滚了,还不知道滚,挨打了吧。

    好痛,地面都裂开了,傲江身上的肋骨还不知道摔断多少根,不过真是大快人心!

    这个少年,不好招惹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震撼的都忘记了言语,目瞪口呆看着离夜,只能在心里吐出心里最深的震撼,他们的确是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傲悦张了张嘴,一脸肉疼,她就说堂哥别去招惹离夜,现在这一身的伤,何必呢?

    “别说你只是傲一伦的儿子,就算是夙皇的儿子,小爷今天照揍了!”轻狂的话语不停回荡,离夜双手负在身后,骇人气息如同无形的波浪,在周围肆意翻滚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,这次他们连呼吸都忘了。

    狂!太他妈狂了!

    嚣张!太他娘的嚣张了!

    傲江你听到吗?人家连皇子都打,别说你只是湖城傲一伦的儿子!

    傲悦嘴巴微张,眼睛珠子看的都快掉出来了,太霸气了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眸光微转,离夜侧步走去。

    挡在他们面前的傲家下人,只感觉自己双腿发软,有气无力,别说去拦,就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现在知道咱们小白为嘛跑那么快了吧!嘿嘿,请他们吃全桌宴!

    国师不见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,昂,黑市好多东东啊,可惜,遇上了一个人渣…

    其实鼎炉才是重点,哈哈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