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九章 亢龙之骸!
    翌日清晨,天蒙蒙作亮,少年黑衣劲装,简单的淡蓝色宽松的衣袍加裹在外,瘦小身影大摇大摆走出北宫府大门,守门护卫见他出去,正要出声,少年只是轻轻摇头,然后举步离开。(全文字)

    离夜前脚刚走,护卫立刻跑进家里,怕晚了一步就会受到责罚,然而当他把离夜出去的事情告诉了北宫弑,怒火滔滔老人最终只吼出四个字——“北宫离夜!”

    声音传遍北宫家每个角落,吓到了不少正要起床的仆人,去禀告的护卫几乎是连滚带爬走出北宫弑房间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多远的离夜,听到那一声暴喝,轻叹一声摇头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,她家那个老人家肯定会气炸,昨天都提前更他说了不是。

    离夜昨天是提前和北宫弑说了,可北宫弑怎么可能想到,天还没亮她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其实我也不明白,你干嘛这么早走。”红莲郁闷道,反正家里的人又不会拦着她,早走和晚走有什么区别吗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离夜想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到了昨天红莲问的问题,然后就这么做了,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走,弄的跟去做贼一样,半点都不像是去历练的,连南轩她都没来得及告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要把什么东西,给一个叫夙南轩的人类吗?”嗯,貌似还有一个叫兰御风的人,它好像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“我都给爷爷了,爷爷会帮我给他们的。”七颗丹药,她要一颗就够了,她还给罗刹留了一颗,罗刹吃了应该会很快晋升。

    红莲点点头,然后不再说话,灰蒙的街上,只能听到离夜轻缓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快离夜就走出了的北宫府的范围,她的身影在灰蒙中若隐若现,几丝神秘的光晕在她身上闪动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诧异的声音打破了街上最后的宁静。

    离夜不解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修长身影大步走来,清冷的轮廓带着惊讶,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夙凌云?”离夜不解看着走来的人,他这么早出来,别告诉她,他也是去历练的,天下就没有这么巧的事情,而且去历练走的方向也不该是北宫家。

    夙凌云脸色微微泛出尴尬,仿佛是被人撞破了什么,神情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看样子在这里站了很久,她可以确定不是等她的,除了爷爷家里就没人知道她出来历练,夙凌云要是知道,除非他能未卜先知,预测未来。

    被离夜这么一问,夙凌云脸上尴尬的表情更甚,他目光往四周往开,就是不去离夜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那我先走了。”离夜摆摆手,再跟他说下去,天都亮了,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她出帝都,这么大早起来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见离夜要走,夙凌云的身体几乎是反射性抓住了她的手臂,“我……找你。”

    找她?

    离夜低头看了一眼手臂,步伐稍稍后退一步,挣开抓住她手臂的手掌,挑眉问道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找她要这么早,平常别说她这个时间还没起,就算是起了,门口护卫也不会让他进北宫家,有病吧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夙凌云看着被挣开的手掌,他慢慢收回,手掌不自觉的握紧,但是手心的温度,在逐渐流失,他再也握不住。

    离夜无语看着夙凌云吞吞吐吐的样子,摇摇头,继续迈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问本王的一百万两,本王给你带来了。”夙凌云看到离夜又要走,立刻说完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已经站了一个晚上了,本来应该是昨天就给他送过去,可是走到这里,他又走不过去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会有点担心见到北宫离夜,可又觉得这次去不见北宫离夜没有任何意义,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想明白,然后北宫离夜就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更是无语,给她送钱,他至于吞吞吐吐的吗?把东西给她,他们之间就两清了,她不喜欢欠别人什么,也不喜欢别人欠她,两清最好。

    “拿来就行了。”离夜伸出手,她的东西,没什么意思不好要的。

    红莲在离夜身体里面,差点笑喷,这个男人,上次看到还那么清冷,这次竟然会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,太逗了。

    夙凌云从衣袖里拿出一张轻薄透明三指宽的玉牌,递到离夜面前,淡淡说道:“这是两百万两,这次我下注在你身上,理应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离夜接过玉牌,清冷应道。

    夙凌云要给,她没道理不收,两百万两黄金,看来夙凌云这次下注也挺多的,不过,这帝都的所有人压的,到底一共有多少?

    “你这么早,要去哪里?”这天都没亮,北宫离夜出来做什么?

    “二皇子,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,既然没事,我就先走了,北宫家你也不用去,不见。”说完,离夜迈步离开,身影很快消失在灰蒙的天色之中。

    夙凌云握了握兽,忍住要跟上去的冲动,眉头紧蹙,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走到城门口,离夜早就把夙凌云的事情忘在脑后,帝都城门到了时间就会关上,直到天大亮才会打开。

    高耸的城墙坚不可摧,防止在断魂山脉的玄兽偷袭,城墙城门是最坚固的。

    离夜脚尖轻轻一点,整个人往空中飞去,稳稳落在四五丈高的城墙上,隐蔽身影气息,躲开城上的守卫,从另外一边跳下城门,整个人没入灰蒙之中,一道白色身影从灰蒙中划过弧度紧跟而去。

    阳光照耀,四周一片宁静,各处鸟语花香,树木茂密的林中,瘦小身影双手叉腰,怒瞪着站在地上一脸萌样的小白狗。

    “你跟来了,小爷没说什么,可你要想小爷抱你,就给小爷老实点!小爷是男人!”离夜仰天长叹,本来不想带这只色狗去,就是因为它太色了,结果它自己最后还是跟来了。

    跟来也好,不然纳兰清羽知道她不在,一定会去抓它,到时候不用几天就找到自己了,可它来就来,刚抱到它,那双爪子就开始行动!

    小白委屈点点头,整个身体笔直站起来,前面的一直爪子举起,模样像是在很认真的发誓。

    离夜睨视了一眼白狗,伸出手,“上来吧,但是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小白委屈的模样立刻换上一张笑脸,从地上跃起,飞身跳到离夜怀里,老老实实找了个舒服的睡觉地方躺下去,再也不敢去碰离夜的胸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还是你厉害。”红莲惊叹一句,这色狗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怀里呼呼大睡的小白,离夜嘴角勾起一抹淡笑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断魂山脉的另外一条路,她不知道会通到什么地方,但是在这里转半年,应该会有一定收获。

    袅袅白雾,在树林中环绕不去,如一层轻纱,让四周精致若隐若现,为美景添上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清冷的暴喝声从白雾的另外一端传出,紧接着是一拳一拳击打在肉上的声音,再来,粗犷一声怒吼冲天,带着痛苦的呻吟,却显得无力。

    “让你偷袭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凌厉的冲击,从远处散开,把那一层柔和轻纱瞬间冲散,轻纱后面一片狼藉,草皮被削割的七零八散,树木拦腰折断倒塌,一只四五米高的速风青豹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明显已经死去,在速风青豹尸体的旁边,瘦小的少年正忙活着。

    离夜拿出匕首,熟练把青豹身上,最值钱的魂珠和玄核挖了出来,然后地上的尸体,只是看了一眼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那玄兽尸体也能卖钱。”红莲急忙说道,这么好的东西,她怎么就不要了?

    看到地上不再抽动的尸体,红莲一阵叹息,好好的去偷袭北宫离夜干嘛,就算是你饿了,吃点野果也比去攻击北宫离夜强啊,看吧,现在没命了吧。

    “拿着也是累赘。”她当然知道玄兽全身上下都是宝,但是没那么地方放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断魂山脉时间还早,玄兽虽然深居简出,总能再遇到,到时候再拖一两只走也是可以的,反正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哇!好大的一只玄兽!”离夜才刚走出没走几步,俏皮可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可惜,魂珠和玄核被挖了。”少女身边男子惋惜道,这么好的一头玄兽,可惜被人挖了魂珠和玄核,要是一起买,能买到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魂珠和玄核,这头玄兽的价值,就少了三分之二。”和男子相仿的另外一个男子调侃道,仿佛在无声的说,你惋惜也没用,不就是美人挖了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听到声音主人对玄兽的了解,她不打算多留,继续走去,然而偏偏有人就是不让她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“喂!前面的丑八怪!”少女刁蛮任性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洁儿,不可以没礼貌。”男子皱眉呵斥,见离夜没有停下的打算,步伐匆忙跟上离夜,面带微笑,“请问,是阁下杀的这头玄兽吗?”

    离夜知道现在想要离开,也是不行了,干脆停下脚步,看向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月牙色长袍,肤色本就白的可怕,再加上一袭白衣,眼前的人就更显得虚弱苍白,身形纤细,仿佛风刮一下就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与你无关,你要是想要,拿走就可以了。”病美人,她都不知道男人也可以病得这么柔美,那一股子阴柔,换上女装都未必能认得出他是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年纪轻轻如何能杀得了一头地玄级别的玄兽。”另外一个男人面色红润,眉宇间神采奕奕,和苍白虚弱男人,几乎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双胞胎!

    离夜眉头轻挑一下,抱着怀里熟睡的小白,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,“是与不是与你无关,你们要是没什么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双双皱眉,除了一个脸色红润,一个脸色苍白,神韵几乎一模一样,要不是有那么一点不同,几乎会以为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喂!丑八怪,我墨白哥哥和非白哥哥那么客气,你竟……竟然……”少女挤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,冲到离夜面前,看到那绝美的容颜,惊的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丑八怪,他好美,美的让人窒息!

    “呜~”熟睡的小白朦胧睁开双眼,它完全是被吵醒的,柔软的四肢伸了伸,眼中溢出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可爱!”少女停在离夜脸上的目光,被怀里的小绒球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萌物,女孩子总能容易被吸引,但小白不是普通的萌物,在女子走进离夜,双眼注视它的时候,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白色爪子如闪电一般,从空中划过,一股淡淡腥味慢慢散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离夜手抚着小白柔顺的毛发,嘴角始终带着淡笑,看到手捂着脸的女子,眼中也染上了一层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知不知道你的狗抓到我的脸了!”女子刁蛮任性怒吼着,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双眼泪汪汪,恐惧从她心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她要是,要是毁容了怎么办,这伤要是好不了了怎么办!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,毁的不只是你的脸,我会把你整个头给砍下来。”离夜侧步离去,怀中的小白笑眯眯享受着这难得的抚摸。

    少女踉跄后退,刚才那冰冷的声音,透骨寒心,眼神中的杀意,仿佛随时都会出手扭断她的脖子!

    蓝墨白,蓝非白两兄弟呆滞看着飘然离去的身影,那叫一个目瞪口呆,半天都没能回神。

    走出了刚才的地方,离夜才低下头,看着怀里一脸享受的小白,淡淡笑道:“从来不知道,你还会拒绝女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小白无辜注视着离夜,仿佛在无声的说着,它一直就会拒绝,它不喜欢的人,连靠近都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刚想喷火。”红莲轻咳一声,结果小白出手,它喷到一半的火,愣是给吞下去了。

    离夜笑而不语,当时她在想,被人两次叫成丑八怪,她要不要把那女的变成丑八怪,小白已经出手了,也不知道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还是它也想那么做。

    四周再次安静了下来,瘦小身影穿梭林中,在这个随处隐藏着危险的地方,就像是在走自己的后花园一样。

    矫健身影跃上山壁,摘下一株花朵如星光一般的灵药,精致五官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白色身影仰头在山壁下叫唤着。

    离夜把灵药放进储物手镯里面,正要跳下去,山壁的上头,碧绿色物体吐着信子,一眨眼,爬到了离夜面前,圆碌碌的眼珠子紧盯着离夜,小巧嘴巴张开,细长的獠牙透着毒光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这就去烧死它!”红莲急忙说道,这条小蛇不想活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翎羽从远处飞过,直逼插在青蛇的七寸上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离夜身影稍稍一转,随即跳下山壁,看向刚才翎羽射来的方向,带着阳刚笑容的男人跑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为了一株流星素兰差点被守护它的玄兽咬攻击了。”男人脸上咧开笑容,那笑容如同六月的阳光一样,火热明亮。

    离夜面无表情看着笑着的男人,过了许久,才慢慢露出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说完,离夜看向插在山壁上,很快就会变成标本的青蛇,刚才她的匕首,已经到了这条蛇的脖子上了,只是在她要下手的一瞬间,这个男人的翎羽,抢先一步插在青蛇的七寸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客气,在断魂山脉行走就是这样,公子单独一个人走,要更小心才是。”男人哈哈大笑道,宽厚的肩膀上背着一把银弓,还有几根和青蛇七寸上一模一样的翎羽。

    阳刚的轮廓充满了笑意,那笑容就像是个太阳,能感染到身边的人,跟着他一起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淡笑点头,脚边的骚动引起了交谈两个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小白走到离夜身边,嘟着嘴巴,双爪拉扯着离夜的裤脚,那目光,活像是离夜不要它了一样,说有多可怜,就有多可怜。

    离夜俯身抱起小白,白了卖萌的小白一眼,耳边便传来惊呼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玄兽!你运气真好!”男人惊呼道,看着离夜手上的小白,那模样仿佛比离夜还开心能遇到玄兽。

    幼年的玄兽很难遇到,这个公子运气还很好,就遇到了一只,这样的魔兽,长大了就能直接契约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离夜看了一眼小白,她都想知道,遇到这么一直好色的小白狗,运气是好,还是差,总之还跟它契约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了这么长时间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我叫蓝非曰。”蓝非曰拍了拍胸口,相逢即是有缘,能遇到就是有缘。

    对于蓝非曰的热情,离夜有点哭笑不得,她只是想说两句就可以走了,虽然刚才的青蛇她可以自己解决,但是这个男人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帮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离夜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以后我就叫你离夜兄弟,你这是要去哪里?要不要我送你一程,反正我们蓝家的人就在附近。”蓝非曰爽朗说道,脸上的笑容,不管何时都那么炫目。

    兰?

    “兰家?”兰御风他们家?

    看到离夜疑惑的目光,蓝非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嘿嘿笑道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忘记说了,我们是灵师四家的蓝家,不是帝都的兰家,说起来可能两家有两家有点关联,但没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灵师四家的蓝家。”在这里能遇到灵师四家的人,她都以为自己走的很远了,现在看来不是走远了,是走偏了。

    蓝家的人在这里,湖城离这应该不是很远,湖城是灵师四家傲家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啊,你要不要去我们的营地休息一下,这次我们也只是出来猎收。”蓝非曰毫不隐藏,完全不把离夜当做是第一次见面的人,几乎什么都可以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离夜绕过蓝非曰,阔步离开。

    蓝非曰疑惑挠挠头,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,心里嘀咕道:难道刚刚自己说错什么了吗?只是想邀请他去休息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直到离夜走远,怀里的白狗才睁开眼睛,黑亮黑亮的眼珠子无辜注视着离夜,仿佛是在无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继续睡吧。”离夜看着前方,眸光都没转动一下,淡淡开口,在小白醒过来的那一刻,离夜就知道它醒了,也知道它又用那种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白精神抖擞从离夜怀里爬出来,黑亮大眼睛注视着前方,吧唧了一下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离夜举起小白,明亮的双眸露出光芒。

    每次小白吃丹药的时候,或者是遇到什么奇珍异草,就会有这种表情,找到以后,它看都不看,直接往嘴里塞,好几次她都是从它嘴里抢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奇珍异草,还有珍贵的东西,它当饭一样吃,吃的时候都不给她留点炼药,不抢,全都会被它吃光。

    小白跳下离夜怀里,速度极快往前面一路狂奔,仿佛找到了什么好东西,它正要迫不及待的赶过去。

    离夜迈开步伐,大步跟上去,不管是什么总的上去看看,小白找到的东西,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高耸的山壁,如天斧直劈而成,笔直,高耸,山壁脚下花草繁茂,树木旺盛,在靠近山壁的四周,却空出了一块五六丈宽的草坪,除了半尺高的嫩草,连朵花都没有。

    草坪上几乎站满了人,站在山壁脚下的两队人更是针锋相对,互看对方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日月殿难道也想横插一脚吗?这是我玄机城先找到的地方!”左边男人怒叱道,看着对面的人,双眼冒着火光。

    他们辛辛苦苦找到的地方,日月殿竟然厚颜无耻插一脚,说什么风启大陆第一大殿,专门和他们玄机城作对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“风千,亢龙之骸又没有写着是你们玄机城的东西,再说,亢龙之骸还在土里面,我们日月殿插一脚,又能怎么样?”日月殿为首的人不怒不恼,一脸自得。

    风千咬咬牙,还想说什么,他身边站着的人轻轻摇头,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针锋相对,站在最外面的蓝家左右不是,他们好好休息的地方,突然走出来两队人,还没看清楚是谁,两边就吵起来了,等他们吵完才看清楚,是玄机城和日月殿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队人,都不是他们蓝家能招惹的,最后众人干脆选择沉默,有个时候沉默才是王道!

    只是他们说的亢龙之骸,会在这里面吗?这个地方看上去也不像是有亢龙之骸,但玄机城和日月殿一致认为的地方,应该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一路追着小白狂奔而来的离夜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,玄机城和日月殿,两边都是大男人,可就是这么吵在了一起,相传日月殿和玄机城不和,她以为能有多不和,现在算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不和,简直就显示仇人!

    “是你!”惊呼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围观的离夜,听到这一声惊呼,嘴角不禁抽搐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安静围观,怎么都这么难,难道这个人是在时刻看着她有没有出现,然后再告诉所有人,被毁的脸是她弄的?

    这张脸上的伤口好的倒是挺快的,这才一眨眼的时间,连一点伤痕都看不见,看样子是吃了灵元丹,其它丹药没有这样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脸上轻轻划破一道口子,就用灵元丹,蓝家的人会这么舍得?

    “就是他伤了我的脸!”少女指着离夜,气呼呼说道,脸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好了,连一点瑕疵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可恶,这个人竟敢伤她的脸!

    离夜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,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她才刚刚想完,那个人就立刻说了。

    两鬓斑白的老人拉着少女顾不得争吵的日月殿和玄机城,直径走到离夜面前,面带凶狠,怒火滔滔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胆子,你知不知道她是谁,就敢动手毁容!”老人气愤吼道,他们家小姐的脸要是被毁了,以后怎么还嫁的出去,这个人好大胆子!

    离夜靠在树干上,眸光薄凉,双手抱臂,“她是谁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第一首富李家你有没有听说过,你伤的是李家的六小姐,我家家主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老人气呼呼大叫,高昂的下巴,就是不去看离夜。

    骇人的气势在离夜周围翻滚,“第一首富”四个字,成功让她脸上多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李家的人,六小姐。”离夜眯起眼睛,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喃喃道。

    第一首富的女儿,第一首富……

    轻喃的声音传入耳膜,走过来的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,一阵阵寒意从后背发凉,不好的预感用上心头,甚至有种莫名的危险将他们笼罩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不过就是个黄毛小子,他怎么会害怕?

    老人稍稍打了个冷颤,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,心里不停告诉自己,眼前的这个人,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赶紧道歉,否则……”老人的话刚说到一半,醇厚的声音立刻将他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“喂!李绣,这个小兄弟是我的客人!”蓝非曰大步走回,看到离夜双眸先是一亮,然后看到李绣站在离夜身边,脸色立刻沉下来。

    蓝家的地方,轮不到李家的人说话,他不在就能为所欲为吗?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离夜站直身体,往身后看了一眼,就看到蓝非曰迎面走来,脸上还有那闪亮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是……蓝家的营地!

    “呃……离夜,刚才你还说不来,还不如直接跟他来了的好。”红莲在离夜身体里面轻声说道,反正他们也是顺路,但是那个人类的确是太吵了。

    离夜额角滑下黑线,她怎么知道小白找到东西的地方,就是蓝家的营地,这里的东西还被玄机城和日月殿的人找到了。

    玄机城倒没什么,就是日月殿有点麻烦,又不能明抢。

    蓝家的客人!

    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李绣,脸色唰得一下,变得惨白,他迟疑看向离夜,当他的目光落入那双深邃黑亮的双眸中时,一股凉意直逼心底,脚步踉跄后退,惨白的脸色又挂上惊恐。

    这个人,好可怕,自己刚才真的是和这样的人在说话吗?是在吼他!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蓝墨白,蓝非白从人群中好不容易挤出来,就看到蓝非曰已经阻止了李绣现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蓝非白心里直嘀咕,看了看离夜再看看李绣,他太佩服李绣了,这个少年看上去是没什么,但是刚才他们遇到的那头玄兽,在少年走了以后,他们仔细看过,那样的刀法,快,狠,准,每一刀准确落在玄兽最容易受伤的地方,那岂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李绣这么嚣张,就不怕人家用同样的方法,把他给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第一首富家族的六小姐不说了?”离夜嘴角勾起弧度,目光落在她完好的另外一边脸上。

    李玉洁离夜用双手捂住另外一边脸,惊慌看着离夜,转身匆匆离开,不敢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她有种预感,要是在晚走一步,那个人,那个人会直接把她两边的脸都给划伤,刚才脸上的伤,还是用灵元丹才医好的,她不想再被划伤一次。

    李绣蠕了蠕嘴唇,脸上一阵恐慌,脚步惊慌后退,赶紧跟着李玉洁离开。

    他刚才是没看清楚啊,要是看清楚这个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是绝对不敢和他这么说话的,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不是走了吗?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蓝非曰走到离夜面前,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离夜!

    蓝非白扭头看了一眼蓝墨白,大哥什么时候认识这少年的,还知道人家叫离夜?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嘴角勾起淡淡笑容,眼中戾气收起,看向蓝非曰。

    “迷路了。”离夜脸不红气不喘回答,只是她的样子,一点都不像是迷路,看向玄机城和日月殿的争执,反而像是再看好戏。

    迷路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蓝墨白突然咳嗽了起来,苍白的脸色,稍稍有了一点血色,如明镜一般清澈的双眸,看向离夜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会迷路!他说笑的吧?谁见过迷路的是这个样子,他哪里有迷路人该有的样子?

    “墨白,你别太激动。”蓝非白轻拍着蓝墨白的背,担忧说道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有没有事?”蓝非曰着急走到蓝墨白面前,担忧询问道,看着虚弱的弟弟,他心里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离夜皱了皱眉头,随即叹了口气,拿出一颗赤灵丹,递到蓝墨白面前。

    “吃了它。”他的身体,用灵元丹的药效,她还承受不了,只能先用赤灵丹缓解。

    蓝家三兄弟睁大双眼,看着离夜,那表情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炼药师!”蓝非白激动问道,这个人要是炼药师,那就墨白的病就好办了,这么多年,蓝家找过不少炼药师,可他们就是不肯帮墨白,说什么救他不值得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值不值得,这是他兄弟,他必须要救!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离夜没有回答,只是重复刚才的话,她是炼药师,可也不会随便救人,给出一颗赤灵丹,都是看在蓝非曰刚才帮她杀了青蛇。

    蓝墨白点点头,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,毫不犹豫吃下去,丹药入口即化,化作一道温和的潮流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在争什么?”离夜指了指不远处还在怒瞪的两队人。

    “日月殿和玄机城的人,怎么会在这里?”蓝非曰也很奇怪,他们选择休息的地方,怎么会招来玄机城和日月殿的人。

    蓝非白叹了口气,看了看不远处争执的人,“还能为了什么,他们说这山壁里面,有亢龙之骸,玄机城和日月殿在争谁第一个进山洞。”

    “山洞?”离夜狐疑看了一眼不远处,那个地方……有山洞?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有个小山洞,一次只可以容许一人进入,两个人站在一起,把它挡住了。”蓝非曰笑着道,眼中也划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日月殿和玄机城的人,不管是哪边,他们都不好说话,既然他们在这里,还是换个地方休息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亢龙之骸,就在这里争。”蓝非白不满看着玄机城和日月殿站着的方向,玄机城打造兵器到处寻找魔兽骨骸,他可以理解,日月殿又来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玄机城和日月殿的事情,他们还是少插手,在外面看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离夜笑而不语,小白能找到这个地方,这里就算没有亢龙之骸,也会有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“离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挺有趣的。”离夜双手抱臂,面向玄机城和日月殿站的方向,脸上露出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玄机城那边的人就是帝都出来找亢龙之骸的人,日月殿她就不知道了,这亢龙之骸有这么重要吗?让两边的人争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有趣!?蓝非白差点喷出来,哪里有趣?他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有趣在什么地方!

    “离夜,不然你还是跟着我们走吧,日月殿和玄机城的事情,我们管不了。”蓝非曰担忧说道,他们只是天龙国小小的灵师四家,比起风启大陆的日月殿和玄机城来说,实在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吧。”这么有趣的事情,她怎么能先走。

    亢龙之骸她在书上也见过了,要是这个地方的确是有亢龙之骸,这次还真是不能走,留在这里,至少要让玄机城的人得到亢龙之骸。

    “离夜,玄机城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担心我,我没事。”离夜摆摆手,嘴角微微上扬,日月殿。

    蓝非曰蹙了蹙眉头,对着蓝墨白蓝非白说道:“你们带着蓝家的人换个地方休息,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让离夜一个人留下,他势单力薄,有自己在,蓝家的面子,玄机城和日月殿说不定不会对离夜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大哥。”两人点点头,迟疑看了一眼离夜,转身召集族人。

    蓝家的人跟着蓝墨白蓝非白逐渐离开,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脸忿然,敢怒不敢言,玄机城和日月殿那么争,说起来第一个到这里的人,是他们蓝家,就算是有亢龙之骸,也该是他们蓝家的。

    但是,淡淡一个日月殿他们就不敢得罪,更何况现在还来了一个玄机城,两股势力,他们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蓝家的人一离开,偌大的草坪,立刻空了一大半,两队的人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个。

    “风千,你我实力都只是先天天阶,现在若是来一个宗师,只怕你我都不用争了。”日月殿为首的人得意一笑,说道宗师级别,风启大陆哪股势力,能比得上他们日月殿。

    风千脸色一僵,那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,这附近就有日月殿的宗师!

    离夜手指摩擦着下巴,双眼眯起,日月殿,还真是……把宗师当成大白菜了,什么事情都是宗师,他们不知道这样很惹人厌吗?

    “宗师又如何,他来了照样不让!”风千不屑轻哼,日月殿也只会用宗师来压迫人。

    听到风千的话,离夜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,玄机城的人,看起来不是很讨厌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笑什么,难道你认识玄机城的人?”蓝非曰狐疑看着而带着淡笑的离夜,离夜的那种笑容,好像是很满意眼前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他们。”离夜指了指面前的人,这些人她是第一次见到,只怕他们看到自己,都不知道她就是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师父他老人家肯定有说过收徒弟的事情,至于有没有说收谁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蓝非曰迟疑点点头,也是,离夜怎么会认识玄机城的人,他们要是认识,一定会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就在离夜打算静静围观之时,头顶一阵强势的压迫笼罩而来,她脸色微微一变,一声巨响如洪钟一般。

    宗师!

    “玄机城的人狂妄至极,老夫倒要看看,你们如何能阻挡老夫!”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一声暴喝,威压逼迫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感觉到一阵不适,气血翻滚,双耳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票票!票票!亲们赶紧洒出票票,月底最后一天啦!明天就要被清掉了噢!

    发现亢龙之骸,有离夜在,日月殿可能碰到亢龙之骸吗?嘿嘿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