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八章 是它想多了?
    街上行人停住步伐,把躺在地上的人团团围住,扭头看向店铺里,想看清楚究竟是谁这么厉害,连平时在城西耀武扬威,仗着自己和日月殿有点关系,就随便找人麻烦的人都揍了。&amp;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……”男人倒在地上身影,脸上多了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!

    所有人伸长了脖子,当蓝色身影从店铺里走出来,所有人迅速后退,让出位置让离夜顺利走到男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小爷打的就是你,不服你大可以去告诉日月殿的人,小爷在北宫家等着他们!”离夜俯身看着地上躺着的人,日月殿又怎么了,他们让人救下颜姿的帐,还没跟他们算!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不过也就是一群卖弄的家伙,表面上冠冕堂皇,甚至正人君子,暗地里做的勾当多了去了,一个人打不过纳兰清羽,就五个人一起上,他们要对付纳兰清羽她没意见,可那五个老头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!

    太嚣张了吧!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惊悚看着轻狂嚣张的离夜,一下子连呼吸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老天,北宫离夜要不要这么狂!要不要这么嚣张!

    日月殿啊,那可是远近驰名的日月殿,皇权都得低头三分的日月殿,怎么被北宫离夜说出来,感觉是那么不值得一提!

    掌柜和伙计赶紧从店里面走出来,一脸愧疚看着离夜,刚才是他们小人之心了,竟然这么不信任少主,还以为他真的不管玄机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男人踉跄从地上爬起来,鼻青脸肿的模样,狰狞扭曲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在你把这件事情转告日月殿的时候,顺便告诉他们,颜姿是我北宫家的人,他们救人最好看对象!”离夜冷声呵斥道,她要杀的人,能躲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

    颜姿以为躲在日月殿就能没事了?她照样能把她颜姿揪出来!算算他们之间该算的帐!

    颜姿!北宫家的养女!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看着离夜,他们就说最近没有看到颜姿,感情是去了日月殿。

    可听北宫离夜口气,颜姿好像是被日月殿救走的,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日月殿岂容你放肆!”就在众人还在思索之际,一声暴喝从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气血翻腾,被那暴喝的声音震得双耳发麻,脑中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离夜深吸一口气,平复下气息,眸光微转,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一道身影从高处走来,脸红耳赤,双眸冒火,怒瞪着她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立刻散开,看到走来的人,脸上露出一抹惊恐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是日月殿的人!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才刚刚说到日月殿,日月殿就来人了,现在北宫离夜要怎么办!?

    “你就是日月殿的人?”离夜双手环胸,冷淡问道。

    看来帝都还有不少日月殿的人,说到日月殿,就立刻炸出来一个,是个中年男人,看上去和地上躺着的那个,年龄相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!”男人强硬回答,握紧的双拳隐隐颤动,已经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那最好,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,干脆你直接告诉你们殿主好了。”离夜面不改色道,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吓!

    一帮子人纷纷捂住心脏,欲哭无泪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你还能更嚣张一点吗?究竟知不知道日月殿的厉害,还让人家直接告诉的他们殿主,殿主啊,你以为是阿猫阿狗,说告诉就告诉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为什么会看走眼,没看出来北宫离夜这么嚣张,这简直就是太嚣张了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日月殿和玄机城的恩怨,小爷也知道,不过你们让手下的人这么找玄机城的麻烦,小爷不介意麻烦回去。”离夜漠然收回目光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日月殿和玄机城的事情,她也听说了一点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日月殿殿主和玄机城城主,一直处于敌对状态,日月殿处处找玄机城麻烦,不放过任何杀萧水寒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那人一个闪身,走到离夜面前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好狗不挡道,没听说过吗?”离夜慵懒一笑,逼急了的狗,还特别凶来着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看老子今天怎么教训你!”好一个狂妄小儿,北宫离夜才刚摆脱废物的名声没几天,就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这个人一点也不知道,离夜一直都这么嚣张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教训,轮不到你!”离夜看着面前挡路的人,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寒光,她北宫离夜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!

    围观众人脚步立刻往后退,向此就怕两人随时会出手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这日月殿的人也太小气了一点,北宫离夜也没做什么,就是让你转达一句话,就说要教训人家,有你们这样的吗?

    “日月殿的人也喜欢盛气凌人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日月殿,果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这里好歹是帝都,他今天要是动了北宫离夜,不用明天,北宫弑就会带着北宫家的人举兵去日月殿。”

    “宗师级别比比皆是,天龙国那么多人,宗师才三个,人家当然把眼睛长在头顶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那人这样,众人一阵鄙夷,眼中更多的还是灼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日月殿有着各样的天才聚集,实力强悍的高手,还有宗师多到让人咂舌,是谁提起日月殿,都会是这种崇敬的目光,加入日月殿,几乎是风启大陆每个人的心愿,能看到日月殿的人,他们当然是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议论,只见那人脸色骤变,额角青筋暴动,一看就知道是已经隐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离夜依然是一派淡然,双手抱胸,不喜不怒,和挡在面前的对持着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”

    离夜双眼眯起,看着那人手中提起的灵力,准备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就在那人要攻击离夜之际,温文如玉的声音缓缓传来,如一汪温泉划过心间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北宫离夜是北宫家的少主,日月殿最好还是不要破坏规定,私自和北宫家冲突。”暗黄衣角从人群中走出,腰间玉笛吊坠随着步伐摇曳,俊美容颜带着温和微笑。

    大皇子!

    “参见大皇子!”围观众人纷纷跪下。

    “柳扬见过大皇子!”拦在离夜面前的人收起灵力,气呼呼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日月殿和皇家有约定,日月殿的人不能和四国皇权下的四大家族起冲突,但是北宫离夜欺人太甚,竟然当着这么对人的面,对日月殿不敬,知道对方和日月殿有关,北宫离夜还敢动手揍人!

    日月殿不容任何人无礼,谁也不行!

    “大皇子来了,应该没小爷什么事了。”离夜收回目光,大步走进店铺内。

    她不介意现在对日月殿出手,不过貌似有人不会让她这么做,既然这样,那就没有必要再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免礼。”夙琉展大袖一挥,与生俱来的皇家气势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柳扬咬咬牙,看着离夜离开的身影,双眼充斥着怒火。

    北宫家也太嚣张了,皇权依靠他们家又怎样,日月殿是谁也撼动不了的,让谁死谁就得死,北宫家迟早有一天,会被日月殿铲除!到时候看北宫离夜还怎么嚣张!

    店铺掌柜和伙计相视一看,跟着离夜回到店里,叠在门口的十几个人,早就一溜烟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玄机城难道就是你们两个这样吗?”离夜坐在内堂,看着战战兢兢走进来的两个人,别人来找茬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两人立刻摇摇头,擦了擦额上冷汗,点头哈腰笑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两个只是店铺伙计,知道这店是玄机城的,为店里的兵器做营运,本来前几天店里还有其他人,但是最近他们都出去了。”掌柜战战兢兢道,当他们知道那个红衣人是城主,吓的差点半条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哪了?”留了这么两个人在这里,师父他老人家还真是放心,就不怕别人把他的地方给拆了。

    不过听说玄机城的人都很怪,说不定这两个人是深藏不漏也说不定,她宁愿相信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找亢龙之骸了。”掌柜擦了擦额上滴下的冷汗,在鉴定兵器这一类,他可能擅长,但是实力方面真不行,偏偏寻找亢龙之骸又危险,这次只留下他们两个在店里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,就是这么样,日月殿的人都能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亢龙之骸?

    离夜手指摩擦着下巴,这东西听起来有点耳熟,貌似是炼丹极好的药材,他们要这个做什么?

    “少主可能不知道,亢龙之骸,用来打造兵器是绝好的材料。”见离夜一脸茫然,掌柜详细解释道,这也是为什么,一副的亢龙之骸,会让那么多人出去。

    “噢?”离夜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几块亢龙之骸小店还是有的,但是他们这次要出去找的,是一副完好亢龙之骸,任何东西都不能少,这样的亢龙之骸用来打造兵器,才能有最强大的威力。”一说到兵器,掌柜脸上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不见了,口沫飞扬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没什么事情,我先回去了。”离夜起身摸了摸鼻子,迈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打造兵器这些事情,她还不是完全懂,就算他说的再厉害,她也不知道有多厉害,还是先看看师父他老人家留下来的东西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掌柜跟着离夜走出内堂,伸长脖子往外面看了看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还会不会来,要是再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放心,日月殿的人,是不会来的,来了也不会找你们。”在玄机城店门口耀武扬威的,也不是日月殿的人,只不过和日月殿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日月殿的人,还不至于找一家店铺的麻烦,再说,知道这家店铺是玄机城势力的人不多,刚才那个找麻烦的人就算知道,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谁敢明着找玄机城的茬,除非是真活腻歪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掌柜恭敬俯身,看着离夜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还早的天色,离夜正打算继续走走,然而不远处走来的白色身影,无声叹了口气,她还是回家去吧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远远就看到了离夜,然而当他看到离夜看到自己之时,转而往北宫家方向走去,清冷双眸稍稍眯起,他大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就不能当做没看到我吗?”离夜挑眉侧脸看着追上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和纳兰清羽应该是再没什么不信任,虽然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,但经历的事情不少,她很信他,可每次那双清冷深邃的眸子,好像能完全看透她,要让她无处可逃,她几乎反射性想和他保持距离,也许是杀手多年,这种举动已经变成了本能。

    “遇到你,怎能错过。”纳兰清羽面带微笑,衣袂随风飞舞,暗纹流光,墨丝如绸,完美的五官轮廓,让人沉迷,仙人气质不论何时,都那么缥缈虚幻,仿佛他随时都会乘风而去,脱离俗世,随意而站,便是一处风景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准备回家,你也要去吗?”离夜鄙夷看着纳兰清羽,路上行人已经纷纷往他们这边看过来,虽然她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但是……他就不能少点仙气飘飘吗?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只可惜,所有人见他出手之后,还是把他当成神明一样,她也终于知道,什么叫天生的神棍。

    “夜儿邀请,怎敢不去?”纳兰清羽双眸注视着离夜,脸上带着淡笑。

    夜儿……

    离夜皱了皱眉头,看到纳兰清羽专注的表情,直觉告诉她,再不逃开这个男人,就会被他死死缠住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注视,干脆停下步伐,和她相视,四目相对,天地间,仿佛只有他们二人!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。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离夜喃喃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那声音柔和如水。

    “我忽略了什么重点?”离夜狐疑问道,他的那种眼神太过危险,其他人可能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,但是她可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眼神的?貌似是在断魂山脉她醒了以后,纳兰清羽眼睛里面的情绪总感觉和以前有点不同,难道在她昏迷的期间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笑而不语,就那么看着离夜疑惑不解的表情,嘴角勾起淡淡弧度。

    又是这种笑容!

    离夜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,立马收回目光,正要迈步离去,像是想到了什么,低头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个圆形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“它是用赤蛇炼成的丹药。”离夜丝毫不避讳这是在大街上,把东西递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其实在大街上给,才更安全,没有人会以为,丹药那种贵重的东西,还是赤蛇炼制而成的丹药,就在这么众目睽睽下给出,这样还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赤蛇!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接过离夜手上的丹药,她找到朱火果了?

    赤蛇炼制而成的丹药,其药效和朱火果差不了多少,也极其珍贵,赤蛇毒性强大,这样的一枚丹药,即便是皇室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收下了。”纳兰清羽接过盒子,紧握在手心,眸光轻柔注视着离夜,仿佛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,即便是珍贵无比的丹药,都不能让他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离夜皱了皱眉头,对于纳兰清羽的注视,她轻咳一声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那走远的身影,双眸深处露出宠溺流光,深沉充满诱惑的声音轻轻响起。

    “夜儿……”

    路上行人匆匆走过,对于清冷仙人的国师,他们依旧崇敬,帝都中央地带那天发生的事情,所有人历历在目,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不会忘记那时,纳兰清羽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不会忘记,风启大陆流传进帝都的传闻。

    可是国师就是国师啊,本就是邵连昭活该,一点也不会影响国师在他们心里的地位,国师护北宫离夜,也许他们认识,北宫离夜……认识仙人国师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离夜回到北宫家,便又开始炼药,一眨眼几天过去,当所有灵药都练成丹药,离夜终于走出了房间,明亮双眸注视着空中,风起云涌之始,即将开启!

    北宫家校场上,几千子弟有序排列,整个校场上黑麻麻一片,全都是人,偌大的高台上,这次没有长老,也没有旁系宗亲,只站着离夜和北宫弑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哇!是少主!”

    “听说少主已经是先天地阶,他才十五岁吧!”

    “传闻真可怕,活脱脱一个天才,居然被说成是废物,天下间哪里有这么天赋恐怖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谁还敢他妈说少主废物,弄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离夜傲立高台上,校场上那叫一片沸腾,所有人恨不得想把离夜抓到面前,认认真真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中气十足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,那苍劲有力的话语,就像是站在耳边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校场上立刻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注视着北宫弑,等待他宣布的事情。

    北宫家所有人全部齐集校场,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,罗刹那次是北宫弑警惕所有子弟,不得违背家主的命令,才召集了所有人,而第二次,则是家族排名比试。

    “小爷说过,要重新整顿北宫家,带领北宫家走向另外一个更大的盛世,就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变得更强,跟随小爷走向更强大的盛世?”慵懒的声音不大不小,却又刚好能让每个人听见。

    变强!

    “当然想!”

    “北宫家本就是天龙国第一大家族,崛起的邵家和兰家,那已经是我们的耻辱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要重新夺回皇家的信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已经太久没有那样的待遇,皇家几乎都快放弃他们了,绝对不能这样!

    皇家的信任?

    离夜脸色慢慢沉寂,玫瑰红唇抿紧,锐利双眸稍稍眯起。

    “皇家的信任?我们只需要信任自己家族的人,皇家不信任我们又如何,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不是吗?”去他妈皇家的信任,她带领的北宫家,只为了家族的强盛,而不是为了得到的皇家的信任!

    他们要是以这个目标前进,即便是强大了,那也只是回到以前的北宫家,没有什么值得赞许。

    北宫弑双眼睁大,诧异地看着离夜,她想说什么?

    校场上所有人纷纷安静下来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茫然,不为了皇家,那他们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还想经历一次,强盛的时候,被人信任,衰落的时候被人遗弃,另外扶持其它家族?”离夜的声音不轻不重,却敲进了每个人心里最深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她是不想再做,也不想北宫家再为了这个目标而前进,强大盛世,那便是不在屈居于任何人之下,甘愿臣服,永远也不可能强大!

    强盛的时候被人信任,没落的时候被人遗弃!

    他们才不想这样,堂堂北宫家族,才不要这样,他们不想这样,也不甘心这样!

    是啊!他们怎么甘心如此!也绝不甘心如此!

    “少主,你怎么说,我们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皇家又如何,我们愿意扶持就扶,不愿意甩手走人,大不了不干了!”

    没错,这是他们心里最深的不满,皇家的无情,他们早就受够了,皇家又如何,无情最是帝王家,他们干嘛要为得到皇家的信任而努力,为了皇家还奋斗!

    他们有着自己的目标,强大的目标,不是为了皇家,而是为了自己,为了家族!

    家族的强盛,不只是取决于个人,是取决于他们每个人,但是皇家的强大,和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何必扶持!

    “那好,便从今天开始,北宫家所有人,只为家族,不为皇权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天动地,击打在每个人心中最柔软,也是最热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只为家族,不为皇权!”

    “只为家族!不为皇权!”

    “不为皇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愿意再为皇权做半点事情,北宫家为皇权做了那么多,到头来没落了,不过换得皇权无情的对待,他们已经受够了!

    北宫弑激动看着离夜,眼睛都笑眯了,这一直是他最想做的事情,没想到最后还是被离夜做了,不为皇权,只为北宫家自己,这样便够了。

    皇家无情,就拿北宫主家来说,人数就比盛世之时,少了将近一半的人,那个时候的北宫家,皇权忌惮,直接对抗着日月殿的殿权,一旦没落,就立刻皇权打击,他们更是迫不及待想让别的家族取代北宫家。

    “这次家族排名赛前第一名,破厄丹两颗,玄元丹两颗,赤灵丹两颗,第二名,破厄丹一颗,玄元丹两颗,赤灵丹两颗,第三名,玄元丹两颗,赤灵丹两颗,其余一百名内,玄元丹一颗,赤灵丹两颗,从今以后这样的比试,每个月一次,前一百名去药长老那领取即可。”离夜笑盈盈说道,她最近练好的丹药,足够北宫家用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,目瞪口呆看着离夜,就怕是他们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破厄丹,玄元丹,赤灵丹!

    破厄丹在晋升时候遇到危险,吃一颗破厄丹,就能顺利晋升,不管什么等级都用得上,玄元丹那是天阶以下用来提升实力的,赤灵丹,疗伤丹药!都是难得一求的丹药!

    前一百名就可以领取,那每一次不就是将近一千颗丹药,北宫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丹药!

    “少主,这是真的吗?”有人不敢确信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前一百名,等会就可以去药长老那里拿。”她会把这次炼出的大部分丹药给药长老,在来之前她也交代过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众人齐呼,这种事情,在以前他们想都不敢想,家族的比试排名,以前都是为了争取荣耀,现在在荣耀之外,还有丹药奖励,那可是所有灵师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丹药能提升帮助他们提升实力,只可惜这个世界炼药师太少,人口太多,狼多肉少的年代,在这些子弟眼里,得到一颗丹药,那都是一种奢求,如今离夜这样的奖赏,无非是给他们看到了最大的希望,谁都有机会得到,不偏袒谁,也不包庇谁!

    北宫弑眼睛笑成月牙,嘴巴弯弯,整个人都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还是他们离夜最有办法,这么快就让这些人心服口服,把北宫家交给她,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散了吧。”北宫弑挥挥手,所有人一哄而散,前一百名的人都立刻一哄而散,大家都往藏药楼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人离开,北宫玄牧才慢慢走上高台,走到离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和我继续那场没有比完的比试吗?”离夜挑眉问道,北宫玄牧做了这么多年第一,下次就不一定了,有了丹药的鼓舞,所有人会更努力争夺第一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北宫玄牧摇摇头,现在他哪里还敢想和少主一较高下,中级天阶的邵连昭都死在了少主手上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可否还像以前一样,自由历练?”北宫家一个月举办一次比试,他还能去自由历练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离夜淡笑反问。

    实际的历练,她都巴不得所有北宫子弟都这么做,一个人不管在家里有多强,没有实际的历练,和常年在外历练的人相比较,就会落后一大截。

    北宫玄牧微微一怔,露出一抹淡笑,是他想多了,少主没有不让他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领丹药吧。”药长老怕是要肉疼到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北宫玄牧转身走出校场。

    “夜儿,你这样,我就放心把北宫家交给你了。”北宫弑笑眯眯看着离夜,有她在,北宫家一定能走上盛世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最近想出去一趟。”离夜转身看着远处,总是在北宫家待着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北宫玄牧都知道实际历练,要好过在家里每天修炼,她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去哪!”北宫弑着急问道,她还要去哪里?

    “历练!”离夜眼中溢出光芒,她已经想很久了,这么着急炼制丹药,也是为了早点能出去历练,她炼制的丹药,足够北宫家用大半年的了。

    北宫弑顿了顿,炯炯有神的双眸看着离夜,离夜感觉到滚烫的目光,依旧看着远处,最后,她只听到轻轻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北宫家困不住她,他一直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没事的。”离夜走到北宫弑身边,环住他的手臂,她知道这个老人是在担心她,但是,她已经决定好了,她要用最短的时间,成为强者!

    北宫弑慈爱伸手点了点离夜鼻尖,微笑着说道:“你去也可以,一定要在半年后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半年后?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皇帝扶持邵家的时候,就承诺过,十年后给邵家一个机会,和北宫家争夺家族权利,当然,其中也有兰家。”北宫弑若有所思道,再过半年,就是约定之期。

    当年北宫家也是无奈,才答应皇帝这个条件,毕竟当时的北宫家,也大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离夜眼中闪过光芒,半年后,十年之期。

    她要让邵家从什么地方爬起来的,又从什么地方摔下去!让他们彻底断了代替北宫家的念想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拍了拍离夜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离夜松开环住北宫弑的手,走下高台,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回到院中,离夜才有发现失踪已久的罗刹,他背对着院门口,看着院中的精致。

    “罗刹。”离夜走进罗刹身边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

    还在沉思的罗刹猛地回神,脚步轻移,面向离夜,“主子,罗刹没有告诉主子擅自离开,请主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帝都那么大的事情,主子那么大的事情,他竟然都不在,真是该死!

    “没事,反正你有你的理由。”离夜摆摆手,现在他回来了就可以了,其它的他不用多解释什么,他有自己的*。

    罗刹迟疑了一下,缓缓张嘴,“属下去了断魂山脉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是想去历练,增强自己的实力,可没想到到了断魂山脉他才发现,里面远比他想象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有收获吗?”断魂山脉,不用问也知道是去干嘛的,罗刹就更不用问了。

    “有,不大。”罗刹简洁道。

    “有就行了。”说着,离夜从储物袋中拿出冰冷的长剑递到罗刹面前,“这个是给你的,它叫冰绝,实力是一步步上去的,所以有提升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有了吾邪,冰绝放着也是放着,给罗刹就挺好,反正他也用剑,冰绝也没规定是男剑还是女剑,不过这若是女剑,师父未必给她。“这是……”罗刹迟疑看着离夜手上的兵器,他能感觉到剑本身呼唤的力量牵引他,让他从主子手上拿过来。

    “它叫冰绝。”离夜感觉到手上的震动,无声看了一眼冰绝,看来这把剑注定是罗刹的,冰绝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到罗刹那去了。

    冰绝!他听说过,这是玄机城的剑!

    “给你,就是你的。”离夜皱了皱眉头,罗刹怎么还是这么不爽快。

    罗刹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失落的情绪顿时一扫而光,他接过离夜给的冰绝,仿佛又恢复了那种自信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子。”这是主子给他的兵器!

    “明天开始,我不在北宫家,你也可以继续出去历练,但是半年后一定要回北宫家。”说完,离夜走进自己的房间,收拾收拾去东西,就可以走了,去历练也没那么讲究。

    出去历练,她把罗刹带在身边,罗刹一定会把所有的危险全部揽过去,到时候她就不是去历练而是去看景色。

    罗刹张了张嘴,握紧手上冰绝,从今以后,他不会再迷茫,也不会再迟疑!

    他的剑出鞘,必见血!

    夜微凉!

    烛火通亮的院子,似风的身影从院中飞身而过,直接踹开离夜的门,气呼呼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来人,眼中露出一抹了然,他来这里,除了为了丹药,不会有其它事。

    “离夜。”北宫药凑到离夜面前,脸色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药长老怎么这么好兴致,这么晚了,还到我这里来?”离夜挑眉笑着说道,北宫药管藏药楼还真是适合,才发完丹药,就立刻跑来了,又是一个药痴。

    兴致!北宫药差点炸起来,他跟自己说兴致,要不是他小子让那么多人跑到他那里拿丹药,自己会大半夜的跑到他这里来,见鬼兴致!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今天给我的丹药,我全部发完了。”北宫药忍住肉疼问道,一颗不剩啊,不多不少,给了家族比试前一百名的人,差不多上千的丹药,就全没了,好像就跟他算好似得!

    算好!他是算好的!

    北宫药差点喷血,那他把丹药给自己,是不是成心气他,拿在手上还没捂热,就被人全部领走了!

    离夜淡然点点头,耸耸肩,“不就是几百颗丹药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一脸割了肉一样的表情,最近她好像炼了不少的丹药给他,至于伤心欲绝成这个样子吗?他的藏药楼又不是空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几百颗丹药吗!?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那可是几百颗丹药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就在北宫药快要奔溃的那一刻,凉凉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药长老,你要是想明天早上我把最近炼的丹药,全部给爷爷管,继续。”离夜靠在椅背上笑眯眯看着北宫药,有半年看不到药长老气坏的表情,还真是有点舍不得。

    为了几颗丹药气成这样,除了温如玉,她就没见过谁这样,难道跟丹药有关的人,都这么痴狂吗?

    北宫药的话都说到嘴巴边上了,离夜的声音凉凉响起,他最后愣是给咽了下去,那不停抽搐的脸上,拼命扯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全部!

    “忘了告诉药长老了,可能这次的不只是几百颗,也许是几千颗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我现在就回去!”北宫药脸上肉疼的表情瞬间不见,飞身走出离夜的院子,脸上堆满了笑容,乐得都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几千颗!不是几百,也不是一千,是几千!

    某个一路狂奔回去的长老,现在是乐呵,等他一个月发一次丹药的时候,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笑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屁颠屁颠离开的老人,无奈摇摇头,北宫药这个老头和温如玉一样,听到有好的丹药,什么都不管了,她身边已经有这么一个爱药如痴的老头,不想再来一个爱药如痴的温如玉,所以,还是和温如玉保持点距离最好!

    “离夜,明天我们就走吗?”红莲从离夜身体飘出来,这么可爱的老头,很难见到的。

    离夜炼出那么多丹药,除了留给北宫家的,她那个储物袋里的也有很多,不过大部分应该最后都会变成小白的零食,这个什么药长老要是知道离夜把丹药当成灵石喂给小白吃,他的表情该有多精彩?

    “嗯,明天。”离夜点点,不是明天还是什么时候,半年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告诉那个男人一声吗?”红莲若有所思问道,那个男人,看起来仙气飘飘,实际上让人畏惧胆颤,他要是知道离夜离开帝都,一定会很生气的。

    上次断魂山脉那个男人的样子太可怕了,他生气起来,肯定会比那次还要可怕百倍!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告诉他?”离夜白了一眼红莲,她知道红莲说的是谁,红莲到帝都后,最怕的男人就是纳兰清羽,说的也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那个男人要是知道你不告诉他,然后离开帝都,他一定会追来的。”红莲继续思索道,那个男人看上去没什么,其实很可怕,很危险,而且它总觉得那个男人和离夜之间的气氛很特别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让他追上的。”离夜手撑着下巴,纳兰清羽跟在她身边,历练还有什么意义,他随手一挥,方圆几丈都变成废墟了,哪里还用得着打。

    一定?离夜这么肯定?

    红莲狐疑地“看”着离夜,为什么它总觉得那个男人不会轻易甩掉,而且一定会追上来,难道是它想多了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国师大银会不会追上来呢?会不会呢?哈哈…

    亲们表忘记把票票洒出来!不然票票会被清掉的噢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