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五章 偷学?
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便到了比试当天!

    丞相府内的书房中,邵连昭站在邵延身后,两父子阴冷的表情如出一辙,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雕刻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父亲,等会就是孩儿和北宫离夜的比试,你叫孩儿来有什么事情?”邵连昭恭敬说道,对于父亲,他一直很尊敬,邵家能有今天,都是父亲的功劳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以父亲为荣,想要把被攻击带往更强盛,凌驾于北宫府之上,取代北宫家在帝都的位置,在天龙国的位置,让邵家成为皇权的依赖!

    “昭儿,今天你要做的,不只是打败北宫离夜,还要杀了他!”邵延阴冷说道,要让邵家强盛,北宫家就必须要彻底灭亡!

    那样强盛的一个家族,即便是现在没落,可单单在主家的子弟就有几千人,更何况北宫旁系,支脉等等,天龙国每个地方都有,甚至其它三个国家都有,要让北宫家一蹶不振,这才是邵家崛起的最好时机!

    “孩儿知道该怎么做。”邵连昭点点头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北宫离夜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准备准备,等会比试就要开始了。”邵延挥挥手,眼中露出阴毒,单单只是昭儿还不够,必须想出一个完全之策,让北宫家彻底万劫不复!

    “是。”邵连昭转身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比起邵延和邵连昭的紧张和重视,离夜就显得轻松多了,天才大亮,离夜躺在石阶上,慵懒打了哈欠继续睡觉放,仿佛今天她也只是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北宫奇走进院中见离夜躺在石阶上,微笑叫道。

    “奇叔,有事?”昨天炼了一天的丹药,这不得不说这时间过的太挺快,一下子就到比试的时间了,今天的比试,丞相府应该会做足了准备,无论如何都不想让邵连昭输,但是,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准备,还是会输!

    北宫奇递上一把长剑,缓缓说道:“听门卫说,这是昨天晚上半夜,一个红衣男人给他,让他转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红衣男人,小少爷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一个人,听门卫说,那个人还很强。

    “剑!”离夜翻身坐起,拿过北宫奇手上的长剑,一丝寒意侵入心脾,没有吾邪的那种杀气。

    拔出剑刃,薄薄寒气从剑刃上散发出来,透明的剑身就像是用冰块做成的,在剑刃身上,还有一条条,像是雕刻而成的暗纹。

    “玄机城排名第二的宝剑,冰绝。”北宫奇惊讶看着离夜手上的长剑,那个红衣男人是什么人物,那么大方把冰绝给了小少爷!

    玄机城的兵器,可遇不可求,风启大陆排在前一百名的兵器,玄机城占了七八成,玄机城内前百名的兵器,绝不会轻易送人,现在居然有人把冰绝送给了少爷!

    “排名第二?”离夜无声轻笑,这个师父挺不错的,把排名一二的剑都给她了。

    还有吾邪,吾邪不只是排名第一的剑器,在玄机城所有的兵器中,它排名第二,至于排名第一的,就是她师父老人家手里的红伞,冰绝排名……不说多的,绝对在前二十名之内。

    师父他老人家还在帝都,难道还有什么事?不会是又想抢邵家吧!

    “他还说什么?”看着似冰的宝剑,离夜握了握,这把剑要是夏天睡觉,抱着会很凉爽。

    玄机城的人,要是听到离夜这么说,一定会直接喷血三升。

    她拿冰绝抱着睡觉!这兵器是用来睡觉的吗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北宫奇摇摇头,看来小少爷是真的认识,小少爷什么时候认识玄机城的人了,还是有资格随意处置冰绝的人。

    玄机城能随意处置兵器去出的人,除了铸剑师,就是玄机城城主,萧水寒!

    红衣男人……莫非那个人就是萧水寒!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北宫奇急忙叫道,听说萧水寒喜怒无常,冷酷无情,而他的实力如今和家主一样,都是宗师级别,小少爷竟然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伤害我的,奇叔,你别担心,爷爷要是问起,你如实告诉他,别让他老人家担心。”告诉爷爷她拜萧水寒为师的事情,也不是现在说,以后再找个时间说吧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北宫奇点头应道,小少爷说不会伤害,应该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这玄机城,少爷什么时候认识玄机城的人,还是玄机城城主萧水寒!

    帝都中央地带,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过,也从来没这么隆重过,国师,皇子,公主,兰家家主,邵家家主,北宫家主,就连天下第一首富都坐在那里,这些很难聚集的人,今天全都到了,要是皇帝来了,那这场景就更轰动了。

    天龙国帝都吵吵杂杂,众人早早就等在了帝都中央,那叫一个里三层外三层,所有人都期待着今天的比试,却也造成了拥挤和中央地带的堵塞。

    无奈下,皇帝只有一道圣旨下来,让护卫军出动,维持中央地带的秩序。

    “咦,大皇子二皇子,五公主他们都来了,怎么没看到三公主,这种场合应该少不了三公主呀?”

    “皇家的事情,谁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过第一首富会到,倒是出乎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首富怎么了,国师都来了,国师那仙姿飘飘,老子可算是见到了!”

    “邵连昭已经站在擂台上了,怎么还不见北宫离夜,难道他是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怕了也是应该的,这次我们赢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盛大的场面,是旷古绝今的,就像帝都半个月的赌坊,只为赌一件事情一样,那也是旷古绝今的,一场旷世的豪赌!

    邵连昭冷笑着站在擂台上,以傲人的姿态看着四周,仿佛所有人都该臣服在他脚下,对他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不知道少主何时回到?这比试的时间就要到了。”李珏笑盈盈问道,比试的时间到了北宫离夜还不出现,那就代表他输了,不战而胜!

    北宫弑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李珏,中气十足道:“不是还没到么。”

    李珏脸色一僵,半天才扯出一抹笑容,僵硬回答,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夙凌云眉间一缕冷清,坐在众皇子中,他显得格外孤傲,那种平淡无奇的目光,仿佛天地间,唯有他一人存在。

    “二弟,听说你下注在北宫离夜身上?”夙琉展眉头紧蹙问道,他想了半天,也想不明白,夙凌云为什么会押北宫离夜,夙南轩和兰御风他们和北宫离夜很熟,他可以理解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皇兄可以当我心情好过头了。”夙凌云靠在椅背上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,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他就想到出现在断魂山脉的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都说北宫离夜是废物,他这次倒要自己看看,北宫离夜是不是废物。

    这么牵强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坐在夙凌云周围的人,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,这不是心情好过头了,完全是在找虐,北宫离夜可能赢吗?

    这种几率太小,别说北宫离夜是废物,就算他不是废物,要打赢实力已经到天阶的邵连昭。

    难,太难,很难,非常难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不是怕了吧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到底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,就是北宫离夜到底来不来,这场比试的胜负,他们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了,北宫离夜还没出手呢!

    邵连昭得意洋洋,北宫离夜一定是怕了,才一直不敢现身,这样最好,他直接认输,他们两个也不用打了。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不知道北宫少主,究竟还来不来?”邵连昭双手抱拳,表面恭敬有礼地问道,实际上在心里早已经把北宫弑骂了千万遍。

    “邵连昭,老子都不急,你急个球!”北宫弑怒瞪了一眼邵连昭,强者威压倾斜而至。

    坐在北宫弑周围的人,顿时脸色一阵苍白,阵阵晕眩,强者的威压,他们承受不了,更何况他们离北宫弑还那么近,就更加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一股压迫,邵连昭立即觉得气血翻腾,脑中一片空白,他嚣张的气焰这才稍稍减弱,不敢再放肆无礼。

    邵延看着北宫弑,暗暗咬紧牙口,他就不信北宫家能永远这么风光下去!

    “时间已经不多了,晚辈这是担心。”邵连昭扯出一抹笑容,他倒要看看,北宫弑还能得意多久,等他唯一的孙子死了,北宫家再没有嫡系一脉,能得意到什么地方去!

    “风景不错,有何可急?”天籁之声传入众人耳中,一直默不作声的纳兰清羽,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老天,国师说话了!”

    “当真仙人!”

    “好美!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一说话,四周一片沉迷,所有人差点就真的膜拜下去,就等着纳兰清羽能够显灵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邵连昭脸色铁青应道。

    风景不错!这里还有风景可言吗?国师究竟是在帮他们,还是在帮北宫家!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额角滑下黑线,无声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又不敢随便反驳,只能说到嘴边的话,又给咽了下去,就连北宫弑嘴角都不禁抽动两下,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如今这世道,还有人能比老子更扯,这么多人,连棵树都看不到,还有人说这里风景好,这风景真是太美。

    “小爷也觉得风景不错,国师就是国师,见解都这么独特。”

    嚣张霸道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,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停看着周围,明明听到北宫离夜的声音,怎么就是见不到北宫离夜的人呢!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不留痕迹的笑意,宽袖一挥,站在他正对面的人群,无形中一股力量,将他们往两边驱散,留出一条宽畅的通道,瘦小身影笔直站在所有人中间,双手负在身后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灼热的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身上,众人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,看到国师只是轻轻用手一挥,中间立刻就出现一条道路,太厉害了!

    国师必定是仙人!

    纳兰清羽这么一挥手,众人对他的崇敬,又加重了几分,这点是他自己绝对没想到的,他想的,只是想让离夜能够顺利通过,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终于来了!”邵连昭在看到北宫离夜那一刻,不再隐藏,脸上的兴奋,宛若他已经握住了胜利。

    离夜站到擂台上,双手摊开耸耸肩,漫不经心道:“邵连昭,你就那么着急输吗?”

    什么!?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诧异地看和离夜,半天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说,邵连昭急着输!

    这么轻狂嚣张的话,北宫离夜也敢说,他知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邵连昭的实力,邵连昭可能输吗?

    这应该是天大的笑话吧!北宫离夜在跟他们说笑的吧!

    纳兰清羽嘴角勾起不着痕迹的弧度,在外人眼里,他依旧波澜不惊,淡然平常的模样,然而除了离夜,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双眸深处的那一丝亮光。

    北宫弑大掌握拳,放在嘴边,轻咳了一声,炯炯有神的目光平静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信夜儿,他老头子相信就足够了!

    邵延脸上闪过一丝阴狠,今天别说北宫离夜是废物,退一步说,即便他不是废物,再退一步,他的实力和昭儿不相上下,他依旧会命丧当场,况且这些假设,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一个十几年的废物,不可能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,到达天阶!

    输!

    邵连昭脸色慢慢阴沉下来,他看着离夜,手上紧紧握住剑鞘,身上的灵力骤然炸开。

    淡绿色的灵力,掀起一股罡风,擂台上的局况,一触即发!

    “我靠!邵连昭这是不是太那什么了,对北宫离夜居然还用灵力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邵连昭是想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邵连昭,就算老子下注在他身上,也觉得丢人,北宫离夜的实力谁不知道,他小子还用灵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次赢了,发大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看到邵连昭提起灵力,更多的是鄙夷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强者不屑和弱者一决高下,更何况还是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面前,使用灵力,这在所有人眼里,绝对是可耻的。

    邵连昭脸色一沉,听到众人的议论,他二话不说,拔出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游龙出海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冲破云霄,淡绿色灵力从剑刃中涌出波涛,剑气形成一道淡绿色龙形,四周突然狂风大作,天阶强者肆意翻滚。

    围观在擂台周围,天阶一下的人,几乎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不适。

    夙南轩牙口紧咬握住椅子扶手,差点破口大骂,邵连昭这混蛋一上来,就用处杀招,他还真有本事!

    擂台上罡风肆意呼啸,直逼离夜而去,矗立在离夜身后的旗帜木杆拦腰折断,罡风如寸寸剑刃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,所有的目光齐聚在离夜身上,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,然而看到离夜淡然,甚至还带着一丝轻笑的脸上,擂台周围的站着的人们,都觉得离夜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邵连昭冷冷一笑,不再有迟疑,长剑横空划过,淡绿色的剑弧,如同一条长龙,往离夜站着的方向直逼而去。

    “中级天阶!邵连昭晋升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场比试,北宫离夜必输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二皇子,夙凌云怕已经是排在帝都第二位的天才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化作长龙的剑气逼向离夜,但离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抹惋惜,看,北宫离夜都吓傻了。北宫离夜这次怕是难逃一劫!

    中级天阶!

    北宫弑脸色紧绷,看着邵连昭,他什么时候晋升的!

    邵延脸上得意的笑容映入眼帘,北宫弑脸色一沉,该死的,邵连昭竟然隐瞒自己的实力!

    夙南轩和兰御风也变得紧张,谁也没想到,邵连昭已经是中级天阶,他晋升了,什么时候晋升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紧张看着离夜,唯独一人目光依旧,神情没有半点变化,比起他们的紧张,纳兰清羽始终冷静如初,淡然相视。

    邵连昭的身影直逼而过,淡绿色长剑只能看到剑影,离夜还是没有动,众人纷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冰冷寒意从擂台上散发出来,刹那间,周围的人,就如同身处在冰天雪地中一般,寒风透骨!

    当所有人看到,冰冷的气息是从离夜身上散发出来之时,也注意到了她手上挥出的冰剑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流星冰刃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震动天地,如那透骨的寒风,击打在每个人心里!

    剑气形成的冰刃如流星一般,快速划过,在众目睽睽下,直穿飞来长龙的脖子,邵连昭剑气形成的长龙,瞬间变成了冰龙。

    冰龙如蜘蛛网一样,密布的龟裂从头到尾,最后,冰龙烟消云散,瞬间消失!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怎么会!破了邵连昭的攻势!北宫离夜破解了攻势,他刚才用的是剑技吗?

    老天爷,北宫离夜不是废物吗?那他的剑技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“我靠!谁说北宫离夜是废物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这次是不是押错了!”

    “邵连昭是中级天阶,他的攻势被北宫离夜一招化解,这是不是说北宫离夜也是天阶?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也是天阶!

    这……可能吗?可要是不可能,北宫离夜又是怎么化解邵连昭的攻势的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邵延脸色惊变,一张老脸从来都没有这么震撼过,北宫离夜,竟然用一招的就化解了昭儿的招式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兰御风靠在椅背上,紧张的情绪化作一抹淡笑,坐在他身边的中年男子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风儿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爹,我怎么可能知道,不过,你现在应该考虑我的提议。”兰御风若有所思道,他曾经想过北宫离夜不是废物,可没想过,他会这么厉害,这样的实力,那简直就和邵连昭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和他们比,你不差!”兰临得意拍了拍兰御风,风儿一直不在家中,他去了什么地方,也不跟家里说,实力这方面,应该不会比这两个人差。

    兰御风点点头,半点不谦虚道:“是不会差,但是爹,我从来没想过要争什么,你就算是把兰家交给我,我也不会和北宫离夜争。”

    兰临淡淡一哼,收回目光,没有看到兰御风额角划落的冷汗。

    爹啊,别说孩儿没想过和北宫家争,就算是你,在见过北宫离夜的阴险,无耻,腹黑以后,你也不敢和北宫家争,不是他长别人志气,是你真的玩不过。

    夙凌云目光凌厉注视着离夜,脸色慢慢变得阴沉起来,他咬咬牙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竟然骗过了所有人,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个废物!

    在看到邵连昭招式逼向离夜的时候,北宫弑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,可见离夜手中突然出现兵器,甚至一招化解了邵连昭的招式,那颗悬在半空的心,这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邵连昭眼睛睁大,诧异地看着离夜,嚣张的气焰,顿时减弱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邵连昭,你要是不出手,小爷可就要出手了。”离夜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,握了握手上的冰绝,这把剑比吾邪好驾驭!

    现在她还不能完全驾驭吾邪,只能说实力还不够,她一定会像驾驭冰绝一样,驾驭吾邪!

    北宫离夜……要出手了!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万影刃!”

    寒冷气息从剑刃上飞泻而去,道道冰刃,往邵连昭那边席卷而去,强大压迫,擂台的地面,被冰刃削出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横扫千军!”

    邵连昭此时无法思考太多,他唯一想的是,北宫离夜再怎么样,也只是个废物,废物怎么会是他的对手!

    罡气掀起如浪潮一般,刺破而来冰刃卷入的浪潮之中,淡绿色之力把一切包裹。

    又是这招?

    离夜嘴角微微上扬,看到邵连昭的招式,玫瑰红唇缓缓张开,清晰无比的字眼在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!破!破!”

    破!?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,脑中回荡的只有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破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被淡绿色之力包裹的冰刃,把所有压迫着它的力量炸开,三指宽的冰刃,从灵力中破解开来,只听到一声声清脆声音响起,三指宽的冰刃,瞬间化作一指宽,席卷而去的攻击,比刚才多了两三倍!

    “我滴个天呐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这也太牛叉了!”

    剑技被困住,在别人的掌控中,北宫离夜竟然还能挣脱,力量还能瞬间提升两三倍,这是人能做到的吗!?

    “凌空诀!”

    邵连昭来不及细想,几乎是身体的本能,浑厚的灵力在他四周滚动,如江浪滔滔,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涛涛波澜,将一切吞噬,淡绿之力,如同无底黑洞,离夜的攻击如泥牛入海,全部吞入其中后,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北宫弑蹭的一下站起来,怒看向邵延,这……邵连昭连他们邵家绝技都用出来了!

    “北宫家主,您不会是想帮北宫离夜吧?”邵延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看着罡风环绕,汹涌波涛中的邵连昭。

    很好!就是这样,北宫离夜既然不是废物,那就不要有任何隐藏,杀了他!

    北宫弑双拳紧握,脸上扯出一抹淡笑,转而坐下,“丞相想多了,老夫只是想起身活动一下,你也知道年纪大了就这样,不过,丞相这次还真是不惜下了血本,对付老夫这没用的孙子,还用了邵家本家的绝技!凌空诀!”

    该死的邵延,居然这么不要脸!你他妈这哪里只是比试过招分胜负,明明就是想乘机杀了离夜,连本家绝技都教给邵连昭了!

    还有北宫离夜你个混账东西,真正的实力,连老子都不告诉,老子不就是怕你承受不了自家的绝技,这才没告诉你,要知道你真正实力,学会北宫家本家心诀,还用得着担心邵连昭这三脚猫的功夫!

    “比试很公平,北宫离夜大可以也用北宫家的绝技。”邵延黑着一张老脸,牙口紧咬。

    没用的孙子!你北宫弑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北宫离夜这叫没用吗?他没用,还能把昭儿打的只能用最后的底牌来对抗!

    本家绝技!

    众人死命瞪着邵连昭,这,这也太可耻了吧,邵家都用上了本家的绝技,这不是明摆了欺负北宫离夜吗?

    不过,北宫离夜这叫没用吗?

    北宫离夜没用,这世界上还有用的人吗?

    北宫家主,我们读书少,你可的别骗我们,大家眼睛都看着呢。

    “邵家绝技?”离夜淡然看着邵连昭,“那就让小爷看清楚一点,邵家的绝技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虾米!

    他们没听错吧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这小子够嚣张!老子喜欢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我要是知道北宫离夜这么嚣张轻狂,就算是输了,我也押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干掉邵连昭!”

    “干掉!干掉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兴奋中的众人,想完全忘记,他们所有人的下注,全部是在邵连昭身上,他们应该支持的人是邵连昭,否则,一旦离夜赢了,他们下的重金,就全部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这小子,连大爷我都瞒过去了。”夙南轩忍不住爆粗口,想想他每天跟立业同进同出,连他有这么强的实力都不知道,只能说太失败了。

    虎子站在夙南轩身后,摸了摸鼻子嘀咕道:“小王爷,看北宫家主那样,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北宫家主?

    夙南轩扭头看向北宫弑,当他看到北宫弑那想怒,又想笑的表情,突然,他淡定了。

    连北宫家主都不知道,他怒个球啊!平衡了,平衡了!

    夙琉展维持着脸上的微笑,袖下双拳稍稍握紧,他扭头看向纳兰清羽,当他看到,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错愕惊讶,唯独纳兰清羽淡然无常,脑中突然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……是不是早就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?”国师这么冷静的表情,一定是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!

    那他提议让北宫离夜和邵连昭比试,就不是在帮邵家,而是……北宫离夜!

    国师知道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,全部看向纳兰清羽,脸上一片崇敬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说笑,在下不过是刚认识北宫离夜,她的实力,连北宫家主都不曾透露,又怎么会告诉我。”纳兰清羽脸不红气不喘道,丝毫没有因为睁着眼说瞎话,而有半点心虚。

    夙琉展脸色一僵,的确是这样,国师和北宫离夜并不认识,怎么会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。

    站在擂台上离夜那叫一个无语,纳兰清羽这回答真是那叫一个巧妙!

    他们是刚认识,可熟悉的程度他没说,她是没有告诉过纳兰清羽自己的实力,但,在这里的人,除了自己,就只有他最了解她的实力!

    他没说不知道!可又让人觉得,他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了一眼邵连昭,再看看离夜,手指有规律点在大腿上,另外一只手撑着下巴,慵懒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知道离夜领悟的本事,邵连昭又要掉进她挖的坑里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慵懒的坐姿,仙气撩人,姿态完美,所有人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美!

    “让你见识一下,又如何!”邵连昭仿佛没听到四周的议论,他把手中宝剑插在擂台上,全身灵力提起,飓风在他身体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擂台周围的栏杆,在飓风的作用下,被搅成碎屑,道道龟裂密布他身后四周,离夜这边,却依旧完无损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嘴角勾着淡笑,看到邵连昭的动作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有人掉进坑,还浑然不觉,真是可悲,被北宫离夜这么样的人算计上,邵连昭注定没有赢的可能。

    离夜将造化诀运起,深黄色之力在她四周环绕,在所有人看到离夜身上深黄色的力量,目光再一次呆滞,瞳孔缩紧。

    这这这,先天地阶!

    北宫离夜,已经是先天地阶了,可他,才十五岁!

    “先天地阶?”

    “先天地阶!?”

    “先天地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十五岁的先天地阶!谁说北宫离夜是废物来着!

    你他娘的才是废物吧!

    众人惊悚,唯有一人淡然如初,只是在看到离夜提出的灵力之时,眼中闪过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目光紧盯着离夜,双眼稍稍眯起,真不知道她身体里面有股什么力量,不止可以可以把她的实力隐藏,还能把天阶的实力,压成先天地阶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也好,实力这东西,自己知道就行,不用显露太多。

    “凌空诀!”邵连昭怒吼道,他不信,他不信!北宫离夜是废物,他就是废物!

    天龙国第一的天才,应该是他,他只是再差一点,就能超过夙凌云,现在又来了一个北宫离夜,他是绝对不会让北宫离夜活着回去的!不会!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流星冰刃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!”邵连昭肆意大笑,就算是先天地阶又如何,他已经是中级天阶,还怕杀不了一个北宫离夜!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万影刃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邵连昭得意大笑,北宫离夜先天地阶又如何,凌空诀是他绝对应付不了的!

    狂妄大笑的邵连昭,完全没有意识到,离夜使出的不过是先天地阶的实力,而他已经是中级天阶,即便是这样,他不但不能打败离夜,反而自己的招式,被离夜破解,甚至,最后还用上了最后的底牌——凌空诀!

    对付一个灵力低一层阶的人,用出最后底牌保命,也不知道邵连昭为什么还能这么得意?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暴冰破!”

    离夜一招又一招,邵连昭手中掀起的淡绿之力,如同无底黑洞一样,不管离夜凝聚出什么招式,它都能全部吸进去,半点都没有伤到邵连昭。

    震撼中的众人,幽幽回神,看到离夜无用的攻击,纷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北宫离夜不再是废物,可能还有胜算,现在看来,他是半点胜算都没有了,这样打下去,他必定灵力耗尽。

    邵家这次还真是下血本,让邵连昭有这样的实力,真是不可小看邵家啊!

    可是……北宫离夜会不知道,他这样攻击下去,一定会灵力耗尽?不可能啊,还是说,他有什么其它打算!

    “表姐!北宫离夜他骗我!”李玉欢气恼地指着是离夜,嘟了嘟嘴巴,双颊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……北宫离夜真的是太可恶了!

    邵娇娇惊然回神,这一场比试下来,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纳兰清羽身上,根本没有看清楚比试的经过,甚至在看到离夜突然的实力,脸上的表情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娇儿,别担心,你大哥已经学到了凌空诀的第二重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邵延拍了拍邵娇娇的手背,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,幸好他早有防备,不然今天就要被北宫离夜给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先天地阶,始终是先天地阶,实力怎么会比得上昭儿!

    邵娇娇迟疑点点头,大哥一定会没事的!

    “表姐,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,你看,北宫离夜真的好可恶。”李玉欢指着离夜,脸上的绯红慢慢加深。

    邵娇娇惊讶看着李玉欢,她这么娇羞的表情,不会是……喜欢北宫离夜吧!

    “欢儿,你……”邵娇娇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也很气愤?”李玉欢轻哼道,神情飞扬,表情却没有语气中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邵娇娇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再看看李玉欢,迟疑点点头。

    欢儿要是喜欢北宫离夜,那就少一个人和她争国师,她又何必提醒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怎么怪怪的?”李玉欢狐疑看着邵娇娇,她怎么感觉表姐这一天下来,都魂不守舍,看到北宫离夜的实力,她好像第一次发现一样,那她一开始看哪里去了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邵娇娇摇摇头,柔声回答。

    李玉欢尽管疑惑,但目光很快就被比试给吸引过去,忘记了邵娇娇奇怪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凌空诀,第二重?听起来挺厉害的。”离夜听到邵延的话,转而对邵连昭说道,眼中流转的狡黠,没有半点隐藏,却没有几个人发现。

    邵连昭得意一笑,不管离夜用出什么招式,他都轻易化解。

    “你会知道它的力量,是你承担不起的!”等他北宫离夜知道,也为时已晚!

    离夜嘴角弯起一个弧度,突然收住手上的招式,转而原本的招式全部变化,和刚才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老天!”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是天才吗?”

    “谁能在打斗中,突然改变招式,会不会太牛叉了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以后听到谁说北宫离夜是废物,一定打烂他的臭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人还是废物,那这个世上还有天才吗?北宫离夜是废物,那天才又该是什么样子的!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游龙出海!”

    冰寒剑气汹涌而出,江浪滚滚,化作一条长龙,一声龙吟惊天震地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在看到离夜的攻势,坐在擂台高出的所有人,都站了起来,瞳孔缩紧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上最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游龙出海!这不是邵连昭的招式!这是邵家的剑技!北宫离夜是怎么学会的?什么时候学会的?

    别告诉他们就是刚才看了一次,就学会了,他们一定不信,也不敢相信啊!

    “北宫弑,你们北宫家,竟然偷学我邵家剑技!”邵延厉声指责道,不会的,北宫离夜一定是偷学,不然怎么可能学会游龙出海这招。

    还在惊喜中的北宫弑听到邵延的话,一下子就炸了,滔滔怒火沸腾。

    “邵延,你个老小子,放你娘的屁!老子用得着偷学你们家的三脚猫功夫吗?”一声暴喝,如长虹贯日,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学他邵家的武学招式,他邵延做梦吧!夜儿连北宫家的武学招式都来不及学,哪有时间学他们家的!

    周围的人脸色阵阵苍白,气血翻滚,更有不少人直接跌坐下去,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,对邵延一阵咒骂。

    邵延是不是找死,去找北宫弑的晦气,人家北宫家用得着偷学你们家的招式吗?

    “那这个怎么解释!”邵延压住心里早已经知晓的结果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不!不可能!北宫离夜不可能做到!

    “老子怎么知道!”说到这个北宫弑更火,老子还想知道原因,你邵延就送上门来找骂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什么时候偷学的!”邵连昭压住心里的震撼,脸红耳赤叫道。

    离夜淡淡一笑,“剑技——横扫千军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离夜还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呢!我们离夜用得着偷学吗?嘿嘿!月票!月票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