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四章 叫娘都没用!
    走在繁荣的帝都城内,离夜深吸了口气,终于回来了,出去了半个月,帝都还是这么热闹,同样的,还是那么八卦!

    “哈哈,北宫离夜和邵连昭比试,那还用得着比吗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们比不比,城北有人设了赌场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赶紧去,这次我要押大的,准赢!”

    交谈的两人连头都没抬一下,直接走去,否则他们就会看到,他们故事的主人公之一,北宫离夜就从他们身边走过,把他们的对话清楚一字不落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她真的很佩服帝都这些人,都半个月了,她以为热议会慢慢减少,现在看来,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是比想象中还要热烈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带着招牌笑容的北宫奇毫无预征出现在离夜面前,恭敬叫道。

    “奇叔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离夜惊悚看着出现的人,奇叔现在怎么越来越神出鬼没,分分钟就能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    北宫奇无奈叹了口气,他都在这里等半个月了,帝都的各种议论,各种版本的都听过了。

    小少爷答应了邵家的挑战,邵连昭的实力他们都清楚,但是少爷他们是一点都不知道,他又担心,又不担心,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家主已经快把北宫家烧了。”北宫奇轻咳一声道,北宫家要是被烧,绝对是被家主的怒火烧了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在答应的时候,她已经知道爷爷会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你还要去什么地方?”北宫奇眉头紧皱,她好像并不打算回家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周围,走到北宫奇身边,“奇叔你先回去,我还有点事情,就让北宫家多烧一会,我回去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有意隐瞒自己的实力,但是爷爷是何等精明,可能具体不知道她实力怎么样,大概他老人家还是了解一点的,所以他这么怒火滔滔的样子,完全是做给邵家看的。

    做戏要做全,这样邵家才相信,这次她真的闯了大祸,连家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北宫奇哭笑不得看着离夜,不愧是祖孙两,想的都是一样的,邵家要真的能玩过家主和小少爷,就怪了!

    “老奴这就回去禀报家主。”北宫奇稍稍俯身,转身往北宫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呼出一口浊气,幸好在进城之前,她就和纳兰清羽分开走,比试还没开始,就会引起更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瘦小身影穿过街道,街上行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最后被他们看得,离夜也没有逛下去的心思,直接走进拍卖行,里面立刻有人迎出来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今天拍卖行不进行拍卖。”来人点头哈腰笑着说道,北宫离夜可是他们拍卖行的贵人,他来一次,东西都直接翻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去告诉温如玉,我找他。”离夜靠在拍卖行柜台前,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也该来拿她的钱了。

    温如玉……这个……

    来人为难看着离夜,温如玉大人一般不见外人,北宫少主这不是为难他吗?

    离夜脸色一沉,冷冷呵斥道:“让你去说就去说,他温如玉见不见小爷,那是又是另外一回事!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遵命!”来人身体微微一颤,转身撒腿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老天,北宫离夜怎么会这么可怕,他一点都不像外界传的那样,说不定他就不是废物,不然也不会答应邵家的挑战。

    回到帝都的离夜,即便到了现在,都不知道自己引起了一场多大的风波,一场多大赌博。

    离夜和邵连昭比试的消息传出去以后,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惊天豪赌,上千万两的赌约,目前帝都还是没有,有人为了扩大这一场赌约,直接开起了赌场。

    现在帝都大大小小的赌场,不赌别的,只赌一件事情,那就是这次的比试,到底是邵连昭赢,还是北宫离夜会赢。

    跑进去的人,又匆匆跑了出来,看到离夜站在那里,擦了擦额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温如玉大人请您进去。”老天爷,温如玉大人平常连皇亲国戚都不待见,今天竟然会见北宫离夜,这北宫离夜究竟有什么特别地方,能让温如玉大人特别对待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带路,小爷知道在哪。”绕过那人,离夜直接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她大可以直接往里面走,不用等温如玉同意,但现在风波四起,她只是不想再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离夜一走进房间,就看到温如玉捧着一瓶丹药,眉头紧锁,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,连她走进房间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温如玉大人,我来拿钱的。”离夜坐在温如玉对面坐下,温如玉做事谨慎,他知道自己会随时过来拿,应该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吓!”温如玉猛地抬头,看到离夜坐在对面,小心脏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等看清楚来人,温如玉才松了口气,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放下手中的药瓶,他立刻从痴狂的人,变成一个呆木的白面书生,恭敬有礼,说话得体。

    离夜翻了翻白眼,淡淡说道:“刚到,钱呢?”

    温如玉立刻手掌稍稍一转,一块三指宽轻薄透明的玉牌出现在他手上,玉上凸出的地方,像是刻着什么字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这个东西,你拿到风启大陆任何一个银号,都能兑换到钱。”温如玉立刻把东西递到离夜面前,面带微笑着说道,他还真是羡慕北宫少主,可以经常见到那位炼药师大人。

    他和炼药师大人尽管只有一面之缘,但是他炼药天赋,让人钦佩!

    离夜接过玉石,不禁轻啧,现在这世界越来越方便了,那么多金子的确有点多,这样挺好。

    “小爷先走了。”离夜正要起身,温如玉声音迟疑响起。

    “北宫少主,那什么,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家里吗?还有帝都的事情,你都知道了吗?”温如玉小心翼翼问道,他怎么觉得北宫少主是风尘仆仆回来,对帝都的事情,一概不知!

    帝都?还有什么事?

    离夜转而坐下,靠在椅背上,慵懒打了哈欠,“最近小爷不在帝都。”

    帝都最近就算有事,应该就是她和邵连昭比试的事情,她倒是想听听有多风风雨雨,沸沸扬扬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“那少主,必定不知赌局。”温如玉儒雅笑道,满身书生卷气,要再他手上再拿一把纸扇,那就是活脱脱的呆书生。

    离夜眼角抽动一下,淡淡问道:“什么赌局?”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她是听说城北有什么赌局,不过没有注意听,这个赌局又和她有关系?

    “如今帝都,大大小小的赌坊,都是为您和连昭少爷而开,而押大押小的对象,就是押你还是押连昭少爷。”这半个月下来,效果显而易见,大多数人押的是邵连昭。

    可这么大的事情,北宫家竟然没有半点动静,也不出来押大押小,反而大门紧闭,偶尔传出北宫弑怒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也赌了?”离夜挑挑眉头,眼中含笑,她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,要不是到温如玉这里来,不就错过了,押大押小,听上去还可以。

    温如玉嘿嘿一笑,起身贼兮兮走到离夜身边坐下,“当然了,我押了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这种只会赚不会赔本的买卖,怎么可以错过,北宫离夜和邵连昭打,结果不是早就出来了吗?虽然这么做有点对不起离夜少爷,但是为了银子,他还是……押邵连昭。

    “押谁了?”带着几分凉意的声音幽幽响起,离夜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温如玉,偌大帝都,会押她的人,只有几个,押下的数目不会少。

    温如玉摸了摸鼻子,这就不用多说了吧,不然北宫少主非把他拆了。

    “不说就算了。”离夜起身往门口走去,小手碰到门把的时候,她转身冷淡道:“看在你告诉我这件事情的份上,给你个忠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赔的更多,最好只押这一万两。”话落,离夜的身影消失在门后,留下温如玉一个人愣愣坐在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北宫少主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是说,邵连昭会输!

    邵连昭会输?会不会太不可信了,北宫离夜什么样子,大家都知道,大家都说这场比试过了,邵家就真正崛起,北宫家将会成为过去,可看到北宫少主脸上自信的笑容,他怎么觉得,是邵家被人坑了呢!

    帝都繁华,北宫离夜和邵连昭的比试,让赌坊更是如日中天,热闹到不能再热闹,那钱就不叫钱,跟流水似的,稀里哗啦往里面倒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和邵连昭还用得着比吗?”

    “傻呀,有钱不赚,管他们谁赢谁输,反正皇权依靠的人不是我们,我们有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北宫离夜在想什么,居然会答应邵家这种事情!”

    “北宫家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都北宫家,那是多强大的存在,皇权所依靠的家族,北宫家族可以不上朝为官,可以拥有皇族才有的待遇,这让多少人羡慕,如今也要慢慢没落,只能靠北宫弑在支撑,不再像以前那么盛世风华。

    四周喧哗连绵不绝,离夜走在街上,听到四周的议论,嘴角无声勾起弧度,目光深邃注视着远处。

    他们当真以为北宫家,没落了吗?

    “喂!你们说什么,找打是不是!”蛮横粗犷地声音响起,巨大身影出现在街上,听到四周喧哗,他浓眉一瞪,脸上的疤痕显得更为狰狞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圆润矮小的男人,大掌狠狠拍在那人的身上,没几下那人就只有出的气。

    “洛公子,我错了,我再也不说了。”男人欲哭无泪有气无力求饶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,街上那么多人在说,偏偏他说的时候洛九城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谁还不知道,一旦洛九城出现,听到有谁说北宫离夜的坏话,就会被他暴揍一顿,然后让他去押北宫离夜,谁会这么傻,明知道会输还去下注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赶紧去押北宫离夜,不然我拍死你!”洛九城随手一扔,把那男人扔在地上,粗犷的脸上怒火中烧,恨不得把街上所有的人都压到赌坊,让他们下注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“是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男人连滚带爬从地上爬起来,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脸上无声露出了一个笑容,洛九城,她差点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没想到,他居然做了这么多,这个“小弟”她也许收对了。

    “洛九城。”离夜扬声叫道。

    还在凶狠目瞪街边人的洛九城,听到这一声叫唤,那双盛气凌人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,他立刻往四周看去,当那抹熟悉的身影落入眼帘,凶狠的脸上立刻展开笑容,那笑容尽管看上去有几分狰狞,却没有半点杂质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洛九城走到离夜身边,兴奋叫道,这么多天,终于看到老大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理他们,他们下注谁是他们的事情。”离夜淡淡笑道,他们下注越多,她还越高兴,有钱谁不想挣。

    洛九城迟疑点头,老大说不理就不理,这些人就是欠教训!老大能一招把他打趴下,实力怎么会弱,他们也不想想最近老大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迈步往前面走去,单手负在身后,四周投来的目光,丝毫没有影响到她。

    “洛九城,有个时候能堵住别人嘴的,不一定是拳头,也不是让你不出拳,因为有个时候拳头比真理来的有用。”街边众人惊恐的模样,落入眼帘,离夜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用拳头是阻止不了的,众口悠悠,一个拳头哪里能堵上的,人家要说就让他们说好了,总有他们后悔的时候,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洛九城似懂非懂看着离夜,老大的话这有点听不懂,那到底是出拳还是不出拳?他觉得出拳就挺好的,一拳揍下去!

    离夜睨视了一眼洛九城,看到他脸上的迷茫,摇头轻笑,要让他理解这句话,的确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洛九城脸上的迷茫瞬间消散,他咧嘴笑看着离夜,这句话就比刚才那句话容易懂多了,反正一句话,听老大的准没错。

    离夜淡然收回目光,无奈笑意从脸上一闪而过,跟洛九城说前面那些,还不如直接下令让他揍人来的快。

    “哇,离夜!”

    “离夜,你怎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从楼上传来,俊美的两个男人,一个俊朗,一个粗犷,却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,他们靠在窗边看到离夜,双双露出喜悦的笑容,看到她身后的大猩猩,又双双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洛九城看了看楼上,迟疑叫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的朋友,走吧。”离夜迈步走进酒楼,洛九城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吵杂的酒楼在离夜走进去的那一刻,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动作都僵在空中,呆呆看着离夜走进酒楼,走上二楼,走到桌旁坐下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!

    消失了半个月的北宫离夜,他们没看错吧,北宫离夜不是因为北宫弑的怒火,不敢回家了吗?他们还以为这场比试北宫离夜都不会来,现在他竟然出现了!

    这不就是说,他肯定会参加比试,也一定会参加比试!

    “走!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酒楼里摔桌倒椅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,所有人一股脑往酒楼外走去,刚才还坐满人的酒楼,一下子变得空荡荡,就连柜台掌柜,酒楼小二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天!这会不会太夸张了!”兰御风靠在走廊的栏杆上摇头轻叹,这何止是夸张,简直太惊悚了,离夜的震慑力越来越大,往这里一坐,所有人都走了,大家都忙着去下注啊!

    夙南轩淡然给离夜倒了杯酒,扭头看着窗外,街上那叫一个鸡飞狗跳,车水马龙一条街的人,统统钻进赌坊,连影子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跑进赌坊的人,嘴角不停抽搐,该下注的不应该早就下注了,现在又跑进赌坊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离夜,你可能半个月不在家,不知道帝都的事情,我来跟你说。”兰御风拉起衣袖,一脚踩在板凳上,表情严肃而又认真。

    离夜淡淡收回目光,看向夙南轩,“南轩,还是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离夜,你这是歧视!”兰御风一屁股坐下,拿起桌上酒杯,一饮而尽,西施捧心状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让你说,今天天黑都说不完。”她太清楚了,兰御风说起来没完没了,重点没说到,废话一大堆。

    “你失踪这半个月,大家都以为你不会回来比试,又不想便宜庄家,就没有下注,现在看到你回来了,当然要去下注,我觉得,现在全城下到三岁小娃,上至八十岁老者,全都下注了。”夙南轩轻咳一声,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而且大家都是押你输,邵连昭赢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邵连昭赢定了,但他和离夜兄弟这么多年,知道离夜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在喜欢美人的事情上,离夜可能有点迷糊,其它事,一定不会有差错,离夜会答应邵连昭,必然有把握能胜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一定要赢,我可是把我全部的积蓄押你身上了。”兰御风兴奋说道,他这次可是把全部的家当都压上了,反正离夜一定会赢,到时候那可都是钱啊。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把玩着酒杯,慵懒靠在桌旁,“兰御风,你下注在我这边的时候,那些人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坚信她输定了,邵连昭赢定了,突然有个人把全身的家当摆在她那边,真想看看那是怎么样的一幕,兰御风怎么成为众人眼中的奇葩。

    离夜的话一出,在场三个大男人脸色纷纷僵住,脸部表情不停抽搐,那绝对是不忍回忆的往事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三个脸上同时僵住,离夜眼中溢出笑容,看来他们三个都被人当成奇葩,不过,他们三个连她有没有实力都不知道,就全押在她身上,连别人把他们当成奇葩都还这么坚定,有种朋友,她还管别人押谁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听说,还有一个神秘人也下注你这边,刚下不久,我们得到消息就来这里了。”夙南轩急忙转移话题,那个画面太美,他们不想回忆。

    谁能想象那个画面,一走进去赌坊惹火朝天,一边围满了人,一边一个人都没有,空荡荡的,然后他们在不同的时间点,把各自全身家当扔上去的时候,所有人都用那种非人类的眼神看着他们,这种情况一直到现在,那天在赌场的人每每看到他们,活像是看到了三个疯子。

    神秘人?刚下,纳兰清羽的动作还真快,她才知道消息,他已经下了赌注,还没有人知道是他下的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次更奇怪的是,夙凌云居然也往你这边押。”兰御风郁闷道,夙凌云这次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,居然不押邵连昭。

    夙凌云?

    “前几天碰到了。”离夜也郁闷,她就是救了夙凌云一命,他居然这次押在她身上,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一向看不起弱者的夙凌云,这次会押北宫离夜,这又是帝都另一件惊奇的事情,只可惜人家是二皇子,他们想知道,夙凌云也未必会说。

    “他没对你怎么样吧?”夙南轩着急问道,夙凌云要是敢动离夜,管他什么二皇子,他照样找到凌王府去!

    上次离夜帮他挡剑的事情,还没找他算账,这次他敢再弄出什么事,两笔账一起算。

    离夜眸中满满都是笑容,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几分,“他不会对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和夙凌云谁也不想见到谁,能发生什么事情,只是这次夙凌云的举动,倒是让她有点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夙南轩这才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!

    “我爷爷呢?”那老头不可能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老家主到现在都没动静,我们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他连北宫家的门都不给我们进,对了,北宫家最近在做什么,大门紧闭,门口护卫都不见了。”夙南轩疑惑问道,北宫家的这种情况,在离夜和邵连昭比试的消息传出来以前,好像就已经是了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起身站起来,“那我先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。”三人立刻站起来,心里一阵紧张,难道北宫家真的出事了吗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离开酒楼以后,酒楼里的人还没回来,街上也没有一个人,赌场内传来惹火朝天的声音,所有人都争先恐后押在邵连昭这边,离夜那边格外的冷清。

    这些争先恐后下注的人,现在这么激烈热切,开心的嘴角都咧到耳后根了,就不知道等比试的结果出来了,他们还能不能笑的出来。

    走进北宫家,映入眼帘的就是鬼斧神工的楼台水榭,三步一阁,五步一楼,每每感觉走到没路的时候,转角更美的景致就会落入眼帘,颇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,院中的景致和以前没什么两样,下人低头打扫,护卫加紧巡视。

    离夜打开北宫家的门,刚踏进去,还低头做着各自事情的下人护卫,在一瞬间,不约而同往门口看去,当他们看清楚走进家里的人,眼中纷纷露出热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炸开。

    “爷爷呢?”离夜微笑问道,她就说家里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你现在知道回来了!”暴喝一声炸开,中气十足,所有人只觉得气血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北宫弑怒着一张老脸,大步急匆走到离夜面前,房子差点都被他给掀了。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她已经料到会是这个样子了,精致五官露出微笑,她伸手环住北宫弑的手臂,“爷爷,消消气,您老年纪大了,气坏身体怎么办?我答应邵连昭,赢了就有两千万,输了又没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北宫弑的脸色稍微好转一点,本来他生气就地故意做出来的,被离夜这么一说,他哪里还有气。

    下人们静静站在一旁,看着离夜稍微几句话平息了北宫弑的怒火,他们淡然笑了笑,这个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,可是跟着离夜进来三个人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这这……北宫家家主,是真疼北宫离夜,上千万两的赌约,说两句,他老人家的怒火哗哗往下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比试比完了吗?是北宫玄牧赢了,还是谁赢了?”今天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,怎么大门还没打开?

    “哼,北宫玄牧年年第一,你说你要参加,今年你不就可以得第一了吗?比试已经比完了,北宫玄牧今天早上离开主家,他说你既然和邵家有一战,你们之间的比试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北宫弑脸上的怒火慢慢退却,说到最后脸上连一丝怒意都找不到,却还不忘暗暗轻哼。

    北宫玄牧那小子还懂得分寸,知道现在不是和离夜争第一的时候,把比试放到下次,离夜和他打了,明天哪里还有精力去对付邵连昭。

    离夜眨了眨眼睛,就这样了?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三人相视一看,看来他们不用担心了,北宫老家主完全招架不住离夜。

    “呦,都在呢?本少爷还以为这几天北宫家的缩头乌龟不敢出去见人了。”浓浓嘲讽的声音在三人身后响起,在场的众人脸色纷纷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昂首挺胸的少年手拿着折扇,阔步走进北宫家,在他身后两旁,分别站着一个护卫,他们面无表情跟在来人身后,尽管没有说话,但眼中讥讽不屑全都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说北宫府不养狗怎么会听到狗叫,原来是邵三废物来了。”夙南轩皮笑肉不笑转身说道,握紧的拳头,要不是他极力忍耐,早就打在邵连文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夙南轩!”邵连文眼中露出阴毒,当天北宫离夜打碎他丹田,夙南轩就站在旁边,他变成今天这样,夙南轩也有份!

    “邵连文,胆子挺大嘛,小王爷,我都不知道丞相府这么没家教,对您大呼小叫,直呼名讳。”兰御风一手搭在夙南轩肩膀上,不用离夜说话,他已经先行开口。

    嘿!邵连文胆子最近渐长啊,几年前他看到自己,撒腿就跑,现在还敢找上北宫家,带着两个人到人家家里放肆。

    “兰御风,你……”

    离夜双眸闪过寒光,步伐稍稍一转,箭步走到人能邵连文面前,他身后的两个护卫立刻将他护在身后,两人同时伸出手掌,手指勾起,像鹰爪一般。

    “都给小爷滚出去!”离夜反手抓住袭来的一只鹰爪,身体往旁边稍侧,另外一个人的招式落空,反身一记无影脚,狠狠踹在那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被离夜抓住手的人,脸上露出一抹震惊,看向被离夜踹到在地的同伴,一阵寒意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重力将他拉扯而去,狠狠砸来的拳头一下子出现在眼前,他都还没反应过来,鼻孔下面两道猩红已然滑落,脑袋一片空白,脑中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,迅雷不及掩耳,离夜就把人打趴下了,甚至连怎么揍的,只有北宫弑看清楚了,其他人仍处于迷茫状态。

    好……好厉害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,他们从来不知道不用丝毫灵力,就能直接把人打趴下,出手的力道,看上去不轻!

    北宫家各个子弟在校场,可能见过离夜的手法和手段,但下人和护卫却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随手把两个先天地阶打趴下,他们看得目瞪口呆,心里满是震撼。

    小少爷好厉害!直接把邵连文带来的护卫打趴下了!

    那他答应邵连昭的比试,就一定有希望,难怪家主的怒火那么快就消了,家主一定很放心!

    老天,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去下注,当然是要下给小少爷,开始还有点忐忑,现在狗屁忐忑都没了,就是小少爷了!

    “把他们两个给小爷扔出去!”离夜松开手上昏昏沉沉的人,锐利透骨的目光看向一旁已经傻眼的邵连文。

    到北宫家来,带两个护卫就够了吗?别说邵连文现在是丹田破碎的废物,即便他拥有九阶实力,她一样把他打趴下!让他爬着走出北宫家!

    “我来!”洛九城虎背熊腰大步走过来,他俯身一手提起一个,粗壮的手臂,提起这两个人,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一点分量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洛九城随手一甩,两人重重扔出北宫家门外,两人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北宫离夜怎么会这么厉害了!

    邵连文额角滑下冷汗,惊颤地往门口走去,他今天本来只想看看北宫家的情况,北宫离夜,北宫离夜怎么可以这么大胆,二话不说就把他带来的人给揍了。

    “邵连文,小爷不打你。”离夜双手环胸,无害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红莲要是在这里,绝对不敢靠近露出这样笑容的离夜,甚至会有多远就躲多远,总之越远越好,最好让离夜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他的丹田就是北宫离夜废的。

    “你问问南轩,我说过我不打你,我就不打你。”离夜指了指夙南轩,她真的不打。

    邵连文迟疑扭头看向夙南轩,站在门口的夙南轩点点头,的确是这样,离夜说过不打他,就不会动手,不过不动手的人只有离夜,不代表他们不动手。

    看到夙南轩的点头,邵连文顿时松了口气,隐约还是感觉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动手的时候,别把人打死了,不然两千万就泡汤了。”离夜无害地耸耸肩,指了指邵连文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这话什么意思?他不打!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听你的!”三道身影一齐冲上去,扬起拳头二话不说,直接往邵连文脸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

    离夜站在一旁,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一下子鼻青脸肿的邵连文,嘴角的弧度越发邪魅,“叫爹?今天你叫娘都没用!”

    “砰!”又是一拳砸下去。

    四周的下人纷纷走到离夜面前,脸上露出兴奋,看着被揍的邵连文,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可以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!”四周护卫几乎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留一口气。”离夜挑挑眉头,最后实在不行,她可以不吝啬给邵连文一颗赤灵丹疗伤,让他们继续打,打到气消为止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院中的人几乎同时就冲上去,就连在其它院子打扫的下人,听到动静,都往这边奔来,看到所有人在群殴,也不管是什么情况,二话不说直接踹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!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夙南轩,兰御风,洛九城三个人最后直接被他们挤了出来,看着十几个人一脚一拳下去,顿时阵阵冷汗,为邵连文默哀。

    这找茬找到人家家里来了,真当北宫家是吃素的,换做今天邵延来了,在北宫弑的面前,不管心里多不愿意,还是要恭恭敬敬叫他一声北宫家主,叫离夜一声北宫少主,邵连文再牛,能牛过自己老子?

    “等会打够了,就把人扔出去吧。”北宫弑摆了摆手,双手负在身后,悠然悠然地往里面走去,他就像没看到这一幕一般。

    见北宫弑不管,众人下手更不留情,刚开始还呻吟的邵连文,没过多久就昏死了过去,离夜拿了一颗赤灵丹给邵连文吃下,刚刚醒来,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兰御风轻咳一声,以后谁还敢来北宫家找茬,绝对是找死的节奏,邵连文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无耻啊,阴险啊!

    绍连文现在是不是后悔,宁愿让北宫离夜出手揍他,也不想被这么多人群殴!

    所以说,以后招惹谁也不要去招惹北宫离夜这个小祖宗,他就是个祖宗!腹黑的程度已经令人发指,得罪他,等着被虐吧。

    又一次暴揍以后,邵连文直接被扔出了北宫家,北宫家关闭的大门也彻底打开,伤痕累累的三个人鼻青脸肿倒在地上,路上行人看了一眼,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当伤痕累累的邵连文被送回邵家的时候,他真的只剩下一口气,邵延拿出珍藏已久唯一的灵元丹,这才救回了他。

    “哇!爹。”邵连文大哭抱住邵延,太可怕了,北宫离夜真的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文儿,你放心,大哥一定帮你报仇。”邵连昭阴狠道,北宫离夜敢对他弟弟下这么重的手,他一定不会放过北宫离夜,一定不会!

    “文儿,是不是你又去找北宫离夜的麻烦了,我们是在北宫府门口找到你的,你找麻烦找到人家家里去了。”邵娇娇坐在床边柔声责备,一脸无奈,他想要报仇的心情,她可以理解,但是他没必要找到北宫家去。

    连皇帝看到北宫弑都要礼让三分,文儿找上门去,只是受伤已经算轻的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我姐啊!”绍连文一脸哭腔,他差点没命,二姐还这么说他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算什么,等大哥打败了他,一定得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道他绍连文的厉害,让他……

    不,不对,北宫离夜不是废物,他不是废物!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不对,不对!”绍连文急忙拉住邵连昭,北宫离夜不是废物,他轻轻一抬手,两个先天地阶,就被他打趴下了!

    “文儿,你好好休息,没有什么对不对,你找北宫离夜的麻烦,我不怪你,等比试当天,大哥会帮你报仇!”邵连昭拍了拍绍连文的肩膀,气势滔滔道,眼中闪过阴霾。

    不,不是那样的,北宫离夜不是废物!

    绍连文想再说什么,邵延心疼地开口道:“文儿,你好好休息,你大哥不会放过北宫离夜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先出去,别打扰文儿休息。”邵延起身往外走去,脸上满是愤怒,他虽然是文职,可他的实力,在帝都谁人不知,北宫离夜竟然一而再对文儿下手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!

    不是的,北宫离夜真不是那样的,不用丝毫灵力把两个护卫打趴下的人,怎么可能是废物,大哥这次肯定会吃亏!

    看着三人离开,想把知道的说出来,却没有人给他机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场赌局是很大的,帝都几乎每个都押了,那都是钱啊钱啊,绍连文是悲剧的有木有,嚣张到人家家里,这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打哇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