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三章 我怕我走丢了
    离夜伸出手,绿色的灵力从手指上划过,一道鲜血落在鳞甲虎鳄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银光从鳞甲虎鳄额上溢出,光芒照在离夜身上,在某一处地方,平行的两个顶端,被连接上了,银光闪烁,落在额上的血滴渗透坚硬的鳞甲。

    鳞甲虎鳄身上的伤口闪过银光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愈合,光芒过后,鳞甲虎鳄额上多了一个银色的图腾。

    红莲刚回来,就看到这一幕,它咻的一下飞到离夜面前,诧异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,你你你……离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是这样的!离夜和这玄兽滴血认主了!

    鳞甲虎鳄从泥坑里爬出来,张了张嘴,激动地看着离夜,满满的都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人,属下突破了地玄,晋升初级天玄兽。”离夜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声音,她看了一脸激动的鳞甲虎鳄,额角划下一条黑线。

    她就说怎么会这么激动,身上的伤更是不药而愈,感情是晋升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守住这里,不允许任何人进来。”离夜缓缓起身,不能带走藤蔓,只能找头玄兽守着,它一定乐意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不止是灵气比其它地方浓郁,还有千里往藤,满谷的灵药,怎么采摘也采摘不完,谁都想呆在这里,永远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静静站在一旁,淡然平静的脸上依旧,深邃的双眸中越发明亮的笑意,怎么也遮掩不去。

    她轻狂霸道宣示着这一方天地,已然贴上了她北宫离夜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鳞甲虎鳄转身屁颠屁颠爬进水里,这个人类太强了,只是契约,就让它直接突破,跟了这么强的主人,赚到了!

    红莲看着兴奋的鳞甲虎鳄,一阵无语,玄兽也这么现实,认主了就屁颠屁颠走了,刚才是谁拼死拼活攻击离夜,它早认主契约,不就不用挨揍了吗?

    “离夜,家里小白狗,要是知道你契约了鳞甲虎鳄,会不会就不色了?然后洗心革面,重新做兽?”红莲慢慢飞到离夜面前喃喃说道,那色狗,动不动就往离夜身上扑,现在家里一点都不安全,随时要防备那只色狗突袭!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离夜果断回答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白狗不色了,它就不叫小白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夜,我好像听到小白的声音了。”红莲怔怔说道,这不是幻听吧?

    “我也听到了。”小白找来了?

    白色物体迎面扑来,直奔离夜胸口而去,离夜转动步伐,稍稍一个侧身,白色物体擦身而过,白色物体扭头注视着离夜黑亮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无辜,可爱毛茸茸的脸更是一脸无辜状,简直萌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稳稳落在地上,走到离夜脚边,可怜楚楚蹭着她的小腿,用闪亮闪亮的大黑眼珠子注视着离夜。

    “太无耻了!”红莲那叫一个悲愤,这死狗就欺负自己没身体,不能像它卖萌,这萌呆萌呆的模样,它不知道卖萌可耻吗!?

    离夜俯身抱起白狗,时刻防备着那双爪子,走到纳兰清羽面前。

    “它到底是什么品种?”这么一只狗,实在是看不出来,是什么品种,狗就算了,还那么色,喜欢卖萌,可以说是动不动就卖萌。

    离夜和白狗之间,有着本命契约,即便是相隔再远,他们之间也有丝丝牵引,不管他们相距多远,白狗都可以准确无误地找到离夜,也能知道她是否危险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以为是飞禽一类的玄兽,现在不知道。”纳兰清羽轻轻摇头,从蛋里面跑出来的狗,要知道是什么品种,太难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不满动了动身体,大眼睛看着离夜的胸,眨呀眨,露出点点失望。

    离夜额角划下一滴汗珠,这只色狗要不是本命兽,她真想吃顿狗肉,刚出生就这么色,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,还有事吗?”深邃双眸注视着离夜,冷清中隐隐带着笑意,即便此时不刻意,他也像是真正的仙人,无需任何的点缀,这就像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?”离夜挑眉反问,虽然是堂堂国师,在帝都应该也没什么事,毕竟这么多年天龙国没有国师也这么过来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着离夜,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殷红唇瓣才缓缓轻启,“你出来的时间不过三天,我找你有事,这几天随我去个地方可好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离夜点头应道,现在回去,一定会被家里的老人家念叨,还是等和北宫玄牧的比试那天再回去,然后第二天就是和邵连昭的赌约,爷爷他老人家要念叨,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至于纳兰清羽,他说过他们不会是敌人,尽管不是敌人,但不代表会成为朋友,以前也互相算计过对方,可最起码……他不讨厌。

    “呜呜~”小白伸出爪子,挠了挠离夜的手臂,然后跳出离夜怀里,一路跑去。

    “小白!”

    纳兰清羽眼角抽动一下,叹了口气,“一起去看看。”这头玄兽到底是帮忙还是捣乱?

    “小白是在这里长大的,说不定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。”离夜迈步追上去,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住过,用千里王藤把这里变成世外仙谷,还没留下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在这里长大!

    纳兰清羽脑中突然闪过什么,却来不及抓住,他跟上离夜的步伐,往白雾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。”红莲赶紧跟上去,急忙说道:“离夜,我也在这里住了很多年!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除了出口的地方它不敢靠近,但是该去的地方也都去了,除了一堆草一堆花,就没有什么其它东西,是离夜到了这里以后,它才知道,这一堆草一堆花,都是珍品的药材,就连湖里的水,都有灵气!

    “住了这么多年,出口就在那,你找到了吗?”离夜看了一眼红莲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身为一朵火焰,稍微危险的地方,它就不敢去,就算字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也没用,出口在那么明显的地方,它不就没找到。

    红莲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是事实啊,这么多年,它连个摆在眼前的出口都没找到,太失败了!

    小白一路狂奔,显得异常兴奋,离夜气喘跟在身后,她发现要是每天跟着小白跑,她不用刻意锻炼,体力就能提升,可为什么她走的这么喘,纳兰清羽连一点事情都没有,这就是差距吗?

    纳兰清羽慢步跟走,看上去他的脚步依旧是不急不躁,可却能紧紧跟着离夜,一步都不曾落下,与她,始终只有一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突然停下脚步,扭头看了一眼身后,见离夜跟了上来,双眼闪过一丝光亮,它继续往前面跑去。

    离夜停下步伐深吸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气息,继续跟上去,只是踏出一步,她的身体猛地僵住,丝丝乳白色的气息,在她踏出那一步的同时,慢慢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,乳白色气息流入她丹田之处,造化诀立刻在身体里转动,将流入丹田的气息,均匀的送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气喘,力竭,疲惫,在一瞬间,消失全无,整个人都变得充沛起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个好地方。”纳兰清羽淡淡笑道,这么浓郁的灵气,人若是在这里修炼,一个月只怕能比得上外面的一年。

    同为一片天地,同在一个谷内,只是一步,灵气浓郁就不一样,这里就像是有人刻意把两边隔开,可这里就是天然形成,人力无法将灵气隔开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小白见他们两人停下步伐,扭头呜呜叫道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看看。”纳兰清羽伸手搂过离夜的腰,脚尖轻轻一点,眨眼间已经追上了跑出去很远的小白。

    红莲火看着眨眼走出几丈外的两个人,大声叫道:“还有我!等等我!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!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再看看狂奔的小白,皮笑肉不笑说道:“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抱着,她觉得他是在光明正大占她便宜,虽然她不在意被男人抱一下,但是每每看到他眼中划过的笑意,她就越发确定自己的想法,他就是在占便宜!

    “那样太慢,还有……”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抹明亮的笑容,搂在离夜腰间的手臂稍稍缩紧,他轻轻一笑霸道开口:“我不会松手!”

    在他松手那一刻,她没有逃开,那他便不会再给她有任何逃开的机会,从今以后,抓住的手只会握紧不会松开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离夜狐疑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就在她想把纳兰清羽那句话完全理解之时,白色身影从前面扑来,她几乎是反射性伸手去拍飞来的身影,然而有只手却比她更快,把小白拍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小白趴在地上,把身体转过去,用屁股对着离夜,吧唧吧唧了嘴巴,可怜楚楚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刚刚脑中闪过的东西,都被小白打断了。

    两人落在地上,看着别扭的小白,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“喏,奖励。”离夜走到小白面前,从储物袋中拿出几颗赤灵丹,递到它嘴边,她没养过玄兽,也不知道怎么养玄兽,所以一直用丹药在喂小白,它的食物就是丹药,零食也是丹药,偶尔喂点肉给它。

    小白看了一眼离夜的手,转了转身体,还是把屁股对着离夜,呆萌的脸上,一脸凄凉,活生生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离夜太阳穴不停跳动,她拍了那么多下,也没见小白这样,不就是纳兰清羽拍了它一下,怎么弄得她好像不要它了的那种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就扔了。”离夜的话还没说完,白色的两只爪子立刻死死抱住离夜的手,舌头一伸,离夜手掌心七八颗丹药,就被它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四只爪子顺着离夜的手掌,一路往上爬,还不忘用它毛茸茸的脸,蹭了蹭离夜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满头黑线看着无耻卖萌的白狗,握了握手掌,才忍住没把它从离夜怀里领出来,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带我来看什么?”离夜看了看四周,这还是满地灵药吗?没有哪里不同,这个地方她上次也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小白伸了伸爪子,指着不远处一棵枯木,那是山谷里唯一的一棵树,却早已经枯萎,只剩下一个两三个人才能环抱住的树干,树皮早已经腐朽殆尽,屹立在山壁旁的树干,显得摇摇欲坠,奇怪的是,树干上连被虫子咬过的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枯木长在山壁旁,山壁只有一根根垂落长满绿叶的藤蔓,偶尔有几个地方长出几棵灵药。

    “上次来,没看到这棵树。”离夜走近枯木,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看着眼前的枯木,看着光滑的树干,她伸出手抚上树干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地面阵阵晃动,巨大的声音震耳欲聋,枯木轰然断裂,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,如同奔腾的湍流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眼前依旧是石壁,却从里面涌出浓郁的灵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用幻术把这里封起来了。”纳兰清羽双眼中露出光芒,这样的幻术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,没想到这个小山谷,藏着这么多秘密。

    “呜!呜!”小白兴奋从离夜怀疑跳出来,身影往石壁跳去,就在它碰到石壁之际,整个身体都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挺神奇的。”离夜大步往石壁走去,才刚刚碰到石壁,整个身影就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紧跟上去,四周顿时一片寂静,湍流涌出的灵气被一股力量收回,平静的四周,仿佛谁都不曾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离夜。”后面追赶过来的红莲看着空荡荡石壁,一阵惊慌,脑中一片空白,不停回荡的只有一句话。

    离夜不见了,离夜不见了!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走进石壁,洞内奇景让人惊叹,潺潺溪流缓缓向前流动,乳白石柱,石笋参差不齐,密布在溪流四处,头顶石钟乳犹如的随风而起的波涛,波涌连天,在云团之中,拳头大的明珠镶嵌其内,就如同漫天星辰璀璨耀眼。

    他们站着的地方是洞内唯一的小径,地面潮湿,是不是可以听到滴答滴答落下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四壁连天的高峰里面,竟然是这样的奇观,还有这流动的溪水,不就是流动的湖水吗?”离夜惊奇看着脚边往里面流去的溪流,水面漂浮的灵气,形成一层白雾,袅袅升起,水中灵气,比外面湖中的还要浓郁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拉过离夜直接往里面走去,走了一段路程他才缓缓说道:“外面已经有了千里王藤,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用拉着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走在前面的纳兰清羽,他就不能先放手再说吗?在这么窄的洞里面,一边是石壁,一边是水,她能走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停下脚步,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离夜,红唇轻启:“我怕我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他怕……

    离夜脚下一踉跄,要不是纳兰清羽拉的及时,她差点掉进水里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让你掉进水里,我们还是这样比较好。”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,紧紧握住离夜的手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她真是谢谢他!怕她掉进水里,他纳兰清羽怎么就不想想,刚才差点连累她掉进水里的人是谁!

    离夜仰天一声叹息,她现在有点怀疑带纳兰清羽到这里来,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前面的路终于变得宽阔起来,只能容纳一个人的路,可以两人并肩轻松而行,紧握两只手依旧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离夜绝对不是不想松开,是有人把她的手握的紧紧的,就像她真的会随时逃走一样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消失不见依旧的白狗,在不远处宽阔白色石台上兴奋叫道。

    小白身后明珠镶嵌,璀璨刺眼,它站在上面,犹如众星拱月,明珠白光照耀在它身上,白绒绒的它看起来,更加可爱,表情更是萌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你再不松开,等会你要去的地方,就自己去!”离夜举起两人的手,他握了半天了,也该松开了!

    纳兰清羽扭头注视了离夜一段时间,握住她的手才缓缓松开,完美俊容不留痕迹闪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离夜瞪了一眼纳兰清羽,跳上凸出来的石台上,在小白身后,木质的盒子映入眼帘,木盒十分普通,还很古旧,盒盖上有这复杂的图腾,透着古老的气息,镶嵌在石台上的明珠绕着木盒一圈,小白双眼兴奋的看着木盒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进来,是为了这个?”离夜俯身拿起石台上的木盒,这只是个普通的小木盒,带她来拿这个做什么?还打不开!

    离夜拉动着盒盖,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,盒盖纹丝不动,就是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试试。”离夜把木盒递到纳兰清羽面前,她是打不开,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还先收起来,等你可以打开的时候再说。”纳兰清羽没有接过木盒,这东西属于她,即便是给他,他也无力打开,说不定最后还会毁了木盒。

    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,把木盒放进手镯中,随即跳下石台。

    小白赶紧跟上去,一蹦一跳走在离夜身边,那兴奋的表情像是看到了天下最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才走几步,离夜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,她不解转身,映入眼帘的一幕,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艳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站在石台上,四周明珠照耀,乳白色的石头照应着水面光波,他本就穿着一身白衣,衣袂上华丽却有简单暗纹,闪动着流光,如绸发丝密如瀑布笔直而下。

    他往那只是一站,便呈现了这世间最美的精致,画卷上最完美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仙,麻烦你下来行吗?”离夜幽幽收回眸子,暗暗轻叹,如此美人,想不看呆都难,她还能回神,换做是别人看到,只怕早已经把魂给丢了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茫然地看着离夜,他好像,貌似,应该,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“走了,你不是还说,要去什么地方吗?”离夜头也不回地走去,再看下去,她又要失神了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哪里来的妖孽,怎么不叫个人把他收了!

    离夜走在前面,听到后面跟上来的脚步声,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,白狗跳到她身上,那双爪子暂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离夜,那里好像一个洞穴。”纳兰清羽拉住离夜,指了指石台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离夜抱着白狗,转而往洞穴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有太多的秘密,总感觉很神秘,反正也没什么事情,去看看也不会有什么。

    水滴落在潮湿的地面,发出滴答滴答声音,静悄悄的洞内只有两人的脚步声,有时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清楚听到。

    洞穴一路往下而去,通向地底,纳兰清羽从石壁上挖出一颗明珠,照亮着两人前方的路。

    “下面就没那么潮湿,应该离溪流很远了。”离夜地面积水没那么多,若有所思说道,这条路到底会通向什么地方,他们一直在往下面走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周围,摇头说道:“我们一直水下,我能听到细微的水声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让这个地方比别的地方干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急不急,要不要等你的事情弄完,我们再来?”这条路还不知道走多久,他们继续走下去,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等看到这里面有什么,再出去也不迟。”他的事一下子也急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继续走吧。”离夜耸耸肩,他都不急,她着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两人只觉得越走越深,连连呼吸都变得困难,就在他们以为还要一直走下去之时,往下的通道终于变成了平底。

    这个是……

    离夜大步走去,当巨大的身体摆在眼前,她不自觉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巨大柔软的身体一直往上面长去,那硕大的身体最起码要两个人才环抱住。

    “千里王藤的根部。”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没想到千里王藤根部会有这么深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说,我是搬不走这里了吗?”这么大一棵根部,一直往上长,究竟有多高谁也不知道,反正他们一路下来是挺长时间的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样的。”纳兰清羽淡淡轻笑,她应该是搬不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搬不走就搬不走吧,总会有办法。”离夜叹了口气,搬不走也是没办法的,这么大一棵,她能搬走也不知道往哪种,断魂山脉才是最安全的,这么大的山脉,地底下有条藤蔓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身往上爬去,若不是走进这个石洞,还不知道,那藤蔓一直深埋地底下,根部之下还不知道埋下去多少。

    “啊呜……离夜!”红莲飘在石壁前,发声的大哭,火滴不停坠落在地上,红莲之火,滴入地面,然而在这个谷中,却没有引起大火,反而不管红莲滴落火星,周围是什么还是什么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红莲郁闷地看着面前的石壁,它明明感觉到离夜在前面,可这里除了墙,就没有其它的了,不要告诉它离夜在墙的那边,它还小,不能这么骗小孩子的!

    走到石壁旁的离夜,老远就听到红莲大哭的声音,翻了翻白眼,迈步走出石壁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把你扔下的。”离夜双手抱臂,看着火星不停掉落的红莲,嘴角不停抽搐,火也有“眼泪”!

    这个地方竟然燃烧不起来,不过也是,红莲在这个地方生活了那么长时间,肯定不只是哭了这么一次,要是哭一次这里烧一次,那这里早就烧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“离夜!”坠落的火星,在听到离夜的声音,瞬间停止了掉落。

    红莲看到完好站在面前,离夜扑进她的身体,“离夜,我决定了,以后你就算让我炼药,我也不会讨价还价了!”

    除了离夜,这个世界上它已经不想再理任何人了,只有离夜最好,离夜最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离夜嘴角勾起淡笑,它就算是讨价还价,还是要炼药,它的决定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进去都一天了,在里面看到了什么?”红莲狐疑看着离夜身后的石壁,这东西竟然可以穿过去,早知道能穿过去,它也不用在这里哭大半天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千里王藤的根部,挺深的,可能搬不走。”离夜淡淡回答,扭头看了一眼湖畔中央的红色藤蔓,那样的庞然大物,要搬走的确是难。

    搬不走!

    红莲立刻从离夜身体里面跳出来,二话不说想要往里面冲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,别叫我。”离夜迈步往前面走去,听到搬不走,红莲这么兴奋干嘛?

    红莲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这样的!

    “以后有时间再来。”这个山谷在这里,千里王藤也没有人可以搬走,这里就是绝对安全的,不会有谁能把这里搬走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红莲乐滋滋又回到离夜身体,它一定要看看千里王藤的根是什么样子,不然它跟那写藤蔓生活了那么长时间,连它下面是什么都不知道,多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,从石壁中走出来,迈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周围,她要拿的也拿了,就看纳兰清羽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出山谷,鳞甲虎鳄慢慢从湖中爬出来,直到离夜离开,它才有潜回水中。

    山谷中没有任何的变化,藤蔓飞舞,灵药芬芬,被摘走灵药早已长出来,仿佛从来没有人到过这里。

    笔直垂下的瀑布,银光闪闪,阳光穿透水面,折射入水底,清澈水底,波光粼粼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身边的男人,双手叉腰,“纳兰清羽,你让红莲和小白先回北宫家,就是带我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离夜,你有没有听说过九天穹诀?”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,眸光微转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九天穹诀?造化诀里面没有记载,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“想学吗?”纳兰清羽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教?”离夜挑眉反问。

    “学吗?”她若是学,他肯定会教,不会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离夜点头应道,九天穹诀,不知道是什么样,既然纳兰清羽问她要不要学,先看看也无所谓,说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,他有个时候可能会不在她身边,要是她学会九天穹诀,他也能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双眸深邃,不可见底,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清晰可见,离夜怔怔看着纳兰清羽,一道暖流从心中划过。

    山林岁月,犹如流水,稍纵即过,茂密林间,花草茂盛,溪水清澈,瀑布飞流而下,水流砸落之声,震动着大地。

    白色身影站在高处,俯身看着下方,深邃眸光流转变化,都只为了一人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水波激起千层高浪,淡绿色灵力形成一道罡风,席卷着天地!

    湛蓝长剑插在一旁地上,嗡嗡作响,阵阵波动,长剑发出阵阵龙吟,准备随时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“震天诀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如同大海浪涛,飞起百丈之高,大地阵阵举动,林间玄兽乱窜,飞禽落荒而逃,四周树木连根拔起的,拦腰折断的,变成木屑的,洒落一地。

    淡绿色灵力卷而去,草地如被刀削一般,寸寸削开,露出黄土。

    离夜收起招式,目光灼热的看着面前的废墟,要不是这是她造成的,她一定不敢相信,一招的力量,能制造出这么强的毁灭性破坏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只是想试试看,没想到这招这么有威力,何止可以学着看看,这要是遇到比自己强的高手,完全可以用得上,关键的时候还能保命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。”离夜仰头叫道,这几天他常常不见踪影,可当她有一点进步,他又会出现,真不知道他是碰巧赶回来,还是一直在附近,只是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白衣似雪,飘然而下,仿若仙人临世,坠落凡尘,纳兰清羽从高处跳下,稳稳落在离夜身边。

    “算成功了吗?”离夜不确定问道,她刚才虽然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打出去,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,但总觉得力量还不太够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淡淡一笑,抬手随意一挥,强大力量从他袖中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大地阵阵摇晃,仿佛已经在摇摇欲坠的边缘,随时大地会塌陷下去,离夜制造出的一堆废墟,顷刻间变成灰烬,连渣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震天诀一成的力量。”纳兰清羽收回手臂,面向离夜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用这么短的时间学会子九天穹诀中的震天诀,已属不易,可见离夜的天赋不同一般,只要她再多加练习,很快就能掌握住震天诀的全部,也能有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成!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她知道纳兰清羽没必要打击她,不过他刚刚不过是用了一成的力量,就比她全部的力量,还要震慑,那十成的力道,绝对会惊天动地!

    “等你把震天诀熟练了以后,我会再教你其它的招式。”纳兰清羽露出赞许的目光,不骄不躁,九天穹诀很适合她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。”离夜认真注视着眼前绝美的男人,喃喃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敌人了。”精致五官露出淡笑,却没有半点戏虐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过危险,和他成为敌人的确不是一件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耀眼的光芒在纳兰清羽脸上绽放,那完美的容颜上绽放的笑容,四周顿时黯淡无光,日月光芒,也比不上这绝美到了极致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从不是。”轻柔话语,如同一股清泉划过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让他们成为敌人,因为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收回目光,动了动身体,拔出插在一旁的吾邪,插入剑鞘,顺手把吾邪放进手镯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杀戮之剑,吾邪,是玄机城的排名第一的剑。”纳兰清羽挑眉轻问,萧水寒把吾邪给了离夜,就代表他很看重离夜,而且不是一般的看重。

    玄机城排名第一的剑,那就是整个风启大陆排名第一,玄机城是风启大陆的兵器大城,铸造出来的东西不会差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环胸,嘿嘿一笑:“师父给的见面礼,当然不能差。”

    师父?

    想到离夜一身的实力,纳兰清羽皱了皱眉头,“我不记得萧水寒有你那么怪异的身法。”

    她的步伐看似凌乱,却非常有章法,出招的手法也奇特,那是在招式里面融入了自己的东西,才会有那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我的招式不是他教的。”她是把造化诀里面的招式,融入了前世的一些招式和步伐,两者相结合,她用的更是如鱼得水,外人看起来就变得很奇怪,不过这些东西合适就好,用不着管别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自信,后天的比试,我彻底放心了。”邵连昭不会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后天!时间过得这么快!”她还以为还没过几天时间,结果明天就是家族排名结束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北宫家的排名比试,其实今天就可以结束,明天只是结束的仪式,所以今天一定赶回去,不然明天参加不了结束仪式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赶紧走,否则家里的老头会派人出来追杀了。”说着离夜就往回走去,看到她没回去,爷爷他老人家何止是会追杀,说不定会把帝都翻过来,。

    双眸注视着离夜远走的背影,眸光微转,眨眼之间,他已经走到了离夜身边。

    平静的院内,其他人连靠近都踮着脚尖,不敢发出半点声响,两位妙龄少女坐在院中,是不是看一眼紧闭的房门,眼中露出着急。

    “表姐,表哥不是说大概今天就能出来的吗?现在太阳都快下山了,过了明天,后天就要比试了。”李玉欢着急跺了跺脚,这到底靠不靠谱,两千万两尽管不算多,那也是他们李家的钱,她不想给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“欢儿,你先冷静一下,大哥一定很快出来了。”邵娇娇双手握了握,眼中露出着急,大哥怎么可以不出来,大哥不出来就代表,他们家会在国师面前丢脸,不可以,不可以这样。

    国师那么完美的人,能和他来往的,必定是最强的家族,北宫家不算什么!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唉!等吧!”李玉欢叹了口气,在邵娇娇面前坐下,脑中闪过那一抹仙人之姿,着急的脸色浮现出两道绯红。

    那个人真的好美,她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人,就是没想到,北宫离夜站在那个人面前,居然没有半点突兀,甚至两人站在一起,风景更美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知不知道国师是什么人啊?帝都好像没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历。”李玉欢若有所思说道,不像北宫离夜,她一出去,到处都是北宫离夜怎么样怎么样!

    双手紧握的邵娇娇,听到李玉欢的询问,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随即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她知道的,岂会告诉别人!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表姐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大笑的声音,坐在院子里面的两人眼前一亮,迅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猛地被打开,邵连昭大步从里面走出来,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娇娇,大哥成功了,如今已经是中级天阶!”除了二皇子,帝都天赋最高的人就是他,没有人能再和他比,他很快就会超过夙凌云,想成为帝都第一的天才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你死定了!

    邵娇娇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,双手紧握住邵连昭的手臂,“大哥,恭喜你,你终于晋升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比试就可以开始,国师一定会来!

    “北宫家,北宫离夜,北宫弑,这次我倒要看看他们的脸往哪里放!我一定要把北宫家所有人踩在脚下!”邵连昭得意仰头大笑,仿佛他已经得到胜利,北宫家真的被他踩在脚下,邵家走上了盛世之路了一般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药谷有人看门了有木有,千里王藤是搬不走哒,邵连昭是不是高兴早了呢?

    求月票!大么么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