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六十二章 我让你吼!
    一把巨剑从天而落,笔直往离夜这边而来,离夜狠狠一啐,迅速回神,正要拔出吾邪之时,白色身影从天而降,将她抱入怀中迅速跳开,巨剑落在地上,地面眨眼出现一个巨大坑洼。|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可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也被追杀啊?”离夜抬头近在咫尺的俊容,蹙了蹙眉头,该死的,她就说那两头玄兽怎么突然改变主意,不要子夜蓝凝草了,没想到转身就是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连为什么被追杀,都是一块?最后还撞到了一起,但是他这边貌似强点,追着她的那两头玄兽,撒腿就跑,追她的时候,都没那么快过。

    “也?”纳兰清羽看了看离夜身后,她也被追杀?

    “我的麻烦已经走了,现在只剩下你的了。”该是被多强的人追杀,能把地玄级别的玄兽吓走。

    “等下我再跟你详说,你找个地方躲一下。”纳兰清羽站在空中紧紧抱住怀中的人,看到她安然无恙,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稍稍放下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她不能带护卫来的地方,竟然会是断魂山脉,而且差点死在巨剑之下。

    离夜撇了撇嘴,不满说道:“纳兰清羽,你觉得我能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她刚才看到好几个人追着他一个,实力还都不弱,貌似都是宗师级别,那几个人刚才也一定看到了她,要走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找个地方放我下来,我会保自己周全。”离夜咬咬牙,现在也没其它办法,打不过宗师,她只能尽量保自己周全,纳兰清羽……被五个宗师追,到现在还能没事,那基本就不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真的不走吗?”纳兰清羽稳稳落在地上,稍稍松开怀中的人,眸中情绪,脸上模样,极为认真,没有半丝戏虐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走了,你死了谁帮你收尸,国师大人帮我赚了一千万两,帮你收尸是应该的。”离夜调侃着说道,稍稍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脸,皱了皱眉头,稍稍后退了一步,现在不是她走不走的问题,想走也要走得了啊!

    纳兰清羽松开抱住离夜的手,眼中露出一抹隐藏不住的光芒,嘴角稍稍勾起弧度,“你若不走,那便再也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离夜点点头再次确定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轻笑,她真的懂了吗?懂了不走便再也走不掉的意思?

    五道身影从天而降,手持兵器,怒看着他们两人,正确的是瞪着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,你不死,日月殿便不会放过你!”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金装的老者,横眉怒瞪,精神抖擞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非常宏亮。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追杀,现在你们倒是派出五位。”纳兰清羽优雅迈出步伐,在几人的追赶之下,他的衣服发丝,没有半点凌乱,已经是那仙人之姿,让人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日月殿?

    离夜疑惑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上次派来的人就是日月殿的,这次还是,纳兰清羽怎么会被日月殿追杀?

    在知道颜姿在日月殿,离夜就翻了关于风启大陆的书籍,才知道,日月殿便是风启大陆最至高的存在,就连皇权对日月殿也是非常的忌惮,在日月殿中,高手如云,天龙国不过三个宗师,可在日月殿中,却有着不计其数的宗师,在风启大陆所有人心里,日月殿那就宛若神明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风启大陆四个国家,每个国家,不管是皇家,还是平民百姓,最梦寐以求的地方,那就是日月殿,一旦进入日月殿,地位的与日俱增,从日月殿走出来的人,不管走到风启大陆哪一个国家,都是备受敬仰,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神乎其神的日月殿,居然为了追杀一个人,派出五位宗师,这要是外人知道,不知道还会不会把日月殿当成神明。

    “杀你一人,损失了我殿将近十个宗师,我们殿主怎敢对你轻视。”蓝衣老者冷笑着说道,以为成了天龙国的国师,日月殿就拿他纳兰清羽没有办法了,今天就算杀了他,天龙国皇帝也不敢吭半句。

    离夜静静站在一旁,手指摩擦着下巴,这些老家伙直接把她忽略了,不过堂堂日月殿派这么多人追杀纳兰清羽,外人眼里无比完美的一个人,是怎么惹上日月殿的?

    十个宗师都杀了,啧啧,纳兰清羽该到什么级别,能把宗师当萝卜一样的砍?

    “小子,你若是帮我们杀了纳兰清羽,我们五个就带你入日月殿如何?”红衣老人慈爱地看着离夜,就跟平常慈祥疼爱孙女的老爷爷差不多。

    刚才纳兰清羽竟然不顾自身的安全,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,还要去救他,这不像纳兰清羽的作风,还是说这个小子对纳兰清羽来说……

    看到红衣老人,离夜扭头看了看周围,不解问道:“你让我动手?”

    这个人今天出门是不是忘记把脑子带出来了,他们十个宗师都杀不了纳兰清羽,让她动手?

    纳兰清羽不禁轻笑,这个红衣长老找离夜,这个办法真不怎么样,还是用进日月殿的条件让她动手,那就更不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认识时间不长,可北宫离夜绝不会受人摆布,更不会成为别人的打手,他们这样,可是会让北宫离夜不满,在帝都的种种情况看来,五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你笑什么?”褐衣老人愤怒瞪着纳兰清羽,这个人对殿主不敬,对日月殿不敬,就该死!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出门带脑子了吗?”离夜翻了翻白眼,宗师都杀不了的人,让她动手,这五个老家伙明摆了是让她送死,她见过纳兰清羽的手段,知道出手的下场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忍俊不禁,面对日月殿五位长老,宗师级别能说出这话的,也只有北宫离夜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能笑出来的也只有纳兰清羽,换做是其它人看到这一幕,必定是吓晕过去,也宁愿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天阶级别,面不改色说五个宗师没脑子,这种大胆的事情,谁敢做!除非那个人嫌自己活太长时间了,可北宫离夜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说了!

    他真说了,还把五位长老气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,敢绕弯子骂他们!

    五位长老怒瞪着离夜,五彩斑斓的脸色在他们脸上不停交错。

    在日月殿他们好歹也是受人敬仰的五长老,现在居然被一个后辈,黄口小儿说他们没脑子,是在可恶!

    “火老弟,你让一个什么灵力都没有的废物,杀纳兰清羽。”绿色老人幡然回神,探究了一下离夜的身体,不屑看着说道,胆子还挺大,敢这么和他们五大长老说话。

    什么灵力都没有!

    其余四人微微一愣,齐齐看向离夜,精神力往她身体内探去,当他们感觉到她身体里面,没有任何灵力波动,都是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果然什么灵力都没有,就如同一滩死水,没有任何波澜,这可是十足的废物!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今天果然没带脑子,不如几位先回去好好调理一下?”纳兰清羽冷冷注视着无大长老,尽管身上还有着几分仙姿,更多却是冰冷。

    连日月殿五位长老都能蒙混过去,北宫离夜身体里面隐藏她实力的,必定是难得的宝物,这样的东西,要是让日月殿知道,日月殿必定会想方设法得到,离夜也会被日月殿的人追杀!

    在这一刻,纳兰清羽突然觉得在他们五个人赶来以前,就应该送走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她第一次知道纳兰清羽这么毒舌,让他们五个回去调理,不就是让他们回去治病吗?骂人不带脏字。

    调理!

    五位长老脸色顿时黑了一片,五双怒火冲冲的眼睛,瞪着离夜和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老夫再问你一次,跟不跟我们回日月殿!”金衣老人大声呵斥道,只要他肯跟他们回日月殿,以前的事情,全都可以一笔勾销,他杀了宗师的事情,也没有人会怪他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挺好。”纳兰清羽淡淡说道,若是打算去日月殿,他早就去了,在天龙国他找到了留下的理由,便更不会走了,自然也不会去一开始就没打算去的日月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五个老头,你们说完了吗?”离夜轻狂不羁看着五大长老,脸上露出讥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外界把日月殿说的那么好,今天一看,也就这样,不过是一群只会以多欺少,以大欺小的老头。

    五大长老的目光纷纷又看向离夜,看到那俊美脸上的讥讽,不羁,五大长老顿时心里怒火狂烧,脸上露出浓郁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废物,胆敢在我们五人面前一而再的出言不逊!”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救了你,他会后悔救了你这个包袱,今天你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还看你怎么嚣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废物,包袱!

    离夜嘴角的弧度慢慢收起,双手负在身后,杀气在她身体周围环绕,四周温度冷到了零点。

    “要杀我?你们大可以试试。”离夜冷声说道,她北宫离夜不是待宰的羔羊,他们一口一个废物,一口一个包袱,她会让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等他们死的时候,就知道她是不是废物,是不是包袱!

    纳兰清羽有些无奈,这个时候,离夜想的都是自己出手,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,他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?

    不过,能在五位宗师面前如此冷静,面不改色,他不知道要经历多少,才能让她成为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什么废物,北宫离夜从不是废物!

    “出言不逊!该死!”白衣丝雪,衣袂随风废物,柔顺的发丝随着衣袂摇曳,纳兰清羽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淡淡杀意,一道银光从手中流过。

    离夜怔怔看向纳兰清羽,她刚才都忘了身边还有这么个人,也是,这五位宗师要死也是死在纳兰清羽的手上,她就是个路人,被玄兽追赶进他们是非里面的路人!

    只见他谪仙般的气息瞬间变得阴沉,仙人之姿刹那消失全无,他手握银光,与生俱来的霸道气势在他身体周围肆意,这才是真正的纳兰清羽!

    纳兰清羽手握银光,跃起身体往五人中甩出银光,脸上冷冷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会让他们五个人知道,死的是他们!

    “小心!”金衣老人大喝一声,站成一排的五个人立刻分散开来,把纳兰清羽围在其中,五个人手上拿着各自的兵器。

    六人之力,震破天地,四周发出阵阵颤动,一阵无形的压力,笼罩而至,离夜身形晃动,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稀疏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青光如同闪电降临,轰然落下,离夜好不容易稳住身体,抬头就看到落下来的青光,脸色一沉,拔腿迅速离开,青光落在地上,砸出一个巨大坑洼,草飞土溅,一颗颗参天大树,顿时被击打的粉碎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不远处,双眼露出灼热,这才是宗师的真正实力,难怪刚才的两头追了她一天一夜的玄兽,闪躲不及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以一人之力,对抗五个宗师,那五个老头甚至连衣角都没有碰到他。

    难道!他已经是神化级别,神人之力!

    神人!

    风启大陆所有的记载中,还没有人能够达到神化级别,神人之力就更别说,这可是传说中的存在!

    难怪纳兰清羽要把人引出帝都,这样的大战,要是在帝都开打,整个帝都被夷为平地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白衣男人,凌空而立,手持银光,不似仙人,更像一尊杀神!

    将他围住的五位老人,脸色苍白,目光惊悚,他们深知,此时想要逃走,为时已晚,神人之力!

    纳兰清羽竟然神化,拥有神人之力,难怪他能轻易就诛杀十个宗师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五位老人在畏惧惊悚之余,还有着热切,激动,他们五人活了大半辈子,日月殿宗师比比皆是,可神化级别,神人之力,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在有生之年,他们看到了神人!

    离夜瞳孔缩紧,注视着此时的纳兰清羽,脸色变得凝重,空中的纳兰清羽仿佛感应到离夜的注视,眸光从林间扫视,很快就找到了离夜的身影,凌厉目光,锐利透骨,然而在看到离夜那一刻,顿时消失全无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,这个男人很危险!非常危险!

    “我等五人今天怕是不能活着离开,纳兰清羽,便是死,我们也要拉着你一起!”金衣长老双颊涨的通红,惊悚地看着纳兰清羽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纳兰清羽,他终于知道为何殿主只因他在日月殿走了一圈,就对他下通杀令,让日月殿誓死追杀。

    他太危险,晋升神化,拥有神人之力,这样的人只需抬手就能杀上百名宗师,现在他和日月殿没任何牵扯,一旦他成为日月殿的敌人,一定会成为日月殿最大的障碍!

    “尔等……不配!”青光之力凝聚于纳兰清羽手掌上,天色顿时骤变。

    五人咬咬牙,将全身灵力提升到极点,青褐色的力量如长江涛浪,激起滚滚浪花,汹涌澎湃,狂风席卷!

    翻转着青光之力的大掌,往天一举,如同无底的黑洞,青褐色灵力,如同泥牛入海,消声无息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地面,突如其来的重重压力落在身上,她顿时觉得气血翻滚,嘴中甜腥散开,一丝殷红溢出嘴角,她想走远一点,却发现脚在地上就像是生根了一样,身体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该死的!强者的威压,现在真的是想走也走不了了,离夜擦了擦嘴角,深吸一口气,造化诀在身体里面不停转动,平复翻滚的气血,苍白的脸色慢慢恢复红润。

    离夜终于明白纳兰清羽那一句躲开的意思了,他根本不是担心这五个老头,是他本身的力量威压,就够她喝一壶,不过……

    袖下双拳握紧,双眸崭亮,身体里的因子,激烈到了极点!

    纳兰清羽眉头轻轻一皱,红唇轻启:“离夜。”

    他们五人,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!

    离夜轻咳一声,点点头,她知道他要动手了,但是不想离开,她想看看,神人之力到底有多强,毕竟整个风启大陆,可能都没有人见到过神人之力,她要是不看看,怎么知道神化以后,拥有神人之力,是何等强大!

    纳兰清羽轻轻一笑,大掌翻滚,银光收起,天青之力肆意狂舞,飞沙走石,土木碎屑,掀起一场飓风。

    “五行阵!”金衣长老大喝一声,五人同时发力。

    “蝼蚁之力。”纳兰清羽大袖一挥,单手劈下,一缕清淡的紫蓝之光,从他手掌中飞入,犹如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不可能!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五位长老顾不得还要不要杀眼前的人,转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不对不对,那不止是神人之力,再不走,他们就会被挫骨扬灰!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纳兰清羽淡薄吐出两个字,一股紫蓝之力轰然而下,犹如天降陨石,狠狠坠落,将五人砸在其中。

    五人看着从头顶坠落的巨大力量,瞳孔缩进,眼中一道紫光闪过,强大力量冲击而落,他们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树林之中,强大之力砸落,尘土飞扬,方圆开外野兽玄兽感觉到这股力量飞速逃窜,小片树林顷刻间夷为平地,只剩下一片的破烂的废墟!

    逃走的五人,没入黄土之中,连尸体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巨大声响激起在耳边,平复好的气血,顿时再次翻滚,离夜只觉得胸口窒闷,双耳嗡嗡作响,双眼看到一片激起的飞沙,脑中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在昏倒前的那一刻,离夜唯一想的就是:下次小爷看到纳兰清羽,一定走的远远的!

    似雪白衣穿过飞沙走石,大掌轻轻一挥,四周的余力顿时安静了下来,纳兰清羽俯身看着的被强大力量震昏过去的离夜,莞尔一笑,刹那间,天地无色,日月无光,世间万物皆比不上这眉开一笑。

    抱起地上昏过去的人,俊美的脸上始终带着淡笑,殷红唇瓣,袅袅余音,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可知,刚才是你最后逃走的机会。”话语霸道强势,锐利透骨的双眸,此刻柔和似水,看着灰头土脸的人儿,抱住那瘦小身体的双臂稍稍收紧,那仿佛是某种宣示。

    乳白香雾缭绕,遍地花草,露珠点缀,宛若仙境,紫衣少年轻躺从中,精致五官,绝美容颜,胜过遍地花朵之姿。

    只可惜,少年双眸紧闭,沉沉安睡,看不到那如星辰璀璨双眸。

    白衣男人盘腿坐下,盈盈轻笑,双目注视着那如婴儿一般白皙滑嫩的容颜,在这仙境之中,他就像是绝尘的仙人,随时便会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,清凉的气息环绕周围,陌生的感触,让离夜迅速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纳兰清羽见离夜醒来,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离夜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纳兰清羽,不禁叹了口气,映入眼帘就是那如画的景色,她动了动身体,继续躺在草坪上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在帝都少有人听说你,风启大陆怕是不一定。”离夜眯起眼睛,能让日月殿大动干戈,死了十几个宗师还在追杀,实力已经达到神化神人,在风启大陆会简单?

    看来对于纳兰清羽的事情,还是有必要好好打听一下,这个人太深藏不漏了,拥有那么强的实力,都不轻易让人察觉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以后再说,眼下的是,你要小心日月殿。”纳兰清羽严肃看着离夜说道,有他在自然不会让日月殿对她出手,但是,对于日月殿还是防着点好。

    他的事情不是不可以告诉她,但不是现在,也不是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知道,你是敌人吗?”离夜看着纳兰清羽,这样的人若是敌人,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挥手能把方圆几十丈变成废墟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可怕,这个世界还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情,也没有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是,永远不是!”纳兰清羽坚定回答,他早说过他们不会是敌人,也不会成为敌人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勾起淡笑,慢慢站起身,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只要知道他不是敌人就够了,她也不想知道太多,知道太多秘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这里环境挺不错不错,一处幽谷,依山傍水,鸟语花香,风景优美,还有这么一个如仙人一般的人在身边,要不是还有事情要做,她还真想多待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站起来,没有任何询问,跟着离夜走出山谷。

    “红莲,红莲。”走出山谷以后,映入眼帘的又是树林,离夜额角滑下几条黑线,她本来是想去上次那个山谷的,可现在连到了什么地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!”红色血莲顿时苏醒,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飞出离夜的身体,惊悚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一抽,淡淡问道:“刚才叫了你半天,你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这胆小的红莲火不会是逃走了吧?从见到纳兰清羽那一刻,就没见它吭声。

    红莲轻咳一声,火焰的颜色慢慢加红,本来就红艳的火焰红莲,现在更是红艳欲滴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这个人类,本来我想拉着你一起跑的,结果还没说话,就被他们的威压给震晕了。”红莲别扭说道,还不往对着纳兰清羽轻哼,哼完立刻躲到离夜身后。

    被这个人类的力量震晕以后,它刚刚才醒过来,这个人类,实力太强了!太危险了,还是跟着离夜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离夜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,“找找去药谷的路。”

    子夜蓝凝草是拿到了,玄兽也遇到了,可遇到玄兽的结果,就是同时遇到两只,还被玄兽追着跑,离夜脸色一沉,她一定要变得更强!

    再遇到今天这种情况,她会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,强者的威压下,连逃走的本能都会失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。”离夜突然扭头看着纳兰清羽,继续道:“你明明不用那么长时间,就能杀了那五个老头。”

    那五个老头再厉害不过宗师,纳兰清羽是神化级别,拥有了神人之力,杀五个宗师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可他刚刚用了那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他们找上门来,怎么能让他们死的太痛快?”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,认真回答。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个老头要是知道自己多活一段时间的原因,会不会气的从地下蹦跶出来?

    “离夜,药谷的入口就在那里!”红莲飞回到离夜面前,急忙说道,这个地方和它以前住的地方,居然这么近,一下子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离夜看了看周围,跟着红莲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不急不缓走在后面,却总和离夜只有一步之遥,不管离夜走的多快,他总能不急不慢的走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走进熟悉的洞口,当初洞里竖立着的石壁,在上次已经崩塌,上面的药方全部变成了尘埃,除了离夜,再无人能见到,再炼制上面的丹药,至于离夜炼制出来放进凹槽处的丹药,就那么离奇消失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浓郁灵气扑面而来,袅袅白雾弥漫在整个山谷,遍地嫩绿散发着药草的芬芳,朵朵灵花,娇艳欲滴,露珠点缀,美妙的身姿,让人不忍采摘,处处灵药,片片灵草,满湖的莲花亭亭玉立,不蔓不枝,多的更是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整个山谷无非就是一个小型的世外仙境,浓郁的灵气,遍地的药材,绝对是一个修炼的最佳地方。

    “离夜这个地方好是好,就是没有果树。”红莲看到熟悉的环境,沉醉着说道,这个地方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灵果,不然离夜也不用满山到处摘灵果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它终于又回到这里了,以前它怎么没发现这个地方这么好!

    “这样的一个山谷,风启大陆的确是少见。”纳兰清羽环视了一眼绝壁四处,只有一个出入口,满谷的珍品药材,还有湖里的并蒂莲,金莲……这些在风启大陆的确是很难见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离夜摘采着四周的药材,当一片蓝色花朵映入眼帘之时,她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离夜,这不是蓝凝草吗?”红莲不解看着离夜,这里明明也有蓝凝草,离夜为什么还要去金翅蜈蚣和银鳞巨蟒手里拿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一眼红莲,喃喃说道:“这不只是蓝凝草,还是子夜蓝凝草,这里居然有这么一大片!”

    上次没看到,不过就算是知道这里有,她也不放过,只有一颗好歹也是子夜蓝凝草。

    红莲默默转身走到一旁,它很清楚,就算离夜知道这里有一大片子夜蓝凝草,也会去摘那棵。

    把山谷走了一圈,把需要的药材全部采摘完,离夜这才往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红色触角在离夜走到湖边之时,立刻从远处飞到她面前,藤蔓用柔软的身体蹭了蹭离夜,环住她的腰身,往空中飞舞。

    “千里王藤。”纳兰清羽喃喃道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有千里王藤在这里,能生长出这么一块宝地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千里王藤?”离夜拍了拍环在自己身上的藤蔓,在空中带着离夜飞舞的藤蔓,缓缓把她放到地上,然后立刻把触角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离夜走到纳兰清羽面前,再次问道:“你说它是千里王藤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能这样,全都是千里王藤造就,千里王藤有着旺盛的生命之源,能聚集四周灵气,生长在它周围的花草,在灵气的灌溉下,就会变成药材,再加上它的生命之源,这里的药材应该很快就会生长出来。”千里王藤看样子很喜欢离夜,得到千里王藤,她的实力又会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千里王藤有这么大的作用,那她要搬走这个地方,就简单多了!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纳兰清羽把手伸到离夜面前,她现在应该很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离夜握住纳兰清羽的手,她就说这藤蔓怎么能疗伤,原来是千里王藤,作用还这么大,的确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伸手环住离夜,两人凌空往走去,在这美景之下,在空中行走的两人,就如同真正从天而降的仙人,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红莲沉醉轻啧,在这美景下,它看得都醉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那么美,站在一起没有任何突兀,简直可以说完美,就像不完整的两个一半,合成一个完整的……

    等等!还在沉醉的红莲猛地摇摇头,它想多了,肯定想多了,要是离夜知道它想这些,会拍死它的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藤蔓处,红色的触角立刻把离夜拉过去,藤蔓用她柔软的身体蹭着离夜,跟小孩子撒娇似的。

    纳兰清羽看着藤蔓的脸色稍稍变黑,随即恢复他的仙姿,凌空站在水上,没有靠近藤蔓。

    不是藤蔓认可的人靠近,就会被它攻击,千里王藤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,要带走这个,怎么弄?”离夜笑着问道,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藤蔓里面流进她身体,整个身体都变得轻盈起来。

    千里王藤,这东西是千里王藤,还创造了这么的一片灵地药谷,不得不说一根千里王藤的神奇,这个世界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纳兰清羽直接回答,他只知道千里王藤,但是要怎么样让王藤离开,他的确不知道。

    离夜忍不住白了一眼纳兰清羽,脑中突然闪过一条白色的物体,“对了,红色的是王藤,前段时间我还见过一条白色的藤蔓。”

    “白色?”纳兰清羽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我倒是知道,千里王藤每一千年会孕育出一条子藤,叫千里子王藤,那个是可以带走,不过不是白色而是褐色。”

    “千里子王藤?”离夜蹙了蹙眉头,褐色,白色,相差也太多了,那在洞里的白色藤蔓是什么?

    纳兰清羽蹲下身体,修长手指撩动着平静的湖水,湖水波光粼粼,晶莹透亮。

    “这水也可以带点走,这是千里王藤培育出来的灵泉,这里的药材都是靠这个灌溉生长。”一颗千里王藤就能造就一个福地,以前只是听说,现在到真正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上次来的时候没东西装,这次有你给的储物手镯,说什么也要带点走。”千里王藤的确是好东西,就是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带走。
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平静的湖面浮上来一个气泡,清澈见底的湖水变得浑浊,纳兰清羽站起身,正要动手,清冷的声音响起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纳兰清羽。”离夜站在藤蔓之上,双手负在身后,双眸中闪烁着自信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你大可放心。”纳兰清羽点点头,嘴角勾起淡笑。

    离夜微微一怔,她这还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砰!”

    巨大的身影从水下一冲而出,血盆大嘴直冲离夜而去,一颗颗锐利的獠牙透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巨大身影迎面扑来,淡绿色的灵力,如同灵蛇一般,往前面抽打而去,湛蓝色的寒光弧度横空中划过。

    扑来的巨大身影立刻翻滚开,躲开离夜凌厉的长剑,巨大身影落入水中,掀起层层高浪。

    “剑技——诛焚!”

    剑技如破竹之势,势不可挡,杀气肆意,宛若修罗临世,一道淡绿之力冲破天地,笔直而下,紫色身影不知何时飞跃到空中,剑柄帖在她的手心,整个人面朝湖水,往下冲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水花四溅,飞溅的湖水往水莲砸去,就在湖水要砸到水莲之时,纳兰清羽稍稍抬手,无形中一道力量将水珠托起,水珠瞬间蒸发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吼!”冷喝的声音炸开,吾邪冲破阻力,稳稳插在巨物的背上,坚硬的皮甲裂开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怒吼,庞然大物摆动着身体,身上爆出一道绿色炫光,直逼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脚尖落在庞然大物上面,在那一道绿光冲出之前,迅速一点,整个身体再次跃到空中,红色藤蔓立刻将她接住。

    纤细身影站在红藤之上,宛若俯瞰苍生仙人,庞然大物深处巨爪,拍打在水面,它的整个身体也飞到空中,长长尾巴横空扫过,淡黄色双眸燃烧着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离夜拳头绿光翻滚,如暗涌的涛浪,一旦爆发必会势不可挡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离夜一拳重重砸在冲击而来的大物脸上,偌大的巨影“砰”的一声,落到了湖畔中央唯一一块空地上,它身边就是红色藤蔓的根部。

    红莲远远看着对战,看到被揍的玄兽,狠狠打了冷颤。

    看到离夜来了,还冲出来,你是不是真的活太久了?不知道离夜最近就想找玄兽吗?被两头玄兽追了一天,离夜早就窝火了,你确定你送上门来,不是让离夜砸的?

    那重重的拳头打在脸上,又狠狠摔在地上,它看了都觉得疼,离夜真厉害,鳞甲虎鳄的皮,比银鳞巨蟒的还要坚硬,离夜一剑刺开了一道裂痕,其实那把破剑,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武式——诛戮!”

    一声清冷暴喝在山谷中炸开,让人不寒而栗,淡绿色的灵力如龙卷风一般,逆转开来,炸破的声音,震天动地!

    红莲飞在岸边,身上燃烧的火焰稍稍一抖,一道巨影从头顶坠落,眼看着就要砸到它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红莲颤了颤,转身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    三四丈长的大物,重重砸在地上,整个身体陷入泥土之中,全身血迹斑斑,身上坚硬的皮甲不少地方出现了窟窿。

    鳞甲虎鳄四肢不停抽搐,奄奄一息的它,现在只有深深的悔恨和恐惧。

    恶魔!绝对的恶魔!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它当时竟然会看走眼,知道那个白衣男人不好惹,可没想到这个人更不好惹,早知道会这样,它就是死在水底下,也不敢出来招惹这个小祖宗!

    两道身影并肩走来,在白雾之中,宛若是天神从天而降,踏破空虚,降临凡世!满池盛开各种珍品莲,亭亭玉立,随风摇曳,仿佛像是在迎接着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离夜郁闷看了一眼纳兰清羽,她刚才是想让红藤送她过来的,可纳兰清羽在她话还没说出口之前,抱着她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不是吗?”纳兰清羽笑道,仙姿飘飘,那圣洁的脸上,没有半点不对劲,在离夜的注视下,目光淡然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离夜眸光微转,眉头隐隐蹙起,她总觉得醒来以后,纳兰清羽有哪里不一样了,可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鳞甲虎鳄?”离夜走到虚弱到极点的玄兽面前,蹲下身体,脸上露出最完美的笑容,然而刚走近的红莲看到这个笑容之时,一溜烟,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个笑容,熟悉离夜的人就会知道,某兽要倒霉了!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鳞甲虎鳄气喘倒在地上,身上每个地方都是钻心的疼啊,它不知道这个人类做了什么手脚,让它全身都疼,可现在真的是太疼了!疼的都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活下去?”

    鳞甲虎鳄想都没想,立刻点头,能活下去谁不想活下去,可为什么看到那个无害的笑容,它会觉得后背发凉?

    “我可以救你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这个谷里自从没有那面墙以后,人是找不到,但玄兽会找到,不然这头鳞甲虎鳄也不会出现在这里,所以这里还少一头守护这的玄兽,至少在她没办法搬走这里之前,得有谁守着。

    鳞甲虎鳄身体微微一颤,后背发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,这个人类就是个恶魔,它能信吗?

    “放心,你还可以继续呆在这里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吼吼!更新了更新了!么么哒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