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五十八章 见者有份
    离夜走出拍卖会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南轩和兰御风早早就在门外等她,见她出来,立刻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离夜……”兰御风挑挑眉头,戏谑叫道,心里不禁叹气,谁能先到所有人眼中的废物,在炼药这方面会是天才,离夜不过十五岁,丹药练出了圣品,等再过三年五年,谁知道他能有什么样的成就。

    说不定,到时候,他连自己的废材体质都能改变,让天下人吓掉魂!

    “我没拿。”离夜双手摊开,她现在拿钱,不就是在告诉李珏,自己就是那个炼药师,暂时放在温如玉那两天也没事,她相信温如玉不会私吞那些钱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兰御风一把拉过离夜,那么多钱,他干嘛不拿!

    “哼!废物!”邵连昭一行人在离夜身边走过,厌恶看了一眼离夜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粉衣少女还想要说什么,夙琉展大步走来,看着离夜微笑着说道:“北宫少主,不管哪一方的事情,本王不会再理会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邵家到现在还被遵从圣旨,北宫离夜要求的事情,他们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离夜耸耸肩,不在意回答。

    夙琉展淡淡一笑,看都没有多看一眼粉衣少女,往雅王府的方向走回。

    “琉展表哥!”粉衣少女跺了跺脚,见夙琉展就是不回头,狠狠瞪了一眼离夜,往邵家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离夜,我先送你回去吧?”夙南轩眉头紧蹙道,邵连昭这个人蛮不讲理,今晚的事情,他不能奈何自己和兰御风,一定会找上离夜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还有事。”离夜嘴角勾起弧度,目光注视着不远处,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黑夜中一道红色身影走过,风姿翩翩,手持红伞,只有那一张倾城之貌,无人能见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邵连昭。”夙南轩顿了顿严肃说道,邵连昭前几天突破了天阶,实力更上一层的他,比以前更自傲。

    离夜点点头,轻狂笑道:“南轩,我若是说一个邵连昭,我还不放在眼里,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自量力?”

    现在的北宫离夜,不再是以前任人欺负的废材,若是有人真的动手,他不会有机会活着离开,即便这个人是邵连昭,他敢做,只会让邵家多一个废物,或者是……死人!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夙南轩拍了拍离夜的肩膀,大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一剑刺死玄兽,一拳废了邵连文,北宫家校场上的北宫离夜,他就算是担心,也该是替别人担心!

    兰御风不解看着刚才还在担心,下一刻立刻大笑的夙南轩,一阵摇头,真是两个怪人。

    夙南轩和兰御风两个人都走了以后,离夜抬起步伐,往红衣男人走去的方向跟上去,没有发现,一双冷清淡然的双眸,慢慢浮现出笑容,白色衣角在黑夜中无比炫目。

    尽管时间有点晚,可毕竟是一出好戏,看看邵连昭是怎么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黑夜中,邵连昭急急忙忙往丞相府的方向走去,形色匆匆,脸上还带着几分喜悦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跟来的人。

    得到了重明果,邵连文就有了希望,邵连昭会这么开心,也是应该的,只可惜,他永远不会料到,自己迫切想要得到的高价重明果,还有另外一个人想得到,而他的方法不是别的,就是抢!

    “邵连昭,本尊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只要你把重明果交出来,本尊就饶你一命。”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从四面八方传来,让人找不到声音主人的确切位置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邵连昭停下了脚步,握着手上的盒子,他只感觉气血翻涌,四面而来的强大气息,将他紧紧笼罩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看在连昭为了救弟的份上,还望高抬贵手。”邵连昭咬咬牙,身体摇摇晃晃,抱拳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高手,他不能硬碰硬!

    “你弟关本尊什么事?”一角红衣出现在邵连昭身后的屋顶上,手持红伞,红衣随着发丝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站在暗处的离夜差点栽跟头,她觉得自己已经够无耻了,居然还有更无耻的存在,明抢都能这么理直气壮,真是佩服佩服!

    不过他到底是谁?看上去的确是挺强!

    帝都最近好像出现了不少高手,这个红衣男人,墨君羽,还有那个第一首富的族长李珏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莫要和丞相府作对!”邵连昭见对方不吃自己那招,直接放下狠话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?”

    一道红光划破黑夜,然后就看到邵连昭被打飞出去的身影,身为天阶的他,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!

    不得不说,邵连昭就是找打,人家要是怕你丞相府,还会抢你吗?不把丞相府搬出来,人家可能不会打你,竟然这么得意说别跟丞相府作对,不打你打谁?

    离夜戏谑看着飞出去的邵连昭,一道红光从眼前划过,戏谑的模样变得认真起来,锐利目光紧盯着那人手上的红伞。

    她就说这个人不分白天晚上,手里总拿着一把伞,原来这伞就是他的兵器,一把伞瞬间能分解成上千刀刃,又在瞬间合成,杀人无形,这兵器还真是奇特。

    玄机红衣,玄铁红伞,倾城天下,萧瑟水寒!

    十六个字从离夜脑中闪过,玫瑰红唇再次露出笑意,双眸闪过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红衣男人不管邵连昭同不同意,看着被昏迷在地上的他,男人直接拿过他手上的盒子,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离夜稍稍后退几步,身影没入黑夜中,眼中露出一抹不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表哥!表哥!”后面跟随上来的粉衣少女,远远看到地上躺着的邵连昭,急忙跑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气势雄厚,华服衣袍的男人走在粉衣少女身边,看到地上躺着的邵连昭,皱了皱眉头,“欢儿,他只是昏了过去,你们把他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珏身边的侍从立刻把邵连昭抬回邵家。

    李珏目光环视着周围,四周一个人都没有,更没有打斗的痕迹,脸上闪过一丝疑惑,然后带着粉衣少女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四周恢复安静后,拿着红伞的男人这才从暗处走出来,看着手上的锦盒,冰冷的脸上,终于有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这么明抢,是不是要给本少爷封口费啊?”离夜双手抱臂,笑眯眯从黑暗中大步走出来,对于某人骤然冰冷的脸色,就像是没看到,依旧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抢了东西见者有份啊,她真的不介意黑吃黑!真的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明抢有木有!

    这东东注定不会是邵家的,走出去就会被抢!嘿嘿

    上架倒计时……滴答……滴答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