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四十七章 有钱人,挺好!
    矫健身影横空划破,脚步稳而怪异,再配合那一身怪异的身法,是人看到都会绝对的惊叹,有着湛蓝色光芒的长剑散发出杀气,长剑只是轻轻划过,粗壮的树枝立刻一分为二,坠落在地上。看小说到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离夜收起招式,看着自己手上的宝剑,眼中出现了那消失已久的兴奋。

    红莲漂浮在很远很远的地方,远远看着离夜,“离夜,你能不能把这剑收起来,我渗得慌。”

    它就不明白了,这把剑在离夜手上什么事情都没有,可是偏偏它靠近不了,一靠近就会有一股邪气直逼它而来,将它驱逐离夜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下来说话。”离夜将长剑收回剑鞘,若有若无的寒意从剑柄流入离夜的身体。

    离夜抬头看了一眼飘在屋顶的红莲,顿时一阵无语,这到底是什么火,怎么会这么贪生怕死,红莲火貌似没那么容易死才对。

    红莲稍稍低了一点,还是和离夜保持一定的距离,为了自身的安全,它觉得还是这样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至于吗?”离夜无奈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没感觉到这把剑上的杀气吗?我要是靠近,绝对会被杀气伤到。”红莲狐疑问道,离夜都拔出剑了,居然还一点事情都没有,真的是很奇怪,明明有那么重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感觉到了,那又怎么样?”离夜看着手上的长剑,她一直在找合适的兵器,没想到那个红衣男人给她的,还不错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?红莲火差点从空中掉到地上,它忘了,正常的那就不是离夜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类来了。”红莲说完,犹豫了一下,转身往房间里面飞去,它不敢靠近离夜啊,所以连她身体都不敢进去,可恶,该死的破剑!

    有人来了?

    离夜挑挑眉头,往院门口看去,就看到悠然悠然的北宫弑慢慢走来,脸上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夜儿。”这几天都不见她人,那些什么长老宗亲老是问他离夜是怎么回事,他都快烦死了,这要让他怎么回答,因为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不过,值得高兴的是,北宫家那些子弟,平时对离夜的不屑,已经不见了,尽管有不甘,却不是以前的不屑,看来前几天的震慑,还是有点效果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有人找你麻烦?”离夜双手抱臂站在原地,戏谑调侃道。

    北宫弑看了看周围,叹了口气,为了让她安静,她院子附近都没什么人,可这样她不就和北宫家其他人更没有什么接触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敢!是邵家派人来请你去邵家。”北宫弑手指摩擦着下巴,就不知道邵延那个老东西又弄出什么,会这么好心请夜儿去邵家。

    邵家请她,能有什么好事,不过她的“伤”也应该差不多了,倒是可以去看看。

    帝都三家,绝对是帝都每个人最敬仰的家族,三家的强大为三足鼎立之势,最强大的莫过于北宫家族,然而这些年邵家一路紧跟而上,在实力方面和北宫家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三家的实力在帝都,是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的,除非这个人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这个人出现在丞相府门口之时,所有人想看又不敢看,只能多回头两次,希望能看到点什么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站在华丽富饶的邵家门口,三千墨丝束起发髻,白衣似雪,腰间流苏一直垂落到脚边,衣带随着微风摇曳,翩翩一个美男子。

    离夜看着华丽无比的邵家大门,不禁轻啧,这门口就这样华丽了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,请。”邵家下人恭敬说道,垂下的眼皮遮住不屑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

    “他来邵家做客吗?”

    “邵家这待客之道,就不知道北宫离夜要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“行人”恍然大悟看着离夜,他们就说这个白衣少年眼熟,感情是北宫离夜!

    邵家请人来,又大门紧闭,这明显就是让北宫离夜难堪嘛,就不知道北宫离夜接下来要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邵家周围走走停停的人,一下子停下了脚步,打趣看着离夜,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离夜拿着圣旨在手中把玩,看着紧闭的邵家大门,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,派人来请她,又紧闭大门,想给她一个下马威,还是想让人看她出糗,不过他们这次真的该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主请小爷到你们家做客,此时又大门紧闭,就不知道是你们家主的命令,还是你们这些奴才自己的主张?”离夜漫不经心说道,后背笔直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话,站在离夜身边的下人脸色立刻大变,“砰”的一声跪在地上,“小的不敢。”

    围观众人双眼睁大,诧异看着离夜,都忍不住给她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这些看邵家怎么办,北宫离夜这话,不就是反将了邵家一军吗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这要是邵家家主的命令,人家手上拿着圣旨,那可是大不敬啊,要是这个下人的主意,那就是拐着弯说邵家家规不严,总之丢人的还是邵家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北宫离夜也没那么不堪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观人每说一声,地上跪着的人就颤抖一下,头埋地更低,他怎么敢说这是家主让他做的。

    离夜双手抱臂,看着紧闭大门,她赌邵延就在门后,外面的一切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华丽笨重的大门迅速被人打开,一行人匆忙从里面走出来,阵仗浩大走到离夜面前,恭敬叫道:“离夜少爷!”

    “离夜贤侄,你来了怎么不让下人通告一声?”邵延皮笑肉不笑从门后走出来,大步走到离夜面前,说着就要伸手去握她的手。

    离夜垂下眼皮,遮住那一闪而逝的冷意,绕开邵延的碰触,直接走进邵家。

    “原来邵家的规矩,就是这样的。”离夜走进邵家大门,自顾自说道,当那一抹淡黄色的衣角落入眼帘,她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,讥讽也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邵延双手落空,尴尬收了回去,又听到离夜的话,脸色已经非常难看,他却还是要保持着笑容,看着跪在地上的下人,阴冷说道:“拖下去!”

    没用的东西,一点小事都办不好!

    “是!”门口守卫立刻走到那个下人面前,不顾他的嘶吼求饶,把他拖进了邵家,很快就听不到他的叫喊。

    “邵家的面子真大,连大皇子都能请来。”离夜站在邵家门口停下脚步,看俊美男子从华丽的高楼走来,四周富丽的水榭楼台环绕,这绝对是一副华丽绝美的画。

    她以为北宫家已经很奢侈了,从前院走到后院,走半个时辰都走不完,景色更是如同仙境,住在里面就像是住在仙境一样,邵家虽然没有北宫家那么大,但是处处显露着富贵,里面的富饶更是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有钱人,挺好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离夜的“伤”好了,当然要拿该拿的,况且还是人家自己来请的素不素!邵家可素有钱银啊,今晚继续二更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