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三十九章 滔天怒火
    北宫府后面的校场上,满是伤痕的男人虚弱躺在地上,就连呼吸都是一下有一下无,然而的他却咬紧牙根,就是不让自己睡过去,他知道,只要自己闭上眼睛,就有可能再也睁不开,以前他会无惧生死,但是现在他一定不能死,在这里,他还有要守护的人,他不能死!

    北宫弑坐在高台上,俯瞰着跪在下方的人,脸色一片幽黑,炯炯有神的双眼闪烁着怒火,跪在校场为首的人正是北宫石楠。|

    校场上,没有谁敢先开口说话,北宫主家所有子弟都站在不远处,整齐有序站立着,静静看着这一幕,大气都不敢出,就怕一个不下心,成为北宫弑怒火下的炮灰。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们带人,不是让你们杀人!”北宫弑重重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,霍然站起身,滔天怒火焚烧着校场每一个角落,没有一个人敢吭声。

    北宫奇眉头紧皱站在北宫弑身后,重重叹了口气,离夜少爷让罗刹跟随旁系子弟去历练,是为了让他增强实力,可万万没想到,这次去的旁系子弟中竟然有人会陷害他,让他手脚经脉尽断。

    单膝跪在地上的人把头埋的更低,挡住脸上的不甘和不服,放在膝盖上的大掌握起。

    北宫葵站在高台右手边,遥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,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,“家主,您让一个外人参加旁系历练,的确是不合规矩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这件事情,他还不知道北宫离夜做了这么大的手脚,把自己的心腹送去历练,还好楠儿做的好,让这个心腹变成一个废人!

    “北宫葵,老子什么时候让你放屁了!”北宫弑那叫一个火,好不容易夜儿主动让他帮忙,这些兔崽子!

    北宫葵脸上的笑容僵住,他扯了扯嘴角,半天都扯不出一个虚伪的笑。

    “北宫石楠,你是这次历练的领队!”北宫弑看向北宫石楠,眼角余光看到地上虚弱无力,连自杀都没力气的罗刹,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依照离夜的性子,她的人受到了伤害,不管是谁做的这件事情,她都不会放过,北宫石楠是这次领队,他没有阻止这件事情发生,夜儿同样不会轻饶他。

    “石楠没有任何可以交代的。”人已经伤了,经脉已经断了,说再多都是无济于事,家主总不能为了一个外人,杀了他们几个,最重不过是处罚。

    北宫石楠还不知道,在他纵容这件事情的时候,那就不是北宫弑会不会杀他,而是北宫离夜会不会杀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们不用给任何交代,一个外人,凭什么参加我们旁系子弟的历练,他只是少主抢回来的人,一个什么地位都没有的奴隶,没有这个资格!”北宫石楠右手边跪着的男子不屑说道,说话的时候,眼中的厌恶,丝毫没有遮掩。

    资格!

    北宫弑双手握紧,要不是碍于家主的身份,他绝对掐死这个不要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子好不容易帮孙女一回,你们就这么捣乱,还跟他提资格,老子说的话就是资格,你们叫什么叫!

    “我北宫瓷可以大胆的承认,这件事情,就是我和北宫易做的!”跪在北宫石楠左手边的人抬起头,丝毫不畏惧的抬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就是他们做的,一个外人罢了,他们身为旁系一脉中的佼佼者,他就不信家主会为了一个外人,而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北宫易也承认!”跪在北宫石楠右手边的人也应道。

    北宫石楠跪在地上沉默着,他眉头紧皱,这件事情是他默许的,是在知道的情况下,他们两个打伤了罗刹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外人,家主干嘛这么大火气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样他只是北宫离夜的下人,凭什么参加旁系的历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还没能参加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喋喋不休的议论声不停从几千子弟中传出来,仿佛罗刹这次受伤,就是他活该,怪不得旁人。

    四周的议论,让所有的旁系子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,正在他们准备齐心一致承担的时候,如同从地狱传来的声音传来,他们顿时感觉到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“小爷最喜欢的就是敢作敢当的人,这样不会连累别人,自己也会死的很痛快。”白色身影大步走来,精致五官带着淡淡笑容,三千墨丝随意绑了个马尾,阳光洒在她的身上,却没有半点温度,反而无比的寒冰。

    北宫弑微微一怔,看着离夜大步走来,不知道他是不是错觉,在离夜身上,他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气势,强者的气息。

    北宫石楠迅速抬头扭头看去,当他看到那白色衣角,立即收回目光,愧疚从心底涌出。

    而北宫易和北宫瓷,到了此时还浑然不觉死神已经在一步步靠近他们,依旧是那高傲,不屑的目光,看着离夜,眼中的不屑讥讽更甚。

    “夜儿!”北宫弑想要走到离夜身边去,但是北宫家各个长老和宗亲都站在他身边,还有主家所有子弟在,他这才忍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北宫奇双手交错紧握在一起,心突然没有规律剧烈跳了起来,他仿佛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”虚弱瘫软在地上的人挪动了一步,他双眼睁大,只是叫出一个字,仿佛就要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离夜慢步走到罗刹面前,看着他狼狈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滚滚怒火在她心里沸腾,她深吸一口气,从衣袖里面拿出小锦盒,把里面的丹药放到罗刹嘴边。

    “吃了它,这是命令!”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,平时她再冷,声音中总有几丝戏谑邪意,而此时,除了冰冷还是冰冷。

    校场上所有人注视着离夜,看到面无表情冰冷的人,心里涌出一抹异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此时此刻,无法轻视北宫离夜,他只是蹲在那里,无形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压迫,让人无法轻视。

    罗刹愣愣看着离夜,红了双眼,他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,吞下了嘴边的丹药。

    在丹药落入肚中的一瞬间,罗刹惊奇发现,全身痛楚正在减弱,他身上的伤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,苍白的脸上慢慢有了血色。

    众人惊奇地看着罗刹伤口的愈合,他们突然觉得,所有的事情都白做了,北宫离夜非常看重这个男人,那丹药吃下去能立刻治愈伤口,就知道是多么珍贵,而北宫离夜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给了他。

    在离夜拿出锦盒那一刻,站在高台上的北宫弑北宫奇,还有各长老,宗亲,立刻就认出了那是元灵丹,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划过惊讶。

    北宫药从不走出藏药楼,所以他今天也没有来,但是元灵丹,北宫家也不过只有三颗,如此珍贵的灵元丹,北宫药竟然给了北宫离夜一颗!貌似还是品级最高的那一颗!

    离夜蹙了蹙眉头,看着罗刹依旧瘫软,星辰般璀璨明亮的双眼深处,两簇火焰在熊熊燃烧,她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昂,离夜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!

    今晚九点还会有二更噢,么么哒,亲们要多多收藏点击啊,呜呜…编编说文文数据跟不上,离上架还很遥远啊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