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三十章 滚?我不会
    站在水榭楼台的房间门口,离夜狐疑看着夙南轩,他风风火火叫自己过来,不是有重要的事情,只为了请她吃饭?

    她记得这家酒楼还挺贵的,而且南轩选的还是**的雅间,这样的雅间在酒楼后面,景色极美,而且整个酒楼只有这么一间,所以更是贵上加贵。乐文小说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不会是真的忘记了吧?”夙南轩拍了拍离夜的肩膀,眉头紧皱问道,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能忘记,这些天都去做什么了,也不见人。

    忘记?她要记得什么?

    离夜眨了眨眼睛,想了半天,愣是没想起来最近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夙南轩无奈地叹了口气,伸手把房门推开,房间里面十人宴席桌上,摆着各种珍馐,说是菜,更不如说是一幅幅绝美的画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这都是我给你准备的。”夙南轩拉着还在回忆发生什么事情的离夜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离夜坐在主位上,看了看满桌珍馐,再次问道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“我说离夜,你不会是真的忘记了吧?你总说自己十五岁十五岁,今天就是你生辰啊。”夙南轩满头黑线说道,不是他说,十五岁生辰那天,让自己请他吃一顿好的。

    生辰!离夜恍然大悟,对了,今天的确是北宫离夜的生辰,也是她的生辰。

    “呃,这几天太忙,一下子忘记了。”离夜嘿嘿一笑,过了今天,她就真的是十五岁了。前世她从没有过过生日,这些天忙就连北宫离夜的生日都忘了,夙南轩竟然记得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吃,这可是我甘愿被我家老爹禁足不去找你,才换来的。”夙南轩笑呵呵说道,早就在一个月前,他就预定好房间了,所以老爹提出条件,他就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夙南轩大手一挥,桌上十几道菜,迅速每一样都给离夜夹到碗里,等夹完,离夜碗里已经有个小山峰了。

    “你爹又禁你足,为什么?”离夜吃着碗里的珍馐,抬头问道,他们最近没做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,好好的不应该被禁足。

    “他提了条件,我在家待满一个月不出去,就奖励我一万两,我当场就答应了。”夙南轩财大气粗地说道,粗犷却又俊美的脸上溢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一万两!

    离夜差点被呛到,看着一桌的珍馐,她知道这一桌绝对不止一万两,这家酒楼叫凤栖楼,是帝都最好的酒楼,在凤栖楼吃饭,都是有钱人,一顿饭就不知道要多少万两,在这间房间就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吃。”离夜指了指桌上,平常虽然家里给他们的钱也不少,但是这样的一桌,也不是轻易能吃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夙南轩一屁股坐到离夜身边,开始飞快地大肆扫荡,席卷桌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离夜看了看碗里的菜,再看看身边的夙南轩,嘴角不禁抽搐,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夙南轩会那么自觉给她先夹一碗,感情她吃了这一碗,其它就会全部落到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吃完碗里菜肴,离夜静静坐在一旁,看着桌上的菜渣残根,她真不敢相信,自己吃一碗的时间,夙南轩能吃完这一桌,形象呢?

    “下次我生辰也要来。”夙南轩打了饱嗝,没有丝毫形象挺尸靠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离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会考虑多准备几个碗,不然又会是现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什么客满,本公主就是要这个房间,让里面的贱民滚出去!”蛮横的声音响起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您就下次再来吧。”另外一道声音不卑不吭,反倒显得几分冷淡。

    “下次,本公主就要这次,邵连文,把里面的人给本公主赶出来!”红艳的衣服上面还是那朵娇艳的大红牡丹,蛮横的声音丝毫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蛮横的声音,夙南轩悠然自在的模样立刻不见,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离夜把玩着桌上的茶杯,双眸中没有半点温度,她不急不缓说道:“夙琉璃,我还以为再见她,还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夙琉璃再怎么样,也躲不了一辈子,皇帝再宠爱她也不能关她一辈子,现在就该算算她们之间的帐。

    “离夜,你不会是喜欢夙琉璃这样的吧!她不怎么好看!”夙南轩紧张说道,急忙拉过离夜,就怕她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夙南轩的话顿时让离夜呛到,喜欢夙琉璃,她疯了才会喜欢夙琉璃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只是我和她有笔账还没算。”离夜冷笑道,本来当天的帐是算得差不多了,只是夙琉璃又让她招惹麻烦上身,帮夙凌云挡剑,除了颜姿以外,夙琉璃也有一份,她没提不代表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好,一起算!”夙南轩拍了拍胸口,想都没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南轩,你毕竟是她的堂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什么兄,我跟她不熟。”夙南轩摆了摆手,就夙琉璃那样,他也不想要这样的一个堂妹,看着都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离夜嘴角勾起淡笑,没有回答,这件事情南轩要是牵扯进来,皇帝现在不敢动北宫家,不代表不会动南轩他们一家人,要是皇帝恼羞成怒,把怒火全部撒在他们身上,这样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担心皇上把火撒到我头上,不过不是还有个邵连文吗?”夙南轩笑盈盈说道,他可以不动夙琉璃,但是可以动邵连文,动邵家的三少爷,总不会有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邵连文不敢动手打离夜,也没少骂他,今天就好好算算!

    离夜噗嗤一笑,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邵连文,邵家的人,上次邵连昭有人救他,这次邵连文就不知道谁能救他!

    “砰!”房门被一脚狠狠踹开,夙琉璃气呼呼走进来,看都不看里面的人,就是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本公主滚出去,这房间是本公主的!”夙琉璃双手叉腰,手里拿着马鞭,胸前的傲挺,因为她的气喘,不停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公主,公主,你小心点,这些人不值得你……北宫离夜,夙南轩!”邵连文讨好着夙琉璃,当眼角余光看到房间里面坐的两个人,双目睁大惊呼道。

    大哥不是说让人在断魂山脉杀北宫离夜的吗?那他怎么会坐在这里,还有夙南轩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夙琉璃这才放下下巴,去看坐在她对面的离夜和夙南轩。

    “琉璃公主,好久不见。”离夜皮笑肉不笑道,的确是挺长时间没看到,她也多活了挺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废物!原来是你抢了本公主的房间,还不给本公主滚出去!”夙琉璃看到离夜的第一眼,这一个月来的怒火,蹭蹭蹭就往上冒。

    她会被父皇禁足一个月,都是北宫离夜的错,要不是他,自己怎么会被父皇责骂,还禁足!

    黑色身影缓缓站起来,杀意浓浓的双眸注视着夙琉璃,玫瑰红唇缓缓轻启:“滚?我不会,不如公主教教我!”

    话还没落音,离夜箭步走到夙琉璃面前,双眸闪过嗜血。

    既然送上门找死,那就成全她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离夜的生日噢,某公主这是不是送上门来找shi?o(n_n)o哈哈~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