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十六章 本王是你能看的吗?
    常威吞了吞口水,想到刚才双臂钢猿是被绑着的,心里的恐慌顿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刚才那样,一定是巧合,那双臂钢猿要是放开,北宫离夜连碰都碰不到,更别说是杀了,一定是巧合,巧合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本少爷去哪里关你什么事?”常威蛮横问道,下巴高高抬起,算计他进斗兽场的事情,没有任何证据,北宫离夜奈何不了他!

    夙南轩双眉皱起,大掌握成拳头,那拳头随时就会落在常威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是不关我的事,但是在这之前,我有点东西想还给你。”离夜把玩着手指,脸上的笑容没有分毫暖意。

    装傻就有用了?刚才要不是那头魔兽是用铁索限制了行动,她的实力说不定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所有人都知道了,她没打算隐瞒自己的实力,可即便这样,也不是现在让人知道她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东西?”常威疑惑看着离夜,危险气息丝丝渗透心底。

    “对,还你点东西,也想让你知道,你那个常败哥哥是怎么被扔出北宫家的。”离夜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,霸道和嚣张肆意狂舞。

    扔出北宫家!

    听到离夜的话,常威脸色立刻成了猪肝色,“北宫离夜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偌大拳头砸出,狠狠撞击在常威的鼻头上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常威立刻捂住鼻子,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,其中还参杂着鲜红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常威鼻子上的拳印,扭头看向身边站着的夙南轩,其实她刚才也想一拳头打过去,不过夙南轩比她快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…”常威泪流满面指着离夜和夙南轩,他们两个欺负一个!

    夙南轩吹了吹拳头,不耐烦地说道:“下次算计我兄弟前,想想本少爷是谁,我小王爷的兄弟,你也敢算计!”

    “王爷!”常威顾不上鼻子上的疼痛,扭头看向夙南轩,眼泪不停落下,他就是看不清楚夙南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夙南轩又是一脚踹过去,常威被踹的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“你还看,本王是你能看的吗?”夙南轩不满说道,原本就强壮的身体站在常威面前,越发显得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离夜站在一旁,不禁噗嗤轻笑,夙南轩一般不拿自己当王爷,当自己是王爷的时候,一般就是仗势欺人,打架的时候这招最有用。

    夙南轩虽然是王爷,但是和夙凌云不同,他不是皇帝的儿子,是皇帝弟弟逍遥王爷的儿子,他从小资质过人,皇帝很是喜欢,当年一开心就封他为闲王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常威捂着脸,跪在地上使劲磕头。

    他早就听说北宫离夜和逍遥王府的小王爷感情好,没想到是真的,而且还在这里遇到了小王爷,早知道这样,他干嘛去找北宫离夜的麻烦!

    “离夜,这个怎么处理?”夙南轩指了指脚边已经瘫软的杂役,看着离夜问道。

    看着夙南轩,离夜心里再次流过暖意,笑着说道:“把他们扔下去,让他们也坐坐特等席。”

    夙南轩眼前一亮,手指着离夜,表情有些激动:“离夜,我突然发现几天不见你,鬼点子变多了,哈哈,这个真的是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完全落音,夙南轩一手提着一个,直接把他们从走廊上扔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底下两声响起,离夜这才收回目光,“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夙南轩仰头大笑,搭着离夜的肩膀,两人并肩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娘耶,今天这是怎么了,刚刚是离夜少爷和小王爷掉进来,现在又是你们!这不是要我老命吗?”

    三人还没走出斗兽楼,里面又传来一次混乱,常威和杂役慌乱的大叫声可谓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活该!”夙南轩仰天大笑,一身豪爽,完全没有半点王爷架子。

    “走啦。”离夜无奈轻笑,拉着夙南轩往外面走去,要不是夙南轩在这里出现,她差点忘记北宫离夜还有这么一个死党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救我?”沙哑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,满是伤痕的男人警惕地看着离夜。

    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一剑刺死双臂钢猿的时候,在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一层无形的压力,所以他问自己的时候,自己毫不犹豫就答应了,在这个谁都不可信的世界,竟然只是见第一面,自己就相信了这么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心情好啊,这个回答你满意吗?”离夜反问道,为什么,她只是不想让一个强者就此淹没,与其淹没了,不如为她所用。

    男人愣在原地,眉头紧蹙注视着面前纨绔十足的少年,他现在这样,和刚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会跟着你,是你救了我,我这条命就是你的!”男子铿锵有力说道,他选择跟着这个少年,就绝不反悔!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离夜吊儿郎当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!小王爷,你终于出来了!”肥胖的少年疾步走来,鼻涕眼泪满脸都是,身上的赘肉一抖一抖,他飞奔向夙南轩。

    夙南轩话还没说完,看到来人立刻拉着离夜躲开,警惕说道:“虎子,你先把自己处理干净再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鼻涕眼泪,形象啊!不过……虎子这体魄,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。

    “虎子,你能不能别老是一惊一乍的?”离夜哭笑不得问道,虎子是夙南轩的随从,就是一个胖子,除了吃还是吃,最爱吃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。”虎子哽咽了一下,立刻用衣袖把脸上的鼻涕眼泪擦干净,一张肥嘟嘟的大脸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一边去,我跟离夜说点话。”夙南轩挥了挥手,哭成这样,他至于吗?

    “是。”虎子转身走到一旁,肥嘟嘟的脸上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见虎子一边去了,夙南轩一把拉过离夜,“离夜,接下来你想去哪里?咱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……”离夜的话还没说完,激烈的吵杂声将她的声音淹没掉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你们看,那是什么,好长的队伍啊!”

    “哇!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阵阵药香从远处飘来,离夜眼前一亮,脸上露出笑容,大步走出斗兽楼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辆辆马车,每一辆马车上都传来阵阵淡淡药香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表沉默啊,某甜会寂寞滴说…

    南轩不是夙皇的儿子,不过也是王爷,这孩纸经常拿着身份“欺人”(偷笑中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