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十三章 他真的是北宫离夜!?
    瘦小挺直的身影从街上走过,离夜身穿蓝衣劲装,腰间挂着一块透明色的暖玉,墨丝垂落,一丝清风吹过,墨丝随风摇曳,精致的五官如同雕琢,看得周围行人如痴如醉。乐文 小说

    除了痴醉外,路人眼中还有着惊奇和疑惑。北宫离夜连走路为什么都如此迷人?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?还有前几天他把二皇子挡在门外,这件事情帝都谁人不知,无疑是一个莫大的惊吓!

    谁能想象爱美人如命的人,突然有一天把美人拒之门外,而且这个美人还是天龙国第一的美男子——二皇子夙凌云,当朝凌王!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北宫离夜疯了才会这样,其他人听到二皇子来了,都会恨不得扑上去,更何况是北宫离夜,那必须是赶紧扑上去,看个够本才会罢手,可是他居然把二皇子挡在门外了!就是这么神奇!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注视,离夜一派淡然,仿若旁人,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贵族气息,街上不少少女都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发现离夜少爷好俊美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二皇子都没有离夜少爷俊美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其实离夜少爷以前也俊美,不过今天是特别俊美!”

    “啊呸,以前怎么没听你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痴迷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落入离夜耳中,她不禁嘴角抽搐,这个世界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只是在北宫家待了太久,想到外面走走,顺便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现况,再看看炼药的东西,和药长老的赌约是三天,她总不能就在家里呆三天,可没想到她走出来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离夜哪里知道,以前北宫离夜不管走到哪里,都是一脸痴迷,活像一辈子没见过人类那样,而此时她却一脸淡然,昂首阔步,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,带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,而且北宫离夜本来就长的俊美,她爱美人的性子,对自己更是严格。

    无视掉路人痴迷的目光,不远处华丽的大楼映入离夜眼帘,她双手抱臂,慢慢走进大楼,偌大的三个字高高挂在大楼门口——斗兽楼!

    “斗兽?”离夜喃喃自语,斗兽?她听说这个世界有玄兽,那些玄兽也有等级之分,力量也很强大,那这里的斗兽是……进去看看!

    离夜正要走进大楼,大楼里立刻迎出一人,只见那人点头哈腰笑嘻嘻的,然而他在看到离夜以后,脸上的表情立刻换成讥讽和嘲弄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,您大驾光临到此,可是我们这里没有美人。”那人皮笑肉不笑道,眼中露出不屑,就是个废物,还想到斗兽楼来看。

    “小爷去哪里,要得到你的允许?”离夜挑眉道,从他的衣着看来,只是斗兽楼的小杂役,小小的杂役都敢给她脸色看,北宫离夜以前混得该多差?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来人恭敬回答,眼中的目光依旧不屑。

    离夜冷然看了一眼那人,大步往斗兽楼里面走去,带着几丝玩味的声音幽幽响起,“再用那种眼神看着小爷,小爷会考虑要不要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球踩。”

    只见那人站在原地,身体微微一怔,渗人的气息渗透心底,他不禁一颤,眼中露出震惊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北宫离夜今天怎么会说这种话,还有那么骇人的气势,他真的是北宫离夜?

    刚走进斗兽楼,强大气息迎面扑来,离夜顿了顿脚步,深吸一口气才又继续走进去,斗兽楼内是一个偌大的椭圆形,椭圆四周有各种的小房间,前来观看斗兽的人坐在房间里面就能看到斗兽场,在所有房间的中央是一块十几丈宽长的空地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,你今天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跟着离夜走进来,语气恭敬了不少,眼睛深处不屑的模样,依旧可见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谁,原来是北宫家的废物。”不等杂役把话说完,讥讽的声音传来,淡黄锦袍少年摇晃着纸扇,面露嘲讽笑意,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离夜眼底闪过一丝杀意,随即扬起笑容,扭头看向来人,“在乱吠之前,也要让人知道,你的主子是谁。”

    看着走来的人,离夜蹙了蹙眉头,这个人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印象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对方一眼就认出她,不得不说北宫离夜还真是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骂谁是狗!”乱吠,北宫离夜敢骂他是狗!

    杂役站在一旁,惊奇注视着离夜,骂人不带脏字,这个人真的是北宫离夜!?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,他是常威少爷,是常胜侍卫长的弟弟。”杂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答,你前几天才打了人家哥哥,把常胜侍卫长从北宫家扔出来,今天还问人家是谁。

    常胜?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你就是那个常败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常胜的弟弟,也是帝都有名的纨绔子弟,以前和北宫离夜没有什么交际,今天会走过来,只怕是为他哥哥出口气,不过他最好不要做什么,不然后果如何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!”常威脸红耳赤怒吼。

    “帮我安排一个房间。”离夜不再理会常威,转而对杂役说道,俯身往空地走去,拳头击打在血肉之上的声音传入耳膜,一人一兽站在上面,人和兽都已经伤痕累累,周围的气氛更是激烈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都放在他们身上,就怕看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离夜站的地方,是高处的走廊,稍稍俯身,就能清楚看到一切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杂役缓缓退下去,眼中露出一抹毒光。

    常威重重一哼,收起折扇,跟着那个杂役走去,脸上露出阴毒的笑容,他稍稍转头,眼角余光看到站在走廊上的黑色背影,脸上阴毒笑容越发得意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找死!

    “喝!”沉重的拳头落在玄兽身上,离夜目光紧紧注视着和玄兽缠斗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身为他对手的玄兽,更是好不到哪里去,斗兽场本来是把抓捕来的玄兽放在里面缠斗,久而久之,就变成人和玄兽缠斗,玄兽很难抓捕,不过在这样的斗兽场,有着特殊的途径购买玄兽,和玄兽缠斗的人都是奴仆,不然就是重罪之人,供贵族娱乐观赏。

    “砰!”那人腾空跃起,身上散发着轻微的淡绿色的灵力,玄兽轰然倒地,周围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先天地阶。”离夜注视着伤痕累累,筋疲力尽却不肯倒下的男人,男人在原地转了一圈,满是污垢的脸上带着愤怒,在男人转身到离夜这边,她清楚看到,他的眼睛坚持和愤怒。

    先天地阶在这里真是糟蹋了,仅凭着和玄兽对战提升自己的实力,这样的人不该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离夜少爷,房间已经安排好了,这是钥匙。”杂役匆匆走过来,恭敬伸出双手,把钥匙递给离夜。

    离夜接过钥匙,头也不回地往右手边方向走去,在她转身之际,杂役抬起头脸上露出阴霾的笑容,手持折扇的常威从暗处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这次你还不死!”不就是个废物,死在斗兽场上,谁也查不出来原因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谁找死还不一定啊,亲们记得多多收藏噢,么么哒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