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十二章 咱们都是斯文人
    离夜立刻转动体内的造化诀,强劲的力量如同飓风,吹打在脸上,一阵生疼。乐文小说 造化诀刚开始转动,离夜身体承受的力量立刻减弱,若是有人仔细看,就会发现,那迎面的飓风从离夜身体两边划过,她本身承受的力量很小很小。

    白色身影从藏药楼顶飘然而下,带着几分仙风道骨,白衣长袍,白发白须,犹如仙人临世。

    “药长老。”离夜淡淡叫了一声,淡然站在原地,额前发丝被强风吹地有几分凌乱。

    一直守着藏药楼的北宫药,不许任何人私自踏入藏药楼半步,也一直守护着藏药楼不许外人靠近,里面的丹药,药材都是由他管,这么大一个藏药楼只有他一个人,实力这方面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北宫药走到离夜面前,见她的脚步连一丝都没有移动,眼中一丝惊讶飞速闪过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怎么会没有被吹出去,刚才的罡风,没有几个人可以承受住,北宫离夜竟然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挪动!他……是废物?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藏药楼没有家主的命令,任何人不准私自进入,你身为少主老夫不为难你,你回去吧。”北宫药摆了摆手,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他听说这几天北宫家的事情,还以为北宫离夜总算是悔悟了,没想到他这次居然玩到了藏药楼,这里可是关系到北宫家,可不是他玩的地方。

    离夜抿着嘴,黑亮的双眸注视着北宫药,溢出几分笑意,“药长老,藏药楼我是一定要进的,可咱们都是斯文人,总不能让我打赢你才进去吧?而且你应该也不想别人说你以老欺少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斯文人!

    躺在地上哀嚎的两个人顿时嘴角直抽搐,北宫离夜他敢说自己是斯文人,他要是斯文人,他们两个这脸上的伤是哪里来的?难不成是他们自己打上去的!?

    还有,你能不能再扯点?和药长老打,你确定你真的可以?

    北宫药眼角抖动了一下,暗暗深吸一口气,才保持住他那仙风道骨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让家主给你令牌,这样就能进去了。”北宫药轻描淡写回答,心里的内伤只有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,北宫离夜什么时候对炼药有兴趣了,以前巴不得不靠近这里,这里的药香他说是臭味,现在却非得往里面钻,他到底想怎么样,玩他老人家是不是!?

    “那样多麻烦,我每次来还要绕道北院找爷爷,这一来一回天都黑了。”离夜摊开双手耸耸肩,她炼药的事情还不想让谁知道,才刚刚开始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北宫药嘴角胡须抖动了两下,他再次深吸一口气,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打个赌?”离夜挑挑眉头,眼中的狡黠之色飞速闪过,精致五官笑意满满。

    “打赌?赌什么?”北宫药侧视着离夜,心里泛出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北宫离夜什么时候说话会绕弯子了,甚至是敢跟他讨价还价,平时不都是看见他就跑吗?

    “我们就赌三天内你一定会亲自请我到藏药楼。”离夜脸上绽放着自信的笑容,精致的侧脸在太阳的照耀下,显得无比耀眼。

    北宫药先是一愣,然后仰头大笑,笑声传出去了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“离夜,不是老夫不劝你,你确定要赌吗?”北宫药忍俊不禁问道,他还以为赌什么呢!北宫离夜的传言虽然那般不堪,也是百年难遇的废物,但说话倒是挺有趣,三天之内亲自请他来藏药楼,自己又不是没事找事,怎么可能去请他,还亲自去!他吃饱了撑的?

    如此俊美的儿郎,若他有父亲那样的天赋,北宫家必定能走向另一个盛世!

    “当然,要是你赢了,我从此不踏入这藏药楼半步,要是我赢了,以后我来藏药楼你不准再拦我,当然没有我爷爷的令牌也可以。”反正谁也不吃亏,她进这里就是想看看炼药的丹药,还有炼一下丹,他要不要这么小气。

    北宫药目光紧盯着离夜,眼中有着探究,疑惑,迷茫,他都怀疑传言的北宫离夜和他眼前看着的这个,是不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自从他掌管藏药楼开始,就不曾再走出过这里,北宫离夜的事情他也是听过往的子弟说起,现在看来传言并非真实。

    “药长老,你不是怕了我这个晚辈吧?”离夜睨视着北宫药,不留痕迹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,有造化诀在,她的实力不管多强的高手也探究不到,还是小心的好。

    北宫药双颊立刻变成了猪肝色,仙风道骨的一个人,一下子变得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说老夫怕了?赌就赌,离夜,等着认输吧你!”北宫药不服气地吹了吹胡子,还不忘轻哼一声,扭过头故意不去看离夜。

    只怕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对离夜的称呼从北宫离夜变成了离夜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,不用送。”离夜说完就笑呵呵的离开了,谁也没有看到那隐藏在眼皮底下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老头真可爱!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两个人石化当场,嘴巴微张,目瞪口呆地看着北宫药,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是真的药长老?平常那个威严,动不动就吼人,能吓飞人半条命的药长老哪去了?

    北宫药要是知道离夜给了二皇子一沓厚厚的药单之后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答应这个赌约。

    二皇子府,夙凌云满头黑线看着手上的药单,太阳穴在不停跳动,额上的青筋暴走,周围气氛极其压抑,一个老者肉痛如麻站在他面前,那表情就是一张哭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王府全部的药材,都还不够北宫离夜药单上写的!”夙凌云噌的一下站起来,双眼已经在冒火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么多珍贵的药材,连他压箱底的药材都拿出来了,还不够!

    “二皇子,老奴点算清楚了,是不够,剩下的更珍贵,咱们府上根本没有,只有皇宫的药库才有,而且要是真的全部凑齐,只怕皇宫药库的珍贵药材,都所剩无几。”老者欲哭无泪道,北宫离夜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药材名单,他刚接过这些药单的时候,都差点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夙凌云咬了咬牙,额角的太阳穴跳的更为剧烈,也不知道过了过久,他才缓缓说道:“你先把王府有的凑齐,其它的本王会向父皇要。”

    现在只能如此,要是不给北宫离夜凑齐,不知道北宫离夜还会想出什么事情来!真不知道他是真纨绔还是假纨绔!?

    “老奴知道了。”老者抱拳弯腰恭敬应道。

    “凑齐以后,你亲自给他送过去。”夙凌云刚说完,看着手上厚厚的一沓药单,胸口不免一紧,心里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他用了好几年时间找到的药材,自己还没怎么用,现在全部变成北宫离夜的了!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者应完,接过夙凌云手上的药单,退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老者走后,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夙凌云坐在大椅上,俊美到不可方物的脸变得更为幽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啊啊啊啊,今天来晚了!么么哒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