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> 第一章 异世重生
    僻静无人的小道,百花齐放,清香扑鼻,然而在小道阴暗一角,却出现极其不和谐的一幕。-小-说-

    身影纤细的少年身上被套上粗犷的绳子,拉着身后庞大而又华丽的马车,淡蓝色锦袍上,带着好几条血痕,脚下一个踉跄少年摔倒在地,躺在地上不停喘息,身后的马车也随之倒下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在做什么!”身穿大红牡丹的少女从马车里面走出来,刚才的碰撞,让她头上的金钗步摇歪斜散落,发丝凌乱,看到地上倒下的人,二话不说,扬起手中的鞭子,狠狠抽在喘息少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疼痛袭来,少年身体不禁缩成一团,屈辱,恐惧,不甘,在少年眼中交替,然而身后的鞭子却没有停下,反而比刚才落下的力道更重,双眼越来越沉,少年身体卷成一团,双手抱住膝盖,承受着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的痛楚!

    “你还不赶紧起来,给本公主继续拉车!你这个废物,给本公主拉车,这是抬举你!再不起来,本公主就杀了你!”说着,少女又狠狠抽了几鞭子,娇容上狰狞一片,眼中刁蛮任性显露无疑,胸前傲挺因为气愤不停抖动。

    杀北宫离夜!她当然不敢,只能说说而已,北宫离夜,他是天龙国第一高手北宫弑的孙子,即便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生废材,北宫弑却一直疼爱有加,疼惜如命,就算她身为公主,也不敢杀北宫离夜!

    这次她敢这么动手教训北宫离夜,也是因为北宫弑不在帝都,想护也护不了他!

    “废物,起来!”见地上的人没有动静,又抽了几鞭子。

    缩成一团的少年,此时却没有任何动静,脸色白的吓人,双眼合上像是沉睡了一般。

    满身的血痕狰狞可怕,密麻交错,淡蓝色的锦袍上,被鲜血染红,寒意逐渐将北宫离夜笼罩。

    “琉璃公主,你别打离夜哥哥了,上次是因为我,离夜哥哥才会冒犯二皇子的。”鹅黄色身影匆忙从马车里面走出来,沉鱼落雁的少女脸上泪水滑落,惹人疼惜。

    落泪的杏眼看向地上躺着的北宫离夜,只见她嘴角上扬,眼中露出毒光,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你死了,就没有人在阻止我去找二皇子,你这个废物,凭什么让我一直待在北宫家!

    “颜姿,你就是太善良了,每天被北宫离夜欺负,还替他说好话!还有前几天,他还冒犯我二皇兄!”夙琉璃不满轻哼,握紧鞭子,也不管眼前的人有没有死,直接又抽了两鞭子下去。

    二皇兄,她最喜欢的二皇兄!岂容北宫离夜冒犯!

    两个绝色少女站在一块,一个骄纵蛮横忿忿不平,神情傲慢骄纵,另外一个梨花带泪楚楚可怜,眼中隐藏着毒光阴霾,两人谁也没有理会地上躺着的少年,任由他自生自灭!

    环抱膝盖的双手,在不经意间动了一下,布满伤痕的瘦小身体微微一颤,痛楚紧紧笼罩,“沉睡”的少年睁开双眼,身上就传来密布的痛楚,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痛!她不是死在爆炸之中了吗?

    张开眼睛的人还来不及看清楚,自己身处的地方,脑海中就响起熟悉而又陌生的两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我颜姿天之骄女,凭什么要一辈子陪在你身边!”

    “废物,北宫离夜,你就是个废物,敢冒犯我二皇兄,看本公主怎么教训你!”

    北宫离夜!

    她是离夜,点动手指就能夺人性命的离夜,也已经死在爆炸之中,但此刻她却清楚感觉到身上的疼痛!

    如潮水的记忆如走马灯在脑中放映,屈辱,不甘,惊慌,愤怒,不停在心里交替,离夜睁开双眼,双手不知道何时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,女儿之身,却从小扮作男孩,以男孩身份长大,生性纨绔,爱惨了美人,而且还不论男女老幼,是美人都喜欢调戏,整天无所事事,只懂得吃喝玩乐,这对是富二代的北宫离夜来说,这都不算什么,可这个身体却还是个百年难得一年的天生废材!

    纨绔,废物这些名声,让北宫离夜在帝都人尽皆知,成为人人耻笑的笑柄!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北宫离夜依旧过的顺风顺水,只因为她上面有个第一高手的爷爷细心呵护,不准任何人欺负她,然而这次,北宫弑离开帝都办事,想要北宫离死的人,便对她伸出了毒爪,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!

    颜姿就是其中一个,她是北宫家族的养女,爱慕天龙国当今皇帝最重视二皇子夙凌云,三天前,她借三公主,也就是夙琉璃的名义,把夙凌云约出来,被北宫离夜看到,上前只是说了一句,“姿儿妹妹不待在北宫家,出来看美人也不叫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句话,让颜姿起了杀意,哭丧着到夙琉璃面前,说北宫离夜冒犯二皇子,二皇子很生气,夙琉璃和夙凌云尽管是兄妹,其中却也参合着很多莫名的情愫,听到颜姿的添油加醋,就想狠狠教训北宫离夜!

    夙琉璃为出一口气,而颜姿则是想利用夙琉璃杀了北宫离夜!

    废物!欺负!嘲讽!

    昔日的屈辱全部涌上心头,将离夜紧紧笼罩,瘦小的身体上覆盖上一层阴霾!

    怒火在心里熊熊燃烧,离夜分不清楚这是自己的情绪,还是北宫离夜死前没有发泄,而遗留下来的屈辱,怒火将让她全身都燃烧了起来!

    离夜小心翼翼扯动身体,试着把痛楚降到最低,耳边又响起那细小无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离夜哥哥会不会死了。”颜姿细弱蚊声,紧张问道,眼中露出幸喜,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动静,北宫离夜会不会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颜姿脸上滑落泪珠,隐藏着眼中的毒光,双手握紧,紧紧注视着一动不动的北宫离夜,就担心自己看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装死!那本公主就让你真死!再把你五马分尸!”娇嫩小手扬起长鞭,夙琉璃骄横道,挥手又是狠狠一鞭子落下。

    “离夜哥哥!”颜姿“惊慌”叫道,眼皮垂下,小心翼翼的隐藏着眼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她们都不知道,北宫离夜刚才已经死去,而现在躺在地上的人,再也不是那个任由她们欺辱,无力还手的北宫离夜!

    长鞭挥过,离夜听着空气中鞭子划过的声音,全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,眼看着长鞭就要落下,她扯动了一下身体,疼痛立刻在全身蔓延,额角溢出冷汗,苍白的脸色比刚才渗人,离夜用尽全身的力气,滚动身体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鞭子落在了地上,离夜擦身而过的鞭子,明亮如星辰的眼睛露出戾气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!睚眦必报!这就是她离夜!

    “怎么,不装死了!”看到离夜躲过鞭打,夙琉璃得意笑着走过去,把玩着手上长鞭,说着又是一鞭挥落!

    “找死!”离夜沉声低喝,怒火将她全身燃烧,她强忍着身上的撕痛,灵敏地一跃而起,站起身立刻走到夙琉璃面前,伸手抓住那将要挥落的长鞭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矫健身影如同鬼魅,眨眼之间,离夜夺过夙琉璃手上长鞭,而另外一只手,则掐在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大胆!”夙琉璃娇蛮怒叱道,小命掐在离夜手上还浑然不觉,依旧是那公主的高高姿态,骄纵跋扈。

    “离夜哥哥,你不能伤公主!”颜姿脸上划过一丝惊慌,身上附上一层薄薄的淡橙色灵气,只见她身姿柔软,气势逼人,瞬间出现,夺走离夜手上掐着的夙琉璃,拉着夙琉璃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离夜冷冷一笑,眼中溢出讥讽,“公主?打的就是你们!”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颜姿的实力在新一辈,勉强挤上天才之名,自己现在的身体是北宫离夜的,还不能完全灵活运用,倒是让颜姿钻了空子,救走了夙琉璃,只是,这个公主她今天打定了!

    凌厉一鞭挥落,颜姿刚站稳身体,还没反应过来,凌空一道弧度落下,火辣辣的疼痛在她手臂上灼烧。

    这一鞭落在不止是颜姿身上,还有夙琉璃,一鞭同时伤两人!

    “啊!”夙琉璃扭头看向自己肩上的鞭痕,疼痛入骨,眼泪不停从脸上落下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?”长鞭从空中划过弧度,犹如一条长蛇灵敏飞过。

    淡橙色的灵气在颜姿身上显露,她眼中闪烁出毒光,气愤注视着离夜,双颊因为气愤变得绯红。

    离夜看到颜姿身上橙光,迅速扬起鞭子,在颜姿出手之前,狠狠挥落!

    “天之骄女?在我面前,骄女也把你打成败女!”轻狂霸道的话语横空划过,直逼颜姿,那双星辰黑眸,自信锋芒显露无疑,苍白脸上扬起酷酷的笑容。

    颜姿脸色惊变,拉着夙琉璃想躲过离夜的鞭打,却发现,不管他们走到什么地方,鞭子都会尾随而至,就想活了一般。

    手握着长鞭的离夜,嚣张霸道,运用前世的招式手段,即便没有她没有半点灵力,对付一个颜姿,绰绰有余!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离夜哥哥。”颜姿挤出几滴眼泪,可怜楚楚叫道,就像一朵娇弱的小白花,她想还手,身体被夙琉璃死命抱住,她想躲开,不管走到什么地方,鞭子立刻就会跟过来。

    北宫离夜没死!还完全清醒了!哪里出了差错!还有,他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实力!她无法还手!北宫离夜好像看准了她出手的方式,每一次,都抢在她之前,落下鞭子。

    离夜无情挥落鞭子,不停发泄着心中怒火,只有这样,她才会觉得心里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每一鞭精准落在夙琉璃,颜姿两个人身上,一鞭挥落,同伤两个人,而且让她们承受比北宫离夜更多的痛楚,锥心刺骨的剧痛。

    “北宫离夜,我是公主,本公主命令你,你必须听从!”夙琉璃痛的跺跺脚,还依然是那刁蛮跋扈,一口一个命令!

    “没有人能让我听从命令,也没有人能够命令我!”话语霸道无比,长鞭狠狠落下!

    她离夜,无论何时,都是站在巅峰之顶叱咤风云,即便是在这异世重生,也依然轻狂霸道!无人能阻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甜甜开新坑啦,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,不一样的故事,一样的精彩,亲们快点跳下来吧,某甜在这里接住!

    新坑更新,邪妃要等到明年花开才会填坑,春节嘛,某甜去年春节就在家里码字,一年多的时间木有出去逛街啥滴,同时也想安心过年,所以就明年再填…

    嘿嘿,亲们放心,某甜坑品很好,不会弃坑,亲们放心跳下来吧…么么哒(づ ̄3 ̄)づ╭~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