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723章 大势已成
    东北风呼啸的吹动。

    云彩缓缓的飘荡向远方,碧蓝的天空中一日散发着炎炎热浪。

    阳城关中,杀声震天!

    阳城关依山而建,两侧乃是崇山峻岭险峻异常,但伴随着城门被轰碎,陷落已经成为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自古攻城,当城门被打破后,无有不陷落之城,尤其像是阳城关这样的雄关,外面一道防线寄托了防守一方所有的寄托和希望,当寄托和希望在士气高昂拼死搏斗,可失去这二者斗志消散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触即溃的局面,阳城关依然也不例外,大部分的士卒已经没有抵抗之心,能够殊死搏斗的也只有完颜宝才亲卫等人。

    “大局已定!”杨启峰凝视着前方水幕中的景象心中下达了判断。

    气运之道,运来之时,天地同力!

    道人最后反水,杨启峰虽有惊愕,却不是太意外,让他惊愕的是羲派遣的人,竟然和他一个德行,正应了那一句话,上梁不正下梁歪,转念一想,杨启峰就把羲当初派遣道人发心思摸的七七八八了,道人能够前来执行任务,自然是道人极为的聪慧,掌控火候不憋劫气所迷,从而按照着羲的吩咐开始布置。

    一切,都随着羲的想法发展,

    但意外就意外在聪慧二字上面,道人明知道河间郡王气数已尽,怎可能尽心辅佐,羲是打算牺牲掉他,以道人聪慧岂能不察,所以最后本来应该是劈在天女魅身上的一道九霄神雷,被道人轰击在了阳城关上。

    这问题没有出现在羲的身上,这道人明显有顾虑被羲拿捏,不是亲人,就是弟子,他自信道人不会反叛自己,可气运交感,自然会影响道人,最为简单的一个比喻,就是道人在自己和亲人和弟子之间挣扎,但气运就是一个推手,轻轻的一推,就让道人作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阳城关一破,河间郡王再无反抗之力,李隆基大势已成。

    望气术下,二者气运,已经发生逆转,本来散发着暮气却是大一些的蛟龙之首,如今已经被小一些的蛟龙啃食了大半个身躯,李隆基龙气超越了河间郡王,河间郡王龙气现如今只能够是苟延残喘,已经没有反击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见此,杨启峰他手掌伸出,一枚玉简浮现于手掌心中,玉简晶莹剔透,散发着朦朦的光亮,他直接一甩,玉简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河间郡王还余下最后的气数,虽然他认为不是李隆基的对手,但对于杨启峰而言,斩断河间郡王最后的抵抗,这才是他应该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阳城关一下,李隆基鉴定大势,燕地顺势攻下,其他幽地将会纷纷投降,最后直捣辽地,而此刻要是在失去方丈,瀛洲,蓬莱三地,对河间郡王的打击乃是毁灭性的,到时候借此大势,逼迫耶律楚材投降,河间郡王乃是他一手扶持,期间看似出力不多,但他每一次出手,都是河间郡王到了关键时刻,这河间郡王杨启峰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倾力扶持,乃是当作一个弃子存在。

    在河间郡王的身上他留下了不少暗手,河间郡王可死,但其子嗣,却是要善待,河间郡王爵位不可再得,但转封其他一位王爵不难,尤其是提高一级,从郡王变为亲王,赏赐已经丰厚,这样双方之间的因果纠缠降低到最低,在这大争之世角逐人皇特殊环境下,因果可以彻底的斩断,他和河间郡王再无任何牵连。

    辽河龙宫!

    辽河老龙正襟危坐,身前十米之外,一道水幕浮现,正是阳城关之景象,突然他抬起头来,龙爪一伸,抓住了一枚玉简,查看了玉简中的内容后,豁然的站起身来,直接对着龟丞相讲道;“到时候了,龟丞相你领龙虾二将去通知瀛洲,蓬莱,方丈上面的官员时候已到,”

    “要是遇到疑义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龟丞相一身戎装,杀气腾腾的应了一声,大步朝着龙宫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辽河老龙纵身一跃,化为一条真龙直接冲出了龙宫,跃出了辽河朝着辽城而去,辽河跨越小半个南蟾部洲,乃是一条大河,对辽地影响最大,辽地之名,和辽河渊源甚深。

    耶律楚材府邸中,辽河老龙入入无人之境,轻易进入其中,来到耶律楚材对面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杨启峰身份不同,自然不会在干这样的事情了,辽河老龙正是一位最适合的人选,这一位当初被牛魔王擒拿,因为怕惊动龙族,所以只是禁锢没有杀死,最后成功的被解救出来,要是换成其他人,哪怕是金仙出了这样事情,最后也免不了被罚,可辽河老龙不是没有背景之人,他背后有着应龙在,自然没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龙王来了,”耶律楚材对辽河老龙前来毫无意外,显然这已经不是双方第一次接触了。

    “阳城关被破,燕地再无抵抗之力,其他幽地等偏师即可攻下,大军势如破竹,一个月后将会合围辽城,耶律兄改到决断之时了,”

    “大好局面,一朝断送,”耶律楚材端起身前酒杯,直接大口的喝了一杯,脸上泛起潮红之色,语气浓浓的讥讽。

    “国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从来就没有什么大好局面,”辽河老龙摇了摇头,他继续平淡的说道;“聚集于河间郡王麾下的将领,大部分都是忠心李唐之辈,他们为李唐而战武周,如今李隆基代表李唐,他们自然会舍弃河间郡王而选择李隆基,”

    “是啊,阳城关被破前他们还会犹豫迟疑,可阳城关一破,李隆基大势已成,”耶律楚材叹息说道。

    “辽城中想要投降之辈不知凡几,龙王何必找我,”

    “耶律兄王佐之才,其他人如同萤火,岂能和耶律兄煌煌大日相比,”辽河老龙倒是一副好口才。

    “耶律家自辽国建立传承至今,风风雨雨已有万载了,今日岂能因耶律兄一人所灭,”

    “龙王的威胁,正中楚材软肋,”耶律楚材脸色浮现出怒色,最后恢复平静,咬着牙讲道;“耶律楚材!”

    “降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