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720章 阳城关
    阳城关!

    此关自古就是冀地入燕的桥头堡,此关依山而建,颇为险要,称得上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

    自武周讨平燕地后,此关却是被拆除废弃,但随着河间郡王崛起,阳城关在原有基础之上再一次修建,耗费人力财力颇大,规模更胜往昔。

    大军云集,李隆基率领六卫出洛阳,号召天下各路节度使,如今阳城关下已经汇聚不下百万之众。

    大军无边无涯,营帐一座接着一座,密集的聚集在阳城关外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!

    李隆基端坐主位,两旁端坐着李林浦众多李唐宗室,外围才是各路节度使。

    此番讨伐河间郡王是李唐宗室力量的反扑,全力而击各位李唐宗室全部都汇聚于此,很少留在洛阳城中。

    “阳城关守将乃是完颜宝才,此人出身辽地大族完颜一族,完颜和耶律向来都是辽国柱石,自辽国被灭之后和耶律一族一样安分守己却是不在有族人出仕,直到河间郡王在辽地杀节度使起步后,获得了耶律一族和完颜一族的效忠,各自派遣族中英杰耶律楚材和完颜宝才投靠,二人一文一武,为河间郡王打下辽地立下汗马功劳”

    “完颜宝才前半生修武艺,读兵书,自河间郡王起兵后,屡立战功,官职不断升迁,此人乃是一位悍将,不是无能之辈,”李林浦张口介绍着阳城关消息。

    “自河间郡王攻陷燕地后,阳城关历年都战事不绝,只要扼守此关,燕地不但无忧,还有进攻冀地从而威胁中原之祸,可每年进攻,都被完颜宝才击退,此人性格沉稳任你万般挑衅,他就是不回应,绝不主动出关,实在是劲敌,末将这几年每次都是折戟沉沙,实在是愧对圣,是愧对元帅信赖,”王同站起身来补充一句,脸上露出愧色。

    李隆基看了王同一眼,此人倒是明事理,乃是大帐中众多节度使和将领中第一位朝他靠拢之人,那一个圣字,应该是圣上,李隆基不认为在这样的场合中他会说错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不必介怀,不是王将军无能,而是那阳城关太过险峻之故,”既然此人向自己靠拢,他投之以木桃,自己也要报之以琼瑶。

    一阵喧哗声音传出,外界却是乱哄哄的声音,李隆基眉头一皱,对着身旁一名亲卫讲道;“去看看到底何事喧哗?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闹事者,杀!”

    “元帅阳城关不见了,突然一下就不见了,”不等亲卫走出,一名校尉跌跌撞撞的掀开了帘幕,大声的开始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出去看看,”李隆基豁然站起身来,大步的朝着大帐外走去,其他将领和节度使紧随其后,一种人走出大帐,朝着阳城关的方向望去,本来屹立于前方的雄关,足以遮掩半边天空的阳城关消失的无影无踪,不过不是阳城关被人挪移走,而是阳城关的方向不知道何时,泛起了一层水气,这并不是雾,而是水气弥漫遮掩了视野。

    “阳城关外汇聚百万大军,血气和煞气凝聚在一起形成的军煞之气冲破云霄,这是何阵竟然有此威力?”王同看着眼前一幕,一脸凝重嘴中不由自主的问道。

    羲,这是直接插手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早就获得玉简示警,对于此幕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,羲擅长阵法,能够破百万大军的军煞之气的阵法羲自然不缺,哪怕是这百万之众不是寻常的乌合之众,其中都是精锐,六卫每名士卒的培养极为严格,都是千里挑一,从小开始测试天赋,层层选拔入了六卫后,开始选择功法,一步步的培养成长到今时今日,

    光是六卫,就足以荡平百万大军,这才是武周镇压四方的最强武力。

    分身继承了本尊当初全部记忆,岂能不知当初初成司法天神之时,羲就已经的对他下手了,当时防风氏正是应了羲之命,前来杀他本尊。

    心中叹息了一声,羲看来是和他没有缓冲的余地了,此番羲主动出手,彻底的断绝了二者之间可以缓和的情分。

    凝视着前方的法阵,李隆基心中思量,河间郡王有羲出手相助,劫气和死气都被暂时隔离,但此举不是正道,只能够一时有效,当时效一过,劫气和死气将会暴增何止五倍,这是杀鸡取卵自取灭亡,不论何人,天道都会留下一线生机,这河间郡王是把自己最后一线生机全部断送。

    河间郡王和羲无亲无故,对方目的只是阻自己一段时间,为武媚娘赢取时间,至于反噬之力,以羲薄情寡义和冷酷,早就把动手的人当作弃子抛弃了,让他们去承受反噬之力,最后落在羲身上的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否人族三皇中地皇神农太过重情,把所有的忠厚和情义都独占了,余下的两位为了达成目的,全部都是不择手段的主。

    “元帅,末将愿意领人入阵一试,”一名李唐宗室大步走出,看着前方的大阵,双眸中有着决然,

    众人皆知此番要是不能在武媚娘返回洛阳前讨平河间郡王立下大功,那么当武媚娘返回洛阳,他们是必死无疑,不成功,便成仁,这是每一位李唐宗室离开洛阳的心态。

    想要试阵,寻常人自然是看不出端倪,而在场的将军和节度使,没有一位愿意前往,要是强自逼迫,绝对会适得其反,李隆基威望不足,根本镇不住,至于朝廷在场中没有几位是心向李唐之辈,要是强横逼迫他们绝对会窜连起来反抗。

    “此阵不是你能够试探的,去了必死无疑,”李隆基摇头,否决了这一个提议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够探出阵法端倪,末将就是死也是心甘情愿,”

    “用不到你去死,稍等几日,自有破阵之人前来,”李隆基凝视着前方的大阵,看了一下身后的军营,还有身旁的各路将军和节度使,都是一群摆设,这一次对河间郡王之战,乃是大神通者的交锋。

    三日后,一男一女却是来到军营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