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716章 朝堂之争
    紫宸殿!

    入眼望去,尽皆是朱紫之臣!

    武媚娘离开洛阳此事乃是秘而不宣的事情,只是龙体不适无法主持朝局,朝政全权委托魏王武承嗣,梁王武三思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却是乱成一片,不论是武承嗣还是武三思,全部都无法主持的了乱局。

    李唐宗室骤然发难,李显,李旦,这两位高宗之子,平时都是韬光养晦,朝堂上一言不发,不论是何种决策,全部都是不反对,也不赞同,如今却是全然一心,拥护李隆基为讨逆大元帅,率众讨伐河间郡王。

    武三思阴沉着一张脸,自从昔日讨伐河间郡王败北,他威望大损,从而让本来被他压制下去的武承嗣开始冒头,如今和他竟然有着分庭抗争之势,武承嗣得势,也远远比不了此刻的闹心,李唐宗室竟然闹腾起来,武三思不是无能之辈,他和武承嗣之间的纷争,那不过是内部之争,大位他从来没有任何想法。

    在这神通伟力归于一人的神朝中,大位唯有一人,那一位被他敬如神明,心中岂敢有任何不敬。

    他争的不是权势,而是地位,是龙气的支持,神朝之中,地位和龙气还有资源挂钩,越是显赫获得的龙气支持越多,修为的速度增长都是成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李唐宗室的冒头,让武三思感觉到了危机,这江山是李唐的,昔年他不过是李唐臣子,这荣华富贵长生久视来之不易,绝对的不能够让李唐再一次的复辟夺走。

    武承嗣抬头和武三思对望了一眼,两人不自觉的都点了点头,李唐宗室的害处双方都心知肚明,瞧瞧这李唐宗室要干什么?

    竟然要让李隆基讨伐逆贼河间郡王,狗咬狗没有什么问题,可那河间郡王气候已成,想要荡平河间郡王就必须要掌握兵权,这就是不能忍受的问题了,要是让李唐宗室掌控了兵权,这完全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事情,到时候李唐宗室再也不能够任由他们拿捏了,兵权在握,下一步他们就是要夺回这万里山河了,

    “楚王太年轻了,懂得什么是领兵作战,”武三思看着朝中争吵一片,李唐宗室突然发力,却是也掀起了一番声势来,虽然人数少,但没有武媚娘坐镇,光凭借武三思和武承嗣根本无法压下,不得已武三思他唯有亲自的出马。

    “梁王的领兵作战就是出去十人,回来一人,”李显看着武三思直接开口讽刺说道,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再也无法明哲保身,李显自然不再有顾忌。

    “楚王自幼苦读兵书,兵甲韬略烂熟于心,讨平逆贼不过是反掌之间的事情,”李旦也张口声援起来,

    “太平你如何看?”武三思一阵恼怒,却是明智的没有在这一个话题多谈,而是目光移动,最后盯住了一言不发的太平公主身上。

    “此事由诸位做主即可,”太平公主乃是人精,此刻朝堂之上的气氛不对,她自然是不会表露出自己的意见来。

    “太平不要忘记圣上对你的宠爱,”

    “本宫分量太轻,诸位做主就行,”太平公主还是不肯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“狄公你的意见?”不等武三思发言,武承嗣就直接开口讲道。

    “楚王文武双全,挂帅出征最适合不过,”狄仁杰坦然的支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”武承嗣冷哼了一声,对于狄仁杰的话语,他极度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此事重大,还是请圣上龙体安康之后再议,”武三思观望了一下奋起的李唐宗室,本来光是李唐宗室奋起,在朝堂当中虽然能够搅起一番声势,可武三思根本不担心,因为翻不起浪花来,可关键是这一些支持李唐宗室的大臣,眼前朝堂当中往日对武周忠心耿耿的大臣,在眼前竟然摇身一变,成为了李唐的支持者,尤其是这狄仁杰等人,正是他们的存在让局势急转而下,他和武承嗣联手依然处于上风,可却是无法以绝对的实力把李唐宗室压下。

    造成这样局面的就是一些中立者的存在,这一些人两不相帮,根本不参与此次争端,而这一股力量却是最强的,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武三思深恨,要是圣上在此,反掌就能够压下,这一些中立者都会百分之百的去支持圣上。

    “还请梁王去把圣上请出来抉择此事,”李旦迟疑了一下,但一咬牙依然的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群臣侧目,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盯着李旦。

    “放肆,”武三思直接呵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才放肆,”

    “圣上不在洛阳,此事你到底要隐瞒到何时?”

    “圣上不在,”议论纷纷的声音接连的不断响起,本来就闹哄一片的朝堂,却是显现的更加混乱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虽然不在,但弥勒佛祖在此,楚王挂帅出征之事,绝对不行,”武三思看着议论纷纷的群臣,他双眼中泛起冷光看着李旦,心中发狠,当把楚王的事情平息下来后,一定要找几个罪证把他给拿下。

    弥勒佛祖四个字,倒是让乱哄哄的朝堂寂静起来,佛门三世佛,过去佛,现在佛,未来佛。

    弥勒佛乃是未来佛,终有一日会成为世尊,执掌佛门一脉,乃是佛门中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圣上喜佛,这乃人尽皆知的事情,并且佛门也是武周背后靠山,武三思这一句话,毫不客气的来讲,乃是彻底压下李唐宗室的砝码,武三思是被逼无奈,这一句话说出虽能够掌控局势,可也代表着他的无能,但相比较李唐宗室掌控兵权,这样的后果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请弥勒佛祖吧?”一直沉默的李隆基终于开口发言说道。

    武三思狠狠的看了李隆基一眼,直接的把自己衣袖之中的一枚玉符拿出,用力一捏,一道光芒浮现而出闪烁不见。

    气氛沉寂,各种情绪不一而足,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武三思沉稳之色缓缓消退,半个时辰之后,李隆基他再一次讲道;“不用等了,弥勒佛祖来不了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