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706章 圣人血脉
    神都洛阳!

    楚王府!

    车水马龙,往来无白丁。

    楚王生性英明果断,多才多艺,知晓音律,擅长书法,仪表雄伟俊丽,本就惹人注目,自从朝堂之上一鸣惊人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李唐宗室宛如寻找到了主心骨一样,开始纷纷的前来倚靠,短短时间之内已经成为了李唐宗室的领头羊,自从大争之世来临之后,杨启峰他不在迟疑,直接的表态,作为大唐国师,他对李唐宗室的影响力极大,随着他的表态,本来漠不关己的李唐宗室纷纷的开始出头。

    “相王到!”寒着一张脸的李旦,背负着双手大步的走入楚王府,听见唱诺的呻吟,直接冷哼了一声,不满之情跃之于上。

    “小侄拜见相王叔,”李隆基恭恭敬敬对着走入的李旦一礼,他礼仪完美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李旦目露不满之色,他看向自己的这一位儿子,李隆基仪表雄伟俊丽风采极佳,晓音律,通书法,修为更是不弱,不论是每一点都是无可挑剔,看成是一位完美人物,待人处事宛如春风入怀,可不不知道为何,他就是看不顺眼,抬眼扫视了一眼大厅之中的众多李唐宗室,李旦毫不掩饰的厌恶讲道;“不是和你说过多少次,要和他们远离一些,这都是麻烦,是灾祸,”

    “相王叔此言不对,在座都是李唐宗室是小侄的叔伯,小侄不和他们亲近,难道还要去武三思和武承嗣之流亲近,”

    “放肆,”李旦甩动了自己的衣袖,寒声的讲道。

    “此举是为了你好,圣上虽然不在,可你一举一动都被记载下来,当圣上回来他岂能放过你,”

    “相王叔说错了,不是她放不放过小侄,而是小侄放不放过她,这是我李唐的江山,岂能任由外人夺了去,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,大好河山,尽皆都是我李唐之物,岂能让外人夺走,”

    “大宗正你怎会在此?”李旦看着大步走入的人,眼神中不由的露出惊骇之色,下意识的追问讲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天牢,岂能困的住我,要不是我心甘情愿,随时随刻就能离开,”李林普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垂胸胡须,一脸自傲的讲道。

    “三郎你这是玩火*,”李旦伸手指着李隆基气的全身颤抖,话语也是不太利索。

    “后果如何,小侄清楚,还请相王叔高坐,”李旦不再言语,却是直接甩袖大步走到了大厅中的一处席位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隆基对着李林甫点了点头,大步走到了主位之上,直接端坐下去,直言诉说道;“我大唐李家,渊源流长,上可追溯到大周,乃是大周分封三千诸侯之一的平侯,统管平城,”

    “太祖李唐,年少时继承平侯之位,偶遇国师,被其点化,开疆扩土,称王建制,这才有我大唐一脉,其后历代先祖奋勇,一统东土,号称东土大唐,传至世宗之时,有逆贼赵匡胤率兵谋反,仅剩长安一城,内有君臣齐心,外有国师襄助,终被平定,后传位到高宗,大唐国力鼎盛,达到巅峰,南蟾部洲占据过半,”

    “可惜高宗无能,竟然让这大好江山落入外人之手,至今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的时间,每想到此点,就倍感心痛,转辗反侧,难以入睡,”

    “祖宗一刀一枪,劈头洒血,一寸一地打下来的,如今竟然落入外人妇孺之手,在座叔伯可答应?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,”

    “这万里江山,都是祖宗以血肉之躯打下来的,先祖平定陈国,大小三十六战,其后被陈国余孽偷袭十六次,这才荡平所有陈国余孽,为子孙挣来的基业,岂能败坏到我等之手,”

    “不错,当初逆宋势大,先祖七子,六子战死沙场,岂能把江山拱手相让,”

    一言,接着一句,完全都是众人先祖的丰功伟绩,大唐立国不短,灭国无数,功绩自然不少。

    “众位叔伯说的不错,”李隆基一直等到所有人都发言之后,他才开口讲道;“把江山让出去,自然是不答应,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又能够如何?”李显看着这一幕,直接轻轻的摇摆着自己的头颅,一副寂寞寥寥的讲道;“如今圣上大权在握,篡夺社稷两千多年,一统南蟾部洲,征服东胜神州过半,其功业伟绩何人能比?”

    “更不要说圣上已经前往灵山去听世尊*,背后有着佛门支持,岂是我等能够对付的了的,”

    “三郎你还是早早的熄灭反抗的想法,还是把众人遣散了,少和他们来往的好,”李旦也接上了李显的话,二人能够存活至今,显然是保命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。

    “她有佛门当靠山,我等岂没靠山,”李隆基眉头一挑,对于拆台的二人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我李唐一脉,传承的是老子血脉,道德圣人后裔,身上流淌的是圣人之血,岂能轻辱,今日三郎召集各位叔伯在此,就是歃血为盟,请道门长辈前来主持公道?”

    “我李林甫第一个响应,”落座之后一直寂静的大宗正,立即的站出表示想要,他对着自己手腕一划,鲜血直接的涌出。

    李林甫作出了表率作用,效果影响极大,他乃是大宗正,金仙实力,一直是李唐宗室的顶梁柱,其他人见此,相互对望一眼,纷纷的开始对着自己手腕一划,血液开始飞溅,在座皆是李唐宗室精英,没有一个乃是酒囊饭袋,有着一身不弱的本事,血液开始在半空中汇聚在一起,李隆基见此,他从怀中拿出了一盏灯。

    状如莲花,却是缺乏灯芯,八景宫灯被李隆基持在手中,开始牵引众多李唐宗室血液,他目光朝着李旦和李显望去,不光是李隆基此刻众多李唐宗室都齐刷刷的凝视着二人,李显叹息一口气,却是直接对着自己手腕一划,李旦也紧随其后,此情此景根本不可能让他有着抗争的余地。

    最后李隆基划破自己的手腕,血液洒落在八景宫灯之上。

    一股无言的波动传出,一刻钟后。

    一名仆人匆匆跑来,嘴中喊道;“殿下,外面有一位自称玄都的道人求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