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702章 祖龙(上)
    盘古幡!

    混沌灵宝,镇教之宝。

    阐教以盘古幡镇压气数,福泽绵长,历经诸般大劫依然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哪咤作为阐教三代嫡传弟子,手持盘古幡乃是应有之义,各方仙神妖魔毫无意外之色,这就是圣人门下,道门三教之一的阐教底蕴。

    阐教不弱,是圣人门下,可龙族也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哪咤手中盘古幡一抖,凌空劈下,黑色演变为玄黄之色,盘古幡乃是开天神斧之斧刃融合无量开天功德所化,展现时霞光万道穿碧落、瑞彩千条罩九霄,散发着唯我独尊的霸气、尽显不可一世的威严。

    要论锋利,诛仙四剑也要相差一筹。

    空间荡漾,伴随着盘古幡劈下,黑色的口子不断的被划破,大千世界空间何其稳定,但盘古幡之下,宛如豆腐一般被撕裂,世界之力开始弥漫,口子开始愈合,黑色的口子如虫子开始蠕动,朝着敖春转移而去。

    敖春一声龙吟,巨大的龙头之上,浮现淡淡的青色,一个肉瘤生出,尖锐的角刺破了肉瘤,青色的尖角生长在敖春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青龙角,白虎爪,朱雀翎,玄武甲!

    这是天地四大圣器,分别为四圣兽身躯某个部位所化,镇压天地四极之地,不是先天之物,为后天功德之宝。

    品级上面超出先天至宝,却也不到混沌灵宝,介于两者之间。

    四圣兽地位特殊,他们乃是维持天地,镇压四极的产物,实力完全是依靠天地位业堆起来的,要是失德就是陨落的结局,远不如六位圣人借助着圣人之位而登位后却是证得混元,哪怕是失去圣人位业,证得混元的他们会有损耗,可绝对不会象是四圣兽一般陨落,所以四圣兽为了不失德,不插手天地事物,位于四极中不问世事。

    龙族只要不由灭族之祸,青龙不出,此番青龙角出现,龙族下的本钱不小。

    青龙角品级上面差盘古幡不少,完全发挥出威力后自然不是盘古幡对手,可双方使用的对象实力皆是不足,不足以把盘古幡和青龙角的威力尽展,而敖春他借助着龙族身份,青龙角的使用上面有着不小的便利,毕竟青龙角是青龙身躯一部分融合玄黄功德所化,盘古幡和青龙角相拼,威力只是盘古幡微微占据上风,并不足以形成绝对的差距。

    宝物的比拼上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,其他神通的比拼也是层出不穷,不论是盘古幡还是青龙角品级实在是太高,二人使用起来消耗极大,根本无法连连的催动,战斗到了这一步,已经进入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东海龙宫!

    寂静一片,珊瑚忽明忽暗像是拥有呼吸一般,琉璃散发着五彩缤纷的光芒驱散着海底的黑暗。

    一面水幕下,东海之滨之境尽皆呈现于前。

    两人端坐两旁,寂静无言,他们如同僵尸,一动不动,这样一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终于被打破。

    “傲广该下定决心了!”其中一位不由的开口催促讲道。

    “冰夷前辈真要如此做?”傲广听见催促,脸上泛起不甘心,对着身旁之人一拜沉声的讲道;“以冰夷前辈的智慧,如此做后果岂能不知,这样之后我龙族再无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龙族没落以来,你执掌东海,领袖四海,深得二祖之平庸策略,一次又一次的大劫,保我龙族平安,龙族不但元气恢复,更是压过内地水族,成为天下水族之长,此乃大功,卸下东海龙王之位进入龙庭位仅在我之下,”

    “至于龙族再无安宁,大争之世来临,哪一族,哪一处会宁静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大争之世,势如危卵,不奋起,就是落后,落后就代表着淘汰,”

    “龙族有青龙为四圣兽之首,福泽足以庇护我龙族,只要我等安守本分,此番大争之世也会平安渡过,绝无灭族之祸,”

    “傲广你说的一切,我岂能不知,”冰夷并不以地位和实力去压迫傲广,他叹息一口气,话语不在像是刚刚那么尖锐,极为柔和的讲道;“可要是青龙消失的无影无踪呢?”

    “圣人无踪,魔尊消失,连青龙也是如此,其他三大圣兽也好不到哪里去,”

    “这,这,这,”东海龙王失声,他终于能够体会到玉虚宫和其他圣人门下的心情了,最大的底牌,最大的依仗突然的不在起作用,心神波动的厉害,一刻钟之后傲广这才缓过来重新开口讲道;“倒是晚辈误会冰夷前辈,以为冰夷前辈看重眼前是大争之世,不想放过此番机缘,想要龙族再次崛起,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傲广你一直抱有反对意见,此番和阐教之战,你也是态度坚决的反对,认为不必如此激进,龙族也能够平安的传承下去,可青龙无踪后,大争之世不奋起,一步落后,步步落后,等到人皇一统天上地下,岂能满足四海名义臣服,必定要龙族臣服于脚下,”

    “冰夷前辈所言,这无关秉性,乃是道路之争,人皇想要位可比肩圣人,必成唯一皇,天上地下四海全部都臣服,如当年先祖之伟业,”

    “没有青龙支持,龙族决然不是人族对手,所以不能够等人皇崛起后才开始准备,眼前就要奋起,”

    “值此番旷古未有的大争之世,龙族进可一窥天地主角之位,退则争得一尊天庭帝位,亦如现在,”

    “所以还请傲广你接触血脉封禁。”冰夷起身对着傲广郑重一拜。

    “冰夷前辈不必多礼,此正是傲广要做的事情,此时才知冰夷前辈苦心,傲广之前一番谋算,还是有着私心,敖春到底是傲广八子,不解除血脉封禁,他还是敖春,”

    “傲广私心太重,此事之后,傲广当奉献己身,消解阐教怨气,”

    “不可,”冰夷连连的摇头,他否决讲道;“圣人无踪,阐教虽强,可我龙族也是不弱,岂能自损实力,此事不许再提,”

    “阐教为圣人嫡传,实力不弱,大争之世得罪了阐教,未来龙族谋划添加了变数,以我之身化解怨气再好不过,”

    “傲广你太过患得患失了,我龙族昔年伐万族,百战功成,一统天下,祖龙何等英雄,岂能应允此事,要是他觉醒之后,闻知此事,定然打上昆仑山,”

    “是晚辈孟浪了,”傲广一愣,随即道歉,他龙爪对着自己胳膊一划,龙血喷发而出,他郑重的宣誓道;“以我之血为祭,”

    “祖龙之魂,复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