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妖 > 第640章 贼兵来袭
    三个月后!

    临淄城中风云突变,齐郡都尉贪赃枉法被钱理上任后第三日斩于大街之中。

    钱理突然动手,如同雷霆万机,拔除众将,提拔私人,尽收临淄城中兵马,尽显杀伐果断,毫无顾忌,一改三日前的温和。

    校场之上,钱宇身穿甲胄,腰间挎着一柄宝剑,尽显英气,他亲自主持州兵训练。

    夺取兵权之举,进行的可谓是顺利的一塌糊涂,如今大魏各处皆是动荡,流民贼寇不绝,可闹出动静最大的也只是多年前徐州暴民之乱,但次乱已经早就被平定,大魏没有经历席卷天下的大乱,中央虎威犹在,钱理作为青州牧一声令下,占据着大义却是无人敢于反抗,除非是他们兴兵造反。

    要是以往,钱理哪怕是青州牧,这么做也是取祸之道,能够身居此位的人,谁在朝中无人,谁不是有着自己的背景,哪怕是一介平民,爬到这个位置朝中也是有着靠山,不然他也无法爬上来。

    梁武弑帝之名轰传天下,被冠之为国.贼,不少诸侯王都是蠢蠢欲动,对于大位有着妄想,毕竟先帝只有一子,而今上继位三载而死,却是没有子嗣留下,帝位空悬,不少诸侯王皆是有望继承大位,此刻诸侯王只是苦于没有名义,不敢悍然举兵,不过这举兵是迟早的事情,矫诏自古就有,很快便会有人联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钱理在钱宇的窜梭之下,自然是肆无忌惮,可其他人自然不敢,因为他们看不到眼前平静的天下,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钱宇最近早出晚归,一直在军营校场当中亲自练兵,大魏承平日久,青州到底的和徐州接壤,当年徐州暴民之乱,却是席卷了整个徐州侵袭临州,青州虽然不是被侵袭的对象,但为了平复徐州暴民之乱,可是调集了徐州四方兵马平乱,青州自然也在此行列当中,一场场的大战打下来,自然的让青州州兵得到了淬炼成为了一支百战精兵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距离徐州暴民之乱也是有着一段年月了,这一支百战精兵却是在走向没落,再有一段时日终究会彻底的腐朽掉,不过眼前还是有着一些底子,有着一些老兵存在,以他们为基础,训练两个多余,虽然不能够算是精锐,用来对付周兴自然有所不足,周兴身上到底的有着天命,这样应了天命的人物不好对付,以当前只是训练两个月的情况,哪怕是获胜,也达不到大胜,很容易出现一场惨胜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钱宇要的结果,他要一场大胜,威震诸郡,借此收缴各郡兵权,把他们刚刚有着自立的矛头全部掐断,不然等到诸侯王起兵讨伐梁武,天下进入动荡后,各郡失去了对中央的敬畏,自然对于州牧的命令阴奉阳违,收缴兵权的事情却是难了不知一倍,到时候花费的时间也是几倍。

    趁着天下刚刚大乱之时,雄踞一洲之地,整内政,修兵甲,时机一到,即可北上吞并冀州,冀州乃北方精华之地,冀州一下,再攻幽州只是时间问题,西方的并州也无压力,到时候就是汇聚四洲之力雄踞北方,而在钱宇的认知当中,此举就是在重复袁绍的路线,而中原腹心之地,却是没有曹孟德的这样的枭雄。

    深夜,钱宇拖着疲惫的身躯,却是返回州牧府邸当中,府邸中灯火通明,一根根蜡烛被点燃照耀的房屋如同白昼一般,钱理端坐在议事厅主位之上,二叔钱离却也在此,不光如此还有钱家一些长辈皆在。

    此番前来青州,虽然只是钱宇他们父子二人而来,可三个月的时间当中陆续有着本家之人前来投靠,对于投靠的家族之人向来是来者不拒,尤其是军中被安排的人最多,天下将乱,军权乃是安身保命的基础,相比较外人自然还是本族的族人才是最为可靠,任人唯亲这一个成语可不是贬义词,而是一个褒义词。

    因为族人的命运已经和你捆绑到了一起,你兴,他也兴,要是你完蛋,他们皆要完蛋,所以背叛二字,根本无从说起,远远的要比外人来的可靠。

    “我钱家的将军回来了,”钱离看着钱宇英姿勃发的身影,却是开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,是校尉,不是将军,”钱宇纠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便是将军了,”钱离混不在意的说道,

    “州兵训练的如何了?”钱理面无表情郑重的问道,

    钱宇脸色一正,直接的回答说道;“淘汰掉老弱病残如今八千州兵训练已经走上正规,再有月余时间即可完成初步训练,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个时间了,高密王六兴兵三万攻北海,北海太守抵挡不住,已被王六连下三县之地,”

    “北海太守已向临淄求援使者已经到了,”

    “三万,不过是一群流民,整个青州都无三万之兵,北海郡向来富庶,竟然连一介流寇都抵抗不住,真实无能,”闻听此话钱离不由的张口抱怨的说道,对于北海太守的无能深恶痛觉。

    “想来就是北海太过富庶承平太久,郡兵早就糜烂不堪一击,”钱宇摇了摇头,眉头微微皱起的说道;“但这么容易被攻陷三县之地,还是有着一些不可思议,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北海太守太过于无能了,”

    “州兵没有训练完成,只是整训成功,但北海太过重要,紧挨齐郡乃是其门户,要是北海被破,齐郡将会暴漏在王六兵锋之下,不得不救啊,”钱理叹息一口气说道,略有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所言极是,北海不得不救,不过还请父亲放心,此事也不全然乃是一件坏事,”

    “州兵没有完成基础训练,这是劣势,可那王六离开高密进入北海,他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无不对之深恶痛疾,这是他的劣势,尤其是没有城池坚守,野外战斗一些流民如何会是州兵对手,所以此战必胜无疑,”